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3, 2019

椰林风光

如果你有个在你家围墙旁种椰树的邻居...
别怀疑,他100%是个混蛋!是混蛋!是混蛋!

幸好椰树比混蛋有良知。椰树自毁了!

Saturday, December 29, 2018

Froghill

假期刚开始时,朋友带我去了一趟假九寨沟Froghill。当时雨季还没结束,进入Froghill的泥路破烂不堪,坑坑洞洞都积满了水,再加上开采黄泥的工作已停止,泥路两旁的树木已经越来越茂盛,伸出来的枝叶也令小路变得更加狭窄,车子不止要碾过坑洞,还可能被树枝刮花。

所以去了一趟之后,其实是不敢要再去了的。可是还没去过的人看了照片,却是蠢蠢欲动的,帅哥就是其中一个了。

轮到他放假了,看在他带着laksa来给我的份上,只好陪他去。我还想着要带巴冷刀去砍树开路的,结果全没用上。

去到Guar Petai,发现路口的砖厂似乎又开工了,路面已经填补上小石子,不止平坦了,也加宽了。两旁的树枝也已经清除,再加上已经很多天没下雨,那条坑坑洞洞的泥路已经变成一条“康庄大道”了。而途中原本有一颗很大的石头堵住去路的,竟然也被移到一旁去了。

我们很顺利地就抵达了目的地。当时游客不多,我们先看到的是几个印度人。。。还有一旁的流动厕所!竟然有流动厕所!一个月不见,竟然有如此大的改变。


我们停了车,就先往高处走去,要趁着太阳还没下山爬到最高点,看完四周的景色。到了上面,才看到还有其他人,竟然有人是穿着裙子来登山丘的。
来到这个地方,当然就是一直拍照。
由于雨停了,水当然也少了。
但还是可以拍出很多美丽的照骗的。
当然早上与黄昏的景色也是差异的。第一次去的时候是早上,我们走了很久,几乎走遍全场,太阳就越挂越高,我们就越走越热。这一次去则是黄昏,天气很凉爽,但天很快就黑了,其他人都走了,只剩下我和帅哥,还有那几个印度人。
我们有点害怕,只好假假走到后方去找猪笼草,避免跟他们碰面。结果我就做了采猪笼草贼。

印度人走了,我们也快速跳上车离开了。相对于上一次来的时候遇到在山丘上露营的两男两女小毛头,我们两人真是胆小如鼠。

再次造访这个假九寨沟Froghill,觉得很可以。大家应该趁着这个地方还没被树林淹没,湖水还没干涸,流动厕所还在,泥路还平坦宽阔的时候,呼朋唤友一起去看日出看日落,感受荒山野岭大自然的美丽!

Wednesday, December 12, 2018

人山人海升旗山一日游

学院同学约小聚会,我说就去升旗山。至于为什么,她们问我,其实我也不知道。最后有没有后悔呢?哈!

其中一个朋友曾去爬山几次,说可以把车停放在住区路旁。我坚持要停在停车场,结果转啊转地转上六楼,根本没有空位,只好再转下来。明明没有空位竟然还让车子进入,害大家白走一大圈,真是差评 !

我们决定把车子停在对面的寺庙的停车场。原来那边有一大堆停车位,收费五块钱停一整天。停车场还有通道直通缆车站,比那个坑爹的缆车站停车场方便多了。
我们从缆车轨道下方绕过缆车站后面走到缆车站里,映入眼帘的是摩肩接踵的人群。实在太多太多人了。买票需要用身份证,而且因为太多人了,工作人员只让一人进入排队买票。所以我就握着朋友的身份证去排队。
队伍实在太长了,我也不知道到底排队排了多久,应该超过一个小时。朋友在一旁聊天,又很同情地来“探望”我。我有点内疚,那么多地方不选,偏偏选这个人山人海的地方。她们却很不在乎地说:“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

对,如果不是这样想,遇上这样的人潮真的会发狂。

排队排了很久很久之后,终于买到票了。来回票是十块钱。朋友说如果七点之前买票就会比较便宜,她们爬山上去都是先买下山的票,单程三块钱而已。一讲到爬山,我们又兴致勃勃想要尝试这条比较短的路线了。

