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8, 2011

扼杀

放学后匆匆赶到假牙中学去呈交童军的注册费,却刚好碰到他们的放学时间,与涌出来的学生逆道而行,差点就被他们挤进大水沟里去。

一些学生看到我,很惊讶地叫我,又很高兴地跟我挥手打招呼。我也很高兴地跟他们挥手,其实我根本认不出他们是谁。不管男女,个个大了十八变,甚至七十二变,要认出他们来,实在很费功夫。

终于挤进学校,走到教师办公室。其实想到要去见那位球形一样、态度冷漠的persuruhan jaya,心里原本是有点不大舒服的。谁知他一看到我就很热情地叫住我,跟以往的嘴脸完全不一样。他的办公室里坐着一个学生,看到我就叫我。幸好这个学生才刚刚上中学,我还认得他。

球形人一看我认识这个学生,就说:“噢,你认识这个学生,太好了。你看,他刚刚被选去参加培训课程,或者你们可以帮他。”

我以为我可以帮他翻译那封信的内容。原来不是。球形人担心那个学生无法去参加培训课程。球形人忘了我只是一个要来交注册费和报名费的路人甲老师,竟然无厘头地把那封信的内容念了几次给我听。那个田径的培训课程由2月28日开始至3月12日在槟岛进行,时间从早上八点至晚上十点。

我听到2月28日,以为听错了。球形人说没错,就是今天开始。而那封信看起来好像是才收到的样子。果然boleh。幸好我们已经见怪不怪,临危不乱了。不过那个学生的家长应该会阵脚大乱。

球形人拿出一份名单,告诉我说我的学校的某某学生也被选去参加这个课程。我就随口说:“这样他们的家长可以轮流载送他们去课程。”

球形人也有这个意思。那个学生问我:“这样我就不用来学校上课了是吗?”我说是。他露出开心的笑容,只差没说:yes! yes! yes!

球形人跟我“商量”了一阵子之后,就进进出出忙着去办理有关的文件,把我晾在他的办公室。我趁机数好钞票,他进来后,我就快快把钱和表格推过去给他。然后他就忘了那个学生,没再无厘头地跟我讨论那件事了。

离开了假牙中学,我才开始想到——那个学生的家长会不会一开口就说:“什么鬼课程,要去那么多天,还要每天去到三更半夜?我哪里有时间载你去?不用去了!”

华人通常不都是这样对孩子说的吗?如果我就是那个家长,我...我想我也会这样说。

然后一个孩子的潜能就被杀死了。

Saturday, February 26, 2011

那些蚊子...

跟她们一起出去吃饭,真没瘾...

盛饭时,她们要求饭少一点,我也跟风,胖嘟嘟的老板娘还是要多盛一些给我,然后还要问:“这么少够吃咩?”

拿了饭菜,一起去付钱的时候,才发现她们的饭菜只占盘子面积的五分之一,我的饭菜却盖满整个盘子,简直看不出那个盘子的本来面目。

就是说,她们的饭菜只是地面上的小土堆,
我的却是一座大山!
我已经觉得有点丢脸了,老板娘一看就笑着对我说:“哗,老师,这么丰富啊?”

真是的,我不是每一次都这样吃掉一座山的吗?为什么今天才来讽刺我?

我真后悔跟这些蚊子胃的女人一起出来吃饭。

我把一座山的饭菜放在桌上,跟她们的小土堆更加形成强烈的对比。我埋怨她们:“吃这么一点点,不如不要吃!你们应该要跟我吃一样多!”

蚊子胃女人笑着说:“不要紧啦,你比我苗条,可以吃这么多。”

我开始语无伦次:“你要吃多多才会苗条的!”

她们不肯上当。我想我以后不要跟她们一起出去吃饭了,免得下一次老板娘问我:“哗,老师,你多久没吃过饭了?”

Thursday, February 24, 2011

大胃王

在学校吃了第二次的早餐,教了几堂课,肚子又饿了。走回办公室,一边想着要到哪里去觅食。肚子就越来越饿。看到宝宝在改簿子,就随口问她:“你会饿吗?”

