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31, 2014

能者多劳~凸!

教育局对老师的折磨是无止境的,所以原本奄奄一息的mentor mentee大计又复活了。这次好像还要搞大的,不只要照着时间表进行,官员还要来看。

校方安排两个老师负责一班,副校长说:“我们要为学生庆祝生日……”

就是说我们每两个月要为学生举办寿宴,我们要向他们拜寿,以获取他们的欢心,让他们宾至如归。

最重要的是什么呢?

“你们一定要拍照作为证据。”副校长说。

对,你有没有教书其实一点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要拍照、写报告,官员要看纸上谈的兵。

你有没有教书,谁在意?

我不知道谁跟我负责同一班,甚至也忘了到底负责哪一班。

那个人自己走来找我了。shit,叶露露!

我在上课时,她走来找我。她总是在我忙到一头烟的时候来找我讲多多,让我忙到两头烟!

她说:“我跟你负责同一班,拍照的事情就由你来做,因为我不大会这些。”

我说拍照是轮流拍的。

她说:“我也没有手机,你有,你也比较会,你做啦!”

我平时也觉得无所谓,反正也喜欢胡乱拍照,可是因为她在不适当的时候来找我,跟我讲这样的话:

“你比较会,你做啦!”

我忽然很生气。

是的,只要说一句:“我不会”,就可以把工作推给别人做,而比较会的人,就必须做比较多的工作!

既然我比较会,为什么我的薪水却比较少呢?而什么都不会又不要学的人却领比较高的薪水?

“我不会”真的是万能挡箭牌,可以抵挡一切不想做的工作。不知哪一个聪明绝顶的人说“能者多劳”,所以能者就要背负多劳的责任,不能者就可以坐享其成。

我为了这句“我不会”而发怒了。

我跟她说:“学校有相机,没有手机也可以拍的!你说一句不会就不用做了?那么我也要说你这有空,你应该要做!”

叶露露是全校三大闲人之一,却连拍照也说不会,不能做,怎么不索性收拾包袱回家耕田?领那么高的薪水,没有羞耻之心吗?

她看我发怒了,就一边后退,但还是很坚持:“不能啦,不能啦,你做啦,你做啦……”

凸!


Sunday, March 30, 2014

梦到……你

睡醒来已经有点纳闷了,一开fb竟然看到学生上传这样的图片,我更加迷惑了。
为什么我会梦到…………
.
.
.
.
.
河马在海中游泳?
难道河马在想我?

Saturday, March 29, 2014

悄悄坑你

弟弟说Tesco常常骗人,货品标的价格与扫描的价格不相符,事实上是比较贵的。他被骗过很多次,变得小心翼翼,所以更加肯定Tesco常常出这一招。

我很少检查收据,也就无从得知到底有没有被Tesco骗。但今天却在一家迷你市场“被骗”。

我买了一包标价RM7.90的花生,付钱的时候却看到屏幕上打着RM8.50。我以为看错了,就没问。平时那个黑脸印度婆都没给我收据,但今天不知为何,她却把收据拉出来递给我。

我立刻检查那包花生的借钱。果然是RM8.50。我指着袋子外面RM7.90的标签给她看。
她说:“已经涨价了,现在是RM8.50。”

这样子来欺骗顾客?我当然不愿意当笨蛋,虽然我有钱很多60¢,但我讨厌被骗,特别是比蛇还要可怕的xx人。

印度婆一直强调那包花生已经涨价了,我说这样我就不用要了。我打算到另一家店去买十二块钱的花生,哼!

印度婆皱着眉头问了另外一个员工,过后就还给我60¢。我不是说我不要了吗?

她说不可以不要,只能以RM7.90卖给我,所以还我60¢。

她一直给我看很黑的脸。我是个连60¢也斤斤计较的穷人。

哼!

当我真的是个穷人的时候,我就真的被你们这些奸商坑了60¢而不敢据理力争,因为我很怕被你们知道我是穷人!

Thursday, March 27, 2014

快乐的你

Your happiness is associated with the people surrounding you,
 not with what you own..


当然,这是有智慧的人说的。我又不懂英文。

如果四周都找不到快乐的人来围绕你,
至少你也可以自己假装快乐。

装着,装着,
你就以为你真的是快乐的,
然后,你就快乐了:D

Wednesday, March 26, 2014

工蚁人生

我刚开始弹那刁钻的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 12变  ,美少女钢琴老师的妈妈走到钢琴旁拿钥匙,一边叹气说好累啊!

