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09

逃课?

肥婆可能也要去打小人了。

连续两天,肥婆都在大骂6B班的学生。星期四她竟然上课半途就气呼呼地逃离课室到办公室去生闷气。小辣椒不在办公室,她旁边的我是聋的,明明听到她发出的怨言也永远假装听不到,不让她有机会开炮。她只能鼓着腮,无法发泄她的怒气。

当时我并不知道肥婆正在上着课,还以为是已经上完课,被学生气坏了。等到其他老师回到办公室,肥婆终于捉到倾诉的对象,大声地说:“他们完全不听我教课,自己讲自己的,完全当我不存在。我很生气,直接走出来不理他们。”

这不是逃课吗?学生不上课,我们说他们逃课;老师不上课,算不算逃课?有二十多年教书经验的人,无法控制学生,自己赌气出走,竟然还敢大声公告天下?不会觉得羞耻吗?

听着那高八度的声音,冗长的牢骚,我真感谢我和她之间的那条通道。谢天谢地,这条通道让我保存了我的耳膜。

再过一天,肥婆的戏还没演完。她特地延迟十分钟进入课室,学生当然正中下怀,哪会来请她?她又大声公告天下大吐苦水。

唉,看来脑残的老师也真不少。




逃课就不要让人家知道嘛!如果不懂技巧,就去请教王八蛋吧!

Thursday, February 26, 2009

欺骗

为了要等阿伦那个骗子兼胖子把电脑送回来,只好在学校等。所以就到电脑室去做工。师傅高高兴兴地告诉我说她有好料要跟大家分享,就是要在每台电脑里装置马来文辞典。看她那么高兴,我当然要向她泼冷水。

马来文?那是什么人用的语文?有用处的吗?

我跟师傅说,不必了,我们是受马来文教育的,我们已经会了,就算要出书也没问题。师傅还是坚持说装置了马来文辞典,大家就有得用了。

师傅是受华文和英文教育的,她没发现只要懂华文和英文就够她走天涯了?

我的冷水不够冷,师傅还是高高兴兴的坐下来开始装置她的宝贝辞典。我做完工作,站起来,师傅问我:“你不想要用马来文吗?“

我想也没想地告诉她,我对马来文付出了那么多年的感情,它欺骗了我那么久,离开学校后我立刻就发现这是一种没有用处的语言,我还需要它来干什么?

师傅还要帮马来文说好话。我问她,除了学校,马来文还有什么用处。师傅只会傻笑。

那样不停否定自己的语文,不停地用别人的文字来取代自己原有的文字的语文,我们还需要更进一步地去了解它?





最后我的结论是:看起来懒懒散散的胖子,真的是懒懒散散的,是真的!因为最后胖子真的又放鸽子了。


所以如果不是真的懒懒散散,还是减肥吧!

Wednesday, February 25, 2009

打小人

走出课室,就看到婧恩。为了不要跟她碰面,省得要戴面具打招呼,我竟然转身往楼下走去,再从另一座楼梯走上来,回到办公室。

在办公室看到阿如和阿田正在聊天,便过去坐下,一边改簿子一边发牢骚、说是非。阿田说她也听到风声。看来我们今年不利,我们的生活技能组无端端多了个这样的问题老师,不知道衰运要行多久。阿田说:“去啦,去打小人啦!”

这时秀老师走过来,不知跟阿田说了什么,只听到她们说要一起去,甚至还要组团去。然后阿田问我要不要一起去。原来她们要结伴去打小人!而且她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

我这样的乡巴佬,问东问西之后,大笑一番就继续改簿子了。然后阿田就到电脑室去。改完簿子,走回自己的座位。一坐下就听到阿五她们在说今年肖羊的人犯太岁,要去打小人。我立刻告诉她们,阿田正在组团去打小人,请她们去向阿田报名。

原来这批人也曾经去打小人。小辣椒插嘴说了一些打小人的仪式、用品后,提议说:“你们就租借阿源的巴士去吧。”大家真有此意。可是,我们忽然想起小辣椒是基督教徒。她哈哈大笑不说话。

打小人那么麻烦,我提议阿五跟我订购巫毒娃娃,写上小人的名字,每日用针拼命刺,多方便。阿五说:“那太残忍了,我喜欢用鞋子拍打,打到哌哌声。”

我警告她们:“到时你们到了那边,就看到你们心目中的那个小人也在那儿打小人!”

