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30, 2013

去了哪里

话说这小气的顾客离开了五脚基之后,>million女友说:“我带你去你的外婆家。”

我还要想好几秒才知道“我的外婆家”到底是什么地方。原来她买的店屋就在那边

我说好,因为我想要继续吃东西。这样我可以吃海鲜。

>million女友问我:“你还能够认得你的外婆家吗?”

我说当然不认得。不过,车子一驾到峇都矛,我就自然而然地说:“呐,就是这里。”

可见我刚才说了谎。

不过整个渔村都消失了,我哪有本事认出外婆家原址在哪一个点。我比较惊讶的是,>million女友指了指渔村对面的建筑工地,说:“呐,我的店屋就在这里。”

简直是沧海桑田!我忘了告诉她,我心里的惊讶。

我把车驾到三保公庙那儿去,我们下车看看走走。那儿根本已经无处可走。海滩好像也被重重障碍物堵住了。

我跟>million女友说,很久很久以前,这海边布满了海番薯,恶心极了。

可是,海番薯到底是什么?我比手划脚形容了老半天,>million女友也不知道是什么。
不过,幸好她知道什么是鲎鱼。我说鲎鱼也是在海边随手可捉的。这个她知道,还知道说,鲎鱼一捉就是一双的。

现在,没有钱,甭想吃鲎鱼了。

我忘了告诉她,我们还坐独木舟到另一边的红树林去,红树上爬满了balitong,红红的肉在树上蠕动,也很恶心。
现在想起那艘一根树干挖成的独木舟……好可怕。

三保公庙实在乏善可陈,>million女友的店屋也还在建筑中,我们就到kampung Tempoyak去。那时是午休时间,到处冷冷清清。但秉着我非吃海鲜不可的决心,我们穿过羊肠小径,来到“那个海鲜天堂”。
幸亏D'Seafood Paradise没有午休时间,所以我得偿所愿。不过,可怜>million女友被逼陪我一起增肥。。
原来除了美食和美景,这里还有度假屋!
人家吃饱思淫,我吃饱了又想当年。我跟 >million女友说,离这里不远还有个很美很美很美的海边,我们常常爬山过去去玩水,每一块石头的缝里都长着很大很大的青口。我们常常为了把青口从石头上拔下来而弄得手脚伤痕累累。
想不到>million女友什么地方都知道。所以我们又去了这个地方。但我们当然无法找到那个很美很美很美的海边,更加不可能摸到很大很大的青口。
只远远地看到海里游者一条四脚蛇...有一天,四脚蛇也看不到了。


Friday, November 29, 2013

小气的顾客

我们终于走入这家餐馆。
或者是因为已经两点多了,我和>million女友是仅有的顾客。
我们叫了两份午餐,包括主餐、开胃菜、糖水和饮品。开胃菜装在小小的碟子里,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一叉插下去,得到一片腌青木瓜,其余的全从碟子里跳出来,躺在桌上。

套妈妈的说法就是——妖妖怪怪。

不管食物有多好吃,装在不适当的容器,就是一大败笔。

而那腌木瓜不甜不酸,跳走就算了。

>million女友说她的椰浆饭不错,我想我的意大利面也好吃吧,反正我吃光了。但那白木耳糖水……或者不可以叫做糖水,因为所谓的less sugar其实是non sugar。

没有加糖的糖水,到底有多难喝……他们没偷偷看顾客的表情吗?

