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30, 2012

喜欢与需要

去沙巴旅行的时候,因为洪小姐带了一台平板电脑去,我就用了几次,心里有点喜欢,就考虑着是不是要买一台。恶少发现了,他突发奇想,提议说我们合资买一台。

我问他,要怎样share着用?

他说:“平时我去做工,就是你用。”

可是我已经有桌面电脑了,我在家可不需要用平板电脑。

他说:“这样你去旅行的时候就可以带去用了。”

“可是我去旅行的时候,我要很专心地旅行,我不要用电脑。”

恶少又不死心,他说:“你去旅行时,无聊的时候就可以用了。”

“我去旅行的时候我要很专心地无聊啊!我也不需要用电脑。”

最后我觉悟了——我根本不需要平板电脑。


Wednesday, March 28, 2012

外面的一片欣欣向荣

腹大便便的某老师因为胎儿不稳定,开始请假了。大家就说,等到她生产了,教育局应该就会派老师来。至于派什么性质的老师来呢?当然没有人知道。

我问第一副校长,既然我们学校的代课老师们都已经向教育局申请要当临教了,为什么校长不索性向教育局要求,就让这些代课老师来当临教呢?

第一副校长苦笑着说:“这个问题已经有很多人来问过我了。你看报章上的新闻,都是好消息,可是事实上,教育局只说学校可以请临教,却不说明到底由谁来付钱。这些我们都不可以讲出来。

所以我们只能自生自灭,继续等待。学校只好不停地花钱请代课老师来填补空缺。

来代课的菜鸟就问了几次:“我要教到什么时候?几时才有老师来?我不会教的,会不会害了他们?”

什么时候才有老师来?这真是一个谜。至于会不会害了学生,这个嘛——呃——

如果每个代课老师都来几天就走了,那么小朋友就会以为他们在观赏走马灯。不知道菜鸟对于走马灯式换老师的情况有什么看法呢?

害处更大吧?

一天三十块钱,真的不知道要吃什么,就当作自己正在为华教出力好了。

比较可怕的是——

即使你满腔热情,想要当华小华文老师,你也找不到门,因为你去申请师训的时候,就会发现根本没有这一科!

师训没有提供华文小学华文老师的训练课程。


Tuesday, March 27, 2012

失聪的人

家协主席很好玩,虽然他不肯给我tumpang他的马赛地。

主席来学校开支票支付代课老师的工资,一走进办公室就大声跟我们讲话。我跟他讲了两次话,也忘了到底跟他说什么,可能不适合他听,所以他没有回答我,只顾着说别的。

我继续埋头改簿子。主席却走过来,装作很friend地问我:“为什么今天你这么静,不说话?”

我说:“我刚才跟你说了两次话,你都没有回应我。”

他说:“为什么今天你这么静,不说话?”

我再说一次:“我刚才跟你说了两次话,你都没有回应我。”

他继续装聋,问我:“为什么今天你这么静,不说话?”

我就低头改簿子,不要理他了。原来主席除了不让我tumpang他的马赛地之外,他还患有选择性失聪症。

然后主席就坐下来跟我们聊天。他说记者访问他,问他代课老师的工资一天多少钱。他胡乱告诉记者,一天四十块钱。

记者问他:“一天四十块钱,吃什么?”

我们大声告诉主席:“什么一天四十块钱吃什么?我们的代课老师一天只领三十块钱而已!”

他竟然说他不清楚。他手中还握着一本支票簿,里头已经写好代课老师的工资了,他竟然不知道自己写了多少钱。

可怜我们的代课老师,不知道吃什么。

主席打开支票簿看了看,翻了翻,差不多要把支票簿翻烂了,才终于肯拿起笔来签名。然后他忽然跟我说:“我很喜欢去看你的facebook。”

我还以为是我们那一大堆旅游的照片吸引了他。

他接下去说:“都不知道你在写什么。

原来,他喜欢去看我的facebook,就是因为他看不懂我在写什么!

