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27, 2015

古人rojak

弟弟问:“孔明是诸葛亮?所以孔明姓诸葛?”

我说是,他又很疑惑地问:“那么孔子呢?孔子姓什么?”

我说孔子姓孔。他又问:“孔子姓孔,名……子?”

我只好解释:“孔子姓孔,名字叫Johnny!”

弟弟半信半疑,我信誓旦旦:“真的,孔子真的叫做Johnny的,他的英文名是Johnny Kong,子是古代人对老师的尊称,除了孔子,还有庄子、孟子、老子……”

弟弟终于相信孔子是Johnny Kong,他又有新的疑惑了:“庄子是做什么的?”

这个……大概是做老师的吧?要不然就是研究蝴蝶的昆虫专家。

弟弟看我支吾以对,又发问了:“孟子……是打破水缸的那个?”

这个我知道:“打破水缸那个是司马光。”

弟弟想了想,大概记起来了,接着又问:“那么司马光的妈妈就是孟母?”

我……我……我很少出去串门子,实在不认识司马光的妈妈……

Monday, March 23, 2015

庸医

话说十二月假期里缝边机的皮带断了,让某缝纫机维修专人换了一条比较长的皮带,还为了迁就这条皮带而把发动机从原本的位子移出来,还被他抢白了几句后,这缝边机就继续使用了几次。

然后,三月假期来了,我又窝在家里不停地缝东西,缝边机就再次出问题了。这次它不只速度变得很慢,还发出巨响,有点可怕。

等到弟弟回来,他拆开来看,说发动机坏了。发动机上装着齿轮的轴已经松了,摇摇晃晃。
为什么轴会松了呢?

弟弟说:“这条皮带是跟原装不一样长度的对吗?为了要迁就这条皮带,那个人就移动发动机,结果就拉到太紧了,轴就被拉坏了啦!”

我不耻下问:“这就是说,发动机坏掉是因为那个维修员把不合适的皮带装在里头,所以现在才会损坏得更加严重?”

弟弟点点头。

我很有慧根地立刻想到,这就像遇到庸医那样,本来只是小事一桩,结果被庸医那么一医,就变成大病,最后甚至可能会死掉。

这个教训这么惨痛,当然不会再去找庸医,可是已经肯定要付出代价了。


Saturday, March 21, 2015

竹笋长大后...

很无聊很废的对话……

甲:那丛竹长出一棵竹笋,一夜就长得这么高了。
         
乙:哗,到时的时候就拿来吃。

甲:吃?唉!
……

甲:你说到时拿来吃,到时是什么时候?

乙:呃……长大的时候啦!

甲:长大的时候?你知道竹笋是什么吗?

乙:知道啦,巴刹有卖的。

甲:那你说等它长大的时候拿才来吃?你知道竹笋长大后是         什么东西吗?

乙:呃……长大了才会生竹笋啊!

???

有人要吃观赏竹的竹笋已经够废了,竟然还要等竹笋长大了才拿来吃……⊙﹏⊙


Wednesday, March 18, 2015

假期作业

没错,现在是假期,美中不足的是一贫如洗。

那么,一贫如洗的人要如何度过这漫长的九天假期兼不会再伤及荷包?首先,任何吃喝玩乐的邀约都要装聋作哑扮瞎当作没发现。

然后就开始小扫除。如果你从电视机柜子开始,你就会扫出一大堆不会再有人看的光碟。你就会深思:人类为何要累积这么多非必要的身外物?

你会因此增长你的智慧。要不然你就破口大骂那个胡乱买光碟的人,让他增长智慧。

接着,你可以清理家里的每一个衣橱。你绝对可以找出几十件甚至整百件不会再有人要穿的衣服来。

要丢掉这些衣服轻而易举。但因为你这个月一贫如洗又适逢假期,你可以把这些衣服剪了,动手缝制百纳被。

自己动手做被单也比较配合你现在贫穷的身份。

在你动手把衣服剪成布块的时候,你千万不要不舍。决定了一个尺寸之后,就不管那件衣服或者那块布有多大,全都要剪成一个固定的尺寸。

如果不舍得剪成那么小,开始缝的时候你就会后悔到死!