幸好那杯香茅冬瓜水很正常,很好喝。

吃饱后,我们在店里到处走走看看拍照。原来店里到处都养了打架鱼。

其实我不喜欢桌上有一条活生生,当我吃东西时,它在游来游去的鱼。很geli。

付钱的时候,店员问我们,食物如何。>million女友说不错。我迟疑了一下,答非所问地说:碗太小了。

其实是要说那个装开胃菜的碟子太小了。那么小却又那么深,不止很难把食物取出来,还害我浪费了食物,我耿耿于怀。

那个店员静静不理我。

所以我没有告诉她香茅冬瓜水很好喝,也没说那碗没有糖的糖水实在太难喝了。

我们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这幽静的、没有顾客的餐馆。

Wednesday, November 27, 2013

虎猫

>million女友很怕我会反悔,不惧夜黑风高路途遥远,坚持要把小猫送来。

看她跟小猫依依不舍、骨肉分离的样子,我很大方地恩准她把小猫带回去。她假装没听到我说什么。

三只小猫里头只有这一只还没取名,>million女友说因为“它是属于你的”。

它已经属于我的很久了,可是我从不曾见过它,直到今天。不过我已经帮它取好名字了。就叫做pigpig。

>million女友的美少女女儿立刻惨叫——不要。因为小猫长得一点也不像猪。

OK OK,不要叫pigpig,就请她取一个名字。她又不说。

其实航航也帮小猫取好名字了,就叫做原始破坏神.阿修罗.41。

简称“神”。

小猫绝对会精神错乱。

我还是要让小猫叫做pigpig,发音简单,小猫不会key笑。

>million女友和美少女继续不赞成。>million女友说,小猫长得像老虎,就叫做tiger好了。

tiger不错,就简称girl,或阿girl。

>million女友又反对。“它是男的!”
男的不可以叫做阿girl的吗?

这样就叫做yahoo好吗?蔡依林的狗好像也是叫做雅虎(其实是屋虎)。

>million女友不要小猫跟蔡依林的狗同名,她说:“那你的猫就叫做Google好了。”

Google也好啊,简称girl,或阿girl。

>million女友又呱呱叫,好像还打了我一拳。

我问美少女,我可以叫它虎虎吗?

这次美少女没有惨叫。她说不知道。

不知道就是可以了,对吗?

所以我就有了一只名叫虎虎的小猫。

现在它一直在哭……

我忘了预备抗过敏的药物,如果今晚我因为过敏不能睡,我就跟它一起哭。

Tuesday, November 26, 2013

超人的底裤

全身差不多已经长满蜘蛛网了,终于走出家门到学校去,为了赶在最后一分钟(其实是三个星期)呈交申请出国表格。

办公室空荡荡,幸好还看到一个阿姐在那儿……写教案!放假了才来写教案?原来,她在写反思,正确来说,她在抄别人写的反思。

我这才想起,教案簿也是校方给老师评分的其中一项。根据教育局的评分规则,教案簿写“美美”就可以得到高分了。

我想大笑。原来天下反思一大抄!教育根本就是个笑话!

然后我又有点害怕。我根本没有写反思。没关系,我伸指算一算,今年的APC还轮不到我,我不需要反思,所以我就不管我的教案簿。去吃午餐比较重要。

我说要吃爪哇面,但却叫了pasembur,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样的食物会叫做“青鱼”。里面连一条鱼骨头都没有。但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在电灯柱那儿。
原来超人的底裤可以在这里买到。

果然人间处处有惊讶。

Saturday, November 23, 2013

咸鱼与废物

这个假期,果然无聊透顶。

没有计划,没有期望……

原来不止没有梦想跟咸鱼没有分别,没有期望也是跟咸鱼没有分别的。
做这么无聊的事情——用碎步编织地毡,大概是为了要证明还活着。

海枯石烂的那天,就可以织成一张100cm X 50cm的地毡了。

真够无聊…

Friday, November 22, 2013

别人的事

表哥嫁女儿,我们去喝喜酒,终于碰到三姑了。

我过去叫她,她拉着我的手,神神秘秘地说:“我问你一件事……”

一看她那个表情,我就知道她要问什么了。我立刻想好应对的方法。果然,她问的就是那个谁是不是已经离婚了。

离婚又不是贩毒抢劫杀人放火,我豪不考虑地就满足了三姑的好奇心。

三姑一听到我说“是啊”,就露出惋惜的表情说:“怎么要离婚?她的丈夫不是长得很好看吗?”

我差点狂笑。长得好不好看,跟要不要离婚,有什么关系?

三姑最近大概也是见过了一点世面,看我这样无所谓,她自己又想了想,说:“性格不合啦。”

这句比较像人话。我就点点头。可是,三姑又穷追不舍,继续问:“可是她的孩子都这么大了,还要离婚?”

我又狂笑。终于忍到孩子大了,不离婚待何时?等进入棺材前一天?

三姑听我理直气壮的歪理一大篇后,也没有反驳我,反而静静地点头。

我得寸进寸,乘势追击,问她:“三姑,如果你是现代的女性,你是不是也要跟三姑丈离婚?”

三姑立刻说:“是呀!”

哈,我猜她下意识里其实非常羡慕别人勇敢地提出离婚的。

三姑接下去说:“嫁过去,我家婆虐待我,我做牛做马自己工作赚钱,养大那么多孩子,我一分钱也不曾用过他的!”

