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31, 2015

境由心生

我跟学生说,脑死了人未必会死;心死了人就一定死。学生跟我说:“老师,昨天有一个人脑残死掉了,槟城的。

“那个是脑溢血,不是脑残!”

如果脑残会死掉,我们大部分的人都已经死掉了,多好。

不管是不是脑残,我的情绪依然很低落。回到办公室,拿出耳机来听佛曲,一边唉声叹气。旁边的白白胖胖却突然情绪大好,竟然不理会我正塞着耳机,就跟我说了一大段她如何如何轻而易举就进入师训学院的陈年往事。

她说话很慢,她的故事很长,她的牛皮吹很大,浪费了我很多宝贵的时间。我一边听着音乐,一边想着:“你这个大炮仙!”

我决定休息时要躲在生活技能室独自享受我的情绪低落坏时光。

可是休息时间却是学生的美好时光。先有六年级Z班的学生忽然一大群走进来……看我!

好可怕!我给班长听我正听着的佛曲。他就带他的同学走了。

然后又有五年级hantu班的学生进来跟我讲话。我先给男生听音乐,他一听竟然会说:“噢,是大悲咒!”

然后我把一边耳机递给那个女班长听。她竟然一边听,一边开心地摇摆身体,rock了起来!

我哑然失笑,问她:“你在听摇滚乐?”

她继续摇摆身体,一边哈哈大笑。她说:“这音乐是这样的啊!”

在我耳中听到的大悲咒是十分哀怨的,我几乎要流泪了,可是在她的耳中听到的同样一首曲子却是那么开心的!

她的同学走进来,她又开开心心地rock给她的朋友看,然后她们就一起哈哈大笑。

我的低落情绪就暂时被她带高了一点点。

但是她们走了之后,大悲咒又变回一首悲伤的曲子。境果然由心生。

所以心不死,人就活着,境就一直在改变……

Monday, July 27, 2015

错误的决定

自从去年十月做过一次鸡蛋糕,发现如果没有超过一个烤箱,根本就不必考虑再做第二次,所以就没再做了。

废了那么久(大概地球上有了智能手机后,大部分的人都废了武功,只剩下看荧幕的双眼和滑手机的手指有功能),想想应该是时候重出江湖了。

隔了那么久的时间,其实也有点失忆了。手忙脚乱了一阵子,才终于做出像样一点的东西来。
既然已经掌握了窍门,那么当然就开始后悔当初买了那么小型的模子。如果当时买了大的,我就不用这样耗时又耗电去烤模子再烤鸡蛋糕了。

买模子的时候是想着如果只有三分钟热度,那么浪费的只是一点点钱,而且那么小的模子也占不了多少空间,所以只买了一个金鱼形的和一个花朵形的小模子。

其实第一次做的时候已经开始后悔了,可是因为找不到大型的模子,所以就在超级市场里随便再多买了一个四方形的。

现在level增加了,更加后悔了,所以就到专卖家庭用具的店里去找。

那家店……那家店……不知为何变得面目全非,简直像是被龙卷风卷过似的。老板辛辛苦苦从乱七八糟的架子下挖出一个又一个的模子,好不容易才挖到一个大型的,却不是我要的金鱼模,而是橄榄球形的。但这是一千零一个,我只好忍痛买了下来。
我好怀念当初我们看到的那个大型的金鱼模子。我心有不甘,又走到对面的那一家店去询问。

我用华语说:“我要买做鸡蛋糕的模,金鱼的。”

那个老板看起来三四十岁的样子,他竟然用福建话反问我:“什么,你要煎鱼?”

