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9, 2015

说不清

煮了一大碗饭加蛋,拿过去后面喂狗。门口的小狗一看到我拿着东西就高兴得一直跳。它的碗里装满了发臭的饭菜、面包。我犹豫了一下,就把一部分的食物倒在地上给它吃。

原来不远处还有两只关在笼子里的狗,它们也在吠。我把剩下的食物拿过去,看到其中一只小狗被关在小小的笼子里,似乎连转身也难。装着隔夜发臭食物的碗已经被它弄倒,我也无法伸手进去。笼子是高脚式的,食物也不能倒在地上给它吃。我不知如何是好。

另一只狗黑不溜秋的,我看不清楚它的碗里有没有隔夜食物,硬着头皮把饭舀了倒进去,它就开始吃了起来。

关在小笼子里的小狗很焦急,我也很焦急。它的女主人坐在屋前乘凉,淡淡地说:“你哪里能够把饭放进去给它?”

我坚持要让它吃到我煮的饭加蛋,就去撕下了两片香蕉叶,把饭卷起来,塞入小笼子里。可怜的小狗终于吃到了不是发臭的食物!

我转身走回家,被绑在围墙门口的小狗已经把地上的饭吃完,对着我吠,不用谷歌翻译,我也知道它在说他还吃不饱,还要再吃。

但我没有食物了。它的女主人说:“它们都不要吃的。”

我说它们的碗里装满了酸臭的食物,这样每天把食物继续倒进去,它们哪里能够吃。

她说:“晚上它就把东西吃掉了。它不吃是因为天气热。”

我……实在无言。

男主人说狗儿们不吃是因为挑食,所以时常打它们;而女主人竟然说狗儿们不吃碗里的东西是因为天气热!

还有其他的虐狗酷刑简直是不胜枚举……
纯朴的乡下人……呸!

Sunday, June 21, 2015

一瞥二瞥三瞥

本来要去看上午的戏剧,由于迟到而被拒于门外,就到槟城博物院去打发时间。原来槟城有很多“博物院”,我以为只有这个州博物院。

途中看到一间美轮美奂的庙……很惊讶啊!一间像鼻屎那么小的庙需要装潢到这样夸张吗?

下一次,我们可能就去参观这座庙。当然我们要先去博物院。这是个人烟稀少的地方,只有三五个车位的停车场也没爆满。入门票一块钱,里头已经有一些由老师带着来参观的中学生。

老师大概完全没有兴趣,也不伪装一下,就坐在走廊上讲电话,学生就敷衍着走走看看,大声说话,都不知道是不是个个都耳聋眼盲。

这博物院的说明实在少得可怜。由于告示牌上只看到不可以录影,所以我就拿出手机来拍照,也不知道可不可以。
这个紅猫香烟其实是要拍给虎虎和凸凸看的。

转角处有一盏二合一的灯,既是油灯也是电灯,也不知道是创意还是随意,但很美丽。
由于说明太简单了,我只能猜测这些红色的东西是深水炸弹。
至于说明中的“peruik”,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这些东西该不会在平时不炸敌人的时候是拿来当锅子用的吧?
不知为什么,当我们瞄准镜头的时候,一定会有人出现…… 

当然,我们真正的目的是看戏剧。在这个屈原自杀死掉大家却很无厘头祝福别人端午节快乐的日子,我们看的是大杀特杀全部死光光的戏剧!
原来戏剧也可以这样呈献——没有舞台,就在那么狭小的空间,近距离的表演。

他们的努力,应该要掌声鼓励鼓励。

Thursday, June 18, 2015

暗示

据说心理学上有一种情况,叫做心理暗示……

弟弟对恐龙情有独钟,一听到我可能要去看Jurassic World,就说他也还要再看一次,并遥控我去买票。

帅哥知道我要去看这出戏,就跟我说:你不要一边看戏一边思考,你要注意女主角的鞋子。

到了戏院,弟弟一听到我买的是第二排的座位,就说:“第二排?等一下就被人踢!”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选第二排的座位是因为刚好那一排有六个空位,刚刚好挤下我们六个人。

弟弟解释:“第一排的人一定会踢第二排的椅子。”

那是必然的吗?或者是因为心理有病的人才喜欢坐第一排来踢前面的椅子?我半信半疑。

可是,因为有了弟弟这样的说法,我一坐下就一直担心后面的人踢我们的椅子,还联想到如果真的发生了,我或者弟弟会不会在戏院里大声骂人,然后演变成打架事件。

踢椅子的事件没发生在我身上,取而代之的是扯头发事件。

后面那一家人带了个三四岁的小萝莉来看戏,shit!小萝莉对我非常有兴趣,一直站在我后面,抓着椅背的小手也顺便抓着我的头发。我回头看了她几次,她的家人就叫她走开。可是小萝莉大概知道自己没买票进入戏院,所以不敢看荧幕,只盯着我看。

她就那样站在我后面,近距离地看着我。

我真的这么像恐龙吗?

