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31, 2014

小猫大战红包迎新年

年初一,走出房间第一件事,就是为虎虎弄一顿丰富的早晨。所谓丰富的早餐,当然就是隔夜饭配罐头鱼肉。

小猫吃饱后,就爬上鱼缸去拼命喝水。看来那顿丰富的早餐包含了不少不知名的添加物。

饱食一顿,也没掉进鱼缸里去,小猫有资格领红包……封了。

人才梳洗完毕,小猫已经开始睡觉。
 喂!虎虎,醒了,来领红包!
 小猫睡眼惺忪地被吵醒之后,开始展开与红包的大战。
 我咬!
  我再咬! 
 我咬,咬,咬!
 噢,红包逃走了!
 红包,红包,不要跑,你在哪里?
呜呜……拿不起来。
猫奴只好帮忙从椅子下把红包……封拿起来给小猫。小猫继续咬咬咬,终于发现了事实——
哼!原来是不能吃的!

嘻嘻,小猫不要生气,玩猫是猫奴大年初一早晨的人生一乐事啦!

祝你新年快乐!

Wednesday, January 29, 2014

热不起来的心情

宝宝说,今年新年好像热不起来。办公室里也没有往年办年货的闹哄哄气氛。

放学后去添油。油站的老板娘也跟我说:今年的新年热不起来。

我们的心也一样热不起来。勉强做了一棵梅花混桃花的花树来应景,还每天把龙飘飘的新年歌开到响连天,还是无法感受到新年的气息。

心很疲倦……吧?

家里连大扫除也免了。反正所有的东西都是那样貌似整整齐齐。勉强小扫除,意思意思扫掉灰尘就好了。

没扫到到钱,却扫出了不见已久的钥匙,和一张名片。
其实找很久的只是锁匙圈。早已经忘记有这样一把钥匙,因为门锁已经被窃贼彻底破坏,钥匙毫无用处了。

找到锁匙圈很高兴。但找到这张名片很诡异。

明明已经丢进垃圾桶里去的东西,竟然会在收藏汽车用品的架子里找到,简直是冤魂不散挥之不去!

可惜努力了那么久,依然没找到金银珠宝钞票钻石。

还弄丢了戒指上的电气石。

这个新年,很没有mood啊~

至于那张莫名其妙又出现的名片,是不是在暗示我应该去下注?

就买那个电话号码吧!可能可以过个大肥年^O^


Tuesday, January 28, 2014

聪明的小朋友

今年又被朋友逼着做猜谜游戏。这次做了24个。

扰扰攘攘了几个小时,活动结束后,从箱子里抽出答案纸,得奖者竟然大多数都是6C班的学生。

原因很简单。他们用了手段。我猜,他们好几个人说好,每个人各别只猜一个成语,重复写二十多张答案纸,就只投一个箱子。

有些被看顾答案箱子的学生发现,丢掉了,但已经太迟了。

幸好那几个不止投几十张同样的答案纸,还偷偷把箱子里别人的答案纸胡乱投到其他箱子的家伙并没有在得奖名单里。

但我还是忍不住称赞了他们。这个方法实在有效。

这样的诡计多端,可惜心眼太坏了。

第7与第10的成语,老师与学生完全无人写对。
帅哥又宁愿爬树做工,
也不肯让我冒用他的名字打在得奖者名单上,
只好空着。



Monday, January 27, 2014

搵笨

我在宝贵的缝隙时间里拼命改簿子,第一副校长拿着一个纸袋走来叫我,跟我说:“我想请你帮我改一件裙子。”她一边说,一边从纸袋里拿出一件裙子。

我并没有答应什么。她说:“这条裙子我已经买了一个星期,现在我发现我瘦了,我想改窄一点。”

她瘦到要改裙子了?我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来?

她继续讲:“你帮我改啦,我赶着明天就要穿了。”

我故意问她:“竟然你赶着要穿,为什么不早点拿来?”

她这才说:“其实是我昨天才买的,我刚才骗你。”

哦,这样骗人也爽?我看看那条裙子,发现很容易就可以改窄了,就说:“我要收钱的!”

