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31, 2013

咸鱼感言

因为没有期望,所以就没有失望。
反正听说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地狱天堂可以自己选择。
 当然,因为没有期望,所以就跟咸鱼没有什么分别。
 能够做到这样,就是一条彻底晒干的咸鱼。
简单来说,就是死了。
但亦舒说:永不说永不!
或者就是说别忘了保留反口的权利。
不知道是谁唠唠叨叨说了那么多貌似很有智慧的话。
说了这么多,当然就是因为不愿意承认,
其实是自己已经离开了。


2014年不止没有加薪,还被取消了一项津贴,惨啊!
所以,2013年的一切痛苦悲伤,
算什么!

Monday, December 30, 2013

别人的事

今天去享受了三个小时,兼八卦探听了别人的事情。其实这个别人应该算是家人,并不是别人,但因为跟她不熟,所以就当作是别人好了。

每次问到她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大家都露出诡异的表情,几秒后才说:不知道。

她好像是过了中午才去上班,听说下班时间是凌晨两点。所以大家猜测她应该是在夜店工作。

当她辞掉第一份正常的店员工作后,家人要介绍她到银行工作时,她不屑地说:“银行的工作哪里是人做的?”

所以她自己找到了适合“人”做的工作——凌晨两点才下班的神秘工作。

听说家里的洗碗槽里堆满了发臭的碗碟。她跟小朋友一样,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吃完后就顺手把盘子往沙发下塞,就这样置之不理。

平时她老公不在家的时候,她如何照顾两个孩子?

就是任由孩子屎包屁股,走来走去,粪都掉到地上了也不愿意帮孩子清洗。如果想要把孩子带回娘家,就自己穿美美喷香香,把被屎包住的孩子原封不动地带去。

家人都对她敢怒不敢言。可见大家都欺善怕恶。

凶恶果然是王道。

而她,现在听说她常常对别人说:很想恢复单身。

这是一个中学一念完就急着结婚,
以为可以摆脱原生家庭的脑残女生的八卦故事。
同时,
也是一个以为有了女朋友,
就必须要结婚的男人的悲惨故事。

Friday, December 27, 2013

很重要的人

今天是新学年开会日,所有的快乐悲伤就从今天开始一层一层揭晓。

宝宝签了名,拿了个人档案夹之后,很惊讶地发现自己变成了音乐主任。一反往常地,校方并没事前通知她。幸好宝宝是既来之则安之的高情商老师,不像我这样会大发雷霆。

我拿了我的档案夹,跟她们站在一起谈话。安慰啼笑皆非的宝宝:“现在人人是主任,我们这里每一个人都是主任了。”

然后我把我的档案夹秀给她看。她们看了之后大笑起来,一副很惊讶的样子。我连忙拿过来看。

我……我……我的天!我是生活技能主任兼设计与工艺主任兼通讯与资讯工艺主任!
什么东西?那么长的一大串头衔,格子都不够写了!

接下来,我就拿着我的档案夹到处去炫耀:你们看!你们看!你们看过这么长的头衔吗?

她们看了后,就“噗”一声笑出来,然后脸上就露出“什么来的?”这样的表情。

过后,我猜她们就拍拍胸口暗地里说:“幸好不是我,幸好!幸好!”

后来,课外活动主任分了一份各组活动负责老师的名单给我们。我没意外地有看我的名字出现在男童军那一栏,还是guru
penyelaras,年年一样,学生看我看到xian。

轮到课外活动主任报告的时候,她说:“我们尽量避免安排科目主任当guru penyelaras,所以当guru penyelaras的都不是ketua panitia……”

我看着我的档案夹上那一串长长的头衔,欲哭无泪。我怎么这么倒霉,偏偏就是那个XX主任 + YY主任 + ZZ主任 + ketua penyelaras的人?

这学校……没前途了???呜呜……

Thursday, December 26, 2013

无聊日子

今天没有精神粮食,所以…

没有报纸看,果然只是小事情!


