Sunday, September 30, 2007

超级是非精

四姑果然是天字第一号是非精,只要有她在,社会安宁、世界和平绝对无望。
今天刮风下雨,四姑差点变成落汤鸡也来看妈妈,确实令人感动。她还带来了自制的五仁月饼给我。我真痛恨发明这么好吃的月饼的魔鬼,害我一边吃一边懊恼。然后……
“昨天你爸爸生日,你们有帮他做吗?”神神秘秘的探听消息。
“阿姨那边做火锅,我们也过去吃。”
“你们过去吃,也是必须包红包啰!”语带不满。
“没有火锅,我们也会包红包的。”
“那阿叶有没有来? ”压低语气,更神秘。
“没有。”
“她不敢来啦!”语气很肯定、很不屑。
“什么叫做不敢来?她要来就来,不来就没来,为什么说她不敢来?”
“我是看到她以前有来呀。”
“她现在有时也会来的。”
“你们包的红包也是要算百的啦。”
“我不知道别人包多少钱,我们从来不问。”接下来她可能要问我月入多少了。
呜……. 呜……. 呜…….我不要玩了,我要回家……

超级无敌的老爸

天下第一超级无敌的老爸生日,平时没人睬他,结果人一多他又语无伦次。难得媳妇也坐下来一起吃喝,老爸拿出手机向她炫耀最近所作的诗,逼她看,而我们个个幸免于难因为这些右脑装浆糊的子女没有人会欣赏他作的诗已是他不能否定的事实。可怜的弟妇比我们装更多浆糊,还是已僵硬的那种,她横看竖看都看不懂。老爸还不停地要她看了一首又一首,甚至不介意满手的油腻把他的手机弄脏。我看不下去了,只好拔刀相助。 老爸不知道我们这些没文化的人的手机是听歌玩短讯用的,谁会去写诗?
一提起贼,老爸又超级无敌了。他说当看到那只伸进来的手时,应该静悄悄地把他打断。我要他别信口开河了。他说如果是他遇到,他绝对会很冷静。我说他会立刻跑进房间里叫阿姨去打贼,而他自己会用被单蒙住头,跟自己说,没有贼,没有贼,根本没有贼……老爸忙着打断我的话以证明自己超级无敌,没注意到妹妹正用很无奈的表情在向我点头表示完全同意,

Thursday, September 27, 2007

金缕玉衣

一大早就听到同事在议论纷纷。只听到“很难看”,还说一层一层的,不是衣服,是身上的救生圈。原来在说肉粽子的衣着。其实肉粽子的那些衣服都很好看,我要强调,那些衣服很好看!可惜被套在错误的物体上。
一小时后,我终于有缘见到那个奇观,天!2007年还可以买到金缕玉衣!果然一层一层,还闪呀闪的,看得我眼花缭乱。她家里没装镜子吗?

人猪对话

人猪对话(一 )
人去提款,插入提款卡后提款机良久没动静。人很担忧、焦急。
人 :糟了,卡被吃掉了。
猪 :为什么会被吃掉?
他妈的,提款机又没告诉我。

人猪对话 (二)
人 :贼爬进篱笆来,偷了三卷电线。
猪 :他从哪里爬进来?
人 :不知道,贼没告诉我。

竹竿贼

和自认天下无敌的小朋友一起吃午餐,Kit 也来凑热闹。提起家里进贼的事,天下无敌说Ah Jin 家也进了贼,从Ah Jin的房间进入后到楼下去。Kit立刻说是xuxu。 我一时会不过意来。
Kit :那个贼一定是xuxu。
Xuxu 喜欢Ah Jin众人皆知。
天下无敌:那个贼用竹竿爬上Ah Jin的家。
Kit :这么说来……
两人异口同声:一定不是xuxu 了!
真是的,竟然这样来取笑朋友的身材。

