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28, 2014

锁$$$

爱要说出来。

爱也要锁起来。
这样我们的生意就会火红起来。
钥匙是不跟锁头一起卖的,反正所有的顾客都会以为锁好之后就永远不需要用到了。

但我们会保留钥匙,因为将来要解锁还得另花一笔钱来买。

天桥底下见哦~


Saturday, September 27, 2014

最爱的人

看到流星要许愿。可是看到流星的几率太低了,所以看到纸折星星也要把握机会许愿。

六颗星星可以许六个愿望。我许了六个愿望:1.身体健康2.身体健康3.身体健康4.身体健康5.身体健康6.身体健康。

他只许了四个愿望:身体健康,有钱,快乐,聪明。

剩下两个。他抓了抓那两颗星星,说:“剩下两个,我要留给我最爱的人。”

最爱的人,谁?

不就是自己吗?

每个人最爱的就是自己。不信?看,“我最爱的人”的第一个字,不就是“我”吗?还不是以自己为重?

所以就算看到流星雨,落下一百颗流星,也要许一百个同样的愿望:身体健康。


Wednesday, September 24, 2014

谎与慌

叶露露拿了五年级的生活技能考卷来给我检查,我一看就要晕了。

这样的考题,简直就是在为难学生,除了出题者,大概没几个人可以真正明白她要表达什么吧?她一直不知道时代已经改变,老师一手遮天,胡乱出考题的年代已经过去了。

而且,我想考完试,批改考卷的时候,我可能会一边改一边骂粗话。与其过后才骂,不如就现在立刻骂好了。

我叫她把考题的备份给我,我要保留考题,但改掉出题方式。

她说:“我没有存底,我不会电脑,是请朋友帮忙打的。”

对,不必当主任,也不必当级任老师,除了生活技能之外,不必教任何其他的科目,连用电脑打字都永远不肯学,这样就可以说一句“我不会”,然后就什么都不用做了,但依然领那么高的薪水……人之无耻,果然天下无敌!

我知道她一定说自己没有存底,但没关系,我另有打算。“你的朋友一定有存底的,叫他给你,然后你拿来给我。”

她说:“他也是没有存底的……他不会有存底的……他只是帮我打好,是没有保留着的,他不会存着的……”

她越来越不知所措,简直是胡言乱语了。

笑话!我穷追不舍:“没有一个笨蛋会帮别人打了考卷之后不储存的!万一出了什么问题,要怎样修改?”

她还是一直念念有词:“没有的,他没有存底的,他没有的……”

我不理她,坚持要拿到那些考题。我要她叫他的朋友邮寄给我。

叶露露大概快要吓晕了。她先说:“寄给你?他不会的,他哪里会的?”

我抽出一张纸,写下我的邮址,叫她拿给她的朋友。

这时,她换另一个方式轰炸我。她不停地问我:“他用手机寄给你?他就用手机寄给你?所以他就用手机寄给你?然后他就可以用手机寄给你?”

这次轮到我要发疯了。感觉上就像有只蚊子在耳边不停地飞来飞去、不停地叫。我大声把她骂走。

我决定依照她的考题,重新做一份简单易懂的考卷,把她的丢掉。

我自寻烦恼,又找到事情来瞎忙。

放学后,帅哥走过来找我,看到我在打这份考卷,说我一定是太闲了。

我说我要开先例,这样从此五年级的生活技能老师和学生就可以不用再面对那么可怕、不合时宜的考卷了。你没看到我头上的光环吗?

我一边打字,一边发牢骚,跟帅哥说叶露露的奇怪反应。

帅哥说:“我刚才有听到你们的对话。我觉得,叶老师好像是在……要圆谎。”

圆谎!

