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30, 2009

我怀疑......

上课实在闷,学生连听到要去“看垃圾桶”都很开心。幸好今天的垃圾不像昨天的那么臭,可见4A班的学生比4C班的幸运多了。我走在最后,还没走到垃圾站,已经看到学生兴高采烈地围着三个垃圾桶指指点点,差点连头都要伸进去了。

到底垃圾桶里有什么?垃圾桶旁边的学生一直喊:“有vitagen,有vitagen!” 原来是有一个vitagen的空瓶子。整个垃圾桶装满了纸张,他们看不到,只看到那个瓶子。

看了垃圾,他们就开始记录。四处没有桌子,女生就以同学的背来当桌子,又是高高兴兴的。奇怪,看垃圾有什么好高兴的?
男生就蹲在地上做记录,一副很认真看待那些垃圾的样子。
我拿出手机来拍照。女同学就来跟我说:“老师,我怀疑垃圾桶里有水果。”
怀疑?为什么?
一个男生走过来说:“是啰,刚才我们一打开垃圾桶就看到很多水!”
“因为看到很多水,所以怀疑垃圾桶里有水果?因为有水,所以就有水果?”我最喜欢捉弄4A班的小朋友了。
“不知道啊。”小男生说完,小女生就说:“是呀是呀,我看到里面有几粒这样的东西,上面有一条一条的花纹,像西瓜一样的。垃圾桶里头有西瓜!”小女生一边用手指比了一个像鱼丸般大小的圆圈。
这么的西瓜,我可没见过,一定要去瞧一瞧。小朋友掀开第二个垃圾桶,指着杂草旁边的“水果”说:“就是这个,是西瓜,西瓜!”
那么大,像玻璃弹珠一样的——西——瓜,我们叫它“假牡丹”的野果。
这些小朋友真可爱。。。

Tuesday, September 29, 2009

杀手

训导主任拟题的四年级Mathematics 2把学生杀到片甲不留,后段班更是一片愁云惨雾,考获五分至零分的学生一大把。

我们说训导主任是杀手,杀死很多学生。他得意地说:“那些题目是要考A班的学生的。”

神经病,A班只有一班,不是A班的有九班,为了一个A班,完全漠视其他的九班。

我们又说那个第十八题,简直是超级难,全班学生都不会答。训导主任更是得意洋洋地说:“其实那题是六年级的standard,我故意要考学生的。”

真的是神经病。用六年级的考题来考四年级的学生!这人没受过师训的专业训练吗?我们不是被教导要考学生会的东西,不是要考学生不会的东西吗?用超出他们知识范围的东西来考他们?他们看到考题已经满天星斗了,难怪一个个对学习完全没有兴趣。

这些自以为是的老古董这么喜欢为难学生,大概是用这样的方法打击学生后,他们就会得到满足感吧。

结果就是考卷上画满打叉,第二面开始就零分,第三面零分,第四面还是零分!

这样就很爽了?

Saturday, September 26, 2009

天作之合

到镇上去买东西,表姐正要收档,一看到我就向我推销剩下的糕点。我买了油条,表姐一边包油条,一边拼命称赞恶少:“好靓仔。”收了钱后,表姐又用广东话说:“真是好靓仔,好似鬼佬一样。”

恶少应该是听不懂广东话,可是大概知道什么是“鬼”,所以就一脸惊慌地看着我,用眼神询问意思。

“鬼佬就是鬼,就是说你长得像鬼一样啦!”我的广东话绝对正确,你们一定要相信我所翻译的。

表姐连忙用华语解释。可是我说像鬼就是像鬼了。我的广东话才是正宗的。然后就带“鬼”过马路去杂货店买月饼。

终于见到我朝思暮想的伍仁月饼。可是一包有四个,没见到单个的。老太太走出来,我随口刁难她,问她可不可以拆散出来卖。老太太竟然爽快地说:“伍仁就可以,如果说要豆沙就不可以。”

我有点愕然,拆出来卖一两粒给我,那么剩下的怎么办?老太太说她慢慢卖。这时老板走过来,看着他的妈妈,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还一边不停的眨眼。

我以为他不愿意把月饼拆散来卖,就想打消念头。他却说可以。老太太就快手快脚的把纸袋拆开,装了两个月饼给我。然后我也没注意到她如何处置剩下的两个月饼。去付钱时,老板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问我:“你知道我妈妈为什么要把月饼拆散来卖给你吗?”