我还得用福建话一句一句翻译给他听。这么辛苦,结果也是买不到我要的东西。

所以,现在我得到了四个不是我想要的鸡蛋糕的模子,花了更多的钱,却始终无法得到我怀念中的大型金鱼模,就是因为当初我看到它的时候没有选择把它买下来。

难怪周星驰说:有早知就没有乞丐了……

Tuesday, July 21, 2015

蝙蝠对不起⊙▽⊙

今天,本来老师是要来教大家制作猫头鹰吊饰的……

首先当然是要有材料,而猫头鹰的图案随便上网找就可以找到千千万万了,所以样品其实可有可无,因为实在太贵了。
画好喜欢的图案,就可以放在不织布上照着剪出来。
先把猫头鹰的五官(咦,有五个吗?)缝在其中一块不织布上然后把两块不织布缝合,就用缝纽洞的缝法吧。当然要预留一个空位来塞棉花。
塞了棉花之后,又继续把空位缝好。。。咦?
怎么差那么多?这……这……这是猫头鹰吗?
我本来是很相信它是猫头鹰的,只是品种不同而已。可是当有人问了:“这只蝙蝠是你做的吗?”之后,我想,我还是提议你自己上网去youtube找猫头鹰吊饰的做法比较好。

Monday, July 20, 2015

沙丁鱼之旅

开斋节假期难得大家一起放假,就一起去挤沙丁鱼。

第一站,随口说的Gopeng凯利古堡 。这一次去,游客很多,除了天花板,实在拍不到一张没有别人的照片,所以我们就研究那些窗口——为什么这座古堡里会有洋葱形的窗口?想太多……
接着,我们回到Gopeng,想要找个地方吃午餐,结果失望地离去,转战金宝,才不至于饿肚子。

吃饱了就继续行程到安顺去。除了看斜塔,拍斜塔,我们也不知道还可以做什么。
天气很热,我们想要喝些冷饮,结果就来到了一个奇怪的饮食中心。一进去就看到一大堆人围着一台手提电脑,再看看四周,每个顾客手中都拿着一张写满字的秘诀……

这哪儿是什么饮食中心,简直是个什么组织的秘密基地!

由于我们并不想练那种武功,所以绕了一圈就走了。我们真正的目的地是sungai besar,大港。

至于为什么我们会来到这个不曾听过的地方呢,当然是因为订不到适耕庄的酒店,就随便选一家在路途中的酒店了。虽然误打误撞,这家Ocean Hotel也没令我们失望。

 晚上,我们舍弃传说中的大条面,选了海鲜餐来吃,结果就很“幸运”地吃到了有生以来吃过最难吃的海鲜餐,也喝了最难喝的咖啡。这厨师实在太强,连不必调味也已经天然好吃的虾和鸡都有本事煮到变成毫无味道的塑料,真后悔没把他叫出来拜一拜。

第二天,我们又没吃到大条面,只是随便在酒店楼下吃了饭和面,就凭感觉驾车去找渔村,也发现了一座小小的吊桥
至于为什么我们会来到这个不曾听过的地方呢,当然是因为订不到适耕庄的酒店,就随便选一家在路途中的酒店了。虽然误打误撞,这家Ocean Hotel也没令我们失望。

 晚上,我们舍弃传说中的大条面,选了海鲜餐来吃,结果就很“幸运”地吃到了有生以来吃过最难吃的海鲜餐,也喝了最难喝的咖啡。这厨师实在太强,连不必调味也已经天然好吃的虾和鸡都有本事煮到变成毫无味道的塑料,真后悔没把他叫出来拜一拜。

第二天,我们又没吃到大条面,只是随便在酒店楼下吃了饭和面,就凭感觉驾车去找渔村,也发现了一座小小的吊桥

离开了大港,下一站就是大名鼎鼎的适耕庄。从金宝到安顺,从安顺到大港,再从大港到适耕庄的路程实在简单到乏善可陈,就是那样直直一条路,几乎连红绿灯也没有,一路顺畅无阻。

至于到了适耕庄,我们到底应该要往哪里去呢?waze说我们已经达到了,我们就像无头苍蝇一样继续走,结果就看到光秃秃的稻田和很多很多车正驶入那稻田中的泥路。

大概全国像我们这样的无聊人都一起到适耕庄去了吧 ?那光景实在有够可怕的。

我们就这样误打误撞来到米厂,买票参观了...其实是观看了稻米的成长过程。可惜没看到传说中的绿油油的稻田。

接着,我们就到热浪沙滩去。又再次陷入车龙阵里。当地人真可怜,可能都宁愿不出门了。途中挤沙丁鱼买到了传说中的啦啦煎后,我们继续往热浪沙滩走去,绕过了河,又陷入车龙阵。

好不容易来到热浪沙滩,oh no!那么多车,那么多人,接着令人抓狂啊!
后来终于找到停车位,我们才勉强到处走走看看。
人实在太多了,连要跟许愿树前那“到此一游”的牌子合照的机会都没有,这里真不是一个好地方!

