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20, 2017

水痘野史

到中药店去不耻下问,想要知道有什么东西可以减轻水痘患者的痛苦。

药店老板说:吃羚羊啦!

幸好我有读过书也有看过报纸,知道他说的是羚羊角。

他走过一边,从架子里拿出一包东西来,里面有三种药材,我看不出那一团是羚羊……角,因为我读的书和报纸不够多,不知道羚羊角入药是刨成丝状的。
当然现在知道了。

我对中药都是半信半疑的,当然要问多多:“吃这东西有什么特别的功效?”

药店老板说:“吃羚羊让他凉啊,消热。”

凉和消热是什么意思?以前我们兄弟姐妹出水痘都是自生自灭,完全没有吃任何中药西药秘方偏方的,我们还不是自己好起来?

药店老板说:“以前和现在哪里一样?以前没有人告诉我们要吃这些东西啊!”

所以以前我们出水痘会自己好起来,现在不让药店老板赚钱就很难好起来?

我又问重点:能不能让病人快点好起来,或者减轻痛苦的?

老板说:“他喝了羚羊一个星期会慢慢好起来的。”

Shit!没有喝羚羊也是肯定一个星期后会慢慢好起来的啦!我又不是没出过水痘。

我只是希望有什么东西可以减轻出水痘的痛苦症状而已,又不是要买一吃就马上好起来的仙丹。你可以不要推荐安慰剂给我吗?

老板还是认为出水痘一定要喝那个羚羊角才会好起来,又继续说:“你给他喝三天,一个星期后水痘就慢慢消掉……”

我好奇问他一包多少钱。他说20块钱。所以买三包就要60块钱。

我马上把那包羚羊角丝放回去。60块钱买三包安慰剂?用这笔钱去看医生然后拿一瓶粉红色的止痒药水回来搽更实际一点。




Sunday, September 17, 2017

衣香鬢影之夜

某有钱友人忽然说给我一桌的票,让我呼朋唤友去参加珠宝秀的晚宴。那么忽然,去哪里呼唤那么多朋友?我马上想到帅哥一定会喜欢这样的活动,就想约他一起去。

帅哥竟然第一句说:“哈哈,有旗袍耶!”

害我一头雾水。原来帅哥注意到邀请卡上的Dress code是Best of Shanghai,觉得出席者应该要穿旗袍。

我虽然很愿意把我的旗袍借给帅哥穿,可是帅哥却原来还没回来,所以他就没机会穿旗袍出席珠宝秀的鸡尾酒会了。

就和家人一起去。去到酒店晚宴地点,只见一大堆印度人走入会场……噢,不,是一大堆穿着印度装的男男女女走入会场。

我有点疑惑,原来上海装就是印度装?我们没穿印度装会不会被拒于门外呢?

门口的几个人看了我的卡,说“哦,上海的”,然后问我是谁的名下的。原来里头分为三个区域:Bollywood, Hollywood和Shanghai。难怪有那么多“印度人”。我报上那有钱友人的名字,结果他们问来问去都问不出结果。

没有穿旗袍没关系,也是可以入场,但没有桌位就不能了。我们做好打算,是被整蛊的话,就下楼去,到对面的Komtar去购物算了。

但他们都很友善,还是让我们先进去坐。虽然我已经直接表明:“你看我这个样子就知道我是蒙查查被叫来这里的!”

当然最后也是联络上送票人,知道了自己应该要坐在那一桌了。

弟弟一坐下,就说:“大家的生活水深火热啊!”

表演开始前大家可以用桌上的筹码去靠近门口那一边的小小 casino赌一赌。老爸一听就很有兴趣了,我只好陪他去。弟弟当然就趁机拍下老师赌博的照片。

由于忙着赌博,过了很久我才发现那儿有鸡尾酒和小菜任拿。灯光昏暗,除了看得出侍者手上托着的是酒之外,其他的食物我根本看不清楚是什么,大概全是刺身吧。

不吃动物的人只好继续去赌博。走回座位的时候,看到江梦蕾小姐在自拍。我才知道原来之前弟弟一直问我的“那个是不是明星”原来是说她。

表演节目要开始了,主持人不停地催大家离开“赌场”来就座,催了很多次。老爸也是很久才回到座位。我怀疑他是最后一个离开赌场的人。他拿着一袋已经换了颜色的筹码回来,说是最后赢了。

主菜也出场了,是龙虾!大家一边吃龙虾,一边看模特儿戴着价值不菲的钻石首饰走秀,实在是民不聊生啊!


看了舞蹈表演和钻石秀和内衣秀,又见识了拍卖收藏品做慈善的“秀”。不过我的双眼总是无法控制地飘过去另一边偷看那个穿金色晚装、差不多放出整粒球的美女富太。

长那么美,那么有钱 ,还需要像欢场女子一样把衣服穿得那么暴露,让两个乳房都跳出来吸引别人的目光?

