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9, 2011

养鱼与养细菌

猫被送走了,地球好像安全了很多。椅子不用拼命擦也可以放心坐下了。猫儿留下的空缺,就由鱼儿来补上好了。

养鱼,又不能抱在怀中,应该不会引起过敏吧?

所以就多买了十多条孔雀鱼。为了贪小便宜,当然是买一条一块钱的电光。为了方便,只需要说:“老板,我要十五条电光,红尾巴与蓝尾巴的参杂。”就可以了。

真是神经病,有那么多种孔雀鱼,竟然全买一样的,完全认不出谁是谁,不像猫——garlic是长长傻傻的,carrot是肥肥呆呆的。虽然两只猫都是天然呆,可是仍然一眼就可以认出来。

觉得自己有点传染了猫儿的呆。

然后因为有人买了硝化细菌Nitrifying bacteria),我才知道世人之懒,无奇不有——在鱼缸里养细菌,从此不必再洗鱼缸,多方便。

其实有人更加需要的是可以养在嘴巴里从此不必再刷牙的细菌

Friday, August 26, 2011

斩脚趾避沙虫

火箭还没做好,不能离开地球,
只好先把猫儿送走寄养。


我会想你们的……

Wednesday, August 24, 2011

地球很危险

地球上充满惊喜,每天都有新发现。

昨天把车里的垫子拿出来洗,手腕上立刻红肿一片。除了大吃一惊之外,我根本这个还没吃,那个也还没吃,甚至还没走进家门。我只是碰到了橡胶制成的垫子。

那么明显的三道肿痕。我想我又有了新发现。地球很危险,到处都有胶制品,很不适合我居住。
今天,我突发奇想:何不用橡皮筋来证明胶制品会引起过敏呢?

所以就从抽屉中拿出一条橡皮筋来,在手臂上刮了一下,然后跟小朋友一起到电脑室去。

然后我就得到了报应。
我没准备,当然得不到这么美的红疹。我的图案比较像是被发疯的猫抓伤的。

看来我必须要离开地球了。

呜。。。

Tuesday, August 23, 2011

老师与风扇

我开始讲解数学题。有人还没进入状况。

我绝对野蛮。我站着的是可以讲话的位子,大家坐在不可以讲话的位子。

所以我讲话的时候,大家是不可以讲话的。要不然,讲话的人就得来跟我换位。

没有人敢跟我换位,可是还有人敢东张西望,还没发现我的存在。

“如果不要听课,我就趁机休息。反正我刚刚跟4E班斗法回来,很累。我没有183cm高,他们没看到我。”

平均高度145的小朋友一听到183,立刻精神一阵。

“老师,183很高咯!如果你183cm,你会高到哪里?”

贝贝帮我回答:“被风扇到。”

大家想象一个被风扇绞着头发的老师随着风扇不停旋转,立刻精神百倍,不知多开心。没有人再东张西望。

我可以开始教书了。

Sunday, August 21, 2011

到网吧那么无聊的事……

虽然据说KNS 的saps系统不停地提升,可是要完成一项简单的输入分数任务却依然没那么简单,还要配合天时地利。
抓狂的时间还是有的。

时常笑眯眯的Cikgu Teo 虽然表面上没有抓狂的迹象,可是他还是不时提起他还无法输入分数,因为他无法在家里成功进入那个KNS的网页。

当然在学校里也无法抢到空档。即使抢到,完成任务的百分率也不会超过50%。

我时常怂恿他到网吧去试试,反正他家附近网吧林立。Cikgu Teo 和他老婆都是忠厚老实的好老师,一听到网吧,就立刻联想到那是一个收费昂贵,坐满凶神恶煞纹身烟客的恐怖地方。

我向他描述了去过的网吧的情况,他开始有了点好奇心。当他听到网吧的收费是每小时RM 1.50时,他吓了一跳,跟我说:“不是一小时要三十多块钱吗?”

难怪大家都把“小孩子到网吧去玩电脑游戏”当作十恶不赦的罪行。

虽然Cikgu Teo 有了一点好奇心,可是我想他们两夫妻应该是不会到那种地方去做输入学生考试分数那样无聊的公事的。我只是想作弄他而已。

恶有恶报的。结果最后花钱到网吧去做这种无聊公事的人是我。

开了六台电脑,左右两旁的人个个全情投入地在玩血腥网络游戏,只有我,尽忠职守,出淤泥而不染地在输入学生的考试分数。四周不中断地传来福建派和华语派的鱼虾蟹,粗口满天飞,不用回头看都可以猜到是我们的学生。

我有点好奇,如果我没在那里,我左边和右边的那两兄弟会不会也是鱼虾蟹不停口?