我也有这种感觉。她就像是说了一个谎言,然后拼命地用另外九个谎言来掩饰第一个谎言。

所以那么慌张。

Monday, September 22, 2014

有朋如此

有一天,航航的两个朋友跑来问我,蛋糕上的奶油的做法。他们又要亲手做蛋糕为朋友庆祝生日。这次他们是为“参茶”庆祝。

他们第一次特地来找我,要我教他们做蛋糕的时候,我有点错愕。他们竟然要亲手做蛋糕为一个女生庆祝生日,难能可贵的是,这个女生并不是他们的女神,而是他们口中的小妹头。

除了教他们做绝不会失败的牛油蛋糕之外,我还给了他们我自己打好的奶油,又教他们做玉米片巧克力。

后来听说一切顺利,虽然花了很多时间,可是蛋糕做得很成功。

他们得到极大的信心,所以参茶的生日到了,他们又故技重施。但这次我可没有现成的奶油可以送给他们用了。

结果,隔天,就接到电话:“为什么我们的奶油搅拌了30分钟还是硬硬一团的?而且是橙色的?还有,我们的蛋糕也一直烤不熟,而且已经碎掉了。”

这……我猜是买错了材料,因为我听到的是一个很陌生的名称。

他们竟然很聪明地决定把那团永远搅不发的“橙色奶油”拿去做成另一个蛋糕,再另外去买一包面包油来搅拌成奶油。

结果,他们成功了。
那个蛋糕简直就像是买回来的,除了说好的巧克力米,Oreo饼干碎,上面还铺竟然着一层巧克力。我以为巧克力是倒上去的,觉得难度很高。谁知,做蛋糕的小朋友说:“我煮熔了巧克力,倒进盘子里拿去冷冻,过后把它打出来,盖在蛋糕上。”

我无意间上了一堂蛋糕装饰课。

过后,他们倒出一大堆各种形状的巧克力,都是他们亲手做的。

两个18岁的男生,亲手做蛋糕、巧克力为朋友庆祝18岁生日……

我惊讶得目瞪口呆。

我问参茶:“你要纸巾擦眼泪吗?”

Saturday, September 20, 2014

Friday, September 19, 2014

爬山控之失控

为了做好准备圆登神山的大头梦,我和帅哥又趁假期去爬山。这次我们从植物园外的月门开始登山,说好不要走到山顶,帅哥就说走到第二个休息站折返下山。

其实,我不知道第二个休息站到底有多远,反正帅哥最近曾来过,也没被击倒,那么应该不会很远吧?

一路上没遇到几个人,星期四没多少人会像我们这么闲来自讨苦吃的。
走山路比走柏油路轻松、有趣多了,我还以为我来到了吴哥窟。
当我还在想着,不如星期日我也带其他爬山控来走这一条路的时候,帅哥指了指前面的阶梯,跟我说:就是这里。
就是这里,这里不是我们要抵达的休息站,而是他口中所说的,很长很长的阶梯,我的恶梦。

爬上这段似乎无止境的阶梯……我觉得我好像要断气了。至于神山……忘了它吧!

我们就这样走走停停N次,休息时间比爬山时间还要多。后来我们看到其他的登山客走向另一边的小径去,我们也舍阶梯取道布满黄泥的山路了。

走呀走的,来到一块大石头上,我们就走下来休息、野餐、聊天,然后就忘记那段爬阶梯的痛苦过程,又继续登山。

也不知过了多久,才终于抵达第一个休息站。除了几个人在修路筑桥,没有任何登山客在那儿休息。帅哥到“游乐场”去玩了一下,指着那些健身器,问我:“有人特地爬山到这里来健身的吗?”

人间处处有怪人,谁知道是不是有人特地爬山到休息站去健身?就像谁会理解有人不在家追看连续剧,特地起个早跑去植物园爬山一样。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谁也没打算走回头,又继续往上走,大概是脑海里已经被设定好一定要到第二个休息站才回头吧?

我们继续走,走过平坦的山路(唔,我最喜欢这一段路),
也走过一大片被林火烧死的树林。偶尔会看到山脚下的风景,可惜都被烟霾给遮盖了。
也不知到底走了几个小时,帅哥一直说:“快到了,快到了……”

等到这句“快到了”讲到第一百零四次的时候,我们终于到了所谓的第二个休息站。

这所谓的第二个休息站其实就在登山的柏油路上。我们从山路走出来,走到柏油路上去了。

我一眼看到那个2.5km的牌子。真正的难题来了。

我们坐在竹荫下,开始很严肃地思考有关人生的问题。

上山2.5km,下山也是2.5km,我们要如何取舍?

