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4, 2020

葱葱人生

之前种的小洋葱最后的下场是丢到缸里去做堆肥了。切头切尾又剥皮的小洋葱确实发芽比较快,但也是一样长得非常慢,而且也不是每一颗小洋葱都能够发芽。到最后,不管是原颗种的还是切头切尾剥皮种的,都长一样geli,连吃的欲望都没有了。

其实何必这么麻烦呢?冰箱就是培育青葱的好地方。买回来整包小洋葱直接放进冰箱里,连塑料袋都不用打开,不用盼不用望,就这样佛系种葱,发芽率100%。

葱苗长到5cm的时候已经变得弯弯的,因为塑料袋空间不足了。所以就拿出来移植到盆里去。
两天之后弯弯曲曲的葱苗就立正了,然后就继续正常生长。看来过几天就可以收割了。

如果没有地方移植,就那样一直放在冰箱里不用理它们,只要塑料袋够长,也是不用担心吃不到青葱,只是不会这么绿油油而已。

所以,什么鬼切头切尾剥皮都是梦幻。

还有……如果真那么喜欢吃青葱,就不要省钱买什么鬼小洋葱来种,买玫瑰小红葱来种吧,失败率0%!


Monday, June 1, 2020

种小洋葱の虐它千百遍

种了很久的小洋葱一直长根不发芽。之前种小红葱倒是不需要那么长的时间,但价钱差很多啊,小红葱已经是高价货了,不可以拿来玩了。既然是玩玩而已,随便买一包丢一边的便宜货就可以了。

果然还是一样种了很久很久还是不发芽。而已经发芽的是偷来的,那是阿输放在厨房两个多月的。如果真要种小洋葱来吃,早就饿死了。

昨天看到有人分享种葱的视频。可能是种小红葱吧,竟然要先把小葱切头切根,还要剥掉好几层的外皮,说是这样才是种葱的正确方法。
OMG,原来小洋葱/小红葱是被虐待狂,要虐它千百遍才会乖乖发芽!

之前还看到要让菜苗扎根就要让它们处在半乾的状况中,让它们有“危机感”,才会往泥土里扎根。想不到小洋葱需要更加大的刺激。

Sunday, May 31, 2020

人有压力猫有压力

傻猫的头顶好像脱毛越来越严重了,应该又是真菌感染了。所以就打电话到兽医那儿去问问看能不能单纯去买药而已。职员说要先问医生,然后再打电话告诉我。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下午决定亲自去一趟直接买药。去到哪儿,窄小的空间里依旧弥漫着难闻的臭味,里面已经有三个饲主在等,加上职员和几个走来走去忙到不可开交的兽医,实在很有窒息感。除了里头等着的人,外面也有人在等。我也知道为什么那个职员没有再打电话给我了。

职员好不容易找到了傻猫的病例卡,问了医生,结果医生说那个抗真菌的药不可以随便给,必须把猫带去。

我有点犹豫不决,不知道要不要马上做预约。那个职员说:“它会不会是有压力?猫有压力也会脱毛的。”

压力?MCO期间我们每天24小时都有人在家,会不会对傻猫造成压力呢?但傻猫是自由自在独来独往想要出去就出去想要在家就在家的的乡下猫,会有压力吗?

我想不会吧。但前一阵子,因为有一只母猫发情了,搞到一大堆公猫跑来这里群聚、打群架,会不会就是这样给傻猫带来压力呢?

最后我也因为无法确定傻猫是不是又被真菌感染了,所以买不到药,也没有预约,空手而返。

今天就给傻猫洗澡,看看能不能帮它减压。
到它那粒头,我也是压力很大。

中午,决定把最早种的菜心花拔起来煮了,虽然还没有开花。再等下去应该不止吃不到花,连叶子也没得吃了。
可怕的跳甲虫已经捷足先登,把菜叶吃得坑坑洞洞了。


菜畦上种了50天的羊角豆也开始有收成了,但染上黑霉的叶子被剪掉之后也差不多botak了,大概也命不久矣。

种菜这回事,想象是很美好,事实是很残酷,若不使用农药,人根本不是昆虫的对手。


Thursday, May 28, 2020

行动管制第72天

看到一部分羊角豆的叶子已经开始发黑,上网查了一下,真的是受感染了,应该要拔掉烧毁。想到就很沮丧了。没有打算要采取行动,就佛系种菜好了。xian

教育局指示6月9号开始要老师轮流回去学校,还要交上一大堆记录和数据blah blah blah的,压力开始来了。

反过来,大专生却不用回去学校上课,就这样一直上网课直到年底...什么鬼?难道年龄越大的学生越迟开学?