实在不能理解!

接着又有来宾献唱,跳舞……身为有钱人,好像一定要会跳舞,而且最好会跳国标舞,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露很多肉却不会被人骂又可以赢得掌声。


主持人时不时走来走去,忽然就走过来我们这边,跟老爸说:“桌上这些红酒你们可以拿回去的。”

每张桌子上都放着十瓶红酒。为了冒充有钱人,我跟老爸说我们不要拿。

有钱人哪会贪图那几瓶红酒的?我们要演全套。

不过我们让侄儿用筹码去换了两瓶红酒当然是要带回家。

主菜吃完就没有其他食物了,幸好我把大家的萝卜和番茄都吃完,要不然等到上甜品之前我已经饿昏了。

前菜不能吃,主菜也不能吃的人,活该饿死!


节目结束后是自由跳舞的时间,很多人都涌到舞池去。这时候更是深深地领悟到要成为有钱人,会跳舞真是基本条件啊!


我们在近11点离开那儿,大家依然穿金戴银地载歌载舞,不亦乐乎。可见大家都生活是多么地水深火热啊!





Sunday, September 3, 2017

对不起的身材

我们陪大头到Puchong看了房子之后就到弟弟家去。大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弟弟,我就跟弟弟说:“这是我的学生,他要怎样称呼你?叫uncle?”

弟弟跟大头说:“你今晚住在这里是吗?你自己看着办啦!”

这样的潜台词应该就是说:你敢叫我uncle,今晚你就睡马路了!

弟弟大概看不出一副大叔模样的大头其实只是个初出茅庐的社会新鲜人。为了避免睡马路,大头只好叫大哥。

晚上,妹夫来了,他看到大头就装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问他:“你是谁?”

大头说:“我是老师的学生。”

妹夫又继续审问他:“你来做什么?”

我们还没对“我是老师的学生”这个答案笑完,就没听清楚大头说了什么。

后来妹夫一听恶少说某天要去Sunway找朋友,就说:“什么,你要去sunway?你去做什么?那边全部都是鸡!”

我们立刻取笑大头,因为他刚刚去看,打算要买的房子就在Sunway。妹夫看看大头,确认大头不是鸡,就接下去说:“不是鸡就是人妖!”

大头无缘无故中了那么多枪,我们都要笑倒了,妹夫还是一副没有表情的鱼脸。大头没被吓傻,肯定心脏很强。

第二天早上,我们送大头去坐火车回去Puchong之后,回到弟弟家。阿姨听到我跟阿输说大头最后决定坐火车,阿姨很惊讶地问:“什么?那个是大头?”

我们说是。阿姨还是不相信,又再问一次:“那个真的是大头?”

我们再次说是,阿姨大概震撼很大,竟然问了第三次。

我也好奇,阿姨怎么会认识大头,会不会是搞错人了。阿姨说:“知道,他以前在辣椒酱工厂做过工的。”

虽然不很正确,但也离事实不远了。可以确定阿姨真的见过大头。

阿姨接下去说:“他以前很好看,很的喔!”

阿姨那副受到惊吓的表情一直无法恢复正常。我和阿输也笑到无法恢复正常。

岁月是一把杀猪刀,阿姨不知道吗?大头那身材回不去了!

我立刻发了信息告诉大头。大头说:“跟她说sorry loh!”

Sorry有用吗?阿姨都被吓成这个样子了。


Thursday, August 3, 2017

天降车祸

莫名其妙收到一封来自警局的信,说我的车在5月29号涉及车祸,要我在一个星期内到东北县警局见某某警官协助调查。
我竟然还未失忆,还记得起那天我是和朋友一起去爬山,然后又去吃laksa的。就是说,当天,我真的曾经到过那个地方!

可是我到底何时曾经发生车祸?两个当时和我在一起的朋友都说根本没有发生车祸,可见我并没有因为发生车祸而失去局部记忆。而且信上写的那个时间我已经回到家里了,除了莫名其妙之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弟弟一知道这件事就打电话来。原来他也曾经收到这样的信。他比我更加莫名其妙,因为他根本不曾去过那个地方,却接到信说涉及车祸,也是要去见东北县的某某警官。

弟弟气冲冲地跟我说:

“我去到那边警察局里又不可以停车,所以要把车停在很远的地方走去。见到那个警察,跟他说我根本没有到过那个地方,没有发生过车祸,他就叫我自己写一份报告。”

自己写报告?

弟弟继续气冲冲地说:“我跟他说我不会写,他就叫我去看样本。我过去一看,TMD,那些内容就是说你承认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撞到某某交通工具,跟本就是个骗局!墙上贴了很多份样本,每一份都是这样的!”

