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6, 2014

女人味

放学后,副班长走到我旁边来问我:“老师,你真的和你男朋友分手了?”

真是八卦。站在我面前的女生也立刻停止交谈看着我。

我说是。副班长就说:“你换一个新的啦!”

我连忙说不要。

我宁愿遇见hantu siluman。

站在我面前的其中一个女生立刻跳过来,站在我的旁边,跟我说:“老师,我!我!我!我做你的女朋友!”

三条线啊!

不止被祝福早日找到女朋友,
还时常有人跳出来要当我的女朋友。

到底我是不是时常不自觉地散发出浓郁的蕾丝边气味?



其实……我不是已经掩饰得很好了吗?为什么还会被她们发现的?

Monday, February 24, 2014

长舌婆

今天就是要道人是非,长舌婆的是非,shit!
我的左右是两个不喜欢收拾桌子的老师。桌上永远一片凌乱。当然,她们的桌子收不收拾根本不关我的事。

但是,如果因为自己不收拾桌子没地方放东西而把它们放在我的桌上,就绝对关我的事了。

我很喜欢宝宝坐在我的旁边。她虽不收拾桌子,但从不曾占据我的桌子,不坐我的椅子,也不说任何人的是非。

可是我的桌上常常会有别人的手袋。

我的另一边有个长舌婆。我认为她是个广播电台,师傅说她是个大喇叭。

长舌婆每天很忙,忙着东家长西家短,到处去探听别人的事情,摸人家的底细,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多管闲事上,就是不愿意收拾自己的东西一下。

长舌婆的桌子推满了簿子、书本、杂物,所以她必须坐在别人的位子上改簿子,吃早餐、午餐。当我在办公室的时候,她就坐在她另一边的“烦死人”的桌上吃。

我猜,当我不在的时候,她就可能坐在我的座位上吃东西,改簿子,道人是非。

我看不到,所以无可奈何。我跟宝宝说,我想写一张卡片注明“八婆不准使用”放在桌上。

宝宝冰雪聪明,知道我在说什么,就一味地笑。

有时候,我跟她说:“宝宝,为什么你没有帮我照顾桌子?为什么你让别人把手袋放在我的桌子上?”

因为我极度讨厌看到长舌婆把手袋放在我的桌上,然后就走开去东家长西家短。

你会把自己的手袋放在别人的桌上,然后就自顾自地走开去讲八卦吗?

我每天把桌子收拾整齐,不是为了给八婆使用的!

我想有一天我会抓狂,失控把那个可恶的手袋一把抛到桌子下去的。但我还不想撕破脸皮,也不想跟同事吵架。所以又跟宝宝说:“你可以帮我跟她讲一下吗?跟她说,我很不喜欢别人把东西放在我的桌上。”

我想,宝宝还没有机会告诉长舌婆,所以长舌婆还是继续把手袋放在我的桌上。

星期五,我已经很不客气地问长舌婆是不是要把手袋送给我了。

今天长舌婆又把手袋放在我的桌上,然后就去管别人的事。我大力地把她的手袋放在她的桌上。长舌婆浑然不知,因为她很忙,忙着站在别人的位子,讲别人的事。

长舌婆至少花了20分钟在东家长西家短。我终于等到她魂兮归来回来。我脸黑黑地跟她说:“以后你不要把手袋放在我的桌上!”

她假装无辜地说:“是呀?噢,它自己过去了。”

噢,原来是她的手袋自己走过来我的桌子的!

这样,除了“八婆不准使用”之外,我还要多写一张卡片给她的手袋看:“手袋不准过来”。

死长舌婆,连手袋都这么变态,喜欢走到别人桌上去。Shit!

我就是这样小气,怎样?

每天把桌子收拾干净是因为我喜欢干净,又不是为了给你用!




Saturday, February 22, 2014

不准动!

我们精疲力尽地在卷着垫子时,训导主任问瑜伽老师:“你能不能推荐一些适合播放给小孩子听,让他们安静的音乐?”

瑜伽老师失笑。她反问:“我这里这样的音乐……小孩子哪会要听?”

那是给我们这些下班后还花钱去买罪受的傻瓜一边做瑜伽一边打瞌睡听的。

训导主任希望可以用这样的音乐让学生在休息时间安静下来,不吵不闹。

我很反感。休息时间也不可以吵闹?什么时候才可以?