她对于自己“不曾用过丈夫的一分钱”感到骄傲。

我觉得非常可悲。既然自己必须养活自己和十多个孩子,还要被家婆虐待,被丈夫打,还要婚姻来做什么?

我不放过三姑,又追问她:“你看,你这样是不是离婚比较好?”

三姑好像没听到我的问题,自顾自地转换了话题,不久就走开了。

既然没有离婚,为什么三姑现在可以生活得这么轻松,时常飞来飞去?

当然是因为三姑丈早就死翘翘了!


Thursday, November 21, 2013

美丽与丑陋

去年,我们想要去Sipadan,却蒙查查去了Pom Pom岛,就在这美丽的小岛上住了三天两夜。
现在,这么美丽的小岛,却成了报纸上的头条新闻。
来到这样的世外桃源,怎么还会有那么狠毒的心?
当时,我们绕着小岛走了一圈,没看到人影。那海上的度假屋静悄悄的,我们自由进入,也不见有工作人员或守卫来驱逐我们。长长的通道上有几个通往海面的阶梯,我们可以走到海里去,也就是说从海上来的人不必去到海边就可以进入度假屋。
走在那样荒无人烟的地方,我们好像也毫无警戒之心。

或者,是因为这里太美丽、太休闲了,大家都卸下了了防卫。

而现在我们发现原来我们有这么美丽的岛屿,却也发现了有那么愚蠢的政客!

Monday, November 18, 2013

吓很大

虽然放假了,但教育局对老师的折磨还没结束。今天又得回去学校参加课程。

由于调错了闹钟日期(五天后才会响),所以醒来时看到天亮了,又以为是幻觉,继续睡。

可以睡到天亮才醒,简直是我的梦想,我的奢望!

今天我的梦想终于实现,所以差点迟到了!

当然有人比我更迟,所以说好的八点开始根本就是一个笑话。我在礼堂里偷偷看报纸。后来就听到副校长念了一串名字。我听到我的名字!

我问四周的老师:“为什么副校长念我的名字?要干什么的?”

大部分的人跟我一样蒙查查,旁边的甚至在睡觉。前面的老师跟我说:“等一下你也要主讲啊!”

我大吃一惊。我的科目跟鼻屎一样大,我也要讲?

既然要我讲,为什么事前没通知我?我很不爽。

有人说:“不是已经贴在布告板上了吗?你的名字也有在里面,我都有看到。”

你有看到,就代表我也有看到?我还以为今天要回去学校上课程已经很废了,原来我是其中一个主讲人。shit!

真是人间处处有惊吓。

不过没关系,讲话是老师的强项。要老师静静聆听才是大挑战。

既来之则安之。我拿出手机来打game。

这时,从前面传来一份又一份的报告和名单,要每个老师写名、签名,还要写下身份证号码,证明已经来听过讲解了。

我又大吃一惊。这是什么东西?她们说:“你也要做一份的,你不知道吗?”

废话,如果我知道,我早就做好了,你有机会看到现在这个满脸问号的我?

这时,我开始烦恼了。要讲,没问题;要做报告,也没问题,这是可以在结束后才可制造出来的,可是是要冒充几十个老师的签名……手会很酸的!

我必须在大家回家之前打印一份名单出来给他们签名。

所以,我从礼堂溜出去,到办公室去,不止印好了名单,也顺便打好了一份报告。

后来还从别人的手中拿到了图片,做我的“补助教材”。

刚好来得及在轮到我讲解之前走回礼堂里。

当然没有人听我们讲什么。两个副校长,一个在玩手机,一个在发愣,老师们都在聊天。

大家的耳朵自动过滤,只会听到“sekian terima kasih”这一句。

然后就拍手,快快结束,皆大欢喜。

真够废!


Saturday, November 16, 2013

大事业

生活技能室里的宝物太多了,我决定把其中一盒玩具送给小朋友。

当小朋友把里头的构件都拿走后,我看到盒子里的一张纸,清清楚楚地画着各种构件,写着数量。

原来叶露露做了这么详尽的记录。

我很“感动”——她真的太有空了!

有多少个小学老师领那么高的薪水,只教一个科目,而且是副科,一个星期只有26节,不用当主任,不用当级任,也没有负责课外活动的?

