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29, 2015

自由派给你的痛苦

洪自由看到我,就跟着我走到生活技能室,一直游说我跟他买kuih kapit。我假意说我必须先问过我的家人才决定,他就走了。

我开始上课的时候,洪自由又来了。这次他带着一本簿子和一支笔来写订单——他竟然在上课时间来逼我跟他买kuih kapit!

我又要教书,又要不停地跟他说:“我不要买,现在是上课时间,你不可以来做生意的。”

我大概重复说了五次,他才离开生活技能室。

到了休息时间,洪自由又拿着那本簿子和那支笔来写订单了。我想起每一年我都是跟洪自由的同班同学“米圆”的姐姐订kuih kapit的,这一次由于她太早问我,我就忘了回复。洪自由这样一再来强迫我跟他买,我就怀疑其实他是听到风声才来招生意的。

洪自由竟然也不否认,他说:“老师,你跟他订和跟我订是一样的,一样的。”

他一直要我写下我要的数量。原来他自己跑来当米圆的中间人。

但接着米圆也来了,我就向他订了两罐的kuih kapit。由于是老顾客,米圆说不需要写下来,然后他就走了。

洪自由并没有走。他换个方式了。他说:“老师,你也要买我的kuih kapit!”

我知道他根本没有做糕来卖,他就说他是跟某某同学拿货的。我知道他的班上没有那样的人,他就改口说:“他转校了,可是他住在我的隔壁。”

然后他就继续在我的耳边嗡嗡作响:老师,你一定要买我的kuih kapit……老师,你一定要买我的kuih kapit……

他开始恐吓我了。

我收拾东西,打算到隔壁的生活技能室去等五年级的男童军来练习步操。

洪自由继续跟着我到隔壁去。我让学生开始练习步操的时候,洪自由一边忙着恐吓我:“你一定要买我的kuih kapit……你一定要买我的kuih kapit……”,又一边胡乱对那些同学喊口令,弄到我无法给他们进行练习。

这时,米圆又带着他们的同班同学来门外看热闹了。他们的大佬X全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走进来警告洪自由:“你给我出去,你不可以这样!”

洪自由才不理他,又继续干扰五年级的童军。我跟X全说:“你们把他带走吧,他在这里捣蛋,我无法给学生练习。”

X全就和米圆联手要把洪自由拉出去,洪自由就像一条泥鳅一样,滑不溜鳅,X全和米圆无法得逞。X全生气地走出去,还恐吓洪自由:“你给我小心,回班我给你吃椅子!”

我大吃一惊……吃椅子!

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恐吓语,可是洪自由还是无动于衷。我先劝告X全不可以恐吓同学,然后才转身去看洪自由。他很生气地跟我说:“哼!你要叫我出去,我……我跟帅哥老师讲!”

哎呀,我好怕啊!

这样我也要跟我的妈妈讲了!

可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好蛇不跟“萧郎”斗,我就换上假面具,好声好气地跟他说:“今天是五年级的来练习,下次轮到六年级练习的时候你才来。”

洪自由这才停止捣蛋。接着他又出新招了。他不停地问我:“老师,你要吃什么面,我去买给你。”

我知道他开的都是空头支票,就一直说不要吃面。他还是不停地重复问,存心要把我搞到变成他的同类。我被他烦不得了了,就说我要吃肉骨茶面。

果然不出我所料,他立刻说:“肉骨茶面?没有的!”

其他学生立刻说有。他就装疯卖傻说:“有咩?”

大家再次很肯定地跟他说有之后,他就说:“好,老师,我现在就去买给你吃!”

然后他就走了。

然后我就重获自由一阵子了。

一直到上课了,我要走回办公室了,洪自由才从食堂走过来跟我拿回他的簿子和笔。他当然没有买肉骨茶面给我。他又跟着我,一直到遇到训导主任。

训导主任一看到他就大声问他:“你去了哪里?你的同学说你一直去缠着大王蛇老师!”

洪自由连忙说没有,可是我也连忙说:“快点把他抓去,他一直来逼我买kuih kapit,又来捣蛋……”

洪自由没有反驳,乖乖地跟着训导主任走去。这次他不敢警告我:“哼,我跟帅哥老师讲!”

我依然心有余悸……我很想帮他买一张巴士票,请帅哥老师把他一起带走!


Wednesday, January 28, 2015

自由派给你的快乐

一看到美女代课老师的位子上换了个男生,我就想起校长跟我说的话:“……或者你又会得到一个帅哥来帮你呢?”

Shit!

