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26, 2009

朝拜

人龙那么长,是员外派米吗?
原来是来到了“车厢”胜地,不但没米派,反过来大家还得排队等着进去派钞票。真是皮痒肉贱!对这些金主取笑一番,还拿出相机来偷拍一轮后才大笑三声才离开。

得意不了几分钟,就接到命令,要我们到此胜地去血拼。Oh My God,现眼报!

进入“车厢”,眼睛很忙,手当然也没有空,忙着托住时时差点掉下来的下巴。当然也大开眼界,看到某崛起大国的高级知识分子师奶是如何扶老携幼到高档店里去血拼的:年轻妈妈忙着选包包,站在一旁的小小孩子握着一个六七百块钱的肩包在抛玩,坐在推车里的婴儿抓着一个两百多块的钱包在啃咬,一旁站着个 笑眯眯在欣赏的陪客,完全没有人出言阻止两个无牙小鬼的恶行!

晕!

因为排队排了很久,所以要尽情发泄?还是因为富起来了,口袋里钞票大把,所以可以为所欲为?

过后谁会那么幸运,买下那沾了口水的幸运钱包?

Thursday, December 17, 2009

白痴吸尘机

角落的灰尘垃圾扫不出来,以为拿出吸尘机来就可以解决了。小巧可爱的手提吸尘机,真是中看不中用,再加上一个电器白痴来操作,唉!

接上电源,听到呼呼声, 应该是力量无穷吧?可是为什么连一颗纽扣一张纸屑都吸不上来呢?只好用手把地上的东西先拾起来。再试试看,原来竟然连灰尘也毫无动静。这东西到底是不是吸尘机?或是说要使用之前必须先把地上地下屋前屋后完全打扫干净兼把一切摆设抹到闪闪发亮,才可以开始吸尘?

幸好高科技人出现了。一试就说这东西根本没有操作,大概是肚子里装满了垃圾。打开来看,囊里什么都没有。所有的灰尘垃圾都塞在喉咙里,连蜘蛛网都卡在那儿,也就是说所有的垃圾不管大小,都无法抵达灰尘囊,全卡在喉管里。也就是说,要使用这台可爱的吸尘机之前,你必须先把地上打扫干净,不可留下纽扣绿豆钞票;你也必须先把天花板的蜘蛛网刮掉,把蜘蛛赶走,只可以留下不会卡在它的咽喉的微小灰尘,这样你就可以开始吸尘,包你得到焕然一新的地板天花板。

真是白痴。

Monday, December 14, 2009

牛?马?

上山去看风景,
意外地看到山坡上黑白分明的“乳牛”。下山时,更加意外地发现“乳牛”竟然不是牛,而是马,黑白两色、看起来跟乳牛一样的马!惊讶地连照片也来不及拍下来。
是我们眼力差?知识浅薄?还是被另一边的牛群给误导了呢?

Saturday, December 12, 2009

有人说。。。

有人说:“放心,桃园机场很小而已,比槟城的机场还要小,你绝对不会迷路的。”

有人说:“桃园机场?小小的,都没有得按摩的!”

???

Saturday, November 28, 2009

自己饯行

又要出门去修行了。希望这一趟回来有所改变,变得更好。。。
先为自己饯行。
乌冬面,鸡扒饭。付钱时看一看收据,怎么收费跟菜单上标明的不一样?有些变便宜了,有些变贵了。想了一想,今天心情好,不找砸了。
然后拿书去还,顺便看看美若天仙的小魔女。还没到,就先想象会看到宏宏宏像一条虫一样地躺在床上。结果事实跟想象是毫无分别的,唯一的分别是:我想象这条虫在睡午觉(其实他也睡早觉、中午觉,黄昏觉,总之整天都在睡觉)他却躺着在玩手机。一边手就死抱着枕头不放,好像我们是枕头抢匪一样。
宏宏宏一听说我要出门了,就很高兴地唱歌:“跳飞机,跳飞机,跳到青草地。。。”还一边唱一边抱着枕头在床上滚来滚去。害我笑到差点从床上跌下去。

宏宏宏开金口唱儿歌,我当然要录下来以便日后可以勒索他。他却大喊:“要给版权费的!”然后就不肯再唱了,害我眼睁睁看着煮熟的鸭子飞走了。

小魔女打算去学游泳,宏宏宏却这样教导她:“你不用学的啦,这样以后你问你的男朋友,‘我和你妈妈一起掉进水,你要先救谁’时,他就没有借口说你会游泳不用救你了。像我这样,就不用救我妈妈,因为我妈妈会游泳。”

“那如果老师跟你的女朋友一起掉进水里,你要先救谁?”我当然要插一脚,看看这个宏宏宏会不会上当。

宏宏宏一脸得意地说:“两个都不救,你们两个都会游泳!”

