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7, 2018

Sungai Sedim

Sungai Sedim在哪里?其實我也說不出來。秉著好奇去了一趟回來,我依然說不出它在哪裡。總之很遠很遠,駕車很久很久,經過無數的馬來鄉村才終於來到它的入口處。

幾個馬來人設了路障,搬了桌椅坐在路旁向人收錢,過路費汽車五塊錢,羅里和貨車十塊錢。他們很友善,教我們往上山的路駕去,說遊客不多。我付了錢,聽到那個濃妝艷抹的女人說:“車子好美!”

車子駕上狹窄的山路,如果有車下來,都不知道要怎樣相避。很快地就到達了山水區。由於忙著看手機,所以沒發現右邊有另一條路通往吊橋。
那兒遊客稀稀落落,都是馬來人,有一家人在戲水。我們走到石橋上看湍急的水流,橋上來了兩個騎摩托車的馬來少年。其中一個忽然就從橋上往水裡跳下去。
那個馬來人當然不是來尋短見,橋下剛好有個地方的水比較深,在這裡跳水應該是一件很刺激的事情。
我們看的人卻是心驚膽戰,幾乎被嚇到腳軟。那個馬來人跳下去之後就從另一邊爬上來了。我說他是英雄,他很高興。

另一邊有一條鐵橋通往住宿區。
這一間間坐山面河的房子似乎都空置已久,只看到尾端有一間有人走動,也不知道是有人租住還是管理員。
我找不到傳說中的吊橋,就問那個跳河的少年。原來就在離鐵橋不遠的地方。我們就步行上去,看到裡面原來有宿舍。
但我們很厲害地剛剛好在吊橋關閉的時間走到,所以看到了這樣的牌,就沒再走進去了。
聽說要上吊橋要付十塊錢。出了吊橋,那裡的告示牌也寫著可以划船、攀爬什麼的,也不知是真是假。

由於抵達的時間太遲,人也越來越少,所以我們就這樣走走看看了一陣子,就離開了。如果喜歡玩山水或者喜歡刺激,這裡應該是個不錯的地方,設備也算完善。只是,實在太遠了,竟然比Bukit Hijau還要遠!


Thursday, June 14, 2018

搭乘渡輪?算了

天還沒亮就載妹妹去火車站,想著這麼早,可以過檳島去找>million女友一起去植物園晨運。由於很久沒搭渡輪了,而碼頭就在火車站旁邊,所以我就決定搭乘渡輪過海。

從火車站到渡輪碼頭大概只需要三分鐘的時間吧,可是等待渡輪的時間竟然是一個半小時!

抵達碼頭時,車龍不是很長。可是半小時之後,車子只前進了30米!這時竟然還有車子來插隊。大家等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連輔警也騎著摩托車出來巡邏了。插隊的車主被請出去重新排隊,其中一個竟然說他要倒退出去!擺明說謊。

其實如果不是因為車上有書看打發時間,我肯定轉出去,不會等了。這渡輪服務,簡直坑爹,渡輪因不能賺錢又減少了數量,港務局應該吃屎。

等了很久很久之後,車子才總算駛過收費站進入碼頭,然後又等等等等等,等到花兒也謝了,才總算可以登上渡輪。

車子進入渡輪之後,很多人涌到前方去。原來現在行人跟車子已經沒有間隔。渡輪到達對岸的時候,就反過來讓行人先下船。

我們很有幸地遇到一個不肯下船的印度小孩子,而他的父母又不願意抱起他走,大家只好等他用那短短的雙腿撞撞跌跌地走出渡輪。shit!那對父母應該跟港務局一起吃屎。

等到我終於跟>million女友見到面的時候,時間已經過了兩個小時。

經過這次驚嚇之後,我再也不敢搭乘渡輪了,嗚嗚……

这时我已經很餓了,所以我們決定先到植物園附近的餐館去吃早餐,结果卻吃了閉門羹。剛要開車走的時候,看到有人走到後方去,我以為那是trekking的路,就說走去看看。结果就發現了原來後面有一家風景優美的餐館——Garden Paradis。


