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31, 2008

创意乒乓

这是我和某无聊少年的对话。

“你明天真的不去学校?”

“不要啦,反正去了也只是打乒乓而已。”

“打乒乓?跟我们form 1时一样耶!”我想表达的是现代的中学生竟然还跟古代的中学生过一样的生活。

“你看,你都知道老师是没教书的。”他要找借口让自己心安理得地逃学。我还来不及澄清,他又接下去说:

“你们怎样打乒乓?”

“我们把桌子排在一起,带乒乓拍去打。”

“我们也是把桌子排在一起,可是我们没有带乒乓拍去。”

“那怎样打?”

“我们用计算机的盖来打。”

呃——用——计——算——机——的——盖——来——打——乒——乓?

“好料咧。”无聊少年洋洋得意。

“那你们打什么?是不是乒乓球?”

“当然是乒乓球啦,要不然打什么?”

还以为是打西米鱼丸鹌鹑蛋什么的。笨蛋老师问了笨蛋问题。

Thursday, October 30, 2008

大姐大

这是其中一个版本:

儿童节那天,家文和“关节炎”在礼堂外相撞。关节炎的朋友听到有东西掉下来的声音,但关节炎也没查看就跑开了。后来关节炎发现手机不见了(看,明知是违禁品,偏偏要带来),大家就说是家文偷的。家文有黑底。

七嘴八舌A说:“我们问家文时,她不承认。但她用手挡住裙子不让我们看。”

七嘴八舌B说:“A打关节炎的手机时,是家文接的。”神经病,偷了手机后会接电话?

七嘴八舌A说:“我打电话去家文家里,问她是不是偷了关节炎的手机,她说是。”贼会承认自己是贼?

家文不承认,贼赃也找不到。关节炎又不来上课了,下落不明,无法联络。成了无头公案。

带手机来的人应该先打三十大板。但跳出了一个别班的KPC。此KPC吃饱太有空,不知天有多高。放学后就捉了家文去审问,刮了家文一巴掌,还恐吓家文:见一次,打一次!
班上一大群笨蛋就在四周围观。

所以今天一早,训导处就挤满了我的学生,主角、配角、咖喱菲,除了关节炎,全有份。
真有够丢脸。

Wednesday, October 29, 2008

教师受难日

儿童节,正式名称:级任老师受难日。

当时的气氛其实很诡异。母老虎最近心情奇差,脾气暴躁,小朋友个个静若寒蝉。

小朋友高高兴兴地买来了蛋糕。

蛋糕,蛋糕,又是蛋糕,还有很多很多的各式蛋糕。。。


课室里有个母老虎,学生对着一桌子美食全起不起劲来。很多人忘了带餐具来,只好等朋友的,轮流用。大家受到母老虎恐吓:只要有人带纸盘纸杯来,就会施予鞭刑并取消庆祝会。

别的老师进来,看到大家低着头静静地吃东西,没吵也没闹,竟然问:咦,你们没庆祝吗?

大家含泪吞了好久,一直到“被命令”玩游戏时才终于复活起来。

受难日在十点半告一段落,接下来就到礼堂里去看表演。
精疲力尽的班主任还得到礼堂里去做工。某些逍遥了半天的科任老师继续在办公室里看报纸聊天。

儿童节,可以不要庆祝吗?

电脑不怕白痴

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因为我是电脑白痴。

这个hak kerajaan手提电脑时常被私用,带到别人家里去上网,所以肯定它是可以上网的。虽然公器私用是不对的,但有器而不用是愚蠢的!

