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31, 2010

快乐小厨娘

阿富终于考完试,驾着大家指定要坐的Vios,载着妹妹小魔女来玩猴子抢球。

其实猴子抢球只是个幌子,目的是要骗小魔女来当工人,帮忙弄午餐给大家吃。所以小魔女一来到就被骗到厨房去洗手切菜搓汤圆。不过搓汤圆这么有益身心的活动,当然要多叫一个人——某自以为天下无敌的人来帮忙。所以这两人就有机会一边斗嘴一边搓汤圆。由于他们太专注于斗嘴了,所以不止工程进行得极度缓慢,连汤圆的形状也惨不忍睹。
在这两人的斗嘴声的伴奏下,我不止煮好汤圆,连蘑菇汤也煮好了。不过因为忙着偷听他们的斗嘴内容,所以忘了加入蘑菇。

蘑菇汤和汤圆吃完了,饭也煮好了,小魔女开始准备做寿司。

小魔女是有备而来的。只有醋,是到邻家去借的。

小魔女做了第一卷切好后很快就被从客厅溜过来的男生偷吃掉了。小魔女继续做第二卷。她拿起一粒包菜给我看,说:“我放了包菜。”

我问她,包菜洗过了吗?她说没有。然后就赶快拿去洗。
噢,刚才那些男生已经吃了原汁原味,没洗过的包菜做的寿司了。一定是美味可口,魅力无法挡,要不然过后他们怎么会一直走来厨房偷吃?
由于制作速度无法超越偷吃速度,所以托盘里最多只能装着四块寿司。小魔女一边做,一边呱呱叫。最后偷吃的人可能走到脚酸了,也可能是被下了禁令,托盘才总算有机会装满小魔女的成品。
然后小魔女在厨房里的十年功,一到客厅,不必三分钟就被彻底消灭,虽然有人说卖相差了一点,可是也有人问:还有吗?

然后小魔女好像不见了,无声无息的。我以为她在厨房努力读书,因为她拿出了书本。最后才发现她在后厅睡着了。而她的哥哥不但没同情她为大家准备午餐而累倒的苦劳,反而开始计划着要用什么借口不用那么快载她回家,逃离老师的魔掌...

Friday, October 29, 2010

不良风气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知谁开了先例,每年的模范生家长都会宴请老师一餐。起初是简单的一个大包,然后是一盒炸鸡,一盒椰浆饭......今年竟然演变成了自助餐。

大礼堂、小礼堂全被征用了,自助餐只好设在不准进食的图书馆。一进入图书馆,女模范生就递来一支牙刷!原来是牙医的女儿。除了请一顿自由餐,还送每位老师一支Oral B的牙刷,而牙医两夫妇就站在一旁当招待。

临教不解地问:“通常模范生会请老师吃什么?”

模范生的班主任说:“不一定,看他们的心意。”

她重复说了好几次,我忍不住插嘴:“没有限定他们一定要请客的。”

没有人要求模范生要宴请老师,我这样想——或许我以为,或许真的是这样,至少我不认为当选模范生了,家长就得破财请客。

或者说,投了他/她一票,不是为了吃一顿。

不知道谁是始作俑者,或者终有一天,街头巷尾就流传:某某华小的老师很贪吃,谁的孩子当选模范生就必须花钱请他们吃一顿...

今天这一餐只是女模范生家长请的客而已,还有男模范生的家长也一定会破财。

然后再然后,可能家长就要求神拜佛,希望他们的孩子不要当选模范生。

不知什么时候、什么人才有勇气停止这种不良(我单方面认为)风气。

Thursday, October 28, 2010

教师受难日

一年一度的教师受难日——儿童节又来临了。
小朋友兴奋异常,所以又扮鬼吓老师。年年出这招,一点创意都没有。明年教师节,老师也要考虑扮鬼吓他们了。
食物当然又异常丰富,吃不完还可以兜着走。
由于去年有惨痛的经验,所以今年老师全面禁止小朋友买一大包冰块放在课室里。如果要报销汽水,就请自己用冰桶携带冰块来。如果坚持要挑战老师的禁令,那么大家就不必庆祝儿童节了,老师会在地上画三十三个圆圈,大家在圆圈里坐监牢好了。至于食物呢,老师就全部没收,独食!
所以今年全部同学就省省地,三十三个人共享一小桶冰块吧。还可以促进感情呢!
虽然说明是儿童节,不过家长也准备了食物给老师——三个茶叶蛋。

