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30, 2009

无良雇主

半million女友一听到我去学瑜伽,就说:“你的生活这样多姿多彩呀!什么时候要去学芭蕾舞?”

“什么芭蕾舞?我要学的是肚皮舞!不是芭蕾舞!那么可怕的舞蹈,要穿那么可怕的衣服,穿那么可怕的袜子,还要伸出那么可怕的脚步!简直就像是一只被拔了毛挂在架子上的死鸡!”

半million女友加多一句:“是呀,还要梳那么难看的发型!”

我们一唱一和,把芭蕾舞批评到一文不值之后,她忽然话题一转:“我有跟你讲过女佣的故事吗?”

我随口说没有。她开始讲故事。

“有一个人要请女佣,我先生就介绍别的代理给他。他的女佣换了好几个,最近的做了十八个月后要求回去。这个雇主就让她回去,给了她五百块钱。那个女佣工作了十八个月,得到的薪水就是五百块钱。回到印尼后,那个女佣就向那边的代理投诉。那个代理刚好来马来西亚,就向这里的代理投诉。”

现在怎样解决?

“那个人来找我先生,给他看一张清单,上面列明每死一条鱼,那个女佣就得赔五块钱。有一次她把底裤放进洗衣机跟其他的衣服一起洗,把衣服全部洗坏了,所以要赔所有的衣服的钱。就是这样一直扣她的薪水,最后就只剩下五百块钱。”

然后半million女友忽然又转方向:“他的孩子就是学芭蕾舞的啦!就是这些有钱人才会让孩子去学芭蕾舞的!”

原来千错万错,都是芭蕾舞的错。

接着半million女友问:“他们有那么多钱,要来做什么的?”

“买药啊!养医生啊!”

Wednesday, July 29, 2009

误导

四年级的学生开始做木工,一些班级已经来到钉木板的步骤了。要小朋友一手抓铁钉,一手握铁锤地锤打,他们那双嫩嫩细细的手,怎堪铁锤的碰击呢?所以就要出动尖嘴钳来辅助了。那么到底那一把才是尖嘴钳呢?
别说上半年大家一早已经用过玩过,就算从不曾见过,用眼睛看兼用膝盖想都知道是那一把。嘴巴那么尖,跟吱喳公们的嘴巴那么相像,不是它还有谁?
可是小朋友的思路就是那么奇怪。已经告诉他们,等一下我会过去五年级的生活技能室把整桶的尖嘴钳拿过来给他们用。结果一出去,他们就擅自把工具橱打开,把所有的钳子拔下来,拿出去用了。

当我把那桶尖嘴钳送到钉木板的基地时,只见有人用组合钳夹着钉子在锤打,锤锤锤向那把无辜的组合钳。有人握着鱼口钳来夹钉子。鱼口钳!仅存的两把鱼口钳,我的宝贝鱼口钳,竟然被小朋友拿来夹铁钉来捶打!

我把所有的组合钳和鱼口钳夺回来,发现里头竟然还掺杂了油黄漆的,便把它们送回去五年级生活技能室去。秀凤说:“你的学生说要夹铁钉,我就叫他们拿这些去啦。”

我的学生,自己跑过去隔壁借工具?由此可见他们根本没有带耳朵来上课。

我问秀凤:“你叫学生用鱼口钳夹铁钉?”

秀凤说:“是呀,我们每次都是这个工具来拔铁钉的。”

拔铁钉,不是用羊角锤吗?我开始凶巴巴、咄咄逼人了。

“我们用的铁钉很小,很难拔,组合钳也不能用。”

那么尖嘴钳呢?为什么不用尖嘴钳?

秀凤被我问到哑口无言。我开始教训她:“原来是你教我的学生用鱼口钳夹铁钉的!你知不知道如果他们把钳子上的洞口打坏了,那把钳子就没有用了?你知道鱼口钳的真正用途吗?它是剪电线用的!”

秀凤被我吓到有点呆了,小声地说:“剪电线外面的绝缘体的是吗?”

还讲到这么正确,电线的绝缘体,如果不是吓呆了,怎么不索性说:电线的皮?

我继续大声吓她:“你呀,上梁不正下梁歪!”