她们才不理我的警告,看到阿田走进来,立刻就去报名了。

Monday, February 23, 2009

霸王泳

马来人真的不会算术?还是阿冰懂巫术?

我们五个人去游泳,走到入门处,我习惯性地说:“三个大人。”然后又指了指天下无敌,说:“他自己付钱。”

售票员呆了一下,看了正在掏钱的天下无敌一下,再看看我身边的阵容,跟我说:“九块钱。”

算算没错,每人三块钱,三人就九块钱。掏出十块钱来付,对方还找回一块钱给我。进去后,觉得有点不对,再算一算人数,咦,我不是应该要付四个人的费用吗?我用手指算了三次。真的是四个人哩。

传言马来人不会算术,是真的?

游了泳,我们换好衣服出来站在走廊上聊天。阿冰因为面积比较大(她说的),所以需要比较长的时间,我们便先讲她的闲话。天下无敌说:“你的妹妹游霸王泳。”

原来除了霸王餐,还有人游霸王泳。

为什么不说是其他人?谁叫阿冰是新泳客。

Saturday, February 21, 2009

水落...

虽然大家都相信,并且最后都知道,那个请粿条姨去见证她打学生的脑残老师并不是我,可是我还是很好奇,那人到底是谁。

大家都把矛头指向他们的班主任——一个新来的问题老师,我的“电友”。可是这都是大家的猜测而已,而且问题老师不只是一个。

星期五终于又跟4F班见面了。我问他们,谁是那个主角孙子。铛铛铛!那个最令人讨厌,嘴巴永远关不上,没有一刻不在说废话,长得像鸭嘴兽(对不起,鸭嘴兽,侮辱了你)的学生站起来。

原来是这个鸭嘴兽。我的确很想打他,可惜还没动手就被人家冤枉。我问他到底谁请他的祖母去见证。

鸭嘴兽说:“教我们科学的黄老师,黄色的黄。”

其他的学生立刻大声纠正他:“王,王老师,那个辅导老师!”

我再三向学生求证,的确是那个神经病的王八蛋(看!神经病当辅导老师,害我们都不敢把学生推荐去进行辅导。学生被她自己捉去辅导后就“笑”了,所以社会才会越来越杂乱)。

我问鸭嘴兽:“我根本没有打过你,为什么你说我打你?”

鸭嘴兽肯定地说:“我说的是黄老师,教我们科学的。”

其他学生又大声纠正:“王,王XX老师!”

看来鸭嘴兽的听觉和发音都有问题。我跟他说:“王,王八蛋的王!你知道是哪一个字吗?”

鸭嘴兽说:“知道,大王的王!”

我差点笑出来。

所以这鸭嘴兽是本“大王”打的?

我跟王八蛋有哪一点相像,为什么大家会说是我?

鸭嘴兽说:“因为她很高,你很矮!”

这个神经病,原来跟王八蛋是一伙的。

对呀,她那么高,我那么矮;她那么瘦,我那么不瘦;她那么黑,我那么不黑;她的样貌那么凶残,我的样貌那么和蔼,我们有哪一点相像?

阿芳说我必须检讨我自己的表情,可能跟王八蛋一样凶恶。

说的也是。

Friday, February 20, 2009

学联运动会

不甘不愿地随阿田到大山脚去看学联运动会,师傅老是在车上大喊大叫,让我们 有坐过山车 的感觉。我们很想把她赶下车,可是因为大家都无法认路,只好让她继续在车上喊。

到了体育馆,在看台上看到三个某名校的中学生正躺在三张草席上。走到我们的地盘,听到那某名校的学生问我们的老师:“喷雾完了,你们的呢?”然后就伸手到我们的八宝箱里去找了。这时,他们的同学又走过来喝我们的田径老师为学生准备的水。

天下无敌走过,被我叫过来。问他:“你们睡的草席是你们学校的?”

他说:“不是,是林老师带来的。”

我再问他:“你们的教练呢?”

