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30, 2012

这些话不是我说的:

“为什么给这么多的?”

“他知道他这次一定倒了,所以拼命派钱,给多多,把钱花光啦!他就是故意的,要看‘等我倒了,看你们怎样挖钱出来’。”

“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去买很多米来收着?”

“你没发现现在他们不停地在开1 Malaysia商店吗?到时可能会派粮票给你去换百米。”

有钱拿却这么心慌,是因为有妖孽作怪吗?

Friday, September 28, 2012

收留所

这样的月份,竟然会派来一个新老师。

有一天,无意间听到一些老师在开玩笑。她们假装很惊慌,其中一位说:“怕咯,她还来做我的邻居……”

我觉得她们可能是在谈论那位新老师。后来发现学校里好像有一些老师认识她,偶尔会走过去跟她讲话。

但我一直觉得气氛有点不一样。我们的老师们一直以来不是都很友善的吗?怎么这次有点冷漠的样子。

过了一个星期,我才想起我旁边有个情报收集站——阿泰。我问她,为什么这个时候会有老师被派到我们学校来?

阿泰翻了个白眼,摇摇头,说她是从附近的华小转来的。

如果一个学生从附近的小学转来转去,用膝盖想就知道不会没有问题了;以此类推,忽然在九月份从附近的华小转来的老师,也不会是什么好货了。

阿泰又翻了翻白眼,继续告诉我她收集到的情报。

果然不是好货色。是人家不要的问题老师。

正如叶露露曾经说过的:“凡是没有学校要收的老师,最后就会来到我们的学校,然后就不会离开了,一直到退休。”

因为我们有菩萨心肠的好校长。

所以学校也客串当问题老师的收留所。

Tuesday, September 25, 2012

指点迷津

今天,我要教你一串串人生的大道理,让你可以活得从容自在,无忧无虑,所以今天请称我为大师,或者仙家。

请仔细阅读以下图片里的句子,并且乖乖聆听本大师以一张无敌铁嘴来给你讲解。
别等不该等的人,别伤不该伤的心
有些人,注定是生命中的过客
都不明白你为什么要为那样的衰人伤心落泪,
他那么样衰,你随便就可以找到一个比他好一百倍的啦!

有些事,常常让我们很无奈
与其伤心流泪,不如从容面对
人生本来就是这样无奈的啦!
你流什么泪?那个衰人会看到咩?
笨蛋,为那样的衰人,值得咩?
孤独,不一定不快乐
没有那个衰人,自己一个人生活也不会死的啦!
你看,谁谁谁和谁谁谁还不是自己一个人生活得好好的?
得到,不一定能长久
失去,不一定不再拥有
得不到不要紧的啦!
得到了最后还不是吵架打架看到xian?

爱的时候,让他自由
既然那么爱他,
就应该放手让他自由,
爱不是占有!
不爱的时候,让爱自由
他都不爱你了,你应该死心,
不要再痴痴缠,让他去,你找别人吧!

看得开一点,伤就会少一点
叫你不要想这么多,你就是不听,
整天哭哭啼啼,像鬼一样,你活该!

OK,你明白了吗?你看,我用一张嘴来讲多容易!

其实……我也跟你一样,任何一项都做不到的。所以,你不用交学费。


Thursday, September 20, 2012

肚子里的年龄

不知什么机构什么人来学校为老师们做检查,不知检查什么东西。九点半过后,办公室就鬼影幢幢,人心惶惶闹哄哄,大家一碰面就说:“走,去图书。”

大家可没那么好学,而是贪小便宜对自己的身体情况很好奇,要到图书馆去做免费的身体检查,看看自己有没有超重,体内脂肪有没有超标,内部器官有没有超龄。

我不敢去。有人拉我的手,要我一起去壮胆,我想一脚踹开她。这时代,除了牙签人跟纸片人,还有谁的体内脂肪不超标的?美女蓉说的对:“我不想要被检查结果影响我的美好心情。”

不过我也很好奇,我们除了体内脂肪,难道还有体外脂肪?或者,体外脂肪,是指别人身上的脂肪?

大家陆续检查回来,办公室又再闹哄哄起来。几乎每个人都是体内脂肪超标,内部器官超龄的,连纸片人跟牙签人都不例外。

有些人看起来高高瘦瘦,可是内部器官年龄竟然比实际年龄老了十多岁!