我走过去问他以前是不是男童军,他说不是。我心里就暗骂某幕后黑手:“XX副校长,你这个贱人!”

所以今天的童军活动……我又有了新的拍档T.T

洪自由一看到我,又混进来,说要帮我教导四年级的童军。他果然是自由派的掌门人,想要混到哪里就哪里,根本视规则为无物。

活动完毕,洪自由又跟着我,很热情地说要帮我。我让他帮我拿手提电脑,他背着书包,拿了电脑后又一把抢过我装宝典、名单的环保袋,接着还要来抢走我的手袋。

我跟他拉扯了一下,脚又痛了起来。我说我的脚很痛,不能走那么快。洪自由说:“老师,你脚痛啊?你老了。”

我说我的脚受伤,他又说:“老师,你照镜子啦!”

我想不通脚受伤为什么要照镜子,就没理会他。

他忽然跟我说:“老师,你看!”我就看到他手中不知何时已经握着一面镜子了。他尝试着让我可以看到自己。

我大吃一惊,想不到这样的自由人物竟然会带镜子来学校,难道他需要补妆?

我配合他演下去。我假装看到了镜里的自己,就问他:“大王蛇老师美不美?”

他说美。我又问他,帅哥老师帅不帅。他说帅。我就秋后算帐:“如果帅哥老师在这里,你就不要跟我好了。”

他连忙说:“要,我要跟你好。”

接着他又说:“我喜欢那个新的老师。”

我以为他已经一见钟情喜欢上新的代课老师了,他却说:“我喜欢那个女生的老师。”

原来不是已经喜欢上这个新的男生老师。

洪自由摇摇头,说:“不是,我喜欢女老师。”

噢,他喜欢“女”老师而已……

放学前,洪自由又很自由地向他的老师请准出来帮我布置布告栏了。我们收工走回课室的时候,他竟然用手比了一比,跟我说:“老师,你很矮咯!”

我看着比我矮半个头的洪自由……

是的,我实在太矮了,只比他高半个头而已。


Sunday, January 25, 2015

混饭吃的蛇

有一天,有一个混饭吃的老师带了两本课本要去教导四年级的RBT课。她决定先到班上去带学生,然后才一起去生活技能室。

这个混饭吃的老师站在某课室门外等了一阵子,里头的老师继续教书,没有要出来的意图。

混饭吃的老师觉得自己可能是搞错了,就走到隔壁班去,打算走进去。可是抬头看到门上的牌子,又觉得自己应该是没教导这一班,所以又后退出去。

她有再向前走到另一班去,却发现那是一间电脑室。混饭吃的老师呆了。过了一会儿,她才终于想起自己要教导的班级其实并不在这一层楼里。

找到学生后,她就把学生带去生活技能室上课。她打开她自己的课本,也叫学生打开同样一面来看,然后就依据书上的内容,拿出一大堆工具来教学生。

学生看到津津有味,接着就开始进行活动,动手工作……

休息时间过后,混饭吃的老师还得继续教导另一班的学生,上同样的课。她又拿起那两本课本,准备开始教书。

这时,她发现了一件事——这些课本好陌生啊!

那是五年级的RBT和TMK课本,全新的!

混饭吃的老师刚才用了五年级的书来教导四年级导学生,而他们竟然完全没发现老师给他们看的课本内容跟他们的是完全不一样的!

那个混饭吃的老师教完两节课,竟然也没发现自己拿错书,教错课程了。那样的蛇果然不是一般的蛇。

结果……反正皆大欢喜,那个老师很有可能会继续混下去,蛇到退休。



Thursday, January 22, 2015

输家

走到下午班的办公室,一眼就看到我的“情敌”。她一直对我笑眯眯,当我走到她前面时,她忽然大声叫我:“情敌!”

我哑然失笑,也回敬她一声:“嗨,情敌,你好!”

她就开始演了:“我们那个时候是一起抢一个人的……哼!现在还要不要抢?”

我问她:“你现在还喜欢他mie?”

她呆了一下,露出迷茫的表情。不用问都知道她一时根本想不起那个“他”是谁,长什么样子。

接着她又露出可爱的笑容,然后大笑着摇头。

我跟她说:“你看,人生一切是浮云!”

当我从厕所出来的时候,新来的临教走过来,好奇地问我:“刚才我听到她叫你‘情敌’,为什么?”

我还来不及回答,我的“情敌”又开始演了。她绘影绘声地跟这个美少女说:“唉哟,当初我们为了抢夺一个人,我们打到地上去,打到头破血流啊!”

我差点就要笑到滚地了,我又跟她说:“可是现在你是不是已经彻底忘掉那个人了?你看,一切都浮云!”

