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30, 2011

噤若寒蝉

奇怪,到底要用多少天才能把漆油好?怎么有那么多墙壁?
橙色、紫色、绿色全出场了,结果好像最喜欢绿色。
那么绿色应该是最珍贵的。珍贵的东西通常都会遭遇不幸,所以绿漆倒了。地上流了一大滩漆。

没有人被骂。

因为——

Tuesday, November 29, 2011

虾米

阿嫣越来越像虾米。再过不久,她走路的时候,头可能要碰到到膝盖了。
或者她觉得时常考获全级第一名是一件很羞耻的事情,所以必须时常低着头驼着背,以免被别人看到她的样貌。
也有可能她时常在地上拾到钱,所以要长期保持这样的姿态,以免地上的钱被别人抢先拾去了。

我们猜测,学校里的同学都没机会看清楚阿嫣的模样。他们只能这样形容她:“呃——那个第一名的人啊?她的长相——呃——我看不清楚,不过我知道她的头上有两个‘钻’!”

头都快要垂到膝盖了,还有谁看不到她的头顶上有几个“钻”?

到底要如何让阿嫣从虾米变成挺胸束腹的窈窕淑女?
或者要全家人一起帮她。

Saturday, November 26, 2011

家涂四壁

想了N年,说了N年要重新髹漆,终于付诸行动。

因为假期……实在太无聊了。
买了三桶漆,橙色、紫色、青色。是要把三桶全倒在一起,搅拌成像鸭粪那样的颜色,还是每一个空间都髹上三种颜色?或者再多买一桶红色的,这样就可以四堵墙涂四种颜色,像幼儿园那样?

这样也要想半天了……

最后决定先向橙色下手。
从橱里拿出尘封N年的道具。当墙壁被滚成橙色的时候,人也被喷成橙色。原来其中一个毛刷已经僵硬了。

经过一番努力奋斗,一堵墙终于髹好了。
要给已经住了N年的屋子重新髹漆,果然没那么简单!事前的准备工作不是普通的可怕。我觉得双腿已经要断了。

已经用水稀释过的漆不能倒回去,只好继续努力,再涂另一堵墙。

又再想半天……


一间屋子怎么有那么多墙?

如果家徒四壁,就不必想那么多了。

结果就髹出了这样的半成品来。
请掌声鼓励!

好像跟教书一样累,没那么无聊了。明天还要继续努力……

Friday, November 25, 2011

贬价

从橱里整理出一大堆旧书,决定跟那个损坏的汽车干电池一起卖掉。

换掉那个干电池的时候,老板问要不要顺便卖给他,十块钱。我想着还没过保用期,心有不甘,所以就拒绝了,打算拿到槟城去讨回公道。

然后,日复一日,月复一月,过了N个月,保用期悄悄过去了,干电池还原封不动地躺在地上,只能等待收旧报纸的人来带它离开,因为已经不好意思再拿到店里去卖了。

整理了旧书,家里又多了三大包跟电池一起默默等待的废物。

今天终于成功把废物们卖掉了。

旧书跟旧报纸一样,每公斤三角钱。我会永远记得那个欺骗我们花了十多块钱跟他买下一本废物的数学讲师。。。现在我以一公斤三角钱的价钱卖了这本废物。

至于那个干电池……RM7.00。

我把那叠七零八落的钞票随便塞在杯子里,然后表演相声给航航看:

“十块钱卖给你?太贵了!七块钱就够了!我是不会让你吃亏的。”

看,我多清高!

Wednesday, November 23, 2011

恶性循环

某人在吃晚饭的时候看到外头下起倾盆大雨。某人开始为他人之忧而忧。

“哎呀,又下雨,工厂里又要淹水了。”

“工厂不是已经重做了吗?为什么还会淹水?”

“屋顶破了,漏水啊!一下雨,水就流下了,货物就坏掉,很geli的。”

“屋顶漏水,难道老板没叫人来修理吗?”

