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11, 2018

別人的秘密

放学后,帅哥来载我,我问他今天还有没有被老师当甘蔗一样来榨。他说一样除了必须代课和进行活动之外,还是继续被老师叫去挂灯笼,不过今天老师交给他一个case。

虽然他皱着眉头,可是我猜他应该是很高兴的,这根本就是他去实习的目的。

我随口问他,是什么事情。他笑着小声说:不可以说。

我看他的表情,以为是遇到很有趣的case,想要吊我胃口,所以又问他:“很有趣的事情?说啦!”

他这才认真的说:“我们不可以说给别人听的。”

我也这才想起,他是去当辅导员的,哪里可以把“顾客”的事情说出来呢?

“对,不可以说的。”

可是为什么我的学校的训导老师老是把学生的事情当八卦新闻到处去讲?训导不是辅导的一部分吗?

帅哥是个守口如瓶的人,专长是聆听(他说是因为反应太慢),当辅导员绝对是正确的人选。

我跟他说:“不久你就会被搞大肚子了。”

就像那个看到国王有一对兔耳朵的理发师一样,知道人家那么多秘密,却又无法告诉任何人,憋着憋着,就把肚子给撑大了。

帅哥哈哈大笑。

“到时你只好在地上挖一个洞,把所有的秘密都讲给那个洞听!”

要不然,藏著一肚子別人的秘密,不得不聽卻又不可以說出來,多痛苦。

難怪江湖傳說,輔導老師都是不正常的,因為他們沒有挖洞的鋤頭……

Friday, December 29, 2017

层出不穷的ABC至XYZ

会议开始之前,旁边的老师问我:“诶,你知道昨天说的那个PSB是什么东西吗?我完全不知道是什么。”

我当然也不知道PSB是什么。后来我猜她说的是SKPMg2。不过我其实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样拼写。

应该是老师自我评估吧,我刚刚才知道g是gelombang,之前我还以为Mg代表镁,Mg2就代表镁分子……跟教学有什么关系呢?

教育局官员个个要开讲之前都说:一点点而已,一点点而已。

每个官都这样说,我只是给你做一点点工作而已,一个项目而已,一百个官都是每个丢来一个项目而已。

那时我们其实在玩手机,有些人甚至可能睡着了,除了身不由己不得不懂的副校长,大概没多少人知道那些ABC、DEF、GHIJ,KLMN……XYZ到底是什么东西。

教育局每年发明那么多有的没的东西来玩老师,那么多简称,除了负责的官员之外,谁会记得那些XYZ是什么屁?

我也没专心听,旁边的朋友一直小声说:为什么她要讲这么多?听到xian啊!

我想那些官员也是身不由己的。他们不讲这么多,你要他们的部门如何生存下去?

当时我忽然觉得我们老师实在太伟大了,我们每天做的100项工作里头,除了教书,其他99项都是为了让教育局其他部门可以继续生存下去,让一些官员可以平步青云,升官发财!

有老师这么伟大地让官员们踩着爬上去,教育局看来应该会继续壮大,再接再厉推出PQR、STUVW、CO2Fe3C4等等等等项目,反正我们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除了自觉很伟大之外,那时我也还是有点烦恼的——那些五花八门层出不穷的简称太多了,我实在不知道它们是什么,如果有官员捉到我来问,我根本一句也答不出来。

隔了一天,因为旁边的老师跟我说“我完全不知道是什么”,就让我释怀了——原来不止我一个人不知道,而且有人比我更加不知道,连名称也乱说一通。

而在官僚部门里奉行的是旧的不去,新的陆续会来!接下来在2018年,大家不知道的名称应该会越来越多,然后教育局可以举办猜字谜比赛让老师参加,优胜者可以获得全薪提早退休……

Monday, December 25, 2017

那些錢带来的快乐

这个假期有点废有点,连当红的韩国歌手都因忧郁症自杀身亡了……还是谈钱比较开心。

精打细算的帅哥像榨甘蔗一样把PTPTN的钱全挤进自己的口袋,又怕这些钱会不知不觉消失掉,就约我一起去银行开定期存款户头。

我们上次一起去这家银行开户头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想不到要经过三年,我们才有能力再次一起去存款……这钱怎么增长这么慢?

由于我原本的户头不是在这家分行开的,所以无法得到优惠利率,我只能得到比较低的普通利息。我才想起,其实我已经来过一次了,就是因为不能获得优惠利率所以后来才回到原本的银行去存款的。但为什么下意识里我还是宁愿选择比较低的利息在比较远的地方存款?