买了新的modem,想利用手提电脑上网,不成功。自动的,手动的全试过了,TMnet的人在电话中口授的都做完了也无法入网,唯一收益或者就是又记得自己的username和password了吧。

大家灰心了。就派技术人员来好了。

技术人员就派别的技术人员来。“别的技术人员”竟然不知道自己被派来,幸好接了电话还肯来。然后他来了,这公家手提电脑就能上网了。他做的手脚,我也做过了,但电脑怕他,不怕我。

所以在他的眼中,我确实是个电脑白痴。

虽然我的确是。

Sunday, October 26, 2008

死电脑

电脑坏了那么久,宏宏宏不知把它怎样了。
Hak Kerajaan的手提电脑很不听话,无法跟我配合。
志勇家里的电脑是ang mo sai,不知道怎样打华文字。
网咖赚了我不少钱。
不过可以肯定,渐渐习惯了,没有电脑是不会死的!

怕什么好吃吗?

怕什么,没吃过吗?
青鱼,鱼在哪里?

只要看到青鱼,而同行的人当中有小朋友,就会指使小朋友去叫,趁机作弄他们。小朋友会先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然后看看四周哪一个档口挂着鱼。然后他们就会说哪里有?

当然有才会点。小朋友再四周张望,看不到实物,看字总会看到吧。

青鱼送来了,就会有人问:哪里有鱼?

我也很想知道鱼在哪里。为什么叫青鱼?

光明日报梅淑贞在“梅得食”专栏里写了罗惹专题。青鱼原来是福建罗惹?以后要作弄小朋友去叫“青鱼”或“怕什么”,还怕什么呢?大同小异,一个是福建罗惹,一个是印度嘛嘛罗惹,pasembur而已,怕什么呀?

Thursday, October 23, 2008

吹牛

第三天的电脑课程比较可怕,就是要我们表演。Trainer 随随便便讲解了MS Powerpoint2007 的使用方法后就要我们自由发挥,从网络上下载资料图片,利用SmartDraw、powerpoint制作道具分组表演。不管什么课程,这个阶段最恐怖,因为要跟别人合作!我们喜欢独家村、一言堂!

前一天,组长随意说:我们做巧克力蛋糕?免掉讨论,就巧克力蛋糕好了。

下了一场长命雨,校工忽然在门口说:“Kereta masuk air!”到了午休时间,一走出电脑室才看到电脑室门口的停车场已经汪洋一片了。吃了午餐刚好碰上低年级的放学时间,小朋友兴奋极了,个个兴高采烈地涉水走出校门。我。。。我要如何走出校门?看小朋友那么高兴,一定是很好玩的,所以就穿着高跟鞋和他们一起涉水走出去。站在门口的学生家长就一直笑眯眯,他们应该是在想:这个笨蛋老师难道不知道校舍中央还有一条没被水淹掉的通道?

两点准回到阿旺国小,大家都在忙着上网找图片。我们当然还兼顾了看电邮回电邮等等私人活动。组长看我那么喜欢玩powerpoint,就说:“你找蛋糕图片吧!”然后我一边下载图片,她们就一边探头来说:“哗,好吃!”幸好当时大家已经吃饱了饭,要不然擦口水很忙会无法做工的。

我不知道右边和最左边的老师在做什么,只看到左边的组长在做表格。我以为她在做“我们的店”的订购表格。

到了表演时间,我们的组长要求完美,竟然坚持等到最后一组才表演。不过这是正确的选择。哪一个老师会愿意听别人讲话?第一组出去表演时,其他的老师都忙着在做自己的道具、开咖啡店会议,除了为你评分的trainer,谁要看你?

第七组表演完毕,大家又对他们用movie maker做的道具好奇提问。他们的组长花了些时间讲解,我们的组长tak sabar 的念念有词了:“诶,快点啦,我们急不及待的要表演了啦!你们是不是忘掉我们了?”

