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6月29日星期六

大家一起来卷成鱿鱼干

 一年一度的运动会又来搞到大家鸡犬不宁了。我过去看那个年轻的老师如何割纸卡来给学生当头饰。她一边割一边说:“为什么我们要做这些?”

我跟她说:“因为内卷啊!”

她噗的一声笑出来。

前一天,我走到草场去看学生操步到时候,也有一个老师问我:“操步不是应该要严肃的吗?为什么要装饰?”

哈哈!对于我这样的老古董前童军教练来说,操步当然是要一本正经的,哪里可以又戴花环又装翅膀,好像小丑一样?

当时,我回答她说:“因为有人开始做了,其他人很怕输,也跟着做,所以最后害得大家都得这样做。”

当时那个老师摇摇头,一副虽然不认为操步需要如此花里花俏的,但既然别人做了,她也跟着做也无所谓的样子。

隔天,当又有老师发出同样的疑问:“为什么我们要做这个”的时候,我虽然轻描淡写地说是因为内卷,可是心里是极度愤怒的——为什么我们要做这些?

还不是因为有人某次突然想要与众不同一些,或者有人想要表现,也有可能只是某人纯粹好玩手痒多做一些不需要做的东西,结果就引起其他人的恐慌,怕自己被比下去了,结果也跟着发挥不必要的创意,搞了多余的东西。然后大家变成不会思考的无头苍蝇,一次又一次一年又一年地浪费时间和资源做一大堆不知道为什么要做的东西,无限循环下去。

即使有人觉悟了,不想要跟大队,他们也不敢不做,要不然就是不合群的异类了。最后大家就一起无止境的累!

这样的行为什么时候才会停止呢?

只要有新的韭菜继续冒出头来,就不会有停止的那一天!


2024年5月18日星期六

吃叶子的老人与幸福树

到花圃去买石板,走了一圈,莫名其妙买了一棵九重葛。当我走过去“柜台”处时,看到老板正在处理一盆植物,是一棵很普通的树,之前看过另一个花圃拿来当做篱笆树。

由于太普通了,我想不通谁会要买这样的一棵树,要买来干什么,怎样看都不觉得有任何美感。

我好奇地问老板,这是什么树?人家买来做什么?

老板没有回答我,另一个大叔立刻走过来大声说:“放着没有看到什么,有人要买了就看到美了对吗?”

我就是因为不明白那个傻瓜会要买这样不起眼的植物才会开口问老板的,竟然被这位大叔误会我是跟他一样有眼光,也看上这棵树。

大叔得意洋洋地问我,那棵树是不是很美。

看着他得意洋洋的样子,我说:“你买了呀?既然你已经买了,我就不要说实话了。”

他似乎听不懂,还一直认为我也喜欢那棵树。我就直接说好了:“我就是看到这样普通的树竟然有人买,所以才走过来问老板的。”

说到这直白了,还有什么好谈的。我要走过去看其他东西,可是那个大叔竟然纠缠不清,非要把那棵树吹到天花乱坠。他一直重复说:“哎哟,这个东西好料,你拿它的嫩叶啊——是苦苦的——

他说话一段一段的,有头没尾,我就问他:“拿它的嫩叶做什么?

结果他又重复说同样的话,依然没说出拿它的嫩叶来做什么。我只能猜测他是菜嫩叶来嚼,应该好像山羊一样。

然后他又继续吹嘘:“这些东西对我们很好的,很强壮的……”

我移动脚步,想用身体语言告诉他,我已经不耐烦了,不过嘴上就随口应酬地说:“哦,你吃了变得就很强壮了?”

他又更加得意了,他说:“我已经62岁了!”

我知道他一定已经设想我接下来会说:“哗,你已经62岁了呀?看不出来啊!”

我看着他那张老脸,很想告诉他——我讨厌讲不停的男人,特别是老男人,你可以不要再讲话了吗?

当然,我依然很虚伪地说:“62岁,看起来很yong!”

他虽然一张老脸很geli,不过身材和行动没有老态倒是事实。

他依然不肯放过我,继续吹嘘他对植物的“知识”。他说:“那些植物叶子苦的,要每天吃,叶子苦的就是代表没有毒!”

OMG!叶子苦就是没有毒??

虽然苦的东西未必有毒,但是自然界里的毒物都是苦的吧?

我comfirm他就是吹牛大王了。还是快快走开为妙。

谁知我走到另一端去看其他东西到时候,那个大叔忽然又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我,竟然特地走过来,又讲吃叶子的事情。

看来他是吃叶子吃sot了。

为什么他会这样自我感觉良好呢?