朋友可以得到免费服务,但有些人专门对别人搵笨,所以不在朋友行列里。

她一听我要收钱的,就说:“什么,我家附近的裁缝师都是免费帮我改的。”

我顺水推舟:“这样你就拿去给免费的裁缝师改啦!把钱省起来。”

她又出招:“我给你机会表现你的手艺嘛!”

我的手艺,是要你付钱的。我的朋友可以例外。

我还是强调我帮她改衣服是要收钱的。我说我问了裁缝师才告诉她价钱。她一听就呆了一下,问我:“你给裁缝师改?不是你自己改吗?”

她就是为了省钱才来打我的主意,要我免费为她改衣服的。

我说:“我自己改,但我要问了裁缝师才知道价钱。”

她说:“哎呀,我给相熟的裁缝师改,他们都是不收钱的。不过其实两块钱这样我是不在意的啦!”

她自己定价我最多跟她收两块钱。她的钱是很大张的。

我又不是缺钱,但就是故意要跟她收钱。我的朋友才有免费服务。要来搵笨的人必须付钱。

我把她的裙子卷起来。她立刻惨叫着抢过去,说:“不要弄皱我的裙子啊!我很宝贝的。”

这样我更加故意要玩她。

我又把裙子抢过来卷起来,跟她说:“就是这样卷起来才不会皱的啦!”

其实她的裙子就算是捆成一团也不会皱的,她没见识而已。

现在她的裙子改好了。我还没问裁缝师,该收多少钱。

我不认识任何裁缝师。。。

呜呜……到底要收多少钱?

Sunday, January 26, 2014

飘洋过海来看你

忽然想起那句说过好几次的话,即使下冰雹,刮龙卷风,我也会……

当然不是飘洋过海来看你

为你我用了半年的积蓄漂洋过海的来看你
为了这次相聚
我连见面时的呼吸都曾反复练习
言语从来没能将我的情意表达千万分之一
为了这个遗憾我在夜里想了又想不肯睡去
记忆它总是慢慢的累积在我心中无法抹去
为了你的承诺
我在最绝望的时候都忍着不哭泣
陌生的城市啊熟悉的角落里
也曾彼此安慰也曾相拥叹息
不管将要面对什么样的结局
在漫天风沙里望着你远去
我竟悲伤得不能自己
多盼能送君千里直到山穷水尽一生和你相依
为你我用了半年的积蓄漂洋过海的来看你
为了这次相聚
我连见面时的呼吸都曾反复练习
言语从来没能将我的情意表达千万分之一
为了这个遗憾我在夜里想了又想不肯睡去
记忆它总是慢慢的累积
在我心中无法抹去为了你的承诺
我在最绝望的时候都忍着不哭泣
陌生的城市啊熟悉的角落里
也曾彼此安慰也曾相拥叹息
不管将要面对什么样的结局
在漫天风沙里望着你远去
我竟悲伤得不能自己
多盼能送君千里直到山穷水尽一生和你相依
陌生的城市啊熟悉的角落里
也曾彼此安慰也曾相拥叹息
不管将要面对什么样的结局
在漫天风沙里望着你远去
我竟悲伤得不能自己
多盼能送君千里直到山穷水尽一生和你相依
陌生的城市啊熟悉的角落里
也曾彼此安慰也曾相拥叹息
不管将要面对什么样的结局
在漫天风沙里望着你远去
我竟悲伤得不能自己
多盼能送君千里直到山穷水尽一生和你相依
喜欢这首歌,因为一直以为最后一句是

……山穷水尽,今生何必相遇!

是的,不对的人,今生何必相遇?

所以百思不解,为何疑惑着“今生何必相遇”,还要“用半年的储蓄飘洋过海来看你”。

所以,知道了歌词后,有点失望。应该是耳朵有问题了。

Friday, January 24, 2014

沮丧的一课

昨天经过五年级最后一班,国语老师正在教书,学生大声叫我,把国语老师当作不存在。

我不认识他们,正觉得奇怪为什么他们会这样热情地叫我,有一个男生从后门跑出来问我明天有没有上生活技能课。

他们真的不当国语老师存在!