正当老师在头痛着要如何度过这个可怕的受难日时,“红毛人”拿着一把塑料刀走来,指着一盘荔枝燕菜说:“我要吃这个,切给我!”
红毛人庆祝儿童节太高兴了,一时忘记我不是她老妈。我只好暂时充当她老妈,乖乖把燕菜切好,舀一块给她。

大家吃饱就思游戏了。玩了第一场游戏,冰淇淋来了,大家又继续吃;再接下去玩第二场,很快就接近放学时间。剩下的食物就平分,大家带回家去,老师也满载而归。

回到办公室,还有一大堆的食物等着被消灭。
至于为什么儿童节会出现muruku呢?那是因为班上有印度人。所以这是“真的的印度人”做的印度饼,不是假的。

到底小朋友在这一天吃了多少东西呢?
从咱们的“员外”的肚子形状上应该可以看出一个端倪来。

Wednesday, October 27, 2010

未来巨型装饰品

第一次见到它,我们就惊为天人,爱不释手。

第二次见到它,我们已经神魂颠倒、欲罢不能,纷纷下订单。
我们终于得到它。虽然可以预见的,它将会沦为我们家里的巨型装饰品,可是至少它目前还是我们的新玩具,怎样也要摧残一番才能平衡一下付了近四十块钱的不安心理。
虽然瑜伽老师把一大堆球推出来让我们选时,我们都抢着要紫色的,可是订购的时候却不知为什么会坚持要粉红色的。可能是要配头上的粉红色蝴蝶结。
接下来的烦恼是要如何充气。
找出娇小玲珑的手泵,尝试以小刀锯大树,或者七七四十九个小时之后,就可以得到一个大球。可是,无论用哪一个泵嘴,都无法把风送入球里去,它始终皱巴巴的,纹风不动。

结果——弟弟出动了compressor!
用compressor来帮气球打风,足以证明这个气球是很够分量的。

其实娇小玲珑的手泵并没偷懒,而是遇到愚蠢的主人——没有拔掉气孔上的塞子。
大球终于80%充气成功,剩下的20%是因为极度害怕四十大元“砰”一声爆掉而不敢继续。
虽然还没达到百分百的体积,可是大球已经比恐龙还要大了,可以开始练习瑜伽了。
还有,小魔女,我也帮你想到如何打发周末的无聊时光了——你可以来我家玩猴子抢球。

Tuesday, October 26, 2010

水彩书法家

一群小鬼又忘了写中楷。最后一篇了。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就“班法”伺候——留在课室,用颜料写好了。
从橱里拿出黑色的颜料和水彩笔,竟然就想直接把笔塞人瓶子里去沾颜料,因为“找不到色盘”。虽然那堆色盘比大饼还要大,老师一眼就看到了,他们就是不愿意看到!
最后他们决定把颜料倒在瓶盖里。书法家开始写字了。
竟然还有羞耻之心,不肯上镜头,宁愿躲到桌下去。早知如此,当初应该在家里把功课做完。
书法家的作品出炉了。
极度震撼。

Monday, October 25, 2010

性别证明

符医生,请相信我真的是女的,有图为证:
你看,我喜欢粉红色的蝴蝶结,时不时会扣一个在头上。
同时,我看鞋底时,是往后翘起脚,转身去看的。

种种迹象证明,我是女的。

你一定要相信我是女的。

要不然,我自己也不相信了...