五年级的学生看着这个泼妇对他们的老师连珠炮地骂个不停,个个目瞪口呆。

然后我就走回四年级的生活技能室,挖出鱼口钳的挂图,拿到五年级那儿去挂起来,让他们去慢慢研究。
说真的,鱼口钳看起来的确很适合用来夹铁钉,还有大、中、小三个尺寸呢!
可是尖嘴钳最没有实际用途,用它来当替死鬼,代替手指,比较划算。
组合钳有太大了,用来夹铁钉,老是自己先被锤坏掉,不是很划算。
再走一圈,又看到不应该看到的东西了,竟然有人连cutter也拿出来夹铁钉!

小朋友的耳朵到底收在哪里?

好不容易两节过去,收拾好一切残局后,秀凤走过来跟我说:“刚才我的学生说:‘老师可怜咯,那个X老师那么凶,骂你骂到那么大声,你可怜咯。’”

谁叫她误导学生?活该被凶巴巴的X老师骂!


Monday, July 27, 2009

自讨苦吃

本来星期天上午信口开河说要写(买一)送一的故事的,结果想来想去只能想到:
1。他是卷发的
2。他已经做了离子烫,把超级卷发变成微微卷发了
3。他因为做了离子烫而变帅了
4。阿田说他做了离子烫之后不但变帅了,也变瘦了(可能是阿摩尼亚令他吃不下饭)

然后就一无所知了。或者我应该在他的家里偷偷安装窃听器或录音机,监视他的一举一动,这样就有故事写了。

到了下午,又改变主意,要写宏宏宏从北方大学逃难,回家自我隔离的故事了。

竟然有人会逃难逃得那么高兴,一边等巴士回家,一边打电话来跟老师报喜,还打算回到家之后到处去散播病菌,还高兴到要拍照寄来给老师看,证明他真的在逃难。

结果二十四小时过去了,一张照片的鬼影都没见到。

没有照片,就无法证明他逃难了,不过可以证明他跟我一样,喜欢信口开河。

既然没有故事写,就动手做cheese cake好了。

当我在Carrefour看到一个cheese cake才卖七块钱时,我已经觉得自己很愚蠢了。单是买材料,我们都已经花掉将近二十块钱了,还要花时间动手做!真是无聊。可是材料都已经买了,愚蠢就愚蠢到底了。

家里没有柠檬,可是桔子一大把,应该是可以鱼目混珠吧。反正都是一样酸的恐怖水果。切了四粒来挤汁,大概酸不死人。
蛋糕是现成的cheese cake mix, 和whipping cream。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先搅拌whipping cream四分钟,
打到whipping cream肿起来,
加入cheese cake mix和桔子汁,再搅拌一分钟,结果几乎完全变成固体,搅拌机也差点冒烟自毁。肯定是技术错误了。
把咸饼打碎,
与牛油混合,铺在容器的底部当垫底,
然后。。。然后。。。为什么那堆cheese cake mix 跟whipping cream的混合物那么难放上去?我要骂粗口了。。。
就这样做成一堆极丑的混合物,放进冰箱里去,眼不见为净。等冷切了,把它吃掉就可以消灭证据了。

总结论是,只有笨蛋才会自己动手做cheese cake!

Saturday, July 25, 2009

慰劳宴


如果要马儿好,就必须请马儿吃草;可惜helper们不能吃草,只好去Buddy2吃火锅。
这两人趁我离开位子拍照时,立刻互相xiong对方,不知是在放电,还是在放暗器。
自认是the only one的(买一)送一穷极无聊,到处乱拍,拍风扇、拍水瓶、拍舌头,拍耳朵,连墙上的古怪图案也拍下来。其实我也很好奇,一家餐厅的墙上干嘛要画上这样奇怪的图案?看起来真有点像七月的好兄弟正一群群的飘过来一样。


当我和小魔女溜出去把阿富载来时,只见到已经收拾干净的桌子,原本堆积如山的食物好像从不曾出现过。原来用餐时间是分段的。两半点过后又是另一个时段,所以P老师就让店员把桌面收拾了。我们之前还点了一碗蟹肉鱼翅,久久不见送来,原来人家当我们开玩笑。

开玩笑,我们就是要有喝喜酒的气氛嘛!

