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31, 2011

无聊人

听说下个星期一和星期二又是假期,心里只想着:

很xian啊!

去到班上,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学生,以为他们会欢呼。结果他们说:

什么?又没有上课?很无聊啊!

唉,不知道我们到底要什么,真难伺候。

Sunday, October 30, 2011

念念不忘

张小娴语录/辣死你妈情诗(?):

狗不会瘦,因为它不会思念。
人会瘦,因为他思念着别人。
人总是被思念折磨,
在思念里做一头可怜的流浪狗。
狗应该也会思念的,
要不然怎么会四肢萎缩,只剩下一粒大头,
还用这么恐怖的眼神看着你?
.

.
.
.
.
.
.
.
.
.
.
你欠我的钱,我绝不会忘记加上利息的!

Saturday, October 29, 2011

蛇之门徒

太俊老远跑到槟城去办生日会,我们也老远跑到槟城去参与其盛。他请了不同“阶层”的朋友共聚一堂,包括他的师训学院同学,中学同学,童军兄弟,戏剧社的朋友,还有不在这批人之中的我。要切生日蛋糕之前,他先发表了一轮感言,然后向大家介绍大家。

我不是他的老师,不是他的同学,不是他的兄弟,幸好因为他曾经在我的学校当过临教,所以勉强算得上是同事。

他说:“这是我的老师,虽然他不曾教过我,不过我从她的身上学会了……嘶嘶……”
他在胸前比了一个眼镜蛇吐信的手势。

真是的,哪里可以泄漏老师的秘密的?应该考虑杀他灭口。

Friday, October 28, 2011

不是瞎的

帮学生拿证明书,趁机找校长翻旧账。

可怜的校长,刚刚开了门要出去,又被逼走进办公室去。我把文件递给他签名,告诉他,那天来帮忙做鬼屋的学生共有24个。

鬼屋的事情已经过了N个月,我还耿耿于怀。

校长连忙说:“那要买什么给他们?这里还有不少钱。”

之前不是说要把义卖会剩下的玩偶送给他们当奖赏吗?校长又觉得那些玩偶不大好,不适合送给学生了。他不停地在“要送什么给学生”的课题上兜圈子。

我一直跟他说,其实我的学生已经忘记这件事,而且我当天就已经买了礼物送给他们了。我要追究的不是事后的奖赏。

校长还是一直问我,什么东西比较适合,我怀疑他假装不明白我的意思。我忍不住直接问他:“学校真的可以任由某些人为所欲为吗?”

N个月前,学校举办了园游会和义卖会,我的班做了鬼屋。当天来做工的学生都有一张RM5的固本。负责分派固本的是王八蛋。我呈报了18个工作人员,结果我 们从早上七点多忙到十二点,没有人来派固本给我的学生。等到活动结束后,我们算好收入,回到办公室才想起这件事。我们的“级长”,A班老师说:“我本来要 去跟她拿固本来分派给你们的,可是她不给,她说她要自己去派。”

意思就是说,我班上那18张工作人员的固本,被王八蛋没收/私吞/毁灭/盗用了。虽然我告诉了校长,可是我肯定校长一转身就忘记这件事情了。只有我还耿耿于怀。

校长终于肯面对现实。他说:“有时候,有些人,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的,就出现一些问题,忽略了些东西……”

我不要伪装:“校长,我直接说,她是故意的!我肯定她是故意的!”

校长小声说了一句“我知道”,然后接着说:“其实我一直都在观察着的,很多事情我都知道。我不是瞎的。”

我不罢休:“那么就由得她为所欲为了?”

校长使出太极拳:“会的,会的,我会采取一些行动的。”

然后他就翻箱倒柜,找出一些环保袋文件夹之类的东西,说一定要送给我的学生。我拿到班上去给学生,他们很高兴。

我想,校长已经忘记我刚才去找过他的事了。他不是瞎的,他是失忆的。

Wednesday, October 26, 2011

那些复杂的事

打电话给小魔女,她没接,我就转而打给宏宏宏。我问他,小魔女有没有跟他在一起。他说有。跟他聊了一阵子之后,我说:“你叫妹妹听电话。”

他说:“她都没有带电话来。”

呃——我呆了一下。宏宏宏没发现我正在跟他讲着电话吗?