“有啊!老板已经叫人修理过了。”

“那应该不会漏水了。工人难道没把屋顶修好吗?”

“有啊,他们修好了。”

“可是,为什么还会漏水?”

“修屋顶的工人把屋顶踏破了呀!”

晕~

Tuesday, November 22, 2011

大食日

半million女友自觉患上痴呆症,所以我们要在她彻底把我忘掉之前再去大吃一顿。这一次我们决定去Seoul Garden。我们去到Autocity,把车停在Seoul Garden前面,然后——走到Tao去。

这已经是我们第二次去不成Seoul Garden了!当然不是因为痴呆症发作,忘了目的地,而是女人的心太善变。(其实是因为温柔体贴的半million女友牺牲自己来迁就我)
食物一一送上来之后,我们看到一碟陌生的“糕”。
原来这是半million女友点的鳗鱼寿司。半million女友原本以为她点的是小巧玲珑,用紫菜包着的寿司。可是这个……我们几乎找不到鳗鱼,也看不出它是寿司。

由于这“糕”太大块了,半million女友很努力也无法把它吃完,就把剩下的塞入扇贝的壳里,再用另一片壳把它盖起来,以为可以神不知鬼不觉混过去。
谁知刚一盖罪证,一位女职员就忽然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她指着扇贝壳下的饭团,用英语很“关切”地问我们:“为什么你们吃不完?”

我们两人O这嘴巴,不知如何回答。她可能以为我们听不懂英语又改用马来话问我们:“为什么你们吃不完?”


我总算恢复了一点正常,就说太大了。她又说了一大堆话,可是我已经完全记不起来了。我和半million女友只想着:“Oh, no 原来我们一直被监视着,好可怕!”


到了三点,最后点的几叠食物陆续送上来。我只记得点了鱼、鱼、鱼,所以当痴呆症发作的半million女友问我,桌上那一叠“木屑”到底是什么的时候,我就跟她说那是柴鱼,因为上面撒着柴鱼丝。半million女友半信半疑,她认为那是从木板上刨出来的木屑。
我们吃着这些“木屑”,一直在猜测,它到底是什么。半million女友的痴呆症忽然好了,她终于发现那是她点的烤鲍鱼菇。
最后,我终于吃到了乌贼,因为我也终于想起菜单上的花枝就是乌贼。

噢,忘了说,原来那边的柠檬茶是百香果汁……

Monday, November 21, 2011

祝福

毕业前,老师对学生的折磨是不会松懈的,要不然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所以就教大家缝装手机的袋子。适逢当天是分派棒棒糖的大日子,大家就一边“抽烟”,一边做缝纫工作,勉强缝出了几个作品。

到了星期五,依惠神神秘秘地从书包里拿出“一块布”来,说有东西送给我。我当然认得出那是她之前向我要的碎布。依惠说:“我昨晚拼命缝,拼命缝,很怕缝不完。”原来她缝了一个布袋给我。
我虽然很感动,可是看着这个不大可能可以用的布袋,有点哭笑不得,真后悔没有好好的教导她们更多的缝纫法。

依惠把布袋放下后,又伸手往袋里掏,掏出“一颗心”来。
粉红色的心上写了祝福语。

虽然有点像世界和平那样遥不可及,可是我猜,这应该是小朋友衷心的祝福吧?

幸好我的眼窝很深……

Sunday, November 20, 2011

赤贫有钱人

才放假第一天,已经很闷了。

弟弟说:“教补习啦!”

“xiao啊!我的钱都花不完,干嘛要教补习?”

结果被酸了一顿。

可是……真的花不完嘛!


