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31, 2012

脑残

智慧?

当然是没有啦!

要不然怎么这么差劲?

不止没有智慧,

还人头猪脑呢!

欠债

不能用钱来衡量?

就是说不能用钱来偿还了。

所以必须用心来还?

亏更大吧?

还是用钱来还

比较划算。

Sunday, January 29, 2012

Saturday, January 28, 2012

无关G-String

不能确定晚上在哪里喝喜酒,还以为是在Queensbay Mall里面,打电话问了秀凤,她说:“不知道什么什么string Hotel,在Queensbay Mall附近,不是里面。”她怕我听不清楚,还一字一字地说给我听:S-T-R-I-N-G。

我明明记得大头答应要载我去,可是他说:“你不用再骗我了,我每次都被你骗!你明明说要坐巴士去的。”

有吗?我说我要坐巴士去吗?我怀疑这一次是我被大头骗了。我叫他上网帮我找一下,“STRING” Hotel到底在哪里。结果找到G-String Hotel。虽然很有想象空间,可是好像不是在Queensbay Mall附近。

大头给了我一个白眼之后,又继续找,被他找到了Eastin Hotel。我说:“不是Eastin,xx老师说是string,S-T-R-I-N-G!”

可是看来看去,Queensbay Mall附近根本没有什么string hotel。大头又给了我一个白眼。

既然无法确定地点,我只好相信大头说的——我要坐巴士去。他们把我丢在学校等巴士。

大头看到他的李老师。他的李老师跟他说:“我们去Eastin Hotel。”

大头又给我一个白眼。

我明明听到秀凤跟我说S-T-R-I-N-G的。幸好我没有选择自己驾车去。

巴士准时抵达。我们上了巴士后,巴士司机问我们:“你们要去哪里?”

啊????

我们被吓到脸青唇白。巴士司机竟然不知道我们要去哪里?租巴士的人没说吗?

坐在前面的老师呆了几秒之后,跟司机说:“我们要去云顶!”

司机说:“哦!”

然后他就把我们载到Eastin Hotel去。

我看到秀凤,就问她:“早上你是不是跟我说S-T-R-I-N-G ,我没听错吧?”

她说:“是呀!当我来到这里,抬头看到Eastin这个字时候,我就想,惨了!”

我就给她很多个白眼。

Thursday, January 26, 2012

巴闭银行

花旗银行很巴闭的。要开个储蓄户头是要被查家底的。没有钱的小毛头最好不要孤身进去,可能会被打得落花流水,落荒而逃。
除了身份证上的资料之外,你还会被问大约一百道问题:

“你为什么要在这里开户头?”

“你有没有亲戚在政府部门工作?”

“你干那一行?”

“你一个月要存多少钱?”

如果你是还没有工作的小毛头,那么你的父母亲就会被查家底:

“你的父母做什么工作?”

如果你很谦虚——

“既然没有工作,你要如何储蓄?”

潜台词是:
你凭什么在我们的银行开储蓄户头?

如果你的父母有工作,那么你还要回答以下的各种问题:

“跟哪一家公司工作?什么职位?做了多少年?”

课室里的问题学生都没有问老师这么多问题!

花旗银行,真的很巴闭的。小毛头们如果要孤身去开户头,就先对着熊娃娃练习吹牛皮的功夫吧!

Tuesday, January 24, 2012

很废的新年

小毛头说新年很xian。我觉得新年很废,我很喜欢。

除夕夜吃了过敏药,结果年初一无法爬起床。

(Cetirizine hydrochloride真的是抗过敏的药物吗?怀疑中……)

一颗小小的药丸,竟然有24小时的药效。我以为我会在床上躺24小时。幸好挣扎了一个小时,终于勉强清醒,起了床。然后……不知道做了什么,好像什么也没做,又开始睏了,又去睡觉了。

十一点多就睡午觉了。真的很废!

结果又再无法起床!

