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31, 2009

绞尽

学校的活动忽然多如过江之鲫,有点搞不清楚谁打谁。当我还在Langkawi快活似神仙不知时日过,接到Kit的电话问我有没有出席文娱晚会时,我还跟他强调:“文娱晚会是下个星期五,下个星期五,你不要搞错日期哦!”结果就被笑了一顿。天,原来这个星期五已经是十月三十了,真是岁月如梭。

文娱晚会已经办到第三届了。这一回搞的是餐会。大家就一边“吃桌”,一边看表演。有任务在身的老师就提早吃自助餐,其他的闲人就跟购票来吃吃看看的外人一起“吃桌”。我这样的蛇当然就是其中一个吃桌子的闲人。

Kit临时反悔不肯掏出三十块钱来,可是因为把树种死了,只好来跟我拿另一棵树。阿田被他跳票,所以不停地赠送他白眼。他竟然说:“其实做‘这种吃桌’方式的文娱晚会是不能赚到多少钱的,地方已经被占掉那么多,不能增加人数了。你算看如果一桌两百多,收入才三百......”

哗,小朋友的头脑竟然想得那么深入。想想也是,这一次到底可以筹到多少钱呢?会不会劳民伤财,白做一场?

接下来还有一大堆的大型活动要办,义卖会的售票好像也很慢热。

十月和十一月就像绞汁机一样,大家就是甘蔗。。。

Thursday, October 29, 2009

增肥课程

出发前,同事说:“哦,你去参加RIMUP课程。”

我以为她们说remote control课程,所以就说:“har?什么remote课程?那是intergrasi的课程啦!”

到了Pulau Langkawi才知道,原来我真的是去参加RIMUP课程,原来马来文又增加新词汇了。RIMUP就是Rancangan Intergrasi Murid Untuk Perpaduan。

哈哈哈,政府常年实施种族歧视、种族隔离政策,然后就要我们在那四天摒除隔膜,打成一片?

换句话说,就是我去参加了四天三夜的狗屁课程啦!

出发前可能因为去游泳后又去参观小魔女的闺房而忘了祷告,结果没在巴士上找到室友。到了酒店,只好从名单上找出跟我一样没有室友的吉打州老师来配对。找到房间,只看到一个行李。出去一趟乱花钱后再回来,还是看到那个行李。传说中的室友还是没出现。
三个小时后,我们终于见面了。谢天谢地,我终于碰到一个跟我一样(高尚)不浪费电,不浪费食物的老师了!感谢佛祖、真主、上帝、玉皇大帝。

课程还没开始,我们就先去促进经济发展,买了一大堆巧克力。晚上就在鸽子一号礼堂上课。这时才知道自己没做功课,什么都不知道。

“鸽子礼堂”在酒店四楼,另一边有个奇怪的空间,有神庙,有戏台。

第二天,我们就玩、玩、玩。
第三天,又到酒店对面的国小去玩、玩、玩。学校草场的尾端居然是一条河,有个开着的铁门,学生就在那里玩水。
大家化身为小朋友,玩弹弓、老虎先生、跳飞机、zero point、过sungai racun,玩到满身臭汗,又走回酒店吃早茶,把厕所踏到满地烂泥。
因为要促进团结,所以大家就一起进行各族的传统活动,意思意思团结三四天啦。
没有人教导编制ketumpat,大家就胡乱编东西了。
华人必须以爪夷文书写自己的名字,而马来人则必须用毛笔写出自己的华文译名,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变成这样。
JU说这是华人陀螺,可是大部分的华人都没见过这种陀螺。结果就由马来人来教大家玩。
不过马来鼓就由好玩的宗教老师来教大家打。

几天里也没看到什么游客,除了我们的RIMUP,还有其他的科目课程,所以酒店里都是老师。我们除了玩,和一天吃六餐之外,当然也有“kerja lapangan”,空闲任务,还有“LDK”,latihan dalam kedai。就是乘坐货车到市区去撒钞票,买巧克力买酒买烟,为Pulau Langkawi的经济发展出一份绵力。

第四天中午离开酒店,除了一张文凭,大家什么资料也没有带回来。
下了船下了巴士,大团结又打回原形了!
当然我也买了巧克力给,不过我知道你一定没有时间来拿,所以我只好牺牲自己,帮你解决掉它。

Saturday, October 24, 2009

未知

要去闭关修行上课程了,不知会遇到什么人。会碰到失散多年的同学吗?