我让像浆糊一般的脑袋沉淀一下,终于清醒了一些——为了避开熟人、为了不要跟人家打招呼因为我没那么热情、为了不然人家摸清我的底,知道我这么穷!

存了錢,我发现帅哥依然握着环保袋。我想我应该要对眼前的事物表现一点点好奇,这才问他,里头装了什么。

他说是硬币。原本是要带去存入户头的,但职员告诉他,必须先把硬币分类才能。我叫他马上拿出来,我们就在旁边的小桌子上分类。结果一倒出来才发现他早已分类打包注明数目。所以他又去拿了个号码,准备存入户头。

这次又不成功。职员告诉他,由于机器太旧了,无法计算,所以不能接受他的硬币存款,还提议我们到附近的分行去。

不能接受硬币存款,早说啦!

我说我们就去那另一家分行存款,再不成功就到帅哥家附近的小贩街去沿街询问。帅哥说不如我们先去吃laksa顺便问看那个卖laksa的人要不要换。

我们去了一个有“绵羊”的地方吃laksa。

我们一边观赏“绵羊”一边聊天。跟帅哥聊天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因为他有一双会聆听的耳朵

你能够找到一个愿意听完你要说的话,不急着插嘴、不急着否定你的感受推翻你的言论的人吗?

有些人甚至还没等你说完就用尖锐的声音打断你的话、自己大发伟论强灌你的耳朵——就像坏掉的水龙头一样……

有些人一讲话,就像坏掉的水龙头一样稀里哗啦不能停止!

但事实上,我们想要寻找的是一双能够聆听的耳朵,但是连受过训练的医生也跟你说:你不要想那些负面的事情……shit!

吃饱付钱后,我就问老板要不要换硬币,就这样促成了第一次交换计划。帅哥到车上去拿硬币的时候,我假装问老板,这绵羊狗本来就是这样的颜色的吗?其实我是想问:这狗是不是因为没有冲凉才会变成这么脏?

我近距离都找不到它的眼睛在哪里!

告别了这只其实很干净只是颜色罕见也很可爱的贵宾狗之后,我就照原定计划带帅哥到他家附近的小贩街去沿街找人换硬币。

帅哥只敢向aunty下手。他们在交换钱的时候,一只粉红色的狗走过来……我一时以为是一头粉红猪!帅哥却有不同的想法,他问我:“你是想要去防虐畜协会投诉是吗?”

过后我又帮帅哥问了鸡饭摊老板,终于成功让帅哥把所有的硬币换成纸钞,我们也不必到银行去了。帅哥握着钞票,心中的快乐指数大概也升了无数级了。

我陪着他到处去换钱,他并没有把钱分给我一些,但我也跟他一样,快乐指数升高了很多。
或者我将来可以当他的经理人……



Monday, November 13, 2017

爱的反面

周会的时候我发现猴子没在礼堂里。别人不在我可能不会发现,但他pattern太多,我很讨厌他,我说他是猴子,他一不在就可以察觉到了。

猴子来自单亲家庭,从小跟着父亲、爷爷奶奶生活。他的父亲应该也不是什么好货色,打零工、低收入,当然也不会关心孩子。我只见过猴子的父亲,只听过他单方面告诉我的故事……

猴子原本一直很盼望见到他的妈妈,四年级和五年级的时候,他的妈妈曾经偷来学校旁门外找他,他开心得不到了。今年,忽然就听到他说他和哥哥要去跟妈妈一起住了。那时他充满了憧憬。

我不以为然,因为他们其实是搬去跟他们的阿姨住,他的妈妈已经有新的家庭,并生了个弟弟,她无法把猴子和他的哥哥接回去一起住。但她每天都去看孩子,督促他们做功课。

刚开始的第一个星期,某天,猴子的父亲忽然来到学校,猴子一看到他的父亲,竟然害怕到跑来找我寻求庇护,他以为他的父亲是要来把他带回去的。

他的父亲走过来找我,告诉我说他只是来确定一下,他的孩子有没有来学校上课。然后就向我抱怨,说猴子的阿姨是个酒鬼,整天宿醉,又跟我说猴子的妈妈跟他离婚的时候得到孩子的抚养权,却又不要孩子,一两个月后就把孩子送回来给他,只带着个小女儿,也不让他跟女儿见面……然后又说现在他把两个儿子交还给她了,她就马上要他们跟父亲这一边的家庭断绝往来blah blah blah……

过了两个月左右,猴子跟他的哥哥又回到他的爷爷奶奶身边。猴子的父亲来领成绩册的时候气冲冲地跟我说:“你看,我就知道她的pattern,现在她又不要孩子了,把孩子赶回来,还说跟他们断绝来往!”