“你现在把你的电话拿过去给她听。”我忍住笑。

他才会过意来,说:“哦。”

后来一起去吃午餐时,我把这事告诉小魔女。小魔女说:“他每次都是这样把事情复杂化的。”

*******************************************
今天太无聊了,就出去乱买东西。从店里走出来,发现下雨了,毛毛雨。顺着店屋走去停车场,拐个弯却看到雨很大,车子就像在倾盆大雨中,很奇怪的感觉。
“好大的毛毛雨!”我脱口而出。

“大,怎么还会是毛毛雨呢?”航航也听出语病来了。可是出现在眼前的,真的是很的毛毛雨。

我们冒雨走向车子。航航也忍不住说:“好大的毛毛雨。”

明明看到很大很大的雨,可是落到身上的,却是细细绵绵的雨。

连雨也这么复杂,难怪人要钻牛角尖……

Monday, October 24, 2011

好看的大楼

庄严又神秘(不知干什么用的)的Wisma Persekutuan 不知何时开始启用了,每次经过都看到路旁停满了车子,即使路旁已经画上白线,警察局就在咫尺之遥,而警车更是不间断地来来往往,大家不知为何还是那么勇 敢,那么坚持要违规,就是不愿把车子驶入Wisma Persekutuan的停车场?今天,借着帮宏宏宏买Akta BURUK的伟大使命到Wisama Persekutuan去了一趟,终于揭开了心中的谜团。
由于大家都把车子停在路旁,我当然也要跟大队。下了车,找到了大门,一走进去就看一个告示牌,写着只有获得准证的车子才可以停放在停车场。哈!

然后我看不到其他的告示牌,不知何去何从,只好继续走。最先看到的是Anjung B。我猜那不会是我要去的地方,所以继续走。然后看到凹进去的Anjung C,我坚持要找到anjung A,所以又继续走。推开神秘的大门,里头空空如也。我和几个已经在里面的马来人像几只迷途的羔羊一样,只能把墙上的告示牌读了一遍又一遍,还是无法确定自 己要到哪一座、哪一楼去。

我只好走出去,又走回到anjung B去。这时,一个印裔守卫出现了。他说:“这里是不可以进入的,里面所有的门都是锁着的,你到Anjung C去问问看。”

然后这印度大兄就带我走到anjung C去。他一边走一边念念有词:“大家来到这里都不要问的。要问啦!”

我趁机问他:“我们的车不可以进入停车场的对吗?”

他说是。我故意问他:“那么我们的车要停在哪里?”

Wisma Persekutuan四周都没有空地,全是政府机构,难不成要大家把车停在旁边的医院里再走过来?然后要到医院去的人就把车停在警察局,从警察局走过去医院?难怪大家都把车停在路旁。

印度大兄听我这样一问,心里的不满也浮起来了。他说:“就是啦,都没有地方放!很多人都投诉这个问题。”

我们走到anjung C门口,印度大兄推开门的时候说:“kalau tak puas hati,taruhlah,macam ini!”

他用手比了个“投进箱子”的手势。我立刻大笑起来。我不知道他要说的是写信投入意见箱,还是另一个意思。我大笑,因为心里想的是后者,在这样的政府部门,不知道门上有没有闭路电视,下次不知道还会不会见到他……

印度大兄一进去就不知去了哪里。我又看到一堵墙,又对着墙上的告示牌研究半天,最后决定到人力资源部去。乘电梯到了二楼,又看到空空宽宽的走廊,觉得有点 恐怖。然后就找到一扇木门,门上写着sila guna pintu ini untuk urusan kaunter。我没有找到urusan under counter的门,只好从这扇门进去。

推开门之前,感觉很奇怪。门外的人不知道门里到底有什么;门里的人,又知不知道门外来了什么人?为什么不设一道玻璃门呢?

