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13, 2018

土地公的喃喃自语

大选与神与丧尸的故事看到要吐了,就来看看土地的故事吧。

如果有一天,你那个大地主老爸想要把其中一部分的土地,即是说把你的屋子所占据的土地范围转到你的名下,送给你,就是所谓的pecah lot。那么,你该怎么做呢?

你可以傻傻地先去土地局问。他们就会告诉你,你得先申请把你的名字加入地契里。

他们可能没告诉你,这是因为要申请pecah lot,你本身一定要是其中一个地主!

所以你就要填写表格,把你的名字加入地契里,当然也别忘了填写你的老爸的名字,除非你故意要欺骗他。

填好申请表格,所有的地主(就是你跟你老爸)在土地局官员面前签了名之后,他们就会指示你到内陆税收局去呈交其中的一部分表格。

土地局和内陆税收局的官员都可能没告诉你,你的好戏在后头!

内陆税收局处理了你的申请之后,会叫你等一个月,然后他们会打电话给你又寄信给你,叫你去付钱。这时候,你会被吓出一身冷汗了。

如果你老爸那整块地很大,你忽然就变成一个大地主了,你就得付一大笔印花税,应该是那块土地的市价的1%吧!虽然你得到的只是整块地里面的一块小小的屋地!

然后因为你老爸从不曾听过什么是印花税,因为之前他卖掉土地印花税都是对方付的,他在不知道有印花税的存在的时候就很大方地跟你说一切费用他会支付,结果现在他就惊呆了。

而你去付印花税的时候,竟然发现原来因为没涉及买卖只是你老爸免费送了一块地给你,所以印花税只需付一半。你的冷汗就没流那么多了。

然后你就得去银行买bank draft来付印花税。付了印花税之后,你就应该要快快把那张收据复印起来才拿到土地局去。

你的噩梦还买结束。土地局又要跟你收另外一笔钱——土地重新注册费。如果你老爸那整块地很大,这笔钱当然也不小。你准备在还没得到你那一小块屋地之前就先破产吧!

你托住那快要掉下来的下巴无可奈何地付了钱之后,土地局就会把原本的地契(只有你老爸一个人的名字的那张)和你从内陆税收局拿过来证明你已经付了巨款印花税的收据一并没收,然后跟你说:一个星期后来拿新的地契。

这时你手中只有一张土地注册费的收据而已,你再也没有其他文件证明那块地是你老爸的地了,你也无法想你的老爸证明你已经付了那笔巨额印花税。所以我提醒你要快快复印起来。

大概五天,你就可以收到信,叫你去领取新的地契了。新的地契里有两个人的名字了,你老爸和你。你是其中一个地主了。

但说好的pecah lot呢?你老爸大发雷霆,说他要的是一人一张地契,不是要这样的假货。他说你在骗他的地。你百口莫辩。

你告诉他一百次一千次:我必须先把名字加进去成为其中一个地主之后才有资格pecah lot。接下来我们就必须自己去找量地官来量地才能pecah lot。一切手续就交由量地官去处理。这又是一笔费用,依据切割土地的数量,切割越多块土地费用越高。

你老爸已经把你归类为骗子,你说什么都是谎言了。他说:“你去找人量你自己的,我自己找人量我的!我宁愿给别人赚我二三十千!”

已经约好的量地官怎么办?你简直要发疯了。

其实我要说什么呢?

我要说的是——

一。如果有人忽然要送你一大块土地,你也未必有能力付印花税

二。如果你不急着要这块地,就索性等你老爸死掉之后才去争遗产吧,反正马来西亚已经取消遗产税。

三。如果你不是那个得到土地的人,你不要自告奋勇出钱出力帮他们处理这些事情。

Wednesday, February 21, 2018

新年快乐

这个年……終於越來越懶惰看得開,連大掃除也免了。

13号那天放学后才去买做杏仁饼的材料。阴阳怪气的老板娘说:“这么迟了你才要做年饼?”

有关系吗?她说,这时候应该是很忙,忙着大扫除。

我偏要做年饼啊,给你赚钱还要讲这么多。我霸气地跟她说:“我的家这么干净,哪需要大扫除?”

然后我就问她那个娘娘腔的老公有没有大扫除。他不好意思地说他也是没有大扫除。

那我又何需大扫除?