Sunday, October 24, 2010

传说中的信托基金

突然想起有一笔传说中的钱。。。
这笔没见过面的钱,岁岁年年躺在纸张上,十多年上上落落,从不曾超越本金,一想起它,只有“血本无归”四个字可以形容。

这家银行合并了又合并,易手了又易手,名称换了又换,换到今日,即使打开报纸想要查一查亏到什么地步,也根本不知道它在哪一家公司名下。

已经两年不曾收到任何结算表,所以它的存在一直都只是个传说,如果相信它存在,它就存在——存在心里。

我想,是时候去探查真相了。

有点担心。

Saturday, October 23, 2010

空口说白话

家庭医生说很严重了,不可以继续工作,而且必须要动手术了,建议她到私人医院去,手术费约八千。

因为这个八千,她只好忍住痛死撑。她打电话给陈世美。八千其实只是陈世美一个月的薪水。陈世美时常这样向她炫耀的。

陈世美大方地说:“你想要花什么钱尽管花,我会想办法的。”

她要求陈世美汇一些钱给她,让孩子付学费。因为她已经一个星期没开工,钱也用完了。

陈世美说:“我也是,我的钱也用完了。”

然后就不了了之。

继续与情妇吃香喝辣。

妻女饿死病死其实没什么大不了。

Friday, October 22, 2010

最后冲刺

一大早就听到老师们在办公室里议论纷纷:“现在才要去做护照,明天早上就要去新加坡了...”

接下来就是一人一句:现在马上就得去做...叫家长来带去做...今天来得及做好护照吗...不可以叫别人代替吗...

虽然满头问号,可是要赶着去上课,所以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只是很奇怪谁会这么笨蛋, 明天要出发了,今天还没做护照?

到了最后一节,回到办公室,还是听到同样的的话题,不过听说护照已经去做了。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问个究竟。

原来明天凌晨就有毕业旅行团要出发前往新加坡,很多学生都做了集体护照,可是其中一位身为组长的老师昨天入院了,不能随团。

就这样,整组的学生也不能出国了。因为听说只要集体护照里的其中一人缺席,大家就无法动身了。

结果今天很多学生、家长还有副校长忙得团团转,为了赶着在今天带小朋友去做好护照。

也因为这样,我们才发现这个毕业旅行团竟然有下午班的老师随行。大家面面相觑。过后也只能摇头叹息。反正这些都是在黑箱子里头的作业方式,习惯就好了。

移民厅的电脑系统时不时就会瘫痪,听说今天也不例外。至于赶着在最后一分钟申请护照的小朋友到底能不能顺利地拿到护照呢?六年级的老师说应该是能够,因为瘫痪的电脑系统听说又恢复正常了。

这么看来,为了节省而申请集体护照,到头来可能会得不偿失。幸好有人没听我的话。

Thursday, October 21, 2010

看鞋底见性别

几个六年级的童军又跑进来玩。他们看到我在手上搽乳液,就问:“老师,这个是不是搽了就会变成女性化的?”

我随口胡扯:“是呀,你们看到我这么女性化就是因为我搽了这个东西。”

他们就说:“那一定要给维民搽,他最娘了!”维民是其中一个队长。

然后他们就开始表演维民的玉兰指给我看。
我露出不以为然的表情。

身为团长的一全说:“老师,是真的,维民真的很娘娘腔的。你看,当我们要看我们的鞋底时,我们是这样看的。”

一全把脚往面前提起来,表演看鞋底给我看。
这很自然,应该是所有的人都是这样看鞋底的。我以为。

一全放下脚,继续说:“可是维民要看鞋底时,是这样看的!”

说完就把脚往后翘起来,转身去看鞋底。
“老师,你说,哪里有男生这样看鞋底的?”

我O着嘴,啼笑皆非。原来男女是有这么大的分别的,这些小鬼竟然如此观察入微!