我忽然变聪明了:“她自己要吃?”

“对了!我刚才也是想了一下子,才想到她自己也喜欢吃伍仁,可是又吃不完一包。她把两个拿给你之后,剩下的就立刻拿去后面收起来了!”

“那我就是上帝派来跟她买月饼的啦!”
原来我们的奇怪要求也有可能会得到满足,只要肯说出口。

Friday, September 25, 2009

泳池的召唤

大概太久没去游泳,泳池在召唤我们了,连发梦也梦到了泳池:人已经来到池边,大家都下了水,为什么只有我一个笨蛋还穿着裙子在流口水?

哪里可以?一定要回家去换泳衣。就到门口去骑脚车。。。咦?为什么是骑脚车,不是驾车?想不透。

推了脚车,咦?为什么满地都是树根?困难重重,无法离开这个地方。好不容易推出一小段距离,脚车就脱链了。又得蹲下来修理。满头大汗,满脑子的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梦里总是常常会遇到重重波折,抓破头皮都想不透为什么永远无法抵达目的地。幸好现实生活简单多了。收拾好包袱,驾了车就可以到泳池去了。

到底多久没去游泳了?一切还不是一样,猴子还是猴子,依然关在笼子里,还没有进化成人;坐镇的游泳教练还是那几个,我还是那么不喜欢那个黑皮光头教练(澄清:此人绝对不曾到英国去念过硕士、博士),一点也没有因为时光的流逝而变得喜欢他多一点。

我的泳速还是低于龟速,光头教练曾经对他的学生说:“浸入水里一下子就够了,不要把气全部呼掉。你看那些人在水里久久,气都呼光了,哪里对?”

本王就是喜欢浸在水里久久,慢慢呼气,慢慢游,你这死光头教练是不是在影射我?我自己对号入座,再加上这家伙时常用一对白鸽眼扫瞄四周的泳客,所以我极度讨厌他,坚持不懈,多年不变。

当然光头教练用白鸽眼瞄人是极度令人不爽的,可是我自己瞄人就是我的自由了。我只是要看看我的包袱还在不在,可是却不由自主地被一个穿着长袖外套的女生给吸引了。她坐着开始解开外套的纽扣,一颗,两颗,三颗。。。无数颗,没完没了。我像山芭佬一样不停地看她,一眼,两眼,三眼。。。一直看,一直看。。。天,我xiao 了,第一次看人看了那么久!

纽扣终于解完了。铛!铛!铛!原来是比基尼式的泳衣。奇怪,那个不准穿比基尼泳衣的告示牌不在了吗?

看到比基尼,好奇心熄灭了。还是游泳比较好。

所以如果你不想在泳池被人家对你行注目礼,那么就一定要穿泳衣,不要用任何奇怪的物体把身体包起来!

以龟速游了一千米,东方都要吐白了,可以交差了。这么辛苦,当然要大吃一顿来慰劳自己。所以前功尽弃了!

然后在为食街看到很多灯笼,
很想买一个公鸡形的,可是一想到中秋节过后要怎样处置这个灯笼,就打退堂鼓了。买个纸制灯笼总可以收藏了吧?人家只卖一大包的,一包十个,点到你怕,烧到你的树变botak。
考量太多,太现实了,结果一个也没买。

连小朋友都没有想象力了,大人还是面对现实吧。

Wednesday, September 23, 2009

香芋

一看到这样的芋头就不由自主的买了。没看价钱,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付了天价。如果付的是天价,那么就是用天价买童年的味道了。
这是小时候祖母到处种的芋头。好像就是那样随处乱种在木薯芭里。大大的母芋附着一大堆的子芋,好像母鸡带小鸡一样。祖母说这是“鸡母芋”。

母芋一点也不好吃,主角是小小的子芋。也忘了以前是怎样把它们弄熟。连皮蒸?煮?烤?反正不用自己动手煮,只记得它的味道就可以了。
虽然祖母到处种,可是只对茅坑旁那一棵最巨大的有印象。那么可怕的茅坑,旁边长了一棵巨大的芋头,没有人敢去碰它,更没有人敢去把芋头挖出来吃。它一直在那边,一直到可怕的茅坑被铲平为止。然后就再也不曾见过、吃过这样的“鸡母芋”了。
这“鸡母芋”应该是虚有其表的其中一个最佳代表吧。芋头那么小,芋叶却那么巨大,连采来蒙头都嫌太大了。
或者芋头不这么想。反正叶子在地上,芋头在地下,让人看得见的部分够体面就可以了。
所以不只茅坑旁的芋树长得特别大,连像脾气像茅坑一样臭的人背后的芋也同样硕大无朋。