我当时心想:想象与现实落差那么大,换做我是他们的妈妈,我也落荒而逃!

我当然不会说出来,我只是跟他说:“现在他们只有爸爸,你应该要给他们更多的爱。”

过后我好像也没再跟他见过面了。我也认为猴子的妈妈被猴子的劣性吓跑了。

今天,我终于见到猴子的妈妈。

原来猴子在礼堂外面,跟他的妈妈在一起。训导主任也在。训导主任一直跟我说他们母子很难见到面。我一听“很难见到面”就很生气。我把训导主任赶走。

猴子跟他的妈妈长得实在很相像。我第一次跟猴子的妈妈见面,我的脸色应该很难看,所以她起初也很有敌意。

我责问她,为什么明明带回孩子了,却又不要他们。她说不是她不要孩子,而是孩子不要她了!是他们自己决定要搬回去跟爷爷奶奶住,因为妈妈管太严了。

我向她求证一些事情,她一直耸肩,一副不置可否、随他去说的表情,我不客气地指责她态度不好,我很难跟她谈下去。

她这才开始改变态度,渐渐说了很多事情……

其实我没问,我也不想知道别人的黑色爱情故事,都于事无补。

但她忍不住说了:年少无知就结婚,大着肚子也被打……丈夫懒惰不做工,喜欢喝酒、赌博、吃软性毒品……穷得连饭也没有得吃……诬赖妻子跟别的男人私通,说所有的孩子都不是他的……还曾被脱光衣服推出门外……娘家的人都被恐吓……
报案书一大叠……

我拿出纸巾给她擦眼泪。

她继续说:“他用我的名字去买车,我到现在还在供着那辆车……离婚的时候,他要我付钱才可以得到孩子,一个孩子一万块钱……”

以前她不敢来见孩子因为孩子跟她见面,回家就会被毒打。但她偷偷来看孩子的时候,孩子会开心地飞奔过去。但今天她来找孩子,也就是我眼中的猴子,竟然换来孩子的冷待,猴子根本就是一副不愿见到妈妈的表情!

我挪一挪我的身体,跟她说:“现在我不是以老师的身份跟你说这句话,我衷心地劝告你——不要孩子!”

她说很多人都这样劝告她。

我无法违背我的心意,我还是要劝告她:“孩子会拖累你,你不要带着孩子,你只要久久给他们一些钱,买一些礼物给他们,他们就会认为这个妈妈很好了!”

而且现在是孩子不要妈妈了,妈妈还巴巴地跑来用热脸贴冷屁股干嘛?

我也不知道她真正的想法,也不知道有没有被这样心狠手辣的老师吓到——有老师这样敢敢说出来叫人家不要孩子的吗?

但他们的事实摆在眼前:以前见不到的时候,心里充满盼望与憧憬,住在一起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只是两方陈述的故事有点不一样,是不是中间有人说谎了呢?



Thursday, September 28, 2017

難忘的胖子

我一边画着纸样,一边埋怨帅哥:“我好累……以前你很帅,我看到也开心,也比较有心情做这些工作,现在你这么瘦,已经不帅了……”

已经变成牙签人的帅哥还是认为自己已经胖了。

我继续说:“我喜欢胖子……”

帅哥说:“难怪你一直说那个胖子!”

哪一个胖子?我想了一下,才知道他说的是昨天在银行里看到的胖子。

我跟帅哥说:对啊,我对他一见钟情,一见难忘 !

只差没一见发财而已。

我问帅哥,他的阔度应该有我的两倍大吧。帅哥说哪里只有两倍大?三倍也有。

那我之前说了他什么呢?我回想了一下。原来是帅哥自己先想起那个胖子的。

今天帅哥一来就说又忘了把硬币存入银行的事情。其实我们也不确定硬币能不能存入银行户头。我不以为然地说:“昨天在银行的时候你又不问?”

他说:“昨天都被那个人挡住了!”

银行里的询问柜台彻底被一个人巨大的身躯给挡住了!

昨天,我们进入银行,我凭着记忆,记得询问柜台就在右边,就想要去领取号码,但柜台被一个很宽阔的身躯挡着,我们无法确定那是询问柜台,因为柜台前的字都被遮住了。

那个人就站在那里填写表格,他的身躯是那么的巨大,大到柜台里的职员无法看到我,我一直站在那个巨大的身躯后面排队等候。

我其实有点生气的。写字台那么多,为什么要站在询问柜台填写表格呢?

