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7, 2014

魂兮归来

又病……shit!不知何时休。

听说小宝宝哭不停,是因为魂被吓跑了,所以就病了。
我没有哭不停,可是也伤心流泪。我的魂魄,大概也在某天飘走了一大部分,要不然怎么会在几个月之内把之前的生病配额全用了?

小宝宝的魂被吓跑了,就要叫魂。

或者我也必须为自己叫魂了。拿着自己的衣服,到那个魂被吓跑的地方,一直叫自己的名字,叫自己的魂快点回家,一直叫,一直叫……叫到家里为止。

那个地方,不知在何处。。一直出状况,实在xian啊!

Monday, May 26, 2014

小女生的忠言

回家路上经过马来乡村,小女生忽然说:“为什么他们要在一个地方建那么多座回教堂?”

其实我也不明白。那么近距离就有好几座祈祷室又加上教堂,大概是要宣告人强势壮吧?

小女生说出她对诵经声的感觉。

我告诉她,我每天五点多就可以听到“脚趾被门夹住”的惨叫声。我还模仿给她听。

小女生哈哈笑,说很难听,然后接着说:“就像有些安娣去喝喜酒的时候很喜欢上台唱歌那样,很难听咯!”

这次轮到我大笑了。简直是举手举脚赞成。

小女生说:“那些安娣唱到这样难听,可是还要一直上去唱。有些还穿到短短,露出她们的腿,皱皱的,难看咯!”

我又大笑,实在是当头棒喝。我问她:“你喜欢看那些安娣上台表演舞蹈吗?”

小女生说:“不喜欢啦!”

可是教会的活动不也是有唱歌跳舞的活动吗?表演的应该也是安娣吧?

小女生很有看法的。她说:“可是她们没有穿到这样的。”

所谓“穿到这样”应该就是指短短的、暴露的吧?

小女生又把矛头指向喜宴上的安娣。她说:“她们穿到那样,她们以为自己只有十六岁!”

哗!小女生真是观察入微。下次去喝喜酒,我要先探听看她有没有去。她也去的话,我就不要穿十六岁的衣服,免得被她看成老妖精。

小女生说:“你又没有上台表演!”

原来小女生也知道老不是罪,献丑才是。

Sunday, May 25, 2014

殃及无辜

弟弟很不解地问:“为什么XX小学假期补习班八天要收五十五块钱这么贵的?”

我当然不知道为什么,可能除了补习班,他们还办讲座会,高价请名师来讲解吧。

为了强灌学生考多多A教育这个伟大的使命,我们学校当然也办假期补习班,当然也收费,只是没收这么多多钱而已。

弟弟不悦地说:“收这么多钱,一班几十个学生,老师不是赚到笑吗?”

轮到我不悦了。我不惜暴露我的底细。

“你们不是都说老师很有钱的吗?我们哪会在乎那么一点点钱?老师是被学校逼去教补习班的!”

我们一早就买了机票要出国去旅行,谁要在假期里回去学校教补习班?

弟弟又问:“你们有没有得到工钱的?”

有,有交通津贴。我们根本不知道是多少钱,一直到领了钱才会知道数目。

弟弟做结论:“哦?这样,剩下的钱就是校长拿去了!”

啊?

我又得为校长辩护,唉,真忙。

“校长不能拿去的!剩下的钱就转入家协的户口。”

其实我说错了。应该是说所有的钱都是纳入家协户口的,然后才从中挪出一部分来补贴老师。

弟弟还是不满意。他又问:“家协不是很有钱的吗?”

钱谁会嫌多?何况那XX小学应该是不会很有钱的,因为他们根本没向家长募捐。

最后,也不知道弟弟对这些答案满意与否。

但是我很不爽——学校强迫学生参加补习班,收取昂贵的学费;老师被逼去教补习班,还要被家长说赚很多,给家长一个很贪钱的印象。

老师很无辜啊!老师要去旅行,老师很有钱的,老师不要教补习班,呜呜……

明知会被家长骂,为什么学校还要开办假期补习班,强迫学生和老师牺牲快乐的假期回来学校补习?

这一切都是社会的错,地球的错,宇宙的错,人类的错……

是人类发现了“A”这个字母的!

Friday, May 23, 2014

最恶心的庆典

给你猜一个节日:

这个节日并不被见钱眼开的商人放在眼里,因为这一天你必须出钱出力花时间为自己庆祝,在庆祝仪式中,你唱歌吟诗兼穿插视频来赞颂自己的伟大。

你猜到了没有?