Monday, September 21, 2009

“萧郎”的话

诊所里,一群人在候诊。

马来男子穷极无聊,就指着某病到七彩的小帅哥对那凶神恶煞的母亲说:“他的嘴唇好红。”

“嗯。”

“他抽烟?”

“呃?抽烟?没。。。没有啊!”

“他的嘴唇那么红,抽烟吧?”

“没有啦!他是小孩子而已!”

“他多大?”

“十三岁。”

“十三岁?就是Form 1。诶,form 1 有抽烟了,有有,有抽烟了。”

“没有啦!”凶神恶煞的女人脸上已经一阵青一阵白了。

“可是为什么他的嘴唇那么红?”马来仔还要追根究底。

“他发烧啦!”

“哦——”

这马来仔不知道是不是嗑药了。从他的口中可以得到两个结论。

结论一:嘴唇红的人一定有抽烟
结论二:念Form 1 的人一定有抽烟

马来男子取了药后又说话了:“他好帅!”

这一句比较像人话。

总结论:这家伙是shot的。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大家还是赶快检查一下家里那些毛头们的嘴唇是不是很红,兼检查他们的身份证、学生证,看看他们是不是念form 1。如果两项都符合,他们肯定——

已经吸烟了!


Sunday, September 20, 2009

有梦的人

志勇家的草地是多功能的。

下雨时,这是一个池塘,可以放纸船。
放晴时,它原来是个高尔夫球场。八平方米大的高尔夫球场。

志勇一定是个有梦的人。

有梦的人,应该是个快乐的人。

Saturday, September 19, 2009

灵芝

死掉的树还有什么用途?
可以种灵芝。

也可以养其他菌类。


呜。。。到底要怎样把那么粗大的树干丢出去?

Friday, September 18, 2009

反正都是鸟

我要拍的是啄木鸟啦,你这老鹰干嘛吓走它,自己来抢镜头?

Wednesday, September 16, 2009

欠他的

一笔RM32的电脑学费,收了一个月还没有收齐,就差薇琳和勇顺。勇顺长期生病没来上课,不过收钱倒是没什么问题。薇琳的任何书费学费都得劳烦家长亲自送来,他们说因为她有“前科”。

其实除了薇琳有“前科”,她的父亲也有有“前科”。第一次收电脑学费、书费,也是催了很多次才终于见到他的出现。年轻貌美的母亲见得多了,第一次见到这么像毛头的父亲,还戴着一边耳环。一来就没有表情地说:“我都没有钱,我还有这么多个孩子要养。我要申请免费。”

没有钱还要生那么多孩子?要申请免费,意思就是说要其他家长帮他的孩子交学费,因为拨款就来自家教协会。既然要人家帮他的孩子交学费,还要让老师看他的黑脸?

我很想告诉他:死毛头,你的孩子是你的责任,你没有资格要别人帮你养孩子!

可是这是一个虚伪的社会,我们又要伪装得很有爱心的样子:“如果您没有钱,你可以申请免费,不过你得告诉我,我才会知道你需要。要不然我是不会自己去帮你申请的。”

他还是没有表情,脸黑黑地点头表示知道。他一走,两个刚好走来找我的六年级学生张大着口说:“什么?他是家长?这么年轻!”

第二次收费,来的是薇琳的“妈妈”。原来这个刚刚生产的妈妈是薇琳的后母。感觉上这位后母对薇琳还不错。她说因为是后母,所以也很难做人。不过这一次钱倒是交上来了。

第三次收费,催了又催。得到的答案是:“不是已经申请免费了吗?叫你的老师打电话给我!”

对,我们欠他的,我们应该要懂得读他的心,我们应该知道他要申请豁免电脑学费,虽然他没有告诉我们!



日本首相说,没有钱就不要结婚。他真是我的偶像。



变?