有人越过我,站到巨人的旁边去跟柜台职员讲话,我才察觉我很笨,我应该站在巨人的旁边,职员才能看到我!

那个巨人对于自己给别人造成的不方便完全无动于衷,他继续在柜台前写写写,写了很久很久……

他的身躯是如此的巨大,完全遮住了整个柜台,如果不是因为最近才去过这家银行,我根本不会发现那儿有一个柜台,也就找不到领取号码的地方了。

巨人的表格似乎永远填不完,那个脸黑黑的职员也不知为何不善意地请他走到一旁的写字台去。

一直到我和帅哥离开那家银行,帅哥都依然不相信那个柜台是询问处,因为还是无法看到柜台前的字,我无法向他证实。

那个巨人还在那里写写写……或者他并不知道他给大家带来这么大的不方便,但询问处真的是填写表格的地方?

真是个难忘的鸟人胖子!



Wednesday, September 20, 2017

水痘野史

到中药店去不耻下问,想要知道有什么东西可以减轻水痘患者的痛苦。

药店老板说:吃羚羊啦!

幸好我有读过书也有看过报纸,知道他说的是羚羊角。

他走过一边,从架子里拿出一包东西来,里面有三种药材,我看不出那一团是羚羊……角,因为我读的书和报纸不够多,不知道羚羊角入药是刨成丝状的。
当然现在知道了。

我对中药都是半信半疑的,当然要问多多:“吃这东西有什么特别的功效?”

药店老板说:“吃羚羊让他凉啊,消热。”

凉和消热是什么意思?以前我们兄弟姐妹出水痘都是自生自灭,完全没有吃任何中药西药秘方偏方的,我们还不是自己好起来?

药店老板说:“以前和现在哪里一样?以前没有人告诉我们要吃这些东西啊!”

所以以前我们出水痘会自己好起来,现在不让药店老板赚钱就很难好起来?

我又问重点:能不能让病人快点好起来,或者减轻痛苦的?

老板说:“他喝了羚羊一个星期会慢慢好起来的。”

Shit!没有喝羚羊也是肯定一个星期后会慢慢好起来的啦!我又不是没出过水痘。

我只是希望有什么东西可以减轻出水痘的痛苦症状而已,又不是要买一吃就马上好起来的仙丹。你可以不要推荐安慰剂给我吗?

老板还是认为出水痘一定要喝那个羚羊角才会好起来,又继续说:“你给他喝三天,一个星期后水痘就慢慢消掉……”

我好奇问他一包多少钱。他说20块钱。所以买三包就要60块钱。

我马上把那包羚羊角丝放回去。60块钱买三包安慰剂?用这笔钱去看医生然后拿一瓶粉红色的止痒药水回来搽更实际一点。




Sunday, September 17, 2017

衣香鬢影之夜

某有钱友人忽然说给我一桌的票,让我呼朋唤友去参加珠宝秀的晚宴。那么忽然,去哪里呼唤那么多朋友?我马上想到帅哥一定会喜欢这样的活动,就想约他一起去。

帅哥竟然第一句说:“哈哈,有旗袍耶!”

害我一头雾水。原来帅哥注意到邀请卡上的Dress code是Best of Shanghai,觉得出席者应该要穿旗袍。

我虽然很愿意把我的旗袍借给帅哥穿,可是帅哥却原来还没回来,所以他就没机会穿旗袍出席珠宝秀的鸡尾酒会了。

就和家人一起去。去到酒店晚宴地点,只见一大堆印度人走入会场……噢,不,是一大堆穿着印度装的男男女女走入会场。

我有点疑惑,原来上海装就是印度装?我们没穿印度装会不会被拒于门外呢?

门口的几个人看了我的卡,说“哦,上海的”,然后问我是谁的名下的。原来里头分为三个区域:Bollywood, Hollywood和Shanghai。难怪有那么多“印度人”。我报上那有钱友人的名字,结果他们问来问去都问不出结果。

没有穿旗袍没关系,也是可以入场,但没有桌位就不能了。我们做好打算,是被整蛊的话,就下楼去,到对面的Komtar去购物算了。

但他们都很友善,还是让我们先进去坐。虽然我已经直接表明:“你看我这个样子就知道我是蒙查查被叫来这里的!”

当然最后也是联络上送票人,知道了自己应该要坐在那一桌了。

弟弟一坐下,就说:“大家的生活水深火热啊!”