终于轮到我们了。右边的老师率先站在中央大声地说:“注意,你们一定要专心听!因为这是最后一组了,不听没机会了!”她还装作一脸严肃,一副不听她说,你们就会亏大本的样子。

然后组长就放映幻灯片天花乱坠的介绍“我们的糕饼店”。她说:“你们要专心听,这是难得的机会,我们的蛋糕是从意大利来的!你们看,我们的顾客包括各界名人、皇室。”幻灯片放映出来的是一大堆歌星明星政治人物。这时我们已经无法再扮严肃,忍不住偷笑了。糕饼看完了,组长说:“Mawi的婚礼用的蛋糕也是跟我们订的,总共五十九千个!”然后牛还没吹完。下一张幻灯片竟然是“Mawi 向我们订购蛋糕的订单”!原来她做了老半天的并不是“我们的店”的订购单,而是一张假的名人订单。

我们已经笑到快倒地了。我们的蛋糕店只差没做火星人的生意而已。


原来不只我们有一颗不肯长大的心,马来安娣老师也一样。虽然基本上并没学到什么新科技,但很开心。

想到要回学校面对学生,心就沉入谷低了。虽然三天里每天四点多才回到家,比平时迟了两个小时,但回来后心情愉快,精神奕奕,相比于平时回到家后身心瘫痪掉的情形,可以肯定学生给老师带来的痛苦是巨大无垠的。

Tuesday, October 21, 2008

骗吃次日

课程八点半开始,今天学installation,做backup,把资料存入USB手指、烧录光碟和用拉链密封起来。呃——哈——哈——哈——

旁边的马来老师口臭得太惊人,一阵阵的臭气袭来,头很痛。不能换位,不能逃走,呜。。。呜。。。

九点半又吃早餐了。今天吃的是炒面。像昨天一样,大家又照种族坐在一起了。我无法像昨天一样自鸣清高地混在其他种族老师堆中,因为没空位了。开动后,大家又开始批评人家炒的面了。看,咱们的同胞就是喜欢贬低别人。有那么好吃又免费的炒面吃还不快快感谢上苍没夺走你的味蕾,还要嫌东挑西。

今天可以上网了,但我和右边的老师还是无法成功。Trainer说那是因为我们的电脑没杀毒装置!哈哈哈,本王虽然是电脑白痴也知道这是一句鬼话!真实情形是:她不会!既然trainer也靠不住了,就让本电脑白痴自己乱搞好了。铛铛铛!成功了!

要骗吃也要有备而来嘛!

Monday, October 20, 2008

万能课程

参加三天的ICT课程,信上写着八点到五点。
到了那儿,等等等,等到八点多,终于有人来开了电脑室。然后等等等,县教育局的官员致辞。东拉西扯,填表格,拖拖拖,拖到九点半,吃早点。
吃了早点,像鬼魂一样游游游,游到十点。然后trainer就要大家自我介绍。三十位老师自我介绍!看,多会拖延时间!介绍完了就教大家认识手提电脑、开关手提电脑!
又到午餐时间了。十二点四十分停到两点十五分。两点二十分才继续教学。大家已经差不多睡着了。Trainer说就教大家上网好了。没有人的电脑能够上得了网。哈哈哈,叫我们到一个无法上网的地方去上ICT课程。一切纸上谈兵,trainer继续喃喃自语,我们继续各玩各的,后面的老师甚至已经在开咖啡店会议了。
转眼间,下午茶时间又到了。大家决定不要吃下午茶,把糕点打包回家去。结果四点就散会了。
什么鬼ICT课程,十五分钟的课程竟然要用七个小时来进行。我们闷到抽筋,屁股生茧。
明天又有什么招式?
第一招——八点太早了。明天八点半才开始。
到食堂去找到出席阅读计划课程的师傅。她们的招式更厉害,今天已经签了明天的课,所以明天她们不必来了!
看,万能国用什么招式来训练我们这些灵魂工程师!

Saturday, October 18, 2008

JOTA,不再见!