他指了指我们的教练,偷笑着说:“嗱,那边。”

就是说,他们用着的药、喝着的汽水,享受着的草席,甚至教练,全都是我们学校的。

然后,我们的摄影师——师傅,同时也是他们的摄影师,不过那是师傅自愿的。师傅想要为去年的得意之作制作续集,好高价卖给天下无敌,所以一直问我天下无敌的项目什么时候才进行。我告诉了她好几次,她又问了好几次。

我看到喂P坐在前面,便过去跟他聊天。他说:“我跟老师说我长跑不行,老师直接让我参加五千米。”

五千米?就是五公里!让我跑,我就死了。他的老师大概认为五十公里才算长跑。

我们的学生的项目结束了,师傅开始心灵空虚了。她握着摄影机,东张西望,不知道要做什么好。后来,师傅看到喂P悠哉游哉的坐在看台上。师傅一脸惊讶,问我:“他的项目过了?”

“还没有,这个是喂P。”

“他为什么坐在这里?他的项目过了?没有了?你不是说他四点多才跑吗?”师傅以为她没机会展现自己的摄影技术了,她很失望,结果她过滤我的答案,只选择她设定好的。

“还没有,四点多才开始。这个是喂P,是弟弟,是弟弟!”

“哦。两个人长得那么相像,我怎样认?”师傅放下心来。嘴里还要埋怨人家双胞胎长得那么相像。

小学组的项目结束了,轮到中学组。师傅又变成三所学校的摄影师了。她拿起摄影机对着那某中学和“假牙”中学的选手不停的拍。我们是双头蛇,两所学校在战场上是劲敌,偏偏他们的选手都是从我们的学校毕业后去的,所以不管谁赢,我们都大喊是大叫大声鼓掌,显尽双头蛇本色,以示公平。

师傅拍了初中组的4乘400项目,忽然惊慌失措地说电池没电了。她等了那么久的男子高中组4乘400 的项目就快开始了,她竟然忘了还有后备电池。她可能想到不能赚到天下无敌的钱了,所以失望到失忆了。
最后一个项目开始了,师傅的摄影机也换了新电池了。这一次,某名校不再输“假牙”半个马鼻,而是赢人家很多匹马了。师傅不准我喊, 怕我的声音会污染她的录影片段。比赛结束,获得冠军的天下无敌他们高高兴兴地回到看台。师傅跟天下无敌说:“一张CD十块钱。”吓得天下无敌只会对她傻笑。

不久,闭幕典礼快开始了,那堆某名校的学生偷偷走到泳池去玩水。珠珠说:“幸好我们的学生不会这样。”因为我们的学生全到草地去列队了。如果以阵容来排名次,我们肯定是小学组第一名。可惜名次是以奖牌数量来衡量的,所以我们的田径队毫无意外,当然还是——小学组冠军!
“假牙”中学的阵容比我们的更大。所以他们获得中学组总冠军。他们去领奖时我们又拼命拍手。太阳那么热,那些VIP的讲词那么长。太阳快下山了,终于才讲完。奏那首“bunuh nelayan,bunuh petani”的爱国歌曲时,我东张西望,竟然看到泳池那儿的无限春光。有个中学生听到歌曲了,从泳池爬起来,竟然公然在泳池旁脱个清光,换上衣裤。可惜我们要乖乖立正不能走动,要不然就把摄影机抢过来,把春光录下来,又可以赚一笔。
运动会结束,大家又涌到跑道去拍照。校长应该是最高兴的,记者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了。大家在忙着摆甫士时,校长已经在接受访问了。

那么高兴,当然又要牺牲很多鸡——KFC—— 啦!


Tuesday, February 17, 2009

抹黑

如常到食堂跟秀枝拿回装食物的盒子。她问我:“粿条姨的孙子很懒惰是吗?”

我哪里知道?秀枝说:“4F班的呀!”

“我只教他们生活技能,不是很认识他们。”

秀枝又问:“你打她的孙子?”

“我没打过他们,我也不认识他们。”

“你不是把粿条姨叫到班上,打她的孙子给她看?”

“我只教他们生活技能,不是他们的级任老师。我不大认识他们,也不打他们的。”

“哦。他们说是你。你不知道是谁?”

“大概是他们的级任老师吧。”

回到办公室,看到秀凤。立刻向她发牢骚。我问她:“到底是谁把粿条姨叫到班上去, 打她的孙子给她看? ”

秀凤说:“不是你吗?他们说是X老师。”

天,还准确的叫出本王的姓氏!