我看她还穿着工作服,就随口问她是不是刚刚回来。她说是。我猜她和女儿一回来,她就又立刻出去买晚餐吧。

她们的一整天都献给工作了。每天,天还没亮,她们就跟我同一个时间出门,有时候会在路上遇到。

然后,一点多,我就回到家了。我可以做家务、沉迷网络、弹钢琴、缝纫、玩猫、拈花惹草……

六个小时后,她们才回到家。我去学钢琴的时候,美少女老师才刚到家,连晚饭也还没吃。

我心里偷偷地同情她们。

我问美少女老师的妈妈,为什么要这么早出门。

又不是老师,需要在天亮之前就出门去上班这么悲惨吗?

她说八点上班,是需要这么早出门的。所以她们的整个白天都奉献给了职场。我觉得她们很悲惨,比老师悲惨很多很多倍。老师在她们吃午餐的时间就回到家了。

她指了指她的女儿,说:“她一直说很累,有时候驾车也驾到要睡去。”

我说:“是真的很累的。”

她却说:“她比我年轻二十多岁,不知道为什么一直说很累。”

我觉得这个妈妈有点不近人情。年轻不可以累的吗?那么年轻的人生就这样彻底奉献给工作了?这就是努力读书的最终目的?

还是当老师比较好……吧?


Tuesday, March 25, 2014

高姿态

天还没亮,我开门出去晒衣服,一只笨鸟就飞进后厅来。然后笨鸟就不停地在两堵墙之间飞来飞去,试图逃出去。

可是即使我已经开了门,也开了两边的窗,笨鸟却怎么落力飞翔都无法找到出口,因为笨鸟一直都贴着天花板飞,飞累了就站在电灯上,而每一盏电灯都比窗高出至少40厘米。


笨鸟无法脱身,就是因为它不愿意放低姿态!

姿态那么高,当然只有撞墙的份儿!

我很烦恼,因为我要吃早餐了。我怕它一边飞来飞去,一边给我的早餐加料。

后来笨鸟飞到客厅去了。我终于可以放心吃早餐,还帮笨鸟拍了照片,然后就不理它的死活了。
 而笨鸟就继续在客厅上方飞来飞去,像疯鸟一样,烦死人。
后来,大概是因为天亮了,笨鸟觉悟了,终于愿意放低身份低飞,才总算逃出生天。

如果它一直不放低姿态,我就要开风扇了。。。

Monday, March 24, 2014

爆胎如此轻松=.=!

帅哥知道我放学后要去学瑜伽,就问我能不能载他去取车,又问我顺不顺路。

其实他就是知道我刚好这一天顺路才来问我的。大家就一起来虚情假意好了,所以我告诉他:“帅哥叫到,就算是天涯海角我也可以载你去的!”

其实他的车就在学校对面,但由于他小时候参加男童军时我只顾着折磨他们,没有好好教导他交通规则,所以如今我只好驾车载他过马路。

而帅哥的车为什么需要修理呢?他轻描淡写的说:“爆胎。”

我立刻想到前几天的新闻,五个人就这样魂断公路了,就跟他说:“幸好你没事。”

他觉得他平安无事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他驾不快。那是高速公路,姑且信之。那么,汽车在行驶中爆胎是怎样的呢?

帅哥依然轻描淡写:“我听到铁摩擦地面的声音,觉得奇怪,怀疑是爆胎。我听过人家说如果是爆胎,我们放开驾驶盘,车就会拐来拐去,所以我就放手看看,结果就车就真的拐来拐去,我就把车停下来看咯。”

还放手让车拐来拐去,玩命啊⊙﹏⊙||

他说:“我停下来,就看到轮胎已经磨损到钢线都露出了。”

“你…你很幸运…”

真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Sunday, March 23, 2014

扫把这样用…

扫把洗干净后却不停地掉毛,从清洁用具摇身一变,变成垃圾的源头,一边扫地还要一边拾扫把毛,shit!

毫不考虑的就决定立刻把它打包丢掉,反正家里还有很多扫把(sot的!)。
可是刚打包好,又发现地上还有蒜皮和扫把毛,很生气,就顺手用已经打包的扫把来扫。

这才发现,原来被塑料袋包着的扫把,是很好用的!它不会脱毛、不会粘着头发、也不会把已经扫入畚斗的垃圾拖出来。

唯一的缺点是,扫地的时候很吵。换成垃圾袋效果应该会更好。

Saturday, March 22, 2014

真的要解答mie?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同学问我要不要编写参考书,没有版权,只有一笔酬劳。

我不只大吃一惊,而是吃了很多惊。这个同学……这样的料子……也写参考书?那时我才知道,原来阿猫阿狗也可以编写参考书!

