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29日星期四

打疫苗一二事

终于打了第二剂 疫苗。有点兴奋有点害怕。

兴奋当然是因为被关太久了,梦想着可能打了两针之后会在患上深度忧郁症之前逐步放监重获自由。

害怕是因为打了第一针之后不知是巧合还是反应迟钝,竟然在第五天开始每天晚上发烧,烧了三晚之后天亮也无法退烧了。偏头痛也伴随着来,根本来不及吃药,所以那一天不停地呕吐,我甚至怀疑我已经死掉了。

我也好像失去了品尝美味的能力。所有的食物都变得很难吃,水也很难喝,舌头好像被涂上了一层厚厚的、极苦的涂层,所以所有的食物都添加了苦味,再加上不停地呕吐,根本就毫无胃口。

而舌头上这样的苦味,是苦到睡梦中也会苦到醒来,苦到必须去漱口减轻苦味才能继续睡觉。

但我竟然能够撑着从早上七点半上课到一点……都不知道是怎样做到的。然后下午还要开会……所有的不幸都是发生的星期四的,为什么?

下午终于去看了医生。走进诊所,护士示意我先量体温。体温仪竟然显示36.6度,然后说normal temperature。我无法置信,竟然去跟它对话,问它:“huh?normal temperature?”

可见我已经烧坏脑袋了。

然后看了医生,我跟医生说我发烧,可是体温仪说我体温正常。医生说:“我有听到。”

他一定也听到我跟体温仪对话了。

然后医生又用另一个体温仪帮我量体温。这次更低一点,变成36.5度。看来我去看医生是对的,走到门口就退烧了。

由于我没有其他疑似肺炎的症状,也没有发烧了,医生就开给我一些止痛兼放松肌肉的药物,说是可以配合偏头痛的药一起吃,效果更好。

然后吃了这些药之后,我就一直睡觉,病症也渐渐好起来。可是停止吃药之后,震颤的现象却一直维持了好几天。

舌头上的极苦涂层维持更长的时间,但幸好已经恢复味觉了,只是半夜依然会苦到醒来。

很悲惨的是,医生已经开了病假单,可是隔天我依然要撑着教书,因为网课.....到底老师生病了该怎么办?

病假单丢进垃圾桶算了。

这些都是恐怖的经历,虽然不能确定是打了疫苗的副作用,可是除了怀疑疫苗,就想不出其他的原因了。所以要打第二剂,当然有点担心。

今天见到的是人山人海,跟第一次打针的情况是天渊之别。第一次几乎不需要等待,但今天等了一段时间。这样的封闭空间这样的人潮,不正是病毒传播的好时机吗?

这次护士给我看了针筒,跟我说了分量,其实我也看不到什么东西。之前说要录影的,其实真要录影也是什么鬼都看不到,因为护士用手掌把针筒挡住了,我什么都看不到。

第一次打针的时候,几分钟就有恶心的感觉。今天什么感觉也没有。

打了针,医护人员对着前面几个人说:“这张卡你们收着,证明你们已经打针了,可能要打第三剂……的时候要带来……”

哈!可能会要打第三剂。这样第三剂我就不用自费去打了。

不过可以不要打葡萄糖了吗?

现在好像有一点点伤风的感觉,希望这次不要再发烧了,那是很惨痛的经历啊!

2021年6月17日星期四

红龟糕

端午节前决定要做红龟糕,因为粽子的供应已经够了。屈原没有出声就表示他没有反对。

这是第三次做红龟糕,好像每一次都做出不同的味道,应该是很有天分。

首先要有做内馅的绿豆瓣。当然我有,所以才敢说要做红龟糕。买绿豆瓣的时候还差点闹了个笑话——老板娘很忙,我自己舀了一袋看起来像绿豆瓣的东西称好,还问了旁边的另一个女人,这是不是绿豆瓣?她端详了几秒,也认为是。幸好老板娘走出来了,她不必仔细看就已经知道我拿错了,那是扁豆dal!


两种豆长得那么相像,一年买一两次的人要怎样辨认啊?