谁?谁在抹黑本王?是不是有政治动机?

Sunday, February 15, 2009

满月

小人儿满月了。阿东问我们该用什么东西来祭拜祖先,个个模棱两可:随便啦。以为他有订黄姜饭咖喱鸡之类的东西,就提议他用这些来拜。他说只买了KFC的voucher。

可以用voucher来祭拜吗?

最后阿东叫我帮他弄些红鸡蛋来拜。到底要用什么方法才能煮出一锅完整的鸡蛋?我以为必须让它们挤到密密麻麻没空间滚动,所以用个小小的锅来煮。结果十二粒还是破了四粒。难道应该一次过煮三十粒,然后从中选出没破的?
勉强选出十个来,染色时又染到鸡手鸭脚,没个像样,只有手指头最红。
阿东买了五个红龟和两家的黄姜饭,所以有圆柱体的也有长方体的。然后他竟然把红龟和红鸡蛋当玩具来摆花式。我拿了盘去给他装鸡蛋,太迟了,鸡蛋和红龟如胶似漆地黏在一起了。我们努力地把鸡蛋拔出来,红龟破了。
结果破红龟抢完了破鸡蛋的锋头,大家没发现里头有两个破鸡蛋。Yes!

满月仪式就这样搞笑完成了,小人儿没眼看,还是打个呵欠继续睡觉比较好。
啊————



小朋友的祷告

4C的学生很怕我,我很怕4F的学生。4F的吱喳公太多,个个长着三张嘴,我只有一张,斗不过他们。

星期六补课,补的是星期五的课。连续两天教4F班生活技能,要出十八般武艺才能摆平他们。开始教课不久,叫“真羊”的学生就扯开话题了。他提醒我:“老师,今天是情人节。”

“唔。”小朋友,你几岁?情人节关你什么事?其实这一天真正是补课日,我不止来上自己的课,还代课,放学前还要开会!

“老师,等一下你就去找你的男朋友啰。”真羊努力地继续扯开话题。

“他会来找我。”一边说一边拉开抽屉,拿出武器来。要拍桌子了。

“老师,等一下你的男朋友要来?他几时来?”小鬼们很高兴了,七嘴八舌地问东问西,好像要来的就是他们的男朋友。课室里开始有菜市场的气氛了。

武器无法发挥作用。硬的不行,来软的好了。

“好了,好了,你们现在立刻帮我祷告,祷告他快点来。”

小鬼们立刻静下来,双手合十,关上嘴巴,闭着眼睛祷告起来。

太好了,总算闭嘴了。看着他们一副虔诚的模样,哪里可以不偷笑。笑够了:“好了,祷告完毕,继续上课。

十五分钟后,一个木无表情的人出现了。我还一时会不过神来。理论上,不可能会在那个时间出现的天下无敌走进来。吱喳公立刻问:“老师,你的男朋友?”

我还来不及回答,真羊就大声喊:“我知道,是老师的老公!”

晕,有“脸上三条线”的感觉。

幸好走进来的不是那个一天叫我三次的印度守卫。

Saturday, February 14, 2009

分享破碎分享爱

以恶势力的手法得到的棒棒糖。
躺在冰箱里已一年的旧棒棒糖知道自己该功成身退,自己从冰箱里掉出来,裂成碎片。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不知道要不要留一份给对它虎视眈眈已久的小魔女。

Friday, February 13, 2009

巫毒巧克力

明天要补课,真“显”。问秀凤为什么不搞一些活动,例如:情歌对唱、制作情人节礼物比赛、包情人节礼物比赛、交换礼物等等等。

秀凤说:“玉真生日啊,我们制作礼物给她。”

唉!又没有牵涉到学生,还不是要上课。

接着又听到坏消息,明天没有提早放学。然后就听到:

“哎呀,哪里可以?我们要提早回去化妆!”

“就是嘛,哪里来得及装扮?”

“是呀,我还要去set头发呢!”

说完大家哈哈大笑。我们被宠坏了,星期六补课就补课,干嘛老是提早放学,害我们心理上一早认定会这样。

既然没有制作情人节礼物比赛,就自己在家里制作巧克力好了。这是从安哥爵的部落格偷抄来的:

将巧克力砖块切碎置在干净的钢盆/钢杯,

煮一锅热水将巧克碎块隔水炖溶,

间中轻轻搅拌成浓浆.

