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2, 2016

老的年轻人

好久没见到帅哥了,他一回来就问我要不要去剪头发,我以为他想要看我的帅哥理发师,他却说是因为一直掉头发,所以要趁着还有头发的时候剪不同的发型。

我却把他骗去家具厂拿三夹板。几个月没见,帅哥依然帅帅粉嫩粉嫩的,虽然瘦得像一根豆芽般弱不禁风,但跟他所说的掉发老人落差很大。

我跟他说:你还不是一样粉嫩粉嫩的?都还有头发!

他说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老人。

他年轻貌美,但时常都说自己像个老人。这样说起来,我是他的老师,我应该就是真正的老人,或者简直就是死人?

他说:“你哪里像老人?我看到你去爬山,还去旅行。”

原来去爬山,去旅行就代表“不是老人”。

他说:“对啊,这些都是年轻人的活动!”

哦?果真是这样吗?这样我的学校里就有很多很多“年轻人”了。

而所有与我有共同爱好的朋友都是年轻人,yeah!

这个帅哥应该是掉头发掉坏脑袋了。

到了学校,我假假问他:你有能力把这箱木板搬到生活技能室吗?

他露出为难的表情,说:“你可以叫十个学生来帮忙吗?”

我终于相信他是个老人,而我比他年轻了。


Saturday, September 17, 2016

清迈,清莱

一如既往地没有做功课,所以回来了才惊觉原来清迈和清莱都不是我想象中的风景区。至于到底去参观了什么景点呢......只好看手机里的照片回想一下。

这应该是辛苦团,凌晨就坐车到合艾,在关卡还塞车塞人了一阵子,还不容易才赶到合艾,然后才从合艾乘飞机去清迈。

一到清迈下飞机就遇到宏宏宏,他乡遇故知,摸着他的大肚腩真开心啊,可惜我们志不同道不合,他是要上飞机去昆明的。

司机接了我们后,就载我们去市区的某个购物广场吃午餐。那儿刚好有少数民族的手工艺展览,我们就无意间参观了第一个景点。
这是辣椒和香肠这是辣椒和香肠不是手工艺品

行程中真正的第一个景点应该是3D馆Art Of Paradise。
这应该是个值得一去的地方。由于游客不多,我们到处拍照,宾至如归。

第二天的行程好像是专门去看人类如何虐待动物:虐象、虐蛇、虐猴......

我最不喜欢这样的旅游项目,无法明白为何有人依然好此不疲,让这样的节目可以一直延续下去。恶~

第三天,我们就北上前往清莱。原来这两个地方相隔百多公里。我们途经晚上要住的温泉酒店,喝了一杯咖啡,再继续行程,去参观白庙。

我完全没有做功课,所以根本不知道白庙是什么东东。
经过导游的讲解及参观之后,我想,白庙就是一座私人炫富的建筑物吧,除了那些美轮美奂的寺庙,这里的金色厕所也是不容错过的景点!

参观了白庙,接下来就去金三角。这是自费的旅游项目,导游跟我们收了一千八百泰铢,包括车费、船费和过关卡的“方便钱”,还跟我们收了护照。我们先去缅甸,导游带我们走过关卡,过了桥就坐车去看庙!

唉,前年坐飞机来,是看庙;今年走路过来也是看庙,来到缅甸,除了看庙,到底还有什么东西可以看?

我们重温旧梦,赤着脚,想象自己是铁板烧,用最快的速度把金光闪闪的庙绕了一圈就跑出门口购物。

前年在缅甸买的玉戒指摔破了,想不到这一次竟然还会再次踏上缅甸的土地,又买到一个同样的玉戒指,真有失而复得的喜悦啊!

卖玉的小贩竟然收马币。我一付了钱,立刻下起大雨来。我们匆匆忙忙跳上车,在关卡前逗留了一阵子,雨一停,我们又继续购物——购物真令人心旷神怡啊!

然后我们又回到泰国。我们就是跟着导游,绕到一旁去过境。也不知道如果我们混在人群中一起走过去有什么分别,有什么后果。大家不都是那样走来走去,如入无国界之境吗??