我跟她说:“小孩子会吵闹就表示身体健康,只有生病了的小孩子才会静静不出声。”

她不理我。她的同党,第二副校长也没出声。她对学生好像更加严厉,但我还没摸清她的底细。

训导主任继续讲:“他们吃饱后就到处走,要怎样才能让他们静静坐着?”

另一个老师小声说:“他们已经忍了两个半小时了……”

学生上了五节课,好不容易等到休息时间,吃饱后还不到处走,找朋友讲话,发泄精力吗?

但另一把声音给过了这把声音:“对呀,你看协和小学的学生,他们休息时也很安静的。”

哇佬!他们把学生毒哑了?

训导主任得到肯定,又继续研究要如何让学生在休息时间不跑不跳不喊不叫。

我一边把垫子塞进袋子里,一边抗议:“小孩子也是有人权的!”

她们不睬我。

我继续自言自语:“我们应该尊重小孩子的人权!”

还是没有人睬我。

我输了。我不要讲话。

什么狗屁音乐可以让小孩子不要跑不要叫的?不如在他们的食物中下毒好了!

Friday, February 21, 2014

寄放的人

钟声响了,我跟宝宝说,我要去教五年级最后一班了。

宝宝露出苦笑。她教六年级最后一班的音乐课,她也很沮丧。

我已经没那么沮丧了,因为那班上的那个疑似野人的X权已经转校。他从新年前就不曾来学校上课。听说他自己胡乱传话,跟家长说学校开除了他,所以他的家长就很生气地为他办转校了。

这样我就不必再跟他交手,终于可以好好教书了。

我也不用再沮丧了。宝宝很替我高兴。

我轻松地走到他们的课室去。我一走进去,学生就跟我说:“老师,X权回来了!”

我……我……我要哭了……

可是为什么今天我没有看到X权走来走去,也没有听到他大喊大叫的呢?难道他哑了?

学生指了指课室前面的角落,X权竟然静静地坐在那儿看着我。他竟然没有讲话,也没有像往常般,如入无人之境,走来走去。

我没多问。他能够静静坐着我已经很高兴了。我让他们排队到生活技能室去。X权竟然能够一直不吵不闹,乖乖排队。

他们进入生活技能室之后,训导主任走过来跟我说,X权已经不是我们的学生,教育局已经批准他转校,可是他要去的学校不肯收他,他现在只能寄放在我们学校。

他是个没有学校可去的孩子!

而他的家长本来还以为此地不留人,自有留人处。

我走回生活技能室上课,发现X权坐在第一桌,跟三个男生挤在一起。那不是他原本的组。我不高兴地问他,为什么坐在那儿。他说是旁边的同学叫他坐的。

我问他:“他叫你坐这里,你就做这里?你这么听话?那么我叫你今天乖乖不要被我骂,你愿意听话吗?”

他笑眯眯地点点头。我注意到他以往总是红红的双眼今天很正常,眼中那种“你xiao eh”的不屑不见了。我就让他坐在那儿。

今天要继续做衣架子,大家都已经有材料了。我跟X权说:“你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我不能给你材料。”

他小声地说:“我不要做。”

我当然没有这么心狠手辣。我说我可以给他额外的材料,他可以做另一种衣架,不需要那么长的铁线。他点点头。

不过最后,我还是给他跟同学们做一样的东西。他真的认真听从指示,量好铁线,把铁线剪好,磨好,穿管,全程没有多讲话,没有骂人,没有捉弄别人,最后自己的做好了,还对其他同学伸出援手!

我一直称赞他。他一直微微笑。

他应该发现自己是可以把工作做好的正常人了吧?而老师,其实很温和,并不是专程去骂他的!

Thursday, February 20, 2014

人仰马翻见官日

为了今天教育局官员要来视察教学,科目主任人仰马翻忙了一个星期,忙着无中生有粉刷教案整理档案以满足官员们的“求知欲”。

KF说的对,没有教书是不要紧的;但没有写教案是要坐监牢的!

身为科目主任,没有准备档案,大概是要判绞刑,gantung sampai mati 吧?

不过没关系,校长教我们的太极推、推、推、是、是、是招数我们已经记在脑中,随时准备show出来,官,你们就放马过来吧!