算是小小驚喜。

我們就在這裡吃了自助早餐,一邊欣賞美景,一邊拼命自拍,忘掉搭渡輪的可怕經驗。

Saturday, June 9, 2018

如果有人要給你一輛車

做土地轉換代理人失敗之後,大王蛇老師轉行當陸路交通局代言人了。今天要教的是汽車轉換車主的手續。

如果你要給別人一輛車,你該怎麼做?當然是你必須至少要有一輛車。

如果有人要給你一輛車,你應該至少有一張身份證,我猜。

首先,這輛車必須經過PUSPAKOM的檢驗,由誰負責駕去都可以,但之前必須跟PUSPAKOM預約。

本代言人先打電話到Mak Mandin的PUSPAKOM去,那邊的職員說私人汽車必須到北賴的PUSPAKOM去檢驗,就給我一個電話號碼讓我打去。北賴的職員一聽電話就說:“你上網預約!”

這樣子被當球踢來踢去,肯定是政府部門沒錯了。

上網就上網。找到PUSPAKOM的網站沒什麼難度,註冊戶口也不難,可是要登入就吃閉門羹了,因為你必須去開你的電郵,激活你的戶口。

我沒有收到電郵,無法預約。

兩天後,傳說中的電郵依然沒收到。我心灰意冷地去到保險代理處,問老闆娘代理驗車的費用。她說一百八十塊錢。我想,應該也包括了驗車費用的三十塊錢。

我猶豫不決,老闆娘又說,如果想要自己把車駕去,她也可以幫忙上網預約,費用是二十塊錢。我依然猶豫不決,結果沒有成交。

第三天,電郵收到了。

所以,同志們,如果沒馬上收到PUSPAKOM的電郵,別灰心,他們需要三天delivery,請多多包涵。

然後我就把戶口激活了,填了一大堆資料,選了日期和時間,網上付了驗車費三十塊錢和不知什麼費用還是GST的幾塊錢,把文件打印出來。

當然這些工作這些錢,你可以自己做自己付,也可以交給對方做,讓對方去付錢。

到了約好的日期,就把車駕到PUSPAKOM去,呈交那張文件,然後就是等人家把車檢查好,把報告拿回來。

北賴的PUSPAKOM只為私家車做檢驗,所以乾乾淨淨,在那兒等也不必吸巴士羅里的黑煙,而且還有冷氣房可以休息玩手機,大家可以放心自己把車駕去檢驗,不必通過代理。

檢驗完畢過關后,就可以去JPJ辦理轉換車主的手續了。這次不能通過代理了。本代言人只能幫你填表格而已。

新舊車主都必須到JPJ去。填好表格申請轉名就可以了。為了方便,新車主可以預先買好汽車保險,這樣轉名手續一辦好就可以馬上更新路稅了。

就這樣,你就擁有了一輛車。

為了不必請假,本代言人強力推薦大家到吉打州的JPJ去,因為那兒星期日照常營業,本代言人也有時間幫你填表格。


Tuesday, June 5, 2018

Tuesday blue

学生进行绘画比赛,不能进行工艺活动,只能在课室看他们画画。

6 Hantu班有好几个hantu,今天全坐在一起,出乎意料地很认真的在画画,连最令人讨厌的肌肉男也很认真地一笔一笔在画双峰塔。他们全都在画双峰塔,大概脑袋里也没其他东西了。

我觉得很意外,这些人能够坐在椅子上超过五分钟,已经很了不起了,还能画出那么工整的图画,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他们用铅笔画好后就开始涂上水彩。戏码开始上演了——他们一边涂颜色一边作弄对面的同学,我不听地听到投诉,实在很烦,只好走过去看。就看到了——

一片蓝色!
一切都是蓝色的。
背景和之前画得很好看的双峰塔全都变成了一片蓝色!

我觉得很可惜,不停地跟他们说双峰塔应该是灰白色的。

他们说他们没有灰色。蓝色的双峰塔,蓝色的一切依然是蓝色的。

最后,谜底终于揭开了——“老师,只有蓝色...”

正确来说,只有蓝色颜料够大家一起用。

Sunday, May 13, 2018

土地公的喃喃自语

大选与神与丧尸的故事看到要吐了,就来看看土地的故事吧。

如果有一天,你那个大地主老爸想要把其中一部分的土地,即是说把你的屋子所占据的土地范围转到你的名下,送给你,就是所谓的pecah lot。那么,你该怎么做呢?

你可以傻傻地先去土地局问。他们就会告诉你,你得先申请把你的名字加入地契里。

他们可能没告诉你,这是因为要申请pecah lot,你本身一定要是其中一个地主!