见过一次鬼还不怕黑,又去参加JOTA。

临时决定要去,人数不多,租了一辆天价的无冷气小型巴士,因为不在学校又时间逼促,只好任人鱼肉。

十四岁时已经长得像四十岁的永P又混进来想冒充老师,不过他忘了不要刮胡子,今年无法冒充五十岁了。满惠推了兼职的工作也跟我们一起去,勉强凑足两个带队老师。到了新亚学校附近,巴士司机说:“人家跟我说新亚就在这里附近。”啊啊啊!原来巴士司机不知道学校在那里。幸好一拐弯就到学校后门了。明明是我们的学生迟到连累大家,巴士司机却很内疚的样子,一直提议我们从后面进入,以节省时间。我们男童军堂堂正正走后门?没有人赞成。走到前面,那些当helper的笨蛋中学生竟然只把大门拉开一个缝,我们有种吃闭门羹的感觉。

地点一样,时间一样,连内容也差不多一样。最先看到的差别是:中学生已经把礼堂挤满,小学生只能站在礼堂外。一报上学校名称,很快地就有人把上回忘了领取的爬山比赛证书、徽章送上来。这个老师这么烦,又打电话又派代表去吵,还不快快送上来可能会没觉好睡。在卓坤山誓言旦旦说今年的JOTA会比去年好的Ong问我:“你的学校只有你一个老师?去年看到你带学生来,今年也是你带来。”什么鬼话。好,我明年就不来了,让你不必再看到我。

等了半小时,又是开幕仪式!又来骗钱!我开始不耐烦,又开始吵了。负责人说等益侨的学生来了后,小学组的活动就开始了。想不到比我们迟到的学生一箩箩。然后有人一上台就长篇大论说不停,我们就到食堂去。

后来helpers也到食堂去吃早餐。天下无敌一听到我说租无冷气的巴士要150大元,就说他租冷气巴士也才160元。看他那副得意洋洋的样子真想给他三拳。不,应该是给巴士司机三拳。真不明白为什么他们租的巴士永远比我们便宜。去年找到的山外高人司机原本开价就比前年找的便宜,但一载过我们后就立刻坐地起价。难道我们看起来比较像菜头?以后要记得货比三家、五家才下订单。



开幕仪式还在进行中,小学组的活动已经开始了。这一次他们竟然不让小朋友碰电脑,只让他们“看电脑”!什么狗屁Jamboree On The Air?比去年还糟糕。过后小朋友就被赶到草场、篮球场去玩游戏。游戏也没什么特别,倒是那些黑色气球令满惠双眼发亮,恨不得扑过去抢过来占为己有。可惜那些黑漆漆的气球一个也没有不小心地飘过来,全被小朋友玩破了。

到了十一点,游戏结束了。小朋友被带到停车场去呆坐。听说是在等面包食水。又过了一阵子,小朋友又被带到食堂去。他们在那儿吃完面包,过后大家无所事事不知要干什么。这时应该一开始就分发的领巾才一整包的递过来。活动都快结束了,本末倒置。我又不耐烦了,又去吵。活动就那么少?不是在电话中说会教小朋友们唱歌的吗?本王就是不会教唱歌才花钱送他们来学的!他们又支支吾吾。一会儿又说因为有些老师“不知去了哪里”,所以不能进行颁发证书的闭幕仪式。

实在闷得不行,就去看中学生的活动。其实礼堂挤满了中学生,哪里有可能做闭幕仪式,他们纯粹要拖延时间。礼堂的活动竟然是由西门小明主持的,我的下巴差点掉下来。人,真的不可貌相!当我和永P正目瞪口呆地在对西门小明品头论足时,主办人员走过来战战兢兢地跟我说:“老师,我们不能进行闭幕仪式了,现在我们派人教小孩子们唱歌,好吗?”我有点啼笑皆非,要教小孩子唱歌需要经过我的同意吗?

