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9, 2014

深入森林的…研究

在这万能仙境国度里,即使来到雪兰莪,也是到处白茫茫灰蒙蒙,看来不管北马还是中马,大家都得到同等的待遇。
所以烟霾也就无法阻止我们要进入森林爬山探险的决心了。

这一次,我们来到…呃…应该是甲洞森林研究院的保留森林吧?

我们决定步行进去,不驾车,所以就必须走大约一公里的路才能到达爬山地点。
这地方实在美,可惜我们一进入森林区就遇到一群因肾上腺素高涨情绪激昂而无法控制声量的少年男女,简直是森林里的噪音机器!

过了了戏水区,登山活动就开始了。
走完石阶,我们进入森林,一路上还是会看到许多人在玩水、捞鱼,看来也是个野餐的好地方。
我们看到了森林里的“菠萝蜜”,完全不一样的果树却结了外观一模一样果实,当果实噗一声掉在地上时就可以看到不一样的果肉。
我们继续顺着山路往上走,最后来到关闭维修着的吊桥站。看来不管是雪兰莪还是槟城,大家的吊桥是一样的,都是传说中“可以走”的,而事实上是只能仰望不能践踏的,shit!

过了吊桥站,我们就选择从另一条山路下山了。我们在途中遇到了把手机塞在很适当的地方的洋妞,让我们无法不承认这森林里实在是风光明媚。
离开了森林研究院,我们又去了热水湖。这一次托开斋节的福,我们终于有机会在温泉里浸脚,把我们那双快断掉的双腿救活起来。


Saturday, July 26, 2014

令人抓狂的捉迷藏游戏

时间快到了,我拿了摩托车的钥匙,把东西放在摩托车的篮子里,锁了铁门,开了篱笆门,把摩托车推出去,把篱笆门锁好。

然后,我找不到摩托车的钥匙。我找了所有的口袋,找不到摩托车的钥匙,虽然我百分百肯定已经拿了。

意外的是在小包包里找到了另一串已经不见了一个星期的铁门和篱笆门钥匙。

那串铁门的钥匙不见了之后,我至少在小包包里翻找了三次,还把里头的东西挖出来,可是钥匙找不到就是找不到。

但今天却因为找摩托车的钥匙而赫然发现它就在小包包里,实在莫名其妙。

现在我手中有两串门钥匙了。我就用这两串门钥匙各别开了篱笆门和铁门,再次进入家里去找摩托车钥匙。原装的钥匙依然找不到,但找到复制的钥匙。我拿了复制钥匙,锁好铁门,走出去,锁好篱笆门,打算开动摩托车。