我一口拒绝,虽然当时我很穷。而这个同学后来就要求我帮忙,申请来我的学校,结果就这样一直在打——酱——油!很丢我的脸啊!

我不知道她还有没有写参考书,可是我肯定还有很多阿猫阿狗在写参考书。

反正有市场。

唉!

所以就……
蛇类的智力有限,实在不愿意解答如此脑残的问题。

Thursday, March 20, 2014

血不滴子

我死心不息,星期日又跑去捐血,还成功说服航航一起捐。

这次成功过关。由于很多人,所以也没要求一定要抽左手。应该是第一次从右手抽血,结果就有点悲剧。

其实我一到那儿,阿田就告诉我,有个女学生比帅哥更可怜。帅哥虽然左右手都被扎了针,最后也成功捐了血,可是这个女学生左右手都被抽了血之后依然无法装满一包,结果那未满的血包就被丢掉!

我没想到这样可怜的事情也可能发生在我身上。我一躺下去,就从交谈中发现那个护士是打酱油的。

我的血管清晰可见(其实就是要说我很白),除了盲人,哪会有护士找不到的?可是那个打酱油的护士竟然说不知道能不能把针扎进去。

事实证明,哪有可能扎不进,她又不是瞎了。

听说我的血很快就流出来。我以为会像往常一样,很快就装满一个血包。可是,后来打酱油护士不知道为什么要矫枉过正地“乔”一下我手上的针,结果我的血就不再流出来了。

然后我的手就很痛了。

打酱油护士又东“乔乔”西“乔乔”,要让我的血继续流出来。我看不到真实情况,只听阿田一直跟我说:“停了。又停了。”

肉里扎着一枚针已经痛了,还被打酱油护士移来移去,很痛,很geli啊!

我想得到我的血包会被丢掉,心也很痛。

打酱油护士当然也不肯放弃。我问她,是不是会丢掉我的血包,她模棱两可地说还可以用的,就当作single(?)我也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她继续折磨了我很久,我的血勉强装满半包后,她终于放弃。

跟我相反的是航航。他早就完成捐血,却脸青唇白地在床上躺了很久。护士告诉他:“噢,抽太多了!”

太大的血包应该不会被丢掉吧?我想着我的血包可能会被丢掉,真的很不甘心。

阿田跟我说:“你知道为什么今天我不敢捐血吗?我的偶像没有来,所以我不敢捐。”

她的偶像,就是那个很厉害打针、很厉害抽血的男护士。

我从不认人,但经过这次教训后,我会记得,有些护士是来打酱油的。

现在手臂还一大片瘀青,很不甘心啊T.T


Wednesday, March 19, 2014

你的心是如何萎缩的

我以为今天会像上个星期那么顺利,或者更加顺利,因为今天帅哥竟然没请假去拿成绩。他说:我也不知道要怎样,要不要去拿……我晕!

上个星期三,帅哥请假说去重考,我决定自己独力搞定八十多个四年级的男童军,以证明帅哥是没有存在价值的。

结果事实证明,我一个人就可以把八十多个小朋友骗到目瞪口呆,团团转,活动顺利进行,顺利结束。

今天,轮到五年级的学生来进行活动。我被打败了!一人教一半的学生,才四十多个,我就要发狂了。

我一开始就先选了后段班的学生。结果,唉……这些哪里是有心要来学习的?很沮丧,不要提了……

素质!素质啊!好羡慕孔子,那个时代,只有想要求学问的人才去学校读书,黑猩猩可以自由自在地在森林里荡来荡去,不会跑到学校去干扰要求学的人……

过了第六节,我走到六年级生活技能室去找叶露露。一走到门口,就知道有事情发生了,我认出那是六年级最后一班的学生。叶露露正在审案。

叶露露一看到我,就很悲愤、很沮丧地跟我说:“教他们,我很很伤心,这个人忽然就去打那个人,那个人又blah blah blah……这些人总是在找事,根本就无法教他们。。。实在伤心!”