所以13号那天我就和帅哥临时抱佛脚一起做杏仁饼。

接下来就是情人节,学校还有上课,所以做了巧克力送給小朋友吃,希望接下來的三年大家相親相愛,讓大家的日子好過一些。

好不容易才挨到放學……

放學後約了大頭,說好賣黃牛票給他,並且請他吃飯。去到那家我們倆人都說不知道在什麼地方的餐館,才發現原來我們都來過了。可見在這民不聊生的年頭,這種高檔餐館如雨後春筍到處林立,吃客們根本分不清哪一家是哪一家。

雖然是情人節,可是在這樣高消費的餐館里,我們看到的是一大群中學生進進出出,為朋友慶祝生日。

真是水深火熱,民不聊生!

聊著聊著,大頭說起他有一個朋友的想法很負面。然後他就開始發表自己的意見……然後我也開始發表自的意見……
一個人最大的惡意,就是把自己的理解強加於別人,把所有的結果理所當然用自己的過程來解釋,并一直認為自己是正確的

幸好說到最後我們沒有大打出手。我順利記起把黃牛票賣給他,拿回一些錢。他後來想起約了家人,竟然匆匆忙忙站起來拿了賬單就走掉。

然後當然就被我罵——竟然有這樣的人,自己跑掉沒有理會同伴的?

他說:“我就是要搶在你之前去付賬啊!還要給你罵!”

哈,是这样吗?這樣我就省下了一筆錢,還賣了一張火車票,真谢谢他。可惜的是柜台上的玫瑰花不肯賣,要不然这个情人节我就收到一朵玫瑰花了。

回家途中,我想到之前跟帥哥說好的,如果巧克力還有剩就轉送給他,所以就打電話給他。他剛好去老人院送紅包,結果我就糊里糊塗答應把原本請客吃飯的錢轉捐給老人院了。

然後又忘記還他,所以无意间就欠他錢欠過年了😓,真失算。

晚上,我們跟阿富約好去他們的豪宅游泳慶祝情人節,正確來說就是單身狗的情人節。大頭比我們遲出發,也沒去過,阿富就發了地點給他。

但因為是新的住區,谷歌上沒顯示,所以阿富就隨便發了個鄰近的地點給大頭,完全没告诉大头我们真正的所在地!

真是個不簡單的考驗!大頭能找到這個地方真不簡單,可見頭那麼大,是有一定的智慧的。

除夕當天倒是有點不一樣,但其實也沒什麼分別……

大年初一,小魔女、阿富、大頭和喂P改變計劃提早一天來拜年。所以我們就熱熱鬧鬧地玩了一個下午。小魔女又有新食品給我們當白老鼠——韓國煎餅。
其實我也不知道韓國煎餅長什麼樣子,總之她說要用什麼材料我就準備什麼材料。而她煎出來的東西到底是不是韓國煎餅,我們也沒去求證,直接放進嘴裡就是了。

小魔女說:“這班小孩子真好,不管做什麼給他們吃,他們都吃掉的。”

這班小孩子——哈——哈——哈——

而大頭似乎完全沒有幫忙,只顧著彈鋼琴,擾亂人心,有時候還自彈自唱樂在其中。可惜的是這個鋼琴王子有點大份……

大家糊里糊塗地就把傳說中的韓國煎餅吃完,然後有人就開始玩電腦遊戲,我們就開始談政治……而我們要看的戲還有五分鐘就開始了……

所以談到興起還沒大打出手之前,我們就得匆匆忙忙趕著出門去看戲,而喂P和大頭就先回家去吃真正的團圓飯。原來喂P早上才抵達家門,下午就來這裡了,他們家的團圓飯還沒真正開始。

為了看美女,我們買了西遊記·女兒國的戲票,我們趕到戲院的時間剛剛好。然後……我猜小魔女大概在戲院里睡了好幾回。

回到家還有炸雞吃。

所以年初一過得好開心。

然後……就過完年了。

Tuesday, January 30, 2018

还有一半

我给六年级的学生制作三文治,某天轮到精英班了。女生们都很认真地在做,不但带了各种各样的三文治材料,还带了其他的食物来享受,完全乖离主题。

寥寥无几的男生却因为材料被打翻了,只能随随便便在面包上涂面包油蒙混过关。我走到后面去,发现其中一个男生正掏出钱来强迫一个女生把材料卖给他。我跟他说不可以在课室里做金钱交易,他没理我。那些女生也没理他。

坐在老师桌子前面的女生给了我三文治、意大利面、寿司、鲜奶……还要强迫我跟她们一起吃谷粮。

怎么可以这样?我是很认真给她们做功课——制作三文治的!结果害我也吃得那么饱。

后来,坐在后方的女生拿了一盘三文治给我,说是做给我的,盘子上还有一条煎得很美的香肠。我不舍得吃,想着这些食物可以留着放学后跟帅哥一起吃,就解决了我们两个人的午餐了。我就把那盘三文治和香肠放在桌上。

过了一段时间,当我走到后面去检查和记分的时候,前面的学生忽然说:“老师,XX吃掉你的香肠了!”

