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30, 2011

讲太多话的下场

我本来只打算跟第一名的“呸鱼”的家长多说几句话,其他的就只说:“你的孩子很乖,没问题。”就把成绩册推过去把家长打发 掉的,谁知排在第一位的,竟然就是这位千呼万唤始出现的呸鱼的父亲。害得我立刻破功,跟他讲了一大堆。接下来的家长对于我的三言两语似乎不大满意,拿了成 绩册还要讲多多——多多,不是多多!

讲多多,当然不是讲我,而是抖出他们的孩子的“好事”来。他们不相信自己的孩子“很乖”,坚持要拿出证据来证明孩子很“坏”,真是莫名其妙。

当然几乎全班学生的国语分数都是很低的。如果不是这样,就不会呆在这么差的班了。一个家长却皱着眉头质问:“他们的国语老师不够严格是吗?不凶的是吗?”

还有家长看了女儿那令人沮丧的成绩后,很失望、很天真地说:“她答应我UPSR要七个A。”

我很想跟他说菜市场可以买到大头菜。七个A用一张嘴说说就可以考到?哈!

就这样不停讲,不停讲,竟然不知不觉就过了两个小时半,学生已经休息了,交流时间也结束了。我们后段班的老师就收拾东西回到办公室去,留下前几班的班主任和家长继续OT交流——就是说老师要继续挨饿啦!

然后有人跟我说:“你们今天捐血是吗?小礼堂有很多护士。”

我以为我报名的捐血活动是七月举行的,却原来是今天。结果我就走到小礼堂去捐血。捐了血后,学生在窗外叫我,我就交代她们先做往年的考卷,然后就站不稳,差点昏倒...

一定是讲太多话了!

Wednesday, June 29, 2011

交流

学生很怕,因为明天是老师与家长的交流日。

老师也很怕。因为明天可能是无休无止被提问/质问/怒视/窥视/评头论足日。

学生问:“老师,你会跟我妈妈说什么?”

说什么?

国语老师对他们的评语是:“这班学生很乖...”

科学老师对他们的评语是:“这班学生很乖...”

公民老师对他们的评语是:“这班学生很乖...”

班主任对他们的评语是:“你们都很乖...”

所以我想我或者可以把这句话录起来,明天重复播放给每个家长听。这样我就不用说什么了。

我当然不会把英语老师对他们的评语是告诉家长。她说:“你的学生很坏蛋,把藤条收起来,不让我打他们。”

这样的话多难听呀!我怎会告诉学生家长呢?

Monday, June 27, 2011

解梦

解梦专家说,如果梦中很甜蜜,那么就是现实中出现苦涩了。

如果梦中与某人一起搭巴士,一上了巴士就被某人抛下不管了,是不是就代表现实中绝不会与某人一起搭巴士,或一起搭巴士之后绝不会被丢下不管?

如果梦中被抛下不管之后,还在巴士上遇到疯女,还被扯头发,是不是表示现实中不可能会遇到疯女,而是遇到疯男?还是不会遇到疯子,而是遇到贵人?或者不是被扯头发,而是被扯后腿?

梦中一句话也没说,是不是因为现实中有太多话要说,却选择一言不发?

要下注什么号码?

Saturday, June 25, 2011

苦水

今天的课外活动真xian!

不一样频道的人很难合作愉快...课外活动主任神经病,以为男童军是老人帮会,把只喜欢坐在树下聊天的老婆婆们调来当男童军老师,真是神经病!

老婆婆喜欢在树下聊天而已,什么活动都不肯想;想了什么活动给老婆婆做,老婆婆都很有意见!很xian!

平时用来进行活动的排球场被课外活动主任发起的戏剧组霸占了。或者说是整个校园都被戏剧组霸占了。越来越错觉戏剧组=课外活动,课外活动=戏剧组。所有的拨款都被戏剧组吞噬了...

本来不愉快的事回到家后是不会记得的,可是阿田却打电话来借耳朵吐苦水。

这是另一个因课外活动而不愉快的人。

正确来说,不是课外活动,是课外活动主任。只有她的戏剧组才是课外活动,其他的请靠边站。几乎所有的拨款都被戏剧组吞噬了...其他的要求,比如说,换掉不适当的老师...都滚到一边去,不会理你的。

真xian!