真是让人羡慕的好职业!

但工作太少,太有空的人,唯一的精神寄托,大概就是把自己唯一的工作做到好像很伟大吧?即使生活技能只是跟一粒鼻屎一样大的科目!

我看着那张手绘的“说明书”,啼笑皆非。那盒玩具并不是生活技能组的,它只是别人要丢掉,被我拾回来给学生玩的…废物!

而那个太有空的生活技能“实权主任”竟然为这一盒废物绘制了那么详尽的说明书。

报纸上说老师的工作共有65项,读完之后,才发现那65项竟然不包括教书,而只是离开课室后的无厘头工作。如果要连课室里的工作也计算,大概有100项吧?

一个级任老师有排山倒海的工作要做,但同时竟然还有老师空闲到去为一盒废物绘制说明书!

人间太多不公平了。我把那张“说明书”丢掉,带着无奈的心情走回办公室。

办公室里人声鼎沸,大家都忙到披头散发,目露凶光,但是,有人在睡觉!

肥婆几乎天天都在睡觉,因为太空闲了。没睡觉的时候,她坐着发呆,或眼观四方,看看有没有人可以跟她聊天。

我们也很羡慕她。她以前也以为自己正在干着一番伟大的事业,是个大忙人,一直到她被安排当了三年的班主任为止。现在,她不敢再说出“我很忙”这三个字了。她可以常常睡觉。

但是周星驰好像说过,一个人没有梦想就跟一条咸鱼没有分别。

原来一个人太空闲,也是跟一条咸鱼没有分别的!

Friday, November 15, 2013

不求甚解

每次扫地,都这么想:“为什么钢琴和书桌之间的距离这么窄的?”

实在很难打扫,老是敲到这里、撞到那里。

当然也会好奇:“我真的有这么笨蛋,把钢琴放得这么靠近书桌,给自己这么麻烦,扫地扫得这么辛苦?”

想归想,东敲西撞的情况依然每天发生,也没想过要把钢琴移开一些,只会每天埋怨,每天发牢骚,一直到差点被卡在钢琴和书桌之间的这一天为止!

我不相信我真的这么笨蛋,会要求把钢琴放在离书桌那么近的地方。可是为什么钢琴会自己走去书桌那儿?

乐器行的人载钢琴来的时候还跟我说:“你想好好要放在哪里,很难搬动的,而且放好之后就不可以再搬动了!”

所以我根本不敢再去移动它。可是,我真的这么笨,叫他们把钢琴放在书桌前面,让我自己无法打扫,最后还差点卡在那儿?

我从缝隙自拔出来后,继续扫地。扫到钢琴的另一边时,又自然而然地把左手放在钢琴上,右手握着扫把去打扫钢琴背后与墙壁之间的地面。

原来,弯下腰来扫地的时候,我的左手就会自然地轻轻推了钢琴一下。

日复一日,钢琴就慢慢走到书桌那儿去了。

我把钢琴推离书桌,发现是很容易的。我一直以为是推不动的!

所以我每天扫地时,敲痛这里,撞伤那里,是因为想当然耳造成的惰性、变成愚民,是活该的!



Thursday, November 14, 2013

身份被拆穿的后果

拿评估表格去交给第一副校长的时候,她忽然很认真地跟我说:“我有一件事情要跟你商量一下……”

我一看到她那少有的认真表情,就知道不是好康了。她说:“我要给你加xīn。”

我惨叫:“我知道,是辛苦的辛!”

她点点头,还是一副很认真的样子。我拉了椅子坐下来听,看她到底要怎样来折磨我。

她问我,去课程到时候有没有被告知,TMK和RBT到底是一个科目还是两个科目。原来她在烦恼TMK的事情。

RBT其实就是换了名字的生活技能,可是TMK应该是teknologi media dan komunikasi吧?那是一个新的科目,与生活技能完全无关。令人混淆是因为这两个科目各别只上半年的课,必须轮流上课。至于怎样轮流,又是一个令人头痛的问题。

副校长一听到TMK和RBT是两个科目,又露出烦恼的表情。她问我:“你可以兼任TMK的科目主任吗?”

哗,她发现我的超人身份了?还是发现了我其实是神?

我是不是不小心被她看到背后的三头六臂?