我还来不及反应,又有人说:“老师,刚才XX走过来用刀把你的香肠切断吃掉了!”

我走过去看,香肠真的只剩下半条。我错愕了一下子——学生抢劫老师的食物?人生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真有点回不过神来。

我把那个男生叫过来,原来就是那个金钱交易男。我问他为什么要抢我的香肠。他说:“因为我想吃。”

我指责他不应该抢老师的食物,他一直说:“因为我没有,我很想吃。”

别的学生想要吃老师的东西会开口跟老师要,他则是直接拿一把刀过来抢劫的!真是奇葩。

他完全不认为这样做是错的。我很生气,就跟他说:“你不用再做了,就跟我去办公室罚站好了。”

然后我一转身就忘记了我讲的话。

放学后,我在办公室做拉拉杂杂的工作,忽然金钱交易男被他班上的女生带来交给我。我都不想要见到他。女生说是我叫他来办公室站的。哈!

我一看到金钱交易男就生气,怎么精英班有人品这么差的学生?

既然他都来了,我又不开心了,我就继续追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至少道个歉吧?

才怪!

他说:“因为我没有,我想要吃……老师都还有一半。”

因为他只吃掉一半,没吃完全部,已经仁尽义至,所以他并没有错!

我张口结舌,惊呆了!

我问他:“噢,因为老师还有一半,所以你没有错,一切都是老师的错?”

金钱交易男说:“老师真的是还有一半啊!”

我要精神错乱了。“因为老师还有一半的香肠,所以是老师的错,你叫你的爸爸妈妈来,我要跟他们道歉,倒茶给他们喝,跟他们认错。”

金钱交易男说:“我不知道他们的电话号码。老师还有一半香肠是事实!”

我反正还要等帅哥来载我,就继续跟他消磨时间:“所以,因为老师还有一半的香肠,你是没有错的?”

他说:“老师真的有一半啊,一半的香肠是真实存在的!”

哈——哈——哈——

所以他强抢老师的香肠是没有错的,因为老师还有一半真实存在的香肠可以吃。

真是精英班的奇葩。

后来帅哥来了,同事一看到他就警告他:你要小心,那个大王蛇火很大,学生偷吃了她的食物。

结果我去弄热意大利面的时候,剩下一半的香肠又被帅哥迅雷不及掩耳地吃掉了。

早知如此,那个金钱交易男就交给帅哥去辅导好了,直接双赢。

这个故事教训我们,感觉好吃的东西马上吃掉吧!

Thursday, January 11, 2018

別人的秘密

放学后,帅哥来载我,我问他今天还有没有被老师当甘蔗一样来榨。他说一样除了必须代课和进行活动之外,还是继续被老师叫去挂灯笼,不过今天老师交给他一个case。

虽然他皱着眉头,可是我猜他应该是很高兴的,这根本就是他去实习的目的。

我随口问他,是什么事情。他笑着小声说:不可以说。

我看他的表情,以为是遇到很有趣的case,想要吊我胃口,所以又问他:“很有趣的事情?说啦!”

他这才认真的说:“我们不可以说给别人听的。”

我也这才想起,他是去当辅导员的,哪里可以把“顾客”的事情说出来呢?

“对,不可以说的。”

可是为什么我的学校的训导老师老是把学生的事情当八卦新闻到处去讲?训导不是辅导的一部分吗?

帅哥是个守口如瓶的人,专长是聆听(他说是因为反应太慢),当辅导员绝对是正确的人选。

我跟他说:“不久你就会被搞大肚子了。”

就像那个看到国王有一对兔耳朵的理发师一样,知道人家那么多秘密,却又无法告诉任何人,憋着憋着,就把肚子给撑大了。

帅哥哈哈大笑。

“到时你只好在地上挖一个洞,把所有的秘密都讲给那个洞听!”