美少女就问:“那么谁赢了?”

我连忙说我输了。我的情敌顿了一下,一脸认真地说:“其实……我们两个都输了!”

我也配合她一起演:“唔,是呀,我们都输了,所以我说一切是浮云。“

我的情敌还继续跟美少女说:“所以她要出家了。唉,那时我们还打到头破血流啊!”

我一边哈哈大笑,一边走回自己的座位准备收拾东西回家,又一边胡思乱想:

幸好那些争夺的故事只是玩笑,如果是真的,那就是一个笑话,一个污点回忆了!

但大家在忙着你争我夺的时候一定没察觉…

Wednesday, January 21, 2015

专一

自从去年年尾洪自由发现帅哥老师比我更帅之后,他就移情别恋,决定不再睬我了。如果我跟帅哥在一起,他就跑过来抱着帅哥,还用敌视的眼神看着我,向我宣示主权。

到了最后一天,洪自由索性逃我的课,跑到帅哥的课室去,死抱着帅哥不肯放手,只差没像只树熊一样挂在帅哥的身上。

我好不容易才把他从“树”上拉下来,带他下楼去,转眼间他又转身跑去抱帅哥了。

为了帅哥老师,洪自由甩掉他本来很喜欢的生活技能老师了。

今年一开学,洪自由又很热情地一直叫我。他眼中的敌意也消失了。

我终于忍不住问他:“你不是已经不要跟我好了吗?为什么今年你又要跟我好了呢?”

他不假思索地说:“因为帅哥老师不在了!”

噢……噢……

他的心只能容纳一个老师而已。帅哥老师不在了,大王蛇老师才有机会归位。

他的眼神多么地单纯,表情多么地认真……可见他没听到大王蛇老师的玻璃心乒乒乓乓地掉在地上的声音。


Saturday, January 17, 2015

可怜的蜜蜂

看了又看,读了又读,很懊恼为什么总是无法辨读蜜蜂跟蜂蜜读。

唔,这年代,什么都可以找借口,所以这一定是阅读障碍。不是因为得过且过,敷衍了事的态度的错。
航航拉过去看了一下,说:“这是用蜜蜂搅的汁,英文应该是Bee lemon tea,他们写错了!”

原来不是阅读障碍,而是翻译的错。

不过我们不敢喝用蜜蜂搅的汁,所以没叫蜜蜂柠檬茶。


Tuesday, January 13, 2015

三把火

工作排山倒海,人仰马翻,忙到头脑当机,可是没有一件是跟教学有关的。

昨天有人递给我看一张纸条,说各科主任必须准备各种各样的文件存入档案夹里。我还没有开始恢复意识,今天又看到大家忙着填写与打印biodata(生物数据?原来老师是生物,我还以为是神)。

这些“生物数据”又是为了存入各科档案里。如果一个老师教导五个科目,就要印五份……到底是谁说要这样做的呢?

人家会告诉你:“他们说的。”

他们是谁?

没有人可以具体地告诉你答案。

我很想念宝宝。我喜欢发牢骚,做假设,真指责——就是因为这个世界上有那些自作聪明的人自以为是地做了多余的工作,害得大家也要跟着团团转。

宝宝很赞成我的说法,因为她有个很“尽责”的战友。

其实这不是假设,这是指责。有些人过度“尽责”,上头给了一个指示,这些人不止立刻做到最好,还自己添加了额外的东西,同事看到了,以为是上头的指示,所以也跟着做了。然后上头看到了,又觉得说这样多做了一些东西,那个档案好像更加好看了,就指示其他的人也跟着做……

然后所有的羊就这样做了,牧羊犬也做了,最后甚至连狼也做了……

而所有这样做的生物们都知道自己正在做着毫无意义的事情,大家一边做一边埋怨,却又继续跟着大队在做……

shit!

老师就当机,造纸厂就发了财。而学校再多做千百个橱都不够存放档案。或者有一天,老师必须从办公室迁到走廊去,以让路给这些档案。

而要我们做这么多无意义的工作的“他们”,到底是谁?

Monday, January 12, 2015

请听我解释我只是跟你开玩笑而已你不要生气

实在是很显,一张黑脸挂了一天。

肥婆问我还有没有卖香蕉,她旁边的老师也说如果有香蕉,不要忘了她。

肥婆跟她说:“大王蛇这次应该不会忘记我们了,我们就坐在她的旁边。大王蛇的香蕉真的很好吃。”

她旁边的老师也说:“是咯,自从吃过大王蛇的香蕉之后,我就觉得其他的香蕉不好吃了。”

我忍住笑,小声地说:“我的香蕉……”

哈!