经过本王的同意后,Ong便开始教小朋友唱歌。唱到最后好像只有我们的学生最投入,演变成Ong就只对着我们的学生来教。唱到十二点,Ong对着我说:“老师,可以了吗?还是要再继续?”我。。。我这么可怕吗?你们进行的活动竟然要经过我的同意才敢停止?既然已经十二点了,当然御准结束。

巴士司机原来已经来了。上了巴士才把领巾拿出来分给学生。竟然少了六条!已经离开了怎么办?满惠立刻想起天下无敌,只好打电话要他去拿。不过以他那样的口才,唉,当作没有算了。幸好徽章一个也没少。

我警告永P:明年不要再叫我去参加JOTA!
永P说:我也不要再去了!

所以大山脚童军可以放心了,因为他们明年不会再见到我了。

古迹之旅






学校举办槟城古迹之旅,一天一班学生过槟城去。
导游在码头等我们,然后就带我们到姓周桥去看水上人家。不过小朋友对弹涂鱼比较有兴趣。
在打铁街看到锚,原来它是真的,不是卡通片的道具。
在大炮街看到旅游咨询中心。而邱公司原来就在大炮街。
大家第一次进入回教堂范围,可惜因为是星期五碰到祈祷时间,没机会进入回教堂里。
兴都庙也是第一次进入,感觉上跟神庙很相似。
可惜时间太匆促,不能停下来好好欣赏,只留下“腿快断了”的回忆。

Wednesday, October 15, 2008

被雷击毙的电脑的用处

电脑和modem被雷电击毙一个星期了,终于硬着头皮向宏宏宏求助,结果被他笑餐饱。在他那日夜啃书、苦闷的宿舍生活中,我的不幸遭遇竟然有幸给他带来了些快乐,我真感到光荣。

吉隆坡之旅

星期二早上去参观国家纪念碑。那么空旷的地方,看得头昏脑涨,只好往有树的小径走去,结果发现了美丽的公园。四周那么干净美丽,大家却只看到中心的石头人。


style="display:block; margin:0px auto 10px; text-align:center;cursor:pointer; cursor:hand;" src="http://3.bp.blogspot.com/_7qRBucJU_pM/SPXvm5c0PpI/AAAAAAAAAkQ/tefVqMMyGbM/s320/%E5%9B%BD%E5%AE%B6%E7%BA%AA%E5%BF%B5%E7%A2%91+(3).jpg" border="0" alt=""id="BLOGGER_PHOTO_ID_5257371591560674962" />
去了科学馆,再去国油博物馆,学生开始有兴趣了,时间变得不够了。人那么多也不被允许用双脚走出来,大家都得按照那儿的规则,乘坐Dark Ride出来。每辆载六人,等待的时间比乘车的时间长了不知多少倍!遇到某些不能变通的人种,只能叹三声。

下午茶时间抵达Sungai Buluh 休息站吃午餐。在大道上面吃KFC。原本安排在怡保吃的晚餐当然必须换地点了。到了怡保,问司机大家应该在什么时间上车,司机说:“这里是没有限制时间的啦,就是花到钱光了就上车了。”

晚餐换到Simpang Ampat 去了。又是鸡。可怜无辜的鸡,午是它,晚也是它。

森美兰之旅

今年的“平装”毕业旅行团摒弃了云顶,换成了知识性的森美兰—吉隆坡之旅。老师举手举脚赞成,总比只是去大玩一场有意义得多了。

星期日晚上如常十一点出发,摇摇晃晃半梦半醒到了芙蓉吃早餐。然后去参观鸵鸟园。Mr. Guan 试着把手举高,高过鸵鸟,鸵鸟立刻跑开。管理员说鸵鸟的脑只有青豆那么小应该是真的。一些老师去骑鸵鸟。勇气可嘉的老师,可怜的鸵鸟。

玩残了鸵鸟,我们就到yakult工厂去参观。人家的诚意很明显,准备功夫做得很充足,门口还放了块欢迎牌。 工厂里干净得几乎没有人味,让我想起以前在工厂做工的日子,脏得真恐怖。
相比之下,芙蓉烧包制造厂就差劲得多了,接待员目无表情敷衍了事。每人收五块钱亲手做烧包根本就是个骗局。面团早搓好分好,让我们自己把馅料包起来让他们拿去烘,然后我们就那样痴痴地等一个小时,等那些烧包冷冻后再拿去烘。大家拿回自己做的烧包再加上他们店里已烘好的两个,共三个烧包,五大元。