今天是大炮仙变天失败记一周年。
不知道是要默哀,

还是要庆祝。

所以没有黑衣白蜡烛,

也没有蛋糕烟花。

变天,是失败了?

为什么那片天,

无论怎么看,

都已经不一样了?

Monday, September 14, 2009

Monday mood

我们有优良的传统文化。冷漠的、各扫门前雪的优良传统文化。

星期六剩下一包鱼丸,剪开后来不及煮,也不知道是P老师自己收到冰箱里去,还是叫学生拿去,总之它不是在冰箱的冷冻库里就是了。

今天一到办公室,就有人问我:“冰箱里的鱼丸是不是你的?它弄到整个冰箱很臭,XX叫你把它绑起来。”

我找了一条橡皮筋,打开冰箱来看,果然很臭腥味。我把那包鱼丸绑起来,开着冰箱门一阵子,让气味消散。

心中有种被乌云笼罩的感觉。。。

一大早,XX打开冰箱,嗅到臭味,看到一包鱼丸,猜想是我的。然后就告诉YY,要YY等到我去学校问我,然后要我把那包鱼丸绑起来。

如果我请假三天,他们必须忍受那股腥味等我三天。如果我去参加三个月的课程,一个月后,大家每天就必须用脚拨开地上地蛀虫才能走到洗手盆那儿去。。。

* * * * * * *

乌云已经笼罩头顶了,躲在生活技能室还来了个疯子。叶露露拿钱来还,问我:“你们那边有没有人收购酒店的餐具?”

这个神经病,我住在这样山卡拉的地方,会有人收购酒店的餐具?不过倒是有神经病在这样的地方建酒店。我想起“河两条”那儿有一户出售酒店二手家私的住家,就提议叶露露去那里问一问。

叶露露就问我:“他们卖的是新的还是旧的?”

“小姐,人家卖的是酒店用过的二手家私!二手家私!”

叶露露说了一句哦,又继续盘问我。其实我已经很后悔把这家店的存在告诉她了。我只是经过时看到屋子外的布条而已,可是叶露露问到好像我已经是长期顾客那样,烦死了。

我说那家店就在Klinik的对面。叶露露就问:“clinic?华人的还是马来人的?”

政府的Klinik!Klinik!Klinik有分华人跟马来人的吗?

原来她以为我说的是私人诊所。唉,上天为什么要在我已经被乌云笼罩的时候派一个这样的人来折磨我?

叶露露又问了一大堆,简直把我当作是那家店的代言人。我已经要抓狂了。我是个笨蛋,我是个笨蛋,我是个笨蛋!

问完各种各样的问题后,叶露露又说:“可是你必须要去看他们卖的东西是新的还是旧的。”

叶——露——露——小——姐——

人家是卖的是酒店的二手家私!二手家私!二手的!酒店用过的!

你到底想怎样?

Sunday, September 13, 2009

环保再教育

环保?百年里会成功吗?

喜欢到Econsave去买东西,可是一想到那些看顾鸡、鱼档口的无知员工,心头就冷了一大截。当政府在考虑要把无塑料袋日增加到一周四天时,Econsave还是很有原则地不跟随。我把鱼装进自己带去的塑料袋拿去称,戏码又再次上演:“你不可以用这样的袋子,一定要用这里的袋子。”

我坚持要用自己的塑料袋,还告诉这些无知外劳,收银员可以接受,只要有条码就可以了。

他们互相用自己的语言讨论了一阵子,还是坚持说不可以,一定要用他们的袋子,还一副很聪明的样子教我,把已经装好一包包的鱼装进他们的袋子里去就可以了。

谁不知道可以这样做?我就是不要多拿一个袋子。这些笨蛋。我们相持不下,只差没大打出手。秀才遇到兵,最后我认输,每一包鱼都被装入另一个塑料袋里。

这些蠢货!幸好去另一个柜台称水果时没有再遇到这么无知的人类。

到了收银处,我跟收银员说不要袋子。她说:“唔。”前面那个刚付了钱收好货物的马来大叔正好转身跟她要多一个塑料袋。她也说:“唔。”然后她看看我的货物,笑着问我:“都用自己的袋子?为什么?”看来收银员的素质的确比称鱼的员工高一些,可惜还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这些傻瓜要自己带塑料袋去购物。