幸好有经验丰富的老板娘,我才不至于买了一公斤扁豆回来当做绿豆瓣来用。

绿豆瓣必须先浸泡至少四个小时,或者浸过夜,然后滤掉水分,蒸半小时。

第一次做绿豆瓣馅料的时候,我直接把380g的糖倒入蒸熟的绿豆瓣里,然后就死命碾压到全部变成粉团状。所以干干的,很容易就搓成球形。

第二次做的时候想要走捷径,直接把糖倒在浸泡过的绿豆瓣上拿去蒸,以为这样糖也直接溶在豆瓣里,岂不是更加简单?结果绿豆瓣根本就蒸不熟!

第三次要怎样做呢?其实是因为隔太久了,不记得正确的方法是什么,所以就参考了做糕达人分享的食谱——原来是要用100ml的水把糖溶化了才加入蒸熟的绿豆瓣里。


我照做了。结果馅料太糊了,很难搓成团。都不知道要相信谁的秘方比较好。

做好绿豆瓣馅料了,这才想起竟然忘记检查家里到底有没有糯米粉?那时已经九点了,如果没有糯米粉,那就只能把馅料当做糕饼拿去祭拜祖先了。

幸好刚刚好有500g的糯米粉。糯米粉搓成面团之后其实是不能当面皮的,因为它根本没有筋,没有粘性没有弹性!

不知哪一个天才竟然发现了一个这样的秘诀——取60g面团,放在小锅水里煮到这小面团浮起来,再把它掺和到大面团里再搓揉,面团竟然就变成黏黏糊糊了。

这么geli的面团会完全黏住双手,不弃不离,什么都不能做了!所以在搓揉之前就要在手上抹油,这样就可以把面团搓圆搓扁,不会永远黏在手上了。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红龟糕总是油油的,因为真的用了很多油才能够甩掉那层糯米粉皮。

接着就把面团搓成大约27g的小团,绿豆瓣也是一样。

然后就把面团做成饼皮,包裹住绿豆瓣馅料,放在香蕉叶上。香蕉叶上也要预先抹油。所以一个红龟糕的含油量可不少。

接下来就是要拿去蒸了。就是蒸个8分钟。8分钟!8分钟就够了!

第一次做的时候,忘了到底要蒸多久,也懒得上网查看,所以就跟蒸蛋糕一样,蒸了半小时……结果全都扁了,就那样一滩滩地躺在香蕉叶上。

得到一次教训后,就不再重犯,一直记得8分钟不会更多,所以接下来就可以蒸出美美的红龟糕了。算算,竟然做了32个。

至于到底“龟”在哪里呢?当然是因为我没有买模具啦!

所以这些其实是红龟蛋·糕!


2021年6月7日星期一

会上网的老人II

他喋喋不休地描述了他裹粽子的过程之后,忽然一脸得意地说:“我把这些粽子的照片放上网,有很多人来like咯,还有很多人来评论!”

说应该是放在脸书吧。还是微信?我没问,只是心里翻了个白眼。

他接着说:“其实我是故意要讥讽一个女人的。”

又来?

他依然洋洋自得,自顾自地说下去:“那个女人很浩恋的。她跟我私底下做朋友聊天,一直跟我说她很穷。”

又批评别人了,xian!

他继续说:“可是她在脸书上却一直炫耀,整天放照片,她老公的马赛地、她的儿子出国留学、她的女儿上大学……”

接着批评对方的孩子念完大学也是没有任何成就blah blah blah……

我忍忍忍不说出口:不批评别人会死是吗?

那关粽子什么事?他继续说:“她每天不管煮了什么都放上网,以为自己很厉害,一直要炫耀。”

我说,那是她的主页,是她自己的地方,她想要放什么是她的事,你可以不要看的。

他不以为然。他说:“我哪里要看?我忍不住的时候就要拉黑她。”

然后又继续批评那个女人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整天炫耀、浩恋、看到就讨厌blah blah blah……

我不停重复告诉他:“那是她的主页,她喜欢放什么是她的事,你可以停止关注她,也可以减少关注她,这样就不会一直看到她的东西了。”

他说:“哼,我不要,我要拉黑她。”

神经病。

我说:“你上网交朋友不是为了要开心要快乐吗?为什么你总是看不顺眼这个看不顺眼那个,搞到自己一直生气,何必呢?你要改变的是你的心态,你的想法。

想不到他居然说:唔,我是应该要改变我的想法的。

但他依然觉得那个女人整天在脸书上分享各种各样的照片是不对的,因为没有顾及到网友的感受。他说:“她以为人家要看啊?”