三个烧包里头,我猜中间那个最丑的就是我包的。事实证明妈妈可以认出自己的亲生孩子,只有它是热的,旁边两个早已冷冰冰了。

下次有人问:要不要花钱亲手制作烧包?记得回答:傻的!

参观Beryl’s Chocolate 工厂时因为迟到了,刚好休息时间,学生没看到什么制作过程。不过他们当然不会在乎,他们要的是购买巧克力,才不管巧克力是怎样做出来的!

原本五点多可以下榻酒店,结果也是拖延到九点多。对老师来说,已经是天大的恩泽了。之前每一次都是十一点多才到达酒店,好不容易才把睡眼惺忪的学生从巴士上叫下来,累到恨不得房里没设浴室,可以不必冲凉就扑到床上去。不过这次虽然比往年早,但学生期待着的购物活动当然如常取消了。
吃了早餐,才想起窗帘是可以拉开的。结果就看到了吉隆坡塔。窗下是一栋古老壮丽的房子,一旁有奇怪巨大的“梯级”。是工人房的屋顶?

Sunday, October 12, 2008

寻找竹林

星期二和Miss Lee约好星期六一起吃午餐,但没说好时间地点。好管闲事的学生兴奋地说福满楼。他们当然也可以说Equatorial,因为跟他们一点关系也没有。

然后星期六我无缘无故地跟天下无敌说我要跟Miss Lee约好去茶园。过后我就不停地回想,我到底说了什么地方?竹园还是茶园?我记得我是想要说竹园的。

到了中午也联络不到Miss Lee,认定她又放我们鸽子了。我们的拉锯战可以持续下去,增添生活乐趣。在等天下无敌时,Miss Lee的电话来了。我说我们要去竹林。我确定我不是说茶园或竹园,我说竹林!我还问她是不是有这么一家餐馆。Miss Lee说出地点,跟我想象中的一样,那么竹林应该是存在的。

天下无敌问:“我们真的要去茶园?”这时我才肯定我之前跟他说的是茶园。奇怪我根本不曾想过要去茶园,怎么会那样说呢?他可能以为茶园在金马仑,所以表情才会那么怪。

我们到了约定的地点,又找不到竹林,但竟然看到茶园。原来茶园也是存在的。这已经是我第N 次找不到我心目中的竹林了。我开始怀疑上一次跟阿田来吃午餐的经验只是我的幻觉。Miss Lee打电话来说她到了,还教我怎么去。咦?根本就是我想象中的那个地方嘛。又回头去找,还是找不到竹林这个招牌。Miss Lee叫住我们,说就在面前。的确就是我要去的地方,我也认得它,但哪里有“竹林”这个名称?餐馆的名字那么长,没有竹也没有林!

当然这顿饭吃得很开心,之前的谜团也解开了。只是新的疑团又出现了。那餐馆名称不是我无中生有的吗?为什么Miss Lee会知道我要去的是什么地方?我们有频率一样的脑电波?

大食会

课外活动竟然如期进行,真不可思议。竹筒饭当然煮不成功。
告诉学生:“我倒一杯米进入你们的竹筒,你们加同等分量的水去煮。”
智鸿问:“我们可以用手掌量吗?”
“你的手能够进入竹筒里当然可以。”

“次要”来找我,我一直请他等一下,这个等一下好像是一个小时。阿玉一直在我耳边念念有词烦死人。 念了很久她问:“我们不是应该分配食物给学生吗?食物在哪里?”我已经失去耐性了:“我就是正要走到车上去拿食物啊,你一直跟我讲话,我怎样去拿?”她才连忙走开。身边有个这样念不停的人,真的会令人抓狂。