下次跟踪他们看看!

由于工作进度不错,明天可以向Cikgu Teo 大力推荐这家网吧了。

Friday, August 19, 2011

爱会来的,在对的时候。

不过,只有来错时候的爱

才有澎湃汹涌的杀伤力。


所以,你知道为什么伤口会那么痛了吗?

勉之~

Wednesday, August 17, 2011

诅咒

老师不接受诅咒,
他们是不是要自己受?


笨蛋学生!

Tuesday, August 16, 2011

摸鱼高手

阿泰跟我说:“星期六那天,你的那些scout老师坐在树下聊天。”

我原本已经忘记这件事了,现在一听到,又燃起火苗了。

阿泰接着说:“我的学生警察的老师就跟我说,你看,男童军的老师都不用做工的。你也跟她们一样,训练学生小队长自己教操步啦!”

我还一肚子火呢!

我以为我已经很会摸鱼、很会混日子了。

我没有计划、没有策划,到了星期六睡醒后才匆匆忙忙上网找点子、找影片来摸鱼、骗学生。可是,当我把学生带到三楼的ICT room去看录影、学唱歌、学跳舞的时候,我的拍档们竟然纹风不动地坐在树下谈天!

我一个人要负责教几十个学生唱歌跳舞!

其他的老师就在树下聊天!

因为我没有请她们一起到ICT room看顾学生?

因为我没有提醒她们,当天是上班的日子,当时是上班时间,她们是童军老师?

所以她们在树下聊天。然后学生警察的老师很羡慕,因为
男童军的老师是不用做工的


男童军的其他老师真的是不用做工的,我真的没有工作给她们做的,只是课外活动主任硬生生要把她们塞来在我的身边聊天,我也无可奈何!要为她们安排工作,就是最大的烦恼。

结果最后即使有工作做,她们也纹风不动。

这样的烦恼也是阿泰面对的烦恼。她有一群可以连续进行“口部运动”九十分钟的老师,从活动开始讲到放学,不需休息。

我们很烦。学校没有成立冗员俱乐部
我要参加。

Monday, August 15, 2011

不是单身

蘑菇头又有惊人之语了。老师很需要惊风散。

蘑菇头趁着休息节,走到我的旁边,跟我说:“老师,我要跟你说……我快要恢复单身了。”

我忍住笑问她:“快要恢复单身?就说你现在不是单身?”

蘑菇头瞪了我一眼,东摇西摆。我说:“单身是指还没结婚你知道吗?难道你结婚了?”

蘑菇头又瞪我一眼,又东摇西摆,用表情来跟我说:“老师真是乡巴兼老土。”

我装作很纯情,又问她:“那么,你的男朋友是谁?”

蘑菇头羞答答地欲言又止:“哎呀,这里这么多人!”

我就把一旁的小朋友支开,叫蘑菇头走过来一些。蘑菇头就笑眯眯地指着地上。意思是说,她的男朋友是楼下的同学。我一早已经收到风声,知道她的“男朋友”是五年级的学生,不过还是假装很惊讶。

蘑菇头说:“不过就快要没有了。”

我问蘑菇头:“你……真的谈恋爱了?”

蘑菇头没好气地说:“哎呀,都不知道多少次了!”

说完,她就跑开了。我不知该笑好,还是气好。才六年级,谈恋爱的次数就已经多到数不清了?

我又把蘑菇头叫过来,问她:“你们怎样谈恋爱?看戏?逛街?聊天?”

