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31, 2013

愚人之月

讨厌七月
又不是愚人节
却被愚弄了一番
莫名其妙

无法释怀

SHIT !

希望这七月的最后一天可以buang soi,

贱人去吃屎吧!



Tuesday, July 30, 2013

不吐骨头

到CIMB去开个户头,方便向欠债者讨债,省下去泼红漆的麻烦。

银行职员说,如果只要存折不要提款卡,年息0.1%;如果只拿提款卡,年息1.2%。两个选择都是坑爹的。至于又要卡又要存折的是不是要倒贴呢?我没问。

我并不需要提款卡,我的偶像是>million女友,她什么卡都没有,她有的是一扎扎的现钞。

我一时无法做选择。我问银行职员,最多人选择的是哪一种。她说:“大家都是拿提款卡的,只有老人家才拿存折。”

我连忙指自己:“老人家在这里。”我就是那个只要存折不要提款卡的老人家。

那个职员瞪了我一眼,有点同意。

可是最后我还是因为贪钱而选择了提款卡,舍弃了存折。现在才想起她没告诉我那张提款卡的年费是多少钱。

果然全都是坑爹的选择。

那些欠我钱的人和想要送我钱的人,请赶快把钱存入我的户头吧,多多益善。

Saturday, July 27, 2013

鱼的联想

去买鱼的时候,看中了molly,价廉物美,所以买了六条。一起去的Q老师原来专业研究观赏鱼,他说这就是satay鱼。

久闻satay鱼大名,听说是很容易饲养的水沟鱼,但我根本不知道这鱼长什么样子,到底Q老师说的satay鱼跟别人说的satay是不是同一款鱼呢?

只好上网去查。结果找到各种串烧的图片,包括小时候喜欢吃的satay鱼片。。
我不能接受我这么喜欢的鱼变成一串串的食物,只好转战molly fish,看看能不能找到证据,证明molly就是satay鱼。结果就找到这样的图片。
纹身的鱼。原来我们可以为鱼纹身。

我想到了一条财路。

我应该再买四条鱼,凑成十条鱼,每条鱼都写上一个号码,从0到9,然后公开让赌鬼门来捞鱼求字。当然最重要的是,不要忘了在门口放一个箱子让赌鬼投入红包以换取捞鱼的准证。

这样不久我就不止可以养水沟鱼了,我还可以养小白脸银龙鱼、金龙鱼、食人鱼……

Friday, July 26, 2013

笑话一则

今天我听到一则天大的笑话,迫不及待地要跟你分享,希望你看了之后,在愕然惊讶之余还不忘开怀大笑,度过愉快的周末。

有个很无耻的老人吃饱太无聊,又去找小老婆找碴。他跟小老婆说:“你一定要承认你失败,你一定要承认你的教育失败,你很失败!你看把那边的孩子教育到多成功,不管是不是大学生,都能够赚到钱;而你很失败,你把你的孩子教育到这么不成材!”

小老婆忍气吞声了很久,这次终于反击了。她说:“你有教育过他们吗?他们是自-生-自-灭-自-爱-才成功的!而我几时有机会教育我的孩子?我每天都跟着你去做工,回到家还要洗衣煮饭,我有机会教育孩子吗?”

无耻老人很生气。

而你,听了后大笑就好了,你不要生气,记得不要生气,仰天大笑就好了,这个周末就很容易过了。


Thursday, July 25, 2013

脑残委员会

接到信,要我们到市政局去领大选那天做苦工的酬劳。我们也不明白,为什么不存入银行户头,而一定要我们自己去领。我们已经被要求呈交银行存折副本好几次了,纯粹好玩?给SPR做纪念?