这么说来,几乎全校老师都要减肥了。纸片人和牙签人可以从门缝滑进办公室里。大家虽然很烦恼,但又忍不住笑成一团。

到底检查结果可信吗?又不是真的把身体剖开,把器官拿出来检查,只靠体重和年龄,用一个方程式算出来的所谓检查结果——笑过就够了。

我们的结论是,只要是好听的,合我们心意的,都是很准确的检查结果;凡是不中听的,都是错误的、不可信的检查结果。

所以,其实有没有检查,都没有结果。

Tuesday, September 18, 2012

靠不住

把桌上的两套露营炊具收起来,半开玩笑地跟阿泰说:“你看,我不在学校,什么都做不成。”

我准备了六十个鸡蛋,十套炊具,火柴,薪柴,
筷子……好让童军们可以在星期六进行课外活动的时候煮食。当我从有机农场回来的时候,只看到两套用过的炊具,和五十五个鸡蛋。

我把炊具再洗一次,放在桌上晾干,今天才打包收藏。

阿泰说:“星期六那天,陈老师说找不到钥匙,大家都说钥匙被一个学生拿回家去了,而那个拿钥匙的学生没有来学校。”

我已经听说了,星期六那天,大炮王团长缺席,因为要拜祭他的祖母。

我说大炮王并没有把钥匙拿回家。一说完就想起,星期六早上,我打开抽屉的时候,掀开文件夹,无意间看到童军室的钥匙竟然被学生收在这么神秘的地方。

我指着钥匙,跟阿泰说,笨蛋学生把钥匙收在这里。他们以为是在藏宝。
.
星期五,在童军室召集了团长和队长们,跟他们说:“星期六我不在学校,其他的三位老师会给你们进行起火和煮食活动,用具在这里,明天你们来拿去。你们把童军室的钥匙收在我的抽屉里,这样明天你们就知道它在哪里,可以自己去拿了。”

我把童军室的钥匙交出来,大炮仙团长立刻抢去说:“我!我!我负责拿去。”

然后听说大炮仙团长回到班上,就跟他的班主任说:“明天大王蛇老师要带我们出去,我们要去那边起火煮食。”

幸好他的班主任就是要和我一起带学生去有机农场的人,一听就知道大炮仙搞错了,所以费尽唇舌跟他解释了半天才让他明白,出门去的是老师,他必须留在学校。

结果星期六他没有去学校!

我一听“拿钥匙的学生没有来学校”就啼笑皆非,有点晕了。

阿泰接着说:“幸好我想起你指给我看那串钥匙,所以就告诉陈老师说钥匙在你的抽屉里,他们才拿去开童军室。”

一切都是误打误撞的。

如果陈老师没有遇到阿泰,那么故事就是——大炮王没有来学校,可是钥匙被他带回家去了,所以取火和煮食的活动只好取消。

这个故事教训我们,交代小朋友办事……晕@.@!

Monday, September 17, 2012

废话王

带学生去参观有机农场,老师问巴士司机,另一位学生车司机的近况。

巴士司机说:“他啊?他改去驾国民服务的巴士,不驾学生车了,他说小孩子坏到半死。”

哈,学生车司机一天只载学生两趟或四趟就被气到转行!看来,老师真的很强。

到农场参观之前,负责人先安排学生到公司去听简报会和看影片。当负责人拿出麦克风,要小朋友一一自我介绍的时候,小朋友开始低声喊叫,东躲西藏。

丢脸极了。

负责人坚持要他们拿起麦克风,说出自己的名字。就只是说出他们的名字而已。

小朋友拿着麦克风,扭扭捏捏,欲迎还羞,扭了好几分钟才含糊不清地说出自己的名字。

几乎每一个小朋友都一样,连自己的名字都无法清清楚楚地说出来,只会扭着腰歪着头,像猴子一样地露齿而笑。

像白痴一样。

我们的学生,华文小学的学生。

平时他们高谈阔论,滔滔不绝,废话连篇。拿起了麦克风,却无法说出自己的名字。

或者,他们说话的功能之前已经在巴士上用尽了?

Sunday, September 16, 2012

女人打架

为了Milla Jovovich庆祝马来西亚日,去看了Resident Evil。

买了票之后,还有半小时,就先去吃午餐。为了庆祝马来西亚日,就胡乱点东西,大吃一顿,然后才以参加100米赛跑的速度跑到戏院去。

然后……

女主角不停地杀zombie,男主角不停地杀zombie,配角不停地杀zombie……

ZZZzzzzzz……

一定是刚才吃太多东西了……

ZZZzzzzzz……

怎么还没演完?

