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31, 2015

灭旧

要迎新,就一定要送旧
一把火,烧掉我们的共同回忆
烧掉大家都知道的秘密
传说中,有人会问起
事实上,从不曾有谁在意
大家都知道,这些全是垃圾
只是有人故布玄虚
所以我不得不这样神神秘秘
可惜忘了跳过火堆来buang 衰…

Monday, December 28, 2015

圣诞众乐乐

圣诞节去了清心岭,又再次见识了假日的人山人海,可见大家是多么的喜欢贴近大自然!

离开清心岭后,又去了太平动物园。探听到动物园开到七点半,我们就决定买票入场。成人票RM17,确实被吓了一跳。

六点正,天色已经开始暗了,走着走着,渐渐地好像只剩下我们几个人而已。我们走到鹿的地盘之前,看到垃圾桶被翻倒,垃圾布散落在地上。我们立刻认定是猴子干的好事。不久,迎面走来一对印度男女,女的有点慌张地跟我们说前面有鹿跑出来了。

阿输有被梅花鹿撞伤的惨痛经验,所以我们开始犹豫不决,不知道还要不要继续前进,去看老虎、狮子。犹豫了一下,就远远地看到几只鹿在路上走来走去。

那是体型巨大的麋鹿!

圣诞节当天,圣诞老人的麋鹿竟然自由自在地在动物园里走来走去!难道是它们在平安夜工作后获得的假期?

我们僵在那边…要不要去看老虎和狮子?

幸好,那几只麋鹿慢慢地跨过两边的围栏,自己走入“监牢”里去。我们便战战兢兢地继续往前走去。

我们终于看到狮子,但好像都是母狮子。那时应该是喂食时间了,一辆载牧草和小树,发出噪音的罗里慢慢驶来,其中一头狮子迅速地站起来跑动,简直就是要飞奔过来的样子。

实在很可怕…圣诞节特备节目…

其实是被那些麋鹿吓着了,以为狮子也可以跟麋鹿一样自由走动了。

被狮子吓了一阵后,却找不到老虎,我们继续走,天色也越来越暗。有点恐怖。我们还想去看蛇,增加恐怖指数,可是却找不到蛇,只好作罢。我们在路上遇到工作人员,阿输告诉他说麋鹿跑出来了,他说:“不用紧的,这些鹿不会kacau人的。”

真是晕。非要等到发生意外才来补救吗?

走着走着,又在路上遇到自由走动的披头散发鸟。
我们很开心地跟着这两只披头散发鸟走来走去了一阵子,看到工作人员打开关着大象的闸门,向一家的印度人讲解,又让他们去摸象,我们也去凑热闹,喂大象吃面包,摸了象,还被大象喷了口水。

只可惜听不懂印度话,不知道那个工作人员在说什么,无法进一步了解大象。

摸象摸够了,我们终于准确地在七点半走出动物园,心有余悸⊙_⊙

Thursday, December 24, 2015

不专业裁缝

恶少要求,帮他做一个装水罐的袋子。

先用他的水罐放在纸张上画出一个圆圈。为了显示我是个有受过教育的人,就不用软尺量圆周,而决定用计算器来计算。既然直径是5cm,那么圆周2πr就是15.71cm了。

其实我还是用直尺大略量了一下,确定是对的……然后就开始剪布了。

布剪出来后,感觉很奇怪,那么小小圆圆的一个底布,有可能需要那么长的直布来衔接吗?
或许数学本来就是很神秘、不可测的东西,一个不专业裁缝师是不会明白的。

带着疑惑的心,开始把底布和直布缝合……然后就这样剩下很长的一大段!
连一半也用不上!

为什么?用错了方程式?我的数学有这么差吗?

心有不甘地又再拿出计算器来重算一遍。

5x3.14真的是对于15.7,我也真的用一把24寸的长尺量了一块大约17寸长的布剪出来,怎么会相差这么多?

我看着尺,百思不解地发呆了一下,终于发现——17寸!

计算器算出的是15.71厘米,我剪了17寸长的布!

可见千错万错都是计算器的错!它怎么可以不显示单位呢?
布剪太长了,当然没问题,只是显出那个裁缝师的极度不专业而已。袋子一样可以缝制出来。
剩下的布扔了有点可惜,有什么用呢?当然是再做一个啦!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假期会让人变笨!

Saturday, December 19, 2015

手术你要看吗?