结果门里的人的确是我要找的人。可惜Akta BURUK始终缺货,即使宏宏宏说他上次亲自去买不到已经是半年前的事情了。

Saturday, October 22, 2011

糟糕法令

有人托我帮他买Akta BURUK

Akta Buruk?Akta Buruk?Akta Buruk?

我问了三次来确定,他都说是。看我这么鲁顿,他用英语再说一次:

Employee Act.

三条线……

Friday, October 21, 2011

帮人拔掉野草也会被骂。怪人处处有……

看到花盆里长满了野草,忍不住就把它们全拔掉,然后就被骂了:

“这是我要的!你哪里可以随便拔掉人家的草的?”

这是野草咧!
好心没好报。还说没有花盆可以移植凤仙花,原来是要种野草。

“你不觉得它很美咩?”然后就把那堆野草再种回去,又去挖了些泥土来添上去,还不忘一边念念有词:“你哪里可以乱乱拔人家家里的的?我去你家把你全部的草拔掉看!”

欢迎你来帮我拔草。

怪人添了泥土,还要浇水。对那堆野草呵护有加,只差没嘘寒问暖。

难怪每个花盆里都长着杂草。没有人敢去拔……

Thursday, October 20, 2011

大眼睛儿童

又是教师受难日,或称儿童节。

副校长说得好:“儿童节是为你们而庆祝的,请不要邀请你们的哥哥姐姐来,他们已经长大了,不用庆祝儿童节了。”

所以小朋友没再来跟我说:“老师,我可以叫我的哥哥/姐姐来吗?”

他们问的是:“老师,你有带你的火星人来吗?”

我还得把我的下巴托好才能回答他们:“火星人不是儿童,不用庆祝儿童节了。”

既然不可以带哥哥姐姐也不可以带男朋友,小朋友又有其他要求了:

“可以带手机吗?”

“可以带相机吗?”

“可以带气球吗?”

“可以戴隐形眼镜吗?”

我知道她们买了大眼睛的隐形眼镜,上课时间也偷偷跑到厕所里去戴。从照片上看起来很美,可是她们真正站在我的面前时,看起来很可怕,特别是还穿着校服。

“普通的隐形眼镜可以戴,可是大眼睛不可以,很可怕,不适合在学校戴。”

她们就一直央求,我就一直说不可以。结果事实证明,没有人听我的话!

今天还没进入课室,已经在走廊上碰到鬼了——好诡异的蘑菇头,眼睛那么大那么可怕,简直就是没有瞳孔,或者说整个黑眼球就是整个瞳孔。
大眼睛的鬼还不止一个,个个眼睛大大红红,只能用爱美不要命来形容。

女生们或者认为自己已经长大了,不再像去年、前年的儿童节那样疯狂,反而显得有点扭捏,甚至还想装出一副排斥儿童节的样子。

我一边劝告那几个眼睛开始红肿的女生去把大眼睛除下来,一边在心里偷笑。

因为认为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所以不要听老师的话,坚持要戴大眼睛来当美少女。而戴上大眼睛,就是为了庆祝儿童节

哈!

Wednesday, October 19, 2011

同声一哭

从礼堂回到办公室,才一坐下,阿全就来叫我:“老师,班上很乱。”我有点迷茫,以为是休息时间,就叫他不要来烦我。他只好走开,又吞吞吐吐地说:“有人哭。”

过后,又有学生来叫我,连其他班的学生也吞吞吐吐地来跟我说:“老师,你的班……”

我只好走到班上去。一进去,就看到泪眼汪汪的贝贝。她的眼泪还在滴着。我问大家,发生什么事,没有人肯回答我。

我已经在礼堂里站了两个小时,休息时间都已被牺牲掉了,接下来竟然还要我看一群哭包和寒蝉?我恐吓他们:“如果你们不说,我就当作你们全班人欺负贝贝一个人,个个都要打!”