我先教训教育了帅哥一顿,问他到底要选择上山还是下山。他一贯的不敢表态,选择向恶势力低头。所以,我决定继续登山。这一次,我有2.5公里的柏油陡路要走。

呜呜……作梦也想不到十八天后我又会徒步上升旗山,简直是啼笑皆非!

帅哥几次想要甩掉我施展美男计搭顺风车上山,我也想把他踢下山崖圆独自登升旗山的梦想,可惜两人的诡计都无法得逞。

不过,走柏油路路线立刻变短了,看着牌子上的号码越来越大,心里就越来越有动力,虽然我们还是不停地坐下来休息了N次。

终于,5.0km的牌子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了。我们决定立刻去吃红豆冰!

这一次没有人赶时间下山,也没有人在山脚下等我们,我们终于可以轻松地把升旗山看一遍。
但看到手表上指着三点正的时候,我被吓到惊叫起来。三点!我们到底用了多少时间登上升旗山?

又破了登山时间最长纪录。

下山可以坐缆车,可是要从缆车站到植物园又是另一个难题。再加上我还要坚持去亚依淡吃laksa,所以就在我的人生中第三次坐上德士,从缆车站坐到亚依淡巴刹去,为了吃laksa。

反正误打误撞爬上升旗山已经够莫名其妙了。

接着,还必须回去植物园驾车。我们就在街边搭巴士,坐上Rapid兜来兜去,兜到晕头转向,来到Komtar,转搭去植物园的巴士。等了很久很久,帅哥就是不肯相信老人家的话,每一辆巴士都要上去问一问:有没有进过植物园?

谁家的巴士这么有空,会“经过”植物园?他就是不信那是一个终站。

等了很久,植物园的巴士终于来了。结果又被载去兜来兜去,又再一次晕头转向,才抵达植物园。天都已经黑了。

我终于跟我的车重逢了,恍如隔世。

我跟帅哥说:“你那一招,等以后你带你的女神来爬山的时候才用。我是你的老师,不需要用这招!”

那一招,叫做“快到了”。

不过也要感谢这个“快到了”的招式,我又再次徒步登上升旗山,满足了个人荣誉感:P

Wednesday, September 17, 2014

日出背后

无意间,在自家庭院看到了“日出”。

无可避免的,所有美景前方都有碍眼的电线、电线杆、电灯柱等等,但绝不会减低我拍照的怒气雅兴。
其实,这个日出是指太阳被乌云遮来挡去之后又蒲出头来的情景。

当我走回家里拿出手机来的时候,原本像咸鸭蛋一样高挂天空的太阳已经开始被云层遮挡住了。我只能拍到太阳的下巴。
好不容易得到乌云飘走,终于可以看到整个太阳了,另一朵乌云又飘来了。这一回,乌云把太阳的下巴遮住了,我可以拍到太阳的额头。
得到第二朵乌云飘走后,我以为可以拍到整个太阳了,结果就飘来了第三朵乌云。这一次的乌云大概是叉子形的,一下子就把太阳的额头和下巴给遮住了。我可以拍到太阳的……脸颊?眼睛?鼻子?
结果没有一张照片是满意的。

可是这样在自己的庭院里看“日出”,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

我把日出的情况告诉航航。航航说:“其实日出真正的情况是这样的——一半的太阳从上面落下来,一半的太阳从下面升上来,然后cop一声接在一起的!”
难怪总是有乌云飘来飘去,一定是不要让我看到太阳的秘密。