哦?有人还一直说很无聊,没有女朋友,没有人要。现在离开露出马脚了。看,老师是狐狸,宏宏宏你还要多多学习。

离开他们家,又拿东西到西药房去给馒头慧。我说有点担心,因为没看到机票心不踏实。她问我:“如果每天晚上我打电话给你,你还在,就表示你被骗了,对吗?”

这丫头还来吓我。“明天我就不再开手机了,就算被骗,我也会躲起来,绝不开手机了!”

她说:“这样。。。一定有手信咯!”

手信?如果记得,应该有啦!

我会买给的。

我应该也会想的。。。


Friday, November 27, 2009

左脑右脑

致“最美丽的男童军”:

某LKK历史博士说华校是栽培copycat的,那么我就来当copycat,把你的电邮原文照抄,当作是回信好了。当我告诉你说我完全只用左脑思考时,你还半信半疑,现在你找到这样的文章,应该要相信了吧?来,让我们来复习一遍你寄来的电邮吧。来,跟老师念——


医学上,直到今年才证实了我们的右脑、左脑各司其职,而这即是[呜莎呜莎]性格诊断的主要依据。1981年,获诺贝尔奖的罗杰·贝瑞发现,右脑和左脑各有其不同的特性,此为一切的起源。 如今,我们已知右脑擅长直觉、想象、空间认知等能力;左脑的专长则在于语言、计算和分析等等。
我们可以从右脑、左脑的使用方式,看出一个人的习性(特征)。光是两手十指交握和双手交错抱胸这样的动作,即可让人一目了然。不论是你觉得难接近的人,或是心里十分在意的人,都会原形毕露。此外,你自己也是……如此,相信你的人际关系一定会愈来愈好

我已经完成了这两项测试。第一,我是个“莎”,接收信息时,优先使用左脑。
第二,我还是个“莎”,传达信息时还是优先使用左脑。
根据这种测试法,世界上只有四种人:鸣鸣人、鸣沙人、莎鸣人和莎莎人,真简单。然后再分成鸣鸣男、鸣鸣女、鸣沙男、鸣沙女。。。就变成八种人了,还是很简单。

我是莎莎女,所以——


我是个成熟干练的领导者(第一项就不准了)、架势十足的女丈夫、节约皇后、满脑子胡思乱想的女王陛下。

“接受和传递讯息皆由左脑执行、属于[莎莎]型的你,是女人中最有男人气概的类型。凡事都能条理分明地说出一篇大道理,让对手哑口无言。见到你迅速打败对手的英姿,周围的人甚至会肃然起敬。另一方面,身为女性的你绝不宽贷,更加深别人的敬畏心,还称呼你为钢铁之女”……
自尊心强,正义感也比常人多一倍,再加上辩才无碍、所向无敌,所以一旦成为自己的人,即是最值得依赖的对象;而若成为敌人,则是最棘手的类型。为人一本正经,又不会讨人欢心,偶尔还有点神经质,对人又冷淡,很容易让初次见面的人感觉难以相处。不过,[莎莎]女也有处世灵活的一面,若是考虑立场,认为展现女性本色较有利时,就会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判若两人,表现出一幅惹人怜爱的样子。
然明白在饮酒聚会上得大而化之,别太拘泥小节,但不会与人持续太久没有内容的谈话。由于讨厌冗长乏味的交谈,有时也会惹不住大发议论起来。虽然是女性,但 却善于说教和发表议论,并对听不懂自己谈话内容的人很冷淡。凡事追求完美,服装也讲究质量。由于此类型的人容易累积压力,让心情放松这件事也很重要。

工作:架势十足的女丈夫
类型的人架势十足,深受他人信赖;。总是积极向要得出正确的结论。因为充满干劲和毅力,而成为部门里举足轻重的要角,也是支撑公司的梁柱。具有对于无法认 同的事,会诚心诚意地与对方沟通,确实得出结论的男子气概。由于是个完美主义者,办公桌上总是整理的井井有条,连茶水间里的专署茶杯中都不留意丝茶垢。
正因如此,她很在意别人的缺点,常常忍不住提醒对方。一旦与自己意见相左,便故作冷静地写封措辞严厉的信诘难对方,小心做得太过分!在工作上,很重视自我满意度。影印纸的采购比上个月便宜了10元!这类没有人会注意的小事,却会让她大感兴奋。