我看到那个男生的脸,觉得有点面善,听到他这样问我,才恍然大悟——我今年教他们生活技能!上个星期五是假期,难怪我忘记他们了。现在我要哭了...

我说有,示意他进去上课,我快点逃走走开。

今天,我终于要跟他们见面。我一走进他们的课室,他们就七嘴八舌地跟我说:“老师,你说要给我们丢鸡蛋的……”

我没那么大胆,叫学生带鸡蛋来,我只是叫他们带蛋壳来。我打算让他们塞黏土进去,当作完整的鸡蛋,让他们想办法从三楼丢下来不打破。不知道哪一个家伙想出这样的活动。。

我还来不及说什么,又有学生向我展示手中的破烂蛋壳,跟我说:“老师,我的鸡蛋破了。”

我一眼就看到他是故意把蛋壳捏破的。他脸上还露出洋洋得意的表情。

这些奇怪的小孩子,小心翼翼地把蛋壳从家里带来,然后在做实验之前故意把它捏破,要看看老师有什么反应。OK,我忍!我心里暗骂一句:蠢人!

接着,又有人走来走去,大喊大叫问谁拿了他的鸡蛋。我差点以为我是死物,他没发现我存在。

OK,我再忍!我假装温柔又有爱心地把这山番劝告到甘愿坐回自己的座位之后,就开始讲课。

学生静静听了几分钟之后,又有人弄破鸡蛋了。全班有21人,我进入课室的时候,只有三个人手中有鸡蛋,其他的鸡蛋在我来到之前,已经变成碎片撒落满地,现在又有两人在我面前把鸡蛋弄破,所以全班只剩下一个鸡蛋。

OK,我忍!

我又假装很温柔地安慰他们:“不要担心,老师已经准备好七个鸡蛋给你们用了。”

我给他们两个星期的时间,每个人准备一个空鸡蛋,并想好方法如何把鸡蛋从三楼丢下来不弄破。两个星期!他们什么都没想出来,什么都没准备。OK,我继续忍!

我继续教课,但他们根本不听。他们一直问:“老师,我们要去丢鸡蛋了没有?”

丢鸡蛋只是活动,课程内容是“解决难题”,我要如何解决我自己面对的难题?沮丧啊!

我把他们带到生活技能室去,给他们分组,给他们鸡蛋和黏土。他们就开始玩鸡蛋玩黏土。我叫他们准备,他们就问我要准备什么。

天,我已经讲了至少十次了!

我问他们,你们打算如何让鸡蛋从三楼丢下来不破?

他们耸耸肩跟我说:“就是这样loh!”

除了教这最后一班,我也教第一班的。。相差太多了,沮丧啊!

后来,有一组的学生说要用更多黏土把鸡蛋包起来。我终于没那么沮丧。其他的学生不是玩鸡蛋玩黏土,就是发呆,几个山番又开始要找碴吵架了。

我忍无可忍,只好问他们,到底要用黏土把鸡蛋包起来,还是要用报纸。他们才说要用报纸,就一窝蜂跑去拿报纸,把鸡蛋包起来。

那个故意把鸡蛋捏破的肥仔忽然走出去,很不在乎地跟我说:“我不要做。”

我差点以为生活技能室是一间茶餐室,谁不想坐了就可以自由走出去。

我比他们更加想要走出去,我很沮丧啊!

肥仔走出门口,我已经怒不可遏了。我把肥仔拉回来,告诉他,他没得选择。

我也没得选择。有得选择的话,没有人要教这样的学生,他们拖累了其他有心要学习的同学。我走到架子那儿去拿了两根藤条,跟他们说:“我说过我教生活技能的时候不打学生的,现在我反悔了,我决定要打你们!”

