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9, 2012

喃喃自语

又是星期三。

二月的第一天是星期三。二月的最后一天也是星期三……

因为收到JPN的恐吓信,所以一整天无休,除了上课,就是拼命赶货,势必在放学前把男童军的注册名单弄好,然后在放学后赶着去受罚、去交货。

这些烂人总是喜欢在最后一分钟忽然寄一封信来,让老师措手不及,在失惊无神的情况下赶出他们要的东西来。

烂人。

出了校门,又发现交通比烂人更加烂。大山脚的改道简直是绵绵无尽期的。我已经无法认出我到底把车驾到哪里去了。错了又错,U turn了又U turn,我以为我会走到怡保去。

终于找到那所国小,来到校门口忽然下起雨来。Taklimat的时间设在两点正,学生才刚放学不久,那学校前还车山车海,马来小孩几乎完全没有危险意识,随时随地想要跑过马路就过了,完全没把车子放在眼里。很可怕……

烂人、烂交通、烂天气、烂时间。

幸好童军都是很友善的。这场taklimat也是很友善的。

我不喜欢KRS。

Taklimat结束了,烂天气还是那么烂,烂交通还是一样烂。我感觉我要驾车驾到海枯石烂才能回到家。

结果还来得及看了五分钟的《台湾龙卷风》。

忙碌果然可以忘记很多事情。

二月,原本的愿望是快点死掉。

希望这个愿望不必实现。

三月就快点发达吧,这样就可以全职当废人,不用等到60岁……

Monday, February 27, 2012

择善而固执

million女友说择善固执


其实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我问了秀凤,秀凤说:就是说当你认定了一件事情是对的之后,你就要坚持下去。就像你说我是最美丽的,那你就要坚持下去说我是最美丽的!


噢,我明白了。


这样就是说我认为我自己是最美丽的,而你排第二,那我就要坚持说我是最美丽的,你是第二美的!对吗?


秀凤一脸不赞同,说:唓!


看来她比较懂得择善而固执的道理。

Sunday, February 26, 2012

只手遮天

家协大会,看到财政报告里有一项五位数的支出,模棱两可地写着

“各项校外比赛”

然后最后一行还有三千块钱的“田径比赛与教练津贴”。

原来田径组每一年出去比赛,年年凯旋,并不是“校外比赛”,而是校内的闭门比赛。

而每年花掉课外活动拨款逾万令吉还要贴上家协逾万令吉的所谓“各项校外比赛”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不列明?

因为不敢,不能。

因为“各项校外比赛”只有一项比赛。基本上全校的课外活动就只有一项活动,全校的学会就只有一个学会——课外活动主任的女儿参加的学会。所以基本上全校的“校外比赛”只有一项比赛,就是课外活动主任的女儿有份参加的比赛。

其他的,请靠在墙边,拨款如有剩下面包屑的时候才轮到你们去分。

Saturday, February 25, 2012

感情用事

今天才发现,原来女童军和红新月会的带头老师已经换人了。红新月会更是换了好几次了。有点“叮咚”的某老师笑眯眯地说:“大家轮流做头也很好啊!”

只有男童军和学生警察,永远都是同样一个老师带头。

看了都显。

老师其实也很显。做头的更显,几乎是绞尽脑汁,只差没掉光头发。

可是为什么还不跳槽,也不去向上层要求换人?

为什么?为什么?

真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Friday, February 24, 2012

到底要什么

这个星期的技能是“创造新模型”,就是说学生可以自由发挥,老师可以吃蛇啦。

大多数的学生一听到“自由创作”,就欢呼起来。我拿出六盒不同的积木,每组分一盒,让他们自己选择进行个人创作或集体创作,总之不打架就可以了。

组长把积木拿去不久,就有人开始来提出要求了:“老师,我们要两个人一组,可不可以去橱里另外拿一盒?”

当然是不可以。一盒已经有几百个构件,还不够用吗?

过一阵子,又有一个女生来问:“老师,我可不可以不要做?”

“可以,地上有一个圆圈,那是监牢,你可以去坐监牢。”

她只好嘟着嘴走回去自己的座位。然后就那样一直站着,什么都不做。

我再看看四周。每一组都有正在耍脾气不动手的人。只有其中一组的七个小朋友正兴高采烈地合作做一个“城市”。还有一些学生不停地把玩着手中的构件,就是无法组装出任何作品来。

四十五分钟后,要展示作品了,大家才惊叫起来,因为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作品,除了“城市”的那一组。我问那第一个来要求另外拿一盒积木的男生:“为什么你没有作品?”