要不然,藏著一肚子別人的秘密,不得不聽卻又不可以說出來,多痛苦。

難怪江湖傳說,輔導老師都是不正常的,因為他們沒有挖洞的鋤頭……

Friday, December 29, 2017

层出不穷的ABC至XYZ

会议开始之前,旁边的老师问我:“诶,你知道昨天说的那个PSB是什么东西吗?我完全不知道是什么。”

我当然也不知道PSB是什么。后来我猜她说的是SKPMg2。不过我其实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样拼写。

应该是老师自我评估吧,我刚刚才知道g是gelombang,之前我还以为Mg代表镁,Mg2就代表镁分子……跟教学有什么关系呢?

教育局官员个个要开讲之前都说:一点点而已,一点点而已。

每个官都这样说,我只是给你做一点点工作而已,一个项目而已,一百个官都是每个丢来一个项目而已。

那时我们其实在玩手机,有些人甚至可能睡着了,除了身不由己不得不懂的副校长,大概没多少人知道那些ABC、DEF、GHIJ,KLMN……XYZ到底是什么东西。

教育局每年发明那么多有的没的东西来玩老师,那么多简称,除了负责的官员之外,谁会记得那些XYZ是什么屁?

我也没专心听,旁边的朋友一直小声说:为什么她要讲这么多?听到xian啊!

我想那些官员也是身不由己的。他们不讲这么多,你要他们的部门如何生存下去?

当时我忽然觉得我们老师实在太伟大了,我们每天做的100项工作里头,除了教书,其他99项都是为了让教育局其他部门可以继续生存下去,让一些官员可以平步青云,升官发财!

有老师这么伟大地让官员们踩着爬上去,教育局看来应该会继续壮大,再接再厉推出PQR、STUVW、CO2Fe3C4等等等等项目,反正我们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除了自觉很伟大之外,那时我也还是有点烦恼的——那些五花八门层出不穷的简称太多了,我实在不知道它们是什么,如果有官员捉到我来问,我根本一句也答不出来。

隔了一天,因为旁边的老师跟我说“我完全不知道是什么”,就让我释怀了——原来不止我一个人不知道,而且有人比我更加不知道,连名称也乱说一通。

而在官僚部门里奉行的是旧的不去,新的陆续会来!接下来在2018年,大家不知道的名称应该会越来越多,然后教育局可以举办猜字谜比赛让老师参加,优胜者可以获得全薪提早退休……

Monday, December 25, 2017

那些錢带来的快乐

这个假期有点废有点,连当红的韩国歌手都因忧郁症自杀身亡了……还是谈钱比较开心。

精打细算的帅哥像榨甘蔗一样把PTPTN的钱全挤进自己的口袋,又怕这些钱会不知不觉消失掉,就约我一起去银行开定期存款户头。

我们上次一起去这家银行开户头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想不到要经过三年,我们才有能力再次一起去存款……这钱怎么增长这么慢?

由于我原本的户头不是在这家分行开的,所以无法得到优惠利率,我只能得到比较低的普通利息。我才想起,其实我已经来过一次了,就是因为不能获得优惠利率所以后来才回到原本的银行去存款的。但为什么下意识里我还是宁愿选择比较低的利息在比较远的地方存款?

我让像浆糊一般的脑袋沉淀一下,终于清醒了一些——为了避开熟人、为了不要跟人家打招呼因为我没那么热情、为了不然人家摸清我的底,知道我这么穷!

存了錢,我发现帅哥依然握着环保袋。我想我应该要对眼前的事物表现一点点好奇,这才问他,里头装了什么。

他说是硬币。原本是要带去存入户头的,但职员告诉他,必须先把硬币分类才能。我叫他马上拿出来,我们就在旁边的小桌子上分类。结果一倒出来才发现他早已分类打包注明数目。所以他又去拿了个号码,准备存入户头。

这次又不成功。职员告诉他,由于机器太旧了,无法计算,所以不能接受他的硬币存款,还提议我们到附近的分行去。

不能接受硬币存款,早说啦!

我说我们就去那另一家分行存款,再不成功就到帅哥家附近的小贩街去沿街询问。帅哥说不如我们先去吃laksa顺便问看那个卖laksa的人要不要换。

我们去了一个有“绵羊”的地方吃laksa。

我们一边观赏“绵羊”一边聊天。跟帅哥聊天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因为他有一双会聆听的耳朵

你能够找到一个愿意听完你要说的话,不急着插嘴、不急着否定你的感受推翻你的言论的人吗?

