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30, 2014

寻找白油

某老师在回收箱里看到这张纸,好奇笑地举高给大家看。
她指着“白油”两个字,问:“这是什么?”

人家离家出走是去寻找自由,这小朋友离家出走竟然是去寻找白油!我们就笑成一团。帅哥站起来说是他班上的学生写的。过后就没多解释什么了。

放学前,我故意把这张纸放在回收箱的上层,结果放学后帅哥就很忙。他过来找我,我问他为什么没认真教书,害学生连自由也写错。

帅哥很无辜地说:“不是,他们真的是说要去找白油的!”

可是白油到底是什么东西?帅哥也不知道。

老师们陆陆续续回到办公室,大家都对那封信很好奇。有人问他:“她是不是要去找你?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也有人问:“她要去找你是吗?之前有女生jio你去看戏,现在又有女生要离家出走去找你,你很糟糕咯!”

帅哥只能很无辜地解释说:“他们真的是说要去找白油的!”

不过可以肯定没有人会相信的。

洪小姐更过分,一走来就问:“怎样?慧仪走了没有?”

帅哥又要再解释一遍:“他们真的是说要去找白油的!”

而且那封信也是别人冒充慧仪写的。

真正的慧仪大概不会为了去寻找白油而离家出走吧?





Saturday, June 28, 2014

不爱你

前几天,几个女生神神秘秘地跟着我,被我瞪了几次之后,终于走过来,交给我一张纸条,然后就逃走了。原来是芷歆写给我的道歉信。
错字那么多,应该是她自己写的,而不是家长要她抄的吧?既然是自己写的,大概也真的知道自己有什么过错了。

那一天,我实在忍无可忍了。什么爱的教育统统都是浮云都是屁!我跟她说:“我对你死心了,我不要再管你了。”

她就在我背后小声对同学说:“不要管我更好,我可以不用做功课!”

别人当然立刻来打小报告。

我转身就看到她那一贯不屑还念念有词的嘴脸。我可以理解她的妈妈为什么会那么讨厌她。她这样说:“这个孩子疼不下啊!”

我一天大概只见到芷歆两个小时,可怜她的妈妈。

我EQ不够高,当时很生气,就罚她躲在课室前方的角落,这样我可以不必见到她的嘴脸。

可是,后来我想到她的妈妈。对,我不是她的妈妈。我告诉她:

“你不用来气我,我不会在乎的。我们只能伤害爱我们的人,而世界上最爱你的人就是你的妈妈,你只能气死你的妈妈而已,因为她爱你,而我是不会在乎的,因为我不爱你

我不爱你,我不再爱你。因为付出感情是会受到伤害的!

过后,其实我也没对她怎样,也没有特别冷落她,甚至可以说是忘了这一回事。

不过不再看到她抱着那个小书包并假装说作业没带来了。


Thursday, June 26, 2014

优差与苦差

昨天刚说教书是份优差,今天就要说教书有时是苦差了。真是自相矛盾。

宝宝不喜欢星期四,因为星期四她必须教六年级最后一班两节音乐课。这跟教导在树上荡来荡去的猴子唱歌、吹笛子一样,很有挑战性。

平时EQ很高,教书经验丰富的宝宝每到星期四就精神衰弱,只差没精神错乱。

今天也不例外。那堂令她精神衰弱的课11:05才开始,可是当我十点半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她已经坐立不安,胡言乱语了。

她一会儿坐着说说:“我可以躲起来吗?”

一会儿又站起来问:“为什么今天没有突发事件?”

之后又坐下来改簿子,可是又说要假装去帮忙学生找另一个“不见了”的老师。

才改了几本簿子,她又站起来看窗口。外头工人正在铺柏油。她说:“不知道那些做马路的需不需要工人?我可以去帮忙,我宁愿去铺马路。”

我叫她看看原本停在校园里的三辆碾路车还在不在。她说还剩下一辆。然后,她又自问自答:“不知道这辆碾路车需不需要驾出去?我可以去帮他们驾出去。”

总之,我只在办公室逗留半小时,她已经站起来走来走去差不多十次了。

她平时很淡定,EQ很高的。除了星期四,教那六年级最后一班之前。

我只是说她精神衰弱而已,还没说她精神濒临崩溃。明天就轮到我精神衰弱,要教五年级最后一班。我可能也要去铺马路了。

这个时候,我又再羡慕古人了。

古人是多么的自由自在!只有真正想要读书的人才到学校去读书,不喜欢读书的人根本就不必被强迫到学校去干扰喜欢读书的人。

这才是人权吧?

