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9, 2011

伪善最乐

峇都丁宜海滨位于槟岛北部沿海,是槟城最享誉世界的海滨度假胜地......

火星人要自己去这么美丽的沙滩逍遥快活,不肯带我去,我很伤心。

为了减低伤心程度,我想我应该去做一些善事。要做什么善事才能得到最大的快乐呢?

就放生吧!

大家放生小鸟、乌龟、鲤鱼......一点创意也没有。我决定要放生水母,而且一定要是有毒的水母。
放生要选适当的地点。就槟岛北部好了,那儿有三公里长的美丽沙滩,水母被放生到那儿一定很开心。

Wednesday, April 27, 2011

寻找失猫

皮皮已经失踪六天了。。。
今天,学生问:“老师,你的猫找到了没有?”

我说没有。学生就众口纷纷出主意:“老师,你应该要用一张纸写着‘寻找失猫’,贴在外面。”

我说我的猫不认识字的。他们就说:“那你就贴你的猫的照片在外面,叫人家帮你找。”

可是我的皮皮长相普通,一副大众脸,完全没有特色,谁能认出它来?

嘉兴就问:“老师,你的猫是什么颜色的?”

我也无法说出皮皮是什么颜色的。当时班上的电灯还没修理好,有点暗,我看到嘉兴的书包放在地上,有点像皮皮的颜色,就说:“我的猫的颜色有点像你的书包的颜色。”

嘉兴就说:“老师的猫是青色的。”我再看看他的书包,又觉得不大像,就改变主意说:“像这张凳子的颜色。”

嘉兴说:“老师,你就这样写‘我的猫是会变色的,有时候是青色的,有时候是chocolate色的’。”

我已经很伤心了,小鬼还这样来玩我...
.
.
.
.

各位,你们看到我的皮皮吗?我的皮皮是会变色的,有时候是青色的,有时候是chocolate色的。如果你看到它,请把它还给我。

Monday, April 25, 2011

零度诚实...

今天是个坏日子,早、午、晚,上班、下班,有没有出门都遇到疯子...

还是回想快乐的星期天好了。幸亏临时改变主意不去出席合作社的常年大会,没机会听到坏消息,要不然一个美好的星期天就毁了。
这是一家新开的“专赚不知人间疾苦的中学生的钱”的餐馆,所以约我们去的当然就是不知人间疾苦的美少女——小魔女。根据她先去探军情之后的经验:“东西太难吃了”,她强力不推荐并且要求换约会地点。可是大头很坚持,非去此【零度】不可。所以我们就到【零度】去了。

店员向我们推荐了几种饮品,其实我们顾着讲话,根本没注意听,就像上课时那样。我随便点了一杯受推荐的不知名饮品,看图片,是用高脚杯盛着的,非常好看,所以我以为是冰淇淋。然后很快地桌上就出现了这一大杯陌生饮品。
没 有人要认领它,因为我们不曾见过这样的杯子出现在图片里。不过非常不幸的,经过店员查询后证实这是我点的。可是...可是图片明明不是这样的。那个店员好 像对自己店里的东西很陌生,我决定要做弄他,就问他:“我点的不是冰淇淋吗?不是装在高脚杯里的吗?为什么变成这样子?你看,你们的图片明明是那样 的,结果你送来这样的!你欺骗我!”

我还发现了墙壁上的大幅图片,所以就指着图片来证明货不对办。
火星人却吃里扒外说:“算了啦,这杯不是比图片上的更大吗?给你更大杯的不好吗?”

“我就是看中那个杯才点这个饮品的,现在你竟然送来这样的一杯,哪里可以这样欺骗我的?”其实我已经忍不住要大笑了。

我一偷笑,店员应该就知道被耍了,就走开了。这时我才仔细看一看我到底点了什么。原来是一杯仙草奶茶。笨蛋火星人以为我真的要吃那个杯,还说了几次“算了”。

这样欺骗顾客,哪里可以算了?将来我要跟喂P一起开店的,我们一定要很诚实,图片中的杯子那么小,就绝对不会捧出那么大的一杯饮品来欺骗顾客的!