我提醒她:“有人很乐意要当这个TMK主任的。”

当然就是那个抢着去这个课程的P老师。他不是已经打着如意算盘,要教所有的班级吗?因为这样就有十节的摇脚课了。

而且他对“主任”这个头衔的迷恋程度不是已经路人皆知了吗?

副校长听懂了我的弦外之音,她还是皱着眉头。原来那就是她烦恼的原因。

她说:“我们不要再create多一个课程小组了,多了一个主任,又要给他减少一些节数…你已经是生活技能的主任,就兼任TMK的主任啦!”

意思是说,反正我已经是超人了,再多一项任务也是一个超人,不需要再制造多一个超人。

难怪花园里会莫名其妙地设立一个红色电话亭!原来是要给超人换衣服用的!

为了让我屈服,副校长又说:“我给你教TMK!你能够教的hor?”

笑话,谁不能“教”TMK?校长不是说,请电脑老师教,我们只是去“观看”,记录分数而已吗?要不然为什么有人会抢着说要“教”完所有的班级?

我没想到原来副校长也看穿了某人的企图,又想到可以打乱人家打好的算盘,就说:“我逆来顺受的。”

其实,我也不知道“不”要如何说出口。

就是说,我答应副校长,又当生活技能主任,又当TMK主任,就只是为了不让那个垂涎“主任”头衔的P老师跳脚!

原来,我不只是超人,神,还是个疯子!

呜呜。。。为什么这个惨剧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Wednesday, November 13, 2013

超人津贴

不理人地埋头苦干了三天,终于勉强把课外活动和生活技能的档案整理好。

心里其实充满疑惑:为什么我们这几个人又是班主任又是科目主任又是课外活动小组的主任?难道我们几个是…神?

当校长说明年确定英文数理教学取消,不再有津贴的时候,宝宝小声说:“这些津贴应该给级任老师。”

这些津贴真的应该给级任老师,因为级任老师已经是超人,甚至是神了!

听说老师必须要做的工作共有65项,如果不是级任老师,大概可以减少60项吧?

不过这个地球上有一个万能国,除了教导英文数理科的老师可以领特别津贴之外,英文老师也领同样的津贴。意思是说,一个老师受训教导英文之后,会因为去学校教英文科而领到“用英语教学”的津贴。

简直是白痴政府!不知到时这样的无里头津贴会不会随着英文数理教学的取消而一并取消呢?如果没有,也不可以感到惊讶。shit!

噢,想太多了,继续做工。

连这样的蛇王都要留校做OT,真是惨绝人寰啊~

整理好了那些shit 档案之后,就快点填评估表格。

说是填写,其实是在抄,谁先填好了就借别人抄。有人自嘲:我们自己的东西也不会写,竟然要去抄别人的!

对,我们都叫学生不可以抄别人的功课,但我们老师自己就拼命抄别人的“功课”。

难道我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工作?

我们的工作…你知道你那一碟椰浆饭里有几颗白饭几条江鱼仔吗?

65项工作?

当然是你记一些,我记一些,然后我抄你的,你抄我的,最后就得到一锅大杂烩了。

这评估表格嘛…听说,表格还没交上去,老师们的评估分数都已经打好了,这样还要填写什么niao ?

又不是会得到APC,难道会给我们领超人津贴

Saturday, November 9, 2013

互相利用

表演完毕,终于吁了一口气。其他两个老师根本不见踪影。我想,她们跟我一样,根本不在乎演出成功与否。

是有点受气的,临出场,她们说那个A班的娇柔小姐又发脾气,说不要表演了,连衣服也不肯换。

我无所谓,不跳就不跳。我们三人都觉得无所谓,也不去催她。这是她们自费苦练好几个月的舞蹈,我们只是负责安排其他班的咖喱啡加进去,制造一个假象: 这是五年级学生呈献的舞蹈。

后进班的八个咖喱啡可没像老师这样消极。她们非常兴奋,为了那几秒钟的出场时间,居然买了裙子和长筒袜,就像她们是主角一样!
积极、兴奋的咖喱啡们不止自备化妆品,还自己当化妆师!

可是短短的几次练习,可以练出什么舞步来呢?相较与那六个第一班的女生,这八个咖喱啡…可能是来拖累她们的。

A班的女生当然也会这么想。她们也有点意见。

残酷的现实是:如果不接受这些咖喱啡加入,她们就无法报名参加表演,因为学校不接受小组表演,而她们全来自同一班,是无法代表五年级上台表演的。

我跟咖喱啡说:“她们苦练了很久,你们一定要认真配合她们,不可以丢她们的脸。”

然后又假装神秘地跟A班女生说:“你们必须利用她们,要不然你们不能上台表演了。”

她们很无奈,只好慢慢消音了。

人间就是这样无奈的,她们上了第一堂无奈课。

可是,咖喱啡真的毫无价值吗?