都没资格纳税。

Friday, November 18, 2011

厉害读书的下场

星期四,当我们在会议室里抄写自己班上学生的UPSR成绩时,家协主席也进来凑热闹。他说他是躲进来的,因为外头太多朋友向他询问各自的孩子的成绩了。

主席一边向A、B班的班主任询问某某家协理事的孩子的成绩,一边跟我们闲聊。说到谁和谁的孩子都考到七个A的时候,他忽然说:“有一次,有一个董事长说……对不起,对不起,我要说一件事。”

不是那个董事长说对不起,而是家协主席要跟我们说对不起。因为他接下去说:“那个董事长跟我说,校长这么厉害读书又怎样?我都不会读书,你看校长还不是跟我做工?”

主席说,那个董事长的这一番话是当着校长的面前说的。

我们不知道要给什么反应,只好假假很专心地抄写成绩。

Wednesday, November 16, 2011

出纳员的一天

学校决定在今天派钱。

宝宝一早就说:“为什么我的女儿今年刚刚好form 5?我飙泪啊!”

我提醒她:“梅兰的女儿一个form5, 一个form 6,她更加要飙泪。”

宝宝就转告梅兰。梅兰指着她那红肿的左眼说:“是啦,要不然你看我的眼睛为什么会这样?我飙的泪比你更多啊!”

飙泪归飙泪,钱还是要照派。十点多,副校长把所有的级任老师召回办公室,又把自己反锁起来数钞票。老师只能在办公室等,学生在课室逍遥自在,不知多开心。

钞票数好了,级任老师就去接领自己班上的款项。然后——就带着那几千块钱继续去上课!因为家长接领钱的时间还没到。

到了派钱时间,四五年级学生的家长可以到班上去领钱,六年级学生的家长就必须到礼堂去。根据副校长昨天的说法就是:把大家关在礼堂里面,不可以出去了!

所以副校长、老师、学生、家长,还有家协主席全都被关在礼堂里不见天日了,因为学校必须举行一个派钱仪式,以把猪头连同猪场甚至猪粪都画出来给大家看。

幸好派钱仪式进行得很顺利,所以很快地我们就可以把钱派出去了。可是也已经浪费掉一个多小时了。年尾有那么多手尾要收拾,竟然还要老师摇身一变,变成出纳员去派钱!不知道明年会不会要老师们来个cosplay呢?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家长都能够来领钱。还没派出去的钱呢?老师只好收着。万一被打抢了呢?那是老师自己的事啦!

所以今天宝宝决定搭乘周老师的车回家。

她领不到一百块,不过她手中还有很多张一百块。别人的。我们也是。

Tuesday, November 15, 2011

左撇子的名字

你一定要相信,这是一则海豚袭击鲨鱼的故事。绝对跟兔子、鸭子、爱情无关……
不信?请往下看!







至于摘录要点为什么还要绘图呢?
这就是害群之马。
因为他太无聊了,所以就顺手画了图。而老师正愁着不知还要用什么方法来折磨学生,一看到这幅图,简直就如获至宝,立刻命令全班学生都得附上图画。

结果同学们就赐他一个新的姓名——死X杰。
画得那么好,当然要多看几眼……咦?
这是什么字?那么熟悉,又这么陌生。

天,教了他三年,要毕业了,才发现他还不会写自己的名字!


老师应该枪毙……

Monday, November 14, 2011

删除记忆

我又忘了买棒棒糖给学生。她们说会在面子书上提醒我。我想起面子书上儿女一大群,是时候删除了。

我说:“一放假,我就立刻把你们全部删除掉!”

他们问为什么。

“你们毕业了,明年我就要教新的一批学生,所以你们一离开,我就立刻把你们删除掉。”

他们说不可以。

“那么,我就在明年开学前一天删除你们。”

他们还是不同意。

“不管你们同意不同意,我都要删除你们。”

“老师,你delete我们,我们又add你。你再delete我们,我们又再add你,一直不停地add你,add你,add你!”

哈!

小朋友不知道,有时候付出感情不止得不到回报,甚至还可能受到很大的伤害吗?