Saturday, April 23, 2011

阿婶的由来

大头小时候给我猜过一个色情谜语:

白雪公主跳脱衣舞
猜一种饮品


谜底是 ——7 up

当时大头有没有被我臭骂一顿,已经不记得了,可是谜语却一直没忘记。
............................................................

有一天,不知哪一个老师说起,现在中学KRS的女学生都不准把上衣塞入裤子里,大家一律穿宽宽松松的衣服,那种英姿焕发,要塞入裤头的深绿色制服,女生都不可以穿了。
为什么不可以塞衣服呢?因为这样会露出葫芦形的身材。

我忽然想起那个7 up的谜语。

没有人跳脱衣舞,
只是有女生把衣服塞入裤子里,
就立刻把持不住,up了。

猜一种族 或 某宗教教徒
...............................................................................

今天我决定穿上制服去学校。可是当那件衣服一套上身,我就开始满身大汗,水蒸汽一阵阵地从身上冉冉上升,视线开始模糊了。我开始挣扎,要换成T-shirt吗?可是这套可怜的制服已经挂在衣橱里很多很多年了。为了让它可重见天日,我牺牲好了。

到了学校,学生问我:“老师,为什么你的衣服跟我的不一样?”

笑话,你的是男装,我的是女装;你的这么好看,我的像个阿婶,难道你很羡慕我?

不过,我想因为我把袖子卷起来了,就有一些老师说很smart。然后就有老师问:“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要每个星期三穿制服来学校上课?是穿这样的制服吗?”

"你们要穿的是KRS的制服,也就是这样的,袖子长长,衣服宽宽,不可以塞衣服,你有多好的身材都没有人看到!”

我一边添油加醋,一边把袖子拉下来给她们看:“你们看,像不像阿婶?”大家都露出可怕的表情。没有人愿意成为阿婶。
看完阿婶,来,我给你们猜一个谜语:

没有人跳脱衣舞,
只是有女性穿短袖衣
或把衣服塞入裤子里,

就立刻把持不住,up了,
所以所有的女性只能打扮成阿婶。

猜一种族 或 某宗教教徒

Friday, April 22, 2011

搵笨

教案簿的封套品質一年比一年差,才一过手就破了,到了四月更是烂得惨不忍睹。一早,阿泰向阿如拿了一卷包书纸,说要重新把教案簿好。可是到了第六节,等到我有时间来包教案簿的时候,阿泰却跟我说:“我把纸放回去而已,没有包。我不会包。”

我不相信竟然还有老师不会包书。我去拿了那卷包书纸过来,才放下,阿泰就把她的教案簿推过来,跟我说:“你帮我包。”

我说我不够时间包两本了,不过她可以看我如何做,然后自己动手。

我一边说,一边量好包书纸剪下来。我把剩下的包书纸拿给阿泰。她说:“你给我那张你剪好的啦!”

我拒绝。我说:“你自己剪,我教你。”

她只好把纸拿过去,模仿我把纸量好剪出来,包好黏好。

然后她跟我说:“你比较清醒,我的所得税表格填好了,你帮我重算。”

我毫不考虑地说:“NO!NO!”

笑话!

我说:“我就是不愿意算和填写表格才选择e-filing,我不要帮你算。如果你要我帮你,你必须付钱。”

一要处理文件填表格我就抓狂了,现在好不容易才摆脱填写表格跟计算税务的恶梦,竟然要我帮她算她的税务?

阿泰大概想起我说过的话,她说:“对hor,你说过要付钱的...”

“对,你要我帮你报税就必须付我一百五十块。”

她只好放弃。我说:“星期六我可以教你上网报税,很容易的。”

她摇摇头,跟上次一样,还是没有打算要学习。

既然如此,只好另请高明了。

这些人真奇怪,要教她上网报税她不要,又不愿意付钱请会计师帮她做帐,然后就来找朋友——搵笨?

Tuesday, April 19, 2011

身材曼妙的西瓜

我不知道为什么,一眼看到它,就爱不释手。最后,它被放到测量与标价的的柜台上时,他们惊讶地问:“什么,要买这个西瓜?为什么要选这样的西瓜?”
我语无伦次地说:“呃——我很喜欢它——它很美——它不美吗?我觉得它很美呀!你看,是不是很美?”

你看,仔细看,这个西瓜是不是很美?