得到一次教训后,阿输动第二次手术的时候就让我载她去了。看到那家诊所的简陋情况时,我有点吃惊。医生却很大方地让我和阿嫣也进去。

阿输只会跟我说,医生告诉她这样的发病原因是身体机能出了问题,最好的治疗方法就是开刀。所以她第一次去给这个医生看的时候,已经很严重的左手拇指就当场被开刀了。

然后她就用那被包成doraemon一样的左手和还没开刀因此有点废的右手开车回家。所以她就再也不敢自己驾车去动手术了。

医生非常亲切,阿输则非常懵懂,对自己的两根拇指为什么会变成那样一无所知,也不懂得问清楚。所以我就忍不住问了一些问题。医生说:“是肌腱太硬了。”

我再问,是发炎吗?医生说是有点发炎,然后就哄阿输说:“总之你知道是这样就好了,不用再深入去知道了。”

看来,我们实在是被医生看穿了底牌,就一副乡下农妇的模样,说了也不懂就是了。

接着,医生就要帮阿输动手术了。他让阿输进入手术房。所谓的手术房其实就是诊所的后厅,感觉上阴暗、简陋、杂乱。

我开始紧张。阿输说第一次动手术的时候非常可怕,医生切开她的拇指,用了四十五分钟,又挖又剪,还不停地听到“挖骨头”的声音,而且还感觉到疼痛。

医生让阿输躺在手术床上,先帮她消毒,也没避忌让我们看着。打了麻醉针之后,医生竟然问我们:“你们要进来看吗?”

我和阿嫣立刻进去,坐在一旁观赏手术过程。

医生拿起手术刀,跟我们说:“这是手术刀。”

哈!这个不可以告诉医生,在我们家里,这是美工刀,是弟弟的赚钱工具。

医生用手术刀切开阿输的拇指,他跟阿嫣说:“如果你很怕,你就直接倒下去好了,地上已经消毒了。我们这里全部的东西都已经消毒了。”

我们都没有倒下去,因为原来只是切开一个小口。医生一边切呀切的,一边跟我们讲话。他说:“我要转移她的注意力。”

然后他说:“我昨天才帮一个女人切除乳房的肿瘤,我一边跟她聊天,一边帮她割掉肿瘤。没有流血,我做手术不流血的!”

我看看他那实在不像手术房的手术房……在这里割除肿瘤?我赶紧托住我的下巴不让它掉下来。

由于我实在太矮了,根本看不到实际的手术情况。阿输也很镇定,因为这次不觉得疼痛。过了一会儿,医生说:“好了!”然后就帮阿输缝合伤口,虽然切口不大,但也缝了四针。所谓的不流血当然是骗人的谎言。

阿输觉得很意外,因为过程太短暂了。从我让她下车到手术完毕医生说“你可以下床了”,总共只花了35分钟!

至于这到底是什么病症呢?只好回家问谷歌大神。
狭窄性肌腱滑膜炎,妈妈手?十五年后才发作的妈妈手?不是因为身体机能出现毛病引起的吗?

Tuesday, December 8, 2015

限量版菜头

在首尔就开始听到她们在说星巴克的限量版咖啡杯是不会在旅游区出售的。

她们是疯狂购物家族团,除了旅游,她们还有狂购的能力,比我们更加enjoy旅行的乐趣。

到了济州岛,她们又继续寻找那个传说中的星巴克限量版咖啡杯。

那个其貌不扬的咖啡杯……应该说是咖啡瓶,我是乡巴佬,实在看不出它有什么收藏价值。

济州岛也找不到那个咖啡杯。幸好,她们也不是说非找到不可。反正她们无论到了什么地方都有东西买,其乐无穷。

离开济州岛,飞到釜山,依然找不到那个限量版的杯。这时,我终于知道这个杯的价格了,美金三十八大元。

哈——哈——

三十八美金买一个其貌不扬毫无美感绝对不是艺术品的塑料杯,只因为它是限量版的!

可见没受教育,人会无知;钱太多了,人会脑残!

而没能力买限量版咖啡杯则会令人酸溜溜,偷偷把她们列为羊牯!

这样过了几天,韩国导游忽然拿出一个杯来炫耀。他竟然也加入寻杯行列,还静悄悄地买到了。

美金三十八大元的杯,导游说网上卖五十美金,所以要他转让,就得给他五十八美金。一说完,他就像藏宝一样把杯藏起来了。

导游是韩国人,赚的是韩币,所以我无法决定要不要把他列入羊牯圈里。

她们继续寻找那个杯。皇天不负苦心人,回到首尔之后,她们终于买到这限量版的咖啡杯了!

从此以后,星巴克咖啡就会源源不绝地从杯底涌出来让她们日夜不停地喝,不醉不归……

咦?不是这样的吗?那个杯没这样的功能?

那么三十八美金的杯跟我的三块半马币的杯有什么分别?

我这个杯也是独一无二的……其实世界上有哪一样东西不是独一无二的?就像有哪一个日子不是只有一天的呢?
由于好奇,所以就上网想要找出那个咖啡杯的图片和资料来,结果竟然找到了数不清款式的限量版星巴克咖啡杯!
哈!只因是限量版——

没能力购买限量版咖啡杯而心理不平衡的乡巴佬快要笑到下巴脱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