我已经发现他一直坐在发呆,根本没动手。

他说:“这种玩具不适合我。”

这样的学生也不适合我。

TMD!

下次上生活技能课净抄笔记就好了。


Thursday, February 23, 2012

走眼

放学后很久了,我们几个人还留在办公室埋头苦干,做教育局踢过来的蓝鸟工。校长走进来,跟师傅谈了一阵子之后,走到我这儿来。我看他满脸笑容,以为他对那两个工具箱的下场已经有了妥善的安排。谁知他一听“工具箱”,就敷衍地说:“噢,工具箱啊?那些工具箱很好啊!

校长敷衍了我之后,就话入正题:“我们又被选上去参加robotic比赛了。”

“被选上”的意思就是“被破财”,参加比赛的前提就是必须先购买好几套价值上千块钱的Lego,校长又不是不知道,有什么好高兴的?

校长说:“这一次,我很坚持要他们派人来指导,常年性质的,要不然我们不参加。”

然后重点来了:“就由你来当guru penyelaras。”

我想起以前叶露露牺牲很多时间在放学后“陪伴”学生组装遥控车的惨况,心里开始发抖。

我问校长:“我们要用什么时间来指导学生?”

校长说:“我们把它当作课外活动。”

我大惊:“校长,我教男童军的!”

我的潜台词是:

1. 校长,你以为除了我,还有谁可以教男童军?
2. 校长,你以为除了我,还有谁愿意教男童军?

我就是因为教男童军,所以今天才这么迟还不回家,要不然你以为我喜欢做那个教育局的蓝鸟工啊?

无厘头的校长竟然说:“你做一个机械人帮你教男童军,你去教robotic。”

他的潜台词大概是:

1. 除了机械人,没有其他老师可以教男童军了。
2. 连机械人都可以教男童军,没有你有什么大不了?

我想不出拒绝的理由,因为robotic一直以来都是由生活技能组负责的。校长看我表情古怪,又说:“我觉得你很会做这些,很适合你。”

校长竟然不知道,几乎所有的女人都是电子白痴!我承认我是身手敏捷的童军教练,但我绝对是电子白痴。校长的眼睛坏了。

校长害我一人还不够,竟然还要我推荐另一个老师,一起拉下水。秀凤就在我的后面,我知道她有兴趣,就叫校长去找她。秀凤没有议论,一旁的师傅却忽然毛遂自荐!

最后,校长可能头痛了,就随口胡扯说:“这样我们就结合生活技能、科学、公民、英文、音乐……”

或者所有的课程小组都拉进来好了。那么生活技能组就可以退出去,我就去教男童军。

Wednesday, February 22, 2012

尊重

带妈妈去看医生。又是陌生的年轻医生。

医生用福建话随意问了妈妈一句:“安娣,怎样?好好吗?”

好像也没认真看妈妈一眼,然后就三言两语说完话,把我们晾在一边。我们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出去了,所以犹豫着。医生又抬头看我们一下,说:“你们有什么问题要问吗?”

我摇摇头,打算带妈妈出去,医生又叫我们等一下,他开药单给我们。

我忽然想起妈妈的血压,就问医生。

医生又翻看了一下手中的报告,才说:“她的血压很低,不用吃药了。”

每次看医生,医生通常第一句话就是说:“你的血……”

只有今天例外。感觉上,这个医生好像不大要理睬我们。
医生埋头写好药单后,我们便走出去。妈妈说:“这个医生不好。

我也有同感,所以就跟妈妈说:“是呀,我也觉得他不大友善。”

妈妈说:“不是,我是说,他都没有跟我讲话,他只跟你讲话。”

原来有些医生戴了有色眼镜,忘了尊重病人。

Tuesday, February 21, 2012

神奇大肚腩

走到生活技能室门口,发现阿田还在里面。玻璃窗跟后门都已经关上了,看来她早已打算离开。却不知为何又留下来。

我走进去,才看到里面还有一个学生。不知为何,今年四年级出现了好几个行为异常的学生,这小胖子就是其中一个。

阿田说:“看,他把后门踢坏了,现在要怎样处理?”

我这才看到,已经从外面拴上的后门被小胖子踢开了,两扇门变成V字形,外面还拴着。而里边的栓已经半脱落了,两枚螺丝摇摇欲坠。

小胖子一边哭一边很生气地说:“谁叫你要lock我在里面?”