我大吃一惊,幸好我们认识字!

弟弟气未消,他说:“对,幸好我认识字,没有上当。所以我自己写明我并没有涉及车祸。”

澄清说明书写好了又怎样呢?那个警察就打成文件,然后跟他说必须等一个星期后再去拿报告。

意思就是因为莫名其妙有人诬赖你,你就这样必须浪费时间浪费金钱,现身警局两趟。

我把信拿出来仔细读一读,发现必须带各种复印本去,包括车卡、身份证、驾驶执照、保单、路税,还有……车!

大概谁都知道车必须出场当证物吧,但你的车不可以驶入警察局里!哈!

而路税要怎样复印呢?哈—哈—哈—JPJ不是已经很厉害地用了一种很神奇的一撕就破裂的纸来打印路税了吗?

我想到时我可以诚意邀请那些脑满肠肥肚子大过水缸的警察叔叔跟随我走到遥远的停车场去看我的路税纸。

可惜当我做好一切准备,打了电话去却被告知:“你今天不能来,我这几天都不在,你星期六才来。”

所以我依然很烦,依然不知道的到底发生过什么车祸,依然不知道到底会有什么结果。

损友说:“你的车太大辆了,遮住了真正撞到他的车,所以人家只看到你的车,就写你的车牌咯!”

以为我的车是罗里吗?

唉!看来还是去下注车牌号码博一博比较有正能量。

Tuesday, July 25, 2017

你们想怎样

一想到要讓6Z班的學生進行活動,我就一直打哆嗦。。。

我要如何讓他們坐下來,閉上嘴巴聽清楚指示?

首先,當然是不可以開後門……

每一次他們進入生活技能室之後就像到了兒童樂園,把老師視為無物,馬上就自己進行自由活動,打鬧、追逐、從後門走出去看風景、吹風……沒有jio老師一起去!

这一天,因为好奇到底要做什么,才
总算勉强可以让他们坐下来听指示。

让他们组装一个小风扇,不给说明书。最喜欢机动系统的问题学生阿🐎三两下子就装好了。我给他两个干电池装上去,风扇就快速地转动起来。

我问他要如何让风扇慢下来,改装成赶苍蝇的道具,他马上跟我说,取走一个干电池,然后就去改了。

双位干电池座只放一个干电池,要怎样通电?我以为可以打发他去研究一阵子。但他很快又解决了这个问题。

我只好不听地出招出难题让他去思考,解决。

除了机动系统,他对学习完全没有兴趣。

其他学生呢?装好了风扇当然就是拿来玩。后门没有开,所以没有人走出去看风景。

至于老师说的 : 要如何改良这个风扇让它可以变成商品?

睬你都傻!没把小风扇当作血滴子来互相厮杀已经很难得了。

放学前十分钟,我便叫他们收工打包收拾残局。也是一样------睬你都傻!

所以一切正如我所预测的,放学后他们走了,我一个人独自帮他们收拾残局-----桌上桌下他们拆出来的塑料袋,各种工具,掉落满地的小螺丝......

因为已经放学了,因为我没赶着去教下一班学生,所以我可以慢慢收拾.....但我依然对去年的惨痛经验心有余悸--------那时千辛万苦请走6Z班的学生之后只能匆匆忙忙帮他们收拾残局,然后还要三步并两步地去教华语,那个累,实在非笔墨能形容。

那時,我常常在办公室默默流泪。

编排时间表的人没教过工艺科目,不会理解教这种最后一班的学生两节工艺课之后的虚脱程度。

你以为他们都会听老师的话,知道用过的工具是要放回原位的,制造出来的垃圾是不会自己走去垃圾桶的,时间到了是要离开工艺室回去课室的?

单是"请收拾,请离开"要讲多少次你知道吗?这一天,我重复讲了十分钟。

幸好,已经放学了,我可以慢慢收拾。我看到这个,黏着热熔胶的风扇叶片。


不止随意乱放,没有打包收起来,还企图破坏.....我心里骂了好几遍粗口。

接着,又发现放置热熔胶枪的长凳上被挤满了热熔胶......

給他們方便,似乎變成 被他們打臉……他们到底想怎样?

Sunday, July 16, 2017

霞满天
一起看完霞满天
当闭上双眼
还忘返流连
未完的心愿
依偎在你身边
曾是我憧憬的明天
就化作一缕紫烟
环绕你心间
若能再多看一眼
滚烫的心 炙热的眼
你的泪滴落的瞬间
滑过我的脸
还没开始却道再见
就算来不及相恋
刹那之间 镌刻永远
昨日的情景再浮现
流荡在心底
化一缕烟飘散
霞满天
一起看完霞满天
当闭上双眼
还忘返流连
未完的心愿
依偎在你身边
曾是我憧憬的明天
就化作一缕紫烟
环绕你心间
来不及好好告别
空留一段记忆的线
系不下长长的哀恋
却魂魂萦梦牵
恍惚中又和你相见
永远到底有多远
心心之间 念念之远
采一片晚霞放心间
那是我对你
最后的眷恋

什么样的人,竟然写出这样的歌词......



