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17, 2008

Guru cemerlang - 这么烂老师

老师的其中一种升职方法就是申请成为专业教师或卓越教师 - guru cemerlang。以前是由校方推荐,然后老师就得过各种难关任人鱼肉,其中还包括让学生评分。有些人就是这样死在学生手上。近年来,卓越教师这个名衔可能已无人问津,便公开让老师申请。每个人走过,看看通告,都是木无表情地走开,根本没反应。
今天训导主任问起,申请成为卓越教师有什么条件。已经是一份子的林老师说只要已经是正式老师就可以了。大家打趣地批评现在的条件越来越低了。林老师说:“都已经有名字给你叫了-- ‘这么烂’老师,还要什么条件!”

Sunday, January 13, 2008

教练与cempedak

嘴巴很贱的田径教练看到我就“美女,美女”地叫。这个人嘴里吐出来的话十句里有九句是反话。我们叫他“狗链”。这时我有点担心不知哪里让他看不顺眼了。这个狗链一副知天下事的模样,我便拿了个面包果问他看过吗。他说是cempedak。我说是要给是非精的面包果,叫他到时自己去是非精家里吃。他白了我一眼。又要抓住一把沙的说:“虽然没看过但应该有吃过 。”我取笑他吃过KCF 但没见过鸡走路。他强调有。我拿着面包果走开,那个狗链又不服气地说:“看起来还是比较像cempedak。”对呀,既然教练像狗链,那么面包果就有可能像cempedak 了。

Saturday, January 12, 2008

电话暴毙

电话死了很久,剩下一个无声无息的躯壳,偏偏无法丢弃。电话单也收不到。要投诉也不能,因为它死了。打电话来的人听到它不停地响,永远没有人接,以为这家人永远不在家。我们左等右等,电话不曾响过,等不到它像上一次一样自己复活。
终于不得不亲自到电讯局去还电话费。顺便投诉电话暴毙。维修工人很快就来了。我问他们,会不会有人偷我的线?他们大笑说:“现在人家要偷的是电缆不是‘电话线‘ !”然后他们到五十米外的电话线杆上不知做了什么,电话就复活了。他们就走了。我们还是无法理解为什么电话死掉的那段时间内,网还是照样能够上?

Thursday, January 10, 2008

蠢女人不可教也

阿姐说我很坏蛋。她说我在教职员联谊会会议上提名她当财政。
我被冤枉。我很生气。我们两人原来互相误会。
开会前我已经告诉主席,我要提名我右边的肥婆,因为她太吵了,应该让她做工,让她尝尝滋味,让她闭嘴。
开会时没有人对主席讲的话有反应。大家很冷漠的埋头苦干。忽然听到有人说:“阿姐!“阿姐一直傻笑,也没说什么。主席又问大家有没有其他提议。我提了肥婆。肥婆立刻说反对。我不准她反对。 可是那个当主席的笨女人不理我,不让大家举手表决,还在那儿重复说阿姐阿姐。我问她谁附议。她说阿姐自己要。既然是自投落网的,没话说了。
我心里埋怨阿姐是来捣蛋的。
阿姐以为是我推荐她的。她也在埋怨我。
她老到失聪了,没听到我提名肥婆。但我有证人。
到底是谁提名阿姐的呢?
阿姐去问主席。主席说:“是我啦。”
既然如此专横,还要开什么狗屁会议?
这个蠢女人,我不会再同情她了。以后开会,我也要大声地和肥婆聊天。会议报告就交张卫生纸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