那么,我是不是应该要告诉他,虽然我并不喜欢去看他的facebook,可是因为他傻傻的,会把他要跟我说的事情写在他自己的涂鸦墙上,而不是写在我的墙上,我逼不得已,只好时不时去看一下他的涂鸦墙?

不过他有选择性失聪症,还是算了。

Monday, March 26, 2012

三条线……

今天开始进行运动会的选拔赛,先甄选有赛跑潜质的四年级学生。

把学生带到草场去,让他们先照着编号排队。当时前一班的学生还没跑完,剩下五个就一排站在跑道上,等候体育老师的指示。

体育老师叫我让学生依照编号,跟着排在那五个学生的后面。

从一号到四号都没问题,小朋友就一个接一个排在人家的后面。轮到五号的志杰——咦?去了哪里?原来站在女生那边。

我叫他站在第五条跑道,别班同学的后面等待。他走到我指定的地方之后,发现前面那个不是他班上的同学,立刻越过他们,打算去找一个他喜欢的位子。

我大声把他叫回来,抓住他的肩膀跟他说:“你必须站在他们的后面。”

他被我抓住,只好站住。我的手一放开,他立刻又越过前面的同学,又要去找他喜欢的位子。我又大声地把他叫回来。

这一次,我抓住他的双耳,跟他说:“我叫你站在后面,这里才是后面,那边叫做前面,你-站-在-这-边!”

他只好站住。

这时,体育老师挥动旗子,让前一班那五位学生开始赛跑了。

我的手也松开了。我的志杰也跟着那五位同学跑掉了!

我和其他学生拼命喊:“志杰!志杰!志杰!回来……”

我们的志杰头也不回地跑完一百米的赛程。

可是我们的志杰并不是那一班的学生。人家的名单里并没有他的存在。他只好走回来,再排队一次。

所以今天他跑了两百米。


幸亏最后他还懂得跟我们回到课室,而不是直接回家去。

Saturday, March 24, 2012

不顺不利

忙……

星期五晚上匆匆准备了教材,很高兴找到图文并茂的森林故事,以为又可以轻易混过一天。

就是喜欢这样临时抱佛脚,要不然绝对做不出东西来。

提早抵达学校,以为可以顺利地在活动开始之前弄好,结果——拿不到五年级ICT room的钥匙!

这些钥匙都是由是非精收着的。他的身份是——呃——好像是电脑教学课室主任,就像我可以是童军铁橱主任一样。

以往如果是非精的手下没有开这些ICT room,他就叫我们就自己去他的抽屉里拿钥匙,自己去开。可是今天,我无法打开他那个装钥匙的抽屉。他上锁了。

这些课室,不是为了方便教学而设的吗?可是当我们需要用的时候,往往就是找不到钥匙!

我很生气,打了几次电话给他都无法打通。

因为我打错电话号码了!

我只好到处去找其他可能有钥匙的人。最后就遇到是非精了。我不爽地说他把钥匙锁起来,害我无法拿到。课外活动日不是教学日吗?所有的课室应该都要随时备用的不是吗?

他说:“你都没有跟我讲你要用。”

我今天忽然间想要用电脑教学,不可以吗?

我竟然可以忍得住气。

拿到钥匙后,终于可以打开五年级的ICT room。可是——那台电脑太古旧了,无法开启我的档案!我那图文并茂的森林故事,白做了!

我要如何混过这一天?

我很沮丧地下楼去。结果就看到来了两位实习老师。哈,我立刻把我手写的森林故事递过去给她们读,跟她们说:“等一下你们两人就负责讲这个故事给学生听。”

然后我跟阿hoon和lemon说:“你们就负责在旁边表演!”

阿hoon信以为真,连忙摇手摇头说:“不要,不要!”

当然是不要,谁要看老婆婆表演?