他们一看的我拿了藤条,竟然静若寒蝉,乖乖地把手中的鸡蛋包好,静静地跟着我走到三楼,一组接一组地把鸡蛋丢下去。

原来真的有人不见藤条不流眼泪的。

所有的鸡蛋都破烂了。

由于藤条还在我的手中,所以他们乖乖地把他们制造出来的垃圾丢进垃圾桶里。

他们终于走了,但我觉得我已经死了。。

多羡慕古代的老师啊!只有想要求学问的人才会去读书,不想读书的人,就自由自在地做他们想要做的事情,不用去学校连累别人……

Monday, January 20, 2014

Saturday, January 18, 2014

分一杯羹

换了新的课程,又要买新的教材,跟校长说了之后,就一直有秃鹰在头上盘旋的感觉。。。

还在头疼着不知如何选择,却在书记室遇到正在复印更多货品目录准备拿给我的校长。

都说了,秃鹰一直在头上盘旋。。。

校长要我等一下。有个人走进来。我认得他就是几年前供应制服的人。校长扬扬手中的货品目录,跟我说他就是这些货品的供应商。

我很不爽。这个人……这个人……他没得罪我,他的服务也不错,但是我很不喜欢他。我总觉得他其实是做建筑的,那红到发黑光,或者黑到发红光的外表显示他一定是个酒鬼、烟鬼,甚至可能还吸毒!

OK,Ok,我承认我是外貌协会的会员!

我问他能不能供应学生缝纫围裙用的布料,并且剪好小块的送来。他说只能供应一大匹的布,无法剪小块的。

我一边跟他讲话,一边想:这个人越来越黑,又这么瘦,应该是吸毒者!

他说完又自作聪明地指了指校长手上的目录说:“你不用这么麻烦的,我这里已经有现成的了!”

我一听就光火了。我很温柔地跟他说:“这样直接买成品就好了,学生什么都不用做!”

对,我看过那些货品目录了,一切都有现成的!

有一天我们就做一道门,学生走进来就有一道光往他们头上照,他们就得到所有考题答案,转个身再走出去就行了。

那个“道友”feel不到我的火药味,还想去拿来给我看,校长连忙笑着说:“我们的老师很advance的,她们要自己教学生做,不要现成的。”

我的脸大概很黑,校长还赔笑了好几次。

最后,布的事情还是无法圆满解决。我只肯定了那个“道友”其实是做建筑的。

我又去找叶露露。以往五六年级的布料都是她去找来的。这一次四年级也要用,我想自己跟供应商联络。我向叶露露要那个供应商的电话号码,结果叶露露跟我说:

“他没有手机的,家里也没有电话的。”

那他的店面在哪里?

“他也没有店的。他只是一个可怜的uncle,都是我自己去找他的。”

原来这个供应商是个神秘人!既然如此神秘,不可以跟我联络,那么下次他开的单据,我要不要签名呢?

结果我要的布。。。

OK,我自己去找更加神秘的供应商!!


Tuesday, January 14, 2014

把你的快乐留给你自己

很久很久以前,在大学里认识了一个人,她跟我说:“我不明白那些人为什么那么喜欢给人家看他们的照片,我都不要看!你也不要给我看你的照片!”

我立刻知道我找到了知音人。所以我们就成为了好朋友,虽然现在她已经有超过million的身家,不过我还是没嫌弃她太有钱兼不要看我的照片。

昨天,洪小姐忽然扬起一本相册跟我们说:“你看,我做了这个。”

阿田瞄了一眼问:“巴厘的?”

没有人有意思要拿来看。

后来阿田知道是巴厘岛的照片,就拿过来随便翻了几下,因为她当时也跟洪小姐同行。我则马上跟洪小姐说:“巴厘岛我没有去,你不要给我看!”

洪小姐是我的地下女友,她说她坦荡荡,我也不必伪装我的毫无兴趣。

阿田翻了几下就说:“只有你自己而已,没有我的!”然后就把相册还给洪小姐。

洪小姐露出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把相册拿回去。我故意说:“你不要给我看,我对别人的照片一点兴趣也没有。”

洪小姐也无所谓,她根本不是要给我们看照片,她只是要让我们知道她把照片做成了相册。

我小声跟宝宝说:“我很讨厌别人给我看照片,你也不要给我看你的照片!”