应该要适时关机的。

Sunday, November 13, 2011

晕头转向觅食记

由于沟通不良,错过了餐馆的午餐时间,害得半million女友饿得伤风了。半million女友在朦胧中被我叫醒,又被 我强迫喝了一碗以她最讨厌的马铃薯煮成的蘑菇汤,结果胃口全失,驾着车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兜,满街美食都无法决定到底要吃什么。而原本盘算好一起去吃的午 餐就变成了下午茶+晚餐了。

半million女友好不容易想到要去Pulau Tikus吃素食,结果就看到店门紧闭,要等到五点才开。半million女友不甘心,怂恿我下车去问人家要不要做我们的生意。当我准备打开车门的时候,她就说:“如果是我自己来,我是不敢去问的。”

这是说我看起来比较贪吃?比较凶神恶煞?真是损友。

结果人家把门锁上了,我也只好吃闭门羹。

半million女友只好又像无头苍蝇一样开车前进。就在要转入车水路时,她忽然说:“原来Jemputree在这里,我要去。”

这一次,门虽然开着,可是我们还是吃了第二碗闭门羹。牌子上写着5.30pm开,可是正在扫地的工人说大概必须等到六点才有东西吃。我们看着那里头像森林一般的环境,依依不舍地走出去。

结果我们就发现对面车水路上一排排的食肆,半million女友决定到“古早味”去吃台湾美食。
我们选了“窗口”位坐下。窗口其实是一个鱼缸。我用手指拨弄那些鱼,它们完全无动于衷,宁愿吃鱼粪也不理会我。半million女友问我:“这些鱼瞎的是吗?”

其实是因为我们两个长得不像粪吧?

半million女友点了卤肉饭套餐,我点了不知什么纸锅和珍珠泡沫奶茶。结果送来的时候才发现那张纸是不能吃的,有点失望。半million女友很体贴地拔出一枚银针,先为我探一探食物没有毒。
其实那锅食物本来是没有毒的,不过被银针那么一探,就不得而知了。

虽然那张纸不能吃,不过纸中盛着的食物很好吃,加上可以跟好朋友一起过两人世界很开心,不知不觉就把两人份量的纸锅全吃光了。

半million女友很“好心”地建议我下次可以带火星人去,可是最后她并没有画地图给我,再加上被她载着兜来兜去兜到我晕头转向,我根本不知道那个地方在哪里。
不过我想没关系,我可以问外国人

Friday, November 11, 2011

摘录要点

讲解了一遍,重复念了两遍,还在黑板上写下一大堆有关的词语,结果学生还是摘录出这样的要点来……

太阳发出的紫外线,会导致皮肤癌破坏力也很大。气候变化会造成臭氧层,如果臭氧层吸收得太多会发出臭味就跑到了大气层外,造成臭氧层,臭氧层跑到地球让紫外线进给人们才不会免收伤害,人们如果拿巨伞会防止紫外线进入皮肤,臭氧层也能保护地球。

至于原文……

老师已经重伤吐血,无法走回课室去重看一遍了。

Thursday, November 10, 2011

小人与大人

反方向来了一辆摩托车,在我前面不远处横越过了马路,然后就撞上了路旁另一辆龟速行驶中的摩托车。

两个人与两辆摩托车应声而到。

我只想着:龟速摩托车的大叔好可怜,规规矩矩地在路旁走,竟然也会飞来横祸。

幸好大叔只以龟速驾驶摩托车,所以跌得并不严重。他立刻从地上站起来,回头张望。然后他很紧张地跑过去。

这时我才发现肇祸者还卷着身体躺在地上,没有动静。

大叔很紧张地跑过去把他扶起来。

我以为大叔会过去踹他三脚……

Tuesday, November 8, 2011

服务

去奢侈了两个多小时。被人服务的感觉真的很舒服。

服务的人,应该很幸苦吧?

我问美容师:“你们自己应该没什么机会这样享受吧?”

