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5, 2017

口吐青沫之夺命补肝

带猫去复诊的时候,它看起来已经康复了七七八八。这一次又花掉了百多块钱,拿了一包抗霉菌的药和一罐补肝的药丸。

临走前,第一次帮猫检查的兽医刚好走来。她蹲下来看了看猫,很开心地说:“喔,好很多了!”

我跟她说:“看,证据在这里,我并没有带它去人道毁灭。”

回到家,问题来了——要怎样给猫吃药丸?

我把那补肝的药丸塞入猫的口中,它立刻把药丸吐出来。我不屈不挠地塞了三次,它也不屈不挠地吐了三次。药丸越来越小,颜色越来越深——深绿色的药丸,看起来很恐怖!

我索性把药丸弄碎,混入罐头鱼肉里。

然后猫就很厉害地把鱼肉吃完,剩下一堆堆绿色的肉药混合物。

第二天、第三天,我把药丸压成粉,再混入罐头鱼肉中。猫还是很厉害地把药选出来。

第四天,我又出新招,把药丸压成粉,直接用茶匙倒入猫的口中,就像喂它吃抗霉菌的药粉一样。猫每次都把药粉吃掉,都不曾企图吐出来。

我以为我成功了,猫没本事吐出药粉吧?

当我洗了手出来时,已经看到满地都是青色的液体,猫正在口吐青沫……

它吐了很久,我也擦了很久。除了很烦恼,也很害怕。它的鼻涕里应该还带着霉菌孢子,很恐怖啊!

然后猫就失去了胃口,过后也不吃罐头鱼肉了,更不用说那个什么见鬼的补肝药。更糟糕的是猫鼻子上的霉菌感染恶化了,短短几天就变回第一次看医生之前的恐怖模样了!

真是见鬼的补肝神药!

我只好又把它隔离——看到它落寞的样子,实在是伤心,真是应该人道毁灭算了。

反正大概也是活不了多久,还补什么肝呢?所以就索性停药了。而猫看起来却又好像好了些……

都不知道那到底是补肝的还是补霉菌的药😓😓。

Thursday, April 20, 2017

蒙娜丽莎的眉毛

大喇叭跑过来跟一个老师说另一个老师没画眉毛所引发的故事,我存心添乱,就问她们:“你们知道蒙娜丽莎的眉毛是怎样的吗?”

她们似乎都对蒙娜丽莎的眉毛毫无印象。大家都只知道她那被炒作到犹如国王的新衣一般无人不晓的“神秘”笑容。


秀老师刚好走过来,我又故意考她:“你知道蒙娜丽莎的眉毛是什么形状的吗?”

秀老师起初说不知道,想了想又说:“翘翘的?”

她一边问一边用两根手指在自己的眉毛上比划,又问我:“这样翘翘的,对吗?”

她比的是鸥翅眉的形状。

我们哈哈大笑之后,我开盅了——蒙娜丽莎是没有眉毛的!

秀老师就问:“剃掉眉毛……不是会见到鬼的吗?”

我们倒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事情。原来剃掉眉毛是会见到鬼的,我们终于明白了蒙娜丽莎那神秘的微笑背后的原因了——她见到鬼了!

神婆老师忽然又说:“孩子不可以剃掉眉毛,会进风。”

我又长知识了——原来风会从孩子的眉毛的毛孔进入身体里去的。

蒙娜丽莎不知道是不是身体里进了风很痛的时候又看到鬼,所以才会笑到好像嘴巴抽筋那样。。

Tuesday, April 4, 2017

病猫🐱

一个多月前发现猫的鼻子肿了起来,加上它有一条腿好像受了伤,一拐一拐的,所以就认定了它是被夜猫咬伤了。

但这猫鼻子上的“伤”似乎一天一天的恶化,鼻子上的痂还越来越大,所以只好带去看兽医。
兽医一看,立刻说是fungus,然后支支吾吾地问我是不是用手抱过猫。

我当然是用手抱着猫把它塞入笼子里的。但那一刻感觉我必须把双手剁掉了……

兽医帮猫做了检查后肯定地是是真菌感染,Sporothrix。然后说:“它必须每天吃药,还要隔离三个月,这种病是会传染给人类的,所以你们要碰触它的时候一定要戴手套,喂它吃药也是要戴手套,还有它碰过的所有东西都要消毒……”

我一听就要晕了——为什么我养的每一只猫都没有好下场?

而且如何隔离一只猫三个月?三个月!!

我呆若木鸡了一会儿,万念俱灰地说:“不如人道毁灭吧!”

年轻的女兽医好像有点不高兴 ,没说什么就走到前台去。我只好继续徒手安抚我的猫。反正抱一次都要剁手了,多抱几次比较值得。

兽医再走过来的时候,拿了一张纸条给我,跟我说:“如果你不能照顾它,你就送过去这个地方吧。”

我以为是人道毁灭的刑场,连忙澄清说我不是真的要把猫送去人道毁灭,我也不肯把那张纸条接过来。

她说那是一个收留所,那边的人懂得如何照顾换上这种病的猫。

由于这病会传染给人类,所以兽医想想又写了病名给我,跟我说:“如果你们发现皮肤上有伤口一直不能好,就要去看医生,给医生看这个病名。”

至于人类如果真的也被这个恐怖申克氏孢子菌丝感染的话要怎样治疗呢?也就跟猫一样,连续吃药好几个月,大概也要自我隔离了。
那天就花掉了95块钱。花钱买安心还无所谓,那时是花钱买了心惊胆战回来。

我要如何隔离一只猫?我要如何隔离一只猫为期三个月?关在笼子里?简直是烦恼到要扒光头发了。

养一只宠物,不能抱又不能摸,不如人道毁灭算了。

兽医教我把胶囊里的药粉混入猫罐头骗它吃,但猫已经惊吓过度,根本不吃东西。我也烦恼过度,简直要发狂了。

最后我再打开一个胶囊,用暴力把猫的嘴巴掰开,把药粉倒入它的嘴巴里。猫无法把药粉吐出来,只好吃了。

原来喂猫吃药粉比喂药水容易多了。我在烦恼中把猫关在笼子一天,过后我决定——既然无法隔离一只猫,不如就隔离人类吧!

我们就这样被关在全天封闭的屋子里了。

每天被强行灌药粉的猫也渐渐好转了。

过了三个星期,已经忍不住让猫自由走动了……

到了第四个星期,我再到兽医诊所去帮猫买药。兽医诊所里的医师如走马灯似的,这一次又是一个陌生女生。她皱着眉头跟我说:“这种药吃超过一个月就会伤肝,所以你的猫还得多吃一种补肝的药,而且你要带你的猫来检查,我们才知道它的情况。”

我又呆在那边。不是说连续吃三个月的药就好了吗?现在又要多加一种药,而且之前也说第二次不用检查了。

要带猫去那么远看医生,有点不容易啊。

结果我只好先买了半个月的药。

真是不明白,小时候养猫,不花一分钱,让它们自生自灭也是一样活到老死,谁听过什么申克氏孢子菌丝这样的奇怪的东西?


这猫也不知道搞什么鬼,老以为自己是一件垃圾,总爱窝在畚斗里……


垃圾需要花这么多钱来治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