就是愚人节教师节。

这真是个无聊透顶的节日。自己歌颂自己,hard sell 自己的伟大,实在geli。静悄悄地照常上课不是更好吗?

可是静悄悄过了,教育局就无法表达他们的矫情。所以学校就被指示必须进行举行教师节庆典,让老师自己歌颂自己的伟大。
教育,真是伟大的使命啊!

那些歌曲,填词谱曲的也是老师吧?自己唱给自己和学生听,强迫学生相信老师说很伟大的,很恶心啊!

而且,教书只是一份工作,需要设一个节日来表达谢意meh?
教育局关掉十个八个专门折磨老师却又毫无教学效益的网站,就是对老师最大的恩惠了。

那么恶心的庆祝仪式,免了吧!

Wednesday, May 21, 2014

坏事的嘴

长舌婆很不喜欢课外活动主任,说她狗眼。长舌婆说:“只有要我做工还是交钱给她的时候才会睬人而已,平时看到我就当不存在。”

我其实也觉得课外活动主任有双看人低的狗眼。心里有点鄙视她,因为她时常请假,不见人影,没有以身作则。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最近对我很有礼貌,跟我讲话总是堆起笑容,轻声细语的,让我有点受宠若惊,怀疑她误会我跟她一样是富婆,同一个level的。

我不是富婆。我是苦力。

今天放学后,我在啃面包的时候,课外活动主任走来叫我,很有礼貌地叫我去拿回学生的退款。已经放学了,我才不愿意拿着两千多块钱去上瑜伽课,她立刻说帮我先收着。

我很轻松地走回自己的座位,跟长舌婆说:“你有没有发现KK对我很好?都不知道为什么。”

长舌婆说:“因为你能做工!”

哈,“能做工”也是我心里猜到的答案。

长舌婆继续说:“你能做工,可以帮到她。哼,她根本看我‘没有’,hiu也不hiu我!

对,我不是富婆,跟她不同level,但我是苦力,可以帮她节省很多气力。

我很喜欢长舌婆给我的分析。

不过我也很同情长舌婆。她不是“不能做工”,而是被那张嘴巴害了。那张嘴巴是东家长西家短、到处讲八卦用的,工作一分派下来,第一句就先说“我不会”,所以最后工作做好了也被当作不会做。

所以,不只课外活动主任看不起她,我也是偷偷地鄙视她的:P

Sunday, May 18, 2014

吝啬与节俭

洪小姐派我到槟城陪师傅一起去拿回护照,我也没问清楚,就独自去了。

我在渡轮上打电话给师傅,才发现我们要去的旅行社与她的家是一个在东一个在西的。

早知如此,我独自从家里去旅行社方便多了,呜呜……

她说:“等一下我载你去吃午餐。”

我到了她的高级公寓外面,把车停好了,再打电话给她跟她说我到了。她就走出来,上了我的车。

我到了槟城市区就变成路痴了。她说要载我,原来是说说而已,我还信以为真。

到了Bukit Jambul,师傅忽然大惊失色说她忘了带停车固本出来。我叫她放心,我车上有槟岛和双溪大年的停车固本,就只是没有最需要用到的威省固本!

我拿出两张半小时的固本,预测要停一小时,就叫她帮忙刮一张。我刚要刮,她说:“不要从现在开始,要多吃市议会10分钟!”

我有点受不了。我说我有钱,不需要这样做。不过最后还是延迟了五分钟,让她高兴一下,以为自己赚到了。

我们吃了午餐,到旅行社去领回了护照,打算要离开的时候,师傅看看手表,发现刚过了半小时。她说:“哎呀,我们的停车时间还有半小时!”

她认为我们这个时候就离开,实在是吃大亏了。

我没好气,就提议她继续坐在旅行社的冷气办公室里多等半小时才离开,这样就赚回了。她真的就坐下来,我们就跟旅行社的女职员聊天。

后来我想起后面是购物商场,我要去买鞋垫,师傅就带我去。她直接就把我带进一家高档鞋店里去。

我没买到我要的东西,却发现师傅是那里的常客。

后来我更发现到,师傅脚上那双很难看的鞋子,原来要价两百大元!

两百大元买一双那么难看的鞋子,身上却衣衫褴褛,不修边幅,还对半小时四角钱的停车费耿耿于怀,连十分钟也要“吃”市议会!