那么阿富吃什么呢?就吃“饭盒”好了。
吃完无聊,就拍“月亮”。原来桌子上也会生出月亮来。
唯一的缺点是,有个极丑的物体严重影响市容。大家如果看到这貌似中国国宝的物体,请不用客气,尽量拳打脚踢,最好尽量打脸。不用客气。
真的不用客气。

歌声飘扬的课外活动

当我已经觉得我们的童军老师实在太多了,多到不知要安排什么工作给他们时,课外活动主任说:“四个男的实习老师都来童军组,还有一个女的也会来。”

我的嘴巴立刻变成O形。课外活动主任不怀好意地加上一句:“好好利用他们!”

好的,收到。

四位实习老师也受到了。四位一起来找我,一字排开,害我无法吞下最后一口的面包。

既然大家那么有诚意,就把课外活动的其中一个小时交给他们,让他们去管理小朋友们好了。至于我们这些老狐狸,就去饮早茶好了(梦想)。

实习老师一听到有那么多学生,他们的嘴巴也变成O形。

今天一到学校,就看到一堆人在篮球场打篮球。我以为是中学生,谁知走近一看,竟然是实习老师们。我吓他们:“上梁不正下梁歪!”

有一位陌生的年轻人站在我们的地盘上,我以为是学生家长,不爽地看了他一眼。他继续站在那边,站在我要站的位置,本王的王位!我就站在他的旁边,他对我笑,才自我介绍说他是来代替素环的临教。我的嘴巴又变成O形。又多了一个老师,又是男老师!O!O!O!太多人了啦!

由于今天六年级的学生没有讲座会,所以群龙有首,进展顺利。学生又自己发明了新的欢呼礼,Laung Agung。一次一花招。唉,我已经教到心灰意冷,大家自便好了。

练完步操,就把学生交给实习老师们了。
他们好像都在唱歌,
总之好像很开心,陌生的临教也和实习老师们打成一片了。
课室里歌声飘扬:yi pi ya ya, yi pi yi pi ya ya。。。

看来实习老师的道行跟我没什么差别。yeh,遇到同道!
我们当然没有去饮早茶,而是趁此机会把还没有考完入伍章的学生隔离起来,强迫他们在短短的一个小时里考完,并且恐吓他们:“考不完入伍章的人不但没得玩,八月十五号也没得参加爬山活动!”
结果毒招大致成功,很多学生因此考完入伍,被释放了。

牛车

见过牛车吗?

这里还有牛车吗?

难以置信,这样的闹市还会有牛车,有时候甚至会在路上遇到,被堵塞了一阵子。

牛车轮到底有多大?
跟五分钱一样大啦!

Friday, July 24, 2009

小气

超级无敌小气鬼的思路:

“老板的孩子这几天下班后都把车停在阴暗的地方,一定是要监视我,看我有没有偷东西。他一定是看到我驾车去上班,就认为我要供车一定没什么钱。”

“这个人看到我驾车去上班,就看着我。那个人看到我驾车去上班,也看着我。连外劳看到我驾车,也看着我,他们一定是在想。。。”

“有人跟我说,驾车很难存钱的。他在讽刺我,他一定是想说。。。”

“昨天某某问我:‘你的车供完了呀?’他一定是在想,这个人哪里有本事供一辆这么大的车,他要来试探我,他一定是在想。。。”

“这个人这样讲我,他一定是想说。。。。。。”

“那个人那样讲我,他其实是要这样说。。。。。。”


你几岁了?


“什么几岁?我爸爸七十多岁了,也是这样的!我是他的孩子,一定像他的!”

明知道自己的父亲是出名的小气鬼,不但不纠正,还以“像父亲”为荣?


小气一定是一种无可救药的绝症。

Tuesday, July 21, 2009

消失。。。

种了七年的面包果树,供应了食物,提供了娱乐。
小朋友和果树一样,渐渐长大。小朋友不再爬树,大树不再有价值。

砍了树冠,留下树干,希望大树重生,巨树变矮树。
结果看到开始龟裂的地面。人心不能留,大树更是非除掉不可。把心一横,决定彻底铲除。反正小朋友已经长大了,树也没有存在价值了。

愚公相信人力可以移山,我也相信我可以用锯子和斧头把大树干砍掉。
又锯又砍,
每天努力,
努力。。。
再努力。。。
开始摇动了,
推一推,再推一推,终于成功消灭了曾经为我们遮荫,带给我们食物与欢乐,陪了我们七年的的面包果树。
树倒猢狲散!