Sunday, September 23, 2007

普渡大会

这是今年最后一次的课外活动,让童军们自己煮食办茶会。六年级的学生让是非精去带,负责煎炸食物。四年级的学生做三文治,所以进进出出的四年级学生个个手拿一片,口含一团的在偷吃。五年级的学生搓汤圆做糖水,无法偷吃。给了他们一些香兰叶,要他们自己想办法作出绿色的汤圆来。一些学生把香兰叶放在盘里,用装满水的瓶子拼命的锤打,勉强锤出一两滴汁来。不过后来并没有见到绿色汤圆的踪影,因为老师带去的红色素一拿出来,个个都移情别恋了。
当所有的食物都弄好捧进“餐厅”时,放学时间也快到了。一说可以吃了,刹那间就有见到饿鬼出笼的错觉。童军们以狂风扫落叶的速度在几分钟之内把桌上所有的食物吃完,只剩下很难捞的汤圆。事实证明,大多数的男童军身手敏捷,思路清晰,能够很准确的抢到食物,绝对不会饿死。几个手脚比较慢、只有看的份儿的大概可以考虑另觅出路了。有些小鬼还得意地说幸好刚才煮的时候已经偷吃了。大部分的学生离开后,剩下的便去捞汤圆。可能比较难得到的才珍贵吧,好几个学生还来跟我说汤圆很好吃。他们忘了里头可能混合了同学们手上的泥垢呢。
我觉得我很厉害,因为我把叙别会搞成了普渡大会。

Friday, September 21, 2007

烂摊子

反对把联谊会的钱捐给义卖会的声音越来越多,甚至有老师不愿意交下半年的会费。莲藕只好在布告板上写通告,要求老师们表决。莲藕还是坚持说她曾在休息时间向老师们提过了,当时没有人反对。事实上几乎每个老师都不知情。当大家发现T-shirt 是自己掏钱买的,反对的声音更大了。莲藕已和厂商多次接洽,现在也不得不说可以取消。

Thursday, September 20, 2007

Megatron航

到银行去查询,发现奖金早已静悄悄地进了户头。风云之约快要兑现了。
看到快捷通巴士上显示着Megamall,跟小少爷说他哥哥可以搭这辆巴士到Megamall去。小少爷说:“哥哥就遇到Megatron 。”我说哥哥就索性搭Megatron去Megamall好了。小少爷很开心的说:“哥哥就一直呕.。”为什么?原来Megatron变形而成的飞机是以旋转的方式飞行的,大少爷肯定晕到呕。

耗电工作

开始进行五年级英文数理的评估考试。为了节省资源,加上准备的时间不足,所以每份考卷都是十二班轮流使用的。学生只可以阅读考题后把答案写在答案纸上。而考卷是只可以看和读,绝对不可以涂写任何东西的。分了考卷后,便千吩咐万吩咐:你们不可以在考卷上圈答案或画图画,因为别的班的同学还要使用这份考卷的。讲的时候还放慢速度,提高声量,以期每位学生都听得清清楚楚。然后,讲完了,开始考试了。一个坐在前排的学生就站起来问:老师,可以勾答案吗? 老师输了,只能用没电了的眼神看着他。学生自己反而清醒了,连忙自言自语的说不可以。
考试开始了,学生鸦雀无声了。这时我们便听到隔壁班的老师很生气地说:考卷上是不可以写任何东西的,我已经讲很多次了…..看来,每一班的情况都是大同小异的,老师们,看开点吧!