放学后,我和洪小姐各别驾车到那么遥远的市政局去。原来他们也有午休时间,两点才开始工作。我们只好等。等了很久,两点超过了十分钟才见到人影姗姗来迟。我和洪小姐在不同的投票区做工,所以排在不同队伍。她先领了钱,我的柜台才开档。

等我领了自己的钱,再领了其他同事的钱之后,原来我们还得等第三个柜台开档,因为还有一个同事是属于另一个投票区的。

那张桌子还空荡荡,没有人开工,但也没有人排队。洪小姐脾气超好,当然不会骂粗话,一点也不像我。

我们又等了一阵子,才有个胖胖的女职员出现。她气喘如牛地坐下来,但还无法派钱,因为负责运钱来的人还没出现。

洪小姐问她:“为什么这次不直接把钱存入户头?这样我们不必这么麻烦跑到这里来。你们也是必须做额外工作对吗?”

那个胖胖女士很无奈地说:“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SPR要这样做,我们用了很多工作天来处理这些钱,分门别类,还要开柜台在这里等大家来领钱。那些没有来的人,我们还必须打电话去给他们请他们来……”

我们看看正在排队的人。不见得每个人都是老师,放学后可以来领钱。有些人必须请假一两个小时来,虽然领到三百六十五大元是很值得的,可是实在是浪费人力资源。

以前存入银行户头多简单。

我们等的钱终于送来了。拿了钱之后,我问胖胖女士:“我们的钱是不是还没完全领完?”

她苦笑着说:“还没有。”

是的,还没有。我们还有两三趟的交通费还没领。

SPR可能以为市政局就在你我的左右,大家吃完午餐顺便走过来排队拿钱就可以了。

Wednesday, July 24, 2013

自作聪明

今天,让老师来教你如何杀死你想要带回家去种的植物——打开纸袋,让它们尽情呼吸就行了。这样它们就会被风干,变成一棵棵的咸菜。

有人就是就是这样愚蠢,还有开口批评别人。而我就是这样脾气暴躁,怒不可遏。

学生说要凤仙花和马齿苋。我带了一盆马齿苋,又拔了十多棵的凤仙花用塑料袋包着,放在课室里,告诉学生,最后一节才分给他们。

学生已经知道,植物被拔起来之后是一定要装在不透风的塑料袋里,在移植之前是不可以打开的。如果你想偷看,就打开来偷看一下,又快快绑好塑料袋,这样里面的植物就不会干枯,可以存活好几天了。
还有,如果你很有爱心地怕它们闷在塑料袋里会口渴,就好心地灌水进去,那么它们很快就会腐烂了。

这个你知道吗?你知道植物会自己供应氧气和水分给自己吗?如果你不知道,当然也无所谓,因为你没来骂我的学生、没来批评我。

学生已经知道打开塑料袋的后果,他们都没去碰那包凤仙花。虽然我怀疑他们绝对无法克制自己去摸那几朵怒放着马齿苋花。

最后一节,我一走进课室就发现那包凤仙花被打开了,那十多棵植物奄奄一息地躺在塑料袋里,几乎已经变成咸菜了。

我责骂学生不听话。他们很无奈地说,是叶露露打开的。

叶露露不但很鸡婆地打开那个塑料袋,还一边骂学生:“没知识啊?这样包着,植物都没有空气了,要死了,没读过科学吗?

她平时骂学生是连他们的父母也一起骂的,所以我可以猜到,她骂学生的时候,也一并骂了我。

她认为我没知识!

我心爱的植物快要被这个蠢女人弄死了,我还得被她批评。

我怒不可遏。

但她让学生见证了我告诉他们的事实——打开了那个塑料袋,植物就会死了。

放学后,我到生活技能室去找叶露露算帐,她连忙道歉,我就大恩大德地教了她一招——如果要去旅行几天,没人帮忙为植物浇水,就把植物包起来让它们自给自足。
不过我相信她不会去旅行。我真正要跟她说的是:“以后你不要自作聪明来碰我的东西!”

真是不知死活,连本蛇的东西都敢碰!哼!

Tuesday, July 23, 2013

垃圾桶

一颗心才300g,怎么装得下近70kg的垃圾?


可是,心怎么可以用来装垃圾?不怕被挤裂、破碎吗?

或者垃圾是装在脑袋里,至少这儿有1600立方厘米的体积。

挤一挤,就装满垃圾了。

脑袋就废了。

Monday, July 22, 2013

钱机两失

找到收据,又往明讯的服务中心走了一趟。道明来意,女职员把收据拿过去看了一下,失笑说:“哗,这么久了!”