Tuesday, December 24, 2013

山上的港

两天上了两座山,云顶和福隆港。云顶没有了室外主题公园,少了人潮,我才总算不必看人背影,而有机会看到圣诞老人抛头露面在街头卖艺,让我对自己的富足生活感动流涕。

接下来的一天,终于去了传说中的福隆港。

我们决定在新古毛吃午餐,我们的GPS却坚持要带我们到Kampung Orang Asli去,也不知是不是GPS自己要去那儿找朋友。

不过没关系,开口问路才是我的乐趣,而且我的迷路经验丰富,这样一个小地方,挑战性一点也不大,随便跳到路旁就可以问出来了,GPS滚一边去吧!

吃了奇怪的面后,我们就往目的地出发。路途应该不是很远,可是却要花很长的时间像蛇一样的在山路拐来拐去。真难相信那羊肠山径会把我们带到酒店去。而且那是单程的,想要反悔也没有回头路!

车子一直走呀走,也不知道到底哪里要走到哪里去。当我们看到面前有美丽的建筑物时,就毫不考虑地驾过去,然后就停下来拍照。
那么小的地方,除了有酒店,餐厅、竟然还有邮政局、警察局、诊疗所和商店。原来我们已经来到了福隆港的……市中心?

而我订的酒店到底在哪里呢?商店里的女职员往后方一指说:“你从这梯级走上去就到了。”

原来我们蒙查查就抵达了目的地,真是有够惊讶!

这里风凉水冷,风景优美,真是个度假的好地方。虽然>million女友对于我放她鸽子没带她一起去很气愤,但我还是要向她强力推荐—去吧!去福隆港吧,别犹豫了!

第二天,离开酒店,我们找到了Allan‘s Water湖。
看到一家人在湖边钓鱼。他们的收获除了肥美的大鱼,竟然还包括了一个洋娃娃。
难怪那个看顾漁获的小男孩笑得那么不好意思。
这里一点也不像商业区,湖的入口处有个男人在默默地摆卖蜜糖,也不缠人,连厕所也没有人守着向游客收钱,只设了个箱子让大家自己投入钱币。
由于太不商业化了,我们虽然找到养马场,却错过了骑马的机会。业者只是默默地看着我们,也不开口问我们要不要骑马。我们一进去就被那一大堆东倒西歪的猫给吸引了,又看不到卖票的柜台,就一边往内走一边拍照。

那个看起来像是养马工人的业者就这样默默地看着我们,等到我们终于找到售票柜台的时候,他已经把马儿都关起来喂食了。换句话说,马儿休息了,不服务了!

真是失败的商人啊!大概就是因为这样,这里才真的是个休闲的好地方吧?

虽然有点失望,但没关系,来到这里已经很开心了。我们又顺着那像蛇一样的羊肠小径下山去。

我们的GPS又要去找它自己的朋友。这一次,它把我们带到一个夜市场去,让我们顺便解决了晚餐⊙﹏⊙


Thursday, December 19, 2013

比较

这年头…原来日子这么难过,连圣诞老人都得出来抛头露面,与鹿儿们在街头卖艺…

不来看看,真还没感觉到自己这么………好命⊙﹏⊙

Friday, December 13, 2013

废物与废物利用

如果你的假期跟我一样废,那么今天你就来试试看做废物废物利用吧。

本来要编织的地毡还没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之时已宣告失败。失败的原因……当然是因为海不会枯,石不会烂,只有借口会烂。

丢掉了一大堆碎布之后,还是有更大堆的碎布。地毡编不成,就用缝的。

碎布先剪好,除了长方形,应该也可以剪成正方形、棱形、圆形、椭圆形、心形、六角形、八角形、蝴蝶形……当然除了碎布,还必须有好几块比较大的布来垫底,因为要叠好几层缝起来才不会做出一块软绵绵像屎一样的地毡来。
至于那只猫,呃……它是来捣蛋的,一脚踹掉它就可以了。

剪好了碎布,缝好了垫布,就可以把碎布一行一行地缝在垫布上了。
两行之间大概相隔1cm到2cm,距离越大越快完成,也就越难看。也是无所谓的,谁去观赏踩在脚下的东西呢?
                                 
