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30, 2012

寒冷的饯行

我不知道那家店叫什么名堂。总之我说要请他们吃frozen yogurt,为他们饯行。

其实,我原本是想烤番薯和萝卜送给他们的。

看日本漫画,长辈好像会为要出远门的小辈准备一个便当,里头就装着番薯、萝卜,让他们在路上充饥,以免饿肚子。

可是最后我……找不到适合包番薯、萝卜的花布,所以就去了那家家店。





我当然知道frozen yogurt是用称的,价钱可媲美黄金市价,所以并没有被吓着。

店里只有我们三人和一个店员。有点冷。

我觉得冰淇淋比frozen yogurt好吃多了。我是乡巴佬。

这不是一个适合讲话的地方。因为我越吃 越冷,冷到发抖,抖到差点讲不出话来。椅子也很难坐,我一直害怕我会把椅背靠断,跌个四脚朝天,还要赔钱。

我选错地方了。我应该选一个热情如火的地方,大家吃火辣辣的食物,一边流汗、流鼻涕,一边讲话,一定会更加开心。





Monday, August 27, 2012

可怕的地方

十一天的假期好像一个月又一天那么长,因为太开心了。

开心的日子终会过去,因为开学了。

我听说别人已经出国回来了。我跟宝宝说:“这个假期我没有出国,只去了Langkawi,可是已经很开心了。”

宝宝说:“这个假期,我没有出国,也没有去 Langkawi,我一直在家里,我也很开心,因为不用来学校。”

只要离开了令人沮丧的源头,就算十一天不走出家门口,我们也会很开心的。

宝宝忽然说:“那个来代替YY的临教跑掉了。”

YY因动手术需要休养几个月,所以教育局派了个临教来代替她。

这个临教好像只来了两三天,我连她长什么样子都还没看清楚,她就落荒而逃了。而之前的代课老师则只来了一天就不再出现了。

宝宝又接下去说:“下午班的临教也是来了几天就不做了。”

学校果然很可怕,难怪我们连只能呆在家里的假期都觉得很快乐。

我跟宝宝说:“这样看起来,大头是最强的。”

大头撑到合约结束才离开这个恐怖之地。
宝宝同意,她说:“不过,他应该是会说‘我一生都不会再去教书了’。”

我忘了大头有没有说过。不过,这句话,大概是那几位落荒而逃的临教的心声吧?





Sunday, August 26, 2012

血腥暴力的老公公

喂P说一起去看戏,阿富却静悄悄提早搭飞机飞走了。我们就……依照原定计划去看戏!

喂P提议看The Expendables 2 。我们去买票的时候,售票员问,是不是全都超过十八岁了。噢,噢……这样我们不如就看其他的戏吧,免得航航被阻拦在戏院门口。

大头问:“你们要不要看Hantu……”

我想,可能他在船上看了那部马来影片之后忽然就喜欢上马来戏了,虽然他说:“那是我看过最烂的马来戏。”

我们当然没有发烧到去戏院看hantu,所以就说不如看The Watch。售票员又说这也要十八岁以上才可以看的。这样歧视17岁的人!

结果,我们决定看The Expendables 2 ,而正中下怀的航航就很高兴地拿了钱跑到书局去泡了两个小时!

我们就进入戏院仰着首看了一出由一群老公公主演的血腥暴力片。
当看到银幕上血肉横飞,我才知道为什么18岁以下的人不准进入。售票员应该跟我们说:“心地善良,爱好和平的人也不准看这出戏。”这样我就跟航航去书局泡两个小时。

不过既然已经进入戏院,血腥暴力也只好照单全收了。忽然,在一群肮肮脏脏的老公公里头,好像看到了雷神Thor,心里就感觉舒服一点,至少有帅哥看,虽然帅哥是雷神的弟弟。
当我正好奇,老公公们怎么会掉以轻心,让这么帅的Liam Hemsworth出现在他们的团队里时,帅哥就被杀死了,故事就正式开始了。

跟所有的英雄片一样,主角不管站在哪一个角度、哪一个角落,敌方的机关枪、大炮、炸弹乱射乱扫乱抛,都无法击中主角,而主角随便拿起刀枪乱开乱丢,都可以杀死整排的敌人。

大头说:“主角是经过训练的,坏人是咖喱菲而已,还不会开枪的。”

OK OK,不要太挑剔。幸好,最后我最害怕看到的男女主角的爱情场面没出现,要不然我就可以省下吃晚餐的钱。

老公公耶,这么厉害打架就很神了。爱情故事留在银幕下就可以了。

戏演完了,我想,男的都觉得很好看吧?