买到票了,还要等待呼叫入闸。入了闸也先别高兴,原来里面也站满了人,还要等很久很久,真是令人丧胆。幸好里面的冷气够冷。

Miss Mong说:“排队那么久,一定要在山上久久才值回票价!”当时我只是一笑置之。

等了好几趟,我们终于上了缆车。我们立刻跑到最尾也就是最低的车厢去,因为这样缆车一走动,我们就可以节节高升,俯瞰山下的景色。
缆车的速度很快,不到五分钟就抵达山顶。下了缆车,我们先去饮食中心吃午餐。我们找到一个好位子,对着美丽的花草树边吃边聊。

吃饱后,当然就是到处走走看看。幸好虽然游客很多,也不见拥挤。我们走到高处,看到一座美丽的建筑物,就走过去看。这座建筑物已经开放让游客参观。
这里很有福隆港的feel。我们在里面拍了很多照片,因为效果实在太美了。

过后我们又走到那唯一的酒店假装问价钱。工作人员说现在是淡季,有折扣。淡季?

走出酒店,我们又走入另一条通往森林的路。朋友一直提起有一家Kopi Hutan在森林里,只要我们用七块钱乘坐他们的皮卡车进去,就可以得到一杯免费的咖啡。车资包来回。

我们没乘坐皮卡车,而是一路走走停停,看风景,也没说一定要去到Kopi Hutan。一路上一直看到的是Monkey Cup Station的路牌。我记得起初看到的时候写的是1.8km。那时我们不知道这个Monkey Cup Station跟Kopi Hutan有什么关系,也不认为我们有本事走1.8km...

走了不久,就看到一大堆人聚在一个地方,原来是The Habitat的入口处。我们沿着走道走到尽头,看到一家餐厅。The Habitat的入口处就在餐厅里。
由于The Habitat的人门票RM47 实在太贵了,我们当然没买票进去,只是帮他们的厕所拍拍照。
离开那家餐厅,我们继续往森林里走去。一路上都是美丽的植物和虫鸣声。朋友有狂躁症,她说:“几百只几万只虫的叫声都比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好听!”

虽然风景美丽,虫鸣悦耳,但一路上有太多载游客的小车来来往往,有一定的危险性也很煞风景。

也不知走了多久,我们终于看到kopi hutan!
而这里就是那些小车转回头的所在地monkey cup station。朋友带我们去看他们的厕所。
工作人员说这是原始人的厕所。我们走走看看了之后就到餐馆里去喝咖啡吃点心。

店员还拿了一只蝎子来放在我的手上让我们拍照。当蝎子开始走动的时候,我就开始要发狂了。

喝了咖啡,我们已经没勇气再走1.8km出去了。由于已经消费了,所以我们就可以免费乘坐他们的皮卡车出去。

遗憾的是,不能走去看那以前可能曾经带男童军们来住过的别墅

我们再次回到升旗山的“市中心”到处闲逛。我们很幸运,这天天气很好,大部分时间都是阴天,但又居然没有下雨,我们走了一整天也很开心,狂躁症没发作。
由于缆车站一直人山人海排长龙,我们决定先吃了晚餐才下山。结果吃了晚餐之后人龙更加长了。
我们真的在升旗山玩了一整天!朋友说,这是她第一次在升旗山看夜景!

我们竟然在升旗山待到万家灯火!真的是值回票价。

虽然队伍很长很长很长,但缆车似乎很频密,所以我们本来预测要等待两小时的,结果等了45分钟就上了缆车。而缆车竟然只用了3分钟就抵达山脚!

我们走到那寺庙的停车场的时候,偌大的停车场好像只有我一辆车。朋友打趣说:“来的时候还在找哪里阴凉,你看现在到处都是阴凉的!”

从白天停放到黑夜,五块钱停放了一整天,朋友说“抵到烂啊”!


真是尽兴的一天!