我无言。。。

Friday, May 16, 2014

教师节快乐

班上的女生来到办公室,看到我桌上的礼物,问我原因。原因就是——今天是教师节。

其实,如果不是前几天那个小女生告诉我,我自己也不知道这一回事,当然更加不会向班上的学生泄露这个“秘密”。

所以礼物都是四年级和五年级的学生送的。现在“今天是教师节”这个秘密被发现了。女生露出惋惜的表情,说:“老师,我星期一才送礼物给你。”

我连忙说不要。我就是不要她们送礼物才不告诉她们的。这女生还是不死心,她想了想,说:“老师,这样吧,我把我的初吻献给你作为礼物!”

我今天罕见地没有吃早餐就去学校,本来已经有点晕,现在更是晕。

我不用要她的初吻,我要吃家协请的椰浆饭,要不然我就要晕到仆街了。为了快点吃饭,我把她们打发回课室去。

过了两节,我走到班上去上课。意外地,桌上摆着一束花。没有人出声。

“求婚啊?”

情人节的时候已经求过婚了,教师节我不知道他们还会出什么招数。

终于有人说是给我的。我拿起来看,不知道是谁,只写着是这一班的学生。最后一行写着:Luv u 4ever

我英文实在差,当时根本不明白写的是什么。现在明白了,还是有疑问:forever是多久?三个月?一年?

小朋友,你们太天真了!

然后我转身要开始写黑板,才发现黑板上写着教师节快乐。

我说我要健康。

快乐,我会自己寻找,健康却好像偷偷溜走了,一直看医生、吃药,现在连伤风感冒也来凑一脚。沮丧啊!

过了一会儿,又有学生递上卡片来。
这次,有我要的——身体健康。

我不要长命百岁,我要身体健康,这样才能天天高兴,青春美丽(学生的梦想)。

Tuesday, May 13, 2014

第三只狗

买了个气压锅,恶少说要做慢煎糕。虽然直接去买一块来吃比较经济实惠,但还是买了一大堆材料来做。

结果,我用平底锅煎的,和他用气压锅煮的,都很悲惨。

我说把里头的馅料挖出来吃掉,面粉皮就给后面的狗吃好了。

那只狗已经吠了好几个小时。我怀疑它被跳蚤咬到狂吠,恶少却认为它一定是饿了。一听到狗饿了,我立刻有个冲动,要拿虎虎的猫饼干去给它吃。

因为他们已经饿死两只狗了。

这样的事情说得那么轻描淡写,我虽然很怕狗,可是听到的那一刻,心里还是很难受。

对他们来说,就只是饿死了两头畜生。狗而已,死了又再去捉一只回来好了。

如果让这只狗继续挨饿,它就可能是第三只饿死的狗了。

现在……狗可以吃面粉糕吧?

恶少以为我说把面粉皮拿给狗吃是信口开河的。我本来也是开玩笑而已,可是却又回答他说,那狗都快饿死了,给它吃面粉皮它哪会不吃?

恶少真的把面粉皮拿过去喂狗。恶少说是一只小狗,把面粉皮都吃光了,因为已经饿了12个小时。

它狂吠了那么久,真的就是因为饥饿。

相比之下,虎虎实在太幸福了。

下次小狗再狂吠的时候,我要给它吃什么呢?虎虎的猫饼干?



Monday, May 12, 2014

水准

审查考卷的时候,我已经冒冷汗了,这样的考题。。。

一年复一年,一直都是这样的水准,今年有一点不同的就是—我也是受害者 ,因为我也教了两班的五年级生活技能!T.T

虽然校长说如果觉得考题不适合,主任可以修改,可是有些人是万年老化石……真要改,简直是整张考卷都要重拟。

考完试,开始要批改考卷的时候,简直是要哭了。

这么难改的考卷!考题虐待学生,答案虐待老师!

我实在不知该怎么表达我的无奈,只好走去命令阿田:“你快点说谢谢大王老师。”

阿田不知头尾,就跟我说谢谢。

批改五年级的生活技能考卷,让我很冲动地想要命令所有四年级生活技能老师跟我说谢谢,因为N年前我就把考卷模式设到非常容易批改,大家就照着这个模式出题,学生与老师皆大欢喜。

生活技能是技能科目,又不是要考倒学生。考试?意思意思就够了:P

我的烦恼依然没有结束。我无法明白为何模型板和当模型用的铁罐会被列为材料。我想到我不懂得如何在学生面前自圆其说,我很烦恼啊!