阿田很生气地问他:“我们每次上完生活技能课,不是要锁门的吗?我为什么要把你锁在里面?”

小胖子不会回答,只会一直哭一直重复同样的话:“你要lock我在里面哩!”

他们两人一直重复同样的对话,小胖子似乎不明白上完生活技能课之后就必须离开生活技能室,老师会把生活技能室锁起来。他在把后门踢坏之前,已经把其中一张桌子推歪了。如果不是因为生活技能室里的桌子特别大,他应该已经把大部分的桌子掀起来了。

我问小胖子:“老师把后门锁起来,你为什么不从前门走出去?老师也是必须从前门走出去的。”

小胖子终于慢慢恢复冷静。阿田问他:“你到底用什么来踢门?”

他踢门的时候,阿田正在外面栓门,如果小胖子的力道够大,阿田就会被踢进水沟里。

不过我听到“用什么来踢门”这样的问题时,倒是觉得很搞笑。踢,不是一定要用脚的吗?不用脚,还叫做“踢”吗?

我错了。

小胖子支支吾吾了一阵子之后,说:“我没有用脚踢,我用肚子。”

我和阿田面面相觑。用肚子踢门?阿田不相信,又问他:“用肚子踢?为什么你的肚子没有破?快说,到底你用什么东西踢门?”

小胖子低着头,指着那粒肚腩说:“我真的用这个。”

至于他的肚子有没有破呢?由于我的学生来了,我要上课了,阿田就把他带出去,所以那粒肚子的下场就不得而知了。

Monday, February 20, 2012

神奇笼子

学生在作文中这样写:
蟒蛇被关在没有洞口的笼子里。
要好好思考一下……

三思

白衣悠蓝的十诫诗

  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

………………

  

Thursday, February 16, 2012

一个不能少,其他的可以当掉

为了避免报章上出现这样的新闻:

【小学生与老师打架,双亡】

我把大元换到后面去坐,打算不再管他了。

然后就听到梅兰把她班上那个过动儿送回J班去。J班已经有那么多难于安定下来的学生,现在又多了这个恶名昭彰的过动儿,他们的班主任会不会像我一样,每天想着要辞职?

我错口跟梅兰说:“送他回去J班?哪里能够的?”

梅兰反问我:“那么留在我的班就能够?为了他一个人要牺牲全班那么多人的时间?每天单是为了让他安定下来,我都要花掉半节课的时间,全班学生就必须等我摆平他。”

我用斜眼瞄一瞄那个辅导老师——王八蛋,用表情告诉梅兰,我的意思是应该把问题学生送到辅导处去。

大家看不到那个空闲到全身长满蜘蛛网的王八蛋每天都在公器私用,每天都在忙自己的私人事业吗?

就是没见过她辅导了哪一个问题学生。

所以我们必须为了一个问题学生而继续牺牲几十个正常学生。

今天,大元的公公来找我了。他竟然不是来打我。他说:“请你不要放弃一个孩子,不要让他坐在后面。”

我当然没那么厉害,可以真的完全对大元视若无睹。可是让他再跟其他学生坐在一起,他四周的同学就会被干扰,无法好好上课。何况我又没有隔离他。

所以,大元坐在后面,两全其美。

还可以避免发生【小学生与老师打架,双亡】这样的惨剧。

Tuesday, February 14, 2012

情人节

这个情人节。。。

因为是情人节,所以我们订购来满足口腹之欲的菜粿就变成了情人节菜粿。我们很满足地吃了一顿情人节菜粿早餐。

放学后,我们有“情人节”瑜伽课。我们原本说好,今天要老师让我们练习一双双一对对的招式的,可是看到拍档就是自己的朋友,不是吴尊也不是王力宏,大家就打消念头了。大休息的时候就睡到像猪一样。

晚上还有“情人节”大餐。

跟弟弟一起去吃。老爸请客。

这个情人节,真是特别。。。开心。

Sunday, February 12, 2012

一大束花

兜了几个圈子后,他终于说:“我已经订了花要送给她,一百四十。”

我想象——好大的一束花啊!

我说:“你抽一朵出来送给我啦!”

他说:“不可以。不同的数目有不同的花语的。”

我说:“她不会去算有几朵花的啦!”