吃了红豆冰,我们爬到树上去拍照。树下有吊床有吊椅,但都被别人躺着坐着了。幸好,树上有亭子可以满足童军教练的攀爬欲望。其实,如果不是人太多了,这里应该是很写意的。

不过,我还是要说,这是一个假期里强力推荐的地方。

第三天,我们到Hutan Lipur Sungai Kanching去游山玩水,想不到也是挤沙丁鱼。
连森林里也人山人海,可见大家都身强力壮,爬山涉水绝对没问题。

强力推荐!
 
  

Thursday, July 16, 2015

bukit jambul

终于去爬了传说中Bukit Jambul。

Bukit Jambul被各式豪宅包围着,登山路口处有个很大的牌子,所以我们虽然是第一次去,也轻易地找到目的地。

起初看到的是柏油路,觉得“oh no”,也有点失望。幸好走了一阵子就转入布满石头的山路了。基本上我们都是在爬石阶。

我和>million女友一路上走走停停,假装等航航拍照,其实就是在趁机休息。休息是为了走更远的路啊!

半途中居然有两间厕所,我们还闻到隐隐约约的臭豆气味,也不知道是不是跟这厕所有关。我们在附近的石凳上坐下来休息,我又对这石凳是如何搬运上来产生好奇心。

航航说:“是在这里提炼的!”

提炼?难不成一路上看到的电线、电灯也是一路提炼的?

好有心的提炼人!

体贴的>million女友不愿再“拖累”我,我就抛下她自己上去。航航大概是一路走一路拍照,所以我就不知不觉地跟着一个陌生女人一起上山。这样我可以一边爬山一边听她播放的歌曲。

其实,她已经来回不知上上下下了多少次。我却依然还没抵达山顶。

走着走着,实在觉得乏善可陈,我就跟>million女友说不要再上来了,这里什么都没有。但我自己就还没有义气地继续往上爬。竟然一下子就到了山顶。原来这座山这么低而已!

走到“瞭望台”,看到猴子在树上吃未熟的红毛丹,两个女人走过来,黑衣的女人看到这棵红毛丹树,就跟白衣的女人说:“这个就是榴莲树hor?”
 我才惊觉,原来Bukit Jambul的榴莲树是长红毛丹的!
我很心急地想要把这个秘密告诉航航和>million女友,可是手机无法打通。幸好,最后他们也抵达山顶了,有幸看到猴子在“榴莲”树上采红毛丹吃的奇景。

休息是为了走更远的路,减肥是为了吃更多的东西,所以攻顶成功,下了山,当然就是去大吃大喝一顿啦!

Saturday, July 11, 2015

小朋友的故事

这是两个hantu班的故事。

第一个是四年级hantu班。我迟了一些进去,他们的男班长指着其中一个女同学的椅子下,跟我说:“老师,你看。”

我看到地上一滩水,就不以为然地走开。他们一会儿说是小便,一会儿又说不是。小朋友总喜欢这样骗老师。谁知椅子上那个女生竟然跟我说:“我刚才很急,可是没有卡了,不能出去。”

所谓的卡就是离开课室的准证。她竟然因为没有准证了就这样尿裤子。未免太遵守规则了吧?

她很淡定,一副正在说着别人的事情的样子。我起初先叫她去跟教务主任借裤子来换,她竟然问我:“要换啊?”