他们竟然一反常态,继续不出声,不喊冤。
我让大家站着,扫描了他们一阵子,才发现有一大堆眼眶红红的学生。原来哭的不只是贝贝一个人。

我继续恐吓他们,他们继续保持缄默,一副宁愿被打,也不愿说出真相的表情。我根本不想打他们,就让他们站着,我坐着休息好了。后来就换成“无关的人坐下,哭的人站着”。然后看到一些平时很乖很静的女生也站着,我有点吃惊。反而最气人的蘑菇头却坐着,很意外。

我开始发挥老师的本色,碎碎念……碎碎念……一些学生开始有所心动,蘑菇头却不停地阻止她们。

我继续念,念到最后,心妮和微琦终于来跟我说:“刚才王老师来代课。
凯娴和依惠写粗话在纸条上传来传去,传到永琪的手中时,被王老师看到了。”

这时,我才发现
凯娴和依惠都不在班上。

“粗话?她们写粗话骂老师?”心妮点点头。

“她们骂我是吗?”我先做好心理准备。

心妮说不是,又小声地补一句:“你这么好。”

我不解:“你们最认识的就是我,要骂当然是骂我。你们去骂王老师干什么?你们又不认识她。”

“她们生气王老师一看到她们站起来就骂她们。”

“现在
凯娴和依惠呢?”

“她们跟王老师在楼下。王老师给她们选择,要把她们的字条贴在布告板上,还是去见副校长。”

“那你们为什么站着?你们也写粗话吗?”

“没有。老师,是你说哭的人要站着的。”

“你们……就是哭而已?你们为什么哭?”

“我们伤心。”

那么多人哭,连男生也有,就是因为担心
凯娴和依惠会被处罚。太感动了,我也要哭了。

我只好安慰他们:“既然她们真的做了不对的事,就必须勇敢面对,接受惩罚。以后你们要骂我的时候,记得在心里骂就好了,千万不要留下证据,特别是在facebook!”

一讲facebook,大家就破涕为笑了。

放学后,遇到王老师,问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第一句先说:“她们要求我不可以告诉你。”

我……有这么可怕吗?

Sunday, October 16, 2011

联想

蒙查查去看了Real Steel。
其实我要看的是Abduction,或者正确来说是要去看Taylor Lautner。而原本小魔女说要去看Johnny English,火星人则要看Smurf,并且不允许我去看Abduction。大家都得牺牲自己来迁就美少女,可是结果美少女却放大家鸽子。

看不到Taylor Lautner没关系,我还可以去看Hugh Jackman,所以就蒙查查去了戏院买了票。从停车场走到戏院,看到很多恐龙和猪扒(当然对方也一样看到恐龙或猪扒),就想起某人最近说过的话:“等我 有女朋友的时候,我也会觉得我的女朋友美过林志玲的。”

我很没有礼貌地不停地偷看别人的女朋友男朋友,心里想着各种奇怪的问题……

每个男生都认为自己将来会追到一个美若天仙的女朋友。不美的都是别人的。依此类推,每个女生都会觉得自己的男朋友比Taylor Lautner还要帅,即使事实上那个男朋友是长得像sai。

坏念头太多了,然后恶有恶报——Real Steel原来是一部拳击片,戏里的Hugh Jackman原来是个无良汉,这是一部“打架”片,看得头很痛!

我应该去看Smurf。

Saturday, October 15, 2011

死水

终于挨到最后一次的课外活动,让童军们自己准备食物,举行茶会。

一早已经交待两位老婆婆要快点下去,因为每个老师都有各自要负责的工作,结果左等右等都不见云婆婆出现,害学生无法早点开始准备食物,只好先练习步操。最后还得叫学生去请云婆婆下来。xian!