Wednesday, June 25, 2014

不会读书,就去教书

有一天,失魂鱼到某中学去等她的孩子,她听到几个家长在闲聊,其中一个说:“她都不肯读书,我跟她说,如果不会读书,以后就去做老师咯……”

当时失魂鱼听了很生气,她说:“我心想,不会读书,哪里能够做老师?”

失魂鱼不像我这样长得凶神恶煞。她活脱脱一副失魂鱼的模样,又口齿不清,说话慢半拍,所以她只能气在心里,根本不敢说什么。

我们听了她的转述,也很生气。。。

言归正传,今天继续讲帅哥的故事。

放学后大约半小时,帅哥站起来回头对我咪咪笑,一边收拾东西。我假装很惊讶地问他:“收工了?今天这么快就能收工?”

以前我常常在回家前向他炫耀我两手空空下班的潇洒样子,并取笑他工作效率差。想不到今天他比我更早收工。

他竟然回答我:“自从我认识你之后,就……”

自从认识我之后,每天都可以早早把工作做完,两手空空潇洒地回家!

都不知道这句话是褒义还是贬义。我是应该感到骄傲,还是不好意思呢?

难怪最近每天放学后他都过来跟我聊天,原来是来偷师习武的。看来还学有所成,真是孺子可教也。

可惜我跟他倒反,自从我常常撩帅哥之后,我的工作老是做不完。

帅哥放下背包,走过来,说是还剩下一些琐碎的东西要做。我想起林老师还无法来教书,就提议他继续代课直到进大学为止。

帅哥竟然说可能不要念大学,要继续代课。他貌似雄心大志,要把他那一班学生教好,好让他们可以应付八月的考试。

我一听到他说不要念大学,立刻大惊失色。又不是不能进大学,怎么可以自己放弃呢?

其实帅哥已经越来越喜欢教书,自从认识我这样的蛇类之后,他更是觉得教书是一份很好的职业,心里已经想着要继续当老师了。那么,既然不要念大学,为什么不申请师训学院呢?

帅哥超龄了!二十岁,太老了。想要申请的时候,一输入身份证号码,就立刻得到答案——tidak layak !

师训课程只接受十八岁和十九岁的中学毕业生申请,连还卜卜脆的二十岁都已经超龄没资格申请了,还加上学业成绩等其他条件……

竟然还有人说:“不会读书,就去做老师咯!”

简直是痴人说梦!

Monday, June 23, 2014

秀色可餐

美好的东西人人爱,所以最近的主题都是帅哥。现在既然有人说起幼齿小弟弟什么的,那么今天我们就来探讨一下帅哥人生的问题。

星期六放学后,很多老师围住帅哥七嘴八舌地“攻击”他,“指责”他,我才知道原来不管几岁,大家都喜欢看帅哥。

运动会那天,帅哥戴了隐形眼镜到体育馆去,走过看台的时候原来就已经引起一阵骚动了。除了小女孩,女老师们已经纷纷对他品头论足,说他的眼睛迷死了人了。

我在草场里做工,没机会跟她们一起谈论帅哥的课题,实在遗憾。而帅哥一有空就跑过来找我,我却竟然没发现他戴了隐形眼镜,一直到我想起他说这一天要戴墨镜扮酷。

帅哥戴墨镜,一定更帅吧?我找出他的墨镜逼他戴上,结果后来又在看台那儿引起骚动。

根据其他老师的说法:“你知道吗?他一戴上墨镜,那些老姨就一直看他,看到目不转睛,议论纷纷…”

好像一副要流口水的感觉。

我还以为叫他戴上墨镜可以避免发生双眼迷死老姨和小女孩的惨剧。

看来帅哥美女和美好的东西都是人见人爱的。

其实帅哥到底是不是真的这么帅呢?我也不能肯定,反正在学校里就他最帅了。他自己倒是很喜欢很享受大家这样叫他。

除了帅,帅哥最大的卖点应该是可爱,很讨人喜欢,所以大家都喜欢作弄他,连很年轻的女老师也不例外,作弄了他之后还说:“谁叫他长得这么帅?”