肥婆和邻居也笑起来。接着,肥婆连忙解释:“是大王蛇卖的香蕉,不过我们习惯这样说大王蛇的香蕉。你不要生气har!”

shit !又来了!

什么玩笑什么打闹都要解释一番,一点也不好玩。

好想念宝宝坐在我旁边的岁月,两个人简直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什么都不用解释。。。


Sunday, January 11, 2015

灰的开始

无聊的假期终于要结束了,令人绝望的新学年就在眼前。

没有美景,没有其他颜色,似乎是一个灰色的年。

听说这是蛇的末日。
而心里
明明如此哀伤与失落,要如何演出那看似应持有的无所谓?

Friday, January 9, 2015

休息站

这次又不知死活地停在Simpang Pulai休息站,嘛嘛档的饭菜当然是绝对不敢再吃了。结果就突发奇想,不如到超级市场去买菜回家煮。

在大道休息站休息,还顺道买菜回家煮,唔……

看到青苋菜一公斤RM 10.99,再看看一旁的红苋菜,一公斤RM14.99,是被吓得清醒了不少的了。可是又很好奇,一把苋菜到底值多少钱,所以就买了。
啊哈,一把那么贱的苋菜差不多四块钱,真是惊吓。

拿了菜去排队付钱,前面是一个女人。她的小小孩子一直走来走去,要买这个、要买哪个,她一点反应也没有。他的中年大肚腩大叔型男人一直跟着那个小孩子走来走去,嘴上一直用很“可爱”的语气说:“你要吃糖糖啊?你要吃冰冰啊……”

每一个句子都用叠音词作词尾,从大肚腩中年男人的嘴里说出来,很恶心啊!

过了一阵子,小小孩子颠颠簸簸地拿了两包糖果走过来,大肚腩男人又用很可爱的语气跟他说:“你不能买,你没有钱钱。”

钱钱……

我很想骂女人前面的那个马来婆,干嘛要买那么多东西,少说也有五十件货物,害我必须站在那儿痴痴地等,听那些恶心的、白痴的话。

女人始终毫无表情。轮到我付钱的时候,我才发现那是一个express柜台,只限购买不超过十种货物的顾客。那么那个马来婆装满一整辆购物车的货物只是我的幻觉?

我心不甘情不愿地拿出钱钱来,买了那把有生以来买过最贵的苋菜菜,觉得自己xiao了。

Simpang Pulai休息站,有人会泻肚子,有人会key笑,以后还是不要再停这里了。

Sunday, January 4, 2015

古晋之旅

快要开学了,才要到古晋去旅行,是真的有点疯狂的。料想不到的是,学校竟然延迟一个星期开学!唔……

虽然做了很多功课,可是到了古晋还是有点忐忑不安。租车到手后,我们就根据探听到的路线开车到古晋市区去。至于之前下载的waze,简直是废物,千呼万唤也不肯醒来。

我们找到一个地方吃了早餐,然后就蒙查查抵达waterfront。买了停车固本,自以为是地刮了两张放在车前,然后就去河边逛,然后就被说服去游船河。

所以我们的第一个景点就是乘船游砂拉越河,眺望州议会大厦、Astana、Fort Marghrita ,还有和船夫闲聊,挖掘古晋的底细。

游船河一小时之后,我们发现车子已经多了一张罚单,只好先去还罚款,RM0.55。我们有点摸不着头脑,不明白为什么会被开罚单。

付了钱,我们就像无头苍蝇一样,胡乱开车到处去,结果就到了亚答街,在那儿逛了一阵子,参观了上帝庙,还信誓旦旦地说晚上要到那条街上去喝酒夜蒲。

接着,我们就去了砂拉越博物馆,参观了文物馆之后,我已经开始神游了,所以就决定先到酒店去,过后才找机会来参观其他的两个展示馆。

下午,我们又来到另一条不知名的街,吃了干捞面后又继续逛,发现了猫的塑像就连忙拍照证明到此一游。

六点左右,天就黑了,我们很无聊地决定去寻找猫博物馆。由于GPS苏醒了,我们很容易就找到猫博物馆……的入口处。然后又叫GPS带我们去到了Astana和州议会大厦的门口。