表演开始前大家可以用桌上的筹码去靠近门口那一边的小小 casino赌一赌。老爸一听就很有兴趣了,我只好陪他去。弟弟当然就趁机拍下老师赌博的照片。

由于忙着赌博,过了很久我才发现那儿有鸡尾酒和小菜任拿。灯光昏暗,除了看得出侍者手上托着的是酒之外,其他的食物我根本看不清楚是什么,大概全是刺身吧。

不吃动物的人只好继续去赌博。走回座位的时候,看到江梦蕾小姐在自拍。我才知道原来之前弟弟一直问我的“那个是不是明星”原来是说她。

表演节目要开始了,主持人不停地催大家离开“赌场”来就座,催了很多次。老爸也是很久才回到座位。我怀疑他是最后一个离开赌场的人。他拿着一袋已经换了颜色的筹码回来,说是最后赢了。

主菜也出场了,是龙虾!大家一边吃龙虾,一边看模特儿戴着价值不菲的钻石首饰走秀,实在是民不聊生啊!


看了舞蹈表演和钻石秀和内衣秀,又见识了拍卖收藏品做慈善的“秀”。不过我的双眼总是无法控制地飘过去另一边偷看那个穿金色晚装、差不多放出整粒球的美女富太。

长那么美,那么有钱 ,还需要像欢场女子一样把衣服穿得那么暴露,让两个乳房都跳出来吸引别人的目光?

实在不能理解!

接着又有来宾献唱,跳舞……身为有钱人,好像一定要会跳舞,而且最好会跳国标舞,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露很多肉却不会被人骂又可以赢得掌声。


主持人时不时走来走去,忽然就走过来我们这边,跟老爸说:“桌上这些红酒你们可以拿回去的。”

每张桌子上都放着十瓶红酒。为了冒充有钱人,我跟老爸说我们不要拿。

有钱人哪会贪图那几瓶红酒的?我们要演全套。

不过我们让侄儿用筹码去换了两瓶红酒当然是要带回家。

主菜吃完就没有其他食物了,幸好我把大家的萝卜和番茄都吃完,要不然等到上甜品之前我已经饿昏了。

前菜不能吃,主菜也不能吃的人,活该饿死!


节目结束后是自由跳舞的时间,很多人都涌到舞池去。这时候更是深深地领悟到要成为有钱人,会跳舞真是基本条件啊!


我们在近11点离开那儿,大家依然穿金戴银地载歌载舞,不亦乐乎。可见大家都生活是多么地水深火热啊!





Sunday, September 3, 2017

对不起的身材

我们陪大头到Puchong看了房子之后就到弟弟家去。大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弟弟,我就跟弟弟说:“这是我的学生,他要怎样称呼你?叫uncle?”

弟弟跟大头说:“你今晚住在这里是吗?你自己看着办啦!”

这样的潜台词应该就是说:你敢叫我uncle,今晚你就睡马路了!

弟弟大概看不出一副大叔模样的大头其实只是个初出茅庐的社会新鲜人。为了避免睡马路,大头只好叫大哥。

晚上,妹夫来了,他看到大头就装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问他:“你是谁?”

大头说:“我是老师的学生。”

妹夫又继续审问他:“你来做什么?”

我们还没对“我是老师的学生”这个答案笑完,就没听清楚大头说了什么。

后来妹夫一听恶少说某天要去Sunway找朋友,就说:“什么,你要去sunway?你去做什么?那边全部都是鸡!”

我们立刻取笑大头,因为他刚刚去看,打算要买的房子就在Sunway。妹夫看看大头,确认大头不是鸡,就接下去说:“不是鸡就是人妖!”

大头无缘无故中了那么多枪,我们都要笑倒了,妹夫还是一副没有表情的鱼脸。大头没被吓傻,肯定心脏很强。

第二天早上,我们送大头去坐火车回去Puchong之后,回到弟弟家。阿姨听到我跟阿输说大头最后决定坐火车,阿姨很惊讶地问:“什么?那个是大头?”

我们说是。阿姨还是不相信,又再问一次:“那个真的是大头?”

我们再次说是,阿姨大概震撼很大,竟然问了第三次。

我也好奇,阿姨怎么会认识大头,会不会是搞错人了。阿姨说:“知道,他以前在辣椒酱工厂做过工的。”

虽然不很正确,但也离事实不远了。可以确定阿姨真的见过大头。

阿姨接下去说:“他以前很好看,很的喔!”

阿姨那副受到惊吓的表情一直无法恢复正常。我和阿输也笑到无法恢复正常。

岁月是一把杀猪刀,阿姨不知道吗?大头那身材回不去了!

我立刻发了信息告诉大头。大头说:“跟她说sorry loh!”

Sorry有用吗?阿姨都被吓成这个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