这次校长没叫我做“这位老师”,他叫我“诶”。他说:“诶,你要去课程吗?”

一般上,叫人家“诶”的时候应该是要一边手搭在那个“诶”的肩膀上的,可是校长没有搭我的肩膀,我猜他根本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甚至可能也不很肯定我是他学校里的老师。

我一听到那么多天的课程,心里就说不要不要,可是拼命把不要不要按住,不让它吐出来,然后就变成“好”了。

也不知道那是什么课程,连各校的名单也不要看,交给课外活动主任了。校长问我:“你打电话去找人(做室友)了吗?”我装作很潇洒地说:“随缘,不用打电话的啦!”

这样才刺激嘛。其实也是有点担心的。会不会跟另一个怪人同房呢?那个跟我同房的人真可怜,她一定是没有诚心祈祷才会跟怪人同房的。

宏宏宏说要每天去探望我,希望他说到做到。

才怪!

还是去游个泳,回来才祷告吧。

Thursday, October 22, 2009

儿童节快乐

儿童节,老师的恶梦,今年竟然过得那么开心,那么快,真有点不可思议。

到了课室门口,学生看到我就尖叫,不肯让我进去,因为他们还没准备好武器、凶器来攻击我。等他们的彩炮放完后,一进去就看到他们在黑板上画了很多个可爱的小朋友和两个老师。脸尖尖的美女旁边写着林老师,脸圆圆的丑八怪旁边写着我的名字。

我这么美你们看不见也罢了,可是圆脸跟尖脸也对调,就有点不对路了。大家的眼睛是不是被满桌子的食物塞住了?

我大声抗议他们把我画得太丑了。他们又涌到黑板前去。还以为会把圆脸丑八怪改一改,至少改尖一点,像我一点,结果他们直接就把两个姓擦掉对调,丑八怪就变成了林老师。

桌子旁边放着一大包冰块,装在桶里,不停地在滴水。原来载冰块的货车竟然驾到学校里来兜售!幸好他们没趁机敲诈学生,价钱甚至比平时还要便宜。

把大家带来的食物放好后,他们就说要唱儿童节歌。我第一次听到这首歌,因为从来不曾有学生自动说要唱。我帮他们录影时就看到心宁一个人闷闷不乐地没开口。他们唱完歌后,女生就报告说心宁很伤心。我只好去慰问心宁。她说:“我买错东西了,我以为是jelly,可是它变成水了。”到底是什么东西让她这么伤心?食物太多了,心宁也找不到那个jelly水来给我看。

我先就跟小朋友们讲耶稣,讲规则,先礼后兵。然后才让他们以自助餐的方式取食物。大家都很守规矩,没有争先恐后,没有弄倒食物,没有胡乱丢垃圾。


后来心宁终于找到她的jelly水了。原来是已经融化了的冰条。她还是耿耿于怀,我便帮她推销,立刻就被同学们一扫而空,她也破涕为笑了。

由于之前校方没像往年一样通知学生不可带气球来,他们就买了一百个气球,还带了气泵来。除了装饰课室外,还不停地泵气球,打算玩踏气球、坐气球这些可怕的游戏。

谢天谢地,他们不是打算用气球装水来丢掷同学!一会儿,小小的小朋友就不停地喊:太饱了,太饱了!然后女生就拿起地上的气球来追打男同学。大家就互相配合,轻轻地追追打打,玩得很开心。

然后逼他们休息了一下,把剩下的食物分给大家。残局不是很残,因为大家都很受规则,地上也没见到垃圾,一个垃圾袋甚至还没装满。今年的恩物是个环保袋,没再给食物,省却老师不少的麻烦。

收拾好后,大家围个圆圈,教他们玩游戏。大家玩的很投入,不停地鬼叫。很快就过了九点,一点也不像往年般度日如年。后来副校长叫大家排队到停车场去喝milo。一人一杯,喝了后大家又乖乖地排队回课室去,继续玩。

十点放监,气球没机会玩,大家意犹未尽,可是因为满载而归,大家也开开心心的。

这个儿童节,我竟然这么开心,不必骂人,应该不是做梦吧?



Tuesday, October 20, 2009

读尿片

没进入课室就看到桌上有一小滩水。小朋友念完老师早安经之后,我看到门口的推车上有一块抹布。问他们,谁弄湿老师的桌子?

按照惯例,他们一定会说:“不是我!不是我!”可是却没有人回答。

再问一次,还是没有人回答。

问第三次:谁——弄——湿——了——老——师——的——桌——子?