她说:“没有的啦!我们哪里有机会这样躺着让别人来为我们服务的?”

然后她又接下去说:“就像理发师一样,只能帮别人剪头发。”

幸好我学的是裁缝……

Sunday, November 6, 2011

刨根

到大山脚去参加婚宴,又差点迷路。大山脚的交通真的K-N-S!

我们坐下后不久,某X舅父、舅母就带了两个小孩子过了跟我们一起坐。X舅母一坐下就跟我说:“叫他们换过来这里坐,他们就黑脸了。”

我看看那两个黑脸小孩,问X舅母是不是她的孙子。她说那是她的的小儿子的孩子。我一时口快就问她:“他们不要坐在这里是吗?他们的爸爸呢?妈妈呢?”

幸好X舅母只是轻描淡写地说:“阿彬坐在那边。”然后又看了看说:“奇怪,阿成的孩子为什么还没来?”

阿成和阿彬就是X舅母的大儿子跟小儿子。她有四个内孙,两个单身儿子。她没有媳妇。

我偷偷看着X舅母的脸,圆滚滚的,看起来与尖酸刻薄、凶神恶煞完全沾不上边,为什么她那个鞠躬尽瘁的大媳妇会跑掉?然后,她的二媳妇也跑掉了?

X舅母哄了哄两个孙子,然后转身问我:“你还在xx学校教书?”

我说是。然后她问我:“你的薪水多少钱?”

我……我都还没有问她:“为什么你的媳妇全跑掉了?”

跟大山脚的交通一样,有些人也真的K-N-S!

Friday, November 4, 2011

主席授课

毕业典礼结束后,例牌要到遥远的餐馆去吃午餐。一下楼,就遇到家协主席。

我跟他说:“主席,我要坐你的Mercedes去。”

主席说:“我们要说潮州话的。”

我改用潮州话跟他说:“我要坐你的Mercedes去。”

主席说:“我们潮州人就是一定要说潮州话的。”

我再用潮州话说:“我要坐你的Mercedes去,我不要坐Wira。”

主席说:“如果我们潮州人不说潮州话,这样我们的根就会断了。廖主任,你说对不的?对不对?”

廖主任只好说对。家协主席就这样金蝉脱壳了。

这么聪明,不让蛇虫鼠蚁坐他的车。难怪他有Mercedes,而大部分的人都没有。

Thursday, November 3, 2011

暖暖蘑菇汤

做过爆米花之后,很希望学生把“制作蘑菇汤”的承诺忘掉。可是学生三天两头就提醒我,想忘也忘不了,只好定下今天为“制作蘑菇汤日”。

其实我很累。从八点就开始蹲着整理奖杯,然后站着等拍照,再然后走来走去监视四年级的学生清理玻璃窗和上油,接着还要教我的学生煮蘑菇汤。

我觉得我的双腿快要死掉了。

小朋友每人带了已切好的马铃薯来,很是兴奋。我还是觉得我快要死掉了。

几个小朋友到车上去拿了用具和煤气炉,然后我就让他们分成两组。当然是一片混乱。

我点了火让男生那组先煮牛油。他们围过去,我只看到人群中冒出一阵阵的浓烟。然后女生也得到牛油,开始煮了。接着他们就炒洋葱,炒马铃薯,加水,加调味品,关盖,等待。大家都很合作,不止合作做工,还合作一起偷吃!

我想起还没放蘑菇。阿全就从书包里拿出一罐“蘑菇”来。幸好那是易拉罐。我想要去开,他们从我手中把罐头抢过去,说:“我会开!我会开!”

罐头“蘑菇”一打开,噢噢,竟然是胡姬菇!

昨天我还在黑板上画了图画给他们看,叫他们不要弄错,拿香菇来当蘑菇。我忘了这世界上还有鸡肉菇、鲍鱼菇、金针菇……和胡姬菇!

