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8, 2020

她的大腿

学校有个老师很很奇葩,坐没坐相,站没站相,走路也不像样,言行举止非常geli,常常把自己打扮到像个阻街女郎,毒舌一点,就是像个廉价妓女!

今天早上,我在书记室里写教案,奇葩老师走进来,书记马上跟她说:“老师,以后不要把病假单放在大腿上!”

奇葩老师露出塑料笑容哈哈大笑。

书记再次给她说:“不要把病假单放在大腿上拍照!”

这时候我才明白发生什么事。老师请病假是要拍下病假单把照片上传申请的。这个奇葩把病假单放在大腿上拍照,就这样发送给书记。

她不知道照片可以edit的吗?

她毫不在乎地继续嘻嘻哈哈,笑着跟书记说:“我不知道你看得出那是我的大腿。”

书记继续碎碎念。我背后没有长眼睛,所以不知道书记有没有翻白眼。

我把故事告诉大喇叭。大喇叭马上翻白眼,说:“低级!”

在我们的眼中,那个奇葩就是个低级人物。但人家可毫不在意,薪水也没少拿一分钱。

你奈她何?



Sunday, September 27, 2020

不会再有了

有一天>半million女友感慨地说可惜她那位很睿智的校长明年就要退休了。

我随口说,可能会来一个也是这么好的校长。

她说:“不会有好的校长了,没有了。”

昨天,我们被那个疯婆子搞到团团转。回家前副校长无奈地说:“唉,我还有十八年才退休啊!”

我又随口说:“疯婆子退休后可能会来一个正常的校长呢?”

副校长摇动双手,皱着眉头说:“不会了,不会再有正常的了!”

我差点大笑起来,但心里却充满感慨。

对,不会再有正常的领导人了。再怎样好的人都会被疯狂的制度逼疯,更何况是本来就有人格缺陷的狂人?

最多只是疯狂的程度不一样而已。

这些疯子狂人把学校搞到人仰马翻,教职员不聊生,欲哭无泪,他们也是无惊无险肆虐到退休,然后终生领退休金到死为止。

真是疯狂的制度。

充满无奈。



但这些


Sunday, September 20, 2020

不生孩子vs生养众多

隔了两个多月,又见到大头和阿富了。大头终于瘦了一些,他说是减少淀粉和运动的效果。阿富一听减少淀粉,就很兴奋,他可是零淀粉的拥趸!这次来,他竟然还带了一盒已腌制的鸡胸肉和一个平底锅来,要亲自下厨煎鸡胸肉给我们吃。他说他平时就是这样煮给自己吃。看来减肥也成了他的终生职业了。

大头也很积极地在减肥,应该是为了红颜而奋斗。我们说着说着,就说到结婚生孩子的话题上去了。我和阿富都极力主张绝对不要生孩子,大头却持相反意见。他说,生为基督徒,结婚后一定要生孩子,至少要生三个,因为上帝说要生养众多。

为什么要生养众多呢?大头说是为了要侍奉上帝。

到底侍奉上帝是什么意思呢?我竟然忘了问清楚。

阿富觉得小孩子很可怕。他说:“大哥已经有三个孩子,我们三兄弟就平均一人生一个了。”

当然,我们是无法说服大头的。一个极度虔诚或称走火入魔的基督徒自有他的诠释方式,我们这些凡人也只能用一张嘴为环保节育尽一点綿力而已。

然而,我们其实也不必多说,要结婚生孩子,首先你得有女朋友啊!大头这样的“约客户谈生意”奇葩追女子法,都不知道要怎样不取笑他才好。

如果他是我的女学生,我会告诉他:“不要结婚。”

婚姻是女人的坟墓。

但他是男的,在婚姻中应该是是赢家,我不能劝他不要结婚。

阿富开始煎鸡胸肉了。正确来说就是把鸡肉闷熟,非常容易,而且很好吃。他说:“是不是很好吃?这样的鸡肉可以连续吃十四天!”

所以除了在出去采购食材,他可以足不出户了。

我问他现在还有没有去公司上班,他说没有去,公司也没什么事情做,然后好像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地告诉我:“我被公司解雇了。”

我明知故问:为什么?

他说:“因为我最没有负担。”

他没有房子,没有车子,没有妻子,没有孩子,甚至没有女朋友,好像世外高人一样,无欲无求,不先解雇他还有谁?

他当然也无所谓,反正依然是住老板家吃老板的饭......没有结婚,多潇洒!

他说:“我的储蓄够我活很久。”

果然是世外高人!

临走前,大头依然为着他的红颜而烦恼。我继续取笑他。他说:“我跟她说我是以结婚为前提来交往的。”

我给阿富做了翻译:“他就是为了交配和繁殖而交往。”

不知道大头有没有翻我白眼。

下个星期我们就可以知道,人家会不会答应与他“以交配和繁殖为前提”开始交往。


Saturday, September 12, 2020

她的烦恼

 每个人都有烦恼,小朋友的烦恼也不少……


老师也不知道该怎么帮她。

如果人人都是同性恋,婚姻制度也被取消,各种家庭问题社会问题应该都会慢慢消失。然后人类逐渐灭绝,地球就有救了!



