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9, 2016

磁场不同?

朋友打电话来邀请参加他的婚宴。谈着谈着,他就说了一些感慨的话。我问他,是不是已经发现了理想与现实有点不一样?

他说是,很好奇我怎么会知道。他时常在FB写一些感言,我们这些道行高深的人怎么可能会不明白。

他开始打开话匣子。他说,他的校长不喜欢他。

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他多才多艺,活泼好学,热爱教书,我的校长多希望他可以来我的学校。我也希望他可以来——他一个人简直可以当三个老师来用啊!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校长似乎跟他磁场不合,简直是要为难他。

我只能想到妒才这个词。

我跟他说:“你这么有才华,但还是个新鲜人,或者你应该不要那么……光芒毕露!”

他接下去说:“要收敛一下,对吗?”

这的确是我的意思。

学校不是老师展露才华的地方,那是埋葬才华的坟场!一个新老师若是急着要展现才华,改变旧有的状况,大概都会被列入黑名单吧?


还是可能只是因为他跟校长的磁场不一样,大家没有缘分?


Thursday, October 27, 2016

大海捞针


在冷死人的电脑室里写了几篇教案,忽然就觉得不舒服了,shit,又伤风了!

走回办公室,刚好那个“不是啦,不是这样的啦”的朋友在,就跟她说我觉得不舒服,生病了。

她竟然马上跟我说:“不是啦,你是被学生气到的啦!”

我也马上了解到她已经不是普通的人类了。她是神!不管告诉了她什么事情,她都会反射性地说不是啦,没有啦,然后极力说服别人不要有那样的说法或看法。

我只是想要告诉朋友,我生病了,我不舒服而已。

她竟然要说服我相信我生病是我自己想象出来的!
既然不是跟普通人类讲话,我只好收起我的火爆脾气,跟她说:“你不要讲不是,我要告诉你,是,我生病了,我的骨头酸痛,我觉得不舒服,我真的是生病了。”

她这才说:“噢,这样你是生病了。”


Wednesday, October 26, 2016

压力鱼

阿富将要回到台湾去养鱼。小魔女跟他说:“养鳕鱼,我喜欢吃鳕鱼!”

我先鸡婆地说,鳕鱼是深海鱼,怎么能养。

我自己认为养海鱼一定是在浅水处,由于水的压力不同,所以一定不能养深海鱼。

小魔女坚持要阿富养鳕鱼。她跟阿富说:“你在深海养鱼啦!要不然就制造一个压力比较大的环境来养鳕鱼。”

制造压力是人类的强项。我可以教导阿富:“你每天给鳕鱼一大堆功课,命令它们快快做完,它们的压力就很大了。”


阿富从善如流。他说:“一直骂它们,它们的压力就很大。”

所以在浅海处养深海鱼有什么难度呢?我家里的鱼缸也可以养啦!




Monday, October 24, 2016

为何裁缝师难寻

我問大眼美女同事,找到裁缝师缝制新衣服了吗?她说找到了,做一件裙子八十块钱。

我问她,裁缝师是不是很难找。她说是,很难,很少人要帮人家做衣服。

帮别人做衣服,压力很大啊,所以同事要我帮他们做衣服的时候,我唯一的动作就是摇头。

之前叮咚老师跟我说,原本帮她做过衣服的裁缝师已经撂下狠话:绝对不做华人的衣服!

而P老师也不知道是凑热闹还是随口胡言乱语,也要叫我帮他做衣服。他说,他去裁缝店问价钱,一件男装上衣工钱竟然要RM 110。

所以他以为让给我做,我的收费会比较便宜?他不知道我有个奸商帅哥伙伴要向他开价RM 105?确实是比较便宜的!

而八十块钱,是我听到的最便宜的价钱了。

我跟大眼美女同事说,其实很难做的。

不是衣服很难做,是顾客很难侍候的。

大眼美女同事很同意。她说,大多数做好后都是要改的。她说裁缝师告诉她,那笔工钱已经包括了修改费用了。

可是裁缝师真的有那么差,几乎每一次做好的衣服都得修改吗?

我想,是不是因为这样呢——很多人在找到裁缝师做衣服的时候,都心存幻想,一早就已经先想象着衣服穿在身上是多么的好看,以致满心期待。
结果衣服做好了,穿上去后一看,怎么不是想象中那样?
看到镜子里那不经修图的不完美的自己,满心的期待就变成失望了,然后就认为是裁缝师做的不好,然后就这边要改一改,那边要改一改……

所以最后裁缝师就撂下狠话:只做马来人的衣服,绝对不做华人的!