走到泰国边境的移民厅(其实只是一条走廊),立刻又下起大雨来。大家就躲在那狭小的移民厅里避雨。我们第一次看到这么可怜的关卡官员,还要撑伞办公,因为雨太大,喷到里面去了。

我们以为下一站老挝应该是泡汤了,这么大的雨哪有可能游船河。谁知,等着等着,雨就停了,我们刚好赶上船开行的时间。所以我们真的一日游三国——泰国、缅甸、寮国!

我们坐船沿着湄公河,从泰国过去老挝。这时我们才惊觉,原来我们的护照并没有盖章,我们是偷渡过去的!

我们要偷渡过去老挝做什么呢?又没机会看到罂粟花,只能在河岸边购物,和最重要的——上厕所,留下到此一游的痕迹。
原来在老挝,用了厕所后冲洗,就胜造七级浮屠了。

我们造了七级浮屠之后,又坐船回到泰国。这时我们才真正看到三个国家的交界处。我们还遇到一个马来西亚人很热心地指给我们看——呐,前面那个国家就是金三角!

哈——哈——哈——

跨越三国之后,我们就回到温泉酒店去睡觉。唉,九月是雨季,一直下雨,谁能去泡温泉呢?
第二天早上,大家就在咖啡馆那儿一边喝咖啡吃鸡蛋,一边泡脚,优哉游哉地享受到九点多才继续行程,回到清迈。

第五天,我们选择自由行,所以前一晚就自己在街边叫了两辆车,约好早上来酒店载我们去自选的地点。

第一站,我们去了皇家花园。司机说三个小时出来,原来三个小时根本不够用!
这么美这么大的花园,听说要游三天啊!

依依不舍地离开了皇家花园,就请司机带我们去吃午餐。然后接下来就是参观庙宇。
我们参观了四座庙宇,各有特色,但我想大部分团友跟我一样,绝对不会记得哪一个是哪一个。
只记得其中有一座很大范围的庙宇有一大群沙弥在画画。

这一天是中秋节,所以回到酒店之后,我们就去酒店旁边做脚底按摩,用这样的享受方式,在别人的国家庆祝中秋节。



Thursday, September 1, 2016

上下,左右

在走廊上碰到时常失魂的小鸭子,她看看我的衣服,跟我说:“这么小件的衣服你也能够穿!”

小?这样的size叫做小?我心里立刻做了结论:她不止失魂,她的眼睛也坏了。

她坚持说是很小。我就成全她,告诉她我能够穿这么“小”的衣服的原因:“因为我矮啊!”

她噗一声笑出来。她说:“我每次跟你讲话,你给的答案都很…另类!”

另类!她竟然用另类来形容我说的话,难道她本来预测我会回答说“那是因为我很瘦”?

她知不知道“上下”跟“左右”的分别?

我应该要说故事给她听。有一天,我走入了布店,选到眼花缭乱,头晕转向之后,好不容易才从看中一块布。我很高兴地把那布抽出来,却发现只有一小截。店员帮我量了后说是1.4m,我也坚持要买。接着,我又瞄到另一块布,又很高兴地抽出来…又是1.4m!

那个店员看我0着嘴的表情,她也露出爱莫能助的样子,等我做决定。我的决定当然是都买下来!

店员就把两块布折起来,我有心有不甘地多问一句:“为什么我看中的布都只有那么短而已?”

她不置可否,对我上下打量了一番,跟我说:“不过你做衣服用一点点布而已,所以已经够了,对吗?”

呃——上下,当然是用一点点布而已。我只好点点头。

所以如果论“上下”的距离,我当然能够穿“那么小件”的衣服,可是如果论“左右”的距离…

小鸭子昨天没有跟我一起去血拼,要不然她就可以看到当售货员提议我试穿31号裤子的时候,我的那张黑脸了!

或者,那个售货员也是很另类…


Tuesday, August 30, 2016

乱想

我们就快要被小猫Coco De Tesco烦死了。

不知从那一天开始,它就变成一条缠脚布,一直缠着我们,不停地用它那湿湿的鼻子来碰触我们,让我们越来越害怕,越来越讨厌它。

我们用手打,用脚踢,用藤条鞭,全无效。真想带到遥远的地方去丢掉啊!
Coco 一心想要得到我们的欢心,更是落力地对我们献殷勤,纠缠不清,让我们更加讨厌它!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它不能学学那个蓝眼白猫那样不把我当一回事?