她的悲伤深深地写在她的脸上。其实,她不用告诉我她很伤心,我也知道,我早上才刚刚经历过。

我向她拿了卡片之后,就走到四年级生活技能室去。经过五年级最后一班,看到三个好汉站在课室外。那个疑似野人X权当然也包括在内。他们说是训导主任罚他们站在那儿的。

我快点走过。然后就听到辅导老师王八蛋尖着嗓子骂他们。我想起这一节她是来这一班代课的。

我不要被她的负能量和她那可怕的声音影响,连忙加快脚步。

但我还是继续胡思乱想——不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吗?怎么人还没抵达就已经先抓狂了?

看来有没有经过训练,都是一样沮丧的。


Tuesday, March 18, 2014

你是真的付出你的爱

身为一位真正的教书匠好老师,你要爱你的学生,别让他们身心受创伤。所以,你一定要读完这些规则,而且不准笑!
你一定要记得哦,你除了不可以打骂他们之外,你也不可以罚他们站着做功课,不可以不睬他们,不可以不批改他们的作业,甚至不可以对他们喋喋不休


Monday, March 17, 2014

难于磨灭?

为了打电话给宏宏宏,终于开了通讯录来看,却因此看到不应该还存在的名字。

不是说了吗?凡是无法证明有用处的东西都是一定要丢掉的垃圾,那么凡是不会再联络的号码的主人也就是一定要删除的废物了。所以我肯定早就已经删除掉那个号码了,可是为什么它不但还存在,而且竟然重复储存了两次!

这个叛徒手机竟然对这个号码依依不舍,不但不肯删除,还在伪装删除的过程中复制它!

难道这个号码还有用处?TOTO?万能?

赌博是不好的,我又坚持再次删除。这次变成要删除两个同样的号码。莫名其妙。

结果,删除的工作似乎很艰难,进行了50%就停了,而手机的电则以三倍快的速度耗尽了。手机罢工了!

连警示讯号都来不及显示,手机就死了。

这样的情况从不曾发生,所以在一直无法启动的时候,我以为手机坏了,直到弟弟出马。

充电之后,终于初步肯定已经删除成功,虽然我还是半信半疑。

或者那个电话号码太强了,连这么智慧型又没有感情的手机都要花那么长的时间,耗那么多的电力才能够把它删除掉,过程中自己还差点一命呜呼,可见没有智慧却又有感情的人类要删除掉一段记忆肯定要花更长的时间,更多的精力……

所以,如果有人跟你说:“想通了,就可以放下了”,那你就叫他去死吧慢慢等吧,有一天会轮到他经历这种痛苦的。
.
.
.
.
后记:
今天看到很久很久以前,“最美丽男童军”口中的那个“充满负能量”的人。想不到过了那么多年,这“充满负能量”的人竟然成为今天的课程的其中一个解说员,从学生变成了导师。事过境迁,“最美丽男童军”应该不会再在乎他身上的什么负能量了吧?当时的不愉快记忆,应该都已经变成过眼云烟了。

时间绝对是治疗痛苦悲伤的良药。。


Saturday, March 15, 2014

无福

终于下了一场大雨,虎虎湿漉漉地从外面跑进来。

看它一脸茫然的样子,才想到,这可能是它从出生到现在遇到的第一场雨。小猫已经快要变成大猫了,才终于有机会被天上掉下来的水打湿,难怪它一脸茫然。

走到屋外,却看到墙角裂缝里的凤仙花倒在地上,茎已经断了,也就是说不能活了。
应该也是它第一次看到雨吧?

这么一棵自生自灭,从没人为它浇水,却长得十分茁壮的植物,却在迎接第一场雨的时候,被风吹断了。

原来有些植物也是没有福气的。。


Thursday, March 13, 2014

未来的官

听说,身为一个好老师,你要对每个学生都好。
100分的学生你要对他好,以后他会成为科学家;考80分的学生你要对他好,以后他可能和你做同事;考试不及格的学生你要对他好,以后他会捐钱给学校的;考试作弊的学生你也要对他好,他将来会当官的;中途退学的同学,你也要对他好,他会成为比尔盖茨或乔布斯;爱打架的同学你要对他好,将来他会成为警官;早恋的同学你要对他好,将来他会成为文学家;爱撒谎的同学你要对他好,将来他会成为名记者;胡搅蛮缠的同学你要对他好,将来他会成为优秀城市管理者;考试弄虚作假的你也要对他好,将来他会进发改委。

昨天,我一进入课室,就看到一把断了柄的扫把。前面一个小个子女生就说是Daniel弄断的,大姐大“淫威”立刻站起来作证,绘声绘影地说Daniel是如何又如何地把扫把打断的。当时Daniel并不在课室里。我当然不会这么容易相信他们那张嘴。

教书这么多年,如果还不知道“小朋友就是谣言制造者”的真实身份,那就不用混了!

