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23, 2010

快乐修行

小魔女率先飞走了,太俊应该也飞走了,
乖巧的洛神花也开了,
赶得及让主人在出门前看到盛开的花朵,就当作是个好预兆。

回来时,应该刚好可以收割果子了。
希望回来时,有更好的消息~

Monday, November 22, 2010

快乐飞行

小魔女又要出国了,所以我趁着她收拾行李时,偷抄她的文章过来。

“每一次出国前都会变得很伤心。。我想我又胡思乱想了

因为啊,搭飞机本来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我的脑海里就想说

看风景,吃飞机餐等等。。。慢慢的我又想到说

万一有突发状况?万一坠机?这样的事情。。

所以。。。。才变成这样,似乎要跟你们作永久的道别。。

但是每一次我又顺顺利利的回来啦~~~那的确是一件开心的事”


搭飞机是一件快乐的事——唔,我必须说服自己,我会跟小魔女一样快乐的,真的,真的!

小魔女说:“飞机餐很好吃,不过有些老师说很难吃。”

我...我不是那个“有些老师”,那么我有信心说服自己,搭飞机很快乐因为飞机餐很好吃。

不过...不过...

要骗自己,难度有点高。


冷漠,其实是锋利无比的刀
可能需要有一双敏锐的眼
才会看到划过的伤痕
所以
你以为
没有人受伤

Sunday, November 21, 2010

紫色蛇的由来

小猫的真正的主人问:“如果我们看到蛇和猫在‘对凶’,我们应该怎么做?”
呃——我们应该快点走开,让蛇和猫自己去解决这个问题。

小猫的主人当然不会这么冷血无情,又继续追问:“我们可不可以快点走过去把猫抱走?”

呃——根据蛇园园主的说法是:蛇只对移动中的物体有反应。如果我们快步走过去抱小猫,大概就是快速让蛇开始进行攻击了,到时就人猫俱伤。

我们还是快点自顾自地逃走,让蛇跟猫自己去决斗好了。
猫主人穷追不舍:“哪里可以这样的?我们不能帮到小猫吗?”

呃——或者我们可以用石头丢蛇,把蛇吓跑。

猫主人终于满意了:“嗯,这样蛇就变成紫色了。”

啊?

猫主人解释:“蛇被石头丢中,黑青了,所以就变成紫色了。”
啊?

Saturday, November 20, 2010

木木鱼

有一天,忽然想起,除了两只小猫,其实我还有一个宠物——一条坚韧不死的鱼。这条鱼怎么会变成这样孤苦伶仃,这么可怜呢?其实它原本家庭美满,兄弟姐妹众多,一直到有一天,来了个小魔女。

小魔女人美心善,看到一缸的鱼,毫不吝啬地一次过给鱼儿们喂食了一年的粮食,结果鱼儿们快活得个个当了神仙。最后就只剩下这只坚强的鱼。

这一天,我忽然想起了这条鱼,于是良心发现地为它洗了鱼缸,换了水。
洗鱼缸、刷石头其实是很无聊的,所以就一边洗刷一边胡思乱想了。小猫有名字,小鱼是不是也应该取个名字呢?

某人对这条鱼有点意见,根据他的说法是:“你的鱼麻麻的。”

就是说,我的鱼呆呆的,笨笨的,傻傻的。

那么这条呆呆的,笨笨的,傻傻的鱼,到底应该叫什么名字?我无法决定。
鱼缸洗干净后,大家终于又发现鱼儿的存在了。航航忽然问:“我们的鱼有没有名字?”

呃——有人批评它麻麻的,不如就叫它ba ba 好了。

可是“ba ba” 叫起来好像在叫爸爸一样,这条鱼这么麻木,一定不知道我们在叫它,换个名字好了。

最后,大家一致决定,就叫它木木。所以现在我们有皮皮、绵绵和木木,三个宠物了。

至于木木本身喜不喜欢这个名字,就要看看下次它见到那批评它麻麻,以致它被取了这么一个名字的人的时候,会不会向他吐口水,才能下定论了。

Friday, November 19, 2010

蛇寻亲之旅

严重警告这里到处是蛇,极度恶心~

蒙查查参加了槟城一日游,或称神秘之旅,因为大家都不知道将要到哪里去。结果第一站竟然是蛇庙。
看了神像前的懒蛇之后,大家就到一旁去看蟒蛇。里头的职员让小朋友碰触蟒蛇,并极力诱骗小朋友与蛇一起拍照。幸好小朋友个个胆小如鼠,一边喊一边跑,才不至于高高兴兴拍了照时候才发现必须掏出十块钱来赎身,脱离蛇口。
摸蛇摸够了,大家就到后院去。传说中,这里到处都有蛇,大家就杯弓蛇影。最后很失望的,只找到四条懒洋洋的蛇。