做衣架的材料不就只是两种——铁线和胶管而已吗?其他的东西又不能直接变成成品,就应该是工具或用具了,不是吗?

出题的万年老化石被我说到口哑哑。她说:“这么多年来,我们都是这样教学生的。”

这么多年,都没有改进,连材料和工具都分不清,唉!现在我来干涉了,可以改了吧?

她又问我:“那你是怎样跟学生讲的?”

我……我……我教到学生把一个衣架做好,拿回家去了,我没有跟他们说:“同学们,铁线和胶管是材料,不是工具,你们不可以把它们当作工具来用;那个模型板、木槌、剪刀、钳子、锉刀是工具,不是材料,你们也不可以把它们当作材料来用……”

她上课一直讲一直讲一直讲一直讲……讲了两个月,一个衣架也无法给学生做好,我怀疑她的学生可能要等到海枯石烂才可以真正动手制作。

还出了这么烂的考题。

唉!唉!唉!

这样的水准的考卷,羞耻啊!




Sunday, May 11, 2014

断市之谜

我们去吃了午餐又回学校,洪小姐和P老师先下车,帅哥下车前却试探着问我是不是真的要去买饼干。原来他是真的要跟我去的,我还以为他是屈服于我的恶势力之下才点头的。

我们所谓的饼干,就是一种像沾满沙子的猫屎一样的白巧克力麦片饼。之前当我们还不知道去哪里可以买到的时候,是向某商家订购的,而且必须超过二十四包他们才愿意送来。
那时为了凑足数量,我和阿田联手强迫帅哥订购,还跟他说:“这种饼干吃了有幸福的感觉,你买了一包,每天给你的女朋友吃一块,这样她就会慢慢上瘾,离不开你了。”

帅哥只好无奈地答应买一包。可能他真的试用了我们教他的茅招发现有效,而我又找到了更便宜的零售货源,所以这次我没逼他,反而是他自己所要去买的。

虽然当时下着雨,但难得这天不需要载小女生,我就大发慈悲,先带帅哥去买饼干好了。

结果一进入那家商店,一眼就看到原本装满那个貌似沾沙猫屎麦片饼的篮子空空如也。

我有点失望,但我还不知道原来帅哥唯一的目的就是要买那个沾沙猫屎饼。他比我失望得多了。

我几分钟就选好货物,很无聊地站着等帅哥,忽然想到手机里有照片,我可以凭照片询问(因为不知道名称,又不能说那个像猫粪一样的饼干)。

我一找到照片,就刚好有个貌似主人家的女人走来。我给她看照片,她说:“有,在柜台那边,你去叫他拿出来,不过一个人只可以买两包。”

我有点惊讶。她又强调:“一人只可以买两包而已!”

两包就两包。我走过去告诉帅哥,免得他失望到枯萎。过后我们就一起去柜台准备付款。我又拿出照片给掌柜台的外劳看。他却用福建话跟我说没有。

我当然不相信。他笑眯眯地指着地上的空盒子给我看。我看他那个表情就知道他在骗我。我也指着空盒子下面的盒子给他看,问他那是什么。

那个外劳又笑。他实在无法掩饰他在说谎的样子。为了帅哥的幸福,我坚持到底。外劳只好说:“那是别人订的,已经付钱了。我就卖一包给你啦,一包而已,我会被骂的。”

我问帅哥要不要,我可以让给他。帅哥一点也不客气地说要。

我就跟外劳说我把那一包让给帅哥,我可以不要买。

外劳又笑。他露出同情的表情说:“好啦,好啦,我买给你一包,卖给他一包好了。我会被骂的,等下他们骂我。。。”

他好像很开心“等一下会被骂”。我当然很乐意成全他。所以我和帅哥各别花了八块钱买了一包会“害他被骂”的饼干。

各得其所,众乐乐。

而这包饼干,让我想起那曾经买到断市的即食白咖喱面。

卖到断市,有什么玄机呢?

不过,同一天的晚上,在油站的便利店里看到同样一包饼干,看到那个价钱。。。
是有小小的快乐的。

Thursday, May 8, 2014

不怀好意的礼物

放学回家时,小女生在车上做手工,好像是某奶粉公司给的现成产品,她只是敷衍了事地把一些贴纸粘上去而已。过后,她给我看她亲手做的母亲节卡片。

那是一张立体卡片,应该是花了好些心思和时间才做出了的。我称赞了她几句,心里就想着,到底收到的卡片要如何处理?