我说:“谁亲眼看到,想要讲话的举手。”

五个人举手。当然包括小个子女生和“淫威”。我就叫第三个人先说。

他说:“老师,扫把是我打断的。”

我以为我听错了。他再说一遍:“扫把是我打断的。”

我叫他走出来,副班长也走出来自首。第五个人也说亲眼看到扫把真的是他们玩耍的时候打断的。我就罚他们拉耳朵。

可是为什么之前“淫威”和小个子女生会说是Daniel打断的呢?Daniel刚好回来。他一听到他打断扫把的事情,就很生气地说:“我今天早上迟到,怎样有可能打断扫把?”

过后他就一直哭。

我责问“淫威”为什么要乱说话。她露出一贯无辜单纯的表情说:“我没有说。”

这一刻,我更深入了解了“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境界。我说:“你没有说?你不但有说,你还很大声地说!”

她又改口了。她说:“噢,我说错了。”

同样的故事又发生在小个子女生的身上。她也说她没有说。但因为“淫威”实在太聪明伶俐兼令人讨厌,我选择性认为小个子女生是被“淫威”误导的。

其实“淫威”外表漂亮醒目,永远装出一副单纯无辜的表情,理应人见人爱的,可是她的言行举止实在是令人不敢恭维。

每个老师都很讨厌她。她是个大姐大、骚乱制造者,把老师玩弄于鼓掌之间,老师在她面前很自卑。

当然她也是个谣言制造者。

今天,还没上课,课外活动主任就跟我说,“淫威”告诉她女儿,她不能参加毕业旅行了。

她的旅费已经交了,一听到可以取消,我暗中高兴着。上课时,我问她是不是不能参加旅行了,她反问我:“我的钱不是已经交了啊?”

这是她令人讨厌的其中一个原因,问她什么问题,她都会反问,而不是直接回答。

那么,这样反问,就是说不取消了。我很失望。上完其他课后,我又去找课外活动主任。她跟我说:“‘淫威’已经取消报名了。刚才她带着她的爸爸来拿回钱了。”

我又被她玩了!我决定要对她好,因为——

如此谎话连篇、反复无常、胡言乱语,绝对是当官的人才!



Wednesday, March 12, 2014

饱读死书

又整理出一大堆高中的考卷、习题、参考书……也不知道是第几堆了。

心里是很愤怒。一个学生一年到底要被逼用掉多少纸张?小女生讲得对:最讨厌发明学校的人!

她忘了还有更可憎的人——发明考试的人!
考卷、练习纸的下场就是只能当废纸丢到回收站。

但那些SPM的参考书不知该怎么处理。送人?现在人人都有如山般高的参考书,谁会要不是最新版本的呢?

那些书,真的令人愤怒。

人生真的需要读这么多数量的书?可悲的小学、中学阶段。。。
可怕的求学生涯。。。

SPM的参考书……决定丢进垃圾桶!垃圾工人可以拿去卖个几角钱吧?


Tuesday, March 11, 2014

复杂的人生

昨天在回家的路上,小女生说:“我不喜欢上课,不喜欢去学校。”

小女生总有做不完的功课,常常做到半夜才睡觉。她每天等我载她回家的时候,就必须先做功课了。偶尔她也坐我的车去上学,一上车就掏出功课在昏暗颠簸的车上拼命写。可见,即使赶夜车,她也无法把功课做完。

她的老师说她时常做梦,她自己说老师给太多功课了。

我说:“谁叫你这么厉害,读第一班?”

小女生幻想着如果她念别的学校,老师就没有这么凶。

她果然在做梦。

小女生不喜欢上课,不喜欢学校,之后又有不喜欢的人。她说:“我最最最讨厌一个人!”

她最讨厌谁?“我最讨厌那个发明学校的人!如果他没有发明学校,我们就不用去上学了。”

好可怜的小朋友。

今天,回家路上,小女生又说:“我不喜欢去学校。”

我想到那家里那只想睡就睡,想吃就吃,不知人间疾苦的虎虎,它的生活真是令人羡慕。


我跟小女生说做宠物比较好,不用上学,不用做功课。

小女生竟然说:“不要存在更好!”