应该听得清清楚楚了吧?还是没有人回答。不过就看到左边那永远惊慌失措的镇宗正惊慌失措地看着右边,嘴里念念有词。原来右边的佳缘正在与他千里传音。我问佳缘说了什么,她却说没有。

我再问第四次:“谁——弄——湿——了——老——师——的——桌——子?”

这一次,镇宗微微地举起手说:“佳缘说是我弄湿的。”

“佳缘说是你弄湿的,你就相信了?”居然有这么驯良的小孩子,我在做梦吗?

“因为我刚才拿着水罐走过那边,我喝水。”

“那为什么刚才我问了那么多次,你都没回答我?”

“那时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你弄湿老师的桌子?”

“是。”

“来,你过来。”

镇宗走过来,立刻伸出手来。

“我有说过我要打你吗?”镇宗摇摇头。我再问其他学生:“你们看到镇宗弄湿老师的桌子吗?”大家都没趁机落井下石,都说没有看到。

“你弄湿桌子,我为什么要打你?你真正应该要怎么做?”

“抹干。”

“就是这么简单而已对吗?那你刚才弄湿的时候为什么不立刻把它抹掉?”

“我刚才不知道是我弄湿的。”

“现在佳缘说是你弄湿的,你就确定是你弄湿的了?”如果我跟他一样只有十岁,我就相信!

“是,我确定。因为刚才我有经过这里,我喝水。”

“拿你的水罐来,我检查看是不是破了。”

“没有破,是我喝水时弄湿的。”镇宗原地不动,肯定地说。

“你喝水的时候水喷出来弄湿老师的桌子?”

“是。”

“水喷出来,你知道的吗?”

“知道。”

“咦,也就是说,你本来就知道,这桌子是你弄湿的?”

“是,我知道的。”

“你真的本来就知道是你弄湿的?”

“是,本来就知道。”

弄湿老师的桌子,用布把它抹干就行了。这么简单,可是多难办到,一走了之比较容易!读了那么多年书,简直是读尿片!

Monday, October 19, 2009

招数

懒虫加辛欠下的功课已经堆积如山了。他在课室里每天都很忙,忙着挖书包假装找作业找簿子找课本。他有时候带大书包,有时候带小书包,更多时候两个书包一起带来学校,可是几乎每天都说忘了带应该带的书本来学校。所以他没有做作业,没有做练习,没有写生字,没有写中楷......什么都没有做。

把懒虫的小书包里的东西倒出来,只见到一堆陈年考卷、废纸和他涂鸦的簿子,没有书本没有作业也没有练习本。

懒虫把那堆垃圾塞回小书包里,第二天带个大书包来。应该有应该要有的书本了吧?还是这个没有那个没有。倒出来,有好几本上半年的课本,偏偏没有下半年的课本,还有当天不必用到的、看起来全新似乎没有用过的电脑课本、英文版的数性课本,和一大堆的涂鸦簿子。为什么电脑课本看起来那么新?因为永远放在书包里不曾拿出来,每个星期五就跟电脑老师说没有带来,然后就在电脑室里玩游戏。

再继续查,居然找到一副已经被压到扁平的眼镜!

懒虫说:“那是我妈妈的老花眼镜。是她叫我帮她收的。”

一个妈妈会叫十岁的孩子帮忙把一副没有装在盒子里的老花眼镜收在书包里?

把妈妈的老花眼镜收在书包里,真聪明。给老师一个假的电话号码,也很聪明。

Saturday, October 17, 2009

牙尖嘴利

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她只有五岁,站在门口看我们。宏宏宏摸摸她的头发,然后跟我们一起到学校去。她没有表情,呆呆地站在门口。

第二次见到她时,她已经二年级。每个星期三和星期五下午就到生活技能室外来叫阿富,然后就站在窗外看我们。还是一样没有表情,呆呆的。

我们都以为她就是那样,静静的、乖乖的、呆呆的。

再过两年,她四年级了,终于成了生活技能室里的学生之一。我们终于看到了她那静静、乖乖、呆呆的外壳下的“真面目“,其实是那么的牙尖嘴利!
现在她上中学了,长得美若天仙却不去参加选美赛,偏偏去参加辩论比赛,还成了最佳辩论员。身为她的老师,不管她参加什么比赛,我都要大力为她鼓掌,希望她再接再厉,过关斩将,一路参赛,直达宇宙辩论赛,成为宇宙无敌的辩论员!