今天看到tamiya呼吁我们不要用宝丽龙餐具。我们也很不想用这些时常到处飞的东西。可是这些龙山龙海,实在不知要怎样解决。
某年学校举行义卖会,有人捐了比山还要高,各式各样的宝丽龙餐具。义卖会用不完,那些餐具只好收进储藏室、工具室、辅导室、办公室。。。一年又一年,用了又用,拍卖了又拍卖,它们还是那么多,到处都有它们的踪迹。打开壁橱,一包包掉下来;走进工具室,一堆堆倒下来堵着你的路。。。除之不尽,好像会繁殖一样。

既然已经存在了,资源也被用掉了,收着也是垃圾,变黄了、发霉了,下场也是一样进入垃圾桶,所以我们就这样一年一年的用下去,希望快快把这些千年不死的宝丽龙用掉。只希望用完之后,不会有人再送一卡车来。

Saturday, September 12, 2009

叙别会

转眼又一年,课外活动又到了尾声。依照惯例,当然是吃一顿当作叙别会。可是依照惯例,当然也不会让小朋友们茶来伸手,饭来张口,一定要折磨他们一顿,才会有东西吃。

出席的学生不多,正合我们的心意,不必为到底要在哪里摆桌而伤脑筋。把他们分为两组,一组做三文治,一组准备火锅。也不知他们到底做了什么工作,只看到P老师走出走进,好像只有他一人在做工。

单数组制作三文治,因为一时糊涂,忘了我们还有个童军室,结果在工具室找了半天也找不到那些碗碟刀叉,就索性给他们一组一颗洋葱,命令他们徒手帮洋葱剥皮,我再去找刀和镬。

找到用具回来,小朋友已经把所有的洋葱皮剥到干干净净。拿出砧板和刀来让他们自己切洋葱,他们就来抢刀。

抢不到刀的就去开罐头沙丁鱼。罐头刀是多功能剪刀变出来的,P老师学了几年,最近才学会用。小朋友们比P老师冰雪聪明多了,一教就会。

切好洋葱,开好罐头,就开煤气炉煮沙丁鱼了。忘了检查他们切好的洋葱就下了锅,看到那一条条粗壮的洋葱,已经太迟了。一些小朋友就七嘴八舌地说:“我们不吃洋葱的。”

没关系,让我们把洋葱煮软,软到大家都察觉不出它的存在为止,就能吃了。而盐这样微不足道的东西,当然就被忘掉,没买来啦。

一些小朋友去煮沙丁鱼,另一些小朋友就去为面包涂油。大家又抢刀了。幸好这一次没有人受伤。大家都很认真的在工作,老师也很忙着拍照。
涂了油,就去舀沙丁鱼。因为忘了通知大家带汤匙来,就分给他们每人一对沙爹枝,命令他们只能用沙爹枝来制作三文治。
阿玉走过来,看到学生用沙爹枝在做三文治,就一直念念有词:“这个哪里能够做?有没有汤匙?给他们用汤匙做。。。”
笨女人,如果有汤匙,大家需要用竹枝吗?我说:“这是他们今天的任务,用沙爹枝做三文治。他们是男童军,男童军!不是千金!”
事实胜于狡辩,她看到学生的确能够做出来,就说:“是咯,是咯,男童军应该能够做的。”
三文治做好了,学生就围在饭锅旁等香肠煮熟。打开来看,不知为什么会有两种颜色。学生说:“旁边的熟了,中间的还没熟。”可是到最后一锅熟了,香肠还是有两种颜色。
食物准备好了,就全送过去火锅室,学生已经排好桌椅。
三文治一下子就被扫空了。本来还以为太多了,还留着一罐沙丁鱼和一包面包没开,真对不起小朋友们的肚子。
吃完三文治,小朋友又拼命去捞香肠。
结果, 一大堆的鱼丸销不掉了。
只好打包回家吃。
现在回想起来,那些洋葱好像没洗。。。

Friday, September 11, 2009

生日礼物

又送走一棵棕榈树了。己所不欲,必施予人,当然要先骗到一个人来接收。

今天又去载馒头慧,车子都差点被那棵树坐满了。我说这棵树要给Kit。馒头慧说:“今天他生日,你送他这棵树当生日礼物?”咦,今天是911,的确是Kit的生日。我可以把树送掉,他可以得到一棵树当生日礼物,皆大欢喜!