可能是因为他买了幸福树。那棵让我惹祸上身的树,就叫做幸福树。

原来世界上还有一种树,完全没有任何特色,但叫做幸福树。

2024年5月11日星期六

幻谎症

原来还有一种心理疾病叫做幻谎症,也不知这名称是真还是假。


什么样的成长环境、什么样的伤害,才会导致一个人惯性说谎不自觉,谎言越说越大的同时还散播仇恨?


2024年4月21日星期日

Strategi Minda——cepat cepat mengaku salah

被学校当工具人去凑人数参加了一个Strategi Minda Dalam Pengajaran dan Pembelajaran课程。放学后没得回家已经很不爽了,竟然还要被当做小学生来教导,听着中年老姨主讲者那拼命装出来软绵绵的声音,真的恶心到我翻白眼翻到脑后勺去。

理论谁不会啊?

大家都不肯正视问题,老是把老师对教育心灰意冷要提早退休的原因归咎于老师自己没有足够的情商和能力应对顽皮的学生,所以要对老师洗脑,教导老师如何高情商高智慧地应对各种学生的问题。

有问题的是政策啊!

主讲者讲了很多案例,都是在吹捧自己有多厉害应对问题,用这些案例来教导老师不要被问题学生牵着鼻子走,不要跟问题学生一起起舞blah blah blah.....听着倒是十分中肯有用。

但我想有很多老师跟我一样,不需要放学后用这么多时间驾车到别人的学校去听讲座啊,我们自己早就已经可以做到了。更加搞笑的是除了老师,还有一部分出席者是即将退休的校长。

这样的讲座应该让初出茅庐的年轻老师去洗洗脑,骗骗她们暂时打消要辞职的念头。耄耋之年的老老师还需要,或是说还能够被你这种没有turun padang的人洗脑吗?

故事终于讲完了,主讲人邀请出席的校长和老师提问。有个校长走出去,说出了她认为主讲者做得不对的其中一个案例。

主讲者一听,马上就要上前去抢麦克风。

那个校长阻止她,继续接下去。主讲人只好沉住气让校长讲完。

我们也知道那个案例有不妥的地方,我只想着主讲人是要制造笑果或者夸张而已,并没有当真。

既然这是一个教导老师用高情商策略来教学的课程,那么我当然是很高情商地以为主讲人会说:“噢,我只是要制造效果而已,并没有真的那样说。”

我错了。

主讲人接过麦克风之后洋洋洒洒讲了几千字的内容来解释她为什么会在那个案例中那样对学生说话。

她讲了很久,我越听越不耐烦。我对旁边的朋友说:“如果人家指出我们的错误,我们只需要说‘谢谢你指出我的错误,我会检讨’就够了。”

朋友说:“是咯,解释就是掩饰。”

主讲人没有接收到我的指点,她还在不停地解释又解释,期间还说:“这样我以后不会再讲这个例子了。”

听起来就像是在威胁大家说:我以后不要跟你好了!

我觉得我的眼睛很累,白眼一直翻到后脑勺,真怕翻不回来。

但花了时间去出席了这样的一个课程,也不是毫无收获,至少我更加肯定——当别人指出我们的错误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快快认错。

至于要不要改过嘛……



2024年3月30日星期六

看门狗,噢不,老师的话

走到山上,朋友已经坐在那儿纳凉聊天。四周没有其他人,我们就无忌惮地聊起了学校的的事情。凡事都插一脚的朋友说,现在的家长很多熟读perkeliling,知道老师的权限,会来学校兴师问罪。

当然有些人还还不知道,你所听过的、看过的、经历过的任何处罚方式都是违规的。不可以体罚应该很多人都知道,但是不可以罚站、罚抄写、叫学生写悔过书,甚至连碎碎念也不可以可能就有很多人不知道了。

你所能想到的,和你根本想不到的也不认为是处罚的,都是不可以的。

我说,以后应该是没有人要做老师了。朋友马上说:“现在都没有人要做老师了!”

她们继续说她们的经验。朋友又说:“学生不做功课,我们不可以拍他们,拍视频给家长看也不可以。”

这时我才知道原来有老师会因为学生没有做功课而当场跟家长视屏通话,让家长看他们的孩子在课室里的情况。

我忍不住跟她们说:“学生不做功课不是家长的责任,不要去烦家长。”

那个跟家长视屏通话的老师无法置信,问我,什么才是家长的责任。

当然是行为啊,这样简单的事情也要问我。功课是老师给的,又不是家长给的,为什么要打电话去烦家长?