蘑菇头说:“没有出去的啦,就是这样啦,没有去看戏的,一次都没有出去。”说完,她又摇摇摆摆地走回去她的座位,还用斜眼笑眯眯地看我,仿佛在取笑我少见多怪,连谈恋爱是怎样的都不懂。

原来这样就叫做“不是单身”。

Saturday, August 13, 2011

念经

半million女友和我N年不曾一起去Kamdar买布了,今天我们终于有幸旧地重游。

半million女友看中一块布,价钱便宜,就打算买个十多米来做窗帘。布店的印裔包头女职员说:“不买多一点吗?还有70%折扣。”

我们合指一算,发现一米竟然还不到一块钱,所以半million女友就买了几十米,打算不止做窗帘,可能还要做桌布、抹布、睡衣、床单……

要做床单的人是我。我选了另一匹布,叫那个包头女估计一下有多少米。她大略看了一下,说大概有十多二十米。半million女友就跟她说:“你可以量一下吗?我的朋友可能要全部。”

包头女就把那卷布拉出来量。一共有22米。我说太多了,我要14米就够了。

包头女不爽了。她嘀咕着:“你一早说啦,现在我还得把布卷回去。”

真是神经病,如果没拉出来量,谁知道这匹布到底有多长?

我竟然还这么好声好气地跟她说:“我以为是20米我就要全部,可是22米太多了。你只要把多余的卷回去就可以了。”

我一讲完就立刻后悔不已。她已经无理地埋怨我了,我干嘛要跟她讲好话?

然后我就不出声,板着脸。包头女就用印度话对另一个职员念我。我不会听印度话,可是我会听“22 metre和14 metre ”。

半million女友从另一边走来。我告诉她那个包头女不爽我害她必须把布卷回去。半million女友连忙向包头女解释。我告诉她:“不用管她。就算她讲一百句,一千句,她都得做。”

我们等着她一边冒火,一边为我们服务好了。我们不需要说话。可是接下去,我还是讲了话,因为包头女一直说要剪出6米来。我忍不住告诉她,应该剪8米。

我只是要让她知道她的数学很差。

半million女友终于受教,不再企图去说好话了。她说:“你看,所以你当老师,她在这里剪布。”

幸好,接下来包头女的态度又慢慢恢复正常。

。。。。。。。。。。。。。。。。。。。。。。

回途中,在大桥中央,看到一个男人把摩托车停放在路边,戴着头盔,缓缓地爬上栏杆……坐下来。

风很大。

他一脸疲惫,为什么不回家?

。。。。。。。。。。。。。。。。。。。。。。。。

每个人都有本难念的经……

Friday, August 12, 2011

别人的智慧

因为自己没有这些智慧,所以要借用……

1. 不要在流泪的时候做任何决定,情绪负面的时候说话越少越好..

2. 不要去反复思考同一个问题,不要把所有的感情都放在一个人身上,你还有父母,还有其他朋友..

3. 不要害怕做错什么,即使错了,也不必懊恼,人生就是对对错错,何况有许多事,回头看来,对错已经无所谓了..

4. 有负面情绪是正常的,但是自己一定要知道,要明白这只是生活的一小部分,在其余的时间里,要尽量的让情绪平稳起来..

5. 那个人突然不联系你了,很正常; 那个人突然又联系你了,也很正常,这也不说明什么..

6. 如果不懂,就说出来,如果懂了,就别说,笑笑即可..

7. 一切的烦恼都是自找的,因此也只能自己解决,不要找朋友哭诉,找他们去打球..

8. 说过的话一定要做到,即使是很蠢的话,再蠢也比言而无信好..

9. 无论发生怎样的变故,不要打破生活原有的规律,要按时吃饭,按时睡觉..

10. 不要去害怕做一件事,不要害怕触景伤情,不要害怕说错话,不要害怕想起过去,不要害怕面对未来..

11. 无论是对是错,你需要一个准则,你的行为应该遵循这个准则,并根据现实生活不断的修正。反反复复优柔寡断的人,是不可能讨人喜欢的,在对错之间徘徊的人,形象不如从错到对的人正面..

12. 当他说 “让我们冷静一段时间好吗?” 的时候,要冷静的说好,然后挂断电话。不要哀求,他不是来征求你意见的..

13. 不要把心底的话全掏出来,这些是只属于你的财富..

14. 不要跟一个人和他议论同一个圈子里的人,不管你认为他有多可靠..

15. 当你不知道和他说什么的时候,那就什么也不要说,沉默有无限种含义..

16. 不要追求什么结果,每个人结果都一样,就是死亡..

17. 不要后悔,无论怎样都不要后悔,后悔的情绪比你所做错的事更可怕,因为这会摧毁你的自信,自尊以及很有可能让你去做一件更错的事..

Thursday, August 11, 2011

摸鱼

提醒学生,星期二才到图书馆去借书,因为明天有退休仪式。第一副校长要退休了。

学生有点惊讶:“又退休?这么多老师退休?副校长几岁了?”

