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4, 2016

Observer

昨天交代实习老师今天的活动,当我告诉他“…不过明天不是我负责教导”的时候,他吞吞吐吐地跟我说:“上次我教学生起火的时候,她们就在那边看我…”

那两个老师当然不是真的在看帅哥。他那个表情简直就是在问我——为什么她们只是袖手旁观而已?

哈—哈—哈—

我跟他说:“明天我也去看你,这样就有三个女人看你了!”

他的表情简直就像是吞了生苦瓜一样。

我想得太美了!

当我把工作向那两个老师交代好后不久,我也拿了电脑过去。结果只看到实习老师不知所措地在看顾学生,on duty的两个老师都还不见人影。

我让他自生自灭,直接走入课室,装置电脑。然后两个童軍老师来了。她们竟然不是去看学生,而是来看我!!

我晕!

一会儿,其中一个老师才想到她应该去点名,所以就出去了。另一个老师竟然就那样一直看着我装置电脑,寻找影片,完全没理会外面那一大群精力充沛的男童军们!

超级大蛇王真不是浪得虚名的!

我忍忍忍。

我只是来帮她们的,结果竟然被一条超级大蛇王“视察教学”!

由于找不到电脑中的Jungle book影片,我又走回办公室向我的partner求助。结果我们两个“休息中”的童軍老师就帮着进行活动,而工作中的老师就一直站在我们旁边看我们做工。

有够厚颜无耻啊!

我终于忍不住跟她说:“你去外面看那些学生吧!”

她这才走出去执行她的任务。

最后我又忍不住帮她做了她的工作…原来都是我的错。结果,说好的要三个女人看一个小鲜肉教男童军…

就变成我被一条大蛇王看了。

大蛇王observed大王蛇,我输了。shit!

我只好跟那个实习老师说:今天还有人看你吗?没有对吗?因为她们来看我了!


Saturday, August 20, 2016

人竹之战

锯掉一棵竹,还来不及清理干净,转眼间就长出四棵竹笋。
其中一棵还以一夜长几十厘米的惊人速度长到跟人一样高。

简直是竹的复仇啊!

人当然是不会置之不理的。我踢踢踢踢踩踩踩踩!不可以讓它們有机会继续长大。
而且人的报复是有分等级的。
竹笋炒肉丝应该是首选。

接下来,不知道竹还会不会继续进行报复 ?




然后有可能竹就赢了…

在庭院里种竹,真是不可掉以轻心啊!

Wednesday, August 17, 2016

他们的乐融融

帮小魔女买了学校的云吞面,送过去时,她说家里只有她和妈妈,问我要不要进去坐坐。既然人少少,我就进去了。

小魔女的妈妈正在练唱,因为要报名参加歌唱比赛。我一坐下不久,小魔女的爸爸就走进来了。我以为他也是回来练唱打算参加歌唱比赛的。但不是。小魔女的妈妈说:“他回来看戏,他中毒了!”原来他是特地回来看台语连续剧的。

小魔女很惊讶地说:“第一次啊!我爸爸第一次在午餐时间回来看戏啊!”

她说今天不止是她的爸爸忽然在这个时候回来,连她的妈妈平时也是在公司里上班,这时间是没回来的。

聊着聊着,她的二哥宏宏宏竟然也走进来了!

小魔女说:“他平时这个时间也没回来的,都是跟朋友一起吃饭,然后就回去公司里了。”

但今天他们全回来了!我做了一个结论:他们家里装了闭路电视,发现我来了,他们就连忙跑回来监视保护小魔女!

我跟宏宏宏的肚腩打了个招呼。他现在已经全然一副老板模样,他的肚腩看起来好亲切,像Jigglypuff一样,让我爱不释手。

我跟小魔女说,大头差不多有宏宏宏这么胖了。宏宏宏大声地说:“哼,大头比较肥,我在fb看到他的照片,很肥!”

我还是认为宏宏宏比大头胖。宏宏宏心有不甘,又抗议了。他说:“我比较帅!”

这个我赞成。

当宏宏宏发现他的爸爸竟然特地回家来看连续剧的时候也很惊讶。他说:“他中毒了!”

他们真是母子同心。宏宏宏还很自豪地说幸好他长得像妈妈。往事只能回味,当他还是S size的时候,的确是长得像他的妈妈的。现在啊——他当场就泄了气了。

小魔女要宏宏宏每天早上摸黑载她去火车站搭火车。宏宏宏叫她自己驾车去,他说:“你长得很安全好不好?你这样的长相只是令别人很不安全!”