然后我还要拖她下水:“其实我们对别人的照片一点兴趣也没有,你一定也是一样的!”

她一直笑,一点反对的意思也没有。

她是我肚子里的蛔虫,知道我在说什么——

我好命苦啊,旁边有个八婆老师每次旅行回来就把三本相册塞过来强迫我们看。不是三张,是三本!!简直是惨绝人寰!

八婆啊,谁会对你的照片有兴趣?
我们应酬你应酬得好辛苦啊!


Monday, January 13, 2014

穷得只剩下钱

听说上个星期叶露露又在生活技能室卖东西。她一直在生活技能室卖东西,好像很缺钱的样子。我忘了向学生探听她卖什么。

然后又听说叶露露上个星期又扣留学生。她时常扣留学生,但学生去上她的课是绝对不可以迟到的。

类似只准官家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霸权,虽然她什么官都不是。

我跟宝宝说我猜她不敢扣留我的学生,除非她没探听清楚他们的班主任是谁。宝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

当然我的学生不是狗,我也不是狗主人,我是恶人而已。

我从办公室走到班上去的时候,学生刚好从生活技能室回来。叶露露没有扣留他们。

我想起叶露露卖东西的事情,就向学生求证。学生七嘴八舌地说:“有啊,她什么都卖!”

除了我们已经知道的文具之外,她还卖镜子、蜡烛、厨房用具……

学生重复说了好几次:“全部都是二手货,叶老师说我们要环保。”

环保当然没错。但一个老师把在学校里捡到的簿子、铅笔、颜色笔、橡皮、镜子、蜡烛卖给学生,真的有点说不过去。我们都是把这些没人认领的东西放着任由学生拿去用的。

可能她很缺钱。。。

所以她只好去求校长,求副校长,不要让我教六年级生活技能。

要不然我就要跟她分一杯羹。

如果我也教六年级生活技能,我就要卖……

卖什么好呢?

既然人之无耻,天下无敌,就卖考卷、卖答案好了!


Saturday, January 11, 2014

天下本无事(二)

载小妹妹回家途中,她又跟我东南西北说了很多话。这一天,她讲圣经的故事给我听。

四周的风景很美,她讲的故事也很好听,我假装听到津津有味,还不时穿插一些问题,一副不耻下问的好学模样。

小妹妹为我一一解说,没嫌弃这个老师愚蠢又无知。

我以为她全家人都已经是基督教徒了。她却说她爷爷不是。

她说:“只有我爷爷一个人还死性不改!”

我。。我。。

这样的形容词,接受不到啊!



Friday, January 10, 2014

有慧根与没慧根的差别

我跟KF说:很忙,很忙,忙到没时间死。

KF忍住笑,回答我说:唔,连要死也挪不出时间来。

排山倒海的工作多到连一向泰山崩于前而不乱的宝宝也发出怨言了。

每天吃一个橙是她的特色,但她今年连吃一个橙的时间也挪不出来。做主任要整理的档案她也没时间处理。

我派定心丸给她:“档案做不出有什么关系呢?如果官员来看了,发现我们没有这个没有那个,批评我们了,我们就说是是是,我会改进的。官员就高兴了,过后我们就不用再管那个档案了。”

这是校长教我们的。我可没有这样的慧根。校长有极大的可能是世外高人,专长笑脸打太极。

宝宝立刻点头赞同。我们一致同意,这就是最好用的一招——勇于认错,绝不改过!

虽然我们的心里想要做的是另一件事情。
别人已经帮我们做了。

有高人指点的,如我们,就在背后呐喊助兴,毫发无损。


Thursday, January 9, 2014

女人的世界

我一走进课室,学生就来交这个交那个的,一片混乱。紫歆也递了一张纸来,不是订书单也不是个人资料,而是一张图画。她说:“老师,这是柔意给你的。”

柔意是上一批的学生,已经毕业两年多了,不知为何会跟紫歆成为好朋友。
我匆匆忙忙看了那张图画一眼,看到上面画了一大堆人,我看不出哪一个是我。上一次柔意送我的图画上只有两个人,坐在秋千上,注明一个是老师,一个是老师的男朋友。

我故意问紫歆:“咦,为什么没有我的男朋友的?”