云婆婆刚出现,我还来不及让学生列队,一个来得不是时候的家长也出现。除了跟我说他的孩子上个星期不见了一部手机之外,还问我:“你们没有请警察或者军人来教步操吗?”

我看看那一堆软绵绵、懒懒散散的男童军,说没有。他又告诉我:“以前我也参加童军,我们还到军营去参加camping,去一个星期!你们没有给学生去参加camping吗?”

我很气愤地告诉他:“你看,那些孩子个个娇生惯养!我很乐意牺牲时间做camp给学生,可是家长们个个看到通告就不让孩子参加了。”

他又继续跟我谈论“现代的孩子跟他的时代的孩子”。我很不耐烦,一时忘了他也是其中一个“一看到训练营的通告就不让孩子参加”的家长,没有把他打得落花流水。

该早早出现的人不早早出现,不该出现的人却偏偏在我很忙的时候出现,xian!

他说得那么开心,我就跟他说:“不如你来帮忙我教步操啦!”

他连忙摇头摇手说不能。可是这一招还打不倒他,他还要继续聊。

我一直后退,用身体语言来告诉他,我没有空跟他闲聊,他还是很有兴致。幸好这时学生叫我,我连忙走过去,把他甩掉。

我终于可以把学生和老师的工作分配好。可是由于太迟开始准备,结果最后大家只剩下十分钟的时间吃东西。

一个五年级的童军问我:“老师,这是最后一次的活动了啊?”

我很开心地说是。他露出伤心的表情。我问他:“明年你还要参加童军吗?”

他很开心地说:“要!”

我有点被他的开心感染到了。

我想起前几天阿泰跟我说的话:“我要辞职,我不要教kadet了,我受不了那些下午班的老师了!”

我还没有到这个地步,可是看到那些懒洋洋软绵绵的少爷们、在树下聊天的老师们、一看到通告就说不的家长们……

热情慢慢死掉了。

Friday, October 14, 2011

心中有X光眼

今天,让老师来讲“佛与牛粪”的故事给大家听:

有一次,苏东坡问禅印:“禅师,你看我坐禅的样子如何?”

佛印看了一下东坡,点头赞道:“像一尊佛。”东坡非常高兴,佛印随口也问东坡:“你看我的坐姿如何?”苏东坡揶揄地说:“像一堆粪!”。佛印听了,并不动气,只是置之一笑。

东坡高兴的回家,告诉苏小妹说:“我今天赢了佛印禅师!”苏小妹颇不以为然的说:“哥哥,其实今天输的是你。禅师的心中有佛,所以才看你如佛;你心中有粪,所以才视禅师为粪。

这故事好听吗?如果不好听,老师再讲另一个故事给大家听:

催眠师说,紫色是催眠色,穿紫色的衣服会对学生产生催眠效果,今天我有点相信了。当大家都很专心地在听课时,红毛人忽然问:“老师,你的衣服是plastic的啊?”

我连忙仔细看一下,看到衣服上有些珠片,就跟红毛人说那的确是plastic。红毛人说:“我不是说那个,我是问你,你的衣服是plastic做的啊?”

我还来不及回答,坐在红毛人后面的男生就说:“是透明的。”

虽然他说得很小声,可是同学们都听到了。大家大声笑起来。原来在他的眼中,老师的衣服是透明的。

我的信心有点摇动,连忙问其他学生:“老师的衣服真的透明吗?”

大家都摇头。只有那个X光眼的男生在傻笑。

所以老师被逼讲了个故事给大家听。故事名为“佛与牛粪”。


Thursday, October 13, 2011

市容之损

小魔女跟大头说:“有人说,你在学校里很邋遢,完全不顾形象。好心你注意一下你的形象啦!”
大头说:“我都不在乎。”

对大头来说,在同学面前是不需要注意形象的。而在我们面前呢?大头说:
“我们这么熟,不用保持形象的啦!”

至于不熟的,或陌生人面前呢?不用问也可以猜到:“反正是陌生人,何必注意形象?”