天啊,小魔女长得美若天仙、沉鱼落雁,看在宏宏宏的眼中竟然是如此不堪!可见宏宏宏的眼睛和眼镜都不是什么好货。

小魔女转而问她的爸爸能不能载她去火车站。宏宏宏立刻打岔说让小魔女自己驾车去。小魔女的爸爸不愠不火地说:“当然可以,这是我唯一的宝贝女儿。”

小魔女立刻欢呼了起来。而宏宏宏则嘟着嘴念念有词:“哼,为什么我去的时候就不能载我,她就可以……”

小魔女马上轰炸他:“你几岁了你知道吗?”

而且还长得这么安全!

不过,争宠是不论年龄与身高体重的。


Saturday, August 13, 2016

烟熏盛会之听出耳油

大家都去看歌唱比赛,歌唱班就取消了。刚好阿Lee也想去,所以我们就约好在那儿见面。然后我就发现原来我对这个地方的了解是那么的少——我找不到传说中的那个大士爷殿!

阿Lee来了,我们就循声跟着人群走去,才发现原来村屋后方别有洞天,大士爷殿就在那里,好像正在做普渡,总之四处很多人桌上很多供品。歌唱班的同学都去捧场了。

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有二十多位参赛者唱过了。我们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欣赏,原来一旁坐着的是参赛者。我的耳朵虽然听出耳油,可是眼睛却不安分地到处瞄参赛者。

大家的歌声都很好听,可是年华已老去…
那无论什么浓妆花裳也唤不回的青春外貌美花样年华…

除了听歌,我也对那尊大士爷虎视眈眈——可以拍照的吗?阿Lee也不肯定,后来就问了前面的大婶。其中一个大婶就说:“不要,太阴森,不要拍比较好。”

阴森?OK,就不要拍,至少不要被她们看到我拍照。


我们本来说好十点半就回了,可是到了十点半又不舍得回家,结果就看到比赛完毕。更甚的是,阿Lee又对赛果很好奇了,硬要留下来看个究竟。
结果……结果就让我们跌破眼镜。

阿Lee百思不解地问我:“那个拿冠军是不是因为她的服装很美?”

哈——哈——艺术这东西,我们不会了解的啦!

这时,观众已经走得七七八八了,我们又走过大士爷的前面。我拿起手机假装拍天空,偷偷拍下了一堆人头和大士爷的玉照。
到底大士爷会有多阴森多可怕呢?还不是一小撮人说了算,大概就跟歌唱比赛的成绩一样,门外汉是看不懂的。


Thursday, August 11, 2016

喜上眉梢的人兒

小魔女忽然像一陣風一樣的跑過來,給我看她的手機,跟我說她太高興了,因為A Level考到了好成績。

自從她來代課后,簡直就變成了一副機器,整天都在埋頭苦幹,今天總算看到她活起來了。我們也被她的高興噴到了。當然,我也有點擔心,將來她念了法律后,會不會忽然想起小時候曾經被我語言傷害還是冷暴力對待之類的,然後就把我告上衙門……

放學後,小魔女陪我到傢私工廠去拿木板。她在車上一直念念有詞:我太高興了,我終於證明給宏宏宏看我是真的可以讀法律的;我太高興了,我……(下刪五百字)

她還拿起手機來kiss了幾下。

高興了一陣子后,她又擔憂了:“他們會不會搞錯了?其實我的成績是沒這麼好的,是不是他們寫錯了……”

我提議她去上訴。這樣她的大專可以把她的成績從好的改為差的,滿足她的意願。

她好像沒接受我的建議。

拿了木板后,時間還早,我說請她吃東西幫她慶祝一下。她立刻答應。平時她很婆媽的:P,今天她忽然變得利落灑脫了。我們就去吃了板面。

在板面店裡,小魔女的興奮指數依然很高。她拿出手機不停地看著她的成績,一會兒說要在FB公告天下,一會兒又說不要太高調。我說,那就幫你post在我們的群組里,反正只有幾個人。她立刻說好。

我就拍了她的手機裡的成績,寫了公告天下的告示,然後就———寄了給她!

原來我也被她的興奮沖昏了頭。


Monday, August 8, 2016

被撞的宿命

已经到家门口了,还是逃不过被撞的命运…

已经左转了,却听到碰撞的声音,还要想一下才会过意来——shit,又被撞了!

这辆车,已经第三次被别人从后撞了,到底它被撞的配额何时才会用完?

我把车停好,很无奈,很生气地下车去个究竟。两个撞我的马来少年已经从地上爬起来,幸好没什么大碍。

我叉着腰站在门口看他们。但我生气的是我的车,不是他们。千错万错都是我的车的错,总是引人撞上来,后车厢总是一次又一次地重新喷漆,一直像新的一样,shit!