她说不会。我很好奇,她的早餐好像在我吃第二餐之前就已经解决了,为什么我这么饿,她却不会饿?

宝宝拿起一罐酸梅给我看,说:“有时候我还得吃这些来帮助消化,要不然我放学回去也吃不下饭。”

吃不下?我...我简直从来不曾体验过。所有出现在我面前的食物根本没机会逃出我的掌心,我永远都很饿,有时候还饿到冒星星,她竟然还需要吃酸梅来帮助消化,以免没胃口吃下一餐!

这时,我简直把宝宝当作我的偶像,想向她学习不饿之道。

可是...可是我还是觉得很饿。最后还是走到学校旁的商店去。就在店里遇到以前的学生。老板指着他背后一道狭小的门,叫他们进去里面找他们要的礼品,还一边抱歉地对他们说:“里面有点窄。”

那两个学生很幸苦地挤进去了。我看着那道门,稍微不留意,还真看不到那么小的一道门。我指责骨瘦如柴的老板:“你把门建到这么小,只有你能进去,你是什么意思?”

老板说:“我故意的,这样人家来到看到了,就能下决心减肥了。”

我有点冲动想要把手中的食物退还给他,说我不要买了。我想我无法挤入那道门,无法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礼品。

老板大概念过心理学,又接下去说:“老师,你可以啦,你能够进去的。你再吃胖一点比较好看!”

哗,人间处处有魔鬼!结果我又吃了第三顿早餐。。。

Wednesday, February 23, 2011

哈——


在黑板上写了习题,不久学生开始兴奋地走来走去,到处找朋友对照答案。不会做的就去问朋友。

我说:不会做,就来问老师,不可以去干扰同学。

那个女生就拿着练习簿走过来,一面走一面看习题,一副要来请教老师的模样。她走到我的面前,很高兴地说:

老师,我知道怎样做了,哈哈哈!”

说完就转身走回自己的座位...

Tuesday, February 22, 2011

小朋友的天马行空

原来有些小朋友是很有爱心的~
有些是有远见的,要看看未来的自己会犯什么样的错~
有些是很为别人着想的,要“减轻裁缝师的压力”,所以想要发现机器裁缝橱。
不过,从此裁缝师就失业了。

当然又有人是充满仇恨的,特别是对那个终日讲个不停、爱好是跟女生吵架的班长,恨不得把他毒到不成人形~
还有人想要发现“幻想机”。这幻想机负责储存一天的梦,然后可以在电视机里看~
当然也有敷衍了事的小朋友~
想要发明超级玩具蛇当然没有问题。可是...可是...这样的物体,会是超级玩具蛇吗?

而且,最后蛇还变成了可以在水里360度转的潜水车?

Monday, February 21, 2011

一个柑与两个柑

如果你吃了一个柑就会咳嗽不止,

整晚无法入眠,

那么你就必须吃两个柑

这样你的咳嗽恶疾就立刻痊愈了。

Saturday, February 19, 2011

悬案

放学回家,发现外边大门口的围墙破了。本来还以为不按章出牌的老人家又有新花招,要把围墙拆了重建。

停好车,出去看个究竟,才发现围墙是被撞倒的,一大块洋灰墙被撞落,掉在围墙内的水沟里。
围墙前的路牌也掉在路边的水沟里。残墙上还留着车灯的碎片。想象中,一辆车就那样直接从三岔路口飞撞过来,而且还很厉害的只撞倒我们的洋灰围墙,很巧妙地没撞到隔壁大园主的锌板围墙。
我们研究了一阵子,没在水沟里发现任何伤者死者之类的物体,带着满腹疑问走回去。如果是从对面的三岔路口飞撞过来,司机应该会飞出来,一头栽入布满烂泥的水沟里。我们可以把他拔起来,叫他赔偿损失。

结果是,没有人知道发生什么事,更甚的是,原来围墙昨天已经被撞倒了,我们目吊灯,根本没发现。

Thursday, February 17, 2011

轻松

校工在窗口跟我打招呼,然后很惊讶地说:“这班这么少人?”