所以你就要填写表格,把你的名字加入地契里,当然也别忘了填写你的老爸的名字,除非你故意要欺骗他。

填好申请表格,所有的地主(就是你跟你老爸)在土地局官员面前签了名之后,他们就会指示你到内陆税收局去呈交其中的一部分表格。

土地局和内陆税收局的官员都可能没告诉你,你的好戏在后头!

内陆税收局处理了你的申请之后,会叫你等一个月,然后他们会打电话给你又寄信给你,叫你去付钱。这时候,你会被吓出一身冷汗了。

如果你老爸那整块地很大,你忽然就变成一个大地主了,你就得付一大笔印花税,应该是那块土地的市价的1%吧!虽然你得到的只是整块地里面的一块小小的屋地!

然后因为你老爸从不曾听过什么是印花税,因为之前他卖掉土地印花税都是对方付的,他在不知道有印花税的存在的时候就很大方地跟你说一切费用他会支付,结果现在他就惊呆了。

而你去付印花税的时候,竟然发现原来因为没涉及买卖只是你老爸免费送了一块地给你,所以印花税只需付一半。你的冷汗就没流那么多了。

然后你就得去银行买bank draft来付印花税。付了印花税之后,你就应该要快快把那张收据复印起来才拿到土地局去。

你的噩梦还买结束。土地局又要跟你收另外一笔钱——土地重新注册费。如果你老爸那整块地很大,这笔钱当然也不小。你准备在还没得到你那一小块屋地之前就先破产吧!

你托住那快要掉下来的下巴无可奈何地付了钱之后,土地局就会把原本的地契(只有你老爸一个人的名字的那张)和你从内陆税收局拿过来证明你已经付了巨款印花税的收据一并没收,然后跟你说:一个星期后来拿新的地契。

这时你手中只有一张土地注册费的收据而已,你再也没有其他文件证明那块地是你老爸的地了,你也无法想你的老爸证明你已经付了那笔巨额印花税。所以我提醒你要快快复印起来。

大概五天,你就可以收到信,叫你去领取新的地契了。新的地契里有两个人的名字了,你老爸和你。你是其中一个地主了。

但说好的pecah lot呢?你老爸大发雷霆,说他要的是一人一张地契,不是要这样的假货。他说你在骗他的地。你百口莫辩。

你告诉他一百次一千次:我必须先把名字加进去成为其中一个地主之后才有资格pecah lot。接下来我们就必须自己去找量地官来量地才能pecah lot。一切手续就交由量地官去处理。这又是一笔费用,依据切割土地的数量,切割越多块土地费用越高。

你老爸已经把你归类为骗子,你说什么都是谎言了。他说:“你去找人量你自己的,我自己找人量我的!我宁愿给别人赚我二三十千!”

已经约好的量地官怎么办?你简直要发疯了。

其实我要说什么呢?

我要说的是——

一。如果有人忽然要送你一大块土地,你也未必有能力付印花税

二。如果你不急着要这块地,就索性等你老爸死掉之后才去争遗产吧,反正马来西亚已经取消遗产税。

三。如果你不是那个得到土地的人,你不要自告奋勇出钱出力帮他们处理这些事情。

Wednesday, February 21, 2018

新年快乐

这个年……終於越來越懶惰看得開,連大掃除也免了。

13号那天放学后才去买做杏仁饼的材料。阴阳怪气的老板娘说:“这么迟了你才要做年饼?”

有关系吗?她说,这时候应该是很忙,忙着大扫除。

我偏要做年饼啊,给你赚钱还要讲这么多。我霸气地跟她说:“我的家这么干净,哪需要大扫除?”

然后我就问她那个娘娘腔的老公有没有大扫除。他不好意思地说他也是没有大扫除。

那我又何需大扫除?

所以13号那天我就和帅哥临时抱佛脚一起做杏仁饼。

接下来就是情人节,学校还有上课,所以做了巧克力送給小朋友吃,希望接下來的三年大家相親相愛,讓大家的日子好過一些。

好不容易才挨到放學……

放學後約了大頭,說好賣黃牛票給他,並且請他吃飯。去到那家我們倆人都說不知道在什麼地方的餐館,才發現原來我們都來過了。可見在這民不聊生的年頭,這種高檔餐館如雨後春筍到處林立,吃客們根本分不清哪一家是哪一家。

雖然是情人節,可是在這樣高消費的餐館里,我們看到的是一大群中學生進進出出,為朋友慶祝生日。

真是水深火熱,民不聊生!