下午Kit来认领他的树,我把他连树一起载回去。他指着草场上的两棵树跟我说:“嗱,那两棵树也是我种的。”一棵风铃木和一棵不知名的树。我有点心虚。我心目中的理想庭院是满地的珍珠草配着一排排同样的槟榔树,绝对不要掺杂其他的花草树木,然后我就把那所谓的“其他的花草树木”送给别人,让他们得到一个杂乱的庭院!

幸亏这是组屋楼下的草场,不是Kit家里的庭院。Kit下了车,把那棵棕榈树从车里拉出来,一边喃喃自语:“今天我生日,我得到一棵树。。。”

还有三块共RM0.90的蛋糕咧,还想怎样?

Thursday, September 10, 2009

什么时候才看到我们

政府要派钱,低薪高级公务员又被晾在一边了。

什么时候政府才会发现我们的存在?

Wednesday, September 9, 2009

脖子还在

早上去载馒头慧,告诉她,今天是P老师说他要结婚的日子,我的脖子快要不保了。馒头慧想想,就说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只有一次。从盘古开天辟地一直到地球毁灭为止,零九年九月九日,当然只有一次。可是有哪一天不是只有一次,永不重复的?

到了学校,我和阿田都看不到是非精。他不会是请假去结婚了吧?我摸摸脖子,有点怕了。

上课后终于看到是非精,可是太忙了,没时间问他等一下是不是要早退去结婚。

最后两节教4A班,因为UPSR考试大过天,我们无法进行活动,只好让他们做练习。做完练习就让他们做其他功课。一个学生桌上空空,什么也不做,只顾着转身跟后面的同学讲话。我在地上画了个圆圈,问他要选A坐监牢还是B做功课。他说:“当然是做功课啦!”那为什么刚才不做?他竟然跟我耸耸肩膀,不回答。然后他就自己进监牢里去。

过了一阵子,又看到另一个桌上空空的学生。因为监牢只想开一座,这个犯人也看腻了,便问他到底要不要做功课?他竟然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到底有什么冤情,需要叹那么长的气?

这一次他终于说话了:“我的书放在家里。”

唉,轮到我要叹气了。这些怪人。又不是没有嘴巴。

然后换另一个犯人来接受盘问。这个更糟糕,一句话也不回答,自己走进监牢里去站。

怪人通常都只存在于E班、F班,现在连A班都有。一定是风水有问题。

我其实根本不想让他们坐监牢,只是要吓一吓他们,让他们安静地做功课不要吵到咱们尊贵的考生而已,所以又再问这个怪人二号:“为什么不做功课?”

怪人二号继续保持缄默。这时坐在他旁边的女生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他没有铅笔。”

我噗一声笑出来。怪人真的班班有。没有铅笔,不会跟朋友借吗?

立刻就有好几个学生拿出铅笔来要借给怪人二号了。怪人二号就被释放了。我问他:“你有没有朋友?”

怪人二号点点头。那么谁是他最要好的朋友?他打算跟谁借铅笔?怪人二号指了指怪人一号。怪人一号正好转身把铅笔拿给怪人二号。

原来如此。

放学时间被考试拖延了20分钟,我们闷到结满蜘蛛网。回到办公室,没看到是非精有要结婚的迹象。可以安心回家了。

Kit还是没工开。整个农历七月没人结婚,他的漫漫长假只能在家当英英美代子。还以为会接到是非精的通知,请他去布置婚宴,同时笑纳我的首级,结果还是没机会。

我自己保管好了。

Tuesday, September 8, 2009

好为人师

进办公室,就听到有人大惊小怪地说:三十多千,哗!三十多千啊!

一听就知道是在说秀凤的日本之旅。可是还是要假装问一下。阿泰就说:“她要带一家人去日本玩,六个人共要花三十多千。”

秀凤就装出一副牙痛的样子说:“带了这个孩子,那个孩子又要跟着去,然后第三的也要去,又不能只留下最小的,只好全部都带去。三十多千咧,心痛!”

其他的人就七嘴八舌地劝导她:“要去玩就不要想那个钱,不要心痛那笔钱blahblahblah。。。”

这些笨蛋,没看清楚人家的脸上洋溢着期盼的、快乐的光芒吗?如果我告诉你们,我很心痛花了六百块钱买了六张飞机票要飞去浮罗交怡,其实就是要向你们炫耀我有六百块钱,我有本事买六张飞机票!