虽然他要拉黑谁都不关我的事,可是我还想尽一份绵力,教育一下这个会上网却又有人格障碍的可怕老人。

我说:“不用拉黑别人的,停止关注就可以了,留着做朋友,可能有一天有利用价值呢?”

教师可是人来灵魂的工程师啊,呵呵!

我继续教育他:“人家要在自己的主页放什么东西都是她的自由。生活已经这么辛苦了,难道还要经过网友的同意才可以决定要放什么吗?”

他静了几秒,没再坚持说要拉黑对方。

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样的故事还是会一直重复。他百分之百不认为自己的人格有什么问题,所有不符合他的标准的人和事都是错的,只有他才是对的。

xian !

2021年6月5日星期六

如何做决定?

趁早去了一趟Tesco,总算没再遇上长长的人龙,所以就决定停车进去买菜了。

买了 满满一车的东西,付了钱,一如既往开始查看收据。

查着查着,看到一个陌生的货品,bawang merah RM 1.71 。我记得并没有买红葱,所以第一个念头就是:“要不要立刻到柜台去要求退款?”但又不百分百确定没有买红葱,怕真的鬼迷心窍买了红葱自己却不知道。一边想就一边开始在购物车里翻找。找了好多次,找来找去也找不到红葱的影子。这时候心里开始挣扎了:去要求退款?但才那么一点点钱,不如就算了……

内心戏演了30秒之后,还是决定算了,才那么一点点钱,快点离开这里吧!

然后就开始推购物车,虽然心里还是有点不爽——平白无故多付了RM1.70。才走了一步,无意间就看到购物车里一个RM1.71的标签:一包小白菜!

今时今日一包三棵的小白菜哪里有可能才卖RM 1.71?我连忙拿起来看清楚标签上的资料:bawang merah besar!

什么鬼?小白菜和洋葱长得很相像吗?竟然被打错了种类。

然后我就马上放下那包小白菜,头也不回地走了。

因为我赚到了。

我觉得自己很无耻。

跟大部分人一样。

2021年5月26日星期三

一枚针的力量

把缝纫机从房间里搬出来后,旧的缝纫机就显得很多余了。一人只有一双手一双腿,要那么多缝纫机干什么?

到专卖缝纫机的店里去买针又是找不到适合缝边机用的针,顺便问问是否收购旧式缝纫机。原来一台收购费RM50,而且还要是零件完好无缺的。

五十大元那么大……我得好好想一想,而且要想很久。

然后就又MCO了。这架旧式缝纫机忽然摇身一变,变成上网课的办公桌。

有时候它是放置烤箱让我烤鸡翼、烘蛋糕的工作台。

难道它的余生就这样了?

还是要把它卖掉换成五十大元?

由于不舍,实在很难做决定。

虽然我是这样说:“它是好好的,可以用的,只是缝纫机太多了,所以才要卖掉。”但其实这架缝纫机被封印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它似乎不能好好缝东西了,一直跳线。

但自从上一回跟这家店买了对的、品质好的针装在多功能缝纫机之后,便开始怀疑旧式的缝纫机会一直跳线是被错的针害惨的。

或者只要换上对的针,它就可以完全恢复正常了。我想应该是这样,除非不是。

想归想,没有验证是无法知道真相的。所以今天趁着没有上课,一早就缝好一条带子当做皮带,装好之后再换上新的针。果然不出所料,没有跳线没有卡针,这架古旧的缝纫机依然老当益壮,完全可以正常操作。

这么大的一台缝纫机,竟然被小小的一枚针操控着。

所以选对针,才不会毁掉你的缝纫机!

结果,我又不知到底要把它卖掉,还是继续放着当工作台了。


2021年5月12日星期三

乱,是自由选择的

终于看到她了。好几个星期没有看到,很明显地脸变大了。身体还是没有康复,食量也没有增加,但却越来越胖了。看她的表情就可以猜到,身体状况还是很差。

我们坐下来聊天。一如既往,桌上胡乱堆放着各种东西,大部分都是包装食物。我又忍不住说:“养成好习惯,所有的东西一买回来就马上整理好,就不会这么乱了。”

她很自然地说:“买回来还没有整理。”

我当然知道还没有整理,要不然就不会那样说了。可是我可以预测,明天也是没有整理,后天也是一样没有整理,一个星期之后也不会整理,最多吃掉一部分而已。

她跟我说,她又胡乱花钱,但说的时候又很开心,因为她上网买了一个给猫攀爬的玩具。

我不假思索地说:“啊?家里已经这么乱了,还买那样的东西,岂不是显得更乱?”