其实我研究了今天的时间表之后就知道自己很安全,因为官不可能会在七点半就来看我们(我错了,官真的七点半就来了)。而且听说官员们是专程来看数理科和四年级的课的。

yes,我今天没有四年级的课!我教五年级生活技能,如果官员要来看我教书,我就让学生不停地用木头敲打铁线,制造大量噪音,让官员落荒而逃。

我一早已经被其他班的学生敲打铁线的声音搞到抓狂了!

不过我教完一小时的生活技能课也不见有官员出现,我有更加肯定没有官员会看到我了。

我走到四年级生活技能室去把“安全第一”的卡片贴好,以防万一。结果就走来了一个官。我认得他,就很开心地叫他,因为我-没-有-课!

他就是要来看四年级生活技能课的!

我连忙出卖我的同事P老师。他第八、九节有课。官问了几个问题之后,大概发现我已经把答案背好了,没什么挑战性,就走了。

我走回办公室去,想把这个消息告诉P老师。同事们跟我说:“什么?又要看P老师?他刚才已经给四个官员看了。他们看他教科学。”

我……我……不是故意要出卖他的!

后来P老师来找我。我叫他准备。他说:“哎哟,怎么这么旺?”

我也觉得他很倒霉,就跟他说:“是呀……兴啊!发啊!”

然后我就快快陪他去生活技能室,拿出Lego来教他装置其中一个汽车模型,让他给学生做,应付官员,一石二鸟。

P老师冰雪聪明,一学就会,应付官员简直是“一块蛋糕”。

我把“屎桥”传授给他之后,就匆匆走到电脑室去“陪”学生上课。

我已经越来越肯定自己很安全了。官员总不会走进来电脑室要求我亲自教导电脑课程吧?

电脑节过后,我带学生走回课室。经过阿泰的班,觉得他们很静,有点奇怪。回到自己的课室时,学生跟我说:“老师,隔壁班有官员,就坐在后面。”

我什么官也没看到。

学生很渴望官员会走进来。我也以为隔壁的官会到处巡场,一会儿就会走过来。

但官对我一点兴趣也没有。没有官走进来,实在也没有官走过。

那个官在隔壁班看阿泰教书,看了足足两节。xian啊!我想,如果是我,我会闷到抽筋。看完了还不够,还要面谈。

后来我才知道,其实那个官员原本是站在我的班外面等着要进去的。但学生去了电脑室上课。yes!

放学后,P老师告诉我,官员真的去看他教生活技能。他今天真是兴啊!旺啊!发啊!因为官员对他的教学很满意,还拿出相机来拍照。

这样人仰马翻的苦难日子大概就告一段落了。


Sunday, February 16, 2014

悲惨的第一次

小女生邀请我去参加她的生日会。要驾车那么远去出席小朋友的聚会,又没有钢管舞看,我就顺便先去捐血,一石二鸟。

阿田虽然不能捐血,但也愿意百忙中抽空陪我去。我们顺便逼帅哥跟我们一起去。他很害怕,但又不敢反抗,只好硬着头皮跟我们去捐血。

我安慰他,不用怕,像我这样的人已经捐血二十六次了,还是一样害怕的!

今天帅哥可能已经怕到麻木了,只会傻笑。我们先去登记。我把小册子拿出来,才发现不是已经捐血26次,而是27次了。

很快就轮到我们去量体重和验血。

量了体重,果然一个新年就瘦了3kg;然后验了血,我才站起来要到一旁去量血压,就被举牌赶出场了!

血红素太低,没资格捐血。

我愣在那儿,不肯相信。两个医护人员一人一句:“你的血不够,你需要多吃有营养的食物……”

我不是营养过剩吗?怎么会血不够?我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

我很不忿地打开我的小册子给她们看。哼!我的小册子里不是已经填到密密麻麻,证明我营养过剩、血液充足,捐一包血根本没问题了吗?

那个印度女人面无表情地把我的血红素指数告诉我。

我只好走出去。

而可怜的帅哥则一切正常,必须献出他450cc的鲜血。不知道为什么护士不停地要他换床,换来换去一阵子后才选到一个好床位。好不容易左手插了针导了管,他的血竟然只肯流到血袋的口,就再也挤不出血来了。

我猜他心里可能在骂我,带他来这样可怕地方。他可能也在想:回来母校当临教真是个极大的错误!