他还是很坚持:“不可以,数目不同,花语就不同了。”

真是无情/冷血/吝啬/小气……那么一大束花,谁会去算里头到底有多少朵花?抽一朵来送给我,让我高兴一下不可以吗?

后来我听到他说:“总共是十一朵。”

“什么?不是一千朵吗?”

“一千朵?哪有可能?十一朵!”

十一朵花,加上包装,一百四十块钱!!难怪不肯抽出一朵来送给我。

没关系,明天后天观赏满颈都是血的人们,就可以得到很多乐趣,有没有人愿意抽出一朵花来送我都无所谓。


Saturday, February 11, 2012

教书很xian

星期六还要去教书。真的很显!

在楼梯口就已经听到小鬼在大喊大叫,好像是在吵架。我默默祈祷,不要是我的学生。可是事与愿违,我看到我的学生,有男有女,站在隔壁班的门口,对着人家叫骂。

真的很显!

他们看到我,就从后门跑进课室里。我还没来得及问他们发生什么事,就看到课室里的另一幅光景——【力大】正拿着水罐四处向同学泼去。

受害者就纷纷投诉。

我问【力大】为什么要向大家倒水。他说:“那个【大元】先倒水给我。”

我很晕。【大元】向【力大】倒水,【力大】就向其他无辜的同学泼水,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这两人每天都有不同的吵架理由,真的很显。我显到忘记责问那堆站在别人门口跟人家叫骂的小鬼。

休息过后,小鬼们都进入礼堂观赏节目。十一点多,又继续上课。这一次又有新的花招了——他们在礼堂跟五年级的学生吵架,人家恐吓他们,星期一会来打人。祸端还是同样的一个人——【大元】。

真的很显!

Friday, February 10, 2012

急着回家的原因

很沮丧,所以一放学就想逃离现场,快快回家。

其实是每天早上一踏入学校就想要逃学。很沮丧……

最高兴的是放学了。当然要快快收拾东西,去盖手指摸,回家。不过比我更心急要回家的大有人在,我大概只能排到第十位。susi或者可以排名第三。

今天,我听到皇后大声问她:“你为什么这么急着要回家?快点讲,是什么原因让你要这么快回家!”

皇后故意语带恐吓,作弄susi。虽然susi过几年就要退休了,可是她一直都像白纸那样单纯,所以只会对皇后傻笑,说不出话来。

皇后又问了susi一遍,susi还是只会傻笑,然后她就走去盖手指摸,我也跟着走去。susi盖了手指摸之后,跟我说:“其实我回到家也是对着四堵墙而已。”

我很惊讶。我一直都以为她的家里还有很多人在等她回去一起吃午餐。

既然是回去对着四堵墙,为什么要这样急着回家?

她说:“要不然留在学校做什么?我可以快点回家改簿子啊!”

啊~急着回家,就是为了回去改簿子?

我签了名,走回去座位,跟皇后说:“原来susi这么急着回家,是为了回去改簿子!”

皇后又吓susi:“什么,你这么急着回去是要改簿子?”

susi不好意思地改口说:“不是啦,我要回去睡觉。”

皇后不放过她,又继续追问:“什么?回去睡觉?快点讲,你到底要回去跟谁睡觉?”

susi被逼得说不出话来,不过这次她不只是傻笑,她忍不住哈哈大笑,然后提了装满簿子的公事包回家去。

我也快点拿了手袋跟着她走出去,没有带任何跟工作有关的东西回家,也几乎从不带。

我急着逃离这个令我充满挫败感的地方。


Thursday, February 9, 2012

情人节菜粿

放学后,办公室忽然很热闹起来。大家围着布告板在议论纷纷。

大家在订购【情人节菜粿】。

虽然不知道菜粿跟情人节之间有什么关系,不过大家一看到情人节三个字就很兴奋。情人节吃菜粿,真有创意,所以大家就七嘴八舌,七手八脚地写下名字。

不过我们向来都是喜欢得寸进尺的,所以大家就向负责订单的美女蓉提出非分要求了:

“我们要心形的菜粿。”
美女蓉说:“这样啊,我们要求她做成桃形的好吗?用那种潮州糕的模子印出来。”

大家还是很想要吃心形的菜粿。情人节嘛!

不过想想,其实心形跟屁股形好像没什么分别,万一做的不好,心形菜粿就变成屁股形菜粿了……
就像你把心送给某人,某人却以为你送他的是一个屁股一样。
好恶心。还是还原菜粿形好了。

Tuesday, February 7, 2012

过了?