Monday, August 31, 2020

荒唐的医疗

某人某天忽然觉得心脏有问题,心跳不规律。而且接下来的每天都心慌意乱,总是很害怕,对一切都提不起劲来,生活的进步完全被打乱了。

终于忍不住去看了医生。医生就不让他回家直接入院了,原因是心跳不规律。

住了几天出院的时候,医生开了三十天的病假单给这个某人。药物也增加了好几种。

病情似乎很严重了。

这三十天,和接下来的不知多少天,某人每天活在茫茫然的恐慌之中,晚上无故失眠,身体也这边痛那边痛。最糟糕的就是那个莫名其妙的恐慌,也导致某人对一切都提不起劲来。

别人关门大力一点,就可以使某人魂飞魄散一整天了。

接着某人开始咳嗽。每天咳嗽,越来越严重,嗓子也越来越沙哑。

如果接下来某人再去复诊——

大概医生就会开止咳的药给他吃。

然后某人就会无止境地吃这种药那种药,永远无法根治。

为什么某人会忽然间产生好像忧郁症一样的状况?

这个世界有谷歌。

某人因为某炎症而吃了某种药物,结果所有的副作用全中,包括恐慌症。

然后因为恐慌症就导致心悸。

由于某人本来就是心脏病人,所以医生就当作心脏病来医治。

从此某人每天就要早早摸黑起来忙着吃各种各样的药。

医治心脏病的药物包括降血压的药物。医生多开了一种降血压的药让某人服用,应该是要双管齐下吧。

有些药吃了之后就导致胃不舒服。但没那多出来的降血压药的副作用来得严重——长期的咳嗽!

有些降血压药的副作用就是长期的干咳!医生没告诉你,也没提醒你的,特别是你看的是政府医院的医生,每一回都是不同的人,可能每一个医生都是都是第一次看到你,哪会知道你已经无缘无故咳嗽了一年两年?

然而最可怕的应该是另一个药物引起的副作用——恐慌症吧

那是整个故事里的罪魁祸首。

吃着那个药,你每天惶惶不可终日,对生活完全失去热忱,你的人生几乎毁了。

整个过程多么荒谬!

如果一直都没发现根源,到底接下来病人会被折磨成什么样子?


Sunday, August 30, 2020

人生的按钮在哪里

一年一度,开完会大家就去老人院探望退休已久的前同事。

我先进去。老人家看起来比去年更瘦了,精神却不错。她说记得我。我告诉她,明天是她的生日,我先祝她生日快乐。

老人家先是说:“是啊?我不知道咯!”

然后接下去是:“人生很惨,我不要活这么久,我不想活到这么老,我要快点死,可是又不能死。人生真的很惨。我不喜欢这个日子,我不要这样的日子。”

她一边说着,眼眶就越来越红。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因为我心里想要说的是“是呀是呀”。

老人家越说越悲伤,眼眶越来越红。她一直重复说想要快点死,却又死不去,不知道如何是好。

然后她又提高声量说:“我告诉你,人生是很惨的!”

对我来说,她的人生的确有点惨。现在这么老了,又继续活着,真的是折磨。

82岁的她双腿已经越来越无力,无法行走;她的独生女儿应该是早已遗弃了她,长居国外,大概也不曾来探望她。

如果我是她,我也不想活着。

我不知道要怎样安慰她,又不能教她绝食自尽。

她对于我们的到来一直表示很感谢,但却吃不下我们买给她的小小蛋糕。她根本没有胃口。

去年她已经跟我说她不想要活到这么久老,今年她又说了同样的话。

离开老人院后,朋友说:“我希望有一个button,当我觉得我已经不要了,我就按这个button,就结束了。”

我也希望大家都有这个按钮。



Saturday, August 22, 2020

种菜辛酸史

开学后,菜园变成了沉重的负担。

要当农人,真没那么容易,都是一勺勺的汗水。

专家说,菜得在早上七点之前浇水,可是早上七点老师已经要开始做工了,自己有时间沐浴更衣来得及飞车去上班就已经偷笑了,菜要浇水?还是算了。

其实,种菜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想要吃不打农药的自家菜,得跟害虫和真菌搏斗。有时候,甚至根本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就像这些挂满果的辣椒一样,长着长着,辣椒就自己腐烂了。有些人说,里面长虫了,可是切开辣椒来看,里面也没有虫。或者是因为辣椒种子来自印度,所以水土不服?
有几棵不止辣椒腐烂,树根也被泥土里的真菌寄生,很快就枯萎死掉了。如果及早发现,撒些石灰粉,或者可以杀死那些真菌。

因为要种菜,得到了一个小知识——翻土的时候撒些石灰粉,可以杀菌和改变泥土的pH值,减低化肥造成的酸性。

很容易生长的黄瓜也差不多死光了,凶手应该是那些看似美丽无害的瓢虫和金龟子吧。
种了菜才知道,只有外壳有七个黑点的瓢虫才无害,超过七个黑点的全都是害虫,吃叶子吃果子吃嫩芽……贪得无厌。
看似无缘无故就枯萎奄奄一息的黄瓜藤,可能埋在土里的主茎已经被啃食得七七八八了。看到就很沮丧了。

只有羊角豆长得最好。去年用五块钱跟学生买回来一包羊角豆种子,只有九颗,心痛了一下,好贵!