两个小毛头把摩托车扶起来,竟然就那样停放在路中央!我还得指示他们把摩托车推到路旁去。

他们只受了一点点皮外伤。我问他们要怎样解决。比较高的那个少年说他会赔偿。我向他要手机号码,他们两人都没有带手机。别说手机,他们什么都没有带出来,连头盔也没有


简单来说,他们就是违规驾驶,他们两人只有15岁,没有驾驶执照,没有身份证,没有头盔却驾着摩托车从对面住宅区过来,更糟糕的是他们驾的是别人的摩托车!

他们也很烦恼,因为摩托车也有些损坏了。那个驾摩托车的高个子要赔我换防撞杆的钱还要得负责修理摩托车。

而我在自叹倒霉的同时还要像个老妈子一样对他们苦口婆心劝告一番。

最后怎样?能怎样?还不是只能跟他要了家里的电话号码,地址,名字,然后等着他明天来找我。对,他说他会来找我,以知道要赔多少钱。

但我已经对这辆车的悲惨宿命心灰意冷,就算他不再出现,或者他的家长知道后决定赖帐,我也不在乎了。

实在是被撞到心灰啊!大概必须要换一辆鲜黄色的车子才会扭转这个悲惨的宿命了。


Saturday, August 6, 2016

瘦身Go

今天早上就去打羽球,真是一个难得的健康的星期六。我们一到球场就看到喂P拿着手机站在路中央,一副很开心的样子。我以为他竟然会站在路中央等我们,有点不可思议。

阿牙下车看到喂P,就说:“有瘦了一些…”

我一边大笑一边说出真相:这个不是大头!这是喂P,那个肥到好像一个球的是大头!”

喂P还没有胖到那个程度,但也发福不少了。四年的大学生活可不是白混的,至少体重已是无法隐瞒地节节攀升了。

喂P满身大汗,原来他已经打了篮球才来打羽球。此外,他还说已经开始每天早上去跑步。看来他说的要减肥还真的付诸行动。但为什么他会站在路中央呢?当然不可能是来迎接我们。

他在玩pokemon Go!

阿牙一听到喂P在玩这个游戏,也拿出手机来,然后就给我们看拿督公神龛的照片——

原来从今天开始,拿督公也没有空了!

幸好租球场是有时间限制的,所以我们就先进去打球。打了球之后,我们又到球场外去休息,聊天。阿牙坐着就抓到了一个pokemon毛毛虫,看来好像到处都有。。。但我的手机为什么无法下载?

回到家,看到侄儿拿着手机,很兴奋地到处跑,要去抓pokemon…果然不只是坐着捉而已。

这样喂P应该要努力跑来跑去,多捉一些神话级的pokemon,再过一个星期,应该就可以减掉几公斤了。

可是为什么我的手机无法下载pokemon Go?我要捉Jigglypuff啊!

Wednesday, August 3, 2016

星期三杂记

上个星期三差点被四年级的男童军搞到精神崩溃,还要一边做玉米汤一边念咒语…所以今天就觉得五年级的童軍们实在太可爱了。

活动结束,带他们回课室的时候,看到其中两个小朋友竟然手拉手地一起走,我不禁笑了起来。虽然是两个五年级的男生,可是因为个子矮小,两人手拉手的样子看起来可爱极了。

他们看到我笑,就把手松开。我说:“没关系,童軍是…童軍是要怎样的?”

我自己也忘记童軍是应该怎样的。

那个小朋友想想,就小声说:“是应该要手拉手的。”

童軍是应该要手拉手的——我不敢大声笑——

****
实习老师写好了活动报告,拿过来给我签名,我就把苹果给了他。然后我跟小魔女说:“我看到帅哥就情不自禁地把苹果给了他。”

小魔女露出一副要吐白沫的表情,说:“帅咩?”然后就批评我们的标准太低。

她竟然不知道,在这里,帅哥两个字有时候只代表“男的”而已。所以我只是给实习老师一个苹果,而不是跟他说男童军是应该要手拉手的,所以他也必须跟我手拉手!

****
放学后又跟两个美少女去觅食。这次小魔女带我们去吃东北菜。原来东北菜的style根本就是我平时煮菜的style…难道我其实是东北人?比较令我吃惊的是原来用两三条茄子烧出来的红烧茄子就可以要价RM12.90!

我平时竟然时常胡乱贱价卖茄子!真是吃茄不知茄贵。

那今天就念别的咒语好了:茄子丰收茄子丰收茄子丰收…

茄子丰收了,我就可以送一大包给课外活动主任,请她不要再给我教男童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