紫歆睁大双眼,问:“不是已经分手了吗?”

我故意要为难她,坚持图画里也要有老师的男朋友。她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噢!噢!已经换了?可以可以!”

然后她就很高兴地把桌上的图画拿走了。我继续在混乱中发狂,不停地收这个收那个,全都是拉拉杂杂与教学无关的工作。shit!所有班主任心里都燃烧着一团火。

我们根本没时间教书!转眼间一节就过了,我又得收拾东西走出课室。紫歆又跑出来了。她说:“老师,好了!”又把刚才那张图画交给我。

我回到办公室才有时间仔细看。紫歆露出马脚了——那张图画是她自己画的,不是柔意画的。

原来图画里画的是“女人的天下”,就是全班的女生和我。男生全被摒除在外。
慢着……有个男生,原来是“老师未来的男友”。看来应该是后来补上去的
而老师未来的男友……是独眼的?

咦,又好像是在哭泣的?

真是悲惨的世界!

Wednesday, January 8, 2014

我也爱你

很幸运地成为今年度第一个在代课表上出现的名字,而且第一次代课就必须走到最遥远的五年级课室去。

一走进去,学生发现不是国语老师,先是呆了一下,就很高兴地喊起来,七嘴八舌地叫我。

我一眼就看到那个去年很令我头痛的“沉静”。他比谁都高兴。他一跃而起,高声说:“大王老师,I LOVE YOU !”

我吓了一跳,轮到我呆了一下。其他学生就露出鄙夷的表情说:“yer~”

去年我一看到这个“沉静”就很想用胶带封他的口。他有一张废话连篇的嘴,几乎每一句都是废话。由于忙着说废话,他根本无法听懂我给他的任何指示,所以几乎每一项活动他都无法完成,即使是极度简单的工作,他都有本事做错,简直就是个奇葩。

他当然不是弱智,他是前段班的学生,生活技能好像曾经考过一百分。我猜他一定很厉害考试。

我不喜欢他。他一说废话就被我骂,也就是说他不停地被我骂,因为他不停地说废话。

我想他一定也不喜欢我。

有一次,他在走廊上遇到我,他问我:“老师,今天有没有上生活技能节?”

其实那时他已经知道那是考试周,是没有生活技能课的。我以为他要确定而已。

当我说没有的时候,他跳了起来。

我以为他跳起来是要欢呼:太好了,没有生活技能节,yeah!

结果他跳起来之后就很不开心地一边顿脚,一边说:“唉呀!为什么没有生活技能节?哼!”

原来他很喜欢生活技能节,我觉得很意外。

可是喜欢归喜欢,他还是一样不停地说废话,完全无法听懂指示,把每一个活动都搞砸,自己也做不出任何东西来,也就说,他在生活技能节仍然不停地被我骂。

他依然喜欢上生活技能节。但生活技能老师不喜欢他。

今年我没再教他们了。他大大声跟我说:I LOVE YOU !

我啼笑皆非,就跟他:I love you too。

因为今年我没再教他们了。所以……I LOVE YOU TOO !

真对不起小朋友,忘记告诉他,付出感情是会受到伤害的,不要爱任何跟你没有血缘关系的人。。

Tuesday, January 7, 2014

天下本无事

今年开始要带着个小包袱,下午班朋友的孩子。

第一天去载她,她一看到我就跟我说老师早安,我立刻把黑脸换成笑脸。

那天放学回家,我继续让她坐在后座,希望减轻彼此的心理负担。她很轻松地放好书包,坐下来摇脚,好像去picnic一样,一点也没局促不安的样子。一路上她好像跟我很熟了,跟我讲了很多话,讲到头头是道,简直就是个小大人。

我假装很吃惊地问她:“你真的只有四年级?你是大人假扮的吧?”