(Cetirizine hydrochloride真的是抗过敏的药物吗?继续怀疑中……)

到底几点才走出家门口,去拜年?好像是一点半吧。

走回来,又想要睡了!真的跟猪没什么分别。这次决定要打败药力,赌博去!简单地给阿输上了一课锄大D的玩法,很有天份的阿输立刻就学会了,然后就从头赢到尾,把我们杀个片甲不留,害我们无地自容。

然后,我们就去Sunway看戏。所有的戏院都爆满,最后勉强买到《阿炳心想事成》的戏票。票一买到手,戏就开始了,所以就匆匆忙忙进入戏院。觉得有点无厘头。

真是失望。真是失望。

这句话必须说两次,一次是买票前讲的,另一次是看完戏之后讲的。

要看戏的热情立刻降到零。

然后……又回家睡觉。

年初一,真的很废。一年只有这么一天,可以过得这么废。

像废人一样,我很喜欢。




Sunday, January 22, 2012

新年许旧愿

我们要不屈不挠,无论结果如何,还是要许愿。

我们要相亲相爱,不争吵。
我们要健康
我们要平安
我们要快乐
~新年快乐~

吃饱玩蛇

她们总是说,今年随便煮一些菜,团圆饭吃得简单一点。

只有笨蛋才会相信。

当我和莉萍看到白菜汤里面有两团肉的时候,都以为阿姨“笑廖”,竟然把整只鸡拿来煮汤。当其他材料一一被盛起来后,我们才发现那两团并不是鸡,而是两只很大的鲍鱼。

两只又圆又大的鲍鱼,到底要怎样吃?我们又以为是阿姨不小心把鲍鱼掉在汤里面的。当我拿去切片时,阿姨说:“不能吃的,还没有熟,要留到晚上吃。”

原来整只鲍鱼投进汤里去,就是因为不要给我们吃的。可是已经被我们看到的食物,怎么能逃出我们的魔掌呢?

吃饱吃撑后,弟弟拿来他的新玩具给我们看——两条木蛇!
我不得不承认,我有个变态弟弟,竟然买了两条蛇来庆祝新年!

Saturday, January 21, 2012

被遗忘的灯


终于想起它们了。

它们跟我一起坐飞机回来已经超过十个月了。它们被遗忘的日子也超过了十个月,也不确定是从哪里买回来的,可能是柬埔寨,也可能是天不吐,或者……乌托邦?

因为要新年了,大家都张灯结彩,我也不可以落在人后,它们终于被想起来了。
确定了灯泡还能亮,就开始动手,用螺丝起子/筷子把那些【碗】弄成【球】,然后把灯泡塞入【球】里,一串球形的彩灯就弄好了。
终于也可以跟别人家一样张灯结彩了。

我猜,其他几个跟我一起买这样的灯的朋友,可能还没把它们从舱底挖出来……

Friday, January 20, 2012

丑的极限

电话线又无缘无故死掉两天。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已经发生了三次,真是不骂粗口也不行……

害得我无法上网blog衰叶露露!

每天把我烦到要死的叶露露!像看兰花草一样,每天来【看】我三回的叶露露!人丑心也丑的叶露露!

为了点算工具事情,叶露露每天神出鬼没,不关我在哪里,她都可以找到我。她以为我们像她一样,在学校只干一件大事——管理生活技能室!

我在办公室,她又来跟我谈工具的事。副校长走过我们旁边,跟我说:“来来来,放钱进去。”我说我已经放了。

副校长就走到英文老师的位子去,跟她们说:“我们有一位校友的屋子被火烧掉了,我们在帮他筹钱。”

叶露露听到了。她转身看了副校长一下,不屑地说:“这样也要学校帮他筹钱!”

我竟然没有对她挥拳!此等畜生,竟然是老师!

其实我怎么可能忘记,前年我去向她募捐时,她说的那番冷血的话:

“为什么要学校帮他筹款?”

现在她又讲了同样一番冷血的话。大概只是因为

还没有轮到她!