男女主角终于碰面了。然后男女主角一起不停地杀zombie

摆脱了zombie之后,女配角就把男配角全杀光光,这样她就可以开始跟女主角打架。

我有点清醒了。

原来这是一部女人打架的戏。

女人很强,穿吊带长裙的Ada被打晕躺在雪地上那么久都不会死掉。男人被女配角一脚就踢爆骨头心脏停顿死翘翘了。

到底好看吗?

哈哈……李冰冰很美,Milla Jovovich很有型,男主角很猥琐……这句不是我讲的。

Wednesday, September 12, 2012

坚持有虫

到学校旁边的杂货店去买东西,看到柜台上有豆沙饼,虽然很害怕,却又忍不住买了一包。

在这店里买东西,已经有两次的惨痛经验——买到有虫的豆沙饼。

这一次,是放在柜台上卖的,看起来干干净净,应该不会有虫了吧?我一边付钱,一边对老板碎碎念:“我已经在你的店里买过两次有虫的豆沙饼,希望这次不会这么倒霉了。”

老板反应不大,只是说:“你应该要拿来换啊!”

我当然是换了,但好几年来只敢买了那么两次,老板早就忘记了。

今天早上,一打开那包豆沙饼,正如我所愿,立刻就看到一大堆丝状物和一粒粒的虫屎,然后一条白色的虫就爬了出来。

我终于肯定了——这家杂货店绝不卖没生虫的豆沙饼!


Tuesday, September 11, 2012

吸引人的教育制度


申請掀熱國人愛當教師
我國的教育制度吸引大批申請者報讀師訓課程,
申請者對學員的比例高達38:1,
顯示國人對教師這職業有濃厚興趣。



Monday, September 10, 2012

白日梦

心情不好,半million女友只好当我的垃圾桶,装载我的心灵垃圾。

不过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讨论——薪水到底加了多少钱?

加薪,再升级,再加薪,到底是多少钱?真是一个谜。半million女友开始翻查资料,幻想着会跳到哪一级跟哪一级,或者更高一级,越讲就越兴奋,不开心的事情就变得完全不重要了。

原来,钱真的可以买到快乐。

那些令人不开心的事,都是垃圾……钱比较重要。

半million女友胡扯说:“每个月增加了这么多钱,我……要拿去买Honda City。”

这么说来,我也开始后悔了。我应该要买一辆Estima的。

航航提醒我——是Murano。

噢,我忘了我的梦车是Murano。想着想着,心情就好很多了。虽然还没吃到大头菜就发大头梦,但想着可以追回那么多钱,就忍不住开心起来了。

其他的垃圾——不开心的事情,令人不开心的人,都是垃圾,一脚踢开算了……

钱,果然可以买到快乐。

Saturday, September 8, 2012

天下无敌一张嘴

看了新闻,我跟小朋友说:“你们要懂得保护自己,如果怀疑家里进了贼,你们就不可以进去了。”

小朋友说:

“打他啦!” “踢他啦!” “拿刀去杀他啦!”

我很反感,问他们:“你们做得到吗?”

有人还要逞强,说能。

“那么,你先来试试看能不能打得过我。”

他们终于愿意面对现实——连这么差劲的老师也打不过,还有什么本事打歹徒?就凭一张嘴?
......................................................

我说,我很怕数钞票,因为手指麻痹,无法握得住细或薄的东西。学生的书费一收就是上千元的,要数这么多钞票对我来说是一件苦差。

这个人说:“这样呀?把你的钱交给我算啦!”

那个人说:“这样呀?把你的钱交给我算啦!”

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滚。

“为什么你要讲这样的话?我的手有这样的病症我已经很辛苦了,为什么你要讲这样的话?”

信口开河的人不明白为什么我的反应会这么大。

你听过腕道综合症吗?我把钱交给你算,你真的愿意帮我算吗?

你用一张嘴来帮我算?
............................................................

我说,要储蓄很难,现钱太好花,所以都花光了。现在觉悟了,要买什么跟什么的来强制自己储蓄。

第一个人说:“来,把你的钱交给我,我帮你收。”

第二个人说:“来,把你的钱交给我,我帮你收。”

第三个人说:“来,把你的钱交给我,我帮你收。”

我忍无可忍了。

“做不到的事情为什么要讲?如果我真的把钱交给你,你敢收吗?为什么每个人都喜欢讲这样的废话?”