我也跟她对望,她竟然不像其他小孩子一样害怕,还是继续看着我。我只好哀求她:“你不要再看我了。”

小萝莉终于被家人叫过去了。然后我就一直想着:他们会不会一直踢我的椅子,报复我不卖小萝莉的帐?

我的疑神疑鬼一直维持到女主角的鞋子的大特写镜头出现。

然后……然后我就一直注意她的鞋子,一直注意她的鞋子……我好像根本不知道剧情,更加分不清这只恐龙和那只恐龙有什么不同……

看完戏,恶少很生气地说:“哼,后面的人一直踢我的椅子!”

原来踢椅子的事件是真的。

回到家,帅哥就寄这样的图片给我。

所以,现在我只能记得已经看了Jurassic World,至于剧情嘛……呃……有一双浅棕色的高跟鞋……

所以如果你才想要看这出戏,你千万不要选第二排的座位,也千万不要一直盯着女主角的鞋子看!

Monday, June 15, 2015

不是白饭

乡巴佬第一次在菜市场看到有人卖散装的十谷米,就买了一公斤。
回到家,就很兴奋地跟阿输说今天我要煮十谷米做午餐。

外甥女就用“我并不是非吃白饭不可,你们都误会了”的表情跟她的妈妈说:“妈咪妈咪,我今天想要吃面。”

单纯的阿输又问:“你确定你要吃面?你不是一定要吃饭的吗?”

外甥女又露出很想吃面的表情说:“我今天不要吃饭,我要吃面。”

看她演得那么辛苦,我只好把那令她瞬间变心的十谷米收进行李里。
真是的,十谷米有那么可怕吗?只不过是看起来像掺杂了红蚂蚁而已。

Monday, June 8, 2015

天降甘露

这里行雷闪电,倾盆大雨;那里却只有稀稀落落的几滴雨。

我们走入棚子里,穿过人群,忽然看到面前落下一股“雨水”,就从屋顶上倾泻而下,落在一个摊子的汤锅上。汤锅是盖着的,所以那股“雨水”就四处溅开来。

小贩们站在一旁看。我以为是屋顶漏水,等了一下,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就想走过去。

刚举步,有人开始说话了:“这只猫真的很坏!”

有人问:“是猫撒尿?”

有人回答:“是呀,这只猫时常爬上去撒尿的,应该要打它。”

原来那股从天而降的“雨水”是猫尿!

我们刚好走过那个摊子,我被溅了一滴,也立刻嗅到一股猫尿的臊味。

好可怕,原来屋顶上落下来的不是雨水,而是猫尿!

我只是被汤锅盖上溅起来的猫尿微微溅到一滴,可是那锅汤……那锅汤……那个可以左右打开的盖子,能阻止那股猫尿流入锅里?

我一直想着那锅汤。

走回来的时候,才看清楚,那是一个卖饮料的摊子,那个汤锅里煮着的可能是热水。

我心有余悸地一直回头看,看到小贩正在从汤锅里舀出液体来……

Friday, June 5, 2015

消灭法

小魔女约我见面,我以为她要问我意见,但我觉得我帮不了她什么。

原来小魔女申请了师训课程,也被录取了。但这却成了她的烦恼。我以为她犹豫不决的原因是砂拉越。
但原来重点是SK。她申请的是华文小学华文组,面试、笔试、体能测试过关之后,SJKC变成SK,国小华文组。

我只能无奈地告诉她真相——这是一个骗局,一种卑鄙的策略。

那么华小华文组到底真的存在吗?去年是不存在的,完全没有开办,想要申请根本门也没有。

今年表面上是开办了,可以申请了,可是过五关斩六将之后就被安排去修国小华文课程,所以华小华文组到底是不是真实存在的呢?

不知道。

或者可以去问那个叫华校校长自己想办法解决教师不足的问题的哭包肥仔。

为什么没有人出来为华小申冤?