我也看了一下,日期竟然是五月二日。原来我们签的电话配套已经有两个多月的历史了。我们签的是零月费电话配套,如果要签第二条线,就得预先付RM50,通话费就会从这笔钱里扣除。

结果,等了很久很久,电话号码才总算可以使用。可是帐单一来,却发现预先付的五十大元根本没存入户头里。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我会这么清醒,先要求代理写收据才肯付钱,所以我有收据当证据。可是其他的老师签了附有手机的配套,付了几百块钱,不但手机拿不到,钱也取不回,连电话号码也无法使用。更惨的是,他们竟然没有向代理索取收据!

女职员把收据拿去扫描后就不停地在键盘上按。我很关心我的朋友的钱,就把她们的情况告诉她。其实星期五那天,我已经告诉了另一个女职员,她跟一旁的同事当时的表情已经说明了情况不妙。

今天这位女职员听了,又露出那令人担忧的表情。她说:“为什么会没拿收据?”

为什么会忘记向代理员拿收据?还不是因为当时人多一片混乱、又相信通过教师公会来的推销员是不会骗人的blah blah……

我到今天还是想不通为什么当时我会先要求代理员写收据给我。这不大像平时的我。结果这张收据竟然派上了用场。

女职员输入资料之后跟我说:“三天之后我们就会从这笔钱里扣除你的通话费用了。”

那我的朋友们怎么办?

她露出爱莫能租的表情说:“呃……他们没有收据,我们也无法为他们做什么。”

Saturday, July 20, 2013

最差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要补课。通常补课之后,我们就会去大吃大喝,以安抚受创伤的心灵。

已退休的前训导主任约了大家到某椰树林去吃午餐,把餐馆的名称三个字里写错两个字,害得我们差点去了天不吐。

前训导主任退休后生活悠闲,不必再受气,全职当觅食团主席,竟然变得年轻了,脸色也红润了许多。可见教书是多可怕的一件事。

由于那儿菜式不多,点菜很容易,上菜也就很快。食物也新鲜美味。饱食一餐,付了钱之后,大家还纹风不动。原来前训导主任又多点了一道菜——虾婆。

虾婆不是虾蛄,我们都不知道什么是虾婆。点菜的人又不肯说明,我们只好猜测,虾的婆婆?虾的婆婆会长成什么样子?

等了很久,虾婆还不见踪影。服务员来了一次,跟我们说:“订单忽然很多,必须等很久……”

我们还没有反应,她又自顾自地说:“还是尽量先做给你们好了!”说完她就走掉了。

我们对这个虾婆更加好奇了。这么多人喜欢吃虾婆?会是这样的一种人间美味呢?

一碟宫保式的炒虾婆肉终于送来了,二十大元。我们只看到一朵朵的椰菜花,不知道哪一件是虾婆,因为分量太少了。

拨开花椰菜找到虾婆肉,送入口中……

呃……

呃……

大家的脸上没有了表情,大概不知道要说什么好。最后剩下的两块橡皮虾肉被大家很客气地推来推去。

等最久的,可能也是最贵,原来是最令人失望的。

所以,等不到,得不到,或者绝对是好事。

Friday, July 19, 2013

厌恶

每天早上一睡醒都觉得很厌倦,想吐,想把昨天吐掉,或者下意识要用呕吐的方法把不要的人与物驱逐出去……
应该要试试看。

把你从心里吐掉。不应该把你这样的垃圾存在心里……

Thursday, July 18, 2013

干掉

黄椰子树长大了,越看越不喜欢。
所以把它解决掉了。简单快速,用一把廉价手锯而已。

可惜还有更加不喜欢、不愿意再看到的,却无法解决掉。


Wednesday, July 17, 2013

正确的答案

小朋友问我要不要参加starwalk,我以为必须晒太阳,就支吾以对。

小朋友说不必晒太阳,因为是早上五点就开始了。我就有一点兴趣了。可是我想到左脚的问题,或者无法走太远的路,就问:“从哪里走到哪里?”

航航抢先回答:“从起点走到终点!”