庆幸的是,我从中确定了,我是很娘娘腔的。

Tuesday, October 19, 2010

虚实难分

花园里忽然盛开着美丽的花,每天经过都可以看到。之前带了好几班的学生去参观花园,都不曾见到任何花朵或花蕾。有一天,它就忽然日日绽放了,那么美丽,那么奇怪。
直到有一天,带了4J班的学生到花园去,他们一眼就看到这美丽怪异的花。温文尔雅的班长问那是什么花,我胡乱地说是水仙花,东南西北花。

他们进入花园,就很高兴地到处看花,很快的就更兴奋地跑过来说:“老师,那些花是假的!”

说完还把手中的假花举起来给我看。好几个小朋友,一人摘一朵,得意洋洋,一副揭穿他人谎言的样子。

大家大笑一顿之后,又把假花插在花盆里。美丽的水仙花,东南西北花又再次盛开了。
然后我们继续寻找课本上介绍的植物。这一次玫瑰花终于开了,我不需要再向学生解释半天,因为这玫瑰花就跟课本上的一模一样。

学生又围过来看。
由于老师从没想过玫瑰花会开在根部,所以只把目光投在顶端。
可是小朋友个个娇小玲珑,看不到那么高的花,所以他们发现了新大陆——玫瑰花也是假的!
小朋友越来越觉得老师很笨,真假也分不清,所以很热心地向老师讲解:“这朵、这朵、那朵...都是假的,哈哈!”

老师虽然还不至于感到沮丧,可是却悟出一个道理——假货处处有。

Monday, October 18, 2010

道歉

周会过后,教务主任请所有的老师留在礼堂。大家面面相觑,从来只有学生被训令留下来,今天轮到老师。

气氛有些凝重,学生可能也感觉到了,所以竟然能够在无声无息的情况下走出礼堂。学生都走了,校长开始把四周的门关起来。气氛越来越诡异。校长示意我们把椅子拉到礼堂中央,坐下来。我们自然而然就围成了一个半圆圈。

校长却把我们晾在那边,走到圆圈外跟两个陌生人讲话。这是我们才发现礼堂里有外人。

我们等了很久,校长才带了其中一个女人走到圆圈中央来。洪EG不知何时也跟他们站在一起。

这时,我们心里开始有个谱。

洪EG又把人家的孩子当沙包来打了。

家长原本要把事情闹大,可是校长以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了她,最后就是接受洪EG的闭门道歉。

校长婉转地、罗哩罗嗦地讲了一大堆道理后,洪EG拿了一个信封交给那位家长,点个头,也没听到他道歉,然后就这样结束。

那位家长看起来并不是很满意这样的方式,可是看起来又很无奈。

如果我是她,我想我也很无奈...

校长又讲了一大堆话,希望我们不要对那个学生“另眼相看”。

然后我们静静地离开礼堂。

一而再,再而三的犯,最后,最严重也只是闭门道歉而已...

Sunday, October 17, 2010

简单的面

昨天在Apex Coffee吃了很好吃的tom yam面,所以今天有点想念,看到粿条汤的摊子也卖tom yam面,就打包了。

这摊子其实包山包海,除了粿条汤,还有炒饭。大婶炒好了饭之后,就拿出塑料袋来,再打开一个玻璃瓶。

我认得这个玻璃瓶,我的冰箱里也有一个,里头装的tom yam酱。
大婶从玻璃瓶里舀了一汤匙的tom yam酱放进塑料袋里。我开始后悔。

大婶先烫了面,然后从大锅里舀出淋粿条的汤来,装进塑料袋里。一包tom yam汤面就这样完成了,RM3.00。

我想我不应该有非分要求,昨天吃的是RM7.50一碗的面,店里阴暗浪漫,店员年轻貌美...
今天买的是半价以下的货色,要有什么要求?其实只要你相信它是tom yam面,它就是tom yam面了。

如果是教小朋友写作文,那么结尾就是——

制作东炎面非常简单,大家一起来动手吧!