金钱:节约皇后
在金钱方面,[莎莎]女作风稳健,总是按照计划用钱。每个月的支出和收入经常记在脑子里。一旦决定要存钱,便每个月一点一滴地存,就像例行公事一样,很可能不知不觉就存到了上千万元也说不定。只要没有超乎寻常的开销,存款肯定会持续增加。
她时时不忘捡便宜。例如在钱包里藏有各式各样的折价券,只在每周的特卖日才会大采购等等。不过那绝不表示她很小气,只是讨厌无谓的花费。想着如何减少浪费,会让她有种幸福感。
对于抑制很想要得东西会再三考虑,即使是下定决心要买的时候,还会找个奖励自己之类的理由,不然便买不下手。

恋爱:满脑子胡思乱想的女王陛下
[
莎莎]女凡事总是想太多,以至于裹足不前。明明还没开始交往,脑袋里便满是一堆妄想。比如说,不过是一起吃顿饭,便幻想着蜜月旅行的地点、要生几个孩子之类的事。
要展开追求之前,会向共同的朋友打探对方的身家背景,从外围进攻,写信还会打好几次草稿,对于模拟恋爱战略丝毫不敢大意。
但往往做着做着就累了,意兴阑珊,爱火熄灭。虽然事前做了诸多准备,但出乎意外地,有时为了一点小事她也会立刻放弃。
对于自己主动向对方表白抱持十分谨慎的态度,反而使得她无法招架别人直接的追求。
就算是跟自己喜欢的类型完全相反,也会不知不觉便接受对方。有时最后竟然还会确信此人即是我的真命天子
乍看之下似乎守身如玉,对性事却出乎意料地毫不防备,就算是一夜情,事后也不会留下纠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把欲望当做是在尽义务。
不过,一旦密切交往后,对享乐的要求就会变多,渐渐露出虐待狂的本性。若是找到最佳伴侣,便会死心塌地爱着那个人,反过来说,就是死缠着不放。

总之,我拥有世界上所有的人的所有的性格 。你呢?

Thursday, November 26, 2009

Tuesday, November 24, 2009

物物交换

有人好奇,“校长体罚老师”的学校到底是不是我的学校呢?光明日报不是已经画公仔画出肠来了吗?

我们的学校,老师的调职率超低,一日复一日,一年复一年,来来去去都是那些同样的面孔,看都看到腻了。没有人要离开,当然就没有人有机会进来了。所以,校长嘛——就如别的学校的老师看到的:“你们的校长真是好笑容。。。”

除了无法叫出我们的名字之外,到底还有什么不好呢?想了很久,也想不起来。“校长体罚老师”这样的事情有可能会在这里发生吗?反过来或者有可能。

新闻一出,大家看到“威南”两个字,就说是X群学校,说到好像身历其境一样。威南就只有那么一所华小?原来谣言就是这样传开的。然后走到食堂,小贩也来凑一脚。

当“被罚”的朋友告诉我们这件事的时候,我们虽然张大嘴巴不能置信,可是因为与我们无关,随后就忘了,也不放在心上。已经过了一两个月,才从报章上看到这则新闻,半million女友说:“这些报纸真讨厌,过了这么久的事情才挖来讲。他们没东西写了吗?”

的确很奇怪,事情已经过了那么久,才当新闻一样刊登出来?我们连具体内容都已经记不起来了。这样算是校长体罚老师吗?还是说校长侮辱老师?然后两所学校交换校长,问题就可以解决了?公共领域真奇怪。

我们没有跟别人交换校长,还是快点感恩吧。

Monday, November 23, 2009

失魂鸟

假期一来,又可以看到失魂鸟了。那几片反光度奇高的玻璃窗、玻璃门像魔镜一样,人站在那儿就以为里头有美女,鸟飞到那儿就以为里头有朋友,一只只前仆后继地去撞玻璃。

不知为什么,惨案都在早晨发生。是因为早上鸟儿们都还睡眼惺忪?

今天来的不是黄莺,也知是什么鸟。只听到“砰”一声,玻璃门震动了一下,一只失魂鸟就应声而倒,滚到摩托车底下去了。
失魂鸟晕了一阵子,不知是死是活,那个姿势看起来简直是被摩托车压死的样子。这样或许可以扳回一点面子,被摩托车压死怎样也比自己撞玻璃死壮烈多了。
一会儿,失魂鸟终于张开尖嘴大口喘气了。不久,头也可以抬起来了。不过,元气大伤的失魂鸟无法行动,只好任人鱼肉,拍下它的窘态。
养伤二十分钟,失魂鸟已经恢复元气,摇摇头、抖抖翅膀,又飞走了,只留下几根羽毛。

幸好直到今天,那些老鹰、猫头鹰都只喜欢站在电线杆上。

Sunday, November 22, 2009

寻寻觅觅,终于找到你了。连石头都要花钱买,真没天理。
可是,为什么是粉红色的?真ge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