聊著聊著,大頭說起他有一個朋友的想法很負面。然後他就開始發表自己的意見……然後我也開始發表自的意見……
一個人最大的惡意,就是把自己的理解強加於別人,把所有的結果理所當然用自己的過程來解釋,并一直認為自己是正確的

幸好說到最後我們沒有大打出手。我順利記起把黃牛票賣給他,拿回一些錢。他後來想起約了家人,竟然匆匆忙忙站起來拿了賬單就走掉。

然後當然就被我罵——竟然有這樣的人,自己跑掉沒有理會同伴的?

他說:“我就是要搶在你之前去付賬啊!還要給你罵!”

哈,是这样吗?這樣我就省下了一筆錢,還賣了一張火車票,真谢谢他。可惜的是柜台上的玫瑰花不肯賣,要不然这个情人节我就收到一朵玫瑰花了。

回家途中,我想到之前跟帥哥說好的,如果巧克力還有剩就轉送給他,所以就打電話給他。他剛好去老人院送紅包,結果我就糊里糊塗答應把原本請客吃飯的錢轉捐給老人院了。

然後又忘記還他,所以无意间就欠他錢欠過年了😓,真失算。

晚上,我們跟阿富約好去他們的豪宅游泳慶祝情人節,正確來說就是單身狗的情人節。大頭比我們遲出發,也沒去過,阿富就發了地點給他。

但因為是新的住區,谷歌上沒顯示,所以阿富就隨便發了個鄰近的地點給大頭,完全没告诉大头我们真正的所在地!

真是個不簡單的考驗!大頭能找到這個地方真不簡單,可見頭那麼大,是有一定的智慧的。

除夕當天倒是有點不一樣,但其實也沒什麼分別……

大年初一,小魔女、阿富、大頭和喂P改變計劃提早一天來拜年。所以我們就熱熱鬧鬧地玩了一個下午。小魔女又有新食品給我們當白老鼠——韓國煎餅。
其實我也不知道韓國煎餅長什麼樣子,總之她說要用什麼材料我就準備什麼材料。而她煎出來的東西到底是不是韓國煎餅,我們也沒去求證,直接放進嘴裡就是了。

小魔女說:“這班小孩子真好,不管做什麼給他們吃,他們都吃掉的。”

這班小孩子——哈——哈——哈——

而大頭似乎完全沒有幫忙,只顧著彈鋼琴,擾亂人心,有時候還自彈自唱樂在其中。可惜的是這個鋼琴王子有點大份……

大家糊里糊塗地就把傳說中的韓國煎餅吃完,然後有人就開始玩電腦遊戲,我們就開始談政治……而我們要看的戲還有五分鐘就開始了……

所以談到興起還沒大打出手之前,我們就得匆匆忙忙趕著出門去看戲,而喂P和大頭就先回家去吃真正的團圓飯。原來喂P早上才抵達家門,下午就來這裡了,他們家的團圓飯還沒真正開始。

為了看美女,我們買了西遊記·女兒國的戲票,我們趕到戲院的時間剛剛好。然後……我猜小魔女大概在戲院里睡了好幾回。

回到家還有炸雞吃。

所以年初一過得好開心。

然後……就過完年了。

Tuesday, January 30, 2018

还有一半

我给六年级的学生制作三文治,某天轮到精英班了。女生们都很认真地在做,不但带了各种各样的三文治材料,还带了其他的食物来享受,完全乖离主题。

寥寥无几的男生却因为材料被打翻了,只能随随便便在面包上涂面包油蒙混过关。我走到后面去,发现其中一个男生正掏出钱来强迫一个女生把材料卖给他。我跟他说不可以在课室里做金钱交易,他没理我。那些女生也没理他。

坐在老师桌子前面的女生给了我三文治、意大利面、寿司、鲜奶……还要强迫我跟她们一起吃谷粮。

怎么可以这样?我是很认真给她们做功课——制作三文治的!结果害我也吃得那么饱。

后来,坐在后方的女生拿了一盘三文治给我,说是做给我的,盘子上还有一条煎得很美的香肠。我不舍得吃,想着这些食物可以留着放学后跟帅哥一起吃,就解决了我们两个人的午餐了。我就把那盘三文治和香肠放在桌上。

过了一段时间,当我走到后面去检查和记分的时候,前面的学生忽然说:“老师,XX吃掉你的香肠了!”