原来复制钥匙是无法使用的,它只是摆设品。

我在发狂前先强迫自己冷静,再次找完所有的口袋,希望摩托车钥匙会奇迹般的躲在任何一个口袋里。

但没有。我只好把复制钥匙拔出来,又开了篱笆门,走进去,开铁门,走进家里继续找。

我又找到另一把摩托车的复制钥匙。但是依然找不到原装钥匙。

我差不多已经要发狂了,如果这把复制钥匙还是无法启动摩托车,那么我就要开门关门十多次,我可能会key笑。

趁着我还没key笑,我先走出去试试看那把钥匙能不能用。幸好这把钥匙是正常的,所以我就放心走回来,锁好铁门,走出去,锁好篱笆门。

当我要跨上摩托车的时候,我发现右边的裤袋里有鼓起来的东西。我不用看就知道,那一定是害得我差点发狂的原装钥匙。那么肥厚的一串钥匙,就算瞎了也可以感觉到它的存在。

我第一次走出门口之前已经确定拿了的钥匙,就在我的口袋里。当我第一次要开动摩托车的时候,我第一个动作就是伸手进去这个口袋拿。但我找不到它。

我找了很多次都找不到的钥匙,好端端的在我的口袋里。但我为了找它,却找到另一把铁门的钥匙。当我不再需要它的时候,它却出现了。

我快疯了。

Thursday, July 24, 2014

能否不听不看不说

看晚会后载了小女生一起去前任家协主席的办公室,因为他答应给我三张看表演的入门票。

我不让小女生在车里等我,带了她上去主席的办公室。我等了一两分钟,主席就回来了,然后我就受困了。

主席给了我票,就一直跟我讲话。

我可能没有兴趣,没注意听,也可能聆听能力太差,理解能力太弱,其实并不是很明白他在说什么。

他跟我说到董事长的名字。我知道他们不和,又好奇他们怎么会在一起,就多嘴问了一句。结果我和小女生就差点被终身监禁了。

主席滔滔不绝地跟我说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恩恩怨怨,我一直在想:“我什么时候适合站起来,跟他说我要回了?”

主席说得兴起,根本没理会我还带着一个别人的孩子,那个孩子正很无聊地等着跟我一起回家。

主席跟董事长之间的恩怨,听在我这局外人耳里,实在够无聊啊!

我假装开玩笑,劝他不要这么高调,这样别人就不会嫉妒他了。

他觉得是对方小气不肯与他和好。我不是当事人,当然不知道谁是谁非。我也没有一双懂得聆听的双耳,我想要快点回家。

更重要的是,就算我有心聆听,我也不要听两个中年大叔的纷争故事!

扰扰攘攘,吵吵闹闹,赢了又怎样?

我站起来,说明我要走了。主席无动于衷,继续讲。小女孩也跟我一起站起来,结果就跟我一样被罚站,继续听主席讲下去。

我开始语无伦次,胡乱搭腔。

过了很长的时间,我不管三七二十一,伸手去把门拉开,结果主席还是继续讲下去。我就这样站在门之间听他讲话。我只好说:“只要你做的事情是对的,就继续做下去,不要怕别人讲你。”

其实我想要说的是:“你没听过明天和意外,不知道哪一个会先到来吗?人间一切纷争都是浮云,你能不能把对方当作死人?”

不知道谁会是未来的首富,但每个人都是未来的死人,你不知道吗?

我怕他又扯到别的话题去,趁着他听到我说他做的是对的而笑嘻嘻的时候,连忙钻出去,逃之夭夭。

小女生说:“早知道他要说这么久,我就带一本书上去读,不用浪费时间。”


Wednesday, July 23, 2014

无后为大,有后为…祸害?

当我痛苦地弹了45分钟的钢琴,准备回家的时候,门外来了个很小的孩子,美少女钢琴老师的妈妈把他带进屋子里来。我以为那是我的新“同学”,但原来是钢琴老师的表弟。

那个只有三岁的小孩子,是钢琴老师的妈妈的哥哥的孩子!

钢琴老师的妈妈应该接近五十岁了,那个小孩子竟然是她哥哥的孩子,我有点惊讶,心里更是气愤。

我以为现在这个小孩子由她照顾,她却说:“他的妈妈跑掉了,现在交给我隔壁的人照顾。”

小孩子的爸爸五十多岁了,小孩子的妈妈跑掉了……我怀疑大概是一桩交易性质的婚姻,小孩子那么黑,妈妈可能又不是华人……我自己胡乱揣测,但没问。

钢琴老师的妈妈愁眉苦脸地问我:“他有时候一整天不说话,你说他有问题吗?”

我问清楚,知道他才三岁,根本不觉得一天不说话有什么问题。有些孩子三岁的时候根本还不会讲话。

可是钢琴老师的妈妈依然很担忧,她说这个侄儿也不喜欢吃饭,一口饭含着一个小时也不肯吞下去,有时候又会自己对着空气说二姑bye-bye,三姑bye-bye,吓得保姆要去找人来驱鬼。

她在跟我说这些事情的时候,那个小孩子就在一旁转来转去,也没什么特别怪异的行为。我跟他说话,他很害羞,可是最后也是有反应,眼睛也能够跟我对望。

钢琴老师的妈妈依然不放心,又问了很多问题,好像要我同意她,说这个孩子不正常。

她说:“我哥哥五十多岁了,老婆又跑了,一个人哪里能够顾孩子?就交给我弟弟的的老婆顾,结果我弟弟的老婆顾他顾到很生气,不肯再顾他了,所以才交给我隔壁的人来顾的。”