如此丑恶的人走开之后,我想到了别人讲的话:

有些人活得很穷,死得很富有。

我肯定,她会死得很富有。恭喜她。

Wednesday, January 18, 2012

无关

学校终于来了个男老师。

今天早上,从不管八卦事务的宝宝忽然跟我说:“原来他已经结婚了!”

我哑然失笑,问她:“关你什么事?”

宝宝想了想,说:“是呀,关我什么事呢?”

大概只是因为看到濒临绝种的动物忽然出现在面前,有点失常。

已经结婚了,应该是好现象。

不信?请转身看看那个还没结婚的男老师……

Monday, January 16, 2012

开心白果

把第二批的年货扛到办公室。先分了白果。
正懊恼着没来得及订购其他东西的秀凤拿了一包白果后,走到我的桌位,大声问我:“诶,你的白果煮好了的吗?”

我正好走到副校长室外,听到这样的问题,O着嘴答不出话来。

煮好了的白果,不是要到糖水店里去买的吗?我代购都是年货!年货!还包煮好的吗?

我呆了一阵子,答不出话来。秀凤看我这么白痴,就指着我桌上的年货说:“嗱,你这里不是有煮好的吗?”

我终于知道她在说什么了。
“那个叫做开心果!”

秀凤落足眼力看清楚,大叫一声,笑着逃走了。

我分好了白果,走回桌位。有人问我:“白果煮好了就是开心果?”

呃——

老师真幽默!

Sunday, January 15, 2012

爱屋及乌


我们爱屋及乌。

有一天,那乌离开了屋,我们……还继续爱它?

哈!

屋终于不必再受乌粪污辱了。

差点要流下开心的眼泪!

Saturday, January 14, 2012

回归大地

不知道为什么会谈到那么消极的课题。

珊不屑地说:“……生仔啦!生仔啦!人家还说没儿子怕将来死了没有人担幡买水!”

死了,就已经死了,有没有人担幡买水有什么关系?不是活着的时候比较重要吗?

我突发奇想,跟妈妈说;“其实人最好就是到树林里去散步的时候忽然就死在那儿,然后就腐烂掉,变成肥料,回归大地。”

我打算退休后就常常都树林里去散步了。

妈妈不置可否。她无法走到树林里去散步。

一会儿,妈妈说:“XX的曾祖父就是这样变成肥料的。”

变成肥料之前,他是被媳妇气到走入树林里去的。

根本不需要任何人来担幡买水。

Friday, January 13, 2012

许错愿

生活节奏完全被打乱,感觉不到新年到气息。

明明新年已经到了,为什么天空还会下起雨来?

终于把枯枝拖了进来,做了假假的梅花树,

还有假假的桃花树,

应该很开心了。
却忽然想起,

新年前许的愿不是【不争吵】吗?

怎么变成【不再有机会争吵】?

是一样的吗?

Thursday, January 12, 2012

鸡婆

新年要来了,又做鸡婆无薪水的工作——帮老师们订购年货。

蚝干、红枣、白果、龙眼干、香菇……都没有问题,除了一包300g的干贝。
叶二姐拿起那包价值百多块的干贝,后悔了。她按了按那包干贝。我大吃一惊。

她不好意思直接说,她又按了按那些干贝,一边按,一边问别人要不要跟她分一半。我吃了第二惊。我知道她不大想要了,我说:“你可以退货的。”


她又按了按那些干贝。我的心快要跳出来了。我直接跟她说:“你不要一直按!”


她一边按一边说:“我没有按!”

我把像金一样贵的干贝抢回来,让她慢慢去考虑。

我们真的不能跟脑部受伤的人计较的!
***
好不容易把货物都分完了,大家又要再订货。肥婆跟我说:“我介绍了顾客给你,下午班的老师。”

我很想给肥婆一拳。

幸好她只介绍一个来订货而已。不过肯定是个【好】介绍——我几乎被那个问题老师问了一千道问题!幸好最后她并没有下订单,因为她说:“太美的开心果我不要!”
***
放学后,我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又来了一个阿姐说要订红枣。又被问了一千道问题:

“这些红枣有没有熏过的?”