智鸿又有新花招。他抽出巴冷刀,说很难把香蕉叶放进竹筒里,所以要把竹筒劈开。我原想看热闹,看他劈开后如何把米放进去煮。“次要”刚好走来,便请他自己去摆平他那个“不是一般人”的弟弟。

学生已看到竹筒里的水滚了就当作饭熟了,全倒出来看。那些米只好捐给大地了。

快放学了,大家还是什么都没煮出来,无所谓,老师有备而来。开了煤气炉,香肠全收来,让老师煮好了。很多学生不肯回家,因为还要玩火。结果竟然也能用柴火把鸡蛋和沙丁鱼全煮好。然后就是自由餐,自由吃,吃到吞不下为止。

期间来了个贼——一只乌鸦把放在树下的鸡蛋啄破一个洞,叼走了。真笨,开口跟我说一声嘛,我会附送它一碟沙丁鱼。

Wednesday, October 8, 2008

到住宅区砍竹去!

星期六的课外活动如果如期进行,就是最后一次的活动了。既然如此,一定要对六年级的童军好好折磨一番,让他们留下惨痛的回忆!阿输想吃竹筒饭,那就先让学生当白老鼠吧!

苏西家后面有两丛巨大的竹,我对它们虎视眈眈了一年多。苏西说要砍竹就要快,因为发生罪案,可能会被铲平。在那地皮最昂贵的地段中竟然还会有两大丛竹,真不可思议。

本王当然不需要亲自动手,只需要带几把锯子和巴冷刀以及几个童工再加上个多功能的砍竹高手就行了。放学后仁义和凯健留在学校里游荡,伟俊先回家了才来。我交代他带爽身粉来。他没带,我吓他说到时他会像猴子吃了马来煎一样地跳来跳去。

到了目的地,打电话把苏西从梦中唤醒。小朋友在做工时,大人就在一旁袖手旁观聊天。聊呀聊的,蚂蚁就爬到大腿上来东咬咬、西咬咬的,害我像猴子吃了马来煎一样地跳来跳去。
一会儿,巨大的竹被拖了出来。真不知道天下无敌如何能把那么长的竹砍下拉出来。然后我就负责叉腰指指点点要他们锯这边锯那边,还一边指责他们笨蛋没想好就乱锯。三个可怜的小朋友无辜的说是天下无敌要他们这样锯的。原来真正的笨蛋是那个大的。

钉木锯竹是本王的爱好,当然一早也为自己准备了锯子,哪会让小朋友独乐乐?当然要众乐乐啦!想不到被推倒后的竹是那么难锯开的,我真对不起小朋友们的父母亲。苏西终于忍不住把小朋友的锯子抢过来自己动手。大家都有得玩,多开心。

锯好后又觉得装不满一辆车好像很不划算,童工们也必须物尽其用才甘心!又指使天下无敌再去多砍一根。然后大家又排排蹲,把竹子锯短。这一次终于把行李箱挤满了。利用完毕,要骗他们搭巴士回去,骗不成功,又把那堆竹筒载回学校放在生活技能室,进行进一步的解剖活动。 其实,竹筒饭到底是怎样煮的?

Tuesday, October 7, 2008

将缩水的衣

千呼万唤的batik终于出炉了。 每一个人的衣服都做得太宽了。大家互相恭喜:“哎呀,不是衣服宽,是你瘦了啦!”
邓老师说:“穿了之后,你的身材就会慢慢涨大到可以装满这件衣服。”
大吉利是。
奸商说:“是这样的,洗过后缩水了,就合身了!”
缩水?还向校方收取七十大元一件?