小魔女,加油!

Tuesday, October 13, 2009

小朋友的画

今天学校举行绘画比赛,四年级的题目是“动物园一角”和“我梦想中的学校”,任选一题。全体学生参与。因为是全体参与,所以才有机会大饱眼福,看到这么可爱的图画;不必看千篇一律、像打印出来的图片:

睁着眼睛睡觉的狮子,
像鬼魂一样的鸟,
不知道为什么黑漆漆一片的动物园,
动物园里的——水怪?
小朋友说,这是马!
再看清楚一些,原来笼子里还有一“条”老虎。
动物园里也有红猫,
粉红色的兔子,
还有呃——怪物?
熊?猫?虎?豹?
可怜的狮子和可爱的河马头住得那么近。
大部分的狮子都在睡觉。各位狮子应该要检讨自己一下。
较少学生选择“我梦想的学校”为题。大家梦想中的学校都有一个共同点,
就是——没有人。

大概大家梦想中的学校就是不必去上课的学校。跟我的梦想一样。

Monday, October 12, 2009

没有没有生日会

邦彦生日那天,他的妈妈没有没有帮他做生日会,他也没有没有请我们去凑热闹,所以我们也没有没有去参加他的生日会。一时忘了他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还问他要食物还是用具当生日礼物。他竟然不会选现钱,只要用具。
因为他长了那么浓密的“胡须”,他的妈妈也不知道应该在蛋糕上插几根蜡烛。最后只好意思意思插一根蜡烛算了。蛋糕上的两辆玩具车当然是属于邦彦的,所以他的弟弟整晚“筋不直”,很欠揍。
唱了生日歌,吹了蜡烛后,那个切不断的Transformer就被刮出来放在盘里。虽然阿输信心十足的告诉大家,那片Transformer是可以吃的,可是最后大家都把它当作盘上的图案,忘了它是一片食物而把炸鸡、香肠、鱼丸之类的东西直接往它身上放。可怜的妈妈竟然乖乖地吃了这样又甜又咸的怪食物。
我和志勇帮小孩子拍照时,有个黄衣人不停地来抢镜头。不管是餐桌前,还是客厅里,几乎每一张照片都有她的倩影。我们都很想揍她。 我和志勇不约而同地买了一模一样的文件夹给邦彦,可是我买的却比志勇买的贵了三块钱。志勇想安慰我,就把那两个文件夹拿来对照,东摸西看的,说:“你买的可能比较多页数吧。”然后打开包装纸来看,又说:“咦,我买的好像比较厚咧。”阿输问他:“喂,你到底是要来安慰她,还是要打击她的?”

我要吃很多西瓜,没有空理他。他还是不死心,又研究了一会儿,说:“哦,原来一个是中国制造的,一个是本地制造的。”
那当然就是本地制造的比较贵,中国制造的比较便宜了。原来我买到的是本地制造的上等货色。真是无厘头。
吃饱后,大家都到庭院去打高尔夫球。无论我如何的努力瞄准,那颗不听话的球都还是要偏离洞口两尺远。志勇说:“你打的是hoki!”
我才想起我曾经是曲棍球队的队员。既然是全家唯一打过曲棍球的人,应该也很会打高尔夫球的,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打的球是偏离洞口最遥远的?

最后我们这些誓言旦旦要一杆入洞的大炮仙个个都灰头灰脸地回到屋子里去,继续大吃大喝,好像生日的人是我们一样。

Sunday, October 11, 2009

刀豆中毒症

阿姨种了刀豆,左看右看都不觉得那巨大的豆荚会是种蔬菜。
可是它的确可以入口。平时吃的是清炒豆荚,不见得有什么不妥。
这一次,阿姨发现了新食谱:把较成熟的豆挖出来煮汤。也不必煮太久,豆很快就熟了,味道就像花生一样。
吃了后,大家都没事。只有我中毒。晕了一天,呕又呕不出,像刚搭了快艇去浮罗交怡遇到大风浪一样。

到底是不是有毒呢?天晓得。剩下的豆只好全倒掉了。

Saturday, October 10, 2009

蘑菇发祥地

男生专用冲凉房又创新壮举了。上一次是鲍鱼刷长了两颗蘑菇,这一次是竹筒(不知道为什么要把竹筒放在冲凉房里),也长出两颗蘑菇来了。

可惜怎样看,这蘑菇都不像是那棵可以养在“香菇茶”里的香菇。或者可以尝试新的秘方。

减肥茶?长生不老药?