她还很认真地跟我说:“我不是大人。”

当我们决定要在星期四去上瑜伽课后,我就跟这小妹妹说以后星期四她就必须等我,会迟回了。

她点点头,好像很理解的样子。我作弄她:“不如你跟我一起去学瑜伽啦!”

她说:“我是基督徒,不可以学瑜伽的。”

我觉得很奇怪,又问她学瑜伽跟是不是基督徒有什么关系。

还不足十岁的这位小妹妹为我揭开疑惑:“瑜伽是兴都教的膜拜方式。”

噢……噢!

我虽然很吃惊,但表面上依然不动声色,还一直点头,假装很尊重很谅解各人的信仰。

事实上,蛇类的智慧有限,只能在心里偷偷想:

人间为什么会这么乱?就是因为……

Monday, January 6, 2014

脆弱的心

副校长来找我,跟我赔笑鞠躬行礼,要求我帮帮忙,跟叶露露对换生活技能课。

因为今年我也跟她一起教导六年级生活技能课,我还坚持用“她的”生活技能室,并且命令她必须以学生为重,一定要完成所有的project,不可以拖延学生的时间,还必须把考卷拿过来给我检查blah blah blah……

她快要崩溃了!

她自立为王太久了,久到她以为六年级生活技能室是属于她的,所有六年级学生必然是她教的。她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校方竟然会在没知会她的情况之下安插另一个老师去抢她的课、她的地盘。

而且那个人是她很害怕的我。

听说这是校方为了减轻学生的负担而做的改变。

那为什么现在已经开始上课了,校方又要改走回头路?

副校长说:“我们不想她……衰收尾!你知道她还有两年就要退休了,我们想就让她教完这两年……她来找我,我觉得她……好像有忧郁症一样。”

原来我的加入真的差点令叶露露崩溃了。

副校长继续说:“她一直把生活技能室当作她的闺房,连假期里她都每天来扫扫地、东摸摸西摸摸的……你知道她单身,家人很少,朋友应该也是很少的,生活技能室好像是她的家一样。”

她的朋友传说中是有的,但绝不是我们同事中的任何一个人。她看不起我们,认为自己是高贵的人。她说同事们是喜欢说是非的人,所以她从不去办公室工作。

如果我入侵了她的生活技能室,那么她的王朝就要灭亡,她必须学习与人共处,她也不能再做私人生意、放私人用品,并且还必须让我知道她给学生进行的活动了。

副校长忧心忡忡地说:“她真的是来求我的。她真的是用求的!”

她的身体看起来不健康,原来她的心更加不健康。

我看看副校长手中的时间表,其实就是换班级给我去教五年级而已,时间是一样的,时间表也不需要改,非常简单。

我当然比较乐意教五年级,谁愿意跟那样奇怪的人共事?

所以我就点点头表示没异议。

副校长喜出望外,松了一口气,一脸“太好了,叶露露不用在最后两年发疯”的表情。

副校长一边退出去,一边跟我说:“你真好,我祝你快快发达。”

我说,我要健康。

副校长笑着说:“好,好,我祝你身体健康,青春美丽,像我一样!”

除了身体健康,青春美丽,我还要心灵健康,不要像某人一样。。


Sunday, January 5, 2014

蠢人与红酒

误打误撞地从不曾买过以木塞封口的红酒,以为木塞子已经被时间淘汰了。直到上个星期,大意地买了一瓶。

看到木塞子的那一刹那,感觉就是——脑残啊!

找出了开瓶器来也无补于事,那个木塞子简直是跟瓶子和为一体了,根本不肯离开。

上网找了各种所谓的“轻易开红酒”的方法,鞋子、毛巾都出动了也一筹莫展,差点就要模仿“最愚蠢开红酒方法”了。

最后只好出下下策——把塞子打入瓶子里去。所以就出动了铁锤。找不到适合的“钉子”,只好用一根金属筷子。

木塞被打穿了两个孔之后就往下滑了2cm,卡在瓶颈中。再接再厉,再锤它几下。木塞终于掉下去了。说是迟那时快,只见一道红色喷泉出现在眼前。顿时到处一片血淋淋。
桌上、墙上、地上都是点点滴滴的红酒痕迹。
墙上的大概是刹那氧化了,变成了灰色的污迹。可怜梦幻似的紫色墙壁就这样被糟蹋了。
而原本洁白无瑕的抹布竟然瞬间长满“黑霉”。

我终于知道,原来黑霉是红酒变的,要不然红酒就是黑霉伪装的!