我还来不及反应,又有人说:“老师,刚才XX走过来用刀把你的香肠切断吃掉了!”

我走过去看,香肠真的只剩下半条。我错愕了一下子——学生抢劫老师的食物?人生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真有点回不过神来。

我把那个男生叫过来,原来就是那个金钱交易男。我问他为什么要抢我的香肠。他说:“因为我想吃。”

我指责他不应该抢老师的食物,他一直说:“因为我没有,我很想吃。”

别的学生想要吃老师的东西会开口跟老师要,他则是直接拿一把刀过来抢劫的!真是奇葩。

他完全不认为这样做是错的。我很生气,就跟他说:“你不用再做了,就跟我去办公室罚站好了。”

然后我一转身就忘记了我讲的话。

放学后,我在办公室做拉拉杂杂的工作,忽然金钱交易男被他班上的女生带来交给我。我都不想要见到他。女生说是我叫他来办公室站的。哈!

我一看到金钱交易男就生气,怎么精英班有人品这么差的学生?

既然他都来了,我又不开心了,我就继续追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至少道个歉吧?

才怪!

他说:“因为我没有,我想要吃……老师都还有一半。”

因为他只吃掉一半,没吃完全部,已经仁尽义至,所以他并没有错!

我张口结舌,惊呆了!

我问他:“噢,因为老师还有一半,所以你没有错,一切都是老师的错?”

金钱交易男说:“老师真的是还有一半啊!”

我要精神错乱了。“因为老师还有一半的香肠,所以是老师的错,你叫你的爸爸妈妈来,我要跟他们道歉,倒茶给他们喝,跟他们认错。”

金钱交易男说:“我不知道他们的电话号码。老师还有一半香肠是事实!”

我反正还要等帅哥来载我,就继续跟他消磨时间:“所以,因为老师还有一半的香肠,你是没有错的?”

他说:“老师真的有一半啊,一半的香肠是真实存在的!”

哈——哈——哈——

所以他强抢老师的香肠是没有错的,因为老师还有一半真实存在的香肠可以吃。

真是精英班的奇葩。

后来帅哥来了,同事一看到他就警告他:你要小心,那个大王蛇火很大,学生偷吃了她的食物。

结果我去弄热意大利面的时候,剩下一半的香肠又被帅哥迅雷不及掩耳地吃掉了。

早知如此,那个金钱交易男就交给帅哥去辅导好了,直接双赢。

这个故事教训我们,感觉好吃的东西马上吃掉吧!

Thursday, January 11, 2018

別人的秘密

放学后,帅哥来载我,我问他今天还有没有被老师当甘蔗一样来榨。他说一样除了必须代课和进行活动之外,还是继续被老师叫去挂灯笼,不过今天老师交给他一个case。

虽然他皱着眉头,可是我猜他应该是很高兴的,这根本就是他去实习的目的。

我随口问他,是什么事情。他笑着小声说:不可以说。

我看他的表情,以为是遇到很有趣的case,想要吊我胃口,所以又问他:“很有趣的事情?说啦!”

他这才认真的说:“我们不可以说给别人听的。”

我也这才想起,他是去当辅导员的,哪里可以把“顾客”的事情说出来呢?

“对,不可以说的。”

可是为什么我的学校的训导老师老是把学生的事情当八卦新闻到处去讲?训导不是辅导的一部分吗?

帅哥是个守口如瓶的人,专长是聆听(他说是因为反应太慢),当辅导员绝对是正确的人选。

我跟他说:“不久你就会被搞大肚子了。”

就像那个看到国王有一对兔耳朵的理发师一样,知道人家那么多秘密,却又无法告诉任何人,憋着憋着,就把肚子给撑大了。

帅哥哈哈大笑。

“到时你只好在地上挖一个洞,把所有的秘密都讲给那个洞听!”

要不然,藏著一肚子別人的秘密,不得不聽卻又不可以說出來,多痛苦。

難怪江湖傳說,輔導老師都是不正常的,因為他們沒有挖洞的鋤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