还有我自己不敢大声说的——绝对不要帮身材已经走样的大婶们做衣服,绝对不会满意的!

除非是做baju kurung啦!

为什么呢?

Baju kurung穿起来,不管是葫芦、洗衣板还是Michelin都好,个个都像在身上套个桶一样,根本不需要修改!
所以如果Michelin来找我做马来装,我可能会点头。

Wednesday, October 19, 2016

失色马拉糕

今天老师原本要教大家做马拉糕的,不过……还是算了。

某天跟朋友拿了秘方。
秘方虽到手,却迟迟没动手,甚至还放在学校里没带回家。所以有一天心血来潮去买材料的时候就买了包粉。记忆真是靠不住啊!

我明明记得当时朋友说低筋面粉就是包粉的时候我是很惊讶的。但我最后还是真的买了包粉…头脑怎么老是短路?

昨天朋友又教我,用搅拌器把砂糖搅细比较容易融化。我很豪迈的跟她说,不用的啦,细砂糖也是贵一点点而已,我不计较这点钱的啦!

结果我错了,原来细砂糖的价格是粗砂糖的双倍。所以我决定很寒酸地用搅拌器来把粗砂糖搅细。

因为这样,我才惊觉原来我有这么一个搅拌干料用的配件,从不曾用过,也不知道它到底被冷落了多少年,真是好可怜。
启动了搅拌器之后,我才很白痴地发现,原来糖粉就是这样做出来的。我把2公斤的糖都搅拌成糖粉了!因为不会控制搅拌时间…

由于懒得煮焦糖,所以我用了黄糖。但那些黄糖被搅成粉之后不知为何也是白色的。

然后我就自作聪明地把那些步骤随意乱排,不管白糖还是黄糖,全都跟鸡蛋打成一推;发粉和酵母就加入面粉里乱搅一通,只因为我凭感觉认为做包是这样,做马拉糕也应该是这样的。

全部材料搅匀之后看起来也是不错的。
接着就是要蒸了。也不知道是要跟冷水同时下锅,还是要等水滚了才下锅。想着想着,水就滚了…当然只好这时候下锅了。

蒸了30分钟后就可以开锅了。当当当…咦?这是什么?说好的马拉糕呢?
我有点后悔没有煮焦糖来让它变成棕色。如果是深棕色,至少可以说服不知情的人:这是马拉糕,这是马拉糕,这个真的是马拉糕…但现在太迟了!

虽然看不出是什么,但还是很勇敢地用小刀把它切开来尝尝。
咦,味道也是不错哦,就跟鸡蛋糕一样。

也是很好吃啦!

但……说好的马拉糕呢?呜……

Friday, October 14, 2016

ghost stories

我走到6 ghost班,女生七嘴八舌地跟我说:“老师,我们的班主任说你可以选自己学生,剩下的就给她带。”

明天我们要带他们出去一日游,我明明说好要带6 doraemon班的,结果却变成6 ghost班。不过既然几个瘟神都没去,带这一班也就没问题了。

所以我就不在意哪一个学生由我负责了。但那几个女生一直要我选她们。我晕头转向,决定把她们带去生活技能室之后,让她们选择老师。

要选我的学生就来排队在名单里画个勾吧!

万一全班学生只有三个人选择进入我的组……这蛇王老师就很没有面子了!

结果刚好一半的学生选了我。但那些女生又来要求多多了。

那个叫做育璇的女生问我:“老师,你有没有选择你的心肝宝贝Henry?你的男朋友!”

我不知道Henry是谁,却竟然是我的心肝宝贝,甚至是我的男朋友!

问清楚了才知道原来是那个对工艺最有兴趣的男生。我时常坐享其成,利用他的作品去骗其他班的学生,混了很多堂课,所以常常称赞他。今天我才知道,原来他是我的心肝宝贝。

当这个Henry走来要求加入我的组的时候,我才知道他之前并没有选择我。我跟他说:“你……你……你竟然没有选我,我心碎了!”

不过现在是我不要收他了,虽然他恳求了很多次。哈哈,老师也要吊高来买的啊!

育璇一直跟我说话,忽然有人跟我说:“老师,她昨天被告白了。”

传说中向她告白的是他们班上的一个男生。如何告白呢?

那个男生对她说:“你是我的菜!”