整理收拾了朋友给的剩布,都是一些男装裤子的剩布,其实用处不大。前几天打开一包来看,才知道是年代久远的资深老布,已经泛黄近乎腐朽了。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心理,竟然把几乎没有用途的东西收藏了那么久?难不成期望它们会长出更多的布来?

把那些布拿去洗了之后,再选出要用的来,其他的就丢掉了。

但还有两包还没开来看。今天再进行筛选。这回没那么恶心,可能历史没那么久。筛选非常容易,凡是深蓝色的马上被淘汰!想也不必想,自然而然就丢掉深蓝色的!我

为什么?我也有点好奇。

或者潜意识里,我很讨厌小学的一切。对我来说,小学校裙的深蓝色是世界上最难看是颜色!

看到深蓝色的剩布,还不马上丢掉?

Tuesday, May 26, 2020

行动管制第69天の思考人生

驾车到四五公里外的住区去看航航口中的“贫民区”。哪里当然不是贫民区,但尾端有好几栋廉价组屋,航航去那里找过朋友见识过某些住户的行为之后就把那个地方定义为贫民区。

这里是新的住区,入住率还不是很高。一转角,看到弟弟的车。原来他来帮其中一户人家做装修,所以我们就上楼进去看了那个单位。一楼只有一户人家,就是航航的朋友一家人。弟弟在装修着的单位干净明亮,应该是六百多平方尺,但看起来很宽敞,似乎是个很理想的住屋。

一刹那,我竟然萌生了“不如也申请一间”的念头。

幸好接着就清醒了——住在这里,会有怎样的邻居呀?

然后刚好看到航航的朋友的爸爸站在他家外面,就走过去跟他聊几句。六十多岁的人,第一次拥有自己的房子。他说之前“住在一间房间,三个人睡在一起”。

六十多岁的父母和三十多岁的儿子一起住在一间房间里,住了三十多年!更久之前应该是四个人住在一间房间里,因为还有一个女儿。

几十年寄人篱下,全家人住在一个房间里,这是怎样的一种人生?

幸好现在他们终于拥有自己的房子了。

回程中,我们发现Mydin的车子不多,所以就决定转到那里去买煤气炉。

我一直说家里的煤气炉坏了,要买个新的。很久以前那个煤气炉左边的火忽然变成红色的,把所有的锅都烧成黑色。最近右边的火也越来越红,家里所有的锅和水壶都已经变成黑色,那些黑炭还掉落各处,我的手也不时沾到黑漆漆脏兮兮的,烦不胜烦。

进了mydin,买不到想要的款式,就随便买一个便宜的杂牌煤气炉。回来之后又费了好些劲把新的换上去,结果右边又烧出红色的火。真令人沮丧。

这时忽然想起来,煤气炉下面是有通气孔的,会不会是被关住了呢?

一看,果然右边那个被关住了。我把它转开,火就变成蓝色的了。问题就解决了。

然后我才想到,那个旧的煤气炉一副氧气不足燃烧不完善的样子,会不会也是因为通风口被关掉了呢?一看,果然,左边的完全关起来了,右边的只剩下一个小缝。

我之前竟然完全忘记那些通风口的存在,只是一直拼命把里面的铁锈污垢什么的倒出来。原来要花钱买一个新的煤气炉才能够恢复记忆!

我真的冤枉了这个可怜的、缺氧的煤气炉。

晚上又把旧的煤气炉装回去,一切正常了。新的煤气炉重新包好,要收进储藏室了。

竟然花了RM49.90买了一个memory,和一个煤气炉,唉!



Monday, May 18, 2020

行动管制第62天

屋外的破碗里竟然有一只瓢虫。
很久没看到瓢虫了。它在水面上挣扎着拼命滑动六条腿,划出美丽的水波,不知道这样算不算是在游泳呢?