最后一班,大概只有二十个学生吧?

校工笑眯眯地说:“噢,这么少人,容易啦!”

一副“老师的工作很轻松”的表情。

我再向他强调:“这是最后一班,有些学生是很慢的,二十个人已经很多了。”

校工又看看这些正在玩黏土的学生,还是觉得老师的工作很轻松。

我说我叫他们停止玩黏土已经叫了十五分钟,没有人睬我。

校工有点理解,说:“噢,他们不听话的?”

我说是。他大概发现扫落叶比较容易,所以满意地走开了。我又继续用了五分钟来请小朋友们把作品放好,离开展示桌,继续下一个活动,做信封。

然后就不停地有人走出来说:“老师,要怎样做?”“老师,不能的!”“老师,我不会做。”“老师,帮我做啦!”

还有人拖着两条青色的鼻涕来跟我说:“老师,要怎样剪?我不会剪。”

原来有人连剪刀也不会用。

信封剪出来之后,小朋友就胡乱地折,然后就把浆糊随便涂在任何地方,
剪出来的纸屑当然也随意丢在桌上桌下。。。

老师必须用十分钟来重复说十次:“把你们的做好的信封放在最后一张桌子上风干。”

比较好的是,这一次没有因为抢位子放作品而打起架来。

校工扫两千片落叶大概也没这么累。

Wednesday, February 16, 2011

吉胆岛

大概因为好奇,所以去了螃蟹岛。

特长“快艇”噪音不断,竟然还有个声如洪钟的潮州佬一路没停止说话,虾衰咱们潮州人的脸,简直想扁他!

下了船,导游已经来了。走过长长的码头,放眼尽是沼泽烂泥地。没有沙滩,没有三点式美女,幸好一早已经上网查过资料,有人才不至于失望到死。
岛上到处都是庙宇。大家停下来不是为了上香,而是买彩票。
我们三人合资买了一张,梦想着到了2月20日,三人就变成大富翁。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可能需要用一块很大的花布把我们的家当包起来逃走...
李嘉嘉去螃蟹岛有小白带路,我们去螃蟹岛也有“大麦町”当伴游。“大麦町”陪着我们走过石桥,走过木桥,来到某个会堂,也陪我们坐下来听导游讲故事。
幸亏天气阴凉,大家走走看看,最后抢购了土产,就去吃午餐。终于在店门口看到螃蟹。
当然最后也吃了螃蟹,
还有鱼、虾、蛤蜊......
离开之前,停下来买了球形的雪糕。看照片才看到“不含色素”那几个字。不含色素,哈!
螃蟹岛,连海滩也没有的海岛,其实乏善可陈。。。

不过还是很开心。

Tuesday, February 15, 2011

情人节~快乐

振作起来...振作起来...振作起来...

情人节应该要很快乐的,花也收到了,实在不应该有那样的表情...

翻箱倒柜,找到材料,赶着在出门前做了巧克力,好像有点士气了。

终于看了《I LOVE HONG KONG》。2011年才过了那么一个半月,已经看了四出戏,可能已经把一年的配额都用完了...

点了一杯expresso。我少见多怪,咖啡一送上来,还要用手托住下巴——
的一杯咖啡!杯子跟手机一样宽。
还糊里糊涂地加了黄糖...

喝了那么苦的咖啡,精神百倍,接着就去打电玩。赛车包尾...

其实很开心。

Monday, February 14, 2011

情人节快乐...

学生小声问:“老师,你今年没有分巧克力给我们?”

我埋首苦干钻研上网七八个小时,就是为了努力忘掉今天是情人节,哪里有时间做巧克力给小朋友吃?上网是很忙的!

可是小朋友这么可爱,有人还送了幸福来。
一人一半的幸福。
还有永不凋谢的玫瑰花...
我想我应该振作起来,不要沉迷网络,动手去做巧克力了...