我在她们面前不顾仪态地哈哈大笑起来。

那个男生反而很淡定。

今天女生好像吃了兴奋剂,一直吱吱喳喳地说个不停,忽然我就听到其中一个男生说:“噢,我的木板被我敲断了,我要哭了!”

站在他旁边的男生马上异口同声地唱起歌来:“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我又再次不顾仪态地哈哈大笑。

育璇忽然又说:“老师,我们班有很多三角恋咯!很多人做小三啊!”

我又被她那一副认真的表情惹到大笑起来。

另一个女生走过了跟我说:“老师,你一定要给Henry进来你的组,因为育璇喜欢他。”

我问育璇是不是真的。她点点头。哗,这些女生头脑烧坏了,自己喜欢哪个男生就说是老师的男朋友?ghost班的女生这样,Doraemon班也是这样。这样老师岂不是无端端变成小三了?

我不是小三,我是三条线了。

一个女生又走过说:“她都已经被告白了——你是我的菜!你是我的菜!”

我问育璇:“这样你有没有跟Henry说‘你是我的烧肉,你是我的叉烧’?”

她说没有。

我走过去后面一张工作台,看到两个女生在锯一块三夹板,就问她们为什么进度那么慢。她们跟我说,她们早就做好了,现在是在帮Bryan锯木板。

Bryan是个娘娘腔,整天走来走去串门子不事生产。他刚好走来,我就责问他:“你让女生帮你锯木板,你不会不好意思的吗?”

Bryan笑笑不知如何回答,那两个女生竟然跟我说:“老师,不要紧的啦,他是我们的好姐妹来的!”

我都不知道应该大笑还是大骂那个娘娘腔好,真是晕。

Saturday, October 8, 2016

不是,不是的,不是這樣的

我跟她说着我的家庭秘史。

我说着第一段的时候,她打断我。她说:“不是啦,不是这样的,其实是……”

我沉住气,跟她说:“是,是这样的,就是这样的。”

你认识我家里的哪一个人?你比我更加清楚我家里的事情吗?

我继续说第二段。

她又打断我,说:“不是,不是这样,其实是……”

我跟她说:“你不要一直急着跟我说不是这样的,这是我亲身经历的事,是我的事,我只是在发牢骚,在告诉你我自己的事,你不要一直跟我说不是这样的,那不是你知道的事,我也没有问你是不是这样的。”

她露出一副陷入深思的表情。

我告诉她:“当别人告诉我们他自己的事情的时候,我们静静听就够了,不要否定别人的事!”

她想想,点点头说:“对,我们应该是听就可以了。你说你说。”

我继续说第三段。

她又来了:“不是,不是这样的……”

我提醒她:“你看,你又跟我说这句话了。这些事情是我的事情,不是你亲身经历的,你不要一直急着说不是这样的。”

明明要听故事,又急着否定我说出来的故事,这样何不索性把耳朵关起来不理我?

她噢一声,捂住自己的嘴巴。

我总算可以不用再被她打断地把故事讲完。

明明耳朵有两个,嘴巴只有一个,为什么大部分的人都无法好好聆听,只急着发表意见?


Monday, October 3, 2016

你要拔腿就跑

他断断续续地说了些故事,都是烦恼的事,她的事。

他的烦恼就是她。

别人的事,我们应该负责听而已,我们应该不动声色,不给意见。但我终于还是跟他说:“……一发现不对劲,你要拔腿就跑!”

他小声地说:也是有感情的。

then?

我一直很主观地认为他一直都在后悔。

他说:“我以为我可以改变她。”

我应该是笑了出来:“没有人可以改变别人的啦!”。

我们只有可能影响别人,而且大都是坏的影响力会战胜。

他白了我一眼。今时今日,他当然知道这个真理了。

我还是坚持跟他说:“一发现不对劲,真的要拔腿就跑,要不然你就要用一生来后悔。”

他还是那句话:也是有感情的。

then?

他应该是知道应该怎样做,但却无法做到。

我们都为别人而活,怕别人标签,怕别人指指点点,结果要自己承担后果。

我做坏人做到底:“你不必对她的性格负责的,她又不是你生的!既然已经知道不适合了,你应该要拔腿就跑。”

因为很重要,所以“拔腿就跑”要讲三次!

但讲很容易,要做到实在不容易。我负责讲而已,应该要作抉择的人一脸为难。

感情……

咦,不是爱情吗?
趁还来得及,此刻不跑,待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