她说:“不会啦,就只是一个东西而已,我放在客厅。”

天,客厅还不够乱啊?又添加这样的“一个东西”!

客厅的桌上堆放着更多的杂物和食物,也是买回来了就胡乱放在那儿,“还没有整理”。

接下来还要放一个大型的猫玩具……真是无言。

我看到橱里有一个新的保温瓶,好奇问她:“你不是已经有保温瓶了吗,为什么又买?”

她说女儿买的,自己买了一个,也买一个送给她。

我不悦地说,你都已经有一个了,为什么还要再买。

其实我要说的是为什么不阻止女儿买给她。但她可能很享受孩子买东西给她的乐趣,只有我却一直在泼冷水。

我跟她说,你要断舍离,说完就走开了。

回家的途中,我忽然想到mess up your life这句话。

我一直想要帮她收拾,妄想着改善她的生活空间,或许可以改善她的生理与心理状况。

这一天,我忽然觉悟了——生活素质的好坏,自己选的!


2021年3月6日星期六

会上网的老人

 有些人啊,以为自己会上网了就很了不起,usehsi…… ”

他又开始大发伟伦了。他所谓的“有些人”指的当然是跟他在同龄层的老人。

我一阵反感——他在说他自己吗?时常向我们炫耀他在网上是如何如何地骂人批评人拉黑人……这不就是他自己吗?

我忍住没说出口。他继续说:他们以为他们会上网了,就很了不起了,每天都寄一大堆早安图给别人,我很讨厌很生气,气到半死……

原来最近有个亲戚找到了他的微信号,跟他联系上了,然后就每天发一大堆早安图给他。

我一听到就不寒而栗了。

他怎样应对呢?他很得意地告诉我,他回了信息,洋洋洒洒不知写了多少字训了对方一顿,警告对方不要再发早安图来。

我听得很不耐烦,跟他说:你写这么多东西做什么,写重点一句话就够了——不要发图给我。

这一招我用过了,很有效。写那么长的缠脚布文骂人,你以为对方会看啊?会看就不会转发早安图给你啦!

他继续絮絮叨叨地讲述他骂人的内容,想要表达他的高等级、与众不同。他说:你不知道啦,我这个人很讨厌人家寄那些什么什么图来的……”

我打断他的话:不只是你讨厌而已啦,你可以随便问一个人,保证99.99%的人都讨厌收到早安图的,不只是你一个人而已。每个人能都明白你的感受,大家都是有这样的经历的!

谁会喜欢收到海量早安图午安图晚安图节日图啊?他还以为世界上只有他最清高最特别,只有他不喜欢收到早安图。

这回他终于安静了三秒。然后说:她还是要继续发图给我,我就把她拉黑了。

确实这也是一个好方法。反正他也是常常这样做,而且沾沾自喜。

接着不知为什么又扯到他的一个网友,发现他竟然认识那个网友的另一个女性朋友。

然后他又大发伟伦了:她啊?她很可怜的,跟一个印度人,生了好几个孩子,她的女儿已经很大了……她的女儿比妈妈还要老,长得太难看了!

又来了,又要批评别人的长相了。

他说了很多次“太难看了太难看了,害我忍不住滑手机去看了照片。虽然确实长相很抱歉,可是这样批评她,她会因此而变美吗?

他的评语还没结束。他说:她这个女儿很可怜咯,一直缠着她的妈妈。

什么鬼话?现实中他并不认识她们,这么搂着妈妈自拍几张照片就被说成一直缠着妈妈

而且你以为他所说的“可怜咯”是表示同情吗?那是贬低、蔑视,表示在他的心中,那个女儿是没有人要的仓底货,只好一直缠着妈妈讨爱!

我很反感。他永远改不了对别人评头论足、自己添油加醋的坏习惯。但接着他就对那个妈妈赞美有加。这个当然,只要是有几分姿色的女人,没有拒绝跟他做朋友的,在他的眼中都是好女人。

他继续说:这个女人是个很好的人,而且多才多艺……但是她很可怜!