我没觉得那个孩子有什么不妥,大概是因为我没照顾他。

可是我心里实在生气那两个把孩子生下来的人。我专家上身,跟她说:“只要这个孩子的眼神能够跟你对望,就是正常的孩子了。他需要的是爱,很多很多的爱,身体的接触,你只要多多抱他,疼他就对了。”

钢琴老师的妈妈皱着眉头说:“噢,我们没有抱他。难怪每次他的爸爸一来,他就紧紧抱着他爸爸的腿,叫他不要走。”

我继续扮演专家:“所以说,他就是很需要爱,你们一定要常常抱他,疼他。”

钢琴老师的妈妈半信半疑,问我:“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能不能做到才是重点。

我没有跟她收咨询费就回家了,可是一直很气愤,想不透为什么有些人会这么不负责任,没考虑后果就把孩子生下来。五十多岁,又不是年少无知。

Tuesday, July 22, 2014

聆听的双耳

生活中充斥着各种废话,最经典的当然就是“你不要想这么多”。

还有一句就是当你说你的东西不见的时候,有些人立刻就问你:“你放在哪里?”

如果知道放在哪里,还不立刻去拿吗?

说完废话,来探索人生道人是非了。

帅哥很喜欢来跟我聊天,他好像把跟我聊天当作happy hour。我今天才发现他有一双懂得聆听的耳朵——就是听,没有否定,没有安慰,没有自作聪明提意见,就是听。

一点也不像我们这些人,老是专家上身,人家一讲完自己的问题,就立刻搬出一大堆道理来,提议人家应该要这样,必须要那样,然后还要补上一句:“不是这样的啦,你不要想这么多!”

专家上身最严重的大概就是“温柔的刀”了。一个连恋爱也不曾谈过老姑婆俨然一副家庭辅导员的样子,为别人提供意见,简直是——凸

懂得聆听的双耳,她绝对没有。她只有嘴巴和舌头。

大部分的人都只有嘴巴和舌头,没有耳朵,只不过“温柔的刀”专家上身的情况特别严重。

或者因为太年轻,没有多少生活经验,无法提出自己的意见,所以帅哥才懂得聆听?

他说他只对辅导有兴趣,申请的大学科系全都是辅导。我的看法是:你这个变态佬,喜欢探讨别人的心理!

他也不否认。

今天我发现他竟然跟我有同样的看法——死了是解脱、自我了断也不是不好的解脱方法……

我有点惊讶。到底是看得开,还是对人生很悲观?

付出努力,一定会得到好的回报?

帅哥祝福我得偿所愿。我又很惊讶。怎么不是跟我说:“你不要想这么多?”

他说得头头是道。果然很适合当辅导员,不管是不是心理变态。

既然他懂得聆听,我就趁机洗他的脑:以后如果你当了辅导员,一定要记得千万别对人家说“你不要想这么多”。

因为如果“你不要想这么多”这句话有效,那么——

他竟然就跟我一起说出来:世界上每个人都是辅导员了!

Monday, July 21, 2014

请继续发脾气

小贩中心人山人海,我们就坐在粿条汤的摊子前面,也点了一碗粿条汤。可是这样原来是错误的。

半小时后,我们吃完了其他的、从远处点来的食物之后,粿条汤依然没有送到。

粿条汤的摊子就在我们面前,可是催了三次,依然没有动静,连比较迟到的顾客都已经先得到了,我们的还是在轮候中,工人也好,摊主也好,就是没看我们一眼。

看来,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我就在你面前,你却把粿条汤送到别人的座位去。

第四次催促,换我出场。负责写订单的是个大婶,我觉得她应该是摊主的老妈。当我在责问她的时候,工人送回来了一碗粿条汤,说21号桌的顾客说不要了。

正在煮到满头大汗的摊主很生气,开始埋怨说:“哼,早知道就不要应承他!”