原本没有表情的柜台女职员抱起这个西瓜,一边看,一边偷笑。
我猜她一定很赞同我的看法的,要不然她不会笑到那么开心。

很美的西瓜还有一个好处,放在车上即使是飘移都按兵不动,不会滚,不会变成西瓜汁。

然后事实证明,这个西瓜真的是很美的。
这个故事教训你们:西瓜不可貌相!

Monday, April 18, 2011

葡挞恶梦

当我在破庙国旅行的时候,喂P开始动手学做葡挞。我以为一回来就可以吃到他亲手做的葡挞,心里万分期待。结果因为失败了两次,做出像石头一样硬的作品来,喂P说:“我对做葡挞完全失去了兴趣。”我们不止没机会吃,甚至连那些”石头“都没机会看到。

既然没吃到喂P做的葡挞,不如就自己动手好了。做法就从网络上抄下来,当然还要放在桌上一边读一边测量。
剪刀不知为什么会出现在桌上...
跟着抄来的做法,做好一个面团,放着让它松弛。其实比较紧张的是我,不是那个面团,我必须要跟面团一起放松。
然后,恶梦开始了。纸上写着把250克的黄油放在袋里擀平。
250克!多么可怕。天气那么热,从冰箱拿出来的黄油一下子就软绵绵了,根本不知道要如何把它们从纸袋里拿出来,还要把它们放在擀平的面团上,然后用面团把黄油包起来,折了擀,擀了折,一团团的黄油就从面团中飙出来,弄到满桌子,甚至掉到地上去。

这简直是一场恶梦!为了擦掉手上的黄油,不知浪费了多少的纸巾,甚至有点冲动要用滚水来把手上的油烫掉!

然后那堆面团已经不成形了,还要把它卷起来,收进冰箱里。

这一次我和那个面团都真的很需要松弛了。面团在冰箱里休息,我继续努力准备“挞水”。这个容易,人和“水”都不必松弛。

面团在冰箱里纳凉了半小时,拿出来切成不知道多少块也不知道什么size,就把它们压入蛋挞的模子里,然后装入“挞水”。
然后就烘15分钟。过了15分钟,就发现受骗了,还要再烘10分钟。
纸上写着只可以装七分满的“挞水”,那么其实装六分满就可以了,如果多装一点,挞水就会滚出来。
烘好后的“葡挞”看起来有点像葡挞,闻起来也很香,把它们从模子里倒出来,就看到很多很多的油,吃起来就跟普通的蛋挞么什么分别,一点葡挞的口感都没有!跟喂P的作品唯一的不同是——我做的“葡挞”不像石头,像馒头!

这是一场恶梦。喂P,我要跟你讲同样的一句话:我对做葡挞完全失去了兴趣!

Sunday, April 17, 2011

惩罚自己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很想吃牛肉面,结果就看到了个火爆大叔。
火爆大叔卖的是鸡饭,不是牛肉面。我只是这么不幸站在他的档口前张望店里的情况。大叔一边切着鸡肉,一边用马来文对着旁边的两个印度人大骂。那两个印度人却无动于衷,完全没有回口。大叔好像在骂:“不能等吗?你以为......”下删至少五百字。

店里的其他小贩都没有表情没有反应。火爆大叔继续切鸡肉,继续骂骂骂。两个印度人继续无动于衷,继续等。

火爆大叔完全没有停口的意思。我们找到位子坐,继续听火爆大叔骂人。火爆大叔甚至一边指示工人做工也没忘记一边继续骂人。

我们一边吃着牛肉面,一边忍受着他的疲劳轰炸。火爆大叔说:“我可以不要做你们的生意的,blah blah blah......”再下删五百字。那两个印度人终于走了。大叔好像还没骂过瘾,又一边走过来收拾放在地上的盘子,一边骂工人。

火爆大叔连珠炮的骂了至少十分钟,没休息过,没断气,简直是奇葩。。。

别人的食堂日

修道院女中办食堂日,小魔女约了我们一起去挥霍她免费获得的固本。原以为下午才去,肯定是去看人家扫地,空手而返,结果却还看到人山人海、闹哄哄的场面。

我们对女校是有点陌生的。所以一到那儿,就有人很后悔没戴眼镜去,看不清楚满山满谷的美女。
阿富先进去,他说:“我们一进去,就买这个,买哪个,一点也不手软。”当然不手软,又不是从口袋里拿出真钞来花。