我跟航航说这出戏很血腥暴力,所以他没去看是对的。航航说:“cei!Resident Evil比这个更暴力更血腥!”

Friday, August 24, 2012

发钱寒

心里的杂念,或者很难消除;可是家里的杂物,不是开个垃圾袋,全扫进去,打包起来丢掉就可以了吗?
.
假期很无聊,钱也花光了,去到阿姨家,看到满山满谷的杂物,心里就开始起了歹念。

澄清:图片只供联想,杂物属广西怪人所拥有,不是阿姨的。

阿姨要娶媳妇了,我想,她一定有意思要把屋子收拾干净。如果阿姨愿意雇用我帮她清理屋里屋外的杂物,以每公斤杂物 RM0.10 来计算酬劳,那么我就可以在这个无聊的假期里发一笔几千块钱的大财了。

Thursday, August 23, 2012

纯粹乱想

我一见钟情,爱不释手。
被困在笼子里的一颗心。
忽然有所顿悟
这样的心要如何挣脱,
逃出生天?
只要
哪天裂成碎片了,
就可以逃脱了。
然后,像水银一样,
重新组合。

Wednesday, August 22, 2012

钱币的胡乱联想

许愿鳄鱼?鳄鱼行乞?
不必深思了,先许个愿吧。

Tuesday, August 21, 2012

神话岛

老师们一听到我要去Pulau Langkawi,脸色就有点怪。大家都很怕去的地方,我居然还要花钱去度假,一定是头壳坏了。

天还没亮,我们就出发了,不是为了避开大塞车,而是为了可以租到好车!原来开车41分钟就可以抵达吉打港口。在码头不止可以买到船票,还可以订酒店、订车、订旅游配套,我猜应该也可以订伴游。

买不到最早的船票,只能搭第二趟的船。风浪应该是很大,乘船乘到好像坐云霄飞车那么刺激……好辛苦啊!

到了Langkawi的码头,就拿着订单去找柜台,付钱拿车,同时也在柜台处订了第二晚的Motel。因为有点虚荣,不要笨蛋车,所以租了一辆Vios。当然也没忘记先拿了地图。第一站,先到附近的老鹰广场去拍照留念。一下车,刚要开雨伞,就失手让雨伞掉进水沟的洞口里去了。
我的雨伞,竟然宁愿条水沟自杀,也不愿意为我遮阳陪我游玩?幸好,我是身手敏捷的童军教练,一把就把它从洞口下抓起来了。

过后,我们就蒙查查去到Langkawi Parade,购物狂们就横扫了很多巧克力。在网上订了Twin Peaks Island Resort,看照片觉得有点作假,去到门口,更是觉得网上的照片绝对不是是的。接待处那么残旧,住宿环境会好到哪里去?

拿了钥匙,我们跟着接待员的指示往里边走去,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
安顿好、睡了午觉之后,我们又驾车去游荡。本来要去看蛇和看Mashuri的,结果只看了Mashuri(其实是去看鸟),蛇不开门。回到Kuah镇的时候,我们又无意间去了夜市场花钱购物,还买了啤酒回度假屋喝。
我忘了我们没有开瓶器。呜……不过,没关系,我有嘴巴和腿,我可以拿着啤酒走到大厅去请别人帮我开。厨房已经关了,柜台处一个不知道是什么身份的马来人用cutter帮我开了瓶盖。

至于另一瓶酒……我其实并不知道他们用什么东西开了盖。我只顾着找杯子来装我的酒,我没管他们的死活。

这一晚睡得很好。

第二天,吃了早餐后,我们就收拾包袱离开Twin Peaks Island Resort,往Pantai Cenang驶去。在水族馆附近找到了我们订的Tanjung Malie Motel。这是一家很残旧旅舍,像宿舍一样的建筑物。房间里发出挥之不去的霉味。我们开了冷气来保护我们的巧克力,放好行李又驾车出门去了。

我们去了鳄鱼场,然后又去看了黑沙滩。风景很美,可是沙滩上有很多垃圾,加上黑色的沙,一眼看去只有一个印象——很肮脏!
看了黑色的沙之后,我们就匆匆忙忙回到motel,因为要坐船去Island hopping了。

Island hopping第一站是孕妇岛。船开得很快,刺激得不得了。坐在我旁边的疑似土耳其的妇女怕到右手抓住她的丈夫,左手抓紧我的腿。我不敢跟她礼尚往来,要不然我就抓紧她的手臂。
我们在孕妇岛停留一个小时。先爬山过去看岛上的淡水湖。划独木舟的活动竟然没有了,呜……我们就下水去游泳。听说是十米深的水,那几个胆生毛的家伙竟然在没做热身运动的情况下就走过去,往湖里直跳下去,然后才游到梯子那儿去上岸来。我不敢跟他们一起跳水,因为我忘了我其实可以往前跳,而不必像他们一样笨蛋往下跳的。我被船晃到变笨了。

过后,船夫就载我们去另一个地方“喂老鹰”。我们以为船夫会乘机售卖饲料,让我们喂食的,却原来只是让我们去看一大群的老鹰在船的四周掠食海上的……鱼?饲料?