一人一半的幸福,只有两个人在一起才有完整的幸福?
这么近,那么远,遥不可及...

Sunday, February 13, 2011

LDP1^ -^

白板上写着:11/2/2011 LDP 1,在职训练,其实是要到东禅寺去看灯饰。

第一站是天后宫。
我们其实不知道人家跪在门口做什么,也不知道这个人在做什么。结果就蒙查查地把香拿到庙堂里去拜,拜完找不到可以插香的炉,只好又拿出去外面插。然后就听说其实是不可以把香拿进庙里去的,因为会弄坏地毯。
人家求签,我们也求签,求到好签就当真,不好的就当作胡说。
走到后花园,又听说有圣水,也不知是可以洗脸还是可以喝,总之去排队就对了。
洗了圣水,就去看乌龟。苦妈的亲朋戚友在这里生活得很好,干净卫生,一点也不像极乐寺那样恐怖。

离开天后宫,第二站是修成林。看5oo尊罗汉,看到眼花缭乱,其实还装了满腹疑问:商业机构?慈善机构?佛教?道教?卖莲花?为什么没有发收据?

然后就是我们LDP的重头戏,东禅寺。







离开东禅寺,又到i-city去。大家都以为是ice-city,到处都是冰块和雪花的地方,心里存在无限遐想。原来这是一个人工灯管街。i不知是什么意思。
如果想要尝尝冰冻的滋味,就得交出RM25进入“冰库”,所以大家都却步了。顺着走道走呀走的,就走到一个广场。看了魔术和变脸表演,好不容易才把那几位生了根的家伙带离广场。

脑袋里又装了个疑问,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Thursday, February 10, 2011

老人

学生天马行空写写画画了一阵子后,拿习作本来给我检查。我看到那个女生画了一颗药丸,写着:

我要发明年轻药。
四十岁的老人吃了会变成二十岁。


我觉得句子有点不妥,问她:“四十岁的人是老人?”

她点点头。我说:“应该是六十五岁才算是老人,四十岁算是是老人吗?”

她说:“可是我的阿嫲已经很老了。”

“哦,你的阿嫲四十岁?”

她又点点头。我再问她:“你的阿嫲今年四十岁,你看到她已经很老了?”

她说是。我继续作弄她:“那么你的妈妈今年几岁?”

她说:“二十岁。”我啊了一声,她改口说:“二十多岁。”

我又问:“你的妈妈才二十多岁,那么她十多岁就生你了是吗?”

她说:“不,她二十多岁生我。”

“噢,你的妈妈二十多岁生了你,十年后你十岁了,你的妈妈还是二十多岁?”

小女生有点犹豫了,她又改口说:“不,不,她三十多岁了。”

“噢,这样你的妈妈很快就要变成老人了。”

我玩够了,又看了看她的习作本。想想,应该不可以抹杀她的创意,就把簿子还给她,当作已经接受她的“创作”。

后来,我把习作本抱到办公室去批改,发现小女生已经把内容改了:

我要发明年轻药。
六十岁的老人吃了后会变成四十岁。


其实就是说,老人吃了她发明的药之后,还是变成老人...

Monday, February 7, 2011

浪漫庆新年气氛

听说小魔女要做蛋糕给某天下无敌的人吃,所以我就准备了材料;听说小魔女要放烟花,所以喂P就跑几条街去买了一大堆烟花,以便年初三到来这里大肆庆祝这个美好的凸年。

白天,我们三人就轮流被小魔女折磨,被逼跟她辩论,当她的对手,好让她可以在辩论比赛中大杀四方。我被折磨到眼皮下垂,频频钓鱼,最后竟然睡着了。我竟然在家里有客人的情况之下睡着了!