那么学生不做功课怎么办?劝告啊!要不然老师能够怎么样?

那个老师赌气地说:这样我索性不要给功课咯!

好像这样就是唯一的方法。反正学生有没有做功课,都跟他们将来是镰刀还是韭菜都没有任何关系。为什么我们要这么执着呢?

现今的老师不就是个早上看门休息看食堂放学又看门的狗而已吗?将来可能还得在休息时间到食堂去喂学生吃东西呢!

看开点吧,每个月25号上网打印薪水单出来欣赏就好了。


2024年1月20日星期六

保持家里干净的秘诀

同事第一次来家里,一进来就说:“哗,你家好干净!”

我还来不及回答,她又指着电视机橱柜说:“这里没有灰尘的!你去我家,就会看到很多灰尘。”

我还在很小人地想着,她是不是要暗示说她的家婆不爱干净?然后她就问我:“你每天抹?”

我说:“不,因为你要来,我才抹。”

她半信半疑,问我,真的吗?

我说是真的。

是的,是真的。她没有来,我也会抹,随心所欲想要几点抹就几点抹;她说要来,我就强迫自己一定要立刻抹,不能随心所欲。

有人要来,其实压力山大的,但只要不是人渣,就要欢迎他们来。只有这样,才能治疗拖延症。


2024年1月3日星期三

百万保险费的迷思

拖了一年,终于在今天想起来,放学后得去一趟保险公司。可见人是要历经一番折磨,教完书还要教完课外活动,精疲力尽之后,头脑才会清醒。

开门的是一位年轻女生,肉肉的,脸圆圆的,粉红粉红,像个富士苹果,非常可爱。她说老板不在,她可以帮我看看。就是看看到底保费涨了多少钱,为什么我完全没有收到通知。

她查了查,说这种配套式的保险并没有涨价。我也不知道每个月不停付钱的这些保险是保什么。她又帮我看了看,向我解释。我勉强可以记得是有一点点储蓄,有人寿保,还有医药卡。医药卡到底保多少钱,怎样保,我一概不知,就是每个月通过信用卡去付保险费而已。

我希望的是傻人有傻福,每个月傻傻给钱就对了。

可爱的富士苹果女生也没有鄙视我,她很有耐心,很nice。我问起最近我所听到的保单都是百万级的,我买的这种十多万等级的保险需不需要升级。她说不能升级,只能再买一份,最好相隔一年之后才把之前买的保险断掉。

她竟然没有趁机说服我多买一份,升到百万等级的。

我好奇地问她,为什么现在的人需要投保百万这么多?

 轻描淡写地说,有些人觉得百多千的保险费不够。

我直接说出我的心里话:“我想,一年百多千的医药费都治不好的病,应该就是不能治了。”

她也笑了起来,停顿了一下说:“的确是……”

我不屈不挠地继续追问:“你看过有人被治好的吗?”

她一直笑。

我觉得她很可爱。

幸好她的老板不在。

2023年12月1日星期五

忧郁型阳光男

放学后去Lotus买豆奶,遇到一个很久以前教过的学生,也在找豆奶。由于是脸书朋友,我时常看到他在FB写一些很有深度的贴文,觉得他很有智慧。 

我好奇地问他,为什么好像对人生看得很透彻。

他起初很不好意思地说没有,然后又小声说:“可能是我有看书……”

有看书也未必会对人生看得如此透彻的。我觉得是他特别有智慧。

他又说:“可能是因为最近有个同学忽然去世……

我才想起,今年有个看起来很阳光的学生寻短了,是他的同学。

我问他这个同学去世的原因,他说也不知道,可能是忧郁症。我以为是因为那个同学的音乐梦不如预期,所以看不开。但是他说:“音乐只是他的爱好,他其实是人生赢家,工资高,有房有车,还打算明年结婚。”

而且据他说,这个去世的同学很会关心别人,时常会安慰朋友,会逗朋友开心。

但自己的烦恼却没告诉别人。

这会不会就是所谓的“阳光型忧郁症”呢?逝者已逝,也无从考证了。

我又好奇地问他为什么这么年轻就会对人生看得如此透彻。

他想了想,说:“我觉得我们不需要跟别人一样,要拥有那些东西,豪车什么的,那些都是不真实的……”

我说他活在真实世界,我们这些看不透的人都活在虚拟世界里。他笑笑,道别前,我问他是不是单身,他立刻点头如捣蒜,又摆动双手笑着说,我不要拍拖,我不要,我不要!

看来他真的是个看透人生的忧郁型阳光男,无须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