看了蛇,大家就开始找厕所。
如果从另一个方向来,就会发现——蛇的厕所?厕所里有蛇?厕所里有蛇园?厕所是蛇园?蛇园里才有厕所?
原来厕所附近还有一个收费入门的蛇园。由于我们人数众多,老板又刚好在场,结果大家就以优惠价进入蛇园看蛇。
这样近距离看蛇,大家又爱又怕,一边看就一边喊。
看完红橙黄绿黑白蛇,
才终于看到眼镜蛇。这眼镜蛇看到紫色的同类,非常兴奋地摆好甫士给我拍照。

遗憾的是,寻寻觅觅,落足眼力都无法找到其他紫色的蛇。

而以下
这两个,绝对不是蛇!
除了蛇,里头还有乌龟、猴子和兔子。
最后,蛇园老板在小朋友面前亲吻了king cobra。小朋友鬼叫连连。
看完表演,走出蛇园,看到门口的蛇酒。噁!可能是不让老板亲吻的下场——

Wednesday, November 17, 2010

无聊蘑菇汤

我知道你很无聊,所以今天我就来教你煮蘑菇汤。
你当然不必到森林里去采蘑菇,以免采到有毒的梦幻蘑菇还遇到紫色的眼镜蛇,雪上加霜。你要做的只是去厨房里翻箱倒柜,看看有没有罐头蘑菇就可以了。万一没有蘑菇,你就把你的汤改名为马铃薯汤。
不过你要必须找到至少一个洋葱。记得剥掉外面那层皮。
同时你绝对必须找到一些马铃薯,喜欢用多少粒就随便用多少粒。我不会知道的。
马铃薯一定要削皮哦,泥土不大好吃的。马铃薯和洋葱洗干净后,就随便乱切。切薄一点可以省煤气。
热了锅后,就随便切一块牛油放进锅里去。
然后就把洋葱炒香,再加入马铃薯胡乱炒一通,加水、加盐、加酱油,关盖,由得它去滚。要滚多久随便,因为我也不确定。这时你可以先去弹钢琴。弹完你唯一懂的三首曲子之后,锅里的材料也应该熟了。

至于蘑菇和鸡精快要什么时候才加入呢?我猜是随便你喜欢的啦!既然刚才忘了放,那么现在就是时候了。加入蘑菇和鸡精快之后,再让它们滚一会儿,就可以熄火了。
这些材料再随便搅几回,大概就没那么烫了,可以装入搅拌机加水去搅拌了。不过蘑菇应该是要先捞起来,以免消失在搅拌机里头。
搅拌后,马铃薯和洋葱都不见了,只看到一堆无以名状的羹,好像还发了酵,变多了。
至于蘑菇到底要怎样处置,当然就是随便你。你可以乱刀剁碎、放入搅拌机搅碎,也可以细心切片。切片比较可以证明你煮的这锅羹是蘑菇汤。不过我喜欢吃整粒的蘑菇,如果你打算煮蘑菇汤给我吃,请加入原粒蘑菇。谢谢。
搅拌后的稠羹又得随便加些鲜奶,如果太稠就必须加水再煮滚。如果你翻箱倒柜后发现家里有胡椒粉,那么就撒一些进去吧!不过你要先确定风向,以免胡椒粉没撒入蘑菇汤里,却撒到你的眼里。

你可以随便动手了。

Monday, November 15, 2010

无聊之至

干什么?
无聊!
真无聊!
有完没完?
摇头。。。
点头。。。
咦,头呢?
噢,头还在。
这人真是无聊!

是呀,今天就只有我没上班,我跟你们一样无聊,你吹呀?

Sunday, November 14, 2010

肥婆在往学校途中被警察撞了车尾。六个骑摩托车的警察立刻一拥而上,吓得肥婆不敢下车,像逃犯一样逃离现场,把车驾入学校里。

凶神恶煞的警察追到学校,一口咬定是肥婆撞他,错在肥婆,还在家长和校长面前指着佩枪对肥婆说:“我有这个的。”

就是恐吓肥婆,非要她吃死猫不可。

肥婆是直走的,警察是开着摩托车从旁边转出来的。肥婆是提早一个多小时来上班的,警察是已经迟到冲着去上班的。警察把肥婆的车后灯撞烂了,轮胎也撞破了,然后说是肥婆撞到他,因为肥婆没有开讯号灯。

警察不知道自己撞到的并不是善类。如果被撞的是无知师奶,他们就可以发一笔小财。

既然已经出动到恐吓的手段了,校长建议去报警。结果大家只好到附近的警局——也就是六位匪类警察的警局去。

结果恶人先告状的匪警只好在局长面前向肥婆道歉,不留记录。

匪警没发财,薪水微薄,没能力赔偿肥婆的损失。

可怜的肥婆只好自叹倒霉。

Thursday, November 11, 2010

钱多了

在银行遇到公仔,他小声叫我的名字。我瞪他,跟他说他不可以叫我的名字。

他说:“不叫名字,叫什么?叫老姨?”

