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27, 2016

10分钟

被旅行社催促更新护照,压力很大,决定比计划中日子提前两天到双溪大年去做。

在谷歌地图中找到不确实的地址,又看到“永久关闭”的说明,其实是有点担心被耍的。去到那边,果然碰门钉,移民厅已经不在公积金大厦里,而是搬迁到旧街场的UTC去了。

可是旧街场的也改道改到地頭蛇也認不出了!大大个UTC可望不可及,还得U转来U转去才能抵达那里。

移民厅在UTC大厦楼上,我先看到的是国民登记局,就在移民厅对面。

进入移民厅,询问柜台的印裔帅哥看了我的身份证之后,跟我说:“你的IC不能用了,你必须先去做新的IC。”

我就自以為很厉害地问他,是不是到对面去做。他说是,然后以“不用担心”的语气跟我说:“十分钟就好了。”

我就相信了他!

然后我就用了大约十秒钟走到公民登记局,用大概十分钟等更新身份证,再用十分钟等拍照,然后…

那官员满脸笑容,很有礼貌地给我说:“四个小时后再回来拿你的新IC。”

啊~~~

四个小时!不是十分钟吗?

我瞬间僵硬在那边。坑爹啊!要更新护照变成更新身份证!若是要更新身份证,我又何必那么老远地跑到双溪大年去?

我哭笑不得,头脑也一时短路了。四个小时那么漫长,万一做好身份证之后来不及做护照,那今天岂不是白跑一趟?

但已经骑虎难下了,只好等四个小时后再打算。

四个小时后,再回到国民登记局,很顺利的领了新的身份证,立刻走到移民厅去办理更换护照。去领号码的时候,没看到那个印度帅哥,所以没机会问他是来自哪一个星球的。

等了一下,那个外星印度帅哥又来坐台了。他又这样跟别人说:“你到对面去做新的IC,十分钟就好了。”

我都不知道要不要拆穿他的谎言……他的星球上的时间跟我们地球的时间是不一样的!

幸好左等等右等等,混着混着,时间就过了,新的护照也办好了。

误打误撞更新了身份证,也算是extra bonus。


Friday, November 25, 2016

年与年兽

新年是大家破财的日子,当然就是商人发财的大好日子。身为奸商,实在不应该错过这个敛财的机会。
这个贪钱的生意伙伴似乎没什么知识,竟然以为年兽是一种服装。我信口开河之后也对年兽装产生了好奇心——年兽有穿衣服的吗?

从谷歌大神那里找到了很多图片,才想到其实市场上早已经在卖着年兽玩偶了,我一直以为那是迷你醒狮。看来我也是一样没什么知识。

但我还是好奇,年兽穿怎样的服装?从图片看来,大部分年兽都是穿国王的新衣!
这样我就无法售卖“年兽装”了。

我继续搜寻,一定会有一两个另类的年兽标新立异与众不同的!

果然有!
但这…这是它的皮囊还是服装?而且好像任何人随便把一些布条撕烂披在身上就可以了,不必花钱购买。所以这套年兽装就不考虑了。

继续找,终于找到一个很理想的…
咦?这也是年兽?

我研究了很久,看不出这个年兽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但对他身上那套衣服很有兴趣——这个年兽的身形跟我那贪钱的生意伙伴很相像啊,这套衣服穿在他的身上简直就是生招牌!

唔,我就卖这样的年兽装吧。

可是,如果年兽长这个样子,谁还要买炮竹来驱逐他?

或者把竹筒涂上荧光粉来卖给少年少女们,让他们用来迎接这不男不女的另类年兽?
真是处处有商机…

Monday, November 21, 2016

你能怎样

他看到我,立刻噼里啪啦地指责“没有人”去看他们。他的所谓没有人,我猜就是我。

我想,他忍了我很久,终于等到我送上门去给他念。

但他一边念念有词却又一边走到后面去。我以为他生气到不要看到我,我高兴了一下。

过了一会儿,他又走出来,这一次倒是真正地对着我连珠炮地说了一大堆。他鼓起勇气来当面指责我了!