我把学生交给她们之后,就赶快跑到办公室去,打算把操步比赛的口令打印出来,待会儿给“教练”用。

结果——办公室里的电脑太新颖了,竟然无法开启我那古旧的words 档案!

真是错点鸳鸯,我……要吐血了。

课外活动主任在她的办公室里听到了,就说:“来来,我这里的是老爷电脑,或者可以开,你拿来给我试试看。”

果然,老爷档案,就是要老爷电脑才能启开!

印好口令,“教练”也来了,交给“教练”去教,我又可以去摇脚了。虽然有惊有险,也顺利混过一天。


不过好戏在后头,下个星期可能会忙到忘记爹娘……

Monday, March 19, 2012

旱鸭子在潜水天堂的日子

这个假期过得很开心~

其实,我们的目标,或者正确来说,是WCC和洪小姐的目标,是Sipadan。我和阿Fong只是蒙查查地跟随她们去而已。

由于买错了机票,结果我们还多了一趟吉隆坡一日游,随便到苏丹街和茨场街去,可能是见它们的最后一面。

下午,我们就飞到斗湖去。原来东马的天那么早就黑了,再加上原来Semporna离开斗湖那么远,所以我们就摸黑抵达Semporna。

第二天早上,我们步行到海边去,终于看到我们之前吃的八爪螺的庐山真面目。一群群的妇女就那样蹲在海边敲螺壳,竟然还有人敲到珍珠,要卖给我们一颗两百大元!
我们对珍珠没兴趣,就继续沿着海边走。就看到梦幻似的Dragon Inn。为什么我们不是住Dragon Inn呢?当然是因为Dragon Inn比较贵。
游荡够了,旅游代理就来接我们到码头去。这时我们才知道,我们真的是参加了蒙查查之旅。Sipadan岛不是任何人想去就可以去的地方,也不是任何旅游代理都可以代理的旅游景点,只有两家旅游公司有权代理,而我们只能去到Pom Pom岛!

钱已经付了,我们只好去Pom Pom岛。这时已经下起雨来了。工人帮我们把行李用黑色垃圾袋抱起来,然后也把自己包起来。我们没有垃圾袋包装,都变成落汤鸡。友善的船夫就一直跟我们笑。

船果然正如传说中的,用了45分钟抵达Pom Pom岛。
原来Pom Pom岛是个无人小岛,岛上没有居民,只有游客和工作人员。
这里简直美到冒泡!

岛 上只有两家度假村,我们当然是住在比较便宜的celebes。celebes只有十个房间,不过应该可以住上几十个人。从码头到到度假屋竟然是没有路的, 大家都是在树林中走来走去,由于下着雨,地上湿湿的,这样走过去其实有点geli。每间房间门外都放着一盆水,让我们洗脚。可是洗了脚之后,房里并没有布 让我们擦脚,所以必须湿漉漉的踏进去!
房 里有三张床,看起来很舒服,可是却有两间很可怕的厕所和浴室。厕所和浴室是分开的,其实也没什么可怕。可是它们的门却是透明的,虽然中间有一小段不透明的 毛玻璃,可是两道门之间有个大镜子,所以不管你如何的躲避,浴室里的人都可以看到厕所里的人,而厕所里的人当然也可以看到浴室里的人,而且通过那面大镜 子,要看哪一个角度都不是问题!
洪小姐说:“我坦荡荡的,有什么好怕?”

这就是为什么我每次去旅行都坚持要她跟我同房的原因啦!