让一切成为回忆。。。

Monday, July 20, 2009

被撞后,逃

我痛恨不要命的摩托骑士,我痛恨不要命的摩托骑士,我极度痛恨不要命的摩托骑士!

这些害人精,一大早就出来害己又害人。驾驶摩托车,不好好看路,东张西望,让摩托车像蛇一样左拐右拐,撞上我的车。如果要死,应该死远一点,干嘛一大清早要来撞花我的车?

我痛恨不要命的摩托骑士,我痛恨不要命的摩托骑士,我极度痛恨不要命的摩托骑士!

Saturday, July 18, 2009

“吃”课程

第五次的LDP课程,大家先来练瑜珈。一些老师坐着隔岸观火,真是走宝。瑜珈老师愿意在星期四放学后为我们开一班,秀凤擅自帮我报了名,然后说:“我已经帮你写名了,管你呀!”

大家练出魔鬼身材(身体打结了)后就去学习如何吃得健康,让人生变得十全十美。
一字排开,都是搅拌机、搅拌机、搅拌机。问了价钱,一整套四千多令吉。现代人真是发神经,要吃蔬菜水果竟然必须花四千多来买一套辅助机器。直接放进嘴巴里咀嚼不就行了吗?
主持人搅拌了好几种蔬菜汁让大家品尝,连蕃薯叶也出场了。
我们的优良传统就是——凡事都要一窝蜂,大家无法忍受一杯一杯的分那样缓慢的速度,所以就蜂拥而上冲向前去抢滩了。
连陌生人也出现了。总之人家搅拌出什么,我们就喝什么,喝了才猜测。
一台台的机器提醒大家,要健康就必须有钱。有钱才能买到健康!
十谷米终于被搅出来了。最难喝的就是这个主角。也不知道十谷米到底是什么东西。打开说明书看看,每一种蔬菜汁都有不同的功效。我们全喝了,大概所有的功效都化为一了——就是拼命跑厕所!

大家很怕输,奋不顾身非要把所有的蔬菜汁喝光不可,结果拖延了第三个环节的时间。阿嬷私房菜的主持人已经准备了,可是大家怎样也不肯乖乖坐下,把司仪的话当耳边风。大王就开始骂人,可是没有人理睬,因为抢吃太重要了。司仪报告了又报告,劝告了又劝告,一直到所有的蔬菜汁果汁全喝光了,大家才肯回到椅子上。

从照片上看来,阿嬷私房菜的厨师娘娘的。所以我想象会看到一个不男不女的怪人。
可是节目还没开始时,他只是低调的在准备糕点,我们过去拍照,他也只是微微笑,又不觉得有娘味。大概认真的男人是没娘味的吧。
可是当煮食环节一开始,咱们的阿嬷私房菜师傅一接过麦克风来说话时,就破功了。果然不出我们所料,就如照片上看到的那样。他伸出兰花指说:“我不要介绍我自己了,因为我的女朋友、男朋友每天都不一样的。”

坐在我旁边的文老师竟然对我说:“哗,他讲话的方式跟你一样。”

我。。。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每天有不一样的男朋友、女朋友?冤枉啊!

虽然这位容师傅说话娘娘的,可是态度很谦和亲切,反而旁边那个好像是赞助商的大叔很乞人憎。容师傅带来了三种娘惹糕点及示范了三道菜:加必丹鸡、阿叁虾和墨鱼kerabu。煮好后,大家又抢吃一通,盘盘见底。

Friday, July 17, 2009

飞来飞去的小朋友

作文考试,丙组三题任选的命题作文中,“我的生日礼物”这一题就把三十一分之二十七的学生杀到片甲不留,因为个个把它当作生日会来写。越改就越起劲,因为太容易改了,直接打叉就行了。终于改到最后第二张,才总算改到一篇有创意的。

这篇不是生日会,而是完成短文:“今天一大清早,我就从温暖的被我里爬出来。。。”

这家伙这么写:

今天一大清早,我就从温暖的被我里爬出来在天空飞来飞去,真象鸟语花香一样。当我飞来飞去的时候,蜜蜂出来采蜜。我就问他说你在采蜜吗?是啊!我在采蜜啊!