可见男人喜欢看年轻貌美的美眉,女人也是喜欢年轻貌美的帅哥,不管几岁,恒古不变。



Saturday, June 21, 2014

财富与美貌的关系

运动会过后,我们几个人回到学校做工。许老师说她还不回家,因为要去洗脸。

被太阳晒了半天,大家都焦头烂额了。许老师要去享受享受,顺便洗掉脸上的焦皮。

我问她价钱。她说RM2700,洗十次。就是说每洗一次脸就花二百七十大元。

我有感而发跟她说:“有钱,才能够美丽。”

其实之前在看到那些护肤品的价钱的时候,我已经明白,为什么有钱的女人会比较漂亮。漂亮是用钱买回来的。

许老师说,没有钱的人也是有天生丽质的。

天生丽质的女人当然有一大把,可是那只限于年轻的时候。十八岁二十岁的女生有多少个是丑的?不管富与穷,个个都是卜卜脆的。

你看过穷但美丽的中年女人吗?生活的苦难全都写在脸上了,还有可能美丽吗?

许老师想想,笑着点点头。

其实,除了花钱去买之外,她的美丽应该是来自她的温和与善良,洗脸只是洗掉焦皮而已。

但身为一名富太太,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烦恼已经先排除,外表的美丽已经打好基础了。


Thursday, June 19, 2014

重点

今天有脚要断掉的感觉。所有的用具应该是都收拾好了。真正走到双腿断掉的其实是训导主任。我很对不起她……

最近校方喜欢临时抱佛脚,所以连运动会的简报会都不例外。校长说:“如果到时遗漏了什么,请各自解决……大家都有各自的工作……”

大家都有各自的工作,有些工作,实在是很辛苦的,她们默默耕耘,没像我一样在这里发牢骚……

我突然想追根究底。我问帅哥,到底运动会的时候,他必须录什么东西?

他说:“录开幕啦,闭幕啦,那些人致词啦……”

我脱口而出:“没录辛苦的训练过程?还有我们做工做到半死的过程不是应该录下来当证据吗?”

当然没有在录影项目内。

开幕,闭幕,致词,就是表演。原来运动会最重要的就是表演,至于背后的辛苦筹备、训练,老师与学生的付出,全都是浮云!

致词才要录影,就是说,一张嘴才有价值。

付出时间和劳力的,滚一边去吧!

Wednesday, June 18, 2014

烟消云散

放学后,帅哥拿着个录影机来坐在我旁边,说是在做工。过两天又是运动会了,帅哥负责录影。

每回运动会,男老师都是负责摄影,录影,裁判…用具管理这种粗重的工作就给女人做,所以我今年又管理用具了,shit! 很气愤啊!

由于心里不平衡,我命令帅哥,当天只可以录我一个人。而我就会在运动会那天穿到像彩雀一样,化浓妆,配细跟高跟鞋在体育馆里满场飞。

帅哥很淡定,只是说:“当作你的个人专辑?”

今天终于看到那个录影机,我问帅哥:“你选了没有?你要录我穿晚装、运动装,还是泳装?”

帅哥选晚装。晚装必须配高跟鞋,这样他可以录下我在体育馆跌到脸青鼻腫的证据。

既然帅哥选了晚装,这样我就要动手做晚装了。垃圾袋做晚装。帅哥一听到我要用垃圾袋做晚装,先噗一声笑出来,然后就问我用什么颜色的。

我说黑色,他说:“你不用蓝色的了?”

啊?

我不喜欢蓝色垃圾袋做的晚装,就跟他说要用布缝也可以。我还提醒他,我是真的会缝衣服的。

他回答我:“我知道,以前我的衣服也是你缝的。”

啊?

他说:“你给我们我们演三国演义。我演皇帝,你缝蓝色的衣服给我穿。”

啊?为什么皇帝的衣服是蓝色的?

帅哥说:“你写的,黄布都被黄巾贼偷掉了,所以皇帝只好穿蓝色的衣服。”

啊?我曾经这么有创意吗?

训练话剧表演的那几年真是一段痛并快乐着的日子。

我有点伤感地告诉帅哥,写剧本,编话剧是我很喜欢很喜欢的事情。但一切已经过去了。三国演义应该是男童军的最后一场话剧。

帅哥说是。他好像比我更清楚“当年”的事情。那些可能是他童年的快乐回忆,但过去的快乐悲伤我都希望彻底忘记。

而且,现在我转行了,从此被定型为运动会的苦工—管理用具。或许在高层眼中,我高大威猛,孔武有力,并且是身手敏捷的童軍教练。

学校没男人了。


Monday, June 16, 2014

幸福的小朋友

开学了,终于见到班上的帅哥班长。我以为他已经自己休学去当自由自在的流浪汉了。

假期里,学校强迫学生和老师回学校上五天的补习班。当我半夜才从缅甸回到家又得七早八早赶着去学校教补习班,却发现帅哥班长和大婶女生竟然五天全程缺席的时候,我的心——

简直是羡慕到要死!