早知道?早知道,哈!早知道要等到如此天荒地老,海枯石烂,人家也不要点你的粿条汤了。

大婶问我:“那你还要吗?”

我猜如果我说要,她就会把那碗被退回的粿条汤给我。结果那个点粿条汤的人因为生气了,也摇头说不要了。

这样我就负责转述:不要了。

结果就变成有两个顾客说不要了。虽然被退回的粿条汤只有一碗。

那个摊主继续发脾气,一边煮,一边骂退货的顾客,骂了很久。我自认他不是在骂我们,所以也不在乎。反正生气、伤身的是他又不是我。

而那个21号桌的顾客也根本不在那儿,所以听起来真正被他谩骂着的就是那个大婶。如果大婶是他的妈妈,那他就是在骂他的妈妈。

我们起身走出去的时候,他还在骂个没完没了。

21号桌的顾客听不到,我们走了,也听不到。

我无限支持他继续谩骂下去,最好骂到咬牙切齿、青筋暴起,直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Saturday, July 19, 2014

周末仙家

你要相信,有舍才有得。舍弃了不值得留恋的,才会得到更好的。

这当然只是本仙家在周末良心大发修剪花草时才会领悟的大道理,并俨然专家地告诉你。平时这句话只是经典废话之一。
植物干枯、老死的时候,你当然会不留恋地把它剪掉、拔掉,不剪不拔只代表你很懒惰,不是不舍。
可是当植物太过茂盛的时候,你也必须狠下心来把一部分剪掉、拔掉。这时候,你就会依依不舍了。

由于你不,所以你不到更美丽的花草树木。

这时,你必须要相信,并且会相信本仙家的话——有舍才有得。

不过,以上的大道理只能在整理庭院,修剪花草树木时实践,其他时候嘛…

就是一句废话!

Wednesday, July 16, 2014

然后呢?

班上的一些小朋友已经进入发情期,一会儿这个爱那个,一会儿那个爱这个;有些爱在心里,有些爱到路人皆知,班主任当然也知,因为总有热心的小八公小八婆来报告。

今天放学前,小朋友拿了一张马尼拉卡来给我看。我乍看之下,看到是写给小个子女生的,就以为是情信,还想着这些小朋友实在恐怖,竟然用那么大的马尼拉卡写情信。

再仔细读下去,才发现原来卡上写的是留言。那是班上的学生写给小个子女生的,要她接受副班长bikini。

我今天才知道副班长的外号是bikini。他们纷纷留言,大致上就是写着:“虽然他长得不怎样,可是人很好,你就接受他啦”,又说bikini就快要转校了,要小个子女生快快接受他。

我平时也没反对他们谁喜欢谁,但严重警告他们不可以强迫别人接受,也不可以去骚扰对方,所有的爱意只可以收在心里而已,因为——三分钟过后,你们就喜欢别人了!

我把那张马尼拉卡卷起来,叫小女生拿去,因为是写给她的。她一脸愁容,一直摇头不要收。

而bikini呢?也是一脸愁容,也不知道是害怕我骂他,还是因为小个子女生不接受他。我想,我还没有失忆,不久之前,bikini喜欢的是另一个女生,他还来问我:“老师,你觉得她怎样?”

我没有觉得怎样,反正不久就会变心喜欢别人。果然不出我所料。

马尼拉卡卷好给小女生自己处理之后,接下来就是洗脑时间。

“你们这么热心,要她接受bikini,如果她接受了,接下来他们要怎样?拍拖?结婚?”

小朋友无法回答了。

“这样的年龄又不能结婚,所以喜欢一个人,只要每天可以看到他就很快乐了,哪管他接受不接受……”

小个子女生如果被bikini的那班朋友说服,接受了bikini的爱,然后,然后呢?

我刚好走到帅哥班长旁边,就把他拖下水,问他:“帅哥班长,对吗?”