我真的无法相信那个尿裤子的人就是她,好像一切与她无关一样。既然没有急着要换裤子,我就叫她先去地拖来把那滩尿抹掉。然后我又跟其他学生拿了纸巾给她把椅子擦干净。

从头到尾,大家都很淡定,同学们没有惊慌,老师没有骂人,也没有人取笑她,连当事人都像事不关己己不劳心的样子……大概也不会在她的心灵上留下什么阴影吧?都不知道是不是时代改变了,社会进步了。

教完四年级hantu班后就是休息时间。我独自在生活技能室打扫、写教案。五年级hantu班的女生看到我,就很高兴地走进来。大板牙的班长指着她旁边的蒙猪眼女同学跟我说:“老师,她要跟她的男神坐在一起。”

我以为她要在上我的课的时候跟她的男神坐在一起,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原来是她们的班主任把那个蒙猪眼女生调了座位,远离了她地男神,她再也不能坐在她的男神的后面目不转睛地看他了。

大板牙班长跟我说:“老师,你帮她啦!”

哈,我要怎样帮她?然后我敷衍敷衍地问他们那个男神到底是谁。当然,她们形容了老半天我也是想不起到底是谁的。然后大板牙班长和副班长就开始跟我说她们自己的爱情故事,告诉我她们的男神是谁,原来她们两人喜欢的是同一个男生。

说到很兴奋的时候,大板牙班长就抓住旁边的副班长,跟我说:“老师,如果她就是XX,我一定会这样kiss kiss kiss他!”

她一边说,一边做样子对着那个副班长狂吻,我都快要笑到飙泪了,她又摊开她的手掌给我看,跟我说:“老师,你看,我还有戒指!”
副班长也伸出手来说她也有戒指。我说要拍照,大板牙班长就跟我借了红笔,说是要补一补。

我就一边偷笑一边帮她们拍照,还一边想着着下一次她们来上我的课的时候,我一定要记得探听清楚那个被两个女班长喜欢着的男神到底长什么猫样。

真羡慕她们,那么坦荡荡……




Wednesday, July 8, 2015

一起躲起来吧

伤风了,心情已经有点不大好,也不确定今天是不是已经轮到我们教导课外活动了,反正下午班的老师不出现,我们就上阵。

我的拍档,那个帅哥二号看到我穿着童军的t-shirt,眼睛睁得像铜铃一样大,不用问神我都明白他的意思:“什么?轮到我们了?”我对他露出很很很很灿烂的笑容。我第一次回光返照对他露出这么灿烂的笑容,他一定以为我对于今天必须要教导童军活动而兴奋莫名。

我跟他点点头,回应他眼中的疑问:“是的,她们说轮到我们了”。他立刻变成一颗泄了气的皮球。

唉,我们两颗泄了气的皮球就分头走去面对那几十个困不住的弹跳球……

点名的时候,洪自由竟然像个鬼魂一样地缠住了帅哥二号老师。帅哥二号老师不像帅哥一号老师是经过训练演技一流的戏子,他被洪自由缠到抓狂,那张脸像锅底一样黑。我只好劝告他,别跟头脑不正常的小孩子计较。

结果其他学生来报告出席率的时候,洪自由竟然赶走他们,警告他们:“不要来抢我的男朋友!”

原来洪自由变心了,他忘记他最喜欢的帅哥一号老师了。我多次驱赶他,要他回去自己的队伍。但是他没理我,因为,如此自由自在的人,怎么会有队伍呢?

到了练习步操的时间,副团长竟然从课室里抓出了好几个同学。噢no,原来竟然有学生躲起来,而且还是精英班的学生!

我很生气——你们要躲起来竟然bojio!

我也是想要躲起来的,谁要教你们现在这些站没站相、坐没坐相,走起路来像没脊椎骨的娘娘腔?

我的男童军本来很man的,我也本来很man的,现在……我实在很失望啊!下次要躲起来,记得约老师一起躲起来!