然后小魔女也去睡午觉。算算,一屋子里竟然有五个人睡着了,喂P带来的渴睡病毒果然超强。原本一来到就立刻躺在沙发上睡觉的人是他,小猫最先被传染,也跟着一起睡。喂P睡了一会儿就醒了,然后就把病毒传染给大家,一个个倒了。而他就精神奕奕地去玩游戏。

天黑了,小魔女就开始和喂P吵架,因为一个带了的是“很有新年气氛”的烟花,另一个买到的是“很浪漫”的烟花,彼此都认为自己的烟花最好。最后巴巴郎也来凑热闹,大家一起点,就变成很浪漫的新年气息烟花了。

浪漫的气氛还不够,还要牺牲我的草地,用烟花在草地上插了一个心形,召来巴巴郎,一起点了个心形的烟花阵,新年气氛简直浪漫到极点,差点就以为是情人节了。
点烟花之前开始做蛋糕。原来小魔女根本不会做蛋糕,老师受骗了。老师只好自己下手。到了半夜,开始为蛋糕修饰题字。大家写上自己的名字。其实我以为是小魔 女要做蛋糕给某天下无敌的人吃,可是最后做蛋糕的人是我,没有人生日,也不是情人节,我有点摸不着头脑。除了上当,应该没有其他解释了。
吃了蛋糕,又玩了一阵子,大家都去睡了。小魔女又要玩烟花,那时已经是凌晨三点了!某天下无敌的人被命令去陪她玩,老师当然也被逼顺便帮她玩...
年初四,因为睡醒已经接近中午,不知不觉就到了下午。大家围在客厅,还没想好要玩什么。我命令大家把钱拿出来。大家不理我,只有小魔女立刻乖乖地从口袋中拿出五块钱来放在桌上。某天下无敌的人大声说:“老师,我要跟我妈妈讲你骗我们的钱。”

很乖的小魔女没跟他一般见识。她说:“我只有五块钱。”意思就是说如果她有更多钱,她也会乖乖交出来给老师骗的。

既然桌上只有五块钱,一个还要去跟他的妈妈讲老师要骗他的钱,那么我们就玩不用钱的杀手和警察好了。

最后大家都中招,个个都变成无脸见人的大花猫!

Friday, February 4, 2011

初一这样过~

年初一,开门就见猫。叫小猫去换新衣,要带它去讨红包,它不理我,也不敢走过后面的篱笆门,所以就没红包拿了。要不然小猫拿了红包就可以自己去买东西吃,大年初一不用我来侍候它的三餐。

我跟妈妈说:“恭喜发财,红包拿来。”妈妈说:“抽屉里有,你自己去拿。”

我忘了问她是不是可以把整个抽屉拿去。

爸爸扩建了旧家,我们跑过去唱歌、聚赌,顺便把他收在那边的食物吃光。然后就溜走去看戏,像蝗虫掠过一样,不留痕迹。

由于我提议要看的《新少林寺》是限制片,有三个人必须站在戏院门外等,所以小魔女订了《最强喜事》的戏票。我先去拿票,有个女生在后面叫我。我看着她,啊了很久,想不起她是谁。她自我介绍,说出我的名字——跟我同名同姓的学生。

可惜不能把她捉去当证人,证明生活技能室里那本旧簿子是她的,我只是把它留下来当样本、做纪念,它不是我自己的!

轮到我拿票后,售票员拿出五个红包封叫我抽一个。我问她,不要可以吗?她说不可以。然后我就抽到THANK YOU。就是什么都没有的意思。

真是的,早说了我不要抽的。

拿了票,就看到小魔女和阿富了。宏宏宏刚刚带了他们一起去做红包党,掠夺了不少红包,满载而归,所以小魔女很兴奋地向我们炫耀她的战绩,害我有点不想还她戏票钱的冲动。

看了戏,大笑了一顿之后,大家就去觅食。年初一觅食真不容易,闭门羹比较多见。最后,我们又到才能园去,才总算找到价格提高近100%,等待时间增加近1000%的东西吃。

不过由于好天好心情,一切就无所谓了。

Wednesday, February 2, 2011

新年奢愿

新年许新愿:
我们要健康,
一定要平安,
我们要和睦。
我们要相爱,
相亲相爱,
不争吵。
天天开心、健康、平安。
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