她现在幸福美满,有什么好可怜的呢?

他说:她跟印度人,可怜咯!

他一直说,不说结婚,可见完全把人家当作是野合。人家野合生那么多孩子还乐融融?

可见不尊重自己的婚姻的人也绝不会尊重别人的婚姻。

我不悦地说,跟印度人就是可怜吗?

真正可怜的女人应该是那些嫁给这种冷酷无情、风流成性、擅长精神操控、认知异常的世纪贱男的女人吧?

他还是坚持:可怜啦,跟印度人还不可怜啊?

我不想再继续讨论下去了。再听下去,我就要怀疑,到底认知异常的人是他,还是我。

2021年1月25日星期一

关闭手机后……的操控心理学

终于来到星期日,以为可以躲过手机里的信息轰炸。结果一开手机,又看到学生家长的信息,我觉得已经濒临精神崩溃了,所以做了一直想要做的事——关机一天。

因为关掉了手机,所有看完一本书!

买这样的一本书,当然不是为了防小人,只是被作者的文笔吸引,觉得“好看”而已。作者是个精神科医生,很生动地描写了各类职场小人的类型和他们的操控手法。

职场小人大致上可以分为三大类:获利型小人、自恋型小人和否认型小人。单看总类名称就可猜出个大概了。电视剧里有很多啊!


既然有小人,当然就有受害者。谁会是受害者呢?虽然作者列出了八大类,但总结来说就是“好人”。好人就是受害者。

当然大家都认为自己是好人,在职场上拼斗中是受害者。如果不幸真的遇到职场小人,要怎么做呢?精神科医生的建议就是“平常就做好防范的工作,避免自己沦为受害者”。

就是不要做好人。

为了避免自己成为深信“我绝对是对的”的人的受害者,大家还必须养成以冷静、客观的眼光,对小人进行分析的习惯。意思就是说,当小人正张牙舞爪地在凌虐你的时候,你就在心里做分析:唔,这家伙究竟是“比较偏向获利型”,或“基本上属于自恋型,但也有部分否认型,所以具有攻击性”的类型?

这样你就分神了,就可以保持客观,就可以减低身心受到危害的程度。

当然,在职场上我也没遇到多少小人,那些张牙舞爪的小人都是从电视剧里看到的。即使真有小人了,在教育界也没有发挥的舞台吧。

但在职场上没有遇到小人,不见得身边没有。

有些人,会毫无自觉,扭曲事实,超脱利益,打从心里觉得他一点错都没有!这应该已经不算是小人,而是疯人了。这种人的认知异于常人,发自内心觉得自己是对的

读到这一段,我的心揪了一下,真是一场又一场的恶梦啊!幸好终于找到一个跟我有同样经历的人了!

如果不是因为身边真的有这样的人,没有人能想象得到世界上有这样的疯子——把自己妄想出来的事情当作是真的,任意诬蔑、指责别人,任意扭曲事实,即使你费尽唇舌也完全没用,还会被他教训一顿!

那是多么委屈的悲惨经验,而且可能还会再继续发生。那么作者有什么应对的招数吗?

答案是没有。

精神科医生清清楚楚地说,想要让明明身为受害者却误以为自己是受害者的人觉醒,使其正视到自己错了,基本上不可能办得到!所以想尽办法要达到让对方知道的,只是徒费时间和精力。

所以治疗最困难的,就是把妄想信以为真,不知道自己有病,也就是没有“病识”的病人。

读到这里,这是心里一阵灰。

所以当一个疯子走来你家,说你是个无法沟通的疯子时,你只好承认你是疯子。

因为精神科医生说:“最重要的是如何避免自己成为受害者,而不是让对方觉醒他才是加害者。因为尝试让对方觉醒的过程中,可能扩大自己受害的程度。”

读完这本书,只能深深地叹了一口又一口的气。遇到认知异于常人的人格障碍疯子,若不是亲身受害,谁会理解这种委屈?但连精神科医生都束手无策了,我们可以做什么来维护自己的尊严?

没有。

只能消极地对这些人“敬而远之、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希望可以做到每个星期日都是关手机日,多看几本书,领悟天地精华,远离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