Tuesday, July 16, 2013

Sunday, July 14, 2013

肉包子丢狗

当他们说要来这里为一个同学庆祝生日的时候,我以为只有几个人简简单单地玩闹庆祝而已,他们也是这样以为。可是不知为何,很多人都闻风而来,屋子里忽然间人山人海,热闹极了。

桌上放了三个蛋糕,好几瓶冒牌香槟,他们又自己动手炸薯条炸鸡肉块,有些在前厅弹钢琴、弹吉他,有些在后厅玩PS。

航航为我介绍了寿星婆之后,我又认不出是哪一个了。

他们玩了一两个小时之后就陆续回家。寿星婆也回去了,我终于有椅子坐了,就从房间里走出来。

搞这场生日会的“宏大人”还在厨房炸薯条。他还是一样,脸上一片平静。

航航说,这场生日会的一切开销都是这位“宏大人”出的。我暗地里冒冷汗。情窦初开的少年郎,为了博伊人一笑,他到底要省吃俭用多久,才有能力这样挥霍?

后来,载送其他人回家前,他们又打电话把寿星婆叫出来,因为其中一个女生来迟了,还没跟她见到面。我们驾车比骑脚车还要慢,那位宏大人竟然比我们先抵达。

寿星婆站在路口,听说她从不让同学进去她的家里。宏大人坐在脚车上静静不出声。几个女生站在路旁讲个不停。这时我才知道原来寿星婆已经转校了,他们平时没机会见面。

宏大人一直静静地把脚车移来移去打发时间,就是不敢过去跟她的女神讲话。

航航偷偷说,他认为寿星婆并不会接受宏大人。

我看到宏大人那茫然的表情,觉得感情世界很悲惨。喜欢一个人,真的很惨,简直是酷刑!

如果心门有个开关多好,发现不对了,就立刻switch off,就不会有后续的悲惨痛苦了,多方便!

Friday, July 12, 2013

解决问题?

阿泰放下手袋,跟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走来走去吗?”

我当然不敢老实跟她说:“你这个八婆,有哪一天不是这样走来走去探听别人的私事,管别人的事情的?”

我抿着嘴,静静地等她自己爆料。她说:“我班上有个女生闹自杀!”

有个女生在体育过后回到班上用裙带勒颈,想要勒死自己。

原因呢?阿泰说:“她说同学们讲她。”

我没什么反应,阿泰自顾自地说下去:“这个女生长期被她的姐姐虐待的!”

所以就必须在学校里自杀?

我很冷血地对阿泰说的故事不感兴趣。我问了一个冷血的问题,令她无法再继续说故事。

“如果她不是在学校自杀,就不关学校的事了,对吗?”

就像有些学生不知死活,刻意去招惹黑道的人,结果被人家来到学校恐吓,害得老师还要忙着为他解决问题。如果是在校外就被人家解决掉了,学校还需要帮他解决吗?

阿泰呆了一下,没再继续讲故事。

人间有谁是重要的呢?死了一个人,地球还是照样运转,就像死了一个老师,学校还不是一样照常运作。

谁是重要的呢?谁自杀死掉了会令别人受到惩罚?

没有人。

最后,我也不知道那个女生闹自杀的真正原因。我只听到阿泰跟别人说:“要跟其他老师讲一下,不要刺激她……”


Thursday, July 11, 2013

香菇与蘑菇

喂P打电话来确认蘑菇汤的做法。这次他真的要动手煮了。

我上完瑜伽课,喂P已经把蘑菇汤煮好了。他说有“留”一份给我,而且煮得比我煮的还要好吃。我便决定回家前先去喝他亲手煮的这么好喝的蘑菇汤。

还没开车,我忽然想起他的哥哥还没打电话给我,就问他:“你哥哥回来了没有?”

他说:“回来了,在睡觉。他一回来就倒了!”

倒了?

我问他:“他……是不是喝了你煮的蘑菇汤所以倒了?”

喂P说没有。我姑且信之。去到他的家,我问他:“你的妈妈有没有喝?她……安好吧?”