Wednesday, June 3, 2015

爬山如此困难重重

和帅哥约好去爬山,结果原本的万里晴空就变成滂沱大雨。

滂沱大雨变成小雨再变成到了槟岛就无雨时,帅哥忽然兴致勃勃地说去看戏。所以我们就一身爬山配备去看戏,也发现了原来早场的戏票比较便宜。

看了戏,我还是坚持不懈地要去爬山,即使已经是烈日当空。

买了面包充饥,要开始行程,帅哥又说要先去厕所。我没好气地骂他:“整天上厕所,一定是肾亏,难怪没有女朋友。”

他说:“你刚才迷路的时候我很怕,就拼命喝水。”

所以是我的错?我只好陪他去植物园找厕所。

我们忘了手中还拿着食物。猴子立刻靠过来,越来越多。帅哥大概看起来比较软弱,一只猴子跳上去,一把抢走了帅哥的面包。

帅哥大惊失色,我决定抛下他,往园外逃,解救我的食物,因为实在很饿啊!

一只猴子跟着我,外面两个冷血的马来人叫我把面包给猴子吃。笑话!我这么可怜地在应该吃饭的时间啃面包就是因为很饿,食物给了猴子,难道我吃猴子?

我用一棵龙舌兰掩护我,坚持把面包吃完,就是不要给猴子。帅哥出来了,我责备他,要去爬山搞那么多花招。

他说:“是呀,为了你,我已经跟猴子排练一个星期了。”

现在猴子没成功阻挡我要去爬山的意念,所以帅哥决定不付欠猴子的尾数。

戏看了,猴子也散了,我们开始上山。但由于太久没爬山了,又选了这么高难度的山路,实在辛苦,所以…虽然说好的时间还差一分钟,我也只好黯然下山了。

结果,计划中的主轴----爬山,最后变成了点缀,忽然冒出来的灾难片San Andreas才是主角。

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经典废话排行榜


http://health.businessweekly.com.tw/AArticle.aspx?id=ARTL000026228
根據董氏基金會統計,心情不好的人最討厭的三句話,排名第一的就是「想開一點」,第二句話「別想太多」,第三句呢,就是「放下」。三句話的共同特點就是要我們壓抑或忽略負面思考。有沒有發現,這些聽起來老生常談的話,不僅沒有用,還令人討厭呢。如果真能想的開,就不會憂鬱了,不是嗎?
原来我最讨厌的经典废话:“你不要想那么多”只排名第二,小失望啊!

Monday, June 1, 2015

花展之胡思乱想

和>million女友到植物园去看花展,刚好遇上兰花比赛正在进行“评分”,所以我们只能站在外围观看。

说是评分,原来是很儿戏的。只见一个大叔领着大约五个评判员来到某堆参赛兰花前面,指着其中一盆说:“一har?”大家没异议就举手,这样那盆兰花就被挂上第一名的牌子。

然后那个大叔又指着另一盆说:“二har?二?”大家不赞成,就没有人举手。大叔又指着第三盆说:“二har?”这次大家赞成了,又一起举手……
我们分不出第一和第三的兰花有什么分别,大概第一的那盆原本很出色,但是被胡乱挂上那个奖牌之后,它就失色不少了。

评委走开后,一个女人走过来,指着没有得奖的黄色兰花,跟另一个人说:“这棵昨天被黄龟咬了,不能了。”

那盆兰花最高处的花被甲虫咬了一口,所以身价大跌了。

>million女友说:“人家把好好的一盆兰花拿来这里放,结果就被你们这里的黄龟咬……”

她大概很想打抱不平,但又不敢拔刀相助。

看了这么儿戏又高效率的评分法,我们就走到对面去看商品和其他种类的参赛植物。
对于我们这些不会欣赏盆栽的人来说,所有的奇奇怪怪的富贵花和被种在小盆里不能长大的大树都被归类为“受虐植物”。这棵第一名的富贵花就很坚决地表达了它的愤怒了!
有些树不知为什么竟然能在这样受虐的情况下结出硕大的果子来。我假装很有见识地告诉>million女友说这是无花果,前面的人就回头瞪了我一眼。

我又没看到它开花,不是无花果难道是有花果?

当我看到某种在我眼中不知所谓的植物也是摆卖的商品时,就很不以为然地问>million女友:“奇怪,这种树这么难看,又不见得可以遮荫,为什么我的学校要买那么多来种?”

>million女友冰雪聪明,她说:“当然是有‘康头’啦!”

然后她又补充:“可能有些植物一直卖不出,所以就……”

后来我发现有个负责园艺学会的同事也在那儿帮忙家人买植物,就问她:“你为什么不自己供应植物给学校?”

她说:“人家有‘康头’的啦,不要破坏人家的‘康头’。”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学校里种了那么多毫无看头又没有遮荫作用的树的原因啦!看花展长知识了。

那儿最吸引>million女友就是各种各样的兰花,最后她就买了一棵很美丽的、梦幻般紫色的兰花——的“孩子”,因为很有远见的老板说:“开花的是样本,不卖的。”
最后我两手空空,>million女友则满载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