Tuesday, September 18, 2007

脑溢血的边缘

火气越来越大,爱心早已死掉。
要到4K班本来已经很沮丧了。刚要分考卷,就有学生说某某同学要吃面包。不是才刚休息回来吗?当然不批准,如果可以这样,我也想拿杯咖啡去喝,还可以吃个包呢。结果那个有点低能的某某就苦着一张脸,也不回答我的提问。一会儿,鸡婆又说那个某某还是要吃面包。其他学生就七嘴八舌地说某某常常都是这样的。我坚持不让她吃,她始终哭丧着脸,没说话。四周的鸡公、鸡婆们倒说了一大堆添油加酱的废话。分了考卷,某某开始流眼泪了,却始终不肯说出必须等到上课了才来吃东西的原因。我也开始发火,大声地指责她。我想血压一定飚到很高了。然后开始觉得自己像疯子。又回想外甥女所说的话:老师打我,我只痛一下而已,老师自己气到命变短短!我想我必须控制自己,以免在课室里脑溢血而死。然后尝试把声音调低调温和,结果效果出奇地好。我没有脑溢血,学生竟然也能在控制范围之内,皆大欢喜。
希望爱心可以慢慢活回来,血压也不必继续飚高。

Monday, September 17, 2007

鬼画符

无法决定派谁去参加书法比赛。开玩笑说派“你赢”去。“你赢” 没反对,其他同学竟然也支持我这么做。“你赢”的字体又脏又潦草,跟鬼画符没什么两样。如果去参加国际赛可能会遇到伯乐,脱颖而出,为我们增光。只可惜现在要参加的只是校内比赛,评判都是一些没有慧眼的老师,“你赢”如果去参赛,肯定会令很多老师笑掉大牙,丢光我们的脸,我得三思而行。我告诉他们,别人都用白纸写中楷,他用的是黄色的。聪明伶俐的“大瞳”立刻明白,小声说画符,还说青色的也可以。由于不是画符比赛,最后不了了之。
今天又问“你赢”要不要去参赛。“你赢”依然不置可否。过动儿威行忽然站起来用提醒的语气对“你赢”说:“黄色的呀!” “你赢”顶了他一句,叫他别多事。我呆了一下才明白威行的话。然后我说,青色的也可以。

爱心之亡

香港的影片里经常有长辈骂晚辈“读屎片”,白白受教育,没道德没知识。现实中,读屎片读尿片的人到处都是,学校里随手拈来就有一大把。
班上放了两个纸箱,一个装抹布,一个装废纸。环保讲座办了一次又一次,每天还是可以看到垃圾桶里塞满白纸,空白的、只画了一个图案的、写了几个字的、有些甚至就只是学生们用来互相谩骂的纸条。废纸箱就在垃圾桶旁,但就是有些人不愿意顺手环保。
学生们常投诉下午班的同学把纸张丢满地,我说有因就有果。下午班的学生何尝不是一进入课室便得立刻打扫,因为只要上午班放学前老师忘了吩咐学生清理座位,他们肯定在抽屉里塞满了纸张。恶性的循环就这样一直延续下去。当看到低年级的学生带着天真无邪的表情,叽叽喳喳的往课室走去时,怎样也无法把他们和恶魔联想在一起。但事实就是,这些小天使很快地就会蜕变成恶魔。他们会把喝剩的水倒在垃圾桶里,把抹过积水的抹布丢在废纸箱里,把用过的纸巾收在老师的抽屉里,把布告板上的通告撕破,甚至把电插座拉断!谁会把学校当作自己的家来看待、来爱护?或者他们也这样的对待自己的家?
老师的爱心如果还能操作,大概会因衰歇而休。慢慢地,爱的暴力取代了爱的教育。爱心藤鞭的名称再怎么堂皇,还是一根藤鞭,是体罚用的!道德教育原来并不是一个科目,而是一张尿片。

Sunday, September 16, 2007

要命的懒散

煤气终于漏完了,就在弄午餐的时候。拿出电炉来,无从下手,都用滚的烫的算了。太过于懒散,才有了这样的下场。早已知道煤气的接头有问题,每天忙着开开关关,麻烦极了。有时候忘了关掉,上班去了。下午回到家,一打门开,浓浓的煤气味立刻扑鼻而来。幸好没人吸烟,门铃也坏了,一家人总算平安活着。每天想着要去买个新的,就是每天想着,想着,一点行动也没有。如果发生了意外,就是懒散惹的祸。虽然懒散不是病,但会要人命。