Tuesday, December 4, 2018

那些在海边的事

有个砂拉越人教我如何去威北Kuala Muda买鱼,所以我的cuti-cuti Malaysia其中一站就是Kuala Muda的pasar bisik。
我们经过那充满回忆缺已人去楼空的小镇,走到尽头来到港口,马上就看到那传说中的耳语市场。


我们像大乡里一样,站在一旁看大家如何以窃窃私语的方式买下地上那些海产。
这些新鲜的鱼虾螃蟹不断地从停泊的渔船上送过来,就这样一包一包摊在地上,有兴趣的人就过去跟卖家耳语出价。

我们看了很久,虽然很想买,但不知如何出价,怕出价太高被当菜头砍,又怕出价太低被骂。幸好有些卖家会自己说个价钱让我们这些乡巴佬跟他杀价。

当朋友终于鼓起勇气说了个价钱,打算买下一包新鲜诱人的大虾时,就被卖家翻了很大的白眼。当我也去耳语开高一点的价钱的时候,我也得到一个大白眼。所以最后买不成,帮朋友省下了很多钱。

我看中的一包比目鱼则被一旁的鱼贩高价买下。这时我才觉悟,四周的鱼贩也是这样耳语抢购海产的,购价那么高,难怪比目鱼那么贵!

由于耳语开价太高难度了,最后我决定跟鱼贩买一大包的“三牙”,不用杀价,简单多了。

不过我想,有了一次经验,以后可以再去耳语抢购一番,也是一种乐趣。

买了鱼之后,我说试试看过河到吉打州的Kuala Muda去看看。结果我们就这样去到了Pantai Merdeka。
到了Pantai Merdeka,朋友就说起他们曾到对岸的班茶Tanjung Dawai吃东西。驾车去的路程很遥远,但如果坐船过去一下子就到了。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就决定坐船到对岸的班茶去了。

我们今天的计划明明是去Kuala Muda买鱼的,为什么变成在Pantai Merdeka坐船去班茶?

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班茶也只是个小镇,我们就在码头吹海风,吃虾面、螃蟹面,也是很写意。

吃饱了,我们就到楼上去购物。买的都是咸鱼、鱿鱼、虾米之类的土产,每一档都是一样的,有点错觉我们来到了登嘉楼。

吃了,买了,当然就是再坐船回去Pantai Merdeka。

这告示牌上的价钱竟然被涂改成这样子。

我们上了船,朋友这才说:“这些船都没有救生衣的。”

其中有一些船倒是有救生衣,但我们来和回都坐了没有救生衣的船!这时我们才开始觉得很怕。幸好船程大概五分钟而已。

回到Pantai Merdeka,我们就在海边走走购物。回程中我们又转到Tsunami memorial去看看。

这一天的cuti-cuti Malaysia就圆满结束了。

Monday, December 3, 2018

除草大计

屋外的茅草又多又高,不知何时才能拔完。

在这假新闻满天飞、妖魔当道的年代,还要靠劳力靠双手拔草,实在是太落后了。如果在网络上造谣,或者就可以借助他人之手来帮我铲除掉这恼人的茅草了。

造谣计划一: 茅草根可以治癌。

造谣计划二: 茅草根可以减肥。

造谣计划三: 茅草根可以壮阳。

哪一个比较有效引来盲目之徒帮我把茅草挖清光?🤔🤔
猫,你有什么建议?


Wednesday, November 28, 2018

《杀母的文化》阅读报告

终于读完《杀母的文化》,一窥二十世纪美国大众文化的心态。
全书的其中两个总结是:
1. 一个男人的灵魂被妈妈占有,总不会有好事。在美国大众文化里,哪里投下“妈妈”的阴影,哪里就有精神病杀手。

5. 有“恋母情节”者,不只是在法庭上证词不被采用,他们简直就是潜在的罪犯把系列杀手的成因归咎于妈妈,已影响到美国法庭的判案。

看完才发现,原来美国人没有慈母孝儿这个概念的。

看完才知道,在美国,所有的变态杀手都是因为离不开妈妈或者被妈妈溺爱、控制而导致的。所有的错都是妈妈的错。

作者用了很多电影情节来诠释从四五十年代到二十一世纪的社会文化转变,女性角色已经从原本只会尖叫的花瓶演化到了直接举枪击毙男人……

最主要的是——

原来佛洛依德是个满脑子都是性的死变态佬、大骗子!


Thursday, September 13, 2018

無賴無恥無敵

一个多月前,美女老师秘书跟我说,她只负责TMK的报告,RBT的报告就给另一个新的男老师负责。那个男老师就立刻说:“没问题,小菜一碟!”