这个新年

那么难过
算是过了吧?

Monday, February 6, 2012

难懂的中文

【演好在野党监督角色 

民政仍无时无刻为民服务】


无时无刻?

就是——完全没有?

所以

有人无时无刻在跟你们找碴

不是
有人无时无刻跟你们找碴!


中文,真难懂!

Sunday, February 5, 2012

同庆

人,真奇怪。
开心的人喝酒庆祝。
伤心的人喝酒消愁。
这样,当开心的人放烟花欢庆的时候,
伤心的人是不是也应该燃鞭炮来助兴?



如果不小心流下眼泪,
也可以说是因为被炮声吓着了……


Saturday, February 4, 2012

【不要想那么多】

图书馆是个常常让我们吃闭门羹的地方。难得看到陈老师到办公室来装水,我连忙跟着她到图书馆去。

陈老师走得很慢,一拐一拐的。我很好奇,她还有能力从她住的地方走到学校来吗?

陈老师说:“能,我只是走得很慢而已。我现在住的地方很远!”

她本来在学校对面租了一间房间,住了二十多年。现在屋主把房间收回,陈老师只好另觅住处,每天孤零零走到学校来上班。

我打开报纸,随口问陈老师:“你的女儿住在哪里?”

陈老师说:“住在她的家婆家。”

这是什么答案?我追根究底,到底是哪里?陈老师还是说同样一句话:“住在她的家婆家。”后来她才小声说,住在吉隆坡。

陈老师的神情有点尴尬。其实我们早就听说她的女儿对她不好。她的丈夫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抛弃她另娶,也早就死掉了。已经退休近二十年,七十多岁的陈老师一直孤零零地租房间独居。

其实陈老师脾气暴躁,对学生和老师都非常没有耐心兼无礼,我并不是绝对同情她。

有点落寞的陈老师自己叹了一口气,好像在自言自语地说:“孩子大了,就是自己一个人。”

后来陈老师知道我心情不好,产生了联想,就忽然大师上身了。她跟我说:“不要想这么多,凡事都要往好的方面想,不要去想不好的,blah blah blah……”

陈老师大概继续讲了一百句这样的金句。听在我的耳里当然就是一连串的废话。

别人的痛,又不是我们的痛;当然感觉不到有多痛。我们自己的痛,即使只是小小的伤痛,也是我们自己必须忍受的痛,怎样能否定它的存在呢?

借出耳朵,或者肩膀就够了。

陈老师被我一轮机关枪扫射之后,想了想,点点头。然后她又出去喝茶了。

我独自留在图书馆,才想到,其实她可能并不是在开导我。

那些话,是对她自己说的吧?

Friday, February 3, 2012

我的木木

我没有喝到过期的绿茶,所以没有死掉。

我的宠物鱼【木木】也没有喝到过期绿茶,却死了。

呜呜……

Thursday, February 2, 2012

幸与不幸

又要开会。幸好校长不在,会议简洁多了。

桌上已经摆好一块面包和一瓶绿茶。课外活动主任说,我们节省时间,一边吃喝一边开会。

课外活动主任主持会议一向开门见山,一气呵成,就算打瞌睡也可以清清楚楚听到她在说什么。所以大家只吃面包,没有人喝茶,除了我。

…………其实别说是面包,山珍海味也吃不下…………

我喝了半瓶绿茶。有人开始把玩她们面前的绿茶。然后就听到有人低声惊呼:这茶已经过时了!

那一瓶瓶的绿茶竟然已经在去年八月就过时了。

只有我一个人喝了茶。这样再过一阵子,我是不是会死掉?

我有点高兴。

我也把我的绿茶瓶子拿过来仔细看一下。我希望会看到它的有效日期是2009年之前的。可是我看到31052012.

大家都没有喝茶,只有我喝了茶。大家的茶都已经过期了,只有我的还没过期。

会议结束后,我把大家留在桌上的茶都放在一起,才发现只有我的那瓶是不一样的、新包装的。

结果我没有死掉。

这样我的衰运是不是过去了呢?

Wednesday, February 1, 2012

过关

今天的面,很难吃。
今天的人,这么熟悉,又那么陌生。

多难吃的面,最后也可以吃完;
多熟悉的熟人,最后也可能真的变成陌生的陌生人。

有什么所谓呢?

既然还活着,
就能够继续活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