Friday, June 24, 2011

猫看病记

满身癞皮疙瘩的kalipop死了两个多星期,皮光肉滑的蒜头开始发病,不止双耳布满疙瘩,连身上都到处脱毛,整天都在抓痒鬼叫,吵死人。

我怕蒜头会步kalipop的后尘,所以每天都说要带它去看兽医。说到今天终于付诸行动。幸亏蒜头命硬,能够等到今天。

从网络上找到一些兽医的资料,决定要带蒜头去看华人兽医,因为网上有人极力推荐此刘医生,因为我不喜欢印度人!我想我的猫也跟我一样。可是那个电话怎样都打不通,最后只好打了最不想去看的P兽医的电话确定看诊时间,把蒜头关进笼子里带去。

结果是吃了闭门羹。我们决定像无头苍蝇一样到Pacific附近去寻找此刘兽医。结果一问就找到了。也就是说,蒜头最后还是看了我想看的兽医。

我把装着蒜头的笼子放在地上,填了资料后就走到后部的小厅去等。医生正在看一头巨大的长毛狗(这是我们在门缝中偷看到的)。一会儿,一位老婆婆走出来,看了我的猫一阵子之后,问我:

“你这只...是猫还是狗?
我左看右看,都看不出我的蒜头有哪一点像狗。

我忍住笑回答她:“是猫。”

她大惊失色,要求我把蒜头拿到后面去藏起来,因为她的狗一看到猫就会抓狂。她那头大狗已经看完诊,就快要出来了。

我只好把蒜头藏起来。不久那头巨型长毛狗就被一个矮小的女人带出来了。巨狗一出来就有点狂躁,迅雷不及掩耳地就在原本放猫笼子的地上撒了一泡尿。老婆婆自言自语地说:“它嗅到猫的气味了。”

巨狗走了,轮到蒜头看医生了。这刘医生好像很年轻,没有表情,可是当他把蒜头抓起来看的时候,他竟然对着蒜头笑!

我告诉他,我的Kalipop患有这样的皮肤病,死了。他说患这种病是不会死的。我试图解释我的意思是我的另一只猫也患这种病,这只猫已经死了。他还是说:“患这种病是不会死的。”

既然不会死,肯定是好事,那就不用再解释了。医生从猫耳上刮了些癞皮,放在显微镜下给我看,然后帮蒜头打了一针。蒜头很乖,只叫了一声,没跑没跳,没挣扎。根据航航的说法——这只猫是天然呆的!

由于蒜头很乖,我就带它去购物,把它关在车里,去买美味可口的罐头猫粮给它吃。

Wednesday, June 22, 2011

无惊无险又一天

我夸下海口:绝不把学校的工作带回家做!可是因为两个口的官员要来,害我自打嘴巴,把那七个file带回家来了。

那七个file最后的下场是——原封不动地带回学校去。纯洁清白空空如也的5号file继续纯洁清白。事不关己的路人一副潇洒模样地说:“空就给它空啦!不要紧的啦!”

换作我是路人,我也这样说。不过此路人明明昨天才这样说:“当主任压力真的很大。我当了十四年主任,最后终于写信辞掉这个职位。”一觉醒来,今天就说得这么潇洒了。

既然时间表已经被排到满满的,要goreng也没时间了,就这样把半纯洁与绝对纯洁的file绑好,一块送到会议室去好了。一叠叠的file已经送到会议室,不可思议的是,之前明明看到的绳子全都不见了。大家的file都没有绑绳子了,除了我的。真是千变万化、莫名其妙!

递上了file,就拿了考卷去让学生考试。会议室就在斜对面,我一边改昨天的考卷,一边瞄会议室,其实就是没认真监考啦!学生就算把整本书拿出来抄答案,我也不会发现的。因为我没有空。我要监视官员的动静。

一个小时后,终于看到一群人进入会议室。我才把批改着的考卷收起来,站起来假假很认真地监考。这时考试已经要结束了。

不久就听到校长报告要求五年级某两班学生在休息过后早点回到课室,因为有官员要进去视察教学!我心里就偷笑。这些官员来的真是时候,六年级正在考试,他们绝对不会来看我们教书的!然后又因为他们都听不懂华语,所以就只选国语课,只看了两个马来老师的教学实况!

当然主课的主任都必须去见官,副科的嘛,就看校长遇到谁就叫谁进去。最后就变成“谁有空就自己进去会议室见官”。

教务主任把我的时间表排到这么惨无人道,官要见我就必须等。等到我有空了,官已经没空,要去喝茶,不见客了!

我把我那原封不动、纯洁空白的file抱回办公室,装箱密封!

Yes!

Tuesday, June 21, 2011

人心惶惶

老师们惶惶不可终日了好几天,今天校长终于通过播音器告诉大家,明天教育局的官员要来了,请所有的科目主任一早把七个file送到会议室去。

这七个档案分为surat menyurat am, minit mesyuarat,rancangan aktiviti tahunan dan peningkatan, maklumat panitia, sukatan pelajaran, huraian sukatan pelajaran dan rancangan pengajaran tahunan, maklumat peperiksaan dan post mortem, bank soalan.

单看名称就已经头昏眼花了...

