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21, 2015

虔诚

假期第一天,有幸请到帅哥美女陪我到学校去继续做牛做马,整理生活技能室。

工作完毕,一起去吃午餐。小魔女问我:“老师,你邀请大头了没有?”

小魔女打算在新年的时候大展拳脚,做饺子给大家吃,所以要我邀请大头来。

当我听到小魔女说她会做饺子的时候,是惊喜了一下的,最后却发现所谓的“我会做饺子”其实是“我会把饺子煎成锅贴”。

我也是惊讶了一下——原来锅贴是被煎瘪了的饺子!

但锅贴也好,饺子也好,新年聚会才是重点。

可是新年不是还有很久吗?需要这么快发邀请函?而且我还没开始训练鸽子……

小魔女说:“哪里还有很久?还有两个月就要新年了!”

是吗?看来我已经对人间的事物,空间和时间都混乱不清了。可是我还没开始训练鸽子……

小魔女带我们去吃了很好吃的面粉糕。其实面粉糕就是片状的板面。这也是我们计划中的新年食物。锅贴可能会烧焦,面粉糕绝对不会失手吧?

饱食后,我跟小魔女说:“唔,这样我得选一个吉日,发一封邀请函给大头。那一天我会先沐浴更衣,上香礼佛……”

小魔女说:“还要茹素!”

为了她的锅贴……要不要摔椰子、跳火圈呢?

Thursday, November 12, 2015

出钱出力做阿四

跟五年级的学生说好,今天的工艺课是做寿司。所以我一大早就睡眼惺忪地起来为他们煮那贵到要命的珍珠米饭,还带了一大堆用具给他们用。

可是教完四年级工艺课的时候,我觉得我的躯壳和灵魂都已经死了。

我多希望五年级的学生忘记我说过的话啊!可是四年级的恶魔走后不久,五年级的学生就满载而来了。

为什么他们不像平时一样,把老师说过的话忘得一干二净?

我那快要死掉的躯壳原本是要跟他们说:“老师太累了,不如让老师休息到天荒地老吧!”

可是,看到他们带了那么多材料,又看到他们那么兴奋的样子,我就跟他们说:“洗手盆那边已经有洗手液了,你们去洗手吧!”

他们立刻很兴奋地去洗了手。我调了米醋和糖,也不管学生要不要吃醋,就倒进饭里去。给了他们紫菜后,他们就自己动手做寿司了,根本不需要老师指导。
他们一边做,一边吃,说:“好吃咯!”

由于他们做得很开心,我的灵魂和躯壳很快就复活了。之前那些四年级学生带来的负能量都被驱散了。

我发现有些学生没有穿围裙,就责备他们:“你们竟然没有带围裙来,这样我要你们罚站!”

诡计多端的女生竟然跟我说:“老师,我们就站着做咯!”

好像要存心气死老师一样。幸好老师很强的。

过后,竟然有学生来跟我要求再调多一些醋给他们,我有点吃惊——这些小鬼是吃货啊!

他们一边做一边吃,简直是乐翻天。我提醒他们要记得做给他们的班主任吃,他们竟然迟疑了一下才说好。

然后,又得提醒他们:“这是你们的功课,不要吃光,请摆设好,把最好看的交来给我记分,把那些失败的都吃掉毁灭证据!”

所以,这些寿司才有机会让我见它们的最后一面,并拍下两张遗照,作为证据。
拍了照片,他们又继续狂风扫落叶,我又再提醒他们要记得留给班主任吃。有些小朋友就说留了。

小朋友都是没心没肺的……我问他们:“那大王蛇老师呢?没有给我吗?”

这个大王蛇老师出钱又出力啊!呜呜……

然后立刻就有学生递过来一块寿司。哈——哈——亲眼看到制作过程,老师心领了……

学生的心灵比老师强得多了。他们很快就把寿司和饭团吃光,并收拾、打扫干净。

放学后,他们的班主任跟我说:“他们很有心,拿了寿司给我,可是我不敢吃。”

我直接泼冷水:“他们是没有心的,根本不会想到老师!”

付出感情是会受到伤害的哦!

但不知为什么还是有笨蛋老师出钱出力买材料,还七早八早起来煮饭……

Sunday, November 8, 2015

农村人的“纯朴”

我一边切,一边想:我是发烧了吗?那两只小狗与我非亲非故,为什么我会这样做?

我并不喜欢狗,可是竟然在为狗服务,准备狗食!!没煮熟的猪皮原来那么难切,可是把煮熟了的猪皮切丁也有点辛苦。
我的手废了。小狗,你们知道什么是腕道综合症吗?

那两只小狗永远都是一副饥肠辘辘的样子。门口那一只一看到我就拼命摇尾巴,笼子里的就一直吠我。我没学过狗语都知道它在跟我说:“给我食物!给我食物!”

所以我一时意乱情迷……不止要买食物,还要煮,还要切,还要去喂它们……

我一边处理这些狗食,一边念念有词。我并不是在埋怨那两只小狗。

它们投错胎了。农村不是好地方,农人……不是好人……小狗在农人眼里,就是畜生而已。畜生,当然没有任何权利,也没有干净的、足够的食物和空间。

只有很傻很天真的人才会以为农村的人个个是纯朴热情的好人。热情,其实就是八卦、是非的外衣……

小狗,我只能帮到这里而已……下辈子千万别投胎到农村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