Friday, June 9, 2017

大吃三斤

生日當天,>million女友包起我的三餐。她說因為生日很大,真是謝謝她。

但我的心情一直很差。

由於生日很大,>million女友只好遷就我,陪我吃素。我們先到Sushi Kitchen去吃午餐。這一次總算沒有碰門釘。進入店裡,看到一個洋妞在櫃檯收錢,我們都呆了一下。

坐下后,>million女友說之前她來的時候,天花板上掛著很多植物,這次少了很多,沒那麼好看了。
我到很好奇,掛在天花板上的植物,要怎樣澆水?一盆盆拿下來澆?然後再一盆盆掛上去?那么麻煩的事,不如不要掛算了。

>million女友點了一大堆東西給我吃,不知道是不是暗地裡發了達。吃著吃著,我看到門上掛著一張卡片,寫著realization GAY marriage。我跟>million女友說我要介紹我的另一個好朋友來這裡。其實我心裡是想著:吃一頓日本餐也要跟同性戀扯上關係?WTF !

吃了一大堆壽司之後,我們就步行到朋友的家去,強迫她請我們吃冰條。吃了冰條,又走一大段路去駕車。檳島真的不適合人類居住,連步行都已經寸步難行了。

接下來我們再繼續吃。這次去digital library。這圖書館非常小,樓下是咖啡館,樓上是圖書館,每個角落都已經擠滿人,都是青春洋溢的年輕人。

看到這些苦讀的學生,我一陣恐懼湧上來——讀書,真是人生最可怕的時光!

我們在樓上走一圈上個廁所就下樓去喝咖啡。這咖啡喝了真心痛,實在太貴了,雖然我知道>million女友很有錢(她說的),但那些年輕人也這麼有錢嗎?

喝了天價咖啡,回到>million女友的家,看她時裝表演。看到我幫她做的衣服不是很合身,我很失望。本來打算生日當天要賺她一大筆錢的,算盤卻打壞了。我會檢討的......

接著又去吃......生日果然很大,胃很大!

然後獨自回家。吃喝玩樂一整天,心情依然沒有變好......

是不是因為有什麼期望呢?

Tuesday, May 30, 2017

断舍离

朋友说最近她在看断舍离的书。我还以为断舍离是一个作者的名字。

她说她要学习这三样东西:断、舍、离。她的姐姐劝她丢掉一切没用的东西,不要再购物,衣服也留下五件就够了。

我当时不明白什么是断舍离的概念,她解释的也不正确,所以我就很不以为然——现在还活着,肉身还在,钱又有,喜欢的东西又不买,难道等死了才来买?

她听了也是觉得好像不妥,钱赚这么多,喜欢的东西又不可以买,真有意义吗?

但“舍”我倒是很赞同的。没用的东西一定要扔掉!

朋友就是那种这个不舍得丢那个不舍得扔的人,家里有很多杂物。

她说:“我认为那些东西还可以用。”所以有一次她收拾屋子,找到四个电饭锅。现在她知道她有六个电饭锅了。

她还收藏者很多碗碟餐具。我叫她丢掉。她说她想要给她的孩子,他们搬进新屋子的时候就可以拿去用了。

我想起我的壁橱里那十多年未开封的碗碟。我跟她说:“你的孩子搬新屋子的时候,他们一定很想要亲自买自己喜欢的碗碟来用,你却送他们你的碗碟,他们拿到之后用也不是,不用也不是,一定很为难。”

为什么你要送他们你自己喜欢的东西,而不是让他们自己去选购他们自己喜欢的东西呢?

她听了点点头,说:“对hor,让他们自己去买啦。”

不过,我想其实还没真正说服她。收集杂物旧物是一种癖好吧,哪有这么容易就改掉?

回到家,我依之前说好的,把学校送的礼物转送给她。

她又再三询问:“真的吗?你真的可以给我吗?”

我很讨厌婆婆妈妈。我反问她:“如果我不是真的要给你,你认为我会问你要不要吗?”

她立刻想到我的pattern,马上说好好好,接受了那个礼物,不再讲客套话。

当时我心里很好奇,为什么她总是这样客套,这样举棋不定,给她什么东西她都要问了又问:可以吗?真的可以给我吗?

难道她常常骗人,所以认为我也是在骗她?

但后来又想到,会不会是她每次给别人东西的时候,其实心里是万般不舍得的?所以认为我也会万般不舍?

但其实我就是那个断舍离…只是不会只留五件衣服那么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