我说应该是58岁。学生就问我几岁退休。我说58岁。

他们又追问:“那你现在几岁?”

我不告诉他们。他们就开始乱猜。蘑菇头忽然走来我旁边,又一阵风似的回到座位。原来她到抽屉里把日历拿去了。

我开始要教书。蘑菇头就大声说:“老师,你XX岁!”

我摇摇头:“老师几岁跟你有什么关系?”

大家七嘴八舌说要知道我什么时候退休,要回来看我。我说:“算了,到时你们是不会记得我的啦!”

蘑菇头说:“哪里会,我们一定会记得你的。难道你会忘了我们?”

我说:“你们毕业了,就有新的一批学生来了。我又有新的学生啦!”

付出感情就会带来伤害,小朋友不会明白的。

谁知,平时很喜欢跟我顶嘴的蘑菇头一听,竟然生气了。她说:“你哪里可以这样的?”

我被吓了一跳。我以为她将要脱离我的魔掌了,一定很高兴。原来她还希望老师记得她。

我胡言乱语含糊带过,开始教书。

蘑菇头低下头静了一下子,又大声说:“老师,你YY岁!”

我又摇摇头,命令她:“收起你的水晶球,我要教书。”

蘑菇头又低下头。我刚要开始教书,蘑菇头又大声说:“老师,我知道了,你ZZ岁!”

我要吐血了:“不准问女人的秘密!”

蘑菇头说:“你不告诉我,我自己算。”她一边说一边扬起手中的日历。这时我才知道她不是用水晶球来算,而是用日历。我还以为她很乖的在看书听课。

蘑菇头继续进行她的神算,不停地打断我的教学,前前后后猜了十多次,我都摇头。其实,她的神算准确性真的是零,猜了十多次,完全没有一次猜中。

我实在无法好好把书教完,因为蘑菇头有不屈不挠的精神。她忽然问:“老师,你的男朋友知道你几岁吗?”

我终于可以把球踢出去了。“你自己去问他啦!”

结果,小朋友们就大声问:“志恒,老师几岁?”

原来他们已经帮我换了男朋友。可爱的志恒鼓着腮,啼笑皆非,不知如何是好。

“喂,志恒又不是我的男朋友。快点看书。”我觉得小朋友比我更会摸鱼。

他们一听,就立刻换一个名字来叫:“XX,老师几岁?”。我的书,教不完了。

贝贝忽然跟我说:“老师,我知道蘑菇头的男朋友是谁,放学后我告诉你。”

蘑菇头立刻大叫一声,从自己的位子飞奔出来,捂住贝贝的嘴巴。从她的背后看去,感觉是有谋杀案要发生的样子。

我说:“蘑菇头,如果你承认有这样的事,那就继续站在这里好了。”

蘑菇头只好走回原位。她一边走,一边说:“老师,我单身。”

哈!

幸好,书可以顺利教完。放学后,蘑菇头走到课室门口,跟我说:“老师,我单身。”

“唔,我也是单身。”因为我没有双身。

蘑菇头跑出去了。我走出课室,又在走廊上遇到蘑菇头。她又跟我说:“老师,我单身。”

蘑菇头,我——晕。

Wednesday, August 10, 2011

救我~

不喜欢星期三,太多课了,还包括4J的两节生活技能课。秀凤每一次看到我带着4J的学生经过她的生活技能室就哈哈大笑。她这样对别人形容我:

“她脸上的表情好像在说‘救我~救我’。”

我正有此意。我也想扁她。这些人都是她一手调教出来的。

今天要继续教“观赏植物”。我把从家里带去的乱七八糟的盆栽拿进生活技能室当教具。里头有凤仙花、夏堇和红苋草。

我开始教课:“上个星期我们看过了遮阴植物,今天我们要认识一年生花木。”

有人喊:“火焰树!火焰树!”

“火焰树是遮阴植物,这是凤仙花,不能遮荫的。”

我耐心地讲解一年生花木的特性。坐在我前面的家顺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那盆rojak植物。

“老师,这个会动的!”

我看到夏堇上有一只介壳虫。我说那是一只昆虫,当然会动。

我继续教书。我还未讲完一个句子——

“老师,你看,它真的会动的,它爬到这里来了。”

大家就跑过来看。

“好了好了,这是介壳虫,昆虫当然会动。有毒的。大家坐回原位。”

他们就喊:“有毒的,不要动!”