那个时候我在飞在飞飞啊!忽然我看到一只美丽的蝴蝶,好像过去跟他说话。我拿勇气跟美丽的蝴蝶说你在看什么。我在看风景。看风景是什么。是看四周围的天气。天气有什么好看的。只是天气了吗?不,天气很好看。为什么好看呢?因为你可以看天气或花草树木,你不可以一直飞来飞去,是会学不到东西的。说的有道理。我就学你看四周围天气或看花草树木。对这样才能学到知识。谢谢你,美丽的蝴蝶。不必客气。

可惜内容太少,语法错误一箩筐,要不然一定给他满分。

Thursday, July 16, 2009

白费

第一节,进入课室,就有学生问:“老师,昨天你为什么没有进我们班?”

“我请假呀,星期一不是已经告诉你们了吗?”

学生竟然一脸茫然地说:“没有哇,我们没有听到。”

我星期一告诉他们,星期三我请假;星期二交代他们,我不在时,他们就做评审题,结果他们竟然跟我说不知道我请假!难怪当我向他们宣布这个好消息时,他们竟然没有反应。依照惯例,只要告诉学生,明天老师没来,学生就真情流露,直接在老师面前高声欢呼。一来不必见到母老虎,二来他们就可以自己想象,要请他们心爱的实习老师代替这母老虎,这么开心的事情怎么不欢呼呢?

结果他们竟然说没听到。连这么值得高兴的好消息都听不进耳了,那平时老师尽心尽力教的课哪会有可能听进去?唉,浪费气力。

Wednesday, July 15, 2009

葬礼

一场葬礼,折腾了五天,劳民又伤财
老人家明明是九十多岁,讣告一登出来,却已经变成百岁人瑞了,因为“年龄不适合”。不适合?那么到底应该几岁死掉才算适合呢?

活到九十多岁,好好的一个肉身已经变成一截枯枝了,多可怕!还要活到一百岁?让枯枝变成粉屑?简直是折磨。

纸扎铺的秃鹰们很快就闻风而来了。到底子孙们要穿什么色的衣服呢?神仙和死人都不说话,代表会帮他们说话:“孩子媳妇穿白衣,孙子穿粉红色,曾孙穿大红的。”

第一次听到孙子要穿粉红色的衣服。大概是店里那些粉红色的衣服一直销不出去,所以就趁此机会,一次过清掉整百件!

反正连年龄都可以随意更改了,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又有什么所谓?结果一眼看去,白白白。。。粉红粉红粉红。。。鲜红鲜红鲜红。。。连续四晚人山人海一片喜气洋洋。

前两晚只是诵经,一片祥和,九点多就人道结束。

第三晚开始打斋,依照惯例,大家被斋姑和道士耍到团团转。幸好乡下的村屋空地是以上万平方尺来计算的,要不然根本无法容纳这么庞大的人群。整个打斋过程简直就是烟熏活动。

第四晚,手中的香从直径三毫米换成六毫米,烟熏活动更进一步了,个个眼红红泪汪汪的,拼命把香往高处举,怕被人烫又怕烫到别人。
终于来到第五天,又因为人数太多拖延了拜祭的时间。拖到中午,灵车才终于可以开动了。道士要穿鲜红色衣服的曾孙们走在灵车的前方,让他们拉着一条红布条。有些小娃娃走到路中央去,结果就被凶巴巴的法事助手骂了。大家纷纷交头接耳,不知到底要走到哪里才可以乘车。结果走了1.5公里路!

天,他们竟然没发现那些孝子孝媳们个个白发苍苍,还要这样折磨他们,让他们在烈日下走那么远的路!

到了火化场,又被法事助手骂。总之一直骂骂骂。希望他骂多一点,让愚蠢的人们早点觉悟。
棺木一送入焚化炉,这一边的仪式就告一段落了。可是恶梦还没结束。大家洗了脸,又回到丧府去继续受折磨。又要烧香又要跪拜又要被骂。
八婆说:“听说整个葬礼花掉三万多。”

听说收到的赙仪也是三万多。那不就抵消了吗?

八婆说:“人家讲三万多就真的是三万多吗?人家讲而已嘛!我爸爸说要叫他们算出来给他看!”

那个表情,那个语气——除了“唯恐天下不乱”之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形容词可以用。有了这些搅屎棍,小事肯定化大,大事肯定变暴乱!接下来肯定还有一轮没完没了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