只要你的志气没像我这么高,偏要做这么大的,那么,日复一日,一行一行地缝呀缝的,不需要等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很快就可以完成一块地毡。
并尽情把这堆废物的组合体踩在脚下了。

Wednesday, December 11, 2013

遗忘的纪念

无意间低头看到橱里较低的一格有个陌生的物体。
原来我已经很久不曾低头了。

但我怎么会把塑料瓶放在橱里?我又不是垃圾收集者。

研究了一会儿,终于想起,那是一瓶沙!
来自Pulau Beras Basah,像粉一样美丽的细沙。我以为早就已经把它丢掉了。但原来它一直默默地存在。

是的,我们是破坏环境的坏游客…

原本细细柔柔的沙已经长满青苔,虽然已经洗过很多次,里头的海水也早就换成煮过的开水。我以为这样就可以永远拥有一瓶美丽的细沙。

但是,后来,我记得我把它丢掉了。现在看起来,应该只是在心里把它丢掉而已。

而从Pulau Beras Basah跟着细沙一起回来的青苔,虽然换了无氧的开水、没有阳光的环境,竟然还是坚持不懈地繁殖了起来。

怎么这么强?

人的心实在差太远了。

Monday, December 9, 2013

不同调子

这新闻令我很烦恼。
我们的官老爷一会儿说所有的住户都必须在屋前置放垃圾桶,而乡村路边的大垃圾桶是给乡村居民用的,可是过几天又说这些大垃圾桶将会被移走。

那么,像我们这种建在花园住宅区旁边的村屋到底该怎样做?把垃圾丢进水沟里?

所以有一天,当我在修剪树木的时候,看到垃圾车来收垃圾,就赶快问工人,我应该要怎样做。

工人说:“你到市政局那边去跟他们说,垃圾桶你就自己买。”

这一天,我才知道,原来附近就有市政局的办事处。

结果那儿的人却跟我说:“不用申请的,你买一个垃圾桶放在路旁,他们就会去帮你收垃圾了。不过,你的垃圾桶就会被偷掉。”

我就是我的烦恼了。垃圾桶无法放在家前面或后面,而必须放在路旁,不被偷掉,才怪!

市政局的员工想想,又建议我说不如等垃圾车去收垃圾的时候才把垃圾桶推出来,这样就不会被偷走了。

我也觉得这个提议不错,但最后他说:“其实你不需要放垃圾桶的,你就把垃圾丢在路旁的大垃圾桶好了。”

我问他,我不会被罚款吗?他说不会,然后还把我当作白痴一样跟我说:“你看到那边那个铁垃圾桶吗?路旁有这样的垃圾桶的,你就把垃圾丢进去好了。”

就这么简单?为什么跟我们的官老爷说的不一样的呢?

都不知道要相信谁比较省钱。。。

Sunday, December 8, 2013

小快乐、大快乐

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会到straits Quay去罚站了那么久,买了一大堆书,然后>million女友就哈欠连连,问接下来要到哪里去。

我大概是说要绕島吧。我们就莫名其妙地去到了Balik Pulau市镇,>million女友像识途老马地带我到一家花店去。

我一直以为她要带我去看椅子,但店里只有花盆和假花,并没有卖椅子。我也没问,因为我一眼就看中这个花盆,有没有椅子已经不重要。
我对这个花盆上下其手了一阵子,又放下来,去找修枝剪。我要的铁柄的修枝剪店里没卖,那个老板笑着跟我说:“对不起。”

说的也是,他没经过我的同意竟然没卖铁柄的修枝剪,实在很对不起我。

我们又走到外面去看他卖的盆栽。老板就拉了拉店门,好像要把门关起来的样子。我问他是不是快要关店了。他笑着说:“不是不是,是因为你们来了,所以我把门开大一点。”

原来是把我们当贵宾,不是要把我们扫地出门。我们看了盆栽,见没有合意的,又走回店里去。我又拿起这个花盆跟他杀价。最后就以RM8.50买了下来。大概折扣了4.5%吧。

这样也好玩?