有些人甚至还没等你说完就用尖锐的声音打断你的话、自己大发伟论强灌你的耳朵——就像坏掉的水龙头一样……

有些人一讲话,就像坏掉的水龙头一样稀里哗啦不能停止!

但事实上,我们想要寻找的是一双能够聆听的耳朵,但是连受过训练的医生也跟你说:你不要想那些负面的事情……shit!

吃饱付钱后,我就问老板要不要换硬币,就这样促成了第一次交换计划。帅哥到车上去拿硬币的时候,我假装问老板,这绵羊狗本来就是这样的颜色的吗?其实我是想问:这狗是不是因为没有冲凉才会变成这么脏?

我近距离都找不到它的眼睛在哪里!

告别了这只其实很干净只是颜色罕见也很可爱的贵宾狗之后,我就照原定计划带帅哥到他家附近的小贩街去沿街找人换硬币。

帅哥只敢向aunty下手。他们在交换钱的时候,一只粉红色的狗走过来……我一时以为是一头粉红猪!帅哥却有不同的想法,他问我:“你是想要去防虐畜协会投诉是吗?”

过后我又帮帅哥问了鸡饭摊老板,终于成功让帅哥把所有的硬币换成纸钞,我们也不必到银行去了。帅哥握着钞票,心中的快乐指数大概也升了无数级了。

我陪着他到处去换钱,他并没有把钱分给我一些,但我也跟他一样,快乐指数升高了很多。
或者我将来可以当他的经理人……



Monday, November 13, 2017

爱的反面

周会的时候我发现猴子没在礼堂里。别人不在我可能不会发现,但他pattern太多,我很讨厌他,我说他是猴子,他一不在就可以察觉到了。

猴子来自单亲家庭,从小跟着父亲、爷爷奶奶生活。他的父亲应该也不是什么好货色,打零工、低收入,当然也不会关心孩子。我只见过猴子的父亲,只听过他单方面告诉我的故事……

猴子原本一直很盼望见到他的妈妈,四年级和五年级的时候,他的妈妈曾经偷来学校旁门外找他,他开心得不到了。今年,忽然就听到他说他和哥哥要去跟妈妈一起住了。那时他充满了憧憬。

我不以为然,因为他们其实是搬去跟他们的阿姨住,他的妈妈已经有新的家庭,并生了个弟弟,她无法把猴子和他的哥哥接回去一起住。但她每天都去看孩子,督促他们做功课。

刚开始的第一个星期,某天,猴子的父亲忽然来到学校,猴子一看到他的父亲,竟然害怕到跑来找我寻求庇护,他以为他的父亲是要来把他带回去的。

他的父亲走过来找我,告诉我说他只是来确定一下,他的孩子有没有来学校上课。然后就向我抱怨,说猴子的阿姨是个酒鬼,整天宿醉,又跟我说猴子的妈妈跟他离婚的时候得到孩子的抚养权,却又不要孩子,一两个月后就把孩子送回来给他,只带着个小女儿,也不让他跟女儿见面……然后又说现在他把两个儿子交还给她了,她就马上要他们跟父亲这一边的家庭断绝往来blah blah blah……

过了两个月左右,猴子跟他的哥哥又回到他的爷爷奶奶身边。猴子的父亲来领成绩册的时候气冲冲地跟我说:“你看,我就知道她的pattern,现在她又不要孩子了,把孩子赶回来,还说跟他们断绝来往!”

我当时心想:想象与现实落差那么大,换做我是他们的妈妈,我也落荒而逃!

我当然不会说出来,我只是跟他说:“现在他们只有爸爸,你应该要给他们更多的爱。”

过后我好像也没再跟他见过面了。我也认为猴子的妈妈被猴子的劣性吓跑了。

今天,我终于见到猴子的妈妈。

原来猴子在礼堂外面,跟他的妈妈在一起。训导主任也在。训导主任一直跟我说他们母子很难见到面。我一听“很难见到面”就很生气。我把训导主任赶走。

猴子跟他的妈妈长得实在很相像。我第一次跟猴子的妈妈见面,我的脸色应该很难看,所以她起初也很有敌意。

我责问她,为什么明明带回孩子了,却又不要他们。她说不是她不要孩子,而是孩子不要她了!是他们自己决定要搬回去跟爷爷奶奶住,因为妈妈管太严了。

我向她求证一些事情,她一直耸肩,一副不置可否、随他去说的表情,我不客气地指责她态度不好,我很难跟她谈下去。

她这才开始改变态度,渐渐说了很多事情……

其实我没问,我也不想知道别人的黑色爱情故事,都于事无补。

但她忍不住说了:年少无知就结婚,大着肚子也被打……丈夫懒惰不做工,喜欢喝酒、赌博、吃软性毒品……穷得连饭也没有得吃……诬赖妻子跟别的男人私通,说所有的孩子都不是他的……还曾被脱光衣服推出门外……娘家的人都被恐吓……
报案书一大叠……