这就是为什么满街都是麻甩佬横行。
完全没有顾忌观众的感受。

Tuesday, October 11, 2011

可怕的一天

可恶的毛虫,竟然爬上我的头,不要活了,呜……


毛虫,你去死吧!

Monday, October 10, 2011

槟城一日游


星期五,跟学生去槟城一日游。第一站,战争博物馆。

博物馆里的解说员用马来话讲解了一大堆,学生说:“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幸好出发前一天,已经给学生看了图片、讲解了资料,还顺便吓了他们一下,他们已经有了个谱。进入隧道的时候,他们又怕又期待,乖乖地排队等着攀爬出地面。

第二站就是升旗山。一班学生全挤进同一个车厢里,非常开心。新缆车上山竟然只用了五分钟,很刺激。缆车一边向上冲去,小鬼们一边大叫,把缆车当成了过山车。
升旗山上到底有什么风景?
或者有什么好玩的呢?
没有。没有特别美丽的风景,没有特别好玩的东西,甚至可以说除了缆车站,根本没有其他设施。甚至可以说比八年前的印象更差。学生用几分钟绕了一圈就跑到小贩中心去购物了。

然后大家又乘坐过山车,噢,不,乘坐缆车下山。小鬼们又在车厢里鬼叫。这一次殃及了许多无辜的游客,让他们的耳朵受罪。

下山后在垄尾某西餐店对着坟墓吃午餐。过后到极乐寺去。出门前已经警告学生不准忙着购物,还跟学生说好:“你们看到老师要买东西的时候,也一定要拉住老师的手,警告老师不准买!”

进入极乐寺山下的那条购物小巷,大家就忍住,一边走一边说:“等一下我要买这个,等一下我要买那个。”小鬼们终于气喘如牛地走到极乐寺,沿途都很乖,没有停下来买东西。不过下山的时候,就满载而归了,人人手中都有战利品:玩具、衣服、小风扇……

由于半million女友刚好打电话来发牢骚,让我无法停下来血拼,结果从极乐寺走到山脚下都依然两手空空。学生看我讲电话这么辛苦,不停地来给我煽风,顺便炫耀他们的战利品,又不停地“关心”我:“老师,你还没买到东西啊?”把我们之前的约定都抛诸脑后了。

到了平地,电话暂时讲完。学生跟着我走人店里看衣服。一问价钱,就立刻有“一盆冷水兜头淋下来”的感觉,购买欲立刻降到零。
讨价还价真的是一种乐趣吗?被冷水淋头的我只好折回小巷里继续寻找其他的乐趣。

花了钱,买了东西,心情就很愉快了,可以上巴士往下一站前进了。第四站是卧佛寺和缅甸庙。

小朋友一看到缅甸庙里有许愿池,就一直来怂恿我去抛硬币许愿,其实他们真正的目的是要跟我借硬币去自己许愿。我抓出一把硬币来借给他们,大家就很开心地去抛钱了。
许愿池中的莲花上装了很多个钢钵,各别写着幸福、好远、健康……这些钢钵一直转呀转,要许愿的人就一直等呀等,还要落足眼力瞄准了把硬币往钵里抛去。可见要实现愿望,实在不容易。

离开了庙,最后一站就是青年公园。学生一看到游乐场里的那些玩意,立刻把老师忘得一干二净。
老师绕了公园一圈,就跟巴士司机坐在咖啡店里喝咖啡聊天,各得其所。美中不足的是听到财政预算案的坏消息——大家必须做牛做到六十岁。到时就不可能带学生来一日游了——柱着拐杖很难走!

Wednesday, October 5, 2011

自己的方便

吃素,是因为一片善心……
因为吃素刻不容缓,
所以车子就可以随意停放在路上。
一排排车子这么大辆,
一颗颗善心这么大粒,
神明会保佑的。
引起交通阻塞有什么大不了呢?