我由得他一直讲一直讲一直讲…

我继续玩手指,有时候瞪着他看,心里盘算着要不要反驳。

我决定不出声。

不是我在乎的人,这是我恨不得可以切断联系的人,他怎样讲我,怎样看我,怎样对待我,我一点也不在意。我比较在意我的手指怎么又一直脱皮了。

他讲了我那么多,但我们的level都不一样的,很xian啊!

我一直没有出声,他想要骂我也没有机会,就像抛出一个球却不会弹回一样。他应该也很xian。

讲了那么多,看我毫无反应,他竟然还跟我赔笑脸,都不知道要干什么。直接对我破口大骂比较简单,我可以名正言顺永不出现在他的面前。

结果他还要对我这样的木头人赔好几次笑脸才又走到后面去。

我就若无其事——其实就是真的无其事,继续跟别人讲别的事…

我都对你毫不在意,你能对我怎样?

他要气到吐血我也是没有办法的。

Thursday, November 17, 2016

螺丝掉了

那天,我看到他坐在椅子上摇脚,手中握着机动车子的一部分“内脏”,没有任何动静,表情一贯的愁苦。

我不喜欢他。凡是每天早上由妈妈陪伴着来到课室里的六年级学生我都不喜欢。凡是在生活技能室里一动也不动的学生我也不喜欢。

我也不喜欢他那个永远愁苦的表情,一点小孩子的天真可爱也没有,看到都xian!

我走过去问他:你为什么不把车子装好?

他说:“螺丝掉了。”

他说螺丝掉了的时候还看着地上,用肢体语言告诉我,他的螺丝掉在那边了。

我反问他:“我不是早就告诉你们,不要用螺丝,直接用热熔胶来黏了吗?”

他一脸茫然,没回答我,似乎根本不知道有热熔胶的存在。他根本不知道老师教了什么、同学们在做什么。

我很厌恶。我跟他说:“你要用螺丝固定也可以,螺丝掉了就去拾起来啊!”

地上不知掉了多少螺丝,闭着眼睛随便捡都可以捡起一大把,他却宁愿坐着摇脚也不去捡起来。

他心不甘情不愿地看看地上,并没有立刻起来。

我真的很厌恶。“你为什么没有训练你的螺丝自己走回来?所以现在你必须自己去把它拾起来!”

他慢吞吞地站起来…我也不知道最后他到底有没有捡起螺丝。反正他有没有把机动车子装好都不会影响他的UPSR成绩。

今天,我看到他考到7个A…还差一个就全科A了。对,就算把地上的螺丝捡起来把机动车做到完美也不会变UPSR成绩单里的A,所以…

又何必那么辛苦移动尊体站起来蹲下去捡起掉在地上的螺丝呢?

老师应该要道歉:对不起,精英们,老师没有先训练螺丝们自己走到你们的手中,都是老师的错!

Sunday, November 13, 2016

Berapit Hill

临时决定去爬山,到了卓坤山却发现大门深锁,公园不知何故关闭。虽然车子不能进入,但人却可以从旁边走进去。所以狭窄的道路两旁停满了车子,应该是还有很多爬山客非登卓坤山不可。

我不想进入不可进入的地方,马上决定离开。但车子没有地方回头,只能倒退出去。真想骂粗口啊!那么窄的地方,真亏我的车够苗条,才能无惊无险退出来。

我决定去Berapit山。

到了那边,才发现时隔多年,我除了还记得是从菜市场旁的路进去来到一个住宅区之外,其他的路线已完全没有印象了。

我们转了一圈,终于看到路旁有个马来人,就向他问路。他好像也不是很清楚,大概因为山上建的是一座佛庙吧,知道了可能会……叛教?