如果你跟我一样懒惰,也并不是那么无聊,就把尺寸定大一点,这样比较快剪完所有的衣服。

剩下的衣服残骸就快点装入垃圾袋毁灭证据,不要依依不舍了。

接着就把布块接起来,缝成布条,然后再把布条接起来,缝成被单。
因为要缝很久才能够缝成一条大被单,所以你就被困在家里一整天,没机会出去乱花钱了。

还省下买被单的钱。看,多有意义,哪是吃喝玩乐能够比的?

Thursday, March 12, 2015

跑吧,人类!

卯足全力,一到终点就倒地不起。

到底有多辛苦…
奔跑、追逐,原本是那么快乐的一件事,直到变成一项运动会项目为止。


Sunday, March 8, 2015

进化论

那个染金毛的年轻人在扫地。他一手抓扫把,一手抓畚箕。他很认真地扫着店门口的地上,看样子绝对不是野人。

他很认真地扫呀扫,把垃圾全扫入水沟里!

他手上还抓着畚箕,但他很自然地把垃圾扫入水沟里,自然到就像那条水沟根本就是为了让他装垃圾而设的。

那么,他手中的畚箕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我还来不及把差点掉落的下巴托好,金毛男就把畚箕提高,把畚箕里的垃圾也倒入水沟里了!

一切看起来那么自然,可是我的下巴又再次掉落下来。原来那个畚箕是装店里的垃圾出来倒进水沟的。

野人应该是不会扫地的吧?

不是每个受过教育的人都曾被教导要把垃圾丢入垃圾桶吗?

看来金毛男是已经进化,挣脱教育的枷锁了!

那么,家长们,你们就不用再提出什么“学生在食堂买东西不排队,厕所有臭味”这样的提案了啦!

老师又不是没有教导…

Friday, March 6, 2015

刹那的“正常”……

洪自由最近不止在我经过的时候叫我,还时常走来找我。他总是问我:“老师,要帮忙吗?”

原本这句“老师,要帮忙吗”是口头禅而已,如果我真的叫他帮忙,他就假装耳聋眼盲地走掉了。

但现在他已经认清一个事实——他最爱的帅哥老师已经不会再回来了,他只好回心转意,回到大王蛇老师身边,而且还真的把“老师,要帮忙吗”付诸行动了。

洪自由当然并没有忘记他最爱的帅哥老师,还每天都问:“老师,帅哥老师有没有问起我?”,要不然就问:“老师,帅哥老师有没有回来?”

昨天,洪自由拿来一片黑色物体,跟我说:“老师,这个帽子我要送给帅哥老师,你帮我拿给他。”

我以为是songkok,拿过来看,并不是什么帽子,而是用黑纸折成的盒子。他竟然要送一个正方形的黑色纸盒给他最爱的帅哥老师当帽子来戴!

我心里浮现帅哥戴着那个“帽子”的模样,强忍着笑,拿出一支铅笔叫洪自由写下名字,免得帅哥以为我捉弄他。

洪自由露出很为难的样子,我转身忙自己的事情,洪自由就连人带“帽”不见了。

我想到洪自由并没有能力可以做出那么工整的作品,所以那顶“帽子”应该是洪自偷拿别人的。他怕东窗事发,所以就溜走了。

过后洪自由和帽子都不曾再出现。我跟帅哥提起,帅哥说洪自由走掉是因为我让他感到自卑。

我这才想起——洪自由是不会写字的,包括他自己的名字!

我还拿了铅笔叫他写下名字,他只好静悄悄地走掉。

今天洪自由又来找我了。他没再提起“帽子”的事情。我也假装忘记。但因为他一进来就拿起桌上的模型来摇晃,我就很凶地责骂他,但又要顾及他的自尊心,所以又假假说:“如果你一直这样坏蛋,不听话,谁会sayang你?”

他不假思索地回答我:“帅哥老师!”

见鬼!帅哥老师的头壳可没跟他一起坏掉。

我一边对他碎碎念,一边继续收拾东西。他忽然跟我说:“大王蛇老师,你很美!

哈!

我是不是要选择相信,这一刻,洪自由的智力是正常的?

不知道明天他会不会送我一顶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