帅哥班长偷笑着,一脸甜蜜地点头。这个星期他简直快乐到要飘上天去,因为他最喜欢的女生就坐在他旁边。

他的脑之前已经被班主任洗过了,所以他一脸快乐。接下来要洗的是副班长bikini的脑了。

Tuesday, July 15, 2014

你要振作

有一天忽然想要做包,要跟包子一起振作起来。所以冰箱里的材料终于重见天日。
包子果然不负众望,发得不清不楚,最后祭了家人、好友的五脏庙。

既然包子成功振作,接下来就做巧克力了,虽然情人节已经过了很久。

既然情人节已经过了,巧克力就做成一坨屎的样子好了。
原来记忆力还没有衰退,虽然已经冰封很久了。一口气把整块半公斤的巧克力熔掉,以免又要继续冰封一年多。

然后又祭了家人、朋友的五脏庙。拿给洪小姐的时候,她看不出那像一坨屎的东西是什么。我跟她说是情人节巧克力。她有点惊讶:“情人节?”

我让她更惊喜:“去年情人节的!”

她更加不敢轻举妄动。我补充:“只给心爱的人。”

以此类推,长舌婆也是我心爱的人。

洪小姐一直以来对我无限包容,接着毫不犹豫地就把这“只给心爱的人的去年的情人节巧克力”吃了。

与洪小姐相反的是帅哥。他竟然问我:“为什么其中一面粗粗的?”

他竟敢鸡蛋里挑骨头,可见其他人都是囫囵吞枣,不知道自己吃了什么形状的东西。

至于为什么我做的巧克力会有一面粗糙不平的呢?那要看是做给谁吃的……忽然有所顿悟,就是无论做给谁的,都是这样粗制滥造的。

今天还要更进一步了——做面包。冰箱里所有的材料全拿出来打成一个面团就对了。
至于最后到底成功与否,做出来的是不是面包……信不信就由你,反正我是信了。


Sunday, July 13, 2014

好地方坏管理

星期六又是槟州公共假期,大家都没上课没上班,几个帅哥美女被我骗到槟城国家公园去寻幽探秘。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连>million女友也被逼跟着一起去受苦。

为什么这样一个荒山野岭会令人去了又想再去呢?当然是因为那儿很“爽”,使人心旷神怡。

还有最吸引人的,应该是吊桥吧?我一心一意要在五点之前抵达,就是为了带一众帅哥美女和好朋友去走吊桥,以便可以拍到其中任何一人在吊桥上怕到哭哭啼啼、泪流满面的现场照片。

这一天的游客不少,只可惜,一走到门口,就探听到坏消息了——吊桥关闭维修,不知何时才重新开放。失望啊!

吊桥不是这公园的卖点吗?来了四次,就只有机会上去一次而且,原来是千载难逢的。现在想起来实在是太幸运了。说是维修,可能就是一生一世的关闭了。

不过没关系,翻山越岭寻幽探秘也是很好玩的。过了海岸,就走入山区了。一路上的设备实在令人失望,什么小亭子大亭子,没有一个是完整的。
这一次来到,才发现原来森林里原本有一个forest cafe,当然已经废弃空置了。想象中,如果我和>million女友有机会在森林里喝下午茶,多么悠闲快活……
可惜现实中,森林里的一切设施都是破烂不堪的,营地的小食堂、更衣室也不例外。真好奇,还有人敢来这个地方露营吗?
连吊桥也无限期关闭了,这样的一个好地方,被管理成这个样子……
当然,管理不当的是人,大自然依旧是那么美丽、充满包容,所以我们还是香汗淋漓、尽兴而归的。

Tuesday, July 8, 2014

十八相送

副校长说:“同学们,回去告诉你们的妈妈,说你们已经长大了,可以自己处理自己的事情了,只有手受伤的人才需要妈妈帮忙交功课。”

可是她们依然不相信孩子的手没有受伤,依然坚持不懈,要走入课室里帮孩子交功课。

她们依依不舍,依依不舍,依依不舍…
她们恨不得坐在课室里陪读,一直到天荒地老放学才一起回家去。

但很可惜,她们只能进入课室帮孩子拿功课出来交而已。

不过,交了功课后,她们就站在课室外聊天。

好开心噢!