马来人指示的路是省略的,我们当然找不到入口。我又再用人肉GPS了。这次总算找到了。但我其实不明白为什么这两个被我问到的居民都好像对这座山的存在一知半解似的。

驶入树林区一小段路,就有人指示我们就把车停在空地上。步行进去。然后就觉得我们上当了。那么多车停在山路上!

原来那儿有人施工,不知道建什么,那儿有很多很多工人,有人一直用泰语以麦克风不知在说什么。

一路上真的是满山满谷都是外籍工人,我们有点害怕,因为这是私人的地方,我们简直就是入侵者。

我一直在犹豫着要不要回头走下山,但脚却一直往上走。
走到没再看到外籍工人的地方,觉得景色很美,就想拿出手机拍照。手才一碰到手机,眼前就立刻出现了三个下山的印度人,增添了景色的美丽程度!

当我们还在考虑中要不要走到山上的那座庙(应该是禅修精舍吧?)那边时,我们竟然已经抵达了!

山上竟然有巴士站啊!
不过都已经抵达了,还要等巴士吗?我好像也还没流到几滴汗就已经到达终点了,这座山果然毫无挑战性!

这一路上都闻到浓郁的臭豆味道,但却没留意臭豆树的存在。来到山上,我连忙去找那棵印象深刻的臭豆树。它果然还在那儿。
我们爬上了那座塔。除了看到大山脚的景色之外,最吸睛的应该是那面大锣……中间的破洞和上面的涂鸦。
有人用涂改液在锣上写着“祝我明年一切顺利”,我想我若是菩萨神灵,我就让他从此无忧无虑每天在街上游来游去……
山路很陡,下山比较有挑战性,有时候要倒退着走。这时才看到满树的豆蔻。
到了那个建筑工地,回头看到这样的一个告示牌。
都不知道那个RM50是什么意思。那边停放着一大堆的摩托车,一大堆人骑着摩托车上山下山,莫非这里是出租摩托车的地方?大家都付了RM50?

下山的途中一直遇到上山去的印度人。难道山上的暹庙已经转换为兴都庙?

脑里有很多疑问……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stamina一定是加强了,时隔多年再来,这座山已经变得毫无挑战性!

Friday, November 11, 2016

顾家

收表格的时候,发现黑痣没有来。学生竟然说:“咦,黑痣没有来?难怪没有听到他的声音!”

黑痣是个吱喳公,整天对老师碎碎念,进行疲劳轰炸,去年差点把我和数学老师弄到精神崩溃。但今年很会见风使舵,在我面前总演乖宝宝,所以他缺席我也没察觉。

现在既然学生这样说了,我也随口附和说:对呀,所以听不到他的声音。

一副“好想念他”的样子。

另一个学生忽然说:“老师,黑痣没有来学校是因为要顾家。他的爷爷奶奶不在家,所以他必须顾家。”

黑痣的父母已离婚,黑痣跟爷爷奶奶一起住,据他所说,他平时像坐牢一样毫无自由。他的爷爷奶奶怎么可能留下他一个人顾家呢?

我不以为然地问学生:“顾家?他的家会跑掉?”

学生说:“他要顾他家的kakak,要不然他的kakak会跑掉!”

这个学生说得一脸认真,我连忙托着下巴,以免掉下来。

他怕我不相信,又再说了一次:“kakak会跑掉!”

所以就留下一个五年级的小男孩在家里顾这个女佣?好像有点不可思议。kakak要跑掉的时候可以顺便把小男孩拐走卖掉换盘川哩!