不过,那么近距离看那么多的老鹰在四周自由飞翔,也很开心了。

过后,船夫就载我们去了Pulau Beras Basah。有人一下子就发现那儿的沙是不一样的,所以就先忙着收集细沙。我们在那儿游泳,拾贝壳,还有最重要的——看比基尼美女。

我们还来不及四处走走看看,时间已经到了。船夫找到了我们,我们只好上船去,回到Pantai Cenang。可惜水族馆已经关门了。

晚上的Pantai Cenang很热闹,到处是商店,稍微定力不足,钱包就会穿洞。

我们的房间的霉味还是无法散去,即使我们已经开了一天的冷气,还开窗,开门。所以,下次要记得把Tanjung Malie Motel列入黑名单,因为它发霉了。

凌晨下起大雨来,打了一个响雷之后,停电了。我们摸黑洗刷,离开motel,赶着要搭早早的船离开Langkawi。可惜天不从人愿。我们只能买到十点的票,因为我们忘了在前一晚买好船票……

Thursday, August 16, 2012

乐业

因为污水快要淹到鼻孔了,所以只好去付了Indah Water的账单,然后才敢叫他们来排污。

他们打电话来问地址,发现我讲的跟他们看到的不一样,已经有点疑惑。三个家伙来到这里,带头走进来的墨镜男语气有点不友善,向我要求看水费单。他们以为我是盗用别人地址的骗子。

我向他们解释了一会儿,他们半信半疑。墨镜男说:“你门已经很久没排污了。”

我说:“因为我没有还钱,所以不敢叫你们来。这次我快点去付了账才敢打电话的。”

墨镜男没有表情地说:“哦,你没有还钱,难怪去年我们没有花红啦!”

原来他们靠我吃饭的。我发现我有点重要了。

我带他们去看了污水池,他们就开始工作。不久,墨镜男在后院叫我。我走出去,他就拿了一份表格,跟我说:“阿moi,来。”

我说我不是阿moi。我是安娣。

墨镜男说:“可是你看起来这样年轻,我当然是叫你阿moi。”

我想起斋戒月是好心月。我跟他说:“谢谢你,你真是好心。不过阿moi是妹妹的意思。”

我把表格拿过来签了名。墨镜男忽然跟我说:“你要坦白告诉我,不要骗我……”

我以为他又要我解释地址的事情。谁知,他接下去就指着正在工作的同事,跟我说:“他说他比我英俊。你看,是他比较英俊,还是我比较英俊?”

我看到围墙外,正在拉软管的另一位工人老是笑眯眯的,很讨人喜欢,就跟墨镜男说:“那个比较英俊。”

墨镜男大笑,跟旁边的蓝衣男说了。蓝衣男一直笑眯眯。这时我才发现,这个蓝衣男跟围墙外的另一个蓝衣男几乎长得一模一样,两个都很可爱,就是说跟帅还有一点距离。

其实,比较帅的是那个墨镜男。他说他的眼睛有问题,必须戴着墨镜。他脱下墨镜给我看,果然比两个蓝衣男帅。我就跟他说,他也很帅。他很高兴。

斋戒月是好心月。要口说好话。

说了好话,我又走进屋子里做牛做马。不久,工作完毕,墨镜男又叫我。这次他叫我hello。他说:“我不知道要叫你什么了。”

我说:“安娣。”

他还是不认同。

没关系。工作做完才是重点。我跟他说:“谢谢,请你帮我跟另外两位handsome的说谢谢。”

墨镜男高高兴兴地朝围墙外大声喊:“喂,handsome……”
.
.
原来排污也可以这么开心。

Wednesday, August 15, 2012

智者的智慧

智者跟我说:

当一件事情自己没有能力死撑的时候,
就要学会想开,放下,懂得选择

当一个地方没有太多的东西值得留恋的时候

那麽只有离开。人生本就充满遗憾
我们所能做的只是把遗憾降到最低,
把伤害减到最少...