我拿出纸巾给她擦眼泪。

她继续说:“他用我的名字去买车,我到现在还在供着那辆车……离婚的时候,他要我付钱才可以得到孩子,一个孩子一万块钱……”

以前她不敢来见孩子因为孩子跟她见面,回家就会被毒打。但她偷偷来看孩子的时候,孩子会开心地飞奔过去。但今天她来找孩子,也就是我眼中的猴子,竟然换来孩子的冷待,猴子根本就是一副不愿见到妈妈的表情!

我挪一挪我的身体,跟她说:“现在我不是以老师的身份跟你说这句话,我衷心地劝告你——不要孩子!”

她说很多人都这样劝告她。

我无法违背我的心意,我还是要劝告她:“孩子会拖累你,你不要带着孩子,你只要久久给他们一些钱,买一些礼物给他们,他们就会认为这个妈妈很好了!”

而且现在是孩子不要妈妈了,妈妈还巴巴地跑来用热脸贴冷屁股干嘛?

我也不知道她真正的想法,也不知道有没有被这样心狠手辣的老师吓到——有老师这样敢敢说出来叫人家不要孩子的吗?

但他们的事实摆在眼前:以前见不到的时候,心里充满盼望与憧憬,住在一起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只是两方陈述的故事有点不一样,是不是中间有人说谎了呢?



Thursday, September 28, 2017

難忘的胖子

我一边画着纸样,一边埋怨帅哥:“我好累……以前你很帅,我看到也开心,也比较有心情做这些工作,现在你这么瘦,已经不帅了……”

已经变成牙签人的帅哥还是认为自己已经胖了。

我继续说:“我喜欢胖子……”

帅哥说:“难怪你一直说那个胖子!”

哪一个胖子?我想了一下,才知道他说的是昨天在银行里看到的胖子。

我跟帅哥说:对啊,我对他一见钟情,一见难忘 !

只差没一见发财而已。

我问帅哥,他的阔度应该有我的两倍大吧。帅哥说哪里只有两倍大?三倍也有。

那我之前说了他什么呢?我回想了一下。原来是帅哥自己先想起那个胖子的。

今天帅哥一来就说又忘了把硬币存入银行的事情。其实我们也不确定硬币能不能存入银行户头。我不以为然地说:“昨天在银行的时候你又不问?”

他说:“昨天都被那个人挡住了!”

银行里的询问柜台彻底被一个人巨大的身躯给挡住了!

昨天,我们进入银行,我凭着记忆,记得询问柜台就在右边,就想要去领取号码,但柜台被一个很宽阔的身躯挡着,我们无法确定那是询问柜台,因为柜台前的字都被遮住了。

那个人就站在那里填写表格,他的身躯是那么的巨大,大到柜台里的职员无法看到我,我一直站在那个巨大的身躯后面排队等候。

我其实有点生气的。写字台那么多,为什么要站在询问柜台填写表格呢?

有人越过我,站到巨人的旁边去跟柜台职员讲话,我才察觉我很笨,我应该站在巨人的旁边,职员才能看到我!

那个巨人对于自己给别人造成的不方便完全无动于衷,他继续在柜台前写写写,写了很久很久……

他的身躯是如此的巨大,完全遮住了整个柜台,如果不是因为最近才去过这家银行,我根本不会发现那儿有一个柜台,也就找不到领取号码的地方了。

巨人的表格似乎永远填不完,那个脸黑黑的职员也不知为何不善意地请他走到一旁的写字台去。

一直到我和帅哥离开那家银行,帅哥都依然不相信那个柜台是询问处,因为还是无法看到柜台前的字,我无法向他证实。

那个巨人还在那里写写写……或者他并不知道他给大家带来这么大的不方便,但询问处真的是填写表格的地方?

真是个难忘的鸟人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