喂P说他妈妈喝了一点点,还好好的。然后他捂住肚子伏在门前说:“噢,我忽然觉得肚子有点痛!”

我进去之后,看到他的妈妈笑眯眯的、很健康的样子,我就放心走到厨房去,准备喝那传说中很好喝的蘑菇汤。

喂P说:“我还没有放蘑菇下去。”然后他就拿起一碗切碎的“蘑菇”给我看。我看来看去都觉得这些“蘑菇”有点不一样。原来他把香菇当作蘑菇来煮了。

这样,他煮的蘑菇汤其实是香菇汤。难怪会“比较好吃”。他只舍得给我喝一小碗。

而我喝了后,现在还能在这里打字,应该是没问题了。


Wednesday, July 10, 2013

苛刻的课

第一节,我听到Susie在跟一个女生说:“迟到?叫他进班。”

那个女生不知说了什么,Susie又问:“为什么不要进班?来了就进去啊!”

那个女生又说了几句话,大概是说那个迟到的同学不敢进去课室上课。Susie就问:“现在你们上什么节?”

女生说,生活技能。

Susie只是一直要这个女生劝那个迟到的同学进去上课,她没发现问题出在哪里。那个来报告的女生走了后,我跟Susie说:“你知道他们的生活技能老师是谁吗?”

六年级只有一个老师教生活技能,就是叶露露。

Susie这才恍然大悟。坐在她旁边的阿van也说:“学生很怕她,迟到了就不敢进去了!”

过了几个小时,我们各别去上了课回到办公室,Susie跟我说:“你说的对,真的出事了。”

不过出事的不是那个迟到的学生,而是另一个男生。叶露露不让学生上厕所的。忍无可忍的学生尿在裤子里了。。。

Sunday, July 7, 2013

人人能走?

海峡湾有旅游展,我们去看阿富。那儿人山人海,真是一个人人能飞的美好时代。

阿富没空睬我们,不过没关系,宏宏宏为我们讲解了各国旅行团的配套、价钱。我也尽量装作我很有钱,这里想去,那里也想去。

过后,我们走到海边去看夜景吹海风。海边依然停泊着一艘艘的游艇。他们好奇地问,一艘游艇到底多少钱。

我们看到其中一艘游艇上有两个女生在爬上爬下。我们不大愿意相信那是她们自家的游艇。我们再多走两步,喂P发现船头坐着一个老头子。喂P说:“这个比较像是游艇的主人。那两个女生——应该是他保养的!”

这当然只是我们的小人之心。但是,真正的疑问是——

一艘游艇到底值多少钱?谁拥有游艇?谁需要游艇?

有人飞出国,有人游出海。海峡湾真是个高档的地方,我们只有勇气在海边散步,呼吸免费的空气。

我们在“老地方”坐了一阵子。走回头要离开又经过那艘游艇停泊的地方时,看到一个坐在电动轮椅上的男人。他独自在围栏前望着海面上的游艇。

我跟喂P说:“我们是用自己的脚走到这里来的,我们应该要感恩。”

喂P却说:“有人喜欢跳舞。”

我不明白他说什么。一会儿他才接下去说:“但是却没有脚。”

轮椅上的那个男人,我看不到他的双腿。

Saturday, July 6, 2013

请耐心等待

到学校假假出席天文讲座会,喂P来跟我借营帐。他一来就说这讲座会已经举办了很多年,他小学的时候已经参加过了。我已经有点失忆,所以不大相信他的话。

我们走过布告板的时候,喂P说:“我的文章曾经贴在这里!”

这时我恢复记忆了。那时他的文章得了优异奖,就贴在布告栏里。我甚至记得他的文章内容,写的就是天文讲座会。

我们把营帐整理好之后,就去礼堂听讲座,看影片。放眼看去,学生们都很有兴趣地在专心聆听,看到精彩的片段还惊呼、鼓掌。

我问喂P:“你们小学的时候对这个天文讲座有兴趣吗?”