想哭就哭吧,但哭完了,
不要忘了要站起来,
自己擦乾眼泪继续往前走,
这是健康的哭法。

生命中,我们所路过的每一个地方,每一个人,
也许将成为驿站、成为过客。不要让心太累,
不要追想太多已经不属于自己的人和事。
越想得到的东西,越要放下,
越爱的人,越要让他自由
放下了,一切的不完美,你都可以坦然面对。


别让过去的悲伤,或者未来的忧虑,毁掉自己当下的快乐。
请记住,快乐的人不是没有痛苦,而是不会被痛苦所左右。


不过,智者每天都生气,事事都看不过眼……


Tuesday, August 14, 2012

不长进的老师

我们开开心心地聚餐,阿如忽然跟我说:“叶露露在学生面前骂Q老师不会教书。那天Q老师心情很低落。”

在学生面前指责另一个老师?是叶露露太过分,还是Q老师太令她失望?

我……也假装和颜悦色地“讲”过Q老师。一个生活技能老师怎么会给学生油了漆之后,就任由十多把漆刷随便摊在地上,自己就走掉了?如果我没那么巧无意间看到了,我想,第二天我是不是要跟他收钱,叫他赔偿?

平时不做功课的学生见得多了,现在不做功课的老师也出现了。我没在学生面前“骂”他,我只会在生活技能室里等他走来上课前,告诉他,我们要教导的课程和材料的所在。

如果我没说,他也从不问。他自己闭门造车。我没有“骂”他,所以他说四年级生活技能比五年级容易教。

叶露露向我投诉过Q老师。我跟她傻笑,不予置评,虽然我在他的隔壁课室也可以看到听到。

是不是要给他一点时间学习呢?

可是他不做功课。

叶露露终于又跑来向我投诉。她认为明年不要再让Q老师教生活技能了。然后,她说:“我们学校的男老师都是‘不能用’的,难怪小学男老师会被人家看不起。”

呃——

Saturday, August 11, 2012

逼真的火

今天是放火日课外活动日。这一次,总算没有人自作聪明,偷偷带火柴来。

我把新人留在课室里,教他们排放树枝和生火的方法;旧人就由另两位老师带去草场拾树枝。

结果一队大概拾了五根树枝回来。唉!

过后大家就分组起火。每队得到八根火柴。

一听到起火·,大家就理智全失,完全把老师教过的抛诸脑后了。唉!

我看到他们拿了一大堆叶子,包括绿油油的芒果树叶。我问他们:“这种叶子能够起火吗?”

他们说:“这是它自己掉落的,不是我们拔下来的。”

噢!自己掉落的叶子 = 一定能够燃烧的叶子。那就拭目以待吧!

大家在篮球场旁的树下挖洞,排砖块,叠树枝、撒树叶,准备起火。一群人坐在柴堆的上方吸浓烟。我问他们:“你们准备当烤肉吗?”

站在下面的队长说:“老师,风很大,我叫他们坐在那边挡风。”

“过后你们就有烧肉吃了?”

当挡风墙的笨蛋才不甘不愿地走下去。

他们继续往火堆丢枯叶、干草。火势看起来很大。我跟第一队、第二队、第三队……到第十队的学生说:“快点加比较大的树枝。”他们立刻抓起一把一把的枯叶往火堆抛去。

我说:“树枝,树枝,大的树枝,不是枯叶!”

他们又抓起地上的枯叶往火堆抛去。因为这样火势瞬间就变得很大了。大家感觉良好。

因为有十支队伍,所以同样的惨况重复了十次。虽然我相信我的发音绝对正确,不会把“树枝”说成“枯叶”。有问题的可能是学生的耳朵,要不然就是眼睛,枯叶看成树枝。

有吐血的感觉。

幸好老师的眼睛没问题,可以分辨得出哪一根是树枝,示范生火成功之后,大家也有样学样,终于都成功生了火。

这样就刚刚好混到放学了。六年级的学生负责灭火后,就回家了。一个睡衣党空手道的学生走过来看热闹。他问我:“老师,原来男童军是这样的啊?”

我问他:“怎样,你有什么意见吗?”

他说:“我觉得很逼真。”

老师已经被熏成烟肉了,怎会不逼真?