她说:“人家都是在跟你开玩笑啦!”

我讨厌这样的玩笑。当我很认真地跟你说着我的烦恼的时候,为什么你要跟我开玩笑?

你打算用一张嘴来帮我存钱?


Wednesday, September 5, 2012

无情剪刀

跟妈妈剪头发,剪到自己的手指。我把手指伸过去给妈妈看,妈妈看到伤口那么长,吓了一跳。

我安抚妈妈:“其实伤口小小而已,只是流了好多血。”

幸好不是剪到妈妈的耳朵。我通常都是帮别人剪头发的时候顺便剪自己的手指的。

妈妈忽然想当年。她说:“我曾经剪过人家的耳朵,剪掉一块肉。”

不是剪破耳朵,而是剪掉耳朵上的一块肉!

轮到我被吓了一跳。

妈妈继续说:“幸好当时那个人没有流很多血,我就拼命补粉,混过去。”

我想象着一个被理发师剪掉一块耳朵肉,然后用厚粉补起来的人……好可怜,他还得付钱。

我比较需要的可能是一瓶墨汁。

这样别人就不会发现被我剪过的头发有什么不对劲了。




Tuesday, September 4, 2012

悲惨的公主装

教了各种观赏植物和园艺工具,这个星期就动手做菜畦,准备苗床了。

蒙尘已久的小锄头终于派上用场。小朋友戴上手套,两人一组共用一把小锄头,很兴奋地走到厕所前的空地去。

“老师,到底我们要做什么?”

“菜畦,你们见过人家种菜吗?他们把泥土堆高起来,长长的一行,就在上面种菜。”我一边解释,一边示范给他们看。这时我已经发现我很愚蠢了。

“哦,有,有!”

然后大家就东挖一个洞,西挖一个坑。

“不是这样的,你们后退,我做给你们看。”我又拿起锄头示范堆土给他们看。

我再一次觉得我很愚蠢。

小朋友似懂非懂,有些人终于堆出一行菜畦来了,不过大部分的男生对挖洞比较有兴趣。他们挖到蜈蚣,忙着打蜈蚣。

菜畦又被挖洞的人搞砸了。我又赶走他们,再拿起锄头来想要示范。

我的手套已经沾满泥土了,我不知道要如何摆弄我的裙子以便我可以蹲下来锄土。

你见过公主握锄头做菜畦吗?

你见过穿公主装的老师在烈日下握着锄头做菜畦吗?

我也没见过。不过我的学生见到了。

我忘了我是生活技能老师。我要开始教小朋友做菜畦做苗床了,然后我穿了缝满珠片和蕾丝的淡色“公主”装,在烈日下握着锄头做菜畦!

好悲惨的公主啊……



Saturday, September 1, 2012

输与赢

我问俊扬,昨天为什么逃学?他说:“没有,我只是睡不醒。”

睡不醒?只要有国语节,他就“睡不醒”。同学们不用看水晶球都可以预测到“明天俊扬一定没有来上课,因为明天有国语节”。

俊扬从不承认他特地逃学来避开国语节。既然他自己弃权,家长也成全他了,老师……不是乐得少一个吵闹的学生了吗?
~~~~~~~~~~~~~~~~~~~~~~~~~~~~~~~~~~~~~~~

我跟4A班的学生说:“今天你们的作品给我看看,让我记录分数,再油漆一遍,就可以拿回家了。”

有个女生忽然举手说:“老师,我没有作品。”

我不明白:“你没有做?还是你是新来的?”我觉得她看起来很陌生,以为是插班生。

她说她不是插班生。她没有作品是因为她从头到尾根本没有做。我很佩服她可以逃过我的视线好几个星期。我根本没发现这一班有任何一个无所事事的人,每个人都在做木工:锯、磨、钉、修饰、油漆……

我问她:“我有没有给你材料?有没有教你们使用工具?有没有教你们做木工?”

她说有。这样说来,老师已经做好自己的本分了。

“我给了你材料,教了你制作的方法,你不做,是你自己弃权的,那是你的事!”

原来她一直都在“帮”别人做工,自己的却不肯做。

我其实心里怒火熊熊。我在心里不停地骂她: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是她自己放弃权利的。她得到材料,得到亲手做木工的机会。是她自己放弃的。

她可能以为她赢了,因为她成功骗了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