幸好我自己也带了一罐蘑菇。只能一组分几颗。可是大家看到蘑菇已经很兴奋了。后来蘑菇煮了一阵子就被捞起来切片。大家又抢着去切蘑菇。

锅里的马铃薯也不知道煮了多久。然后我就教他们把马铃薯和汤舀起来,加水放入搅拌机里去搅拌。共有三个搅拌机,却只有一个插座,大家就抢着去做,一个接一个,效率极高,令我大跌眼镜。

我已经快要累死了,竟然有学生来叫我去开会。我手忙脚乱。所有的材料还没搅拌好,我的课已经结束了。下一堂课的代课老师始终不见人影。

学生终于把最后一杯马铃薯汤搅拌好。由于所有的水都是饮用水,所以我告诉他们,可以吃了。他们很高兴地拿了碗去盛蘑菇汤。我就匆匆忙忙走到办公室去开会。

那个与会议无关的代课老师竟然百无聊赖地在玩手机的game。我在班上忙到一头烟,她竟然没去上课,在办公室打game!

有她在,我真的不配当一条蛇!

我过去告诉她:“这个会议跟你无关,你现在应该去我的班上课。他们正在弄蘑菇汤,你去看他们。”

这条蛇又拖拉了一阵子才走出办公室。

开完会,已经是休息时间了。学生竟然到食堂去借了汤匙和碗,装了最后一碗蘑菇汤,送到办公室来给我。

喝着已经冷了的蘑菇汤,感觉暖暖的……

Wednesday, November 2, 2011

惊人美少女

今天又让我想到一个折磨学生的活动了——为百叶窗“加油”。方法当然不是对着百叶窗大喊“加油!加油”,而是把窗框刮干净之后,滴上润滑油,摇动几十至几百下,直到玻璃活动自如就大功告成了。

小朋友一听到我说“为校服务”,就很乖地点点头,没有异议了。然后他们就一人拿着一把刮刀,开开心心地去开始工作了。虽然为百叶窗“加油”,并不是对着百叶窗大喊“加油”,可是他们却把工作做到好像在当啦啦队为窗加油一样——一直在大喊大叫。

忽然,我听到阿Ni大声说:“xx说蘑菇头很美!”

我立刻附议:“对呀,蘑菇头很美呀!阿Ni也很美。”

蘑菇头笑眯眯,很开心地说:“是呀,阿Ni很美。不过我觉得莹莹更加美。”

阿Ni很美,莹莹也很美,个个卜卜脆,都很美。我说:“你们全部都很美,只要心美,人就一定美。”

蘑菇头说:“老师,你也很美。”

我很不知羞耻地告诉她:“我的美是天生的。这个要感谢我的妈妈。”

蘑菇头站在桌子上一边刮窗口,一边用斜眼看我。她说:“老师,如果我比你大,我一定追你的。”

幸亏当时我不是站在桌子上……

Tuesday, November 1, 2011

鸟人

又下雨。看了医生,妈妈在医院门口等我。我把车从停车场驾到医院门口,那儿已经有一辆车停着。我没有看到任何疑似要上那辆车的人从医院走出来。为了不要让妈妈淋雨,我尽量靠近前面那辆车,可是还是无法把车停在屋檐下。前面的车继续霸着那个位子,没有向前移去一些的迹象。

妈妈只好冒着雨,很辛苦地上了车。

我把车门关好,绕回司机座位,看到前面的鸟车里的鸟人司机是一个印度婆。我想她应该不是黑社会,就朝她的车踢了一脚。

站在医院门口的守卫和职员看到了。这时,像一块死肉一样的守卫终于移动他的脚步,走了出来。

幸亏他不是来捉拿踢车的人。他叫那个鸟人印度婆把车子移开。

一直到我开车了,都还没见到有任何人上了那辆鸟车。

以后看到印度人和蛇和守卫,记得不要打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