这些小岛其实是潜水天堂。跟我们一起住在小岛上的各国洋人都是为了潜水而来。有些是特地来学习潜水考执照的。而我们四个没有潜水之心的人,蒙查查就来到这个美丽的小岛,除了莫名其妙,实在想不出其他的形容词了。

平时大家集合的地方就是食堂。那儿有电视看,也可以上网,还有无限量供应的饼干和咖啡。大家的手机、电脑就那样随意放着,完全不担心会被顺手牵羊。其实偷了东西大概也无处可逃。

第一天,我们在潜水教练的劝告下,打消了随船出海的念头。所有的洋人都去潜水了,我们就在烈日下环岛散步。所以就走到了很美很美的Pom Pom Resort度假屋码头去,看到很美很美的海底景色……

我和洪小姐决定要花RM150学基本潜水。结果很悲惨的……有哮喘病的人不可以潜水,洪小姐就被踢出局了。然后我们继续读下去——原来头晕、头痛、过敏等等毛病都是潜水忌讳。

我们两人被退学了!

第二天我们只能跟大队出海去浮潜。友善的船夫让潜水高手下船后,就载我们到Timba-Timba岛去,我们就在那儿的码头浮潜。然后……我和洪小姐都无法抵抗水压而呕吐了!

可见潜水教练是很有眼光的。我们两人真的是bak ka。

第三天早上,为了看海龟,我们很早就起来散步。六点半,天已经完全亮了。我们终于在码头上看到海龟。海龟似乎怕我看不清楚,还特地U turn游过来给我们看个够!
吃了早餐,大家又出海到更美丽的Mataking Island去潜水。这次换阿Fong呕了,因为风浪太大了。其中一个洋人已经不可以潜水,因为他晚上要搭飞机。他只可以跟bak ka一起浮潜。
下午,船终于有空档了,我们四人便和那不准潜水的洋人一起离开Pom Pom岛,回到沙巴大陆去。。

Saturday, March 17, 2012

Pom Pom Island

蒙查查去了一个世外桃源。。。



Saturday, March 10, 2012

十字路口

喂P很坚持要申请工程系。

我想,我看走眼了。从小到大,我都认为大头将来一定是个工程师,谁知原来坚持要当工程师的是喂P,所以他考了物理。他说拿物理的人出路很多,有很多科系可以申请。

至于弃物理攻生物的大头,应该是不可能会当工程师了。我还要等他帮我把猫“医好”,让我不再对猫过敏。虽然他的妈妈姐姐都反对他当兽医,因为:

“如果你医死了人家的狗,被人家告怎么办?”

那么他只要把人家的变色龙医死就可以了,不要医死人家的狗就平安无事啦!

喂P其实还没动手申请任何大学。我突发奇想,提议他当老师。他竟然说他也有想过。我快点把当老师的各种好处向他夸大,企图引诱他误入歧途来当老师。

我们开始计算某个开补习班的老师每个月的额外收入……果然令人咋舌。喂P想想,又坚持说:“我当工程师也可以教补习的!”

“你当了工程师之后,你拿什么时间教补习?”

“我开补习班,让别人去教,别忘了我还有那四成的抽佣。”

“你几时见过补习班是工程师开的?补习班都是老师开的。如果有一天你当了工程师,你就会忘记你当初想要开补习班的事情了,而且你可能每天要上班到晚上九点才回家!你不可能会去开补习班了。”

我把教书说得垂涎欲滴,把当工程师说成洪水猛兽,好让他入瓮。

不过他还是说他打算申请XXX大学、YYY大学、ZZZ大学。我孤陋寡闻,问他:“为什么你讲的这些大学,我都没听过的?”

他说:“你有听过的大学,我都不能申请啊!”

噢,sorry!我不是故意的……

他接下去说:“好像UPM,UTM啊,都是研究大学,我都不能申请。”

因为这些大学的工程系要求很高。

不过如果真的入读XXX大学、YYY大学或ZZZ大学,将来还不是工程师一个?有分别吗?

只有入读师范学院,才会变成老师,不是工程师,才有可能开补习班。


Friday, March 9, 2012

第一志愿

曾经有一度,阿富的愿望是当医生,大头的愿望是当牙医,我的愿望是他们两人一个当医生一个当牙医,而阿富的结论是“这样老师就可以免费看病和拔牙了”。

现在两人的志愿有改变了。大头说他想填写兽医为第一选择,那么如果有一天他真的当了兽医,我是不是就可以养猫了?