护士忙了一阵子后,还是无法把他的血引出来,只好向他的右手下手。这次终于成功了。

阿田一直在一旁给他打气鼓励。我很冷血地一直为他拍照。
其实我们也有点害怕,因为看到一些初次捐血的人在捐了血之后必须吊点滴。

幸好脸色苍白的帅哥休息之后安全下床,脚步稳定地走出去,我和阿田不用被他的妈妈丢鞋子。

当帅哥在填写器官捐献卡的时候,另一个以前教过的学生也捐了血走出来,看到我就停下来跟我讲话。

他也是第一次捐血。我看到他的手,左手和右手各贴着胶布,就跟我们的帅哥一样。

他们的第一次捐血都是这样悲惨!

看来我们要认住今天的护士。


Friday, February 14, 2014

啼笑皆非情人节

有人说:你不要有期待。。

是的,你不要有期待,这样你就很轻松,很开心。

一到办公室就看到桌上的礼物,幸好我也有备而来。
与朋友互赠礼物,也是如此开心。

第三节去上课,竟然也有情人节礼物收。

紫歆率先走到我面前来,手上拿着一朵花,跟我说:“老师,我喜欢你。”

我说:“我也喜欢你。”

她一直笑嘻嘻看着我,手上那朵花又不放下也没交给我,我不知道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问她:“你的花是不是要给我的?”

她点点头,才把花放在我的桌上。然后跟在她后面的女生也把礼物递上来。
我啼笑皆非。

竟然收到学生送来的情人节礼物。更搞笑的的还在后头。

紫歆竟然一直叫我跟她结婚。

在情人节被女学生求婚,我晕!

另一个女生过了一阵子才拿了一个纸做的屋子送给我。我觉得很奇怪。她叫我看看屋子里面。
原来内有乾坤。里面有她画好剪出来,黏在屋子里的人像,包括了老师和她四周的同学,还有一张“圣旨”,写着她给我的祝福。

我很惊讶。我直接告诉她,这是我收过最特别的礼物。

我回到办公室,把卡片拿出来看。

平时常常被我骂的女生竟然写“I LOVE YOU TEACHER",还祝福我“find your lovers”和“your Girlfriend”。
天,一个要跟我结婚,一个祝福我找到女朋友……实在是啼笑皆非!

后来我再次进去上课时,又有一个常常被我骂的男生画了一张卡片给我。里头写了还几个祝福语。他说任选一个。我选了身体健康。

身体健康,无价之宝。其他的一切痛苦悲伤都是过眼云烟。

今天真是最开心的情人节!

Thursday, February 13, 2014

相像的原因

小魔女忽然出现,让我惊喜万分。我带她到办公室去见她的小学班主任KF。虽然小魔女已经毕业了六年,而且越来越美,差点就美到冒泡了,但KF一眼就认出她来

她们大概朋友千千万万,彼此都不知道是不是对方的面子书朋友。小魔女不知道要怎样联络老师,KF说:“你可以联络xx,就可以找到我了。”

小魔女以为她的朋友xx跟KF很熟。KF说那是她的侄女。

小魔女恍然大悟,说:“噢,她是你的侄女hor?难怪长得那么像啦!”

她好像已经发现很久了的样子,但她没怀疑过xx跟KF有什么亲戚关系,即使她们都有着同样罕见的姓氏。

KF问小魔女:“你没发现她跟我一样姓氏吗?”

小魔女说:“我以为因为你们常常有联系,所以才会变得相像的

哇佬!竟然有这样的理论。那我们一定要常常跟小魔女联系、见面,我们就可以变得像她一样美丽了!

SH刚好走过,我把这个变美的方法告诉她。

她说:“不要loh,她可能会变成我们这个样子!”