真是猪头。你老妈的表妹当然是你表姨,连这个也不懂,真需要再教育。

然后他问我,为什么他新居入伙的时候我没去。我哪里知道他什么时候换新屋子?原本他还在担心明年的同学会来不及在他的新屋子里举行。

他说:“我有请你的家人啊,你的爸爸没来,可是你的妹妹和你的那个——那个——妈妈有来。”

真没礼貌。舅公舅婆都不会叫。

我说没有人告诉我,所以我什么都不知道。

他说:“没关系,下次我娶小老婆的时候你记得要来。”

我叫他不必请我,我不认识他。

这时轮到我,我走到客户服务柜台去。公仔也刚好到旁边的柜台来。我发现柜台的职员好像跟他很熟。为了拯救小妹妹不堕入火坑,我就趁着职员在打电话时问公仔:“你现在有几个小老婆了?”

他说三四个而已。

真实情况可能是3 X 4个。我白了他一眼,露出鄙视的表情。他得意地笑着站起来走开。

这些猥琐男人,在同学会时,常有意无意地暗示着自己时常逢场作戏;嘴里长着獠牙老爱批评女同学,大概就是因为口袋里太多钱了。

明年的同学会,我可能会牙痛、肚子痛、头发痛.....

Wednesday, November 10, 2010

迎接部落时代


当谣言开始飘呀飘~

~因为国阵赢了补选,所以学校可以提早放假~

虽然提早放假是很开心的事,

可是听起来就像回到了部落时代,

酋长就是王法,

酋长开心了,要放假就放假,

政治与教育是混沌不清的,

毫无系统可言~

而谣言

终于成真!

部落时代果然正一步一步靠近了。

Tuesday, November 9, 2010

小猫

新家庭成员——两只小猫。
过动儿皮皮。因为太调皮了,所以就叫皮皮。
软绵绵的绵绵。因为患上骨痛热症而软绵绵。
可能会死掉。

因为被爱心爆棚的主人强迫吃了不明草药。

Monday, November 8, 2010

蛇之修行~勿洞

为了变成巨蟒,又去修行了。
这一次的修行地:泰国勿洞。幸好不是合艾。

第一站,博物馆。吃了闭门羹。
来到市区,导游先介绍邮筒。巨大的邮筒竟然也可以成为个地标。
在热水湖餐厅吃了午餐,就乘坐卡车到第一友谊村去参观马共的地道。坐卡车就像挤沙丁鱼一样,人人十分亲密。两位导游都是前马共份子,对自己的过往十分自豪。这看起来像茅厕一样的地方,就是马共份子结婚用的新房。
钻完地道,又乘卡车回到热水湖,从巴士上搬下行李来,再乘卡车到万花园友谊村去。沙丁鱼加上了行李,这一次大家更加亲密,路途也更加遥远了。摇摇晃晃爬山涉水不知过了多少时间,终于抵达万花园友谊村。
度假屋有独立的和聚居的。
副校长分配房间时说,年轻的要住比较远的。托我的队员所害,我们就派到最远的房间去。而明年就退休的副校长自己则选最远的一间——我们的隔壁。害我白白高兴一场。
导游说:“你们就住在湖边。”找了老半天,终于看到房间前面的“湖”。
各个房间之间很“亲切”,不管你在做什么,隔壁都会听到。

来到这里就像来到金马伦一样,到处都是花。放好行李,我们就到后方去拍照、拍照、拍照。

这里的花苗好像很怕黑,所以晚上花圃必须开灯。这是某高人的看法。
吃了晚餐,大家就留在饭厅唱K。导游特别强调:你们在马来西亚唱一首歌一块钱,这里唱多少首都不用钱!

重点是,听歌也不用钱,所以大家就热烈捧场了。
第二天,吃了早餐又乘坐卡车摇摇晃晃下山了。这两天大家一直在进行近距离接触,上山时还没那么亲密,下山时大家不断地、不由自主地一窝蜂地往前滑去。这时我更加肯定最后一个上车是绝对正确的——车尾有极大的空间。
下了山,告别了卡车,大家就到热水湖去泡脚。同时,也有当地人在进行泡泡浴...
下一站是林姑娘庙和佛祖舍利塔。
大家很努力地许了愿,把硬币往佛像的手中抛去,难度很高,有点像把钱丢给佛祖。
大家在林姑娘庙排队捐款施棺。负责人给了我们收据,要我们必须立刻烧掉,因为这样“他们才能够收到”。

???
最后一个景点竟然是大学。老师真奇怪,路过人家的大学,就要求去参观。第一天不行,第二天再来,终于愿望达成。

由于旅途开心,结果忘了进化成巨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