Monday, October 3, 2011

读书乐

有人听说我们要去慈济读书,就sms来问我为什么没约他一起去。

我还以为他们私底下一定已经约好了,我只是去当陪衬品而已。不过没有关系,老师可以假假立刻约他的,反正去读书是好行为,老师也很高兴的。

然后有人在慈济到底有没有认真读书,其实老师是不知道的。虽然那是一个读书的好地方。

不过读书的好地方并不见得适合每个人。大头大概也是为喝咖啡而去的。明明有温习座,还有个美丽大方的同班同学可以陪读,他偏偏就是要来坐在阅读保留位。然后就讲话,不到一小时,就说:“老师,叫咖啡!”

老师原本的目标是要认真看完手中的书的。之前老师可以在两个半小时里看完两本书。可是这次要一直跟大头重复同样两句话:

“喂,专心读书!”
“喂,把手放下,不要再弄了!”

这样就花了很多时间。再加上要偷瞄“有人”到底有没有认真读书,结果一本书看来看去也无法看完。老师怎样瞄,都是瞄到有人一直在讲话,一座人其乐融融,一点也不像要上战场的样子。

心不在焉的大头觉得度日如年,一直嚷着他要死了,可是根据相对论,有人应该会觉得三个小时实在过得太快了,连人家已经关冷气关灯了都不愿意离开。这肯定是因为大头对面坐着的是凶巴巴的老师,而“有人”面前坐着的却是超级无敌美少女。

这几个人在三个小时里到底读了什么东西?老师当然无法得知。虽然里头混了个线人,不过那些人看起来是一伙的。有人被责问后就说:“我们一直都在讨论这个这个跟那个那个啊!”

是吗?有人也要考PMR吗?

哈!

便宜的爱

孔雀鱼几乎被灭门了。虽然换了环境,可是不管是瓦缸还是黑漆漆的水桶,鱼儿还是每天集体浮尸水面。捞鱼尸已经捞到麻木了。

看到小小金鱼缸里那两条终日发狂似的红斑马还生龙活虎,每天像狂徒一样互相追逐,是不是应该庆幸没把它们跟孔雀鱼养在一起,才让它们逃过一劫?
失恋的人会狂吃来减轻悲伤,失鱼的人会——

胡乱买其他的鱼来弥补心灵的创伤!

玻璃缸很快就有了新成员——黑裙鱼。
看,女人变心的速度比变脸还要快!

为什么不多买些红斑马来凑成一缸呢?因为
爱是必须用金钱来衡量的
!一条像江鱼仔那么大的红斑马RM1.00,一条比江鱼仔大四倍的黑裙鱼才RM0.40,当然是选四倍大的黑裙鱼啦!真难以相信世上有如此便宜的宠物鱼,便宜又大块!

至于那两条狂鱼,噢,不,是两条红斑马,就让它们住在狭小的金鱼缸里自生自灭好了。


Saturday, October 1, 2011

神秘的果冻

今天让老师来教大家制作洛神花果冻。

首先,把洛神花煮烂,把洋菜浸透待用。洛神花煮烂后,把渣捞起来,换洋菜进去继续煮。洋菜全融化后,加糖搅拌,熄火。稍凉后,装入容器中,等待凝固。

然后,你就有酸酸甜甜的洛神花果冻吃了。

你别做梦了。

微温“洛神花洋菜水”在冰箱里待了一夜,第二天变成了冰冷的“洛神花洋菜水”,唯一的改变是温度,不是状态!

不屈不挠的老师再买了一包洋菜,把“洛神花洋菜水”从冰箱里拿出来,重新加热,再加洋菜进去煮,最后老师又得到一瓶瓶冰冷的“洛神花洋菜水”。

所以,今天老师不能让你品尝到酸酸甜甜的洛神花果冻。不过,如果你不介意,你可以带吸管来帮老师把那一瓶瓶的“洛神花洋菜水”喝掉。

制作洛神花果冻一点也不好玩,老师以后再也不要做了。

大家也千万不要学习,因为老师也找到了其他的傻瓜

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