哗,这样我们还是不要害她比较好……


Wednesday, February 12, 2014

启示

那一晚。。。

打电话给>million女友,她说眼皮一直跳,感觉不安。我胡乱预测,她可能有血光之灾。或者是我,或者是人家。

这样我的衣服会肮脏的…

幸好,原来有血光之灾的是我。一回到家就被破裂的瓷砖割伤拇指。流了很多血。

一点也不痛。

那一晚,其实几乎完全没有入睡。

一直看天花板。闹钟快响了才睡着。

一直做梦,一直和朋友在破烂的独木桥上又跑又跳。不知道为什么平时没什么机会交流的朋友会出现在我的梦中。

或者我很想沾染她的正能量。

我们一直在很长很长,没有尽头的独木桥上奔跑。她很开心。我忘了自己是否开心,但肯定没有伤心。

好像过了这桥,到了对岸就会从此幸福快乐,得到心灵的解脱。

所以我们不理会桥下的深渊海洋,一直奔跑,怎样也不会跌下去。

只要过了这座摇摇欲坠的桥,就可以从此幸福快乐,得到心灵上的解脱,我们要勇敢开心地跑过去。。

或者也不可以半途跳下水,静悄悄的地游过去。

梦中没有尽头。
幸好现实中有。

醒来时,天旋地转,头晕到无法起身。拇指上依然血迹斑斑。血光之灾,或者就是这样过了,安全了。

梦中走不完的独木桥,留着现实中走完。

或者真的可以奔到对岸了。


Tuesday, February 11, 2014







从你转身离去的那一刻起
我的灵魂
一大部分已随你而去
只留下这苍白的身躯
我一直没有抬头看你
脑海里无法留下你的背影
反正我的灵魂已经随你而去
生活就这样
从此不知有何意义


Monday, February 10, 2014

你很大

临睡前,手痒开了手机,发现有一个家长在面子书问我他的孩子的情况,还要加我为朋友。我不想跟家长做朋友,也不知道要怎样回答她,就想着第二天才打算。结果……

我们真的要抵制社交网站……

有一天,训导主任说:“你班上有一个很矮小的男生爬厕所,从这一格爬过另一格。”

这个矮超人进入其中一间厕所,栓了门,爬到隔壁的厕所去,从那边出来,留下一间上了闩锁的空厕所。

我听到啼笑皆非。这个矮超人是全班最矮的,可能比四年级的学生还要矮,而且也不坏,竟然有本事爬过厕所……可见男童军是有真材实料的!

我先探听看矮超人有没有跌倒受伤。他一点事儿也没有,只是被同学举报,被带到训导处去。至于为什么要越墙呢?就只是因为另一个同学说他是成龙,他很高兴,就当场表演成龙翻墙的功夫给人家看。

总的一句,就是愚蠢!

训导主任却坚持要他的家长来面谈。我很不赞成。矮超人又不是做坏事、破坏购物,他只是愚蠢幼稚,处罚、记录在案,给予警告、劝告不就可以了吗?

训导主任说:“可是他弄坏那个门,要他的家长来赔。”

那个门好好的,区区一个童军教练就可以爬过去把门打开,她们却偏偏要小事化大。副校长也不知是不是太空闲了,竟然还要跟她一起起舞。

所以今天我在生活技能室上课,看到矮超人的公公来了,心里就不大高兴。我把事情大略告诉他,并托他告诉他的女儿,也就是矮超人的妈妈,矮超人在学校的情况。

我已经学了校长的很多招数,不在家长面前说孩子的坏话,这样应该皆大欢喜了吧?然后就请他去见训导主任,因为叫他来的并不是我。

然后再然后……我到自己班上教书的时候,矮超人已经被叫去训导处。他走回来课室跟我说:“副校长问你可不可以去办公室一下?”

我很火,毫不考虑地说不可以。

为了一个学生,要我丢下班上其他三十个学生?神经病!训导主任头壳坏了,连副校长的头壳也烧着了。

矮超人又走去办公室。后来,他又回来跟我说:“副校长叫你休息节的时候去她的办公室一下。”

我又火了。我今天的课排到满满的,休息前休息后都要上课,必须要等到十二点半才会有空了。这样就是说我必须等到十二点半才有时间吃早餐?

我觉得很烦,莫名其妙,矮超人犯错只是因为愚蠢,又不是干坏事,而且他也知道自己错了,还一直要我去干什么?

矮超人又走去办公室,不久轮到训导主任走来跟我说:“副校长在跟矮超人的妈妈连线(?),他的妈妈说你这个老师很没有礼貌,她在面子书问你东西,你没有回答她。”

我更加怒不可遏。我只是这么倒霉临睡前看到她的短信,都还来不及想好措词,所以就没有立刻回答,而且——咦?不是刚才拜托他的老爸去告诉她吗?

他老爸不会帮口吗?

训导主任是打算来叫我去听电话的。我坚持不去。班上还有三十个学生,我有义务去跟一个家长解释我为何没立刻在面子书上回复她的问题?

而且,这个头壳烧坏掉的训导主任不知道我脾气暴躁,会破口骂人的吗?她想看两个女人用电话相骂?