Saturday, October 16, 2010

圆满

今年的课外活动终于又来到尾声了。耶!

去到学校,我们要用的三间课室如往常般紧锁着。自从老校工病倒,换了人之后,月月有活动,月月不开门,只好又去请校工——“我输”来开。

“我输”黑着一张脸,心不甘情不愿地来开了门。

如果大家遇到蛇和印度人,其实是不必考虑那么多的...

大部分的学生都参加了步操比赛。刚要开始,就下起雨来。学生一听说要在雨中进行比赛,就来恐吓我:“老师,如果我们病倒了,就是因为在雨中步操。”

我只好去请守卫开礼堂大门。学生就到礼堂去比赛。什么都不会的嘉恩就被我点到礼堂去当评判之一。
我们的团长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压力,虽然他口中那个给他压力的人就在他的面前。反而是应该给人压力的人觉得嘉恩的存在是一种压力。

真是压力处处有...

被队长淘汰出来的小朋友就到课室来帮老师,制作三文治或搓汤圆。

等到步操比赛完毕,三文治做好了,汤圆也煮好了,大家就开动。
由于是九月初九,很多学生都吃素,他们便来问:“老师,我可以吃吗?”

对于这样的老师来说,除了桌子之外,所有背朝天的东西都可以吃,还有什么是不可以吃的?我就胡乱地说:“可以可以,汤圆可以吃的。”

其实小朋友应该是不喜欢吃汤圆的,可是汤圆里的冰块正可以给他们解渴,所以他们就挤破头去抢,一个抢不到的还哭了起来。

所有的食物吃完了,放学钟声也响了,小朋友可以拍拍屁股一走了之了。团长走过来说:“老师,你再办活动让我们来参加啦!”

因为很开心...

活动圆满结束,这么开心,我想应该要感谢我家的小猫,

团长,

童军老师,
还有我的男朋友。

Friday, October 15, 2010

人体内的微积分学

牙石被忽视会变成什么?
会成为一门深奥的学问——微积分学。

这是六年级精英班的学生研究出来,并且展示在牙齿保健展的告示板上的。
真幽默。大概是用谷歌翻译的,就像某法庭翻译员一样。

Thursday, October 14, 2010

香水有毒

学生陆续走进来,突然一阵香水味扑鼻而来。

我一阵晕眩,继续低着头,希望气味赶快消散。学生应该是不会搽这么浓的香水来学校上课的,虽然有时候会偷偷搽一点。

香味继续盘旋不去,我快要呕了。

“到底谁搽香水?”我想要请他出去沐浴更衣了。

“紫晴的妈妈走过。”学生七嘴八舌地回答。

走过?只是走过?走过就传来那么浓的香水味?我怀疑她还潜伏在生活技能室里。

“刚才紫晴的妈妈进来是吗?”我刚才一直低着头,家长很有可能溜进来又溜出去了。

学生肯定地说:“没有,她只是走过而已。”

我看看紫晴,平时总笑眯眯的她红着眼,一副哭过的样子,没有表情。

“紫晴,你哭过是吗?有人欺负你了?”我以为她的妈妈来学校帮她出头。

紫晴摇摇头,没有说话。不过其他学生帮她说了:“她刚才哭了,因为她的妈妈来看她。”

我八卦地问紫晴:“你的爸爸妈妈没住在一起吗?”

她点点头。原来是父母离婚了。紫晴跟祖父一起住,她很想念妈妈。

坐在紫晴对面的小鬼一听人家的父母离婚了,就问:“你的爸爸妈妈为什么会离婚?”

紫晴耸耸肩。我问那个小八公:“人家为什么离婚关你什么事?”