跟它讲了很多次,它也无法明白,身为小猫也是应该要有自尊的,就算与最爱的猫奴主人也是要保持适当的距离与冷漠,才会得到欢心!

小猫没有智慧,说了也没用,但人呢?

~~~~~~~~~~~~~~~~~~~~~~~~~~~~~~~~~~~~~~~~~~~~~~~~~~~~~~~~~~~~~~~~

今天趁着很有空,走去看我种的水耕菜。

全被打翻,水干了,菜苗死了。
小魔女不相信人之初性本恶。如果人性本善,学校就不需要教导道德教育了。

如果人性本善,六年级的学生就不需要像做贼一样,把菜种在橱里了。一忘记收入橱里,明天菜苗就没头了……

教育那些菜如此不济,真是令人失望啊!我还是把菜锁在生活技能室里比较安全,虽然绝对不会长大……

~~~~~~~~~~~~~~~~~~~~~~~~~~~~~~~~~~~~~~~~~~~

龙舌兰开花好几个月了。
它越来越消瘦,干瘪,看起来时日无多了。
原来每一朵花谢了都变成一个龙舌兰宝宝,随风飘落,掉在地上,看起来会长成一棵棵新的龙舌兰。
一棵龙舌兰要养成百上千个孩子,自己当然活不成了。

牺牲了自己,都不知道养出来的,会不会是孬种……


Wednesday, August 24, 2016

Observer

昨天交代实习老师今天的活动,当我告诉他“…不过明天不是我负责教导”的时候,他吞吞吐吐地跟我说:“上次我教学生起火的时候,她们就在那边看我…”

那两个老师当然不是真的在看帅哥。他那个表情简直就是在问我——为什么她们只是袖手旁观而已?

哈—哈—哈—

我跟他说:“明天我也去看你,这样就有三个女人看你了!”

他的表情简直就像是吞了生苦瓜一样。

我想得太美了!

当我把工作向那两个老师交代好后不久,我也拿了电脑过去。结果只看到实习老师不知所措地在看顾学生,on duty的两个老师都还不见人影。

我让他自生自灭,直接走入课室,装置电脑。然后两个童軍老师来了。她们竟然不是去看学生,而是来看我!!

我晕!

一会儿,其中一个老师才想到她应该去点名,所以就出去了。另一个老师竟然就那样一直看着我装置电脑,寻找影片,完全没理会外面那一大群精力充沛的男童军们!

超级大蛇王真不是浪得虚名的!

我忍忍忍。

我只是来帮她们的,结果竟然被一条超级大蛇王“视察教学”!

由于找不到电脑中的Jungle book影片,我又走回办公室向我的partner求助。结果我们两个“休息中”的童軍老师就帮着进行活动,而工作中的老师就一直站在我们旁边看我们做工。

有够厚颜无耻啊!

我终于忍不住跟她说:“你去外面看那些学生吧!”

她这才走出去执行她的任务。

最后我又忍不住帮她做了她的工作…原来都是我的错。结果,说好的要三个女人看一个小鲜肉教男童军…

就变成我被一条大蛇王看了。

大蛇王observed大王蛇,我输了。shit!

我只好跟那个实习老师说:今天还有人看你吗?没有对吗?因为她们来看我了!


Saturday, August 20, 2016

人竹之战

锯掉一棵竹,还来不及清理干净,转眼间就长出四棵竹笋。
其中一棵还以一夜长几十厘米的惊人速度长到跟人一样高。

简直是竹的复仇啊!

人当然是不会置之不理的。我踢踢踢踢踩踩踩踩!不可以讓它們有机会继续长大。
而且人的报复是有分等级的。
竹笋炒肉丝应该是首选。

接下来,不知道竹还会不会继续进行报复 ?




然后有可能竹就赢了…

在庭院里种竹,真是不可掉以轻心啊!

Wednesday, August 17, 2016

他们的乐融融

帮小魔女买了学校的云吞面,送过去时,她说家里只有她和妈妈,问我要不要进去坐坐。既然人少少,我就进去了。

小魔女的妈妈正在练唱,因为要报名参加歌唱比赛。我一坐下不久,小魔女的爸爸就走进来了。我以为他也是回来练唱打算参加歌唱比赛的。但不是。小魔女的妈妈说:“他回来看戏,他中毒了!”原来他是特地回来看台语连续剧的。

小魔女很惊讶地说:“第一次啊!我爸爸第一次在午餐时间回来看戏啊!”