这两个人,真幸福啊!平时上课,他们想要来就来,想不来就不来,所有假期里的活动一概不出席,我们也不能怎样,又不是可以把他们吊在树上拷打。

相比之下,老师实在没有自我,没有地位,没有自由,只能任由校方摆布。

我问帅哥班长为什么没来上补习班。他支吾以对,说是去槟城。

我去外国都得赶回来上课,他只是去槟城就完全不必来学校了。

我抱着嫉妒的心,继续追问他:“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么黑?是不是去享受假期生活,每天做日光浴?”

我想要把他逼向死角,帅哥班长无法回答,他的父亲忽然出现在课室外。

我立刻转为追问他的爸爸。

其实这一家人都是……shit !我根本不用问就可以知道答案了。老师们对帅哥班长的评语就是:真可惜,长得这么好看,却有这样的家长。

至于帅哥班长为什么变成这么黑?

他的爸爸说:“哦,他每天游泳,住在亲戚家,那边有游泳池……”

不用来学校,每天游泳,老师羡慕到口水流满地啊!

都不知道为什么,学生讨厌假期来学校上课,老师也讨厌假期来学校上课,大家明明是一条心的,却必须心不甘情不愿地一起来学校上课。

大概是社会的错。



Saturday, June 14, 2014

我比你年轻貌美的潜台词

说是非之前,要先假装说别的事情,混淆视听一下。

去金马伦那天,有几个学生还没看清楚我凶恶的真面目,似乎很喜欢我,或者很喜欢帅哥老师,所以就一直跟着我和帅哥。

我们坐下来喝茶的时候,其中一个小女生问:“老师,他是你的男朋友吗?”

小朋友的判断能力真的令人难以置信。我啼笑皆非,但装作很认真地告诉她,帅哥老师是我的儿子。

小女生不大相信,因为她认为我和帅哥穿情侣装。当然那是巧合而已,不过我还说要很认真地告诉小女生:“这是母子装,母子装!”

小女生有点失望,又问我几岁。我让她乱猜,她果然就乱猜,不过由于猜小了,所以我没有变黑脸给她看。

然后我又要她猜帅哥老师的年龄。由于我自己念书的时候有乱猜老师年龄以致帮老师多加二十岁的经验,所以就先叫帅哥做好心理准备。

小女生看了帅哥一下,说:“三十二岁!”

刚满二十岁卜卜脆的帅哥老师大概心也碎了。

我安慰他,别说是小朋友,我form 5的时候还把三十岁的物理老师看成五十多岁的大叔呢!

帅哥的心大概可以修复一些。

其实我要说的是别人的是非。

大部分的女人,或者所有的女人都以为自己外表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吧?或者大家家里的镜子都坏了?

那天吃晚餐的时候,其中一个老师说起一个学生的婆婆还比她小三岁,可是看起来老态龙钟,还没到五十岁却像个老婆婆。

她说:“我跟她说,我还比你大三岁!”

这句话的潜台词显而易见,就是要告诉对方:“诶,我比你大三岁,可是你看,我比你年轻这么多!”

我看看她那不算年轻也跟美丽沾不上边的外貌,对她跟陌生人说出这样的话的失礼行为很反感,就跟她说:“我们不可以跟别人说这样的话的。我们以为自己很年轻而已,可能在别人的眼中,我们也是老婆婆!”

几乎每个女人都以为自己的外表看起来很年轻,对自己充满信心,以致从不曾想过对方有可能会回应说:“什么?你只比我大三岁?我以为你至少比我大十岁呢!”

那个时候,要挖多大的地洞才可以整个人钻进去呢?


Friday, June 13, 2014

实话不必实说

学校举办金马伦一日游,原本以为整个行程是这样的:

塞车、塞车、塞车,千辛万苦塞到金马伦之后就跟学生说:“同学们,这就是金马伦了,大家快看清楚。”然后就下山了。

不过,事实并非如此,在山路上塞车的可怕场面没有出现,行程很顺利。

所以,小朋友们有时间……快乐购物!什么景点对小朋友来说都是浮云,购物才是重点。

有购物狂倾向的老师也是一样,去到哪里买到哪里。

别人来到金马伦买的是草莓、蔬菜、蜜糖,购物狂来到金马伦不只是买这些而已,还买了这样跟金马伦车马牛不相及的东西!
在等巴士来载我们上茶园的时候很无聊。看到这个夹着各种小饰物的吊架立刻一见钟情,太可爱了。我爱不释手,但不知道它是不是商品,只一直嚷着我要买这个东西。

XXS老师问我:“你要买来做什么?”