我说应该是没有。

“你问她看,她的红枣有没有熏过的。”

我再说应该是没有。

“如果熏过的,我不要。你问她看,肯定没有熏过的吗?”

我还是说应该是没有熏过的。

这个磨人的阿姐完全没看到我已经收拾好东西要走路的样子,继续跟我纠缠不清。她说:“熏过的红枣看起来是这样这样的……没有熏过的是那样那样的……”

既然都已经看到了,知道了那是她要的货色,也写了订单,她到底还要怎样?

“诶,你问她一下,这些红枣到底是不是真的没有熏过的。”

天啊,我要发狂了!我直接告诉她:“人家说没有就是没有了,她都是选比较好的货物来给我们的。如果有熏过,她要骗你,你也是不知道的。”

“什么?她骗我们的?”

我差点拂袖而去。这些仙家,要骗,最好骗的就是这样的仙家!

我直接叫她不要买算了,她却还要买,还在我走出办公室之前再说一次:“你问她看,是不是熏过的。”

吐血!

这样鸡婆,不止没有钱赚,还要花电话钱、车油钱,最后还要花很多时间去分货物,只因为——炒热新年气氛,大家高兴!

不过有人以为那是我的店,我的货,我的生意!即使我已经大声说过很多次,我只是在做鸡婆工作,我只是一个鸡婆!

连鸨母都比不上!至少鸨母是不需要贴钱的。

Sunday, January 8, 2012

强迫贿赂

在黑漆漆的路上一边驾车一边讲电话也会被警察看到的,只要那个警察有一双$$形状的眼睛。

我停了车,高头大马的独行警察把摩托车停在路旁。我不懂规则,还以为很有礼貌地下了车。他走过来,跟我站在马路上,说:“我给你saman。”

他拿着我的身份证和驾驶执照,拿出一本簿子一边写一边恐吓我:“ 罚款三百,三百!”

我点点头。既然已经犯了错,当然只好乖乖接受现实。

可是不愿意接受现实的竟然是警察。

他写呀写的,一直跟我拖延时间,没想过我和他这样站在马路上是有可能会变成肉饼的。

我跟他说这里很危险。他竟然埋怨我为什么不坐在车里!

我跟他说我们走到路旁去比较好。他同意。他又继续写呀写。我随口问他,可不可以maaf。他问我要怎样maaf?我假装不懂,反正都已经在写着罚单了,我问爽而已。

他见我这么鲁钝,又继续写,可是不死心地一直问我,要如何maaf。

我知道他在拖延时间。可是不是已经在写罚单了吗?他想怎样?

我有那么重要的事情要做,我的时间那么宝贵,他还要跟我讲那么多,浪费我那么多时间!

他问了我好几次“macam mana maaf ? ”我就随口胡扯:“berhenti bertulis。”

我已经想着三百块钱不是我的钱了。

大肚子警察一听,就把簿子你给我看,跟我说:“我都还没有开罚单,这只是白纸而已。”

噢!百闻不如一见,原来传闻是真的。

我继续假装不懂他要干什么。他只好继续写,继续恐吓我:“罚款三百,三百!”

我继续扮白痴等他开罚单,他却继续拖延我的时间。

我的时间很宝贵!我的时间很宝贵!偏偏遇到眼睛长成$$形的警察!

他却无法再忍受了。他问我:“五十怎样?”

我不耻下问:“那我要躲在哪里?”

他说:“你应该不要下车的。”

好吧,那我就上车去吧!接下来要怎样?

“你把IC拿去,然后塞在IC下面再拿给我。”

就这样在黑漆漆的路上被警察打抢了五十块钱。

Saturday, January 7, 2012

废话王

会议还没开始,我就先在厕所里打呵欠了。

同事看到,就说:“哗!还没开始开会,你就要睡觉了?”

我失眠啦!

那么多烦恼要想,不失眠才怪。

很厉害的老师就说:“不要想啦!”