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然后越来越多的事情让我冒冷汗,我就越来越怀疑我的学校是烂老师收容所,别的学校不要的老师都往这里送来……

一个多月后的昨天,我悄悄把RBT的会议报告打好,然后去问秘书美女老师,为什么她的TMK会议报告打好那么久了还没有给我签名。


美女老师一个多月之前就已经把TMK的会议报告打好了,当时只是给我看看,我还没签名,然后她也没再提起了。


我这一问,美女老师才想起有这一回事,她说她那天就交给那个烂老师,给他做参考。

我一听就知道没救了。

美女老师说完就连忙跑过去找那个烂老师。然后我就看到美女老师一脸震惊又哭笑不得,不知说了多少次的蛤?蛤?蛤?

我果然没有猜错——那个烂老师不止没有打好RBT的会议报告,还把美女老师打好的TMK会议报告弄丢了。

美女老师一脸惊呆地走回来跟我说:“他弄不见我的报告了。”然后拿出一个U盘,大概准备借给那个烂老师。

我阻止她。搞不好,这U盘借出去也不会再回来了。

我告诉她,其实我已经打好RBT的报告了,不需要那个烂老师做了。可是后来我才发现,出来报告,其实还有其他的书信文件要一起交上去。我只好跟美女老师借过来,准备自己改一改。

我已经不敢叫那个烂老师做任何东西,也不屑跟那个烂老师讲话了,我只好自己兼任主任与秘书。

事实上,连校方都不敢让他教导六年级的主课了,所以他每天就无所事事,不停刷手机,走来走去,买咖啡……薪水照拿,日子照样逍遥过。

我跟宝宝说,一个人只要够无赖够无耻就绝对天下无敌了。

宝宝非常赞同。

我又突发奇想,跟宝宝说:“不如我去跟校长打小报告,投诉这个烂人。”

宝宝很有智慧地说:“你投诉了之后,校长就会知道这个人是无能的人,然后就会把他的工作都交给你来做!”

说的也是。历年来都有那么多例子了。

宝宝接着有反问我:“校长那么严格,什么都要管,遇到这样的烂人,你说,她能怎样?”

对,遇到这样无耻的无赖老师,校长能怎样?

所以,我们的结论是——无耻就是无敌!





Wednesday, June 27, 2018

Sungai Sedim

Sungai Sedim在哪里?其實我也說不出來。秉著好奇去了一趟回來,我依然說不出它在哪裡。總之很遠很遠,駕車很久很久,經過無數的馬來鄉村才終於來到它的入口處。

幾個馬來人設了路障,搬了桌椅坐在路旁向人收錢,過路費汽車五塊錢,羅里和貨車十塊錢。他們很友善,教我們往上山的路駕去,說遊客不多。我付了錢,聽到那個濃妝艷抹的女人說:“車子好美!”

車子駕上狹窄的山路,如果有車下來,都不知道要怎樣相避。很快地就到達了山水區。由於忙著看手機,所以沒發現右邊有另一條路通往吊橋。
那兒遊客稀稀落落,都是馬來人,有一家人在戲水。我們走到石橋上看湍急的水流,橋上來了兩個騎摩托車的馬來少年。其中一個忽然就從橋上往水裡跳下去。
那個馬來人當然不是來尋短見,橋下剛好有個地方的水比較深,在這裡跳水應該是一件很刺激的事情。
我們看的人卻是心驚膽戰,幾乎被嚇到腳軟。那個馬來人跳下去之後就從另一邊爬上來了。我說他是英雄,他很高興。

另一邊有一條鐵橋通往住宿區。
這一間間坐山面河的房子似乎都空置已久,只看到尾端有一間有人走動,也不知道是有人租住還是管理員。
我找不到傳說中的吊橋,就問那個跳河的少年。原來就在離鐵橋不遠的地方。我們就步行上去,看到裡面原來有宿舍。
但我們很厲害地剛剛好在吊橋關閉的時間走到,所以看到了這樣的牌,就沒再走進去了。
聽說要上吊橋要付十塊錢。出了吊橋,那裡的告示牌也寫著可以划船、攀爬什麼的,也不知是真是假。

由於抵達的時間太遲,人也越來越少,所以我們就這樣走走看看了一陣子,就離開了。如果喜歡玩山水或者喜歡刺激,這裡應該是個不錯的地方,設備也算完善。只是,實在太遠了,竟然比Bukit Hijau還要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