结果这九颗种子种出九棵羊角豆,100%的发芽率,baba的种子果然是好货。然后这九棵羊角豆再种出第二代第三代。五块钱,翻了好几十倍。

但羊角豆种多了,又刚好遇上雨季,便开始出现传染病,叶子都长了黑霉,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影响产量,但羊角豆都长得很好,饱满结实,只是那些叶子底下的黑霉看起来很恶心。

瓢虫也喜欢吃羊角豆,吃了就在那儿成家立业,把卵都产老化枯干的羊角豆里。

成群结队在羊角豆叶子上的瓢虫要怎样解决?很容易,戴手套,双手大力一拍就可以了。

不要杀生啊?力气小一点,打个半死就不算杀生了。

当瓢虫的数量越来越多时,它们也不再只是站在叶子上了,它们开始把卵产在嫩的羊角豆里了。你的羊角豆就变形了,不能卖也可能对它失去胃口了。

刚孵化的小小瓢虫会一直缠在老羊角豆上不离开,可能不会飞,用个塑料袋就可以一网打尽。

不可以杀生啊?套住它们,让它们自己死掉,就不是你杀的了。

传说中,种番茄很容易,只要把番茄种子丢在泥土上就可以长出来了。这个传闻是真的。

把番茄切了留一片,果肉和种子一起丢在一个花盆里,不久就长出好多棵番茄苗了。慢慢地,盆里只剩下三棵,移植了两棵,留一棵在盆里。只有留在盆里的长得最好,很快就开花结果。

每天出门看到,回家又看到,真的很开心。

我梦想着会等到累累的果实在树上成熟,红彤彤的,多么赏心悦目啊!

果实终于变黄色了,人看到了,很开心。昆虫也看到了……

所有变黄的番茄都被当作产房了。

被产了卵的番茄轻轻一碰就凋落了。落在地上的番茄依然继续成熟,真的是红彤彤的,在地上。心好痛!

在没有农药的时代,人类是怎样战胜昆虫的?

我把微微转黄的番茄都摘下来收在家里,总算抢到了好几颗来吃。至于想象中的,在番茄在树上成熟,一片红彤彤的幻象,就算了吧!

还有其他的菜,都是一篇篇的辛酸史。从学校拿回来的小白菜苗,种在装了泥土的麻袋上,长得好好的,结果惹来了不知什么飞蛾,变成了毛毛虫的安乐窝。

原来我讨厌吃小白菜,毛毛虫却很喜欢吃。养大了毛毛虫,留下一个疑问——毛虫这么喜欢吃小白菜,市场上那些美丽的小白菜到底打了多少农药,才能避过毛虫的侵害?

还有菜心、芥蓝、苋菜……全逃不过害虫的侵害。传说中的辣椒水可能是安慰剂而已,拿来喷蚜虫好像还有一点效果,也不能灭绝蚜虫。

除了菜,唯一一棵幸存的木瓜树好像也患上了黄叶病。

对于木瓜树,除了心灰意冷,已经没有其他形容词。家里木瓜树苗千千万万,长了又长,取之不尽,就是没有一棵可以逃得过黄叶病。

由于实在没有时间去照顾屋外的菜,所以要转移阵地,把菜都种在庭院里。听说2020年是MCO第一年,从此以后我们就永远MCO直到地球毁灭,所以行李箱已经没有用处了,可以拿来种菜了。
28寸的,21寸的,全都没有用了,种菜吧。
2020年,除了自己吃自己,还是种一些比较容易照顾甚至不用照顾的菜自供自给,才不会那么丧气。




Tuesday, August 18, 2020

胶印人生

本来很讨厌很讨厌很讨厌星期三,因为星期三有课外活动。

自从学生被强制参加三项课外活动之后,课外活动就是垃圾废物了。

这些活动不是兴趣班吗?大家喜欢参加什么活动就去参加什么活动,不喜欢就不要参加,又何必勉强呢?

提出强制学生参加课外活动那个人,或者说那些人,是垃圾。

我说的。

现在很好。课外活动取消了,可能上天也看不过眼人类的愚蠢了。

整个世界,不都是一小撮菁英在操控着吗?菁英们想要制造怎样的社会,就会复制怎样的人类,课外活动,不就是在帮忙制造服从性强、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吗?

要不然为什么国家原则都会生出一个学会来?国家原则学会,什么鬼?还要学三年!

没有课外活动的星期三,真是美好的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