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30, 2017

断舍离

朋友说最近她在看断舍离的书。我还以为断舍离是一个作者的名字。

她说她要学习这三样东西:断、舍、离。她的姐姐劝她丢掉一切没用的东西,不要再购物,衣服也留下五件就够了。

我当时不明白什么是断舍离的概念,她解释的也不正确,所以我就很不以为然——现在还活着,肉身还在,钱又有,喜欢的东西又不买,难道等死了才来买?

她听了也是觉得好像不妥,钱赚这么多,喜欢的东西又不可以买,真有意义吗?

但“舍”我倒是很赞同的。没用的东西一定要扔掉!

朋友就是那种这个不舍得丢那个不舍得扔的人,家里有很多杂物。

她说:“我认为那些东西还可以用。”所以有一次她收拾屋子,找到四个电饭锅。现在她知道她有六个电饭锅了。

她还收藏者很多碗碟餐具。我叫她丢掉。她说她想要给她的孩子,他们搬进新屋子的时候就可以拿去用了。

我想起我的壁橱里那十多年未开封的碗碟。我跟她说:“你的孩子搬新屋子的时候,他们一定很想要亲自买自己喜欢的碗碟来用,你却送他们你的碗碟,他们拿到之后用也不是,不用也不是,一定很为难。”

为什么你要送他们你自己喜欢的东西,而不是让他们自己去选购他们自己喜欢的东西呢?

她听了点点头,说:“对hor,让他们自己去买啦。”

不过,我想其实还没真正说服她。收集杂物旧物是一种癖好吧,哪有这么容易就改掉?

回到家,我依之前说好的,把学校送的礼物转送给她。

她又再三询问:“真的吗?你真的可以给我吗?”

我很讨厌婆婆妈妈。我反问她:“如果我不是真的要给你,你认为我会问你要不要吗?”

她立刻想到我的pattern,马上说好好好,接受了那个礼物,不再讲客套话。

当时我心里很好奇,为什么她总是这样客套,这样举棋不定,给她什么东西她都要问了又问:可以吗?真的可以给我吗?

难道她常常骗人,所以认为我也是在骗她?

但后来又想到,会不会是她每次给别人东西的时候,其实心里是万般不舍得的?所以认为我也会万般不舍?

但其实我就是那个断舍离…只是不会只留五件衣服那么变态。



Wednesday, May 10, 2017

貓的安樂死

猫的病情越来越严重,鼻子和脸都要烂掉了,虽然它还是活动自如,但不忍心让它慢慢死去,所以决定让它安乐死。

两个地方的兽医局都没提供安乐死服务,我和>million女友就把猫带到槟岛的SPCA去。

猫一如既往乖乖地坐在笼子里,SPCA的印裔女职员看了一阵子,说:“我只聽過这种疾病,没亲眼见过。”

现在她亲眼见证申克氏孢子絲菌Sporothrix schenckii发挥在猫身上的可怕威力了。

不过,虽然她没见过患上孢子丝菌疾病的猫,却看过被猫传染这种疾病的人!

她形容了一大堆:被猫咬……全身都被感染……很难医治……

而我,竟然还一直抱着希望,每天喂它吃药,跟它讲话,希望它会好起来,简直就是跟一个计时炸弹一起生活。

一会儿,SPCA的负责人也出现了。她先问我说是不是要用注射的方式。我以为这是最好的方式,立刻说是。若是注射,收费RM100,包括善后工作。而注射是由兽医来做的,我太迟送猫过去,所以必须等第二天才做。

另一种方式则是使用哥罗芳让猫昏迷,就像睡去一样慢慢死去。收费RM50。我和>million女友一听就觉得这个方式比较好,所以就决定选择这种方式,让猫没痛苦地离开这个世界。

而她们竟然也是觉得用哥罗芳昏迷的方式比较好,因为猫的血管比较难找到,要注射很难。既然如此,都不明白为什么还要我们做选择。难道我们会多付一倍的钱让我们的猫在临死前被扎一针,多受一点苦?

我进去办公室里付钱,那个负责人又叽里咕噜地讲了一大堆,埋怨兽医为什么不肯跟我的猫做安乐死。她觉得兽医很不负责任,为了多赚一点钱,就不让我的猫安乐死。

我的猫,患上了这样的病,其实就是非死不可,绝对不可以拖延的!

她愤愤不平地说了一大堆,都是在指责这里的兽医为何不肯进行安乐死。

她说:“他们应该尊重饲主的意愿!”

我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反正一切都已经无补于事,猫也送到这里来了,它和我们的缘分也已经完了。

我走到外面去跟猫道别。它依然乖乖地坐在笼子里看我。来的时候,我跟它说:“我要带你去天堂了。”它就静静地坐在我的旁边看我处理那个要关住它,送它去天堂的笼子。

这么乖的猫,偏偏没有福气当我们的宠物。

我走出去,把门关起来的时候,其实就偷偷哭了。

Wednesday, May 3, 2017

从千层蛋糕到香蕉蛋糕

跟帅哥说好要做千层蛋糕给他的,今天想先试试看做一个,就到店里去买材料。

我看到有低筋面粉,想确认,就问老板娘千层蛋糕是不是用低筋面粉来做。老板娘一听到我说千层蛋糕,就露出“不要啦”的表情,想了想才说是。我又明知故问:做蛋糕也是用低筋面粉?

老板娘阴阳怪气罗哩罗嗦的病又发作了。她说:“对啊,这就是做蛋糕的面粉啊,台湾人都是用这个来做蛋糕的。他们不知道自发面粉的,自发面粉只有马来西亚有而已,他们不会自发面粉的blah blah blah......”

我又不耻下问:那么自发面粉是什么粉?

老板娘说:“自发面粉......就是自发面粉咯!”

说了等于没有说。

我只好转身研究冰箱里的鲜奶油。动物性的鲜奶油实在是贵到买不下手,而且用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只有一个星期的寿命,几乎是白白浪费掉,之前帅哥已经以身试法了,所以我一直犹豫不决,不知道要不要买比较便宜的植物性奶油。

老板娘又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大堆模棱两可的话,我都不知道要如何做选择。她忽然说要介绍另一个牌子的植物性奶油,说更加好吃。

她走到前面,从冰箱拿出一盒奶油,说:“其实千层蛋糕只是靠这个东西调味而已,它本身是没有味道的,又硬硬的,韧韧的.....”

哈哈,完全说中我对千层蛋糕的印象——很难吃啊!

我要做纯粹是因为好奇:为什么会有人喜欢吃这样的东西?

老板娘接着又说:“你要做千层蛋糕要有心理准备,要站很久 ..... ”

她那个语气和表情,根本就是在说:你xiao liao啊?要做千层蛋糕?

我立刻把那盒奶油放回冰箱里。我决定了——不做了!

但我还是一定要做一个蛋糕。想起冰箱里的香蕉,所以就做了一个蒸香蕉蛋糕。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香蕉蛋糕会长这个样子。切了几片之后还发现塑料刀竟然弯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