“你们不用开导她的啦,她只是要告诉你们,她要花三十多千带一家人去日本,不是要告诉你们她不舍得那笔钱!”

笨蛋们就转向恭喜秀凤。秀凤就一直笑眯眯,哪里有心痛的迹象?所以只有笨蛋才会自作多情地去开导无病呻吟的人。




所以温柔的刀绝对是个笨蛋。


********************************

明天九月九日了,是非精从去年开始公告天下,这天是他要结婚的日子。
如果他明天结婚,我就得切——颈项。

有点怕。

Monday, September 7, 2009

神童~

阿输要在幼稚园教电路,买不到电子元件。我从生活技能室里借了一个电路板,一个灯泡插座,一个灯泡,一个开关,一个干电池座和一些电线、螺丝、螺母回来给她。她一看,就问:“一个而已呀?”

这些元件已经可以装置一套完整的电路了,还想怎样?

阿输说需要三个灯泡,因为她要教的是三个灯泡的电路。

幼稚园就要教三个灯泡的电路!拜托,我们小学四年级才开始教咧!单是教他们装配那两个灯泡的串联、并联电路都已经很伤脑筋了,幼稚园竟然要教三个灯泡的电路?

阿输说他们的作业上是要这样教的,他们甚至已经教到宇宙了。

什么作业什么参考书,有些还不是那些阿猫阿狗之类不学无术的老师编写的!连Miss Mong这样蒙查查、教书常被投诉的人都可以写参考书,还有什么人不能写?然后大家就把那些参考书当圣经!

阿输说没办法,虽然连院长都觉得内容太深奥了,可是还是要跟着书走。

他们要的是一只只填满材料的鸭子,填得越多就是越好。

其实在幼稚园教导三个灯泡的电路或是宇宙,都还是不够的。他们应该教导热力学。我的热力学考得那么差,一定是因为没有在幼稚园学过!

Saturday, September 5, 2009

绝症电脑

听说电脑修理好了,就到黑店去取回。电脑杀手把电脑搬上车之后,我便要开车离开,结果就有人来敲车窗,说我还没有付钱。

“付什么钱?我不要付钱!”我早已经想好台词,只差没拿出扳手来。

“你拿电脑来修理,修好了就要付钱。”那看起来一副社会新鲜人模样的家伙小声的说。

“你们卖了一台这样的电脑给我,视窗一直不见,让我不停的拿来修理,还要我付钱?我不要付钱!”我还想要向他喷火呢!

“我不知道,店里的人叫我来跟你说的。”可怜的新鲜人遇到喷火恐龙,只好为自己辩护。

我想到从不曾见过他,一定是个无辜的新人,黑店卖黑心电脑给我其实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我骂错人了。可是他那个态度很讨人厌,黑店派他出来给我骂大概是上苍的旨意。

“OK,OK,我不是要骂你,我骂错人了。我要骂的是你们的店。”我凶巴巴地向他道歉。

“我也是不知道的,他们叫我来跟你说的。。。”新鲜人的态度还是那么讨人厌,注定他活该被我骂。

其实他真的是无辜的。

我决定下车,看还有谁要出来跟我收钱,让我更大声的捉来骂,好让四周围的人都认识这家黑店。

两个女店员正从店里走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要来跟我收钱的。另一个技术人员刚好从对面的店里(黑店竟然有两间店面,还用不同的名称!)走过来。我立刻叫住他。

“我的电脑的保用期到底是多久?为什么要我付钱?”我继续凶巴巴。

“一年。还在保用期内拿来修理,我们不会跟你收钱的。”他轻轻的、温和的回答我。

我的火焰没那么旺盛了。那个新鲜人还在用着不悦的眼神看着我。笨蛋新鲜人,向前辈学习啦!

“你们的电脑里没有记录的吗?我今年一月才买这台电脑,你们查不出的吗?”上次来,她们立刻就可以查出我是通过学校买的,不会查不出那一天出货的吧?

“你的电脑还在保用期内,不用付钱的,不用付钱的。”这人简直是软皮蛇,没有骨头没有刺。我的火焰继续趋向熄灭。

“我看过你很多次,你一定也见过我了吧?”难得见到技术人员的阿头,电脑永远修理不好的牢骚一定要发,发到他怕了我,帮我把电脑彻底修理好为止。

“有,有。”软皮蛇还是很温和。

“你看到我这么多次,也看到sien了对吗?你可以彻底把我的电脑修好吗?”