还是销声匿迹/毁尸灭迹粉?

Thursday, October 8, 2009

养尊处优

大家又有新花招了。这次不做酵素,要做“香菇茶”。

香菇茶虽然有茶,可是却不是用香菇做的。好像是用水把黄糖和茶包煮沸后,丢掉茶包,就用那些黄糖茶水养一棵菇。也不知那是什么蕈类,装在四方形的容器里就长成四方形,一朵就长满整个容器,还会生孩子。小菇可以采下来另外再做茶。

这么恐怖的“茶”到底有什么功效?忘了问清楚。好像又是保健、养颜等等等的。

营养已经过剩了,还要进补?效果还不知道,不过可以肯定

大家太无聊了

Wednesday, October 7, 2009

想什么?

朋友的脑袋到底在想什么?
到底是要乘,还是要加?

也不知道横式和直式的演算之间到底有什么关连。
还一边作答,一边看窗外,然后就无中生有,自己多生一个数目出来。
唉!

Monday, October 5, 2009

婚姻分配

阿特兰飞的惊人语录

“如果毕业后有婚姻分配,多好,可以省去许多烦恼。”

Sunday, October 4, 2009

结婚~昏~

天下怎么会这么乱?家里办喜事时,可以看到一点端倪。

“那些xxx、yyy、zzz呢?”

“送聘礼过去时,礼篮里的xxx、yyy、zzz他们都没有‘压’回,全拿去了。”

“要回的,他们哪里可以全收去的?”

“我们不知道。”

“哗,哪里可以全部收去,不‘压’回来?”

“可能他们不知道要回礼呢?直接跟他们讲就可以了,何必在这里猜测?”

“不会?哪里有可能不会?他们那边的人都是老头脑袋人,每个人都会的!哪里有可能不会?”

“可能他们偏偏就是那唯一不会的人呢?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他们?”

“不用讲的,们一定知道的,不可能不知道的!”

所以你要嫁女儿,你一定要先躲在女婿家里的八婆的肚子里当蛔虫,这样,他们什么都不必说,你就可以知道他们要什么了。

然后还有八婆二:

“我们给聘金三千八百八十八,他们竟然只还回八十八,其他的都收去!”

“人家要还多少钱都可以的呀!”

“可是他们还这么少,收掉那么多!”

娶个印度姑娘好了。向她要一卡车的嫁妆和聘金,不用那么心痛。


结婚,那么麻烦,八婆那么多,七嘴八舌带给你的偏偏不是祝福。。。

然后到婚宴上去看,看到是零交流的女方家长。他们也应该曾经相爱吧?难道他以前忘了把礼篮里的xxx、yyy、zzz归还女方,还是她收了聘金没回礼?

Saturday, October 3, 2009

中秋节迎亲队

中秋节是好日子,所以有人十八岁不足就急着要结婚了?

跟大队到Pinang Tunggal去迎亲。昨晚下了一场雨,乡间的小路满地泥泞。大家不知情,都跟着花车直接驾到新娘家里去,结果就像灌肠一样全都卡在羊肠小径上了。

乳臭未干的姐妹团玩新郎玩了很久,我们闷到长蜘蛛网,恨不得直接跟她们说:“不用开门了,我们回了。” 一旁是他们的燕屋,鸟叫声不绝于耳,吵到我们差点“起笑”。

四周都是农作物,闷坏了也无处可去。好不容易挨到敬茶完毕,分完红包,已经是中午了。大家连忙把车倒推出去,离开泥泞。结果还要继续等等等,等到乌云也飘来了。
幸好不久又飘走了。大家也终于等到花车出来,可以脱离灌肠行列了。
走了一小段路,就不停的看到前方冒起阵阵浓烟,道路两旁的居民都走出来看热闹。一会儿,我们就被堵住无法前进了。大家决定转回头,取道Tasek Gelugor。
新娘的父亲驾着他的骂死你,越过我们,大声说:“前面有罗里着火了!”然后就在我们前面转回头。前面的车一一离开,我们就看到路中央一辆燃烧中的罗里。
娶新娘,遇到罗里着火而被逼转道,应该下注什么号码?
今晚还有宴会,所以小朋友们昨晚就已经举行了中秋节玩火大会 。

希望今晚小魔女也跟这些小朋友一样开个玩火大会,,过个快乐的中秋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