Tuesday, September 16, 2014

良药苦口


想要忘记一段感情,方法永远只有一个:时间或新欢。要是时间和新欢也不能让你忘记一段感情,原因也只有一个:时间不够长,或者新欢不够好。

这是张小娴说的,我没这么厉害。

Sunday, September 14, 2014

水泄不通星星走路

跟小朋友们一起去参加star walk。但他们说要跟巴士一样在凌晨三点半出发时,我已经要晕倒了。他只好改为四点出发。四点,我也差不多要晕倒的。更加可怕是的,他们根本没打算要睡觉,整晚在聊天、嬉闹,我也被吵到无法入睡,所以四点出发根本没问题。

凌晨,没有塞车的槟城有点陌生,我们很顺利地抵达目的地Time Square。六点之后,人越来越多,把Time Square挤到水泄不通,非常可怕!
挤在人群中动弹不得,我很后悔参加了专项活动。我应该去爬山,不应该来当人形沙丁鱼。那么多人挤在一起,简直是人间地狱。

七点多,步行活动开始,大家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也不知道到底走了多少公里,但因为可以这样慢慢走,才终于有机会看清楚乔治市的模样。

走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终于回到Time Square,来到终点前,路线变成一个瓶颈。大家全卡在瓶颈里,再一次动弹不得,比开始前的情况更加可怕。

也不知道到底花了多少时间,我们才穿过这个瓶颈,拿了证书,重见天日。
离开这个人间地狱之后,把车交给小朋友们去找乐子,自己跟>million女友去吃喝玩乐。也不知道到底吃了多少餐,最后竟然在Roti Bakar吃到很好吃的laksa,令我们喜出望外,什么睡意也被震醒了。
为了显示品味独特,我选了云吞面条来代替laksa面条,结果——实在很好吃!

看来以后我还是不要跟精力无穷兼志在看美眉的小朋友们去参加什么人挤人的活动,专注爬山和吃喝玩乐就好了。

Wednesday, September 10, 2014

又一坑爹

今天又不用载小女生,很闲的帅哥又叫我一起去逛,我说我要去“又一村”。原来那是“又一城”。

已经过了午餐时间,店里没几个客人,店员全是外劳。我们翻开菜单,看到眼花缭乱。我只记得上次点了车仔面,却忘了到底是好吃还是难吃。

由于实在晕头转向,我又点了车仔面。然后一看到香蕉船,这个香蕉船控又忍不住点了一份。帅哥则点了一份水果沙拉。

水果沙拉很快就送上来了。好大的一盘,我们呆了一阵子。这是我们第一次看到比图片还要大的实物。
比较可怕的是,沙拉不止分量大,连size也是超大的,要放进嘴巴里没那么容易。帅哥翻开菜单,指着图片,带着不甘受骗的语气说:“图片里的水果是切到很小块的……”

我们还没从沙拉的惊吓中镇定过来,员工又把香蕉船送来了。

香蕉船不是应该等到我们的食物可要吃完的时候才送上来的吗?

帅哥说,这家店不够贴心。我也觉得有点不妥,却又没有要求员工先把香蕉船收起来,因为我并没有想到我的车仔面需要等那么久。

等了很久,终于见到我的车仔面。我一眼看到就立刻后悔了。
我记得它了——实在有够难吃的面,不咸、不甜、不鲜、不酸、不辣,简直就像用白开水来泡米粉吃一样。

不过,我还是把它吃光。

到了这个时候,我的香蕉船已经差不多沉船了。帅哥提议:“不如你跟店员说,你们的香蕉船真好吃,我需要一根吸管来吃它。”

我没那么坏蛋。我逆来顺受,乖乖用小茶匙把冰淇淋液舀起来吃掉。

这家店真的不够贴心,要不然店员一定会送上吸管让我把香蕉船吃光的。

看来我真的是去错了又一村。。。

幸好那杯红豆+仙草+豆浆还算好喝,店里的wifi也能用,我们还可以面对面用微信聊天,充分体会到“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我在你面前,你却在玩手机”的乐趣。



Sunday, September 7, 2014

瞎忙

我说不出我到底在忙什么。帅哥说我瞎忙。我又无法反驳。

今天我仔细想了一下,原来其中一项瞎忙的原因是勤练乾坤大挪移神功。

今天被挪的是其中一盆竹子。先把地上原本已经很茂盛很美丽的植物拔光光,挖一个很丑的洞,然后出尽九牛二虎之力把整盆竹子拉过去,敲破美丽的花盆,把竹移植到地上去。
这样把植物移来移去,简直就是吃饱无事找事忙。而且,把竹子种在地上,将来大概会后悔的!