我说挂袜子。然后就走到店里去问店员,有没有卖。原来这吊架也是商品,而且还有红色心形的。一番挣扎之后,买了最初看中,黄色小熊头的。

当我心满意足地从店里走出来时,XXS老师又问我:“诶,你说真的啦,你是要买来做什么的?”

我看她那个表情,还有坐在一旁的女生的眼神,又想到我一走开的时候,帅哥也走开了……我知道她要什么答案了!

让大家快乐是我的荣幸。我立刻装作很认真地告诉她:“挂底裤啦!”

XXS老师立刻露出“你看,我就知道”的表情,笑着跟我说:“是咯,刚才她们就跟我说那是挂底裤的。”

那两个女生有点不好意思。我继续假装道貌岸然地说:“当然是挂底裤啦,这样的东西不挂底裤,要挂什么?”

虽然我的脑海里一开始就是出现一副挂满袜子的画面,可是挂袜子无法令她们得到快乐。

这时,帅哥又走过来了。作弄帅哥也是我的爱好之一。我就问他:“你知道这个吊架是要挂什么的吗?”

帅哥本来就知道我说要买来挂袜子, 听我这么问,大概知道是事有蹊跷,就反问我要做什么。

我说是挂底裤的。他噗一声笑起来,露出招牌兔子牙。

XXS老师继续追问他:“讲真的啦,你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你是想要做什么的?”

帅哥不假思索,立刻说:“挂袜子啦!”

这样的答案,一点也不好玩。XXS老师失望极了。

这年头,说实话根本没人要相信,有时候就不用说了。

Thursday, June 12, 2014

难以自圆之其说

蠢人问:
佛家说,一切皆是缘,可是为什么有些人会在我们的生命中出现一段很长的日子,然后就消失了。我们并没有实质的损失,他也没有实质的收益,却在我们的心里留下很大的悲伤。这些人是根本不需要存在的,可是为什么要出现?

不是佛说:
你前世欠了他,或者得罪了他,今生要还他。

蠢人:
可是他并没有得到实质的好处。

不是佛:
他只是来惩罚你而已!他特地来惩罚你的!你上辈子得罪他。

蠢人:
我都不知道上辈子我做了什么事情。如果知道做错什么,被惩罚我甘愿,可是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却被罚,很不甘心。

不是佛:
对,都不是我们做的。上辈子的事我们又不知道。这些佛家的道理都不知道对不对的……

Monday, June 9, 2014

问佛




那天,我帮你问佛了。在草丛中,在树林里,在山上,在河边,在洞穴里……
佛,在草丛中,在树林里,在山上,在河边,在洞穴里……甚至还需要蛇的保护。
佛默默无语,没给答案,无论是草丛中,树林里,山顶上,还是洞穴里。





我猜,祂自身难保。


Sunday, June 8, 2014

杀生

由于被人遗忘,就改变计划,去吃海鲜。

叫了满桌子的食物,才惊觉,很多生命因为我生日好像很大而牺牲了。

蚌、蛤蜊、螃蟹……都是因为我随便乱点而死的。

实在过分。

难过了一下,又很矛盾地觉得:活着也是那么苦,被吃掉也未必是坏事。

就像我一回来,就听说后面那只黑狗死了,还听说老人是这样笑着说的:“那只狗啊?死了,生狗虱咯!没有用的!”

那时也是难过了一下。这黑狗有时站在门外看我,我有时给它食物,也跟它说话。如果我在家,或者可以想办法救它。

但因为我不在家时它已经死了,一切就结束了。我只是难过了一下,就为它感到高兴——它的悲惨生活终于结束了。

身为那家人的狗,何等的悲惨!

不知道身为蚌、蛤蜊、螃蟹是不是也很悲惨;也不知道把它们吃掉是不是带它们脱离苦海。

我在努力为自己找借口。

但是,吃掉这么多生命,胃真的抗议了。

Friday, June 6, 2014

痛苦的八天

“痛苦的八天”是我心中想的,但我没说出来,而是那个看起来很enjoy的前副校长说的。

我讨厌受苦,讨厌肮脏,讨厌阳光,讨厌没有钱,讨厌去了别人的国家还要不停花大钱寻找自己熟悉的食物,不能品尝当地美食……

是我讨厌这样寒酸的旅行方式。

不是缅甸的错。

但缅甸也有错的。奥巴马大概没想过有哪一个国家会拒绝他的美钞吧?来到缅甸,美钞真的必须是美美的钞票,不可以有一点瑕疵污迹,要不然就一张一张被退回来,手中的美钞变成废纸!