大家像无头苍蝇一样游来游去,不知要怎样把小魔女的固本消灭掉,最后他们选择了投硬币的游戏,就是把硬币投入水中的小杯子里,六个硬币全进入杯子,就可以获得——呃——到底获得什么呢?真是一个谜。

负责在那儿骗人,噢,不,招生意的女生说从开档到我们上当,都没有人成功投入六个硬币。
不过,最后因为有人投入三个硬币,所以我们还是有礼物拿。我只是负责站在旁边看热闹,竟然也有份。

拿了礼物,当然就去找食物。在等待鸡手鸭脚的学生搅拌XX冰的时候,看到旁边的铁罐,写着她们的班级——3 Suci Jagong。
以此类推,她们的班级一定有3 Suci Ubi Keledek,4 Murni Keladi......可惜最后谜底揭开,3 Suci的确是她们的班级,Jagung不是,她们卖jagung。

吃了不知味XX冰,我们就走到楼上去,想要参观鬼屋。原来这里的鬼屋只准女生进入,男生不止不准进入,连走廊都不可以站。我套问了一些资料,又偷看了几眼,不打算进去,小魔女一副脸青唇白的样子,不用说也知道她绝对不敢进去的,所以我们两人就迳自往另一个楼梯走下去。

那几个冷血的男生根本不管我们的死活,只顾着在走廊上谈话,以为我们已经进入鬼屋了,可能还以为可以撇掉我们也说不定。最后听说他们被老师请下楼去,所以没机会看到我们“脸青唇白地从鬼屋出来”。
虽然事实上我们已经很开心的到处去把固本花光,满载而归。

Friday, April 15, 2011

渔获

不小心把车停在宠物店前面,就顺便走进去看鱼,然后就目不转睛,神智不清地指着鱼缸里的孔雀鱼说:“我要这条,我要那条,还有这条,这条,那条,那条......”

原来选鱼是这么开心的事。结果就糊里糊涂地买了七条孔雀鱼。其实不确定是不是七条鱼,总之付了七条鱼的钱,因为我感觉我买了七条鱼。

经过这次的教训,我以后再也不把车停在宠物店前面了......

因为我发现有更好的得到鱼的方法。

五年级的小朋友说他的家里养了很多孔雀鱼。我跟他说:“你拿美美的鱼来给我,我拿不美的鱼来跟你交换。”

小朋友看着桌上的Lego,没注意听我说什么,随口说好。

我不会这么无良的。我叫他听清楚,我再说一遍:“你拿美美的鱼来给我,我把我那些不美的鱼拿来给你。”

小朋友还是很乖的说:“可以啊!”

所以我更加下定决心,以后再也不把车停在宠物店前面,因为小朋友比较好骗。

Thursday, April 14, 2011

鬼的安危

女生分批跑来跟我说,她们决定要在义卖会当天做鬼屋。

那么原本要卖腌芒果的男生是不是就在鬼屋外面卖腌芒果呢?或者,成功活着从鬼屋出来的人就获得一包腌芒果作为奖励?

我回到班上,另一批女生又说大家决定要做鬼屋。那么男生呢?占少数的男生不置可否。那么就做鬼屋好了。

女生问,鬼屋做在什么地方。我说班上。嘉兴问我:“老师,你就在里面扮鬼是吗?”

我是很想的。不过我得在门口用凶眼扫描入场者。

其实女生们已经想好谁将在里头扮鬼了,她们甚至连自身安全都已经想到了。她们有点担心:“老师,如果有人被吓了之后打我们怎么办?”

怎么办?还手?起飞脚把他们踢走?应该是尽量保持距离才对吧?

红毛人没什么危险意识,她很兴奋地跑出来说:“老师,我要用一个头飞过,吓他们。”

咦,如果所有的鬼都是用飞的,就不会被参观者打了。

“好吧,今天大家回去开始学飞。”

小朋友愣了一下。

“鬼不都是飞来飞去的吗?大家今天开始学飞,到了义卖会那天就可以在鬼屋里飞来飞去了。”

小朋友很乖的说:“哦~”

Wednesday, April 13, 2011

小朋友的心碎

我在改簿子,听到旁边的阿Lam跟阿泰说:“这个爱这个...那个爱那个....爱来爱去...”