是的,不要想就没烦恼了,不会失眠了。

“如果可以不想,还有谁要想?这句话真是最废的废话!”我很不爽。

很厉害的老师已经走出去了,没听到后面那句,要不然就两个人一起不爽。

厕所里原来还有别人。她接下去说:“就是啦,每次大家都说不要想这么多,可是就是不能不想啊!”

是的,不要想这么多,简直是最废的废话!如果真的有本事不要想这么多,还有谁要想这么多?

Wednesday, January 4, 2012

末日的开始

我以为假期有六个星期那么,却原来只有46天那么

这么的假期到底怎么过了,想来想去都想不起来。真的结束了吗?这个假期好像一片空白……

做过的,比较有意义的事情应该是油漆吧?那可是从放假第一个星期就开始动手,一直到假期最后一天才勉强完成的伟业!从原本只打算为两个厅重新髹漆,变成连外墙也换新装,这个假期应该没有白过了吧?虽然最后一天才匆匆忙忙摸黑完成,有点羞耻。

原来假期是那么短,时间是那么不够用,生活是那么没有意义!

办公室已经换了全新的桌子,老师也换了新的位子,连学生也是新的!

必须面对现实:他们已经毕业了,走了,不会再回来了。

走了的人,不会再回来了。

2012年,不知道是不是末日年,但这一年一定一段世界末日……

Tuesday, January 3, 2012

梦话

忘掉一个人?

这哪里是resolution?是dream啦!

换一个成功率高一点的吧!

Monday, January 2, 2012

落汤鸡之旅

马来西亚明明也有新年,我们偏偏喜欢跑到别人的国家去迎接新年。结果一趟合艾叫鸡之旅变成落汤鸡之旅。

入了境不久,我们停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吃了黄姜饭当早餐。然后雨就一直下,一直下,一直下……忘了去过什么地方什么景点,反正就是一直下雨,一直下雨……

幸好到了黄昏,雨勉强停了一阵子,我们才有机会到水上市场去走走看看。然后雨又一直下。下榻酒店之后,更是只能拉开玻璃窗看雨景。

我们是来倒数的,我们是来倒数的,我们是来倒数的……可是雨会停吗?

时间过得很慢很慢,更惨的是泰国的时间还慢了一个小时,我们的眼皮已经快撑不住了。雨还在下着,我们到底要不要继续撑下去,然后冒雨到街上去凑热闹?

幸亏火星人的脑袋跟地球人不大一样。火星人说:“我们难得在泰国倒数喔,一生只有一次而已。”
所以尽管雨还是一直下,我们还是终于踏出酒店,走到街上去。四个人只有一把雨伞,大家只好轮流去买东西吃。他们又买了黄姜饭!然后大家就站在人家的屋檐下吃,很有沦落街头的感觉!

他们吃完后还意犹未尽,又撑着伞再去买黄姜饭偷运回酒店吃!雨伞那么小,他们三个人终于变成落汤

原来我们参加的是合艾泼水节旅行团!

买了第二盒的鸡饭后,我们假假骗自己说,我们先回酒店吃饭,如果等一下雨停了,我们才再出来倒数。结果到了第二天,雨还是继续下着。我要跟朋友一起到大巴刹去,火星人又有新的说辞了:“我们也是很少有机会睡合艾的床的……”

他们三人打算像猪一样睡到中午,然后check out回家。

去合艾,不是要去叫鸡就是要去逛街购物,既然他们没有去叫鸡,不是应该去大巴刹购物吗?要不然就白去一趟了。

最后大家只好向恶势力低头,坐上嘟嘟车去大巴刹购物。那儿的商人就跟我们说:“要赶快买哦,我们要收档了,要淹水了。”

结果因为淹水,回程巴士就花了很多时间爬山涉水,才终于来到黑木山关卡。离境前,司机让我们去逛街购物,结果那三个人又买了炸来吃。

虽然我们没有成功倒数,也忘了许愿,可是我们已经参加了合艾的天然泼水节,还吃了很多合艾的,这个旅程可以说是功德圆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