他说:“当然有啦,要不然我的文章就不会写这个题材了。”

说的也是。我看完影片,听完讲解,也觉得学生应该是受益不浅,这样的讲座会应该每一年都办下去,反正每一年出席的都是不同的学生。

过后我们便分道扬镳,也没有去看星星。因为我以为农历月尾加上满天乌云,最多只能看到鸟。

回家前,发现他们把望远镜安置在我的车后面,排队等看星星的学生也渐渐少了,我便过去凑热闹。

我看到一圈光环,我以为我的散光加剧,眼睛坏了。原来这一晚看到的是土星。

我看到土星!

我听到天文馆“老板”用惋惜的语气跟一个家长说:“可惜有很多家长没有耐心,不愿意等,七早八早就把孩子带走了,他们都看不到这个,真可惜。”

幸好他们把望远镜安置在我的车后面,要不然我也看不到土星。可惜喂P也没看到。

Tuesday, July 2, 2013

应有尽有

车轮胎有点扁了。今天终于汽油也差不多耗尽了,想着去添油顺便添气。结果一驶入油站就看到气泵贴着卡片,写着大大的ROSAK。

我只好把车停在油泵前,去付钱,顺便买了一大堆面包。老板娘问我,还要什么吗?

我用泄气的语气跟她说:“我要打风,我要打风,可是你的气泵坏了!”

老板娘笑着说:“气泵的头被偷走了。昨天还可以用的,今天就没有头了。”

气泵的头也有人偷?说是头,其实应该是嘴巴,能够卖的吗?

老板娘说:“那么小应该也是不能卖的,我想可能是motor店的人来偷去的。”

这个当然没有证据。老板娘说她也是猜测而已,要不然谁要偷那个气泵的“头”。

我把面包和油站送的矿泉水装入袋里,跟老板娘说:“你这里真是便利,要什么有什么,连气泵的头坏了都可以来这里偷。”

Monday, July 1, 2013

庸人


她小声跟我说,台上正在致辞的校友会主席是五号老师的弟弟。

我前几天才知道,学校校友会的全新理事里头包括了是非精。难怪她老是忿忿不平,到处向人发牢骚。听在我们的耳里,除了“自寻烦恼”,实在找不出别的形容词了。

自己当理事的时候一直吐苦水,说那么多工作,没有人愿意帮忙、代替,等到终于有另一批人崛起,全面替代旧人的时候,却又不甘心放手。

校友会到底有什么用处?是赚钱的大生意吗?什么样的人才会抢着要去当校友会理事?发烧的人?权力狂?

我往台上多看几眼,想要知道,当了校友会主席会不会变成三头六臂,或者变成高富帅。

我看到一个普通的地球人,矮、瘦、不帅,但可能很有钱。

坐在我左边的susi问我,那是谁。我说:“五号的弟弟。”

susi也多看一眼,说:“哦。”

就这样而已。

坐在右边的她却伸手来轻轻捏我一下,小声说:“不要跟别人说。”

我呆了一下,冷笑带过。姐弟就是姐弟,当地的人会不知道吗?我不说,他们就不是姐弟了?

过了一阵子,司仪请一些老师上台领纪念品。我看到缺席的老师由下午班主任代领,还站在台上拍照作纪念。我觉得很无聊,就说:“只是代替领纪念品而已,哪需要拍照?”

她又捏我的手臂,跟我:“嘴巴关,嘴巴关。”

我又冷笑,问她:“你说什么?”

她只好说:“我说说而已啦,我又不是不知道你的人。”

你有本事证明我说的话是捏造的、错误的吗?

颁了纪念品,司仪就请另一位校友会理事上台抽幸运奖。她又小声跟我说:“这个是五号的姐姐。”

我失笑,说:“噢,全是他们的兄弟姐妹?”

她又捏我,说:“嘘!不要讲,等一下人家说是我告诉你的!”

这不正是她告诉我的吗?

我啼笑皆非,又觉得很可悲。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有一些人,总是把所有的小事都当成大事,除了自寻烦恼,还要不断地影响身边的人。有些不明就里的人跟着闻风起舞,小事情就变成的事情。

实在有够无聊。

而这个极度无聊的人,是我的朋友。

虽然她对我很好,但我无法不常常这么想:世间就是因为有这样的人才会这么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