我在想,真像我班上的学生。我继续改簿子。阿Lam说完,阿泰跟她说:“H班,她的班啰!”阿Lam连忙拍拍我的肩膀,跟我道歉。原来是在说我的学生。

第五节,阿Lam忘了去代课,无王管的小女生、小男生如鱼得水,以为置身菜市场,互相取笑谁爱谁,吵翻天。阿泰走过,就责骂了他们。后来阿Lam进去了,就处罚吵闹的学生。

到了我的课,我又罚他们。然后就有小朋友说:“刚才维哲哭。”

维哲摇摇头。无中生有是小朋友的强项,我以为他们在胡说。

过了一阵子,又有人说:“刚才维哲哭,因为莹莹说不喜欢他。”

维哲喜欢莹莹是全班同学都知道的事,莹莹不喜欢维哲应该也是维哲知道的事。我恩准他们要喜欢谁都可以,就是不准展开追求和骚扰对方,也不可以取笑任何堕入情网的同学。

莹莹当然有权力不接受维哲,维哲也不曾骚扰莹莹。为什么今天维哲会哭呢?

小朋友说:“Lam老师叫莹莹去跟维哲说不喜欢他。莹莹就去跟维哲说了。维哲听了就立刻流下眼泪。”

Tuesday, April 12, 2011

无惊无险又一赛

没有人mc,没有人晕倒,司令还是那么帅,无惊无险,比赛完毕。

感谢Ulat授招,临时练了一个花式步操,虽然跟一盘沙没什么两样,不过至少了却小朋友的一桩心愿——一定要有花式步操,即使不是Mickey Mouse式。

时间还未到,工作人员就来叫我们,因为他们临时改变主意,把我们排在第一个slot,吓得我们脸青唇白...

然后因为忙着录影,根本不知道小朋友们到底把他们的散沙式步操操到怎样。倒是站在旁边观看的一个小八公不停地用高八度的鸡仔声为我的录影做旁述,评语无限多,我简直想要毒哑他!

比赛完毕,看起来还很帅的司令说:“我刚才怕到脚软,差点晕倒...”

Monday, April 11, 2011

无良上司

为了掩饰那一盘散沙,引开注意力,我们派出了一个很帅的司令。

我跟他说:“子晖,你很帅——”

他说:“er~geli loh~”

我都还没有说完:“可是你的步操像sai一样!”

他说:“我知道。”

知道还不改。那样白白胖胖,脸蛋像富士苹果一样,口令喊得响亮又清楚,偏偏操起步来像个娘,sai一样!

不过,更加像sai的其实是课外活动主任。说的那么好听,又要帮我叫巴士,又要帮我做家长签准书,结果今天不见人影,原来已经坐飞机飞到吉隆坡去了。巴士没叫,家长签准书当然也没做.....

真是混账!

幸好人间还有天使——竟然有好心人自动打电话来说帮我订午餐给学生。


希望明天我们那个很帅的司令会比今天更帅更man,不晕倒...

Sunday, April 10, 2011

孔雀鱼发烧友

金鱼:

今天你没跟我们一起去“玩”,没机会亲耳亲眼看到你的朋友大头如何的对待你的同类——孔雀鱼,所以我特地写了这封信来向你告密,虽然我原本是跟喂P说好要写来娱乐他的,不过因为你们是好朋友,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就一起乐乐吧!

刚才我们在店里买了五条孔雀鱼,噢,不,是大头在店里买了五条孔雀鱼。鱼店老板像包红豆冰一样把鱼儿装在鼓胀的塑料袋里,怎样看,都觉得鱼儿很安全了。

大头小心翼翼地抱着这包“红豆冰”上车去,大概一路上对着那几条孔雀鱼嘘寒问暖,呵护有加。可惜我的背后没长眼睛,无法证实。

到了你的家,大家都下车了,只有大头不肯下车,坚持要留在车上照顾+保护那包“红豆冰”。我们好不容易把他请下车,他却一边走一边依依不舍地说:“可是那些鱼还在车上...”