小八公说:“她一定会看到的嘛。”

小八公大概想象人家的父母离婚前刀光剑影,碗碟满天飞,小朋友就躲在桌子下发抖。

我不让他继续问下去,转对紫晴说,下次如果她的妈妈要来学校看她,请不要搽那么浓的香水,老师过敏,会晕一天。

紫晴点点头。

我们去游花园时,学生又来八卦了:“老师,紫晴的妈妈一瓶香水只够用两个星期,如果买小瓶的,一个星期就用完了。”

他们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瓶子的大小。大概是50毫升吧。

紫晴微笑默认。

我又觉得一阵晕眩。

Wednesday, October 13, 2010

恐怖武器

“你的学生吐口水在我的窗。”监考完毕,回到办公室,秀经过我身边,一边走,一边说。

“他刚才走过我的班,骂我班上的一个学生,不知道什么什么豪,然后他就吐口水在窗上。”

不会是跛豪吧?我问清楚一点:“你确定那是我班上的学生?”

“是,我已经叫他来,讲他了,可是刚才他们考试,我不能做什么。”

刚才我不是在班上监考吗?我的学生竟然溜出去吐口水。

“他吐了很多口水,那个窗都是他的口水。”

“哗,新式武器!”我幻想着一个小鬼对着一扇窗连续吐口水的画面。有点恶心。

“现在我要去叫他来把窗抹干净。”秀说完就匆匆走了,留下我哭笑不得。

不知道是谁,明天可能要叫他表演吐口水连环十八式...

Monday, October 11, 2010

不明佳节

考卷上写着:

“......我们最近庆祝了一个传统佳节,我们开鬼戏来看。很可怕,我害怕得哭了,妈妈安慰我......后我们就烤三条鸡肉来吃。烤鸡肉真好吃,吃了口里还留着香味......”

作文的考试题目是:你和家人刚庆祝了一个传统佳节,写一封信给在外地的哥哥,告诉他你们庆祝的过程。

学生没有写出到底庆祝了哪一个节日,老师只好自己研究,挤出分数来给他。

我们研究了很久,还是想不出我们到底有哪一个传统佳节是以“看鬼戏”和“考三条鸡肉”的方式来庆祝的。

清明节?中元节?中秋节?重阳节?

儿童节?

到底有没有这样庆祝的传统节日?很难打分咧...

Sunday, October 10, 2010

鱼骨云

不是我,

那“条”云,

真的不是我搞砸的...

Saturday, October 9, 2010

话少话好

印裔守卫很空闲,很无聊,很喜欢跟我们讲话,讲很多废话。我们很忙、很烦,很怕他跟我们讲话。

带学生去花园,他们就爬到花台去采“樱桃”。
其实我不是要带他们去采樱桃,而是要种一排长春花。每个小朋友都有一把铲子,大家必须自己挖洞种花。娇生惯养的小朋友,不管男女都说:“地上很硬,很难挖。”

地上的确很硬,可是大部分的小朋友最后也是能够挖出一个个的洞来,把花苗种好。


守卫来了。


其实不管我哪一天,带哪一班的学生,到哪一个地方去进行活动,守卫都会走来巡视的。


他看到还在努力挖洞的学生,就念念有词地说:“应该要先浇水才挖的。”


门外汉绝对会这么说。我摇摇头。浇了水才挖洞?如果这样做,我和学生就有借口不用上下一堂课了。


学生继续寻找适合的地方挖洞。守卫又走过来说:“你一定要先浇水,这样才能够挖的。”


用嘴巴讲是小朋友的擅长,原来也是他的擅长。我很想请他先试试看,可是在太阳底下挖了那么多个洞实在很累,我又摇摇头。


花种完了,学生就排队准备回到生活技能室。守卫又来了,又念念有词:“应该先浇水才挖洞的。”

我不理他,带了学生回到生活技能室。守卫又跟着来了。他继续说:“应该要先浇水的...”

我继续保持缄默。

学生去洗手,我在花树下摩擦鞋子,想要把鞋底的烂泥刮出来。守卫看到了,又有意见了:“老师,你应该在这里做,不要在那边做...”