Monday, July 7, 2014

青山与老鼠

今天风和日丽,爸爸提议一家人去海边野餐,我们高兴得跳起来。妈妈先准备食物,我们收拾了衣服和用具之后,就坐上爸爸的老爷车出发了。一路上,我们有说有笑,很快就抵达目的地。。。

以上情节纯属虚构。真实情况是——

今天风和日丽,又是槟州的公共假期,弟弟忽然决定暂时放下工作,到Bukit Hijau去游山玩水。妈妈没有准备食物,我们没有乘坐爸爸的老爷车,弟弟的捞鱼用具也忘了拿,就坐满七个人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一路上,我们当然有说有笑,却觉得路途很长,一直不能抵达目的地。太久没去Bukit Hijau了,很怕会迷路。经过一段过山车一般的路段后,我们终于抵达目的地。
迎接我们的是一道用铁链锁住的铁门。守卫亭里空无一人。失望啊!不过,弟弟那么瘦,或者可以从铁门的缝隙间钻进去。
这时,一只猫从公园里跑出来,不停地对着我们叫,似乎在向我们乞讨食物,但由于妈妈没有为我们准备食物,我们也必须挨饿,所以…小猫sorry了,你自己保重吧!

当我还在看小猫的时候,弟弟竟然已经进入公园了!原来铁门上少了一根铁条,他真的钻进去了。他看了告示牌上的电话号码,我便打电话去询问。我猜是森林局,得到的答案是因为有鼠尿病,所以公园关闭了。

至于更多详情呢?无可奉告,因为负责这个公园的官员去生孩子了。

那么舟车劳顿才来到这个“青山”瀑布区却不得其门而入,实在心有不甘,所以我们决定从铁门的缺口钻进去,不能戏水,至少也可以拍照。



所以我们的戏水之旅就变成摄影之旅了。

拍呀拍的,快要离开时,公园的负责人终于来了。他们大概是看到我们没有干什么坏事,而自己又那么不负责任没把公园看牢让我们有机可乘,所以也没为难我们,还告诉我们说公园将在开斋节第二天开放。

哈!开斋节后,公园的老鼠就不会在水里小便了,公园可以开放了,到时大家就一起到这“青山”来戏水野餐吧!

Saturday, July 5, 2014

瘦即是美

每天回家时,经过那一大片绿油油美到冒泡的稻田,我都跟小女生说:“这里好美,不如我们下去拍照。”

如果我说“你站在稻田中央,我帮你拍一百张照片”,小女生就一定会说不要。

如果我说“你站在稻田中央,我帮你拍你跌进田里然后满身污泥爬起来的连环照片,制成你的专辑”,小女生就会大声说“啊~我不要!”

但如果我反过来说“我们下去拍照,你帮我拍”,她就会很兴奋地说好,然后问我:“帮你拍你跌进田里然后满身污泥爬起来的连环照片,做你的专辑,是吗?”

是的是的,反正稻田才是主角。

讲了那么多次,星期五小女生跟我一起去学校,我们就讲好如果放学回家时遇到阴天,我们就真的下车去拍照。

可惜下午回家时阳光猛烈,我只好打消念头,只能用嘴说“这里好美,那里也很美,我们在这里拍照,我们去那里拍照……”

小女生忽然说:“其实肥的人拍照很难看的。”

我还在想着,我站在稻田中拍照是不是很难看,小女生自己接下去说:“我很肥,圆圆的,还有一个spare tyre!”

我知道圆脸的人很吃亏,总给人胖的感觉,可是小女生才十岁,不是应该长这样子,圆圆的吗?

小女生不愿意相信我说的,她并不胖。她一直重复说自己很圆很肥。后来她说:“我希望今天我弟弟买不到薯泥。”

我以为她坏心肠,原来不是这一回事。她说:“他买不到薯泥,我就不会吃到咯。我一看到薯泥就会忍不住吃很多,吃了就会很肥。要肥很容易,可是要瘦下来很难。”

十岁的小女生跟我这种潜台词就是“我要瘦我要瘦,瘦才是美”的课题,我接受不到啊!