我不要管这些神经病。我要继续教书。训导主任只好走回办公室。

终于到了休息时间。我匆匆,正确来说是气冲冲地走到训导处去,看到副校长跟矮超人的公公坐在那儿。我先发制人,对矮超人的公公连珠炮训了一大堆话。我很生气他的女儿。一年才回来看孩子一两次的妈妈,有什么资格讲话?

矮超人的公公的脸色从黑色慢慢转变,变成愧色……

原来我比较适合当训导恶人。

我扫射完毕,给他们看我的时间表——我们忙到要死了,连吃早餐的时间都要牺牲掉来见家长?你们想看老师饿死的样子?

其实我心里最生气的是训导主任和副校长。

这么小的事情也要叫家长来面谈,真的是神经病!

这个故事也教训我,临睡前不要开手机,shit……

Saturday, February 8, 2014

anti face…

弟弟说:“原来我的朋友跟我一样抗拒面子书,我们成立了anti facebook group。”

宅男弟弟从不曾开设过面子书,不知受了什么刺激,这么抗拒,一副曾经被伤害的样子。

阿富说:“我们要抵制社交网站!”

阿富也是个宅男,但应该也不曾受到社交网站的伤害。他的面子书长期处于冬眠状态。

>million 女友说:“我想,我是不是应该关掉面子书,不要再涉足社交网站了……”

>million 女友当然不是宅男。她发现自己不知为何被某个同事block掉了,觉得很不开心。面子书给了她不愉快的经历。
我不知道要支持还是反对。我还没查出谁block了我,暂时还没受到心灵的伤害,但总会看到一些不愿意看到的东西,心里很难受。

我给>million 女友建议:“不如你设定只有我一个人可以看到你的状况。”

虽然她说她不懂,但她冰雪聪明,哪有可能学不会。

那我是不是也设定成只有她一个人可以看到我的东西?

这样,我们就可以废掉我们的面子书了。

反正有电话。

Friday, February 7, 2014

遇鬼VS遇神

你大概一生都不会遇到hantu siluman,
但总会遇到一两个瘟神、贱男,
总结就是:
遇到瘟神、贱男的几率
比遇到hantu siluman的几率高出至少200%
还需要怕鬼吗?



咦,再过一阵子就是是普天同庆的年初九,大家都在放鞭炮,等着拜天公,为何我在这里聊斋?

Wednesday, February 5, 2014

Syg Int.

陈世美一时错手,把要发给小三的短信发给了他的老婆。
然后,他又立刻再寄来另一则短信。
他老婆打电话问他:“我是不是应该跟你说谢谢,送我这样的生日礼物?”

陈世美说:“你以为syg是sayang啊?那是一间公司的名字,我是要寄给他们的书记的。下次我带你去看这间公司……”

Tuesday, February 4, 2014

唯一的神

弟弟说:有人说槟城大桥是林tokong建的。

我问他:你有没有跟那个人说是呀是呀,整座大桥是林tokong亲手做的,洋灰是他亲手抹的,而且是他一个人做的?

弟弟说没有。我真是恨铁不成钢,这样的丰功伟业竟然没有告诉所有人?

今天我和朋友们到Cititel去吃了一顿很坑爹的自助餐后,就跟>million女友去植物园。

>million女友应该是很久不曾去过植物园了,被奇怪的路线搞到思路混乱,就说:路改到这样奇怪,植物园的门也改到找不到,都是林tokong改出来的!

我提醒她:槟城大桥也是林tokong建的。

人家可不只是改植物园而已喔,伟大的槟城大桥也是他亲手建起来的!

>million女友说:“哼!不止是涂水泥、抹洋灰而已,大桥的地基也是林tokong亲自打的,只有他一个人有力打大桥的地基而已!”

说的也是,谁有这么伟大,力大无穷,可以建起那么宏伟的槟城大桥呢?

我们顿时觉得佛光普照,幸福洋溢整个槟城州。身为槟城人,真是光荣啊!


Monday, February 3, 2014

贱嘴男与小气女人

我很小气,所以决定不再参加什么shit小学同学会,并且可能会向得罪我的贱嘴男同学推销直销产品,如果他们那么倒霉在街上遇到我。

话说那天晚上,我正要回家的时候,又来了一个男同学。我当然认不出他是谁,但一听名字我就记得他了。奇怪的是他竟然对我完全没有印象。副班长跟他说了我的名字,他就意思意思跟我握手,过后还是一直抓头皮,完全想不起我。

他抓头皮抓了一阵子后,就跳到副班长旁边说:“我只认识美女!”