可是过度活跃好像也是不治之症,很难治愈……

当我扫地扫到半途忽然跑去整理塑料袋的时候,航航终于忍不住说:“哼!你这个瞎忙的人……”

都已经说了,很难治愈的。

你们这些帅哥每天下班回家后腾出腾进为打game而忙,还不也是瞎忙?哼!

Friday, September 5, 2014

惊魂

走入五年级最后一班,发现人数很少。我心里暗暗高兴了一下。这样才对嘛,不喜欢读书的人,应该索性不用来学校,这样老师就可以好好地教导想要学习的学生了。教育专家们,去死吧!

原本被我称为疑似野人的X全看了我一眼,就乖乖坐下。最近他几乎已经成为我的得力助手,再也不像野人了。家勇则立刻拉了一张椅子来坐在我的面前,静静地看着我。

今天我一看到家勇,心里有点害怕。

因为我怕他的爸爸会来打我。前几天,他已经来打了英文老师。

根据路边社的消息,是因为英文老师失魂鱼打了家勇的背后一下,所以家勇的爸爸就来学校以牙还牙,也打了失魂鱼的背后一下。

我这才知道,原来真的有家长会来学校打老师的。

我差点忘记这件事,直到我看到家勇。

我想我应该会很安全,因为他很喜欢上我的课,我绝不会有机会打他的。他特地拉了椅子来坐在我的面前,就是为了专心听我讲课,我简直受宠若,哪会打他?

为了保命,我要好好对待他,如珠如宝,轻声细语,呵护备至,鞠躬尽瘁……

Thursday, September 4, 2014

自讨苦吃国庆日

其实本王并没有恩准任何混蛋冒用本王的名誉到升旗山上去涂鸦。
如果钱太多,非要花钱买涂改液来涂鸦不可,其实也可以去买个锁头,写下某某人爱某某人,锁在后面的围栏上。
如果精力无穷,可以学我们去爬山,爬到精疲力尽就没有能力涂鸦了。

我也是没想到竟然会有人约我国庆日去爬升旗山的。Kit实在很孝顺,简直是孝亲敬老,还一边登山一边不停地跟我说话,逗我开心。

我们走的可不是山路,而是很陡柏油路。我一路尽量调整呼吸,一路跟他说话,0.1km之后,我的心简直就是要停顿了。

Kit以这样的方式来报答老师的教育之恩!

为了保命,我走走停停了大约一百次。一路上有跟我一样差劲的脚车队“相伴”。我一边喘气,一边跟大叔们搭讪,叫他们把脚车借给我。
大叔喜出望外,说:“拿去拿去,我等人讲这句话等很久了!”

原来骑脚车山上比一边说话一边走上山还要辛苦。那么,脚车我不要了。

大叔们互相挖苦:“哼,星期日不在家里睡觉,跑到这里来爬山,xiao的!”

后来Kit终于被我说服,弃我而去,独自跑上山。我轻松多了,继续走走停停一百次,终于在2小时45分钟之后抵达山顶。大概打破了登山时间最长的记录。

到了山顶,kit的朋友立刻说去吃红豆冰。

唔,国庆日,我们特地起早八早起床,用尽九牛二虎之力,花了差不多三个小时爬到升旗山去-吃-红-豆-冰!

果然是红豆冰的忠实拥趸。

升旗山已经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幽静。这里简直就跟shopping mall没有分别,到处人山人海,有点吓人。

下山时,我选择搭乘缆车。山上山下的的缆车站都是人山人海。大家都涌到升旗山庆祝国庆日吗?
我用了2小时45分钟走上山,缆车用七分钟就送我抵达山脚。

奇怪,我们为什么不要用七分钟搭乘缆车上山,偏要花两三小时去受苦呢?

真是一群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