但是今天bojio老师,老师当然要惩罚他们。我拿出铜剑章的考试项目给他们看,叫他们立刻准备一支舞蹈或者一出戏剧,等一下就现场表演给大家看。

精英班学生果然不是盖的。他们神速地讨论好——表演白雪公主。

由于演得实在太烂了,我到储藏室去拿了一个藤圈当魔镜,又找到了一个奇怪的、沉甸甸的红色球给他们当苹果。

魔镜和巫婆都还可以,但那个白雪公主一看到苹果就当场死了。那个奇怪的“苹果”被丢在地上,冒出一阵“毒烟”……原来里面装满了沙,被丢在地上的时候,细沙就从洞口挤出来。我们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球,他们立刻忙着玩那个球,一时忘了正在被罚,要表演戏剧。

我对白雪公主连苹果都还没吃到就死掉很不满意,要他们改一改。

结果第二个版本就变成白雪公主远远就伸手等着接那个苹果,然后一口咬下去就立刻死掉。我还是不满意,就叫他们加一两句对白。

他们就继续排练,我就把其他学生叫回来集合、看戏。看戏前当然要先训话一下:“以后要躲起来记得jio老师,我们一起躲在课室里,不用出来了,你们以为我这么喜欢这里的紫外线啊?”

他们一听可以躲起来,立刻投反对票。真是神经病,叫他们出来他们就要躲在课室里;叫他们躲在课室里,他们就偏偏要出来。

总之以后别忘了邀老师一起躲起来就对了,现在先看戏。

第三个版本的白雪公主出场了。原来他们换了角色。本来演魔镜的小个子换去演巫婆了。巫婆拿出那个怪球跟白雪公主说:“小姐,这个苹果卖给你两块钱要不要?”

白雪公主说不要。巫婆又说:“那么我免费送给你要不要?”

白雪公主立刻说要。原来白雪公主的死因是贪小便宜!

白雪公主咬了一口毒苹果,就倒在地上死掉了。那个怪球又再次被丢在地上,冒出“毒烟”,变得越来越小,简直是干瘪了。


这时,王子不知从哪里飞奔出来,伏在白雪公主旁边对他一阵狂吻……

小朋友一片哗然,白雪公主就醒了,然后……然后公主和王子就各自跑掉了!

原来王子只是个色情狂。

戏看完了,还有时间,要做什么呢?我跟帅哥二号说:“年轻人,这些男童军就交给你吧,我要去躲起来了!”

他又把双眼瞪得像铜铃般大,我觉得他也是很想要去躲起来了……

唉,谁要来教男童军?看,福利这么好,每一年都有一个新的帅哥来做拍档……

Wednesday, July 1, 2015

退化的耳朵

是的,上班时间也是要玩手机的,要不然会发狂……
其实,我只是转述另一个人讲的话、他当时的心情与想法,结果两个同事就七嘴八舌,专家上身。

内容当然就是离不开千篇一律的:“哎呀,你叫他不要这样想”,“你叫他不要这样讲”,“你要这样这样”,“你要那样那样”,“他应该要这样这样”,“他应该要那样那样”……

Shit!这件事已经过了几年,我只是转述而已,你们没有耳朵,听不到吗?现在跟我说这些干什么?

我觉得她们很废。

然后其中一人说:“其实你应该跟他说‘知足常乐’。”

Shit!叫我告诉一个刚刚离开学校却找不到理想工作而感到沮丧的年轻人“知足常乐”?你们这些老师吃大便毕业的吗?

我说:“要知足常乐,也要先得到知足的资格!那时他连知足的门都还无法跨过,他要怎样知足常乐?”

神经病,每个年轻人毕业后都知足常乐,大家就不用不去工作,全都窝在家里啃老好了。

她听了倒是想了一想,点点头。另一个老师还继续专家上身,一边走出办公室,一边继续发表伟伦:“你跟他说blah blah blah……”

连另一个路过的老师也加入废话行列,跟我说:“你跟他说blah blah blah……”

我觉得很xian,频道接不上。她们根本没注意到我所说的是已经过了好几年的事情,我只是在转述另一个人当时讲过的话、他当时的心情与想法而已。

结果引来这么多专家拼命发表意见。

没有人注意听内容,大家只顾着讲,更加可悲的是还要连声否定当事人的想法与心情。

明明嘴巴只有一张,耳朵有两个,但是嘴巴讲那么多,耳朵却听不见。

我觉得很xian,所以拿出手机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