Saturday, September 15, 2007

幸福童年

小少爷高高兴兴地骑了脚车到KFC去了。一班朋友又约在那儿聚餐。为了这一天,小少爷每天省吃俭用,完全没伸手要额外的钱。虽然觉得用那么多钱吃一餐很奢侈,但没阻止他。今天一早他就拿出钱包来算,看看自己够不够钱多叫一碗蘑菇汤。他那天真的样子让我很想补贴一些钱给他,让他干脆叫两碗好了。但算一算,还够付服务税呢。就让他为自己负责吧。大少爷看着弟弟出门,很羡慕。我才想起他的小学生涯好像一片空白,没有朋友没有娱乐,就和我一样,完全没有回忆的价值。幸好他上了中学后认识了几个好朋友,生活中才开始有了色彩。

茹毛饮血?

比平时早一点点到菜市场去。人山人海,加上下了一天一夜的雨,到处是烂泥,很恐怖。为什么那些人一到了斋戒月就蜂拥而出,是不是平时只喝露水?牛肉面没开档,只好买苹果替代。倒回来时却发现一大锅的牛肉杂汤正在煮着,水还没开。两个血淋淋的肺脏浮在上面。我想一个月后,我应该有胆子再来光顾了吧。

Friday, September 14, 2007

轻?重?

莲藕又做愚蠢的事了。大家在讨论该选什么尺寸的T恤,小辣椒问了一个我很想问的问题:“为什么要做T恤?”义卖会原本就是要为学校筹款,现在还要花钱给每位老师做一件T恤,何不索性把这笔钱捐给学校?莲藕说那是因为教师联谊会拨出了一笔钱捐给义卖会所得到的回馈。她那么轻描淡写,我们如晴天霹雳。小辣椒的脸开始变色。她说,为什么没通知我们,而且我们不是已经另外捐款了吗?莲藕一副无所谓地说等一下跟大家讲。我和小辣椒一样地生气,因为我是教师联谊会的秘书!我竟然也不知道这件事。后来索性走过去莲藕那儿指责她。正如我所料,我们的财政也被蒙在鼓里。莲藕说是校长要这样做。我说她和校长两人黑箱作业,要割大家的肉去捐给学校竟然没先让大家知道。莲藕连声说她做错了。但谁不知她“勇于认错,死不改过”。
接下来新仇旧恨一起跳出来了。教师节前原本开会讨论要送给老师们毛巾或雨伞当纪念品。莲藕公开给老师们选择,弄得大家吵吵闹闹的,不知如何做抉择。结果后来纪念品却忽然变成水罐了。后来莲藕又公开让老师们选布料的颜色,大家又再吵吵闹闹。这么大的学校,这么多的老师,如何能万众一心的做出一致的选择?我劝她反正是免费赠送的东西,自己做决定,不要再公开询问了。这一回她真的私下作了决定,在大家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我们的钱捐出来!我们并不介意把钱捐给学校,我们介意的是她的擅做主张。这莲藕真的轻重不分。或者正如柳枝所说的,莲藕要捧校长的大脚,好让她的副业可以继续做下去。

Thursday, September 13, 2007

王八蛋的故事(一)

今天又有人到学校来推销信用卡。一如往常,王八蛋又把比较帅的那个年轻人引去做“深入的面谈”。谈了很久,签不签得成不晓得。如果每次都成交,王八蛋大概已经拥有十张信用卡了。这疯婆想男人想疯了,只要有年轻男子进入办公室推销,她一定不放过。只可惜到现在都没成功把自己推销出去。或许她可以考虑转行当信用卡推销员,机会可能比较高。
后来听到很恐怖的消息,原来当推销员问她,是puan还是cik时,这疯婆竟然对人家说:“都没有人要我。”天啊,她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