瘦真的就是美吗?因为模特儿和明星都那么瘦,所以瘦就是美?

瘦不瘦、美不美,还不是由那些长得像一坨牛粪一样的娱乐记者自己撰写的!

我们还是不要管胖瘦美丑,趁着还有美景,下个星期就一起到稻田去拍照吧。

Thursday, July 3, 2014

打肿脸皮就美了

我拿了香蕉去给她,发现她的脸肿了,有点怪。

我问她发生什么事,她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说:“我去做了微整形。”

我立刻精神一振,非常兴奋地走近去看她。我常常说我要去整容,但只停留在说的阶段而已,而什么都没说的人却行动了。

她看我这么有兴趣,就向我解释:“我这里注射了一百支蛋白线,那里打了玻尿酸,还有下巴打了肉杆菌病毒……”

她还拿出手机向我展示她脸上插着针的恐怖照片,说很痛的。

我比较喜欢看成果。她那超大的双眼袋不见了,双眼变得更好看了。

她说:“幸好我老公支持我。不知道为什么他可以接受这些东西。”

我说我也支持她。让自己美丽是应该的,甚至是刻不容缓、义不容辞的!

我说她的眼睛部分很美。她说:“其实如果我现在不化浓妆,我脸上是一大片瘀青的。”

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会消退的。过后她就会越来越好看,可能会年轻十多二十岁,得到很大的快乐,一万六千大元花得很值得。

那时是她做整形的第三天。原来做整形这么简单,放学后去做,明天继续来上班,如果不愿公开,只要说是在浴室里滑倒才会变成猪头那样就行了。

不过,后来好像每个人都知道了。她自己乐于公开,不是我广播的!我只想要跟她拿诊所的名片而已。

Wednesday, July 2, 2014

爬墙为什么

好几个星期没负责课外活动,我几乎忘了还有这一回事。帅哥问我要进行什么活动,我发现计划里是体能训练,就叫他帮忙想一个活动,这样我们可以做两个station。

帅哥比我更像混饭的,他想也不想就说给他们爬墙。看我露出“Oh no”的表情,他说:“以前你给我们爬过的啊!”

我当然记得,还有小朋友怕到趴在墙上哭了起来,要劳烦老师上去救他呢!

时过境迁,往事如风,今时今日的小朋友除了玩电脑、玩手机之外,还有能力走出室外吗?他们会不会集体趴在墙上哭?

我几乎彻底否定这个建议,因为我还有各种各样的体能活动可以进行。我这样以为!

我忘了很重要的一件事,我们根本没有场地!所有的室外活动都在停车场进行,篮球、排球、男童军、女童军、学生警察……简直是马戏团大杂烩。

我们不再有场地可以进行活动了!真的是往事如风。

只有校园的围墙还存在,所以我决定带学生去爬墙。我和帅哥一人看一边,以确定学生没趁机逃走。

其他的老师和学生从停车场看过来,看到八十多个灰衣人在爬墙的可怕场面,又惊慌又羡慕。

时间到了,叫他们列队回课室,他们还是意犹未尽,不肯离开,好像蜘蛛人一样地贴着那堵墙。

他们沾沾自喜地互相炫耀。原来他们之中有人爬了三次、四次、五次……还有人爬过了八次!

爬墙有这么好玩吗?我只是懒得安排其他活动才带他们来爬墙而已,他们竟然玩得这么开心。

在走回课室的时候,我跟帅哥说:“下个星期轮到四年级学生来爬墙的时候,我们就请帅哥老师亲身示范。”

他竟然很爽快地答应了。

我不得不怀疑,爬墙是真的很好玩的。

学生收拾东西离开后,我留在课室外清理裤管上的草种子。班上的小坏蛋男生走来跟我说:“老师,他们以后就会爬墙逃学了。”

我跟他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教你们爬墙吗?就是要让你们逃学。你们逃学了,我就不用教书了!”

小坏蛋白了我一眼,露出“这个老师xiao了”的表情,走了。

谁叫你要参加男童军?男童军老师就是这样xiao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