大家慢慢坐回原位。我继续教书。我的句子还是没讲完——

“老师,你的花有火车虫。”

我看到一条火车虫在泥土上爬。这么隐秘也被小鬼看到。

他们又跑出来,然后——

“老师,为什么你的火车虫不会卷成一粒的?”

原来他们不只看,还动手去弄那条火车虫。

“大概是因为它不是很怕你们吧。大家坐回原位。”

我再继续。我的句子还是没机会说完——

“老师,你喜欢蜗牛吗?”

“我讨厌蜗牛。”

“老师,为什么你的花里面有蜗牛?”

我没看到蜗牛。家顺就指给我看。我看到一只小蜗牛。这次其他的小朋友没有走出来凑热闹。他们七嘴八舌地说:“是呀,有蜗牛,三只蜗牛!”

天,他们不止玩了火车虫,还顺便数了蜗牛的数量。

OK OK,今天还不教如何照顾植物,只要认识植物就够了。好不容易把一些植物介绍完毕,接下来就要到花园里亲自去看和写生。

来到第一个花园,大家就跑来跑去,爬上爬下。幸好没有人动手采花。然后,再到第二个花园去找木槿。一进去,花还没先看到,就有人看到一只肠穿肚烂的死老鼠。
大家兴奋极了,就忘了木槿,都围着看死老鼠。看呀看的,还不过瘾。终于有人忍不住把死老鼠捉了起来。

呕!

我觉得星期三是个很需要风油的日子……

Tuesday, August 9, 2011

海鲜话

志恒一早就在班上哭。同学们说是因为他不喜欢大家叫他猪恒。

奇怪,这个外号已经存在很久了,他也没什么表示,为什么到今天才哭呢?我跟小朋友说:“既然志恒不喜欢了,大家就不要再叫他这个外号了。”

这是我们的约定,所以大家就点点头。然后我就对志恒落井下石:“你为什么哭呢?猪有什么不好呢猪很可爱呀!”

志恒受了这个刺激,继续哭。

我继续教书。不知道为什么会教到以貌取人这个成语。我顺便劝告小朋友不可以一开口就“鱼虾螃蟹”,会被别人看不起的。小朋友冰雪聪明,竟然跟我说:“嘻嘻,海鲜话!”

“那么大家就要克制自己,不可以说海鲜话。”小朋友就咪咪笑。可能觉得老师太古板了。

志恒的悲伤持续了很久,到了第二次休息还没结束。钟声一响,就有一堆小朋友走到志恒身边安慰他。他们争着说出自己的外号:

“我被叫做游泳池,被叫了两年啊!”

“我被叫做猫,喵喵喵。”

“我更惨,我是寄生虫!”

大家七嘴八舌,说着说着,忽然就有人说:“你呀,sotong!”

凯盛就大声说:“老师,有人说海鲜话!”

接下来他们就互相用海鲜话骂来骂去:
“你螃蟹!”
“你乌贼!”
“你虾啦!”
“你sotong乌贼虾!”

志恒在一堆鱼虾螃蟹声中破涕为笑了。

Monday, August 8, 2011

没有

睁着眼睛可以说瞎话,
闭着嘴巴当然也可以说谎话,
——用一根拇指就行了。

要假装,
要伪装,
即使伤口很痛很深,

也要扮得若无其事、没有芥蒂。
只要能够说服自己,
慢慢地,
就会相信,
没有。

T M D

Saturday, August 6, 2011

七夕做什么?

今天是七夕……是不是应该吃七种菜的日子?

天还没亮,就被头痛唤醒。感觉痛到要死了,就摸出两粒药来吃。吃了后才赶快查看是不是止痛药。幸好/可惜真的是Penadol。不过它们的真实身份可能是木薯粉。

想到昨晚上传不成功的照片,心有不甘,就摸黑开了电脑。结果听了一首歌,听到目瞪口呆。这歌词简直是有人偷看了我的心之后写出来的。

谁在我心里装了针孔录影机?还是窃听器?