那么今天就让老师来为大家介绍蠢人蠢政策搞出来的蠢产品——各科目小组主任必备的这七个file。

从去年开始,这些档案就必须由硬皮文件夹换成这样的软皮夹来装。
这个软绵绵的文件夹只可以在离左上角一寸的地方打一个洞,不可以在中间打两个洞来夹文件!
所有的文件必须用绳子吊住!连那张黄色薄如蝉翼的kertas minit也要吊住。我们全体串通好,一律用浆糊把它黏死。当我们一打开文件夹时,所有的纸张就会随风飘来飘去,又逃不掉,煞是好看。
吊到一寸厚或一百张的时候,就可以用一个新的file了!

其实要写外皮上的名称就已经是一个很大的难题了。每个人都都有不同的说法,每个官都有自己的创意,我们根本无可适从。好不容易写好了,也不知道是对还是错,接下来还要看看到底应该吊些什么文件进去
。结果又是一人一张口一个说法。

我还有一个绝对纯洁清白的file,里面空空如也,根本不知道要吊什么...

Monday, June 20, 2011

Watch your head!

如果要取敌人的头颅——正确来说是杀无赦的情敌的头颅,血滴子应该是最好的凶器。
血滴子原来有好几种款式。
有鲍鱼形的,也有捕兽器形的。
不知道哪一款是肯定不会回旋来取错自己的头颅的。

选好了心仪的血滴子,我们就可以开始上山练习了。务必练到百发百中。
不过,选购时要看清楚,肯定不是买到一个血滴子形吸尘器。。。

Sunday, June 19, 2011

美人鱼是这样的...

我们终于赶在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下画之前,忍痛花了双倍价钱买票入场,因为火星人坚持要看立体的美人鱼!
我们一听有美人鱼,立刻就有无限遐想,何况是立体的!当然如果我们坚持要看平面的美人鱼也可以,只要脱下那副古怪的眼镜就可以了,不过戏票照样要付双倍,因为除了3D根本就没得选择了。

我们在黑漆漆的戏院里等呀等,等了很久,美人鱼终于出现了。
然而,这白帽湾的美人鱼竟然是非洲食人鱼的近亲!
小魔女坐在我的旁边,怕得几乎把我的袖子扯断。

以后如果你在海面上看到这样的一群美女,恭喜啦!
我们从戏院出来,终于知道了火星人喜欢怎样的女生。

Thursday, June 16, 2011

没有电话线的日子

电话线断了,电话死掉了,家里不能上网,人也快要死了...

打电话去投诉,TM的职员问:“能上网吗? ”

如果能上网我就不管它了,还浪费这么多时间打电话来听你们tekan nombor satu,tekan nombor dua,tekan nombor tiga ...

我说这样的事情发生过了,就是电话线断了。很有礼貌的职员又问:“你用什么牌子的modem?”

我想不起modem的牌子,也说不出事什么颜色的。我再强调:“电话完全没有讯号,就像没有电话线一样。”

那个职员又问我:“你用什么视窗?”

原来电话线断了也跟视窗有关。我很努力想了很久,随便回答说XP。

然后我就得到一个“档案编号”。握着这个编号等了两天,维修工人终于来了。忙了半天后,得到一个结果:“外面的电话线都没问题,是你家里的电话线断了,你必须请人来重装了。”

然后我就签了一个名...

继续过没有电话、没得上网的日子。

Tuesday, June 14, 2011

说错话了吗?
可以收回来吗?
被吓着了吗?

希望变成穿山甲,
把自己卷起来,
卷成一团,
把头埋起来,
不看、不听
不要面对...

Wednesday, June 8, 2011

不必联想

美少女钢琴老师说:“每一次放假,你都去旅行的。”

所以我们的课就必须调来调去。

其实这不是重点。她要问的是:为什么每一次放假,你都要去旅行?

为什么?因为我时间多?钱多?因为我还走得动?


因为现实中有很多无奈。离得得远一点,或者可以忘得彻底一点...

我会想你的。。

快乐生日

今年的生日,呃——琳琅满目?满载而归?喜不胜收?