他的意思是,我必须在走廊上把鞋底的烂泥刮出来,不应该把烂泥刮在花树下。

的确是个很有公德心的好守卫!

我完全不要理他了。

可惜他看不懂中文,要不然我可以指着走廊上挂着的的牌子给他看,让他明白我的心:

话多不如话少

话少不如话好

Friday, October 8, 2010

先下手为强

今天得到一个教训

吃东西时,不可以把最喜欢的留最后

它会从碗里跳出来,掉到地上去

你只能目送它的离去

Thursday, October 7, 2010

同性相吸

我的未来生意伙伴XX(他说不可以写名字,我们必须自己对号入座)越来越帅,帅到连男生也神魂颠倒,以致他必须撒谎胡扯,结果就连老师也被扯进去了,所以阿田就接到这样的电话:

~老师,XX要跟你们一起去泰国是吗?我也要去~

~我跟他的关系不寻常的~

~他是我的~

所以我就接到摸不着头脑的阿田的电话:“你有带XX去泰国是吗?”

这是我没听过的消息。所以这世上又增加了一个摸不着头脑的人。

幸好XX自己送上门来为我们解开这个谜团。

XX只知道那个仰慕者叫A粒,不是B粒,是他去打工时认识的朋友,其他的一概不知,不止不知道A粒的中文名字,甚至也不知道他们曾经念同一所小学。根据XX的说法是:“他娘娘腔的,神神秘秘的...”

A粒很喜欢XX原来是很明显的。他喜欢说:XX是我的。

我立刻认定是XX自己向人家发送讯息,才会引来狂蜂浪蝶。

XX当然否认,然后就泄气地拍了桌子说:“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原来在NS的时候,理光头,一点也不帅的XX已经发功了。有个男生经常偷偷溜过去帮他整理床铺,还在他睡午觉的时候含情脉脉地凝视着他。

含情脉脉是我自己想象的。

当XX忍不住,要求仰慕者1号不要再帮他整理床铺的时候,对方竟然哭到花容失色,水长流,还断断续续地说出狠话来:“...我会杀了你!”

结果轮到XX花容失色,只好寻求其他营员的保护。幸好最后“杀了你”这样的惨剧并没有发生,XX完整无缺地回来了,头发慢慢长出来了,皮肤越来越白了,脸上的肉越来越多了。

XX增肥前长得有点明道,增肥后越来越像——

他哥哥。

咦?

帅的版本。

老师很好奇:“那你是不是——”

XX当然说不是,即使我还没有说完。

“不如你就把A粒介绍给你哥哥啦,反正你们长得那么相像。”

老师绝对不会有好介绍的。

XX说:“他说他看过我哥哥。”

就是说A粒已经看过XX的哥哥,不过还是喜欢XX而已。

XX为了拒绝A粒的邀请,就胡扯了他“要跟老师一起去泰国”的谎言。

阿田可能会有一阵子很忙了。

共勉之




Wednesday, October 6, 2010

苦中作乐

虽然最后有点失望,

可是等待的过程已经充满了欢愉,

何必对结果耿耿于怀呢?



只好这样安慰自己。

Monday, October 4, 2010

我没教你迷信哦~

今天让老师来教大家如何把小杯变成大杯。
当然我们的最终目的并不是要把杯子变大而已,我们要的是杯里的内容也跟着变多。
如果双倍大还不够,就变三倍大吧!

你可能需要烧香。不过不要像熊猫一样的烧香法,那是犯法的。
你必须用人类的烧香法,烧一大把香,双手捧着,向着天空念念有词。
至于是否浪费资源或污染空气,那不在我们今天要讨论的范围内。我们就暂时不用理会。
然后记得要念大杯咒!然后你就可以得到一大杯的水.......
.
.
.

不要对号入座哦,我可没大声笑~

反而有点想哭的感觉......

佛教是这样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