我们被退了好多张百元美钞,顿时变成穷人,旅途添加了无限痛苦。

唯一的优势大概是我们选了淡季,到处门可罗雀,我们几乎成了所有的景点的唯一外国游客。

这里到处都是庙。仰光有金光闪闪的庙,
 Bagan则有壮观宏伟的古庙。
 
这些古庙在山上,在土里,在树林中,在草丛间,简直是三步一小庙,五步一大庙,难怪会……那么落后,跟马来西亚的一步一小庙,两步一大庙实在有得fight,唯一的差别是——马来西亚的庙是洋葱形状的!
一走入古庙范围就必须要脱鞋子,我们几乎一整天都是打赤脚,气温接近40度,走在炽热的红砖上深深地体会到烤鹅掌的乐趣!

简直是铁板烧之旅!

司机兼导游说我们共参观了16座古庙。最后我们其实也不知道哪一座是哪一座,就算他带我们绕一个圈再去同样一座古庙,我们也不会发觉的。

后来去的乌本桥则让我们走到腿差不多要断掉。
1.2公里,世界上最长的柚木桥……桥上人山人海,两旁没有遮拦,大家来回走了超过两公里,没有人掉下湖里,好强!
我喜欢这里,喜欢这座桥,但已经无法记得这乌本桥是到曼德勒前去的地方,还是去了曼德勒之后才去的,总之我不喜欢那缅甸第二大城市的曼德勒,杂乱拥挤,还热到爆!

接下来的一站应该是茵莱湖。总之那一天就是一直坐车、赶路十多个小时,几乎半夜才抵达酒店。第二天匆匆忙忙又离开酒店到码头去坐船游河、游湖。所谓的五六个景点,其实就是船夫带大家去购物。
木船毫无遮盖,我们在烈日下曝晒很多个小时,看风景,看水上人家,看布袋莲,看浮岛……附送的余兴节目是引擎故障,我们滞留在一条小河中!

船夫向一位单脚划船经过的小女孩求助,成功修好引擎,带我们脱困。小女孩轻盈地跳上她自己的独木舟,跟我们挥挥手,简直像天使一样!

游湖游河大约用了七个小时,我们去的不是时候,见不到水上市集。由于司机提议不需要在茵莱湖住两晚,我们上了岸就离开那里了。所以洪小姐很不开心。她说的对:我们来去匆匆,根本无法体验别人所说的茵莱湖的悠闲。

我想,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们参加了寒酸团,没有住在湖边,根本无法看到湖的美景,也无法体验那儿的悠闲生活!

幸好我们住在半山上的Kalaw,就像是住在金马伦一样,也是很开心。

然后我们又匆匆忙忙赶路前往Bago,赶着在四点之前抵达,为了参观皇宫。
然后又是看庙。到处都是庙,又要打赤脚,幸好不必再做铁板烧烤鹅掌。

从Bago回到仰光途中,有幸见到了美丽的晚霞。
回到仰光,又住在第一天住的酒店。还是同样一个评语——实在差!又脏又臭……寒酸团,无法度啊!

当然,寒酸的人是付一点点的钱就要物尽其用,把人当甘蔗一样榨干的。所以最后一天早上,我们还是要求多多,要司机带我们到处去参观。

第一站,码头,见识了他们的“渡轮”。原来穿窄裙也可以轻轻松松上下渡轮的。
原本以为自己身手敏捷的童军教练,来到这里,实在微不足道!

看了码头,还是有很多庙可以去看……很xian啊!幸好昂山市场是购物的,不必脱鞋子。由于要回家了,大家很放心地把手中可以使用的美钞都拿出来乱花了。

购物,实在是人生一大乐事!

后来,到了飞机场,大家才发现那儿的东西竟然比市场还要便宜,所以“早知道”此起彼落。

早知道,早知道就不要参加寒酸团!又不是没有钱。旅行这么辛苦,不如在家里上网打game玩猫!

当我们的行李都放上车之后,前副校长自言自语地说:“痛苦的八天终于结束了!”

我终于知道,痛苦的人不只我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