我们安慰他说那些鱼是不会逃走的,他却说那些鱼会热死。他以为他留在车上,鱼儿就不会热死了。你知道为什么你当时看到他满身大汗吗?因为他在帮鱼儿分担热气。

不过当时恶少安慰他说“我没有锁车”,其实也很奇怪。或者他认为他没有锁车,鱼儿觉得很热的时候就可以自己开门出来透透气。

不过我想你也看到了,那包“红豆冰”最终还是被大头抱进你家里去听他弹钢琴。要不然大头大概会坐立不安,食不知味...

当“红豆冰”再次被抱上车前,我已经不小心动到了大头的胎气,噢,不,是鱼儿们的胎气了。大头的肚腩那么大粒,当然是拿来拍的,可是我一拍他,他就提醒 我,说我吓到那些鱼了。其实五条鱼里有两条是他要送给我的。我选的鱼都是很勇敢的,哪里会随便被吓到呢?而他选的鱼那么胆小,被吓到是活该的。他真是大惊 小怪。

车一开动,大头就提醒恶少不要吓到鱼儿了。接下来,无论是拐弯还是驶过减速堤,大头都有话说:“喂,吓到鱼了!”“我的鱼动了胎气了。”

鱼儿都没出声投诉,大头却那么吵。最后恶少恐吓他:“你再吵,我就把你赶下车!”

大头得意洋洋地说:“不要紧,反正已经要到我的家了,我可以走路回去。”

我提醒他:“赶你下车而已,你的鱼没有下车!”

喂P跟我持相反意见,他说:“丢你的鱼下车,不是丢你下车!”

在我们还没有决定要丢大头下车还是丢鱼儿下车的时候,他们的家就已经到了。然后大头的妈妈出来看到他刚买的鱼——我要强调不是我选的那两条鱼,他的妈妈说:“他选鱼很奇怪的,都是选不美的,没有什么颜色的,白白的...”

我忘了告诉大头的妈妈,他差点就为了这些“不美的、没有颜色的、白白的”孔雀鱼而被赶下车了。

金鱼,你看到大头这样爱护你的同类,是不是感动到热泪满盈呢?

Saturday, April 9, 2011

处女不可参赛

学校又要举办义卖会,口齿不清、词不达意的第一副校长来简报。

依照惯例,没有人注意,也没有人知道他讲什么,因为无论大家多努力,都是“有听,没有懂的”。

然后,我们忽然听到:“我们没有设处女队...”

大家精神一振。

第二副校长继续说:“只有男女混合的,比如说七个男的,三个女的,没有处女队。”

到底是什么项目这么不顾及参加者的隐私权?

“拉一次而已,Kalah mati,没有拉三次的,要节省时间。”

原来是拔河比赛。

那么拔河比赛跟是不是处女到底有什么关系?

原来,不知是为了同欢共乐,还是为了省时间(反正副校长讲了我们也听“没有”),拔河比赛是不设
纯女队
的!

可惜我们忘了问,拔河比赛有没有设处男队

Friday, April 8, 2011

大头症

一盘散沙式的基本步操还没练好,还冒着冷汗,学生就说:“老师,还有花式步操还没练。”

噢,这么有志气,真的要练完全套?

“那么你们打算练什么样的花式?”

“Mickey Mouse !”很多小朋友异口同声地说。

然后大家就幻想症发作,你一言,我一语地说:“我们围一个大圆圈,旁边围两个小圆圈,做mickey mouse的耳朵!”

“老师,我们也可以排成三行,就是中文的‘三’了。”

这个提议立刻遭到其他小朋友的反对:“马来人哪里会看?"

"老师,我们可以做星星!“

噢,如果只用嘴巴讲,我还可以做阿柏怪花式步操呢!

等着贻笑大方吧!

加油!

Wednesday, April 6, 2011

舍与得

如果买太多洋葱,来不及吃完,有些就开始发芽了,那应该是把发芽的先吃掉呢,还是先吃看起来最新鲜的?
阿姨从冰箱里拿出一包又一包的长豆,选了一包给我,说:“我给你比较久的,你要快快吃完。这些新的还可以再留着。”

“为什么不趁着新鲜吃,却要先吃比较不新鲜的呢?”