付钱的时候,我问老板,这里附近有什么地方好玩的。他似笑非笑地问我们:“你们为什么这么上来?”

是呀,月亮都要出来了,我们到Balik Pulau去干什么?看人家关店?真是一群疯子。

付了钱,我们就很开心地继续我们的旅程。>million女友取笑我竟然特意开车这么远到一家店去。我问她:“不是你说的要带我去看椅子吗?”

她说:“我要带你去看的椅子在Time Square,我不是已经跟你讲过很多次了吗?”

那么,为什么我们会莫名其妙去到那家花店?我就无缘无故花了八块半买了一个花盆?

为什么?为什么?

真是莫名其妙,我们的旅途莫名其妙地得到了小快乐。

我们继续旅途,路过了Bukit Genting的路口,就决定上去吃晚餐。





所以看到了美景,尝到了美食,又得到了快乐。


Saturday, December 7, 2013

无情的猫

虽然从照片中看起来有点emo,但虎虎其实已经完全忘了他是怎样来到这里的。
他一定以为他一出生就住在这里,沙发就是他的妈妈。
他的前任主人>million女友忽然带了他的姐妹——小黑和蓬毛来跟他玩。
虎虎的姐姐妹妹大概一嗅已经认出他的味道,蓬毛立刻就跳出来要跟他玩了,但他一嗅她们,就开始发狂。
虎虎刮了他的姐姐妹妹好几巴掌,吓得小黑躲在纸盒里不敢出来了。

蓬毛是个天然呆(>million女友说是天然乖),被虎虎刮了巴掌还是无畏地跟着他,想要跟他玩。

虎虎完全忘了那是跟他一起出生、一起玩了那么久的姐姐妹妹,怒气冲冲地一心想要把她们赶出这个家门。

根据>million女友的形容词就是“弩张剑拔”。

他们仨的重逢实在令人失望。>million女友说:“人家说无情狗,可是狗哪会无情?无情的是猫。”

我的无情猫虎虎一直保持无情的状态,蓬毛却一直死心不息地跟着他。看来>million女友养的猫比较重感情,不过重感情者通常都会受伤。

无情的虎虎被强制安顿在他的宝座上,看不到蓬毛,他看起来比较冷静了一些。
当我们出门回来时,小黑还是躲在盒子里不敢出来,天然呆的蓬毛也没再去靠近虎虎。
而虎虎已经睡到像死掉一样。看来,长期保持警戒状态是一件很累的事。而他那个姿势似乎在说:“我不要听,我不要看,这家里只有我一只猫!”

一只无情猫。。

Thursday, December 5, 2013

如何增加公务员人数

教育部是很体谅教师的。
所以从明年开始会增派文员到学校来织毛衣研究食谱玩面子书协助教师输入校本平复资料,减轻教师负担。
这样除了教书以外,老师不再是需要完成65项工作,而是66项了。

Monday, December 2, 2013

男女大不同

我想如果有一天我发达了,那么凡是我喜欢的鞋子,我就会跟售货员说:“这个款式所有的颜色都跟我包起来。”

但是,弟弟一定不是这样的人。他对颜色很专一的。

今天他给我看他的新鞋子。我看来看去都看不出新鞋子跟旧鞋子有什么分别。这新鞋子跟旧旧鞋子,还有旧旧旧鞋子也没什么不同。
所以我肯定,如果有一天他发达了,凡是他喜欢的鞋子,他一定会跟售货员说:“这个颜色的所有款式都跟我包起来。

Sunday, December 1, 2013

心灵疗伤良药

听说,养宠物可以治疗心灵上的创伤。
其实,这是真的……忙着照顾和玩小猫,是会忘记不愉快的事情的。


可是,如果宠物的心灵受了创伤呢?
航航一手把小猫举起来,让小猫居高临下。我想,如果我是小猫,我就吓到脚软晕掉了。

我跟他说:“把猫放下来,它会害怕的。”

为了增加说服力,我又说:“它的心灵也会受创伤的!”