Sunday, October 5, 2008

否定

鱼米寄短信来问“尺璧非宝 寸阴是竞”的意思。
我不懂。我有点怀疑是她杜撰的。
天下无敌走过,我拿给他看。他看了之后说:“她写错了是吗?”
小魔女听了这八个字后说:“你跟她说这个谚语查一百年也不会查到的,因为是她自己乱写的!”
我上网查,不用一百年就可以查到了。出自孔令文。看字义就可以猜到意思。
看,我们一碰到不懂的东西就先否定,真无耻。

Saturday, October 4, 2008

非人生活

久违了的爬树活动终于又有人去进行了。当然还要借助于梯子,而且还是有人怕到半死。为了让画面没那么难看或难堪,拍照时当然要把梯子移走。

当我和学璋在帮小魔女整理房间时,天下无敌含着饼干走进来。然后他就躺到床上去滚来滚去、滚来滚去。一个没有表情的人含着饼干在床上滚来滚去,真是诡异。小魔女一看到她“最憎恨”的天下无敌竟然在“她的床上”滚来滚去,她已经快要晕倒了。我以为天下无敌是二十四孝,帮小魔女暖床的“孝子”,他却闲闲地说:“因为我刚才流了满身汗。。。”原来他要用饼干和汗臭来报仇!

玩了床,就玩缝纫机,鸡手鸭脚也勉强缝好一圈,总算功德圆满。
山寨里没有篮球场篮球网,就自己制造。坚韧的凳子经过小鬼们多年摧残依然紧守岗位,又被绑到梯子上当篮球网了。
大家围在一起干什么呢?
原来是在搓汤圆。

让大家自由发挥,结果做出各种反传统的汤圆来。
好可怕的汤圆!


旧的去了,新的来了

小魔女吵着要骑脚车,有人又愿意帮我把脚车骑回来,所以就立刻带了天下无敌和穷极无聊的学璋出发了。

其实三百米远的地方就有有脚车店了,但老天安排好某人非得骑一公里的路不可,只好到市镇去买。

店主指着门口的红色脚车提议我们买这一款,然后又推出一辆蓝色的来给我们看。因为他没有黄色的,所以我就说我要黄色的。当然找碴是不会有好结果的,最后就买了蓝色的。至于要怎样把脚车骑回去这样粗重的工作,当然是由男朋友来做啦。
脚车回到家,立刻就不知被谁骑出去兜风了,我也忘了它的存在。可怜的脚车还没被主人用过就先被小鬼们折磨了一轮。

Friday, October 3, 2008

怎么到了云顶

莫名其妙到了云顶。超级大笨蛋竟然在开斋节去云顶,到处人山人海,寸步难行,没有一个地方没有装满人。一时糊涂就破了财,糊里糊涂帮自己买了游乐场的人门票。然后就一直排队、排队、排队。当然因为惨痛的经验丰富,所以我们一入门就立刻锁定目标,意志坚定决不妥协,当然还是可以尽兴而归。 等坐飞天椅子时,有人混水摸鱼跑了进去,结果工作人员开始分派“排队证明卡”。
马来裔的工作人员都穿上传统服装,在开斋节为我们这些无聊人服务,不知心里是什么滋味。

在山洞里等待坐mine train时,嫣嫣越等越害怕,越缩越矮,终于忍不住问:“会敲到头吗?”
她那不良母亲跟她说:“会刮到身体而已。以前妈妈很瘦就是因为来这里坐山洞火车被刮掉一大堆肉才变瘦的。最近这么胖就是因为很久没来坐山洞火车了。”
可怜的嫣嫣更矮了。那时她一定很恨自己跟着那么一堆不良大人一起进入那样可怕的山洞里。
当然最后因为没有被刮掉一大堆肉,嫣嫣还是那么胖,她失望极了。
可怕的海盗船,看起来无聊极了,还以为坐在上面的人的喊叫声只是应景而已。等到自己上去了,才知道死活。我的喊叫声都是发自内心的,我怕到要哭了。

海盗船不只可怕,还很可恶。我连黄胆水都呕出来了。我再也不会去碰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