她说今天不止是她的爸爸忽然在这个时候回来,连她的妈妈平时也是在公司里上班,这时间是没回来的。

聊着聊着,她的二哥宏宏宏竟然也走进来了!

小魔女说:“他平时这个时间也没回来的,都是跟朋友一起吃饭,然后就回去公司里了。”

但今天他们全回来了!我做了一个结论:他们家里装了闭路电视,发现我来了,他们就连忙跑回来监视保护小魔女!

我跟宏宏宏的肚腩打了个招呼。他现在已经全然一副老板模样,他的肚腩看起来好亲切,像Jigglypuff一样,让我爱不释手。

我跟小魔女说,大头差不多有宏宏宏这么胖了。宏宏宏大声地说:“哼,大头比较肥,我在fb看到他的照片,很肥!”

我还是认为宏宏宏比大头胖。宏宏宏心有不甘,又抗议了。他说:“我比较帅!”

这个我赞成。

当宏宏宏发现他的爸爸竟然特地回家来看连续剧的时候也很惊讶。他说:“他中毒了!”

他们真是母子同心。宏宏宏还很自豪地说幸好他长得像妈妈。往事只能回味,当他还是S size的时候,的确是长得像他的妈妈的。现在啊——他当场就泄了气了。

小魔女要宏宏宏每天早上摸黑载她去火车站搭火车。宏宏宏叫她自己驾车去,他说:“你长得很安全好不好?你这样的长相只是令别人很不安全!”

天啊,小魔女长得美若天仙、沉鱼落雁,看在宏宏宏的眼中竟然是如此不堪!可见宏宏宏的眼睛和眼镜都不是什么好货。

小魔女转而问她的爸爸能不能载她去火车站。宏宏宏立刻打岔说让小魔女自己驾车去。小魔女的爸爸不愠不火地说:“当然可以,这是我唯一的宝贝女儿。”

小魔女立刻欢呼了起来。而宏宏宏则嘟着嘴念念有词:“哼,为什么我去的时候就不能载我,她就可以……”

小魔女马上轰炸他:“你几岁了你知道吗?”

而且还长得这么安全!

不过,争宠是不论年龄与身高体重的。


Saturday, August 13, 2016

烟熏盛会之听出耳油

大家都去看歌唱比赛,歌唱班就取消了。刚好阿Lee也想去,所以我们就约好在那儿见面。然后我就发现原来我对这个地方的了解是那么的少——我找不到传说中的那个大士爷殿!

阿Lee来了,我们就循声跟着人群走去,才发现原来村屋后方别有洞天,大士爷殿就在那里,好像正在做普渡,总之四处很多人桌上很多供品。歌唱班的同学都去捧场了。

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有二十多位参赛者唱过了。我们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欣赏,原来一旁坐着的是参赛者。我的耳朵虽然听出耳油,可是眼睛却不安分地到处瞄参赛者。

大家的歌声都很好听,可是年华已老去…
那无论什么浓妆花裳也唤不回的青春外貌美花样年华…

除了听歌,我也对那尊大士爷虎视眈眈——可以拍照的吗?阿Lee也不肯定,后来就问了前面的大婶。其中一个大婶就说:“不要,太阴森,不要拍比较好。”

阴森?OK,就不要拍,至少不要被她们看到我拍照。


我们本来说好十点半就回了,可是到了十点半又不舍得回家,结果就看到比赛完毕。更甚的是,阿Lee又对赛果很好奇了,硬要留下来看个究竟。
结果……结果就让我们跌破眼镜。

阿Lee百思不解地问我:“那个拿冠军是不是因为她的服装很美?”

哈——哈——艺术这东西,我们不会了解的啦!

这时,观众已经走得七七八八了,我们又走过大士爷的前面。我拿起手机假装拍天空,偷偷拍下了一堆人头和大士爷的玉照。
到底大士爷会有多阴森多可怕呢?还不是一小撮人说了算,大概就跟歌唱比赛的成绩一样,门外汉是看不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