航航立刻把小猫放下来,自言自语地说:“这样它就必须养人类了……”


Saturday, November 30, 2013

去了哪里

话说这小气的顾客离开了五脚基之后,>million女友说:“我带你去你的外婆家。”

我还要想好几秒才知道“我的外婆家”到底是什么地方。原来她买的店屋就在那边

我说好,因为我想要继续吃东西。这样我可以吃海鲜。

>million女友问我:“你还能够认得你的外婆家吗?”

我说当然不认得。不过,车子一驾到峇都矛,我就自然而然地说:“呐,就是这里。”

可见我刚才说了谎。

不过整个渔村都消失了,我哪有本事认出外婆家原址在哪一个点。我比较惊讶的是,>million女友指了指渔村对面的建筑工地,说:“呐,我的店屋就在这里。”

简直是沧海桑田!我忘了告诉她,我心里的惊讶。

我把车驾到三保公庙那儿去,我们下车看看走走。那儿根本已经无处可走。海滩好像也被重重障碍物堵住了。

我跟>million女友说,很久很久以前,这海边布满了海番薯,恶心极了。

可是,海番薯到底是什么?我比手划脚形容了老半天,>million女友也不知道是什么。
不过,幸好她知道什么是鲎鱼。我说鲎鱼也是在海边随手可捉的。这个她知道,还知道说,鲎鱼一捉就是一双的。

现在,没有钱,甭想吃鲎鱼了。

我忘了告诉她,我们还坐独木舟到另一边的红树林去,红树上爬满了balitong,红红的肉在树上蠕动,也很恶心。
现在想起那艘一根树干挖成的独木舟……好可怕。

三保公庙实在乏善可陈,>million女友的店屋也还在建筑中,我们就到kampung Tempoyak去。那时是午休时间,到处冷冷清清。但秉着我非吃海鲜不可的决心,我们穿过羊肠小径,来到“那个海鲜天堂”。
幸亏D'Seafood Paradise没有午休时间,所以我得偿所愿。不过,可怜>million女友被逼陪我一起增肥。。
原来除了美食和美景,这里还有度假屋!
人家吃饱思淫,我吃饱了又想当年。我跟 >million女友说,离这里不远还有个很美很美很美的海边,我们常常爬山过去去玩水,每一块石头的缝里都长着很大很大的青口。我们常常为了把青口从石头上拔下来而弄得手脚伤痕累累。
想不到>million女友什么地方都知道。所以我们又去了这个地方。但我们当然无法找到那个很美很美很美的海边,更加不可能摸到很大很大的青口。
只远远地看到海里游者一条四脚蛇...有一天,四脚蛇也看不到了。


Friday, November 29, 2013

小气的顾客

我们终于走入这家餐馆。
或者是因为已经两点多了,我和>million女友是仅有的顾客。
我们叫了两份午餐,包括主餐、开胃菜、糖水和饮品。开胃菜装在小小的碟子里,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一叉插下去,得到一片腌青木瓜,其余的全从碟子里跳出来,躺在桌上。

套妈妈的说法就是——妖妖怪怪。

不管食物有多好吃,装在不适当的容器,就是一大败笔。

而那腌木瓜不甜不酸,跳走就算了。

>million女友说她的椰浆饭不错,我想我的意大利面也好吃吧,反正我吃光了。但那白木耳糖水……或者不可以叫做糖水,因为所谓的less sugar其实是non sugar。

没有加糖的糖水,到底有多难喝……他们没偷偷看顾客的表情吗?

幸好那杯香茅冬瓜水很正常,很好喝。

吃饱后,我们在店里到处走走看看拍照。原来店里到处都养了打架鱼。

其实我不喜欢桌上有一条活生生,当我吃东西时,它在游来游去的鱼。很geli。

付钱的时候,店员问我们,食物如何。>million女友说不错。我迟疑了一下,答非所问地说:碗太小了。

其实是要说那个装开胃菜的碟子太小了。那么小却又那么深,不止很难把食物取出来,还害我浪费了食物,我耿耿于怀。

那个店员静静不理我。

所以我没有告诉她香茅冬瓜水很好喝,也没说那碗没有糖的糖水实在太难喝了。

我们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这幽静的、没有顾客的餐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