切记不可加牛奶或乜乜物.

倒进模型里,


开始念咒语(这是我说的)
放在冰箱冷冻一下

大功告成

可以送给男朋友、女朋友或眼中钉

视你的咒语而定!

生双胞胎的坏处

“你真的没过关? ”

“真的啦!我的脚‘掉下去’,掉了三十五块钱。”

“什么?”华文造诣真差,不知在说什么。

“驾过那条桥时,我把脚放下,踏到地上。三十五块钱就飞走了。”

“你是说重考的费用是三十五块钱?”

“是啦。而且不知道还要等多久。”

“你弟弟呢?”

“他也没过关。他更惨,整个人掉下去。”

“他跌倒?有没有受伤?”

“没有啦,开玩笑而已。”原来是要贬低弟弟,好让自己看起来没有死得那么难看。

“这样你还考不到perempuan 啰。”

“是呀,我还是做回男生好了。”

“考完L 多久才可以考P?不是三个月吗?”

“三个月我的L 就过期了,又要付三十块钱去更新。”

“哗,那就是六十五块钱了!”

“是咯,亏很多。”

“亏最大的是你的妈妈。”

“我知道,还双倍呢!”双倍的双倍,就是四倍了。

这个故事教训我们,不可以生双胞胎。

Thursday, February 12, 2009

破镜

为了让路给救火车,撞上了停在路边的笨蛋车的镜子。同样是笨蛋车,我的左边镜子撞到他的右边镜子,他的完好无缺,我的飞走了。他停在划上白线的闹市路旁,他犯法,所以他没事。我让路给救火车,我笨蛋,所以我有事。

停了车,很快的就从望后镜看到餐馆里走出一个印度人,弯身从地上拾起了些东西。我下车去找,最后那个印度人指了指店前的植物。破裂的镜子就被他丢在植物旁。我不知道为什么把那面破裂的镜子拾回来,我想的是:我的破财运还没走完,我以后再也不让路给救火车了。

然后到汽车零件商店去买了一面镜子。真的可以买到一面镜子,而不是买一套镜子。一面镜子八块钱,我的破财运应该不是很旺。店主说:“安装的时候要小心,这里很容易断。要很小心。你还是请修车员帮你装好了。”

我付了钱,店主又说:“你要小心安装。隔壁就是修车厂,不如你就请他们帮你装好了。”

我的信心全失。那个镜子看起来那么简单,真的会那么难装吗?

我去找志勇帮我安装。志勇用了大约两秒钟的时间就装好了。

我想我以后还是会让路给救火车的。

Monday, February 9, 2009

L bukan Lembu

到了熟悉的工业区,天下无敌那个路痴便胆生毛,越过我们的车,飞驰而去。恶少看着他的摩托车上的L字,问我那个字代表什么。

我解释后,他又问我:“那么P又代表什么?”

我可能上当了,所以还认真的解释说要先考到L才可以考P。

然后恶少说:“先考lelaki,然后才考perempuan。天下无敌已经考到lelaki了,接下来他可以考perempuan了!”

欠揍

有人你一看到他的前面,就想揍他侧面,
看到他的侧面,
就想揍他的后面,
看到后面。。。
直接走到前面,揍吧,别客气。



Saturday, February 7, 2009

大人杀手

和阿芳到陪月中心去看小宝宝。爱珠把小人儿抱来给我。一抱过来,他立刻大哭。爱珠又到楼下去冲牛奶。我又哄又摇,抱到亮的地方、暗的地方,让他伏在身上、躺在床上,奇招百出,每一招都无效。我和阿芳七手八脚用毛巾把他包扎起来,希望让他以为已经得到安全感,可以停止哭泣。结果全都徒劳无功。小人儿一边哭,一边把头转向一边,小嘴张到歪歪的,一定不是因为我的抱姿不正,我肯定。

过了好长的一段时间,牛奶送到了。小人儿终于停止哭泣了。
小人儿出尽九牛二虎之力,一边喝奶,一边喘气,还一边睡去。终于也把牛奶喝完,高举双手地进入梦乡了。
真是笑话。两个大人被一个小人儿搞到手忙脚乱、束手无策。一瓶小小的牛奶却把小人儿摆平了。所以肯定一瓶牛奶胜过两个大人。
连新刚好打电话来。当她一听到在陪月中心坐月,三千多包工包料时,她竟然说:“很值得哩。不如我们也一人生一个。”