小孩子转述的事情,信一成就够了,星期一自有分晓。





Tuesday, November 8, 2016

两个哭泣的女孩

最后一节,我到六年级elephant班去代课,我埋头批改作业,让他们自生自灭。一会儿,就看到一个女生在哭。原来她胃痛。我问她要怎样帮她,她说就是这样让它痛,哭只是要发泄而已。由于那时已经要放学了,我就让她哭,她的朋友们就围着她,安慰她。

一会儿,我自己班上的好几个学生走进来,跟我说班上的一个女生晓宇一直哭,说要跳楼自杀。

他们七嘴八舌地说,晓宇是因为父母亲不让她看漫画,所以才要自杀。他们一边说一边递过来一张纸,说是晓宇写的。

纸上写着:

我喜欢看二次元漫画juna,爸妈不给我看……这是我活下去的动力……


我对小孩子说的话一向来都是半信半疑的。晓宇平时很乖巧,一直笑眯眯的,好像很开心的样子,而且父母不让看漫画是家里的事,又不是忽然发生在学校里,怎么会突然想要寻死呢?

当时他们正在上美术课,理应由那一堂课的老师当场处理。学生却说老师不理她,由得她去哭。

我想要过去看个究竟,可是又想到我这里也有一个女生在哭,我不能丢下她,万一她也痛到想要跳楼怎么办?

学生说晓宇一直哭,不肯起来,所以当然不会肯要来这里见我。我就跟学生说:“你们去告诉她,大王蛇老师也很喜欢看漫画,对这个二次元漫画很好奇,想要知道是怎样的,叫她来介绍给我听。”

他们就赶快回到自己的课室去救人。

而这个胃痛到哭的女生我也得搭救她。我叫两个女生到办公室去拿我的Milo冲泡,结果她们回来教室的时候是拿着一杯滚烫的Milo。

那么烫,那个哭泣的女生根本无法入口。我责备她们,她们说是一个老师帮她们冲的。

唉!

我只好叫她们自己再加冷水。那么难喝,都不知道最后她有没有喝到。我跟她说,我班上的女生也在哭,而且要跳楼自杀。她呆了一下,过后再问她,她的胃也没那么痛了。

这时,我班上的学生又一窝蜂地来了。我的诡计成功,晓宇被骗来了。

我把无关的甲乙丙丁全打发走,留下晓宇。她哭到双眼红肿,我问她二次元的人是不是像一条蛇一样可以从缝里钻来钻去的?

她笑了起来。

然后我就跟她说二次元的漫画很好看blah blah blah……虽然我的二次元跟她的二次都不知道是不是一样的,但她发现老师竟然也知道什么是二次元,就开心地一直笑。

接着就要骗她说出更多真相了。

原来要自杀无关漫画。

她说:“我的爸爸妈妈要离婚,我想到这件事,所以就很伤心……”


Monday, November 7, 2016

入鬼屋得小娃

五朵玫瑰一直怂恿我和帅哥进去鬼屋,甚至还说要请我们。我就认为他一定是不安好心,想要看我们狼狈的样子取笑一番,所以就一直对他翻白眼。

而帅哥本来就对鬼屋有兴趣。这个贪钱的人一看到鬼屋,就想到商机——有一天也要在他的大学里搞个鬼屋来骗钱,所以就站在鬼屋门外徘徊不去。

五朵玫瑰站在我身边,一直在我的耳旁念念有词:去啦,进去啦,你都已经来到这里了,就进去啦……

我被他念到很想打他。他平时很喜欢作弄我们,肯定是不安好心的。

后来看看他的表情,才想到可能的原因。我问他:“你想要进鬼屋是吗?”

他很开心地点点头。原来是他想要进鬼屋,要找人作伴。我就装作很勇敢地答应陪他进去,买了票,又来了一个老师,我们四个大人就跟一群幼稚园年的小孩子一起排队。

等了好几轮,终于轮到我们入场了。我们跟那群小小的孩子们一起进去鬼屋。里面黑漆漆一片,我立刻抓住帅哥的一边手臂,五朵玫瑰更加夸张,他抓住帅哥的两边手臂,把帅哥当做一个盾来用。帅哥是他的学生啊,他不但没有保护帅哥,还把帅哥当作盾牌来用!