Friday, March 7, 2014

伤风来袭的同时,偏头痛也来凑热闹。学生问:“老师,为什么你不请病假?”

大概是万分期待着的。可惜,除了出水痘,这个老师从不曾请病假。 

失望咧?老师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坚持。

听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

两种痛苦一起来,一定是有可怕的大任在后头等着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回到家,发现小猫也病了。
可能也将会有大任降于斯猫。
小猫,你要坚强喔~

Wednesday, March 5, 2014

为财死

趁空档到生活技能室去整理杂物、做教具,剪围裙纸样。仔细看清楚那些布料上的字体,100%肯定是叶露露写的。

我想,我也已经差不多100%肯定她自己就是那个“供应商”了。

当她第一次因为我打算换供应商而在我面前哭的时候,我已经对她起疑了。她简直就是来求我。

她说:“你给他做这些生意啦,他很可怜的……”

如果叶露露是个很有同情心的人,说这样的话,当然没什么奇怪,可是她是个很“高级”的人,别人就算是冻死在她家门前,她也会嫌人家阻碍地方的。

只有这个神秘的“供应商”才令她急得流下眼泪,就为了我不要通过他来购买材料。

我只好跟她说好条件,就是要快。从此以后,货物供应顺畅无比,但我们从不曾见过这位“供应商”,我无法亲自跟他见面,也无法跟他通电话,因为叶露露说:他不是住在这里的,他没有手机,家里也没有电话……

真的是很神秘的。我时常跟同事说,那个人是叶露露无中生有,捏造出来的。

至于叶露露是如何跟这位神秘人见面订货拿货呢?去他家找他?叶露露舍得花油钱驾车好几公里去他家找他?

叶露露说:“我不是去他家找他,我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做工,就在这里附近,我都是去那边等他,一看到他,我就快快去叫他。”

哈!哈!哈!

特地去一个人做工的地方等他,不是为了去赚他的钱,而是为了去给他赚钱!

叶露露有这么好的心肠,番薯国的天空就每天下Ferrero Rocher巧克力了!

我和秀凤越来越怀疑这个神秘的供应商,其实是叶露露自己。有时候我也无中生有,说那个人是叶露露的男朋友,他们两人串通来赚政府的钱的。

当我找到比神秘供应商开的价钱便宜很多的布料时,打算直接去买的时候,叶露露好像又要掉眼泪了。她不停地哀求:“我希望你可以给他做……”

很快的,神秘供应商就降低价钱了。我要求把布剪成0.6米的长度,所以愿意付比布点贵一点点的价钱。

叶露露又有要求。她说:“你可以多付给他三角到五角钱,让他帮忙把每一块布装进塑料袋里吗?”

Shit!要我多付钱请人做一件没必要做的事?这个叶露露头壳有问题?我一口拒绝,叶露露也不敢多言,就走了。那些布很快就剪好送来了。

快得我有点措手不及。我以小人之心,感觉有人要先下手为强,免得我反悔。

幸好之前我已经警告过叶露露,送来的布一定要跟样本中的一样。要不然,这位神秘供应商是有本事找到全世界品质最差的一切货物的。

我拿了几块布出来测量长度。短了一点点。大概只是失误,该不会每块布都要“吃掉”1cm来多赚吧?

我仔细研究那张写明尺寸和数量的纸,想着的是:如果叶露露只是负责去订货、拿货,她需要把项目写到这么详细?

关她什么事?

我又忍不住去找秀凤。秀凤也很好奇,她说:“那个神秘供应商是叶露露自己冒充的吧?”

支票是存入户头的,当然不会自己冒充别人去开一个户头。

“她可以叫一个人跟她串通啊!”秀凤说。

说的也是。两人串通来赚政府的钱,也是无可厚非的,又不是行骗。

可是,我们始终百思不解,领那么高薪水的单身老女人,为何还要如此为那么一点点的蝇头小利而折腰?