她大概是被毒蚊叮过,或被毒蛇咬过,毒“笑”了。

Thursday, February 5, 2009

蛇出真字

梦到蛇。一条黄色的大蛇。

梦醒来,打开大门,一条黑色的蛇从门上掉下来,掉到我的脚上。

我喊:啊~~~~~~~啊~~~~~~~~

黑蛇吓到差点打结,死命地往外逃去。

大家都说梦到蛇是好事。

她们不知道碰到蛇会被吓死。

肥婆说蛇是606,梅兰说592,丽姗说592。

可是大家异口同声说,星期四没有开彩。

的确是好事,省下几块钱。


Wednesday, February 4, 2009

什么运

这是一个不好的年,一个诸事不顺的年。

新年前接二连三地破财,眼睁睁看着钞票一张张从口袋里飘走。

安慰自己,破了财,可以消灾。

可是大年初一,刚买的电脑就死掉时,感觉是乌云就在头上罩。

然后上帝派了宏宏宏来帮我把电脑救活,又感觉到贵人就在身边。

接下来,遗失了手机。乌云又来笼罩了。

当遗失了的手机都能失而复得时,破财运应该是走完了,乌云也应该消散了。

当那一看到就想骂三字经的花旗银行也把债务一笔勾销时,霉运应该是已经过去了。

然后,新的电脑又死了。

可是原本跟废物一样的手提电脑却复活了。

走什么运?够了没有?不好玩的!

Monday, February 2, 2009

我的搞笑电友

如果以书信来往的朋友叫笔友,在网络上交的朋友叫网友,那么通过电话认识的朋友应该叫电友。

婧恩就是我的电友。促成我们成为电友的就是天下无敌那个火星人。

火星人中三时到婧恩的学校服务,帮忙指导童军活动。有时候我会载他们去。我一直以为他们口中的梁老师就是之前一年带童军来参加训练营的容老师,所以还亲切地打了好几次电话给她。天下无敌那样的火星人根本没注意到任何地球人,也没发现这个梁老师并不是那个容老师。一直到有一天,去参加课程遇到了容老师,才知道糗大了。我竟然打了那么多次的电话给一个陌生人,还以朋友的口吻跟她说了那么多话。

世事真难料,还真搞笑,今年婧恩成为了我的同事。


参加庙会时,我们在某家庙里遇到婧恩。我把天下无敌拉过来,问婧恩还记得这个人吗。婧恩说她记得。然后她问我:“他是你的亲戚吗?”

这大概是已经藏在婧恩心里两年的疑团。

“不是,他是我的男朋友。”我们是雌雄大盗。

“他是你的孩子?” 婧恩忽然露出惊讶的表情,神神秘秘地问。

“不是,他真的是我的男朋友。”

“难怪啦,以前我追求他,他不接受我,原来他已经有了你!”

我快要笑晕了,竟然遇到高手。

隔了一天,婧恩看到我又问我:“你的男朋友是你的什么人?”

我的男朋友,就是——

我的男朋友啦!

庙会

一天里被六个人放鸽子,真是破纪录。偏偏放鸽子王却没爽约,要不然庙会就应该是不去了。为了迁就某人,只好在烈日当空搭渡轮,然后步行到庙会地点去。下了渡轮,才想到没查清楚地点。只好当作跟去年一样。走呀走的,终于看到一排排的红布条。 剪成条状的红布随风摇曳,其实是很好看的,可惜被这个九流摄影师拍得好像在晒破衣似的。
第一站,糊里糊涂地进入了韩江家庙。看了影片才知道。错有错着,五个潮州人第一次来到自己的家庙。
可惜同行的人都是没有什么文化的人,只会头低低地往前走,什么都不会欣赏。天气又那么热,表演也还没开始。只能说是入了宝山却空手而归。

到了黄昏,越来越热闹,中央舞台挤满了人,根本走不过去,各种表演也开始了。可是我们已经撑不住,打道回府了。
其实比起去年的庙会,今年的真是有点失望。也不知是人家办得不够好,还是我们去的不是时候。我想,那几个没文化的人大概就只留下这样的印象:庙会?热死人,什么都没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