“我们一定会帮你把问题找出来,解决它的。”软皮蛇跟其他技术人员一样,开空头支票了。

我继续发牢骚,一心一意要把他烦死。软皮蛇不愠不火,任由我念个不停。新鲜人还是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站在一旁看我。

讲呀讲的,忽然想起那台黑心电脑还有其他的毛病忘了叫他们修理。电脑和Modem之间时常失去联系,那个电脑的开关也常常失效,无法启动。是按钮要坏了吗?

“哦,不是按钮坏了,可能是power supply 要坏了。”软皮蛇徐徐地说道。

哗,我才买几个月而已咧!这是什么鬼电脑?黑店果然卖了一台黑心电脑给我。

“这。。。我把电脑留下来给你检查好吗?”我很害怕过六天必须再送去修理的恶梦重临。

“也好。”软皮蛇还是那么不愠不火。

我向车子走去,又看到那个新鲜人还在朝我看。我又毫无诚意的向他再次道歉。这一次,他点点头后,走回店里去了。

结果那台黑心电脑又送回黑店里去了。

不知何日再见。



Thursday, September 3, 2009

不知所云的结构

终于来到地方研究第十二课,“居住地区的行政结构”。一看题目就zzzzzzzzzzZZZZZZZZ了。4I 班的学生竟然没一个缺席,唉!要如何不爆血管挨过两节?

什么是行政?什么是政府?个个有听没有懂。那么知道什么是最高元首吗?不知道。Agung知道吧?这次终于知道了。然后当然就有人说jagung了。

讲完agung的故事,要讲首相了。知道什么是首相吗?也不是很清楚。当然更加不知道现任首相是何方神圣了。

没关系,走廊上有一张海报,首相每天都在那儿笑。从来没有学生问那是什么人。解释了一大堆之后,就带整班学生去看首相。

“这位就是我们现在的首相,Datuk Sri N****。那~鸡。他是第六任首相。”为了不要荼毒学生纯洁的心灵,我当然要用很尊重的语气来称呼我们的头目,而且为了要让他们听清楚,每一句话还要重复两次。

“老师,这个是谁?”

学生对那个满脸红光的大头没什么兴趣,反而指着海报上那些蹲着挥舞小旗子的不知名小孩来品头论足。

“我不知道他们是谁。我要你看的是首相的照片。这是。。。。。。”同样的话再重复一遍。

他们点点头,好像明白了。

哈,别傻了!

“来,我问你们,这位是谁?”我指着大头问他们。

“Agung!”

“不是agung,是——”

“那~鸡!”有人用“跟他很熟”的语气喊出名字来了。

“是Datuk Seri N*****。 他的职位是——”

“第六任!第六任!”有人兴奋的喊起来。

“是首相,首相!”唉,到底有没有懂?

看完首相,回到班上。范围慢慢缩小,更加一头雾水了。什么是首长、县长?什么是彭古鲁、村长?

“简单来说,就是像学校有校长,班上有班长,组里还有组长这样啦。”

“老师,家里有ba zang!”

Tuesday, September 1, 2009

免费的碗

正在为申请出国的事情烦到半死时,红莲藕忽然问我要不要去接受挑战。她在报章上看到Shushi King 的广告:

“Shushi King 大碗面挑战
10 分钟内吃完,分毫不收!
。。。。。只要在十分钟之内把大碗内的食物全部吃完,您就不必缴付的费用。。。。。”


红莲藕一副蠢蠢欲试的样子,还要拖我一起下海。我没本事吃一碗RM38.80的面,因为我不可能在十分钟吃完那种有埋伏的面。吃不完就要付RM38.80。不过可以考虑推荐阿输或阿冰去博一搏。

“你看到吗,在十分钟之内把大碗内的食物全部吃完,您就不必缴付大碗的费用。大碗的费用!你不必付的是大碗的费用!”我拿起报纸,指给她看那几个字。

红莲藕有点不相信:“应该是不用付面的钱吧?”

我坚持要骗她骗到底:“那个碗你不用付钱,你只要付面的钱就够了!他们不向你收那个大碗的钱!”

“对hor,他们可能跟我收小碗的钱。”红莲藕终于被我点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