OK,我记得你,小时候拿了我的水罐害我没水喝的矮冬瓜!他站在美女副班长旁边,还比她矮半个头,哈哈哈!

我反正要回了,就说:“既然你不认识我,肯定我不是美女,我现在就回家,因为我生气了!”

他赔笑了一阵子,对我看了又看,还是不肯相信我是他的同班同学。

我又报上名字。他又抓头皮,一脸困惑地再走过来跟我握手,又跟我道歉。他说:“真的很对不起,我真的完全想不起来。”

没关系,你们最好把我从记忆里彻底删除掉,以后不要叫我来同学会。我不愿意承认我是这么远古时代的人,我也希望我从不曾念过小学。

我跟他说不要紧,因为我也彻底想不起那个电器店的老板到底是谁。我只会一直记得他的老婆那双黑漆漆毛茸茸的假睫毛和裹粽子一般放四分之三粒的身材。

我没有副班长的如花美貌也没有电器店老板娘的肉弹身材,你们忘记我吧!

他的眼神还是充满困惑。

看什么看?没看过不是美女吗?

我把手抽出来,想要拿起桌上的筷子把他的双眼插瞎。

不过,这样会弄脏我的新衣服的。我还是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比较好。

下次给我看到你,就向你营销产品,叫你买保险,哼!

Sunday, February 2, 2014

别人的经

浑浑噩噩又过了一年,又收到Ah Bak的短信说年初二在某同学的豪宅举办小学同学会。

谁有这么大的豪宅,庭院里可以容纳这么多车这么多人?当然就是年年考最后一名,一个星期只出现三次,并且永远在酣睡状况人桌合一的XX海!

小学同学……唉!去年放鸽子一次,今年只好硬着头皮去。还要特地跑去看了一出戏,找个借口迟到……其实就是不想去!

去到那儿,才发现XX海家办的不止是同学会,其实也是他们家族的聚会,所以人山人海。我无法认得每一个同学,都是男的,都不知道谁是谁,但我看第二眼就认出我的小学副班长。天,大家都是老师,可是她怎么变得如此美若天仙?

老师不是个个都奇丑无比,像被榨干汁液的甘蔗渣的吗?

看到她,我心里立刻下了个决定:明年我绝对不会再来出席这样的同学会了。

我要挖个洞把头埋起来了!

她坐在一大群男同学当中一直笑眯眯,很少讲话。原来除了我,她是唯一出席的女同学。我以为她独自到来,她指了指不远处,说她的“男朋友”在那边。就跟Ah Bak的太太、孩子坐在一起。我假装过去跟 Ah Bak的太太打招呼,以逃离现场。结果才发现/想起副班长的“男朋友”曾经跟我是同事。

既然曾经是同事,我就趁机坐下来跟他聊天,无视那些在抽烟喝酒的男同学们,反正那儿已经有个美若天仙的副班长在点缀了。

老师都是三句不离本行的,我们当然就扯到工作上去了。天!他的牢骚竟然多如牛毛!

不管我说到什么话题,他都一味埋怨,不满,对生活、对工作完全没有热忱。

他的外表改变不多,但他的神情愤怒,面貌狰狞,全身充满了负能量。我怀疑他面僵了,因为他完全不曾笑过!

他也很生气他的老婆让他等这么久,还不快点回家。他说:“这样的聚会都没有主题的,这么杂乱,哪里可以算是同学会?”

我有点明白,为什么他老婆宁愿坐在一堆麻甩佬中没有共同话题,一直笑眯眯不说话,也不过来看他老公一下。

果然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我们等了好久,一直到Ah Bak玩够了,就如释重负地逃离现场。

我再次偷偷看我那吃了防腐剂、高挑美丽的副班长,再次下了决心——明年我绝对不会再出席什么小学同学会了!

Saturday, February 1, 2014

一路有你

看到妹妹说“一路有你很”好看,连忙探听:有这样的一出戏mie?

肯定有之后,又叫恶少帮我查一下播映时间,结果他传回来的短信写着:一路好走 5:25pm,8:35pm。

三条线……

后来还是决定不管一路有你还是一路好走,还是决定去看。这样就有借口迟一点才去出席同学会。天黑了,那些贱嘴男同学就看不清楚我变成什么样子了。

一路好走《一路有你》果然很好看。所以这次没有人在戏院里睡着,像除夕那天看Robocop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