我们的古晋第一天之旅就以夜游猫博物馆大门+阿斯塔纳宫大门+州议会大门作为结束。

第二天,我们就到文化村去参观。这时,我才发现我本来想要住的Damai Puri Resort竟然坐落在离开古晋市区这么远的地方。

买了入门票之后,我们就匆匆忙忙到“戏院”去看表演。看完表演,我们才去参观长屋。文化村里的长屋、高脚屋是真的可以租住的,古晋人却十问九不知。

当我们来到Penam Hut的时候,我好奇地问了那个土著:“你是本南人?”我以为我在问废话,谁知他竟然告诉我:“不是,我说bidayuh人。”

过后,我们就在Ulu的长屋见到了驻守那儿的马来人,在华人农舍就到了会说华语的bidayuh人。我开始怀疑在bidayuh长屋里的是依班人,在依班长屋里的是本南人……

离开了文化村,本来计划好要去的Semenggoh Wildlife Center已经来不及去了,我们决定回到市区,本来说好要继续去参观的博物馆已经关门了,我们就随便停在一座公园的路旁。走着走着,就发现那是属于博物馆的公园。我们怀疑公园其实原本是墓园,除了排列整齐的坟墓之外,公园里到处都有墓碑,一旁还有石凳子供人乘凉,人鬼同乐!

由于几乎所有的景点的关门时间都是一样的,所以我们只能继续走走逛逛,参观了各个大门,最后走到Plaza Merdeka去Window shopping。

第三天,我们在无法叫醒GPS的情况下按图索骥地去到了猫博物馆。猫博物馆的收藏品很多,不过却只有假猫,连一只真猫也见不到。

然后我们又回到市区去参观博物馆。原来除了文物馆,其他两个展示馆正在装修,我们可以说是白跑一趟。不过我们总算参观了华人文物博物馆和大伯公庙,而不至于每天都只看到它们的大门而已。

吃了午餐,我们就到Semenggoh Wildlife Center去看人猿。付了每人五块钱的门票后,我们还得驾车上山到观猿处,应该就是工作人员给人猿喂食的地点。

我们一到,就来了一只人猿。所以我们很幸运地看到了一只人猿!

工作人员说由于是水果季节,人猿不需要出来等待喂食,所以不容易见到人猿。昨天连一只人猿也没有出现!

我就认为我赚到了,因为驾车这么远去看到了一只人猿!

离开Semenggoh,我们回到市区,又蒙查查抵达了圣托马斯教堂,走了一圈,到此一游。晚上我们又到Spring Mall去闲逛,在必游的名单上又打了一个勾。

第四天,就去了我坚持要去的Bako国家公园,经历了惊涛骇浪后安全回来,而不知在何处的仙女洞就算了。

再看看必游的名单,大概就只剩下纺织博物馆和某个听说有大王花的国家公园……也算是完成旅途了。

这一趟旅游,最大的感想就是——出门前一定要确定你有能够正常操作的GPS!


Saturday, January 3, 2015

巴哥落汤鸡

今天终于见到阳光,我们才惊觉,原来古晋也有太阳的!

既然见到了太阳,那么今天原定到Bako国家公园的计划就可以付诸行动了。

虽然GPS半梦半醒,也无法追查到Bako的存在,但我们依然很顺利就抵达了目的地。

一踏入码头就必须先买入门票,每人RM10,然后又去另一个柜台买船票,单程RM15。过后就在简陋的码头等到天荒地老。然后船来了,一来就来了很多艘,我们上了一艘较小的船,结果…

晴天已经在我们等到天荒地老之后渐渐变成阴天了,海上卷起了巨浪,我们的小船简直已经变成过山车,心脏也快要跳出胸口了。

快要抵达下船的地点(竟然不是码头)时,一个巨浪迎面打来,把我们打成落汤鸡。我们事先被船夫命令必须先脱鞋并把裤管卷起来,但看来一切都是徒劳无功的。
上了岸,我们就跟着大队(前面应该是有ranger带着)一直往前走,其实就是在森林里trekking,却又无法好好的观赏四周的景物。走了大约15分钟,终于抵达建在海边HQ。我们又连忙到柜台去买回程的票。刚想要到处去走走看看探险,却下起雨来。雨越下越大,我们只好躲在食堂吃东西。

吃完了东西,雨变小了,我们就继续行程。一走到另一个码头,雨又变大了,我们又被困了。在那儿望海的船夫告诉我们,那是看长鼻猴的景点,但因为下大雨,我们什么猴都看不到。
雨小了一点之后,约定的时间也到了,我们就走回HQ。在等待的时候,终于看到一条我的同类。
过后我们又跟着ranger穿过丛林,走回原本上岸的地方。这次我们坐上了较大的船,虽然海浪依然澎湃,却没那么可怕了。

而我们的巴哥国家公园之旅就这样蒙查查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