虽然猫跟狗有很大的差别:
可是我还是比较喜欢养猫。

现在家里的猫只能够养在墙壁上。
只有这样的猫才不会到处释放过敏原。猫主人也不需要三天两头吃一次抗过敏的药物。
人过敏痒怕了,吃药也吃怕了,是不是要转向猫儿下手呢?

如果大头真的当上了兽医,那么我是不是可以三天两头带我的猫去给他打针,好让我的猫不再分泌口水,这样我就可以安全养猫了?

至于免费看病,免费拔牙,那就不需要了。希望将来阿富可以免费教导我营养减肥大法。


Monday, March 5, 2012

骗术

我叫他还我钱。他先还我善款两块钱。我握在手中。

我说还有买礼物的钱。他说他不够钱了,下次才还。我叫他还我两块钱就可以了,要不然就得给薪水的十分之一。

他就掏出一张五块钱,问我有钱找还他吗。

我把手中的两块钱递给他,算给他听:“善款两块钱,礼物两块钱,你必须给我四块钱。现在我还你两块钱,只收你三块钱,OK!”

他接过去收起来,转身把钱包放好,没什么表示。

我一直忍不住笑。他没发现有什么不妥。一旁的她反而看起来有点疑惑。

“你没发现你上当了吗?”

他感觉良好,没觉得自己上了什么当。

她还是有点疑惑。我把还钱的过程告诉她。她问我:“那你刚才还给他的两块钱,是谁的?”

“他的。”

“这样你还要多还他一块钱。”原来她冰雪聪明。

我取笑他:“上当了竟然不知道。”

他说:“我就是等你再还我一块钱啊!”

真是死鸡撑饭盒。

不过我学会了一个骗钱方法,下次要骗大笔的。。

Sunday, March 4, 2012

心里有气,气消了可能会后悔写了这些牢骚……

这在他们的眼中看来可能是老师小题大作,吃饱找碴,可是老师还是觉得很不开心。

A1跟C1说他要来跟他借东西。C1约A1星期日来。后来C1要在星期日中午出门,就打电话给A1,要他尽早来。接电话的是A2。C1要他转告A1。

星期日,C1等到中午,A1还没有来,C1就出门了。家里剩下C2一个人在等。C1出了门之后才联络A1,A1说下午才来。C1告诉了C2,C2觉得上了当,一个人被困在家里很可怜。C2越来越觉得自己很贛居。

到了下午,A1还是一直没出现。C2便打电话给A1。A1说因为没有车,所以不来了。而没有车这个问题不是到了下午才发生,是一整天都没有车。

C2问:“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打个电话来说一声?害我一直在等你。我觉得被你耍了一天。”

A1说:“我都不知道你在等我。”

C2说:“你说你要来,我当然是在家里等你啊!如果你不能来,你应该告诉我,我可以出门去。”

原来他们告诉别人说他们要来之后,并没有想到别人会在家里等他们的。

难怪一直以来他们让别人等、让别人碰门钉都不当一回事。

A1说:“我真的不知道你等我。你要出门你可以打电话告诉我啊!”

“如果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出门,我当然会告诉你,可是既然没有重要的事情,我当然就在家里等你。”

A1始终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笨蛋C2会傻傻的在家里等他。虽然他说过他要来。

A2也一样不知所谓。他说:“C1昨晚那么紧张半夜打电话来叫A1早点去,我还以为他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

原来晚上九点多打电话去是“紧张”的表现,因为九点多是"半夜"。

夏虫真的不可语冰。C2差点要吐血了。“他知道自己中午要出门,所以礼貌上就先打电话通知A1,要他早上来,不对吗?”

A2这才说:“哦,也对。”

看来他们完全对于自己的不守时、不守诺言不当一回事。

大部分的年轻人都是这样待人处事的吗?

若是,难道又是老师的错,因为没把他们教好?