门一关上,我们什么都看不到了。这鬼屋不是一般的迷宫式鬼屋,我们失去了方向感,鬼就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地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我们就一边尖叫一边像无头苍蝇一样拐来拐去,甩来甩去,我撞你你撞我,花钱买恐惧,刺激极了。

我松开了手,继续分不清东南西北地走来走去,一会儿就有一只小手来拉我的手,我就牵住住这只小小的手。等一下,又有另一只小手来牵我的手,我又牵住他,继续走动、尖叫。

时间到了,音乐停了,门开了个缝,我们终于看清楚方向,我牵着两个小小的孩子,他们立刻甩开我。走出去后,我跟帅哥说,有两个小孩子来牵我的手,我得到两个孩子。

帅哥说他也是,有两个小孩子去牵他的手。他也得到两个孩子。

五朵玫瑰呢?他吓傻了,只会一直傻笑,然后走去跟别的老师说:“我很怕,我要回家了。”

难怪要我们陪他进去。看来他最值回票价了,只差没有在鬼屋里得到孩子——的依赖。

Saturday, November 5, 2016

它的眼神

今天本来是要教大家缝蝙蝠猫头鹰的,但剪好之后却有重大的发现——眼神很重要,因为眼睛会说话。

不信?让我们请猫头鹰来示范一下。
 没有眼球的猫头鹰看起就跟白痴一样。
不过有了眼睛也是看起来傻傻的,只是傻的程度有所不一樣。


所以相信了吧,眼神是很重要的,人家可以从你的眼神看出你是不是白痴,虽然单看行为也知道。

玩著玩著,差點就忘了其實是要縫起來用的。然後又要把眼睛移走,結果就變成這樣……
有點恐怖。可惜Halloween已经过了,派不上用场了。

至於这个蝙蝠猫头鹰要怎样缝制呢?简单一点,用UHU胶水粘起来吧。

阿輸看到我在微信上傳的照片,就吵著說她要。要來做什麼?我才不會給她,這個貓頭鷹是我要用來裝飾烤箱的遮羞布的。
買了那麼大的烤箱,缺烤不出什麼像樣的東西來,當然要用一塊布把它遮起來。然後還要縫一隻恐怖的貓頭鷹上去,讓人不敢直視,更加不敢問我那是什麼。
除了烤箱,還有其他的神秘電器也是要遮起來不然別人看見的,比如說攪拌機。結果縫了一個貓頭鷹上去之後,連我自己也不敢直視了。

被自己的作品嚇到,怎麼可以?幸好加上樹枝和樹葉后,終於沒那麼嚇人了。

阿输看到照片,又说她要。都不知道她要来做什么。下次我要缝黑猫了……

Tuesday, November 1, 2016

战败蒸蛋糕

秉持着屡败屡战的不死精神,再次做马拉糕,结果又失败了。第二次的失败好像比第一次的还要惨烈,看起来更加丑。

不过吃起来…还是很好吃。可是心里还是很不爽——到底问题出在哪里?真是显◑︿◐

马拉糕做不成,还是要再接再厉,就做看起来也很容易的南瓜蒸蛋糕吧,反正家里有南瓜。

秘方是网上拍下来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简单,应该不会失手的吧?

我还很认真地把蛋黄跟蛋白分开,蛋白还真的打到发得不清不楚那样,挂在打蛋器上也不会掉下去…
结果…结果又跟马拉糕一样再蒸出一盘扁扁的南瓜糕

看起来简直就是同一盘东西啊!说好的海绵蛋糕口感的南瓜蛋糕呢?

屡战屡败,要达到这样全失败的成就,也是要有一点点天分的,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能力的!

真是显X2!

我试试看吃了一些,觉得还不错。就是南瓜糕嘛,把蛋忘记掉就可以了。然后拿给妈妈吃,结果妈妈说很好吃,吃了很多。。

然后弟弟也说很好吃…其实是每个人都说很好吃,我也没有威逼他们也没有在糕里下咒语。

但这些不知所谓的糕依然是失败之作啊!

真是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