它一定很辛苦,也不知道这样漂浮了多久。我很冷血地为它拍照和录影,没有马上伸出援手。但由于它长得实在好看,所以我用一片枯叶把它救起来了。

外貌,太重要了。

扫地的时候,又在房间里扫出一条铁线蛇!实在烦不胜烦。有点恼怒,所以这一次我决定不留活口了,两三脚把它踩死。

外貌,真的很重要。
撒了超过十天的辣椒种子可能是发芽了。不能确定这些幼苗是不是辣椒苗,如果是,就是舶来品了--来自印度的辣椒干有后代了。

老爸却泼了我一盘冷水。他说:“这些辣椒没有用的,还没成熟就先腐烂了。只有那些胡乱生长在石缝里的,洋灰地裂缝里的才能够长得好。反正就是那些我们不理会不照顾的才会长得好。”

真有那么贱啊?那我是不是要虐它们千百遍,让它们就那样继续在小小的花盆里的贫瘠的泥土中不要移植?

今天,菜园终于有一点点收成了。剪了一些帝皇菜苗和苋菜来煮汤。
结果好像喝了一碗泥土汤!

苋菜应该是被那些帝皇菜给糟蹋了。家里种在花盆里的帝皇菜长相没那么讨好,但都非常好吃,那是用从超级市场买回来,外表很抱歉的帝皇菜切下来的茎种出来的。而菜园的则是用从杂货店买回来的帝皇菜的茎种的。当初在杂货店看到那把帝皇菜的时候,简直是惊为天人,实在太美了,马上就买了一大把回来。

可是那么好看的菜,吃起来却令人大失所望——泥土味太浓了,而且还有点苦味。总之就是不好吃!

但我还是把它的茎留下来拿去种了。会不会换个地方种就变出不同的味道来呢?

结论是目前不会。它依然长得很美,就跟我当初买回来的一样。它的味道依然那么geli,也跟我当初买回来的一样。

外貌,真的很重要。

如果不是长那么美,谁要买那么难吃的菜?



Wednesday, May 13, 2020

行动管制第57天

每天下午就下大雨,油漆篱笆门的计划一直被搁着,简直是心头恨。今天决定早上就开始油漆,即使是顶着大太阳,把自己裹成粽子那样就可以了。

所以就真的在早上十点左右开始动手了。油着油着,就100%肯定那一罐一公升的漆是绝对不够的。虽然之前弟弟说一公升就够了我已经半信半疑,可是店家也说一公升应该够了,我只好相信专业的话,买了一公升的漆而已。结果这一公升的漆落入了我的手中,仅仅只够我油篱笆门的三分之一!
我跟弟弟说,我是有钱人,油漆的方式就是不一样,我油漆就像在面包上涂牛油那样潇洒,那篱笆门上全都是漆的泪滴!

这样油漆,一公升哪有可能够我挥霍?那些卖漆的商家和厂家不知有多喜欢我这样像猪一般的user。

既然漆不够用了,只好再去买一罐五升的。真是浪费了第一罐的钱,应该一开始就跟着自己的感觉买大的。

网购的书终于来了。
要先像安神像一样放在桌上,再选个良辰吉日,沐浴更衣之后才开始阅读。

下午买了漆回来,竟然没有下雨,马上就变身粽子,再继续油漆。油漆这事情,要开始之前觉得很xian,可是开始做了之后就停不下来,看着篱笆门变色变好看了真是超级疗愈啊

最后就留下手把四周的部分,明天再努力。


Tuesday, May 12, 2020

行动管制第56天

用鸡蛋托培育的菜心花苗今天长这个样子,觉得赏心悦目,如果是第一次看到,应该会充满幻想和期望。
幻想着这些苗都会长大成菜,自供自给,每天都有吃不完的新鲜蔬菜。
 
但事实上是这样的!
几乎90%都被虫吃了。从幼苗开始就有小小的甲虫来赖死不走,即使已经用个大大的塑料袋把菜苗都隔离了,也无法逃出虫子的魔掌。

网上很多人分享自制辣椒水杀虫剂,我都几乎把菜给喷死了,虫子依然逍遥自在地把菜一棵一棵地啃死。倒是无意间被辣椒水喷到的无辜蚂蚁马上死亡。

什么鬼天然杀虫剂?是为了杀蚂蚁而调制的?

刚才看到有人在一个鱼菜共生的群组里分享菜心花丰收的照片,就不耻下问地向他请教如何防虫害。shit,竟然回答我“室内种植哪来的虫害”。

我哪知道你是室内种植。

我就是不懂才问,为什么不直接回答我,却反问我这样的问题?

而且什么是室内种植?种在家里?房间里?还是像金马伦菜农那样的大棚里?

看到那样的“答案”就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