冷漠的人

很久不见的三姑忽然打电话来,劈头一句就说:“我是新加坡……三姑啦。”

我虽然被吓了一跳,不过也很欣慰三姑已经有进步,至少会报上身份来了。以前她只会说:“我是新加坡。”然后你自己去猜看她到底是谁。

我不知道三姑为什么会知道我的电话号码,我有点害怕,虽然N年前她曾经收留过我,可是三姑不是一般人,我立刻提高警惕。

幸亏,三姑真正要找的人不是我。她说她已经连续好几天无法联络上小姑了,所以打电话来问我小姑的情况。

我……很惭愧……我已经很久很久很久不曾见过小姑了,只差还没忘记有个小姑而已。

我只好硬着头皮跟三姑说:“现在下着雨,不如明天我去小姑家看看她,请她打电话给你好吗?”

一向视钱如命的三姑竟然说:“不用叫她打电话给我,我明天再打来给你。”

难道三姑打电话不用钱了?我惊讶之际却忘了问她到底身在何处。真的是新加坡吗?

然后我就忘了答应她的事情了,一直到第二天傍晚。

我们就乘摩托车去到小姑的家。幸好我还记得小姑家在哪里。小姑好像也忘记我了,我报上名字三次,小姑才恍然大悟来开门。看到小姑健步如飞,我就很放心可以向三姑交代了。

小姑让我进去坐。我看到沙发上的破洞、墙壁上的破洞、屋顶上的破洞……

我从不曾关心过任何亲戚。老爸甚至可能已经忘记自己有姐姐妹妹了。

小姑家里的蚊子不停地叮我。其他地方的蚊子都不喜欢我,只要有其他选择,根本不会有蚊子要叮我。可是小姑家里的蚊子把我叮到满身包。

它们选择叮可恶的人?

或者我应该要感谢三姑,让我有机会去关心了小姑一下……

Thursday, March 1, 2012

一个不小心的后果

一下车就发现手袋的重量跟平时不一样,肯定出了问题,少了东西。

铅笔盒,或者说铅笔袋不见了!

铅笔盒没什么重要的,一起不见的生活技能室的钥匙也可以再做一串,可是记忆手指不见了,就大事不妙了。里头不知道藏着什么人的不雅照、裸照、大头照……和扫描的护照。

这些好像都不重要。一想到男童军的资料不见了,我要哭了。如果必须重做,我要哭三天三夜。

我想起昨天坐在我旁边的马来老师。她不知为何对我的铅笔盒那么有兴趣,看了又看,看到最后竟然伸手过来把玩!为什么我回家之前,整理文件的时候没看到桌上有我的铅笔盒的存在?会不会是她玩到不亦乐乎,一时大意就收进自己的书包里?

我开始胡思乱想。

打了电话给昨天在场的一个学生,他说他们不会帮我们收藏遗留的东西,还跟我说:“我们都必须要保管好自己的harta benda。”

真是的,不止没帮我,竟然还踩我一脚!

然后他提议我打电话去那所国小的PKG问一问。

我忽然变得很有精力,立刻走到书记室去查询那所国小的电话号码,又立刻走回办公室去打电话。国小的书记又给了我PKG的电话号码,我又立刻打电话去问。我的铅笔盒果然在那儿。

我终于可以放下五十个心了。放学后,我又去了很烂的大山脚,为了拿回我的铅笔盒,以放下另外五十个心。

铅笔盒拿回来了,我终于可以放下一百个心了。

这两天,大概是我一生中办事效率最高的两天。平时秉持的工作原则绝对是:
明日复明日,明日还有很多

能够拖到明天才做的工作,绝对不会在今天做完!

结果今天这个事件教训我们:如果我们肯行动,那么失去的东西就一定能够重新得回来。

大家不要相信这个歪理。

真实的情况是:大家要好好保管自己的harta benda,一时的疏忽会让你浪费很多时间去走很烂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