我应该要很难过。可是我竟然一边听一边大笑。头痛痛到我的笑穴神经受损了。我开始怀疑我真的吃了木薯粉。

头继续痛。木薯粉果然没有药效。我觉得会痛到死掉。不过在死掉之前,我必须先到E&O大吃一顿,以弥补荷包上穿破的洞。

到了学校,大家已经开始上巴士。司机恩准我先到店里去买药。这一次我决定要买activefast,因为出现木薯粉假冒的机率比较低。

上了巴士不久,就开始这边痒那边痒。结果就抓到这边一片红那边一片红。大家很同情我,问我有没有带药来吃。我只有止痛药,还得忍忍忍,忍到十一点才可以吃。我觉得十一点之前,我就会痛到死。那么一点点红肿和痕痒,就算了。

巴士上了大桥,终于十一点了,我就拿出两粒止痛药来吃。我跟旁边的洪小姐说:“你看,这一天还没到中午,我已经吃了四粒止痛药。”

幸好她不是一般人,没跟我说:“你不要吃这么多药。”可能她也怕我半路死在她的旁边。

到了E&O,一走入大厅,阿枝就拿着一个链牌走来找失主:“谁的love掉了?”我伸手把它接过来说是我的。阿枝说:“只看到牌,没看到金链。”

不是金链,只是一条黑绳子。不见就算了。就算是金链掉了,也算了。反正我可能会头痛到死掉。

我把链牌收进“马车”里。才走两步,“马车”上的马车牌竟然无缘无故也掉了下来。我把它拾起来装好,就摸到那条当项链戴的黑绳子。它竟然就黏在衣服上。我把牌拿出来,重新戴在脖子上,就像一切事情不曾发生过一样。

然后我们在房里不知道等什么,等了很久。这时我应该可以肯定我不是吃了木薯粉,因为头痛开始减轻了。头不痛了,刚好也可以开始吃东西了。

大家开始吃很差劲的、价值八十多块钱的超烂高级午餐。

我不挑食的。我只能吃沙拉和水果而已!


我不挑食的,我只是这个不能吃,那个不能吃而已!


大家对那些食物都很失望。有人开始跑到外面去偷看其他公众到底在吃什么,付了多少钱。结果得到的消息是:别人的自助餐五十多块钱,吃的是这个这个那个那个,和现煮的这个这个和那个那个……

我们简直是冤大头!那么高级的酒店,竟然敢供应那么烂的食物给我们。真替他们感到羞耻!

所以大家千万要记得——不要以为自己很大牌,要求独自一个贵宾房。没得比较,人家会乘机给你最差的东西!融入大众才会有好康。

热热闹闹,闹到三点多才总算可以回家。今年总共跟我讲过三句话的洪EG忽然走来跟我说:“不值得hor?”

是的,超级不值得。幸好我们只是要凑热闹,欢聚一堂,欢送几位同事退休。如果是为了吃,不如去吃大排档。

上了巴士,我又开始痒。没救了。

洪小姐说:“你最不值得,这个没吃,那个没吃。”

我说:“我才不要跟我的身体过不去。”

所以我这个不吃,那个不吃,却吃了四粒止痛药。自打嘴巴。

不过,至少还没痛到死掉。

Friday, August 5, 2011

乱象

大家的火都很大……

KNS 的saps 已经把大家折磨到不成人形,还有一个疑团重重的网页等着大家去探索、输入个人资料。这一个要输入的不是学生的资料,而是老师自己的。

大部分的人都还按兵不动,所以大家还不知道需不需要输入三围尺寸。

肥婆好像已经打了头阵。她忽然气冲冲地说:“我刚才去问Bakar,他说还没有寄出去,因为还没有disahkan。”

肥婆吸了一口气,继续说:“我把我自己的资料赤裸裸地打进去,竟然还要等人家来sahkan我的东西!我自己的资料,竟然还需要别人来sahkan!”

我们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什么好。真的很荒唐。到底谁可以sahkan我们自己的资料?卧底?间谍?私家侦探?

肥婆继续发飙:“他们会不会嫌弃我的老公大我十岁,太老了,不要sahkan我老公的身份?”

我们开始笑起来。到底老公要大几岁才可以disahkan?

文老师想起saps的可笑规则:预测分数一定要至少增加六分,就说:“你的老公一定要大你六岁。”

噢,这样我们的资料全部都作废了,因为可能全校老师的资料都无法disahkan了。所以还是按兵不动最好。

然后就听说期中考的分数可以输入saps了。大家又破口大骂,乱成一团。

Wednesday, August 3, 2011

死结

打了死结,这样挂着,解不开,放不下……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