与木塞共浮沉的红酒又不能一下子喝完,剩下的又没有瓶盖可以关起来,只好胡乱用塑料袋缠起来,感觉很……shit !

某些东西……真是脑残的伟大发明啊!

Friday, January 3, 2014

开空头支票、吃空气,够你活了

以下是一段脑残对话,真实发生在2014年的城市边。

女儿A:今天学生考试,我走来走去看他们,双腿很痛,而且 僵硬了。

原来幼儿园也是先给小朋友考试才来依据能力分班的。

女儿B:你还没康复,为什么不坐着,干嘛要走来走去?

女儿A:我要看他们会不会做。

太尽责的老师,不懂得照顾自己的身体,下场就是这样:差点又不能走路了。

无耻老人发言了:“你不能做就不要做!不会被饿死的啦!

女儿:……

无耻老人:我种了那么多菜,每天去采就够吃了。

女儿:……

无耻老人:你不在家的那三个星期我就是这样每天煮自己种的菜来吃,根本不用出去买东西。

女儿A:爸爸,我有两个女儿要养的!

无耻老人:叫她们省着吃就可以了。

……
……
……

女儿B:爸爸,人不止是要吃饭而已的!

不知人间疾苦的无耻老人很不以为然,生了一下闷气,拂袖而去。

Thursday, January 2, 2014

减轻…负担

几年前,叶露露就提议我教一两班六年级生活技能,免得她退休后无人愿意顶替。当我答应后,老师的退休年龄就延迟到六十岁,所以叶露露就不用那么快退休,我也就暂时没有利用价值而被遗忘了。

当叶露露还剩下两年时间就要退休的时候,生活技能也剩下两年时间要被淘汰了。换句话说,生活技能是跟叶露露共存亡的!

这样不就有完美的结局了吗?

学校偏偏要在生活技能收档之前把我拖下水。当我看到时间表上的两班六年级生活技能课时,真的觉得有人是脑残的。

两年后生活技能就跟叶露露一起消失在茫茫学海中了,让我直接代替她去教新的课程,不用跟她共用地盘,不就两全其美了吗?

上个星期,叶露露大概收到风了。开完会后,她就来问我:“你教六年级KH的时候,要用哪一间课室?”

我心里虽然想着,如果可以,当然是要用“我的生活技能室,谁要跟她那样的人共处?

但我故意说:“当然是要用六年级的生活技能室啦!”

她竟然很烦恼地说:“那,我要去哪里啊?”

她忘了学校里是有一个叫做“教师办公室”的地方,每个老师都有自己的座位的。她从不去用她自己的座位。

我很凶地告诉她:“生活技能室不是属于你的!”

潜台词就是提醒她:你休想阻止我用“你的”生活技能室!

她只好很害怕地说当我用“她的”生活技能室的时候,她就躲到一旁的回收室去。

我一时大意,忘了她会频频来干扰我教书,就一口答应了。

今天,我把被安排去教六年级生活技能课的事情告诉宝宝,宝宝也觉得校方的安排有点莫名其妙。

阿田听到了,她说:“是为了减轻负担。”

“减轻负担?”我以为她的意思是说校方为了减轻叶露露的负担才这样安排,我差点就要拍桌子了。

叶露露已经是全校工作最轻松的老师之一,再减轻她的负担,她就可以飘上树梢、随风而去了。

阿田小声地说:“是要减轻六年级学生的负担……”

噢……噢!

到今时今日才来减轻六年级学生的这种心理负担?

只能说:迟到,至少比没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