Wednesday, August 8, 2012

白痴看戏

星期三,看戏日。我们三人又一起去看戏。

阿田要看Spiderman,我要看Total Recall,大头要看的是Step Up,最后我们的下场是——看Batman。
这是我之前铁定说不要看的戏 ,因为大王花说很闷,他们看到差点睡着;而大头已经看过了,他应该是看到很兴奋,所以今天看不成Step Up,他竟然提议我们看Batman,因为“很好看”。

这出戏既然好看到大头愿意看第二遍,那么我和阿田就没有异议了,反正我们最大的目的是在戏院里吃爆米花!Batman大概是要下画了,所以每张戏票只卖RM6.00 ,比爆米花还要便宜。

其实我和阿田看戏跟瞎子摸象没有分别的。戏院里观众寥寥无几,我和阿田冷到半死,还要忙着吃爆米花,所以对于剧情是一知半解的。而大头看戏通常不睬人,不过也可能是在打瞌睡,我看到一头雾水的时候也不大敢问他,以免被他发现这两个老师一进入戏院就变成白痴观众。

看很久很久之后,戏终于演完了。我问大头,batman死了没有?他说死了。然后阿田问我,batman死了没有?我说死了。阿田又问大头,batman是不是死了?大头说没有。

到最后,我也不知道,到底batman死了没有。

那么,戏好看吗?好看。故事呢?不知道。

Sunday, August 5, 2012

最闷的活动

JAMBOREE,跟以前一样闷,很闷,非常闷,极度的闷……
今年以为换个地点去槟岛,情况可能会好一点,结果情况更加糟糕。


难道是没有计算机,算不出共有多少学生来参加?手脚并用不够就多叫几个人来一起算也可以算出来吧?
那么多人共用两台对讲机、两台电脑、一个电报机,所有的时间都花在排队和等待,大家闷到快要抽筋!我问学生要不要提早溜回学校,学生立刻点头。


等我们等到所有的学生都出来的时候,才发现活动已经完毕,接下来就是闭幕和颁奖的时间。学生又改变主意,要留下来等到结束了。


学生坐在地上,个个目光呆滞;我和陈老师坐在前面也昏昏欲睡。我们也不知道主办当局要颁什么奖项,以为都跟我们无关,所以也不多加留意。


当忽然听到我们的学校的名字时,我们都大吃一惊,下巴差点掉下来,也来不及拿出手机来拍照了。幸好我们有个淡定自若,脸皮很厚的团长。他很镇定地站起来,走向前去领奖,还记得先行童军礼!


这时,他们总算清醒过来了!当然,老师也跟着醒了。


最后大家就欢欢喜喜地拿了奖杯,领了证书和徽章,拍了照片,回学校去。


回程中,学生和老师都决定——明年不要再参加JAMBOREE了!








Friday, August 3, 2012

他很火滚

休息节,几个学生和我一起在食堂附近的空地采野菜。忽然,那个过动儿从我面前跑过去,拾起地上的半块红砖,口中念念有词地说:“我要打死你!我要打死你!”

我连忙喝住他。他没理会我,继续他的恶行,想要把砖头抛出去。我顺着他的手势看过去,看到滑梯前有两个学生正在看着他。他们竟然不躲避,一点危险意识也没有。那砖块如果真的打到他们,不死掉也剩下半条命了。


我再次喝住那个过动儿。这次他转过来看了我一下,没把砖头抛出去。我松了一口气。那两个学生还是笑眯眯地站在那边。我把那个过动儿叫过来,问他为什么要打人。


他气呼呼地说:“他们先惹我的!”


这是他每天重复使用的理由——他们先惹我的!有了这个“理由”,他就可以横行霸道,无法无天。“过动儿”可不是我给他取的外号,也不是医生诊断的,那是他的父母告诉他的。而“我是过动儿”是他的自我介绍。不过,该捉去打靶的应该是把他宠成小霸王的保姆吧?

我一听这个“他们先惹我的”烂理由就很生气了。每个人都怕了他,谁敢去惹他?


我问他:“他们惹你什么?”

他说:“他们先惹我,他们弄我,我很火滚!” 


他不肯看我,还一边说,一边发出“虎虎虎”的怪声,以证明他真的很火滚。说完,他又再跑过去拿起砖块来。


我的火势不会比他的小。我大声叫他的名字,跟他说:“我的火也很滚了。”

听说他比较怕恶人。我试过很多次都不成功,幸好今天有效,所以没有人被他打死。

他走过来,我继续对他念念有词,念到他忘记他跑来这里是要拿砖块把人杀死的目的。


可是,下次呢?







Thursday, August 2, 2012

失忆

应该是失忆了,无法想起。

不知道是真的,还是一场梦而已。

小孩子有儿童痴呆症,
时常忘记做功课;

而老师
应该是有老人痴呆症,
分不清是真是幻……

Wednesday, August 1, 2012

在乎

大王花忽然很有慧根了。她说:“因为在乎,所以把小小的事情都放大来看。” 


接下来就是胡乱揣测,然后就无理取闹。


两人因此而痛苦不堪。最后就分手收场。



。 
可能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