那低声下气的样子,红着眼哀求我不要撤换供应商的表情……

她没察觉到,钱财两个字,她已经得到其中的各一半了,那就是


Sunday, March 2, 2014

因为得不到

刚看完亦舒的《如今都是错》,不喜欢这个故事,但很喜欢里头那个好像心理变态的女主角说的话:
得不到的东西,感觉上就是最好的。

所以今天我决定去把新年前看中的猫玩偶买下来,以证明得不到时念念不忘的东西在得到后就会觉得“还不是这样而已”。

我在新年前看到它,觉得太贵了,不舍得买。但我没有忘记它。

我想,反正我买得起,今天如果还可以看到它,我就把它买下来。

而店里这唯一的猫玩偶依然在同样的一个角落,仿佛就是在等我去花钱。所以我毫不考虑地买了。
得到后的感觉就是:还不是这样而已!但如果今天我依然不把它买下来,我就会继续念念不忘。
所以很肯定,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

当然,可以得到喜欢的东西,我还是很高兴。

你意想不到的事

最近我和油菜(正确来说是她的老公)成了快递员,帮他的学校的副校长和老师递送文件、书本给他们的校长。

最近一次递送的是一大包书。当王八蛋尖着嗓子大声说“油菜,你老公送东西来给你了”,大家就七嘴八舌用羡慕的语气取笑油菜的时候,我就用暧昧的语气跟长舌婆说:“其实那是要拿来给我的……我做postman送到XX校长家去。”

长舌婆立刻说:“哦,是呀,XX是他们的校长,她在休假。”

我很吃惊:“XX还是他们的校长?她不是调职了?”

我一直以为他们时常托我拿东西去XX校长的家,是因为XX校长已经转校了。但她没有搬家,所以我就暂当他们的快递员。

长舌婆当然有最灵通的消息管道。她说:“她患癌啊!现在请病假。”

我这才恍然大悟,为何我第一次去她家,送一份文件去请她签名的时候她不走出来,只让她的女儿出来拿进去。

我当时觉得她有点不礼貌,虽然她很友善地站在屋子里头请我进去。但她那头对我狂吠的狗比我还要大只。我只敢节节后退。

长舌婆听我这么说,就说:“她不要别人问多多,她不能接受。”

我有点受到惊吓的感觉。她看起来好像至少还可以继续服务十年的样子。

谁知,当我把这件事情告诉阿输的时候,阿输竟然知道的比我还要多。她说:“听说她是开刀之后,医生发现她的肚子里已经布满了肿瘤,又缝回去,跟她说不能动手术。”

至于什么时候才能动手术呢?就要先打一支针。可是因为刚刚动过手术又不可以打那支针,只好等。

?

阿输说了这些从别人口中听来的别人的惨事后,说:“我觉得自己实在是很幸运了……”


Saturday, March 1, 2014

爱干净的人

强迫自己抹窗,要把一年两度的工作改为一年三度。

我讨厌抹窗,讨厌洗衣服,讨厌一切家务事。

但每天做……惨绝人寰  T.T

每次一抹窗,就会想起某个“很爱干净”的“阿姨”。

很久很久以前,这位“阿姨”家里的印尼女佣老是一个又一个地偷偷跑掉。

这位阿姨貌似百思不解地说:“我们对她那么好,没有骂她,还给她衣服,都不知道为什么她要跑掉。”

那时,无耻老人说:“可是你们叫她用手洗衣服!”

那位阿姨说:“洗衣机洗衣服不干净嘛!”

但她们没有聘请女佣的时候,她们的洗衣机是用来洗衣服的;有了女佣之后,那架洗衣机就无法把衣服洗干净了。所以女佣必须用手帮她们洗衣服。

“爱干净的阿姨”并不觉得叫女佣用手洗全家人的衣服有什么困难。她烦恼着换个新女佣还得等待一段日子。没有女佣的日子很难过。

“爱干净的阿姨”走开后,无耻老人大概要为她找借口,就自言自语地说:“她是个很爱干净的人,一点灰尘也不能忍受,百叶窗要每天抹的,所以一定要请女佣。”

哈,因为很爱干净,百叶窗要每天抹,所以一定要请女佣!

但我怎样听都觉得是“因为请了女佣,所以很爱干净,百叶窗一定要每天抹!”

我记得我当时狂笑地回应他:“我也是很爱干净的人!如果有工人帮我做家务,我一定说我的窗口是必须每天抹的,因为我是个很爱干净的人!

我忘了当时无耻老人有什么反应,或者说了什么。

但每次一抹窗,我就想起这位“爱干净的阿姨”的荒唐理论。

所以当你发现我的窗口布满灰尘和蜘蛛网的时候,并不代表我不爱干净,只代表我请不起女佣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