谁知,过了不久,小女孩竟然自己说:“其实这些卡片都是没有用的东西!”

我连忙打蛇随棍上,说:“是呀,就像教师节的时候,学生送我卡片,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到底要收在哪里好。”

我的意思就是——不管什么节都好,请你不要送我任何卡片!

小女生的妈妈是老师,她大概也看过她的妈妈收到一大堆装饰品,最后沦为垃圾的情况吧?她立刻就问我送笔好不好。

送笔当然好,不要送任何东西更加好。

我跟她说,去年教师节,我的学生完全没有送我任何礼物。我骗他们说如果他们送我礼物,我就会被警察抓去。

小女生冰雪聪明,她为我解说:“哦,你的学生sayang你,怕你被警察抓去,所以没有送你礼物。”

我倒不这样认为。

小女生接着说:“如果是我的级任老师跟我们说我们送她礼物,她会被警察抓去,我们一定会送她很多礼物的!

Monday, May 5, 2014

雌雄同体之病变

第一次感觉到死亡原来那么近……

只好又去看医生。讳疾忌医了这么久,终于要开始启用看医生的配额了。T.T

医生却不要帮我检查,大概看样子一时是死不了的,要我先预约验血,两个星期后才去见他。

拿了验血的单子,回到家才发现原来在医生的眼中,我即是男的,也是女的。
看来我已经被病魔折磨到不男不女……噢,应该是似男又似女,外表分不清了。T.T


Sunday, May 4, 2014

高级的毛虫

弟弟很有钱的……

我在壁橱里看到一包喜马拉雅岩盐,弟弟说是他的。我以为他开始讲究饮食,注重健康了。他却说:“你要啊?给你咯!”
我拿出来看,问他为什么买这么高档的盐。他说:“哦,我买来杀毛虫的,不过撒了都杀不死的。”

买这么高档的盐,就为了杀毛虫!我每天只用很廉价的白盐来煮菜而已。他家的毛虫都比我high class!

所以今天我更加相信弟弟不止很有钱,而是非常非常有钱的。托他家的毛虫不死之福,我才有机会得到一包这样高级的喜马拉雅岩盐。

我要拿来杀我最憎恨的壁虎:P

Saturday, May 3, 2014

自重

星期五,一放学就收拾东西回家,一下楼才发现学生还在排队等着过马路,大家堵在学校门口。

我跟小女生说:“噢,今天我们太早下来了,学生还没出去。”

小女生问我:“为什么你不从旁门出去呢?”

我呆了一下,我又不是要去拯救地球,难道不能等吗?

接着才想起下午班放学时好像是开旁门让车子出去的。我跟小女生说:“上午班放学时,那边只开小门给学生走出去而已,车子必须从大门出去的。”

小女生说:“我妈妈通常都是从旁门出去的,如果门关着,她就叫校工开给她。”

她的妈妈是下午班老师。

我又呆了一下,因为觉得不可思议。然后就忽然智者上身。我竟然跟小女生说:

“所以,有些人得到别人的尊重,有些人没有。”

旁门关了,就是代表着那个通道已关闭,使用时间已过,大家应该用大门了,为何还要麻烦校工去开给她一个人用?

所以,有些人得到别人的尊重,有些人没有。

不知道这冰雪聪明的小女生会不会告诉她的妈妈。下次我还要说:下午班的老师来教导课外活动的早上带一个孩子来放在办公室的时候实在不应该特地开冷气让他独自享受……

Thursday, May 1, 2014

令人糊涂的中文

中文真有趣,时常把人弄得晕头转向。

跟学生说:“如果发生……务必向老师报告……”

学生就会很惊讶地反问:“不必报告?发生这样的事情,不用报告吗?”

跟妈妈说:“原来九层塔会致癌……”

妈妈说:“羊角豆也能致癌。”

羊角豆是我爱吃的菜,竟然会致癌!我大吃一惊,再向妈妈求证:“什么?羊角豆也是致癌物吗?”

妈妈说:“是呀,报纸有介绍说羊角豆可以医治癌症。”

九层塔会致癌,羊角豆会治癌

简直是天跟地的差别!

三条线……

所以大学才会推出幽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