阿姨说:“这些不大能留了,新鲜的还可以留。”

“那么你先把不新鲜的吃掉,然后等到新鲜的变成不新鲜的之后,又再吃不新鲜的,这样你就永远都在吃着不新鲜的东西了。”

阿姨瞪着双眼,眨呀眨了几下,竟然听明白了。接下来阿输大概就有新鲜蔬菜吃了。
.
.

那么,到底要先吃掉哪一颗洋葱呢?

Tuesday, April 5, 2011

花式逃脱步操

其实,我已经想好了花式步操的招式。
完成基本步操后,小朋友重新列好队伍,然后——
大家向四个方向逃离赛场!

就是一朵美丽的、绽放着的花朵啦!

反正赛场离学校那么近,大家就逃回学校集合好了。

看,我想得多周到,多理想!

然而——

诡计被发现,主办当局决定换比赛地点了。

离开学校二十多公里,

要跑回来,好像远了一点。。。

Monday, April 4, 2011

不是天赋的错

有些事情是不解之谜,就像有一条蛇发愤图强学钢琴学了两年还是学不会,而某位大头只不过自己上网找了几首曲子来学弹,然后就好像会了,实在不知问题出在哪里。

这位大头原本就自认天下无敌,不过最近大概吃错太多东西,头越来越大,在他成功“瘦头”之前,就顺势帮他改名为大头好了。

这位大头开始在寻找流行歌曲的钢琴曲子,因为他要自学编曲,而且根据他的说法,他已经会一点点了。

我受到很大的刺激:“为什么我还不会,你就会了?”

大头说:“我有付出努力的。”

我也有付出努力的。我还付出了不少的学费。可是我只会弹支离破碎的曲子。
大头说:“其实很容易的,下次我教你。”

我觉得好像被十六磅的铁锤敲到,玻璃心破裂了。
我的学费白付了。问题出在哪里呢?一定是因为美少女钢琴老师家的地上太硬,钢琴上的装饰品不够浪漫,钢琴不是紫色的...总之,一定不是因为我完全没有音乐天份!

这样我是不是应该换掉钢琴老师,改学小提琴呢?

Sunday, April 3, 2011

冷汗流呀流...

看到校长,我先下手为强,告诉他:“步操比赛我已经报名了,如果不报名,你就会被骂!”

校长只好笑着说:“噢,那谢谢你了。”

小朋友看了以往的步操比赛片段,然后被折磨了一个多小时......

竟然没有打退堂鼓!

大概是因为天气阴凉,中学的大哥哥个个和蔼可亲没骂人吧?

其实看完录影片段,三个中学生一脸迷茫,我已经猜到这是一场误会了,他们并不曾参加过这样的比赛,然后他们似乎也无法明白我要他们教导什么东西,平白浪费了很多时间。而有实际参赛经验的某个自认天下无敌的人偏偏姗姗来迟,最后只剩下十分钟的练习时间...

然后我不知道他教了什么,大家学了什么,小朋友个个忽然信心满满,没有人要求退出,连一些我看死他们出不了厅堂,预先淘汰,不让他们参赛的小朋友也很肯定地说自己能,还说很好玩。

好玩?老师可能会先被玩死。

连一向无敌的人都一边写口令、一边回想、一边冒冷汗了...

难度有多高?只有曾经参加过比赛的人才知道,才会冒冷汗。不过县教育局里的官员认为十天八天已经足够训练了,所以一定是很简单的。

蛇类——应该有蛇类的解决方法的...努力中。

Friday, April 1, 2011

乱丢垃圾的猫

猫喜欢玩绒球?别傻了。皮皮完了三秒,就对绒球嗤之以鼻,看也不看一眼了。

它喜欢捉蚱蜢。
它喜欢玩壁虎。
它喜欢捉青蛙。

它喜欢捉鸟。
它喜欢捉石龙子。
它喜欢捉蜥蜴。
它喜欢欺负手无寸铁的小动物。

昨天它终于发现还有更好玩的——老鼠。
我的皮皮终于长大成猫,会捉老鼠了。

可是,它还没发现猫是会吃老鼠的。把老鼠玩死了,就把死尸随地乱放。
我只好帮它善后。呜...又不是我吃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