她们七零八落的一出场就吸引了太台下小朋友的眼光了,把原本热辣辣的劲舞搞得很另类,很可爱了。

我一直认为是咖喱啡在为主角们加分。

这里的人才太多了,会跳劲舞的学生一箩筐,但一支舞跳完后,谁还会记得你?

这是互相利用的世界。

发脾气的娇柔女生最后也是换了衣服黑着一张脸来集合。

她一眼都不要看老师!


老师也无所谓…

Friday, November 8, 2013

钱财如粪土

给最后第二班的学生玩pasar malam 游戏。第一个被抽中当小贩的女生一脸愕然。接着被抽中的都是男生,全都笑逐颜开。

大家数了手中的钱币之后,小贩就必须出来跟我购买货物。不管是水果、罐头、蔬菜还是海鲜,一律每篮RM15。男生很快就选好货物交出十五块钱来,而那个女生握着那一把钞票,一脸迷惘,东抽西拉,不知道要给我多少张。

我以为她只是一时紧张,就一直重复告诉她,是十五令吉。她还是不知所措,最后一旁的男生忍不住出口相助,她才懂得抽出一张十块钱和一张五块钱给我。然后,她就得到一篮海鲜。

我带他们到食堂去摆地摊,过后其他的同学就去向他们购买货物。过了一阵子,一个男生想要把还剩四分之三的海鲜买下来,就提起篮子来,问这个卖海鲜的女生:“这些多少钱?”女生说:“三块钱。”

幸好有良心的男生给了三块钱,只拿走一条鱼。

买卖结束后,大家收拾东西,回到生活技能室计算盈利或花费。一些学生不晓得如何计算花掉或赚到的钱,但大家都懂得计算手中握着的钱币数额。

等到所有的学生都把簿子交来后,那个当小贩的女生才举手说她不会算。

我发现她的簿子上只抄了钱币的数量,并没有计算银额。她不知道十张RM1 是多少钱!

我教她计算后,问她,卖了东西后,她的手中握着多少钱。她说不知道,因为不会算,所以全还给老师,放在箱子里了。

我晕。这样只好假设了。教她算好盈利之后,我问她:“你平时买东西时是怎样付钱的?”

她呆呆不出声。我故意问她:“你是不是胡乱给人家一笔钱,等人家找还给你?”

她很认真地说:“是!”

Monday, November 4, 2013

让你解压法…

师傅又约我们去槟岛吃自助餐。

美其名,当然是“我让你们有机会relax嘛”。OK, OK,我们就不追问“退休后是不是很无聊”,也不道破,还要表现出一副感激不尽的样子,跑到那么远去吃一顿饭了。
这一次,又去了Flamingo Hotel,当然是因为“很便宜”。虽然这家酒店的“星期日午餐收费比平时便宜”是个疑团,但既然可以省下一点点钱,我们也没多加研究了。
这里绝对不适合行动不便的人,因为大家都必须走很远的路才能够吃遍四方。餐厅里有甜品、小食和饮料,但没有主菜。主菜摆在餐厅外的走道上。

除了西式食物,这里还有槟城美食摊子。

而且酒店的laksa能够做到这么好吃,简直是匪夷所思。
我们花了酒店的价钱,享受到了路边摊的乐趣!

根据阿输的理论,吃自助餐最大的乐趣就是亲自去挑选自己喜欢的食物,所以要去这样刁钻的酒店吃自助餐,就甭想只坐着等别人拿食物来服侍你了。


酒店后面有个庭院,越过庭院就是海滩,吃撑了没事做就可以走到沙滩去……看游客。

经营“香蕉船”的业者一看到我,就满脸笑容地问我是不是要乘坐香蕉船。

他大概拍苍蝇拍到傻了,难道我看起来是一副会在大热天乘坐香蕉船出海的大笨蛋?

Saturday, November 2, 2013

黄金止痛药


原来一直把黄金当糖果吃…

药买回来后,才发现,其实在床上滚来滚去,大哭大叫,
也是有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