一大早,半million女友就老远送叉烧包来。一起度过美好的早晨。我暗自感动,决定在她生日那天送猪肠粉过去。

第二场庆祝节目就是陪妈妈到医院检查。在医院享受冷气,享受了两个小时。然后就买一块超高卡路里的蛋糕给妈妈。

回到家,先看到大头。大头说他练了一首曲子送给我,叫作“软软”。
我以为他在暗喻我太凶恶了,必须要像一条蛇那样软软的。后来小魔女说,不是软软,而是梁静茹的“暖暖”。

希望下次他的弟弟可以伴唱。或者载歌载舞。

他们带来了一盒色彩缤纷的doughnut。我很扫兴地告诉他们,我其实不敢吃doughnut。真对不起他们。
我走到客厅,看到桌上有一只玩具熊,问他们那是谁的。小魔女说是给我的。喂P却拿起旁边的一盒巧克力跟说:“这个是送给你的。”
我已经有点啼笑皆非了。跟我一起去买的巧克力是送给我的?来历不明的熊继续被晾在一边。

后来我又看到那只玩具熊,又问他们,那到底是谁的。
他们又说是送给我的。

天!他们送生日礼物是没完没了的!之前一起去度假的时候不是已经送我两份礼物了吗?

小魔女说:“老师,我还有东西要送给你,不过放在家里。”

啊——还。。。有?

我。。。没有东西回礼,只有一句话:

谢谢你们


Monday, June 6, 2011

不耻下问

大王花买了粽子和烧肉来拜祭——祖先——

我问她:“屈原自杀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她反问我:“屈原自杀,为什么我们要拜祖先?”

这个我可以帮屈原回答她。因为她的祖先的后代——大王花想要吃粽子和烧肉。

货到...

钢琴终于送来,钱也飞走了。其实谁也无法认出它是不是那天选的那一架,只好当作是了。
送货来的全是印度人。调音师还没来,也是印度人。因为钢琴是黑色的?

来,努力练琴...


Sunday, June 5, 2011

目不暇给

到Gurney Plaza去看孔雀鱼和打架鱼。看了那么多奇形怪状的鱼,最后的结论是——我自己养的孔雀鱼比较美。因为比较正常。

以上纯属酸葡萄心理
除了不卖鱼,现场出售其他宠物,包括乌龟。原来乌龟有价,一只小苦妈RM8.

看了鱼,又转台到1st avenue去看美女帅哥。其实我们站在楼上只能看到人家的头皮,是不是美女帅哥,大都靠想象。

喂P有两位女同学是参赛者,他的朋友竟然带了布条和气球来为她们打气。
喂P就抛下我们,跟着他的朋友一起去为美女打气、挥旗、呐喊,简直是超级粉丝,完全忘掉我们的存在。

以上当然纯属添油加醋,无中生有。实际的情况是:喂P只是像木头一样站在一旁看热闹,而我只顾着看那位放半粒的黑衣女生。呐喊的是我。
看了美女,再转台去汽车城看车。原本打算放下其他人后就去对面停车,结果竟然迷路了!糊里糊涂就把车加入高速公路,无法转回头,只好驾到Bukit Tambun去。

其实这是我的阴谋。我不知多高兴,终于可以撇下其他人,跟火星人单独在一起了。yeah yeah yeah!

以上当然也属为了扳回面子而虚构的鬼话
。实际上,我一发现走错路后,就大发脾气,双眼喷火,把火星人吓得脸青唇白,差点就瘫在椅子上无法动弹。

从Bukit Tambun转回头时,就换从不遵守交通规则的火星人驾车,一会儿就突出重围,脱离车龙,回到汽车城。根据恶少的说法,如果是我驾车,大概会在晚上十点正才抵达。不过现在提早两个小时抵达的代价可能是一叠罚单。
火星人在车上埋怨我害他没机会看美女,可是到了汽车城,叫他趁着美女还没下班,快点去看,他却说:“我对美女没兴趣。”

后来,回到家后看了面子书,才发现原来火星人一早已经跟他的好朋友阿JIN在搞暧昧,难怪...

以上自然也纯属捏造。
看了各种奇形怪状的车,就像看了各种奇形怪状的鱼之后一样,结论是——所有的跑车都会被卡在路口,无法驶进我的家,所以还是正常的车比较适合人类。

葡萄很酸...

Friday, June 3, 2011

宠自己

一弹钟情,鬼迷心窍,糊里糊涂就下了订金

KAWAI K20,

RM4800

有点痛!

只好当作是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Thursday, June 2, 2011

逃学计划

假期这么开心,忽然惊觉今天轮到我去学校受苦教补习,就像突然从天堂掉入地狱一样。

四个小时简直就像四个世纪那么久,大家都很显,窗帘就那样飘呀飘。

我想起我是身手敏捷的童军教练,一层楼而已,应该难不倒我的。

“不如我们把窗帘卷成一条条,绑在窗口,我们从窗口逃走好吗?”

学生精神一振,大家都赞成。嘉兴提议:“我们用一条黑布把脸绑住,大家一起逃走。”

“可是人家会以为我们是贼。”


嘉兴继续出主意:“我们也用黑布把身体包住,这样别人就认不出我们了。”

可是黑布已经被我拿回家了。结果我们因为没有黑布,只好放弃逃走的念头,挨到放学。


真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