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16, 2016

只因那快乐太清晰

我跟他说:
只因那快乐太清晰,总是挥之不去,但又不想再回忆,所以才会这样急着要忘记……

他说:神经!

过去已经过去了,无法再回去,还要一直记着干嘛?

他说:有很多快乐的回忆啊!想到就很开心。

就是因为有很多快乐的回忆,可是又留不住那快乐的时光,也无法再回到过去,又何必回忆呢?何不快点忘记?

他没再说我神经。他说我老了。老人家喜欢想当年,我喜欢忘记,所以我应该是神经病。

他说:我觉得每一个出现在我们生命中的人都是有他的意义的。

对,那些令你悲伤痛苦的……绝对有他出现的意义,你要远离之……

并假装你已经忘记。
但fb不会放过你。它每天给你看照片,告诉你多少多少年前的今天,你post了什么照片,提醒你N年前的情人节你干了什么蠢事!
也要感谢很鸡婆的fb,我才想起去年的情人节,是陪妈妈住院,在医院度过的……好浪漫!

当然,那并不是什么快乐的回忆,所以一早已忘记。

就像我一直念念有词,一直说要开始吃素,但一出了门还是时常忘记,还打包了很多laksa藏在冰箱的冷冻库里。

那laksa确实是令人快乐的东西,所以我没忘记。但我还是要重复说:我要吃素,我要吃素,我要吃素……

再讲一百次,就成真了。我要变成像帅哥一样仙风道骨,美若天仙,没有七情六欲,不再有喜怒哀乐,像zombie一样。

我的终极目标就是像zombie一样,没有喜怒哀乐。

反正平时擦干眼泪后也是要假装已经放下,假装不在意,即使从不曾放下……放下?你以为你是茶杯吗?

所以,就是因为那快乐太清晰,总是挥之不去,但又不能活在回忆,才会急着要忘记……
可能他说的对,是神经病!

Friday, February 12, 2016

还有更烂吗?

纠结了很久,最后我们还是决定去看赌城风云3。。。

提议人兼最想要看这部戏的人应该是大头,最后让我们下定决心去买票的却是宏宏宏。他先看了,说可以一看,如果不好看就找他。找他?

戏院虽然没像美人鱼那场一样爆满,但观众也不少。戏开始播映不久,我就跟大头说:“网上很多人说这是烂片,原来是真的。”

大头不要睬我。

不久阿富就开始傻笑。

我越来越糊涂……我一直问阿富:为什么?为什么这样?为什么那样?

阿富也不知道。后来他开始打哈欠,后来就转身背向我。我怀疑他是想要把自己卷起来冬眠了。

我只好问另一边的大头。大头好像也有点迷茫。

戏终于演完了。阿富站起来,说:“我宁愿在家里玩三国杀!”

我们去看戏之前是在家里玩三国杀的,那时候我的脑袋已经当机了。

只要大头一讲解游戏规则,三国杀也好,神魔马车也好,我的脑袋就会自动当机。然后我还带着这样的脑袋去看了赌城风云3。

阿富说:“看完这部戏之后,我决定,以后没得奖的戏我是不会去看了!”

这样阿富肯定无法解开我心中的谜团。我必须请教另一边的大头——虽然每次他一讲解,我就当机,但这是他很提议要看的戏。

我一叫他的名字,他却立刻变成液体一样瘫痪在椅子上……

他被烂片感染,溃烂了!

我问阿富:“是不是你的二哥看了这么烂的电影之后心有不甘,觉得应该要众乐乐,才提议我们来看的?”

阿富也有同感。

但我们没有去找宏宏宏。我们有机会一起看一部这么烂的影片……也是很开心的!


Monday, February 8, 2016

这个新年……

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有些事情原来真的不在我们的掌握之中,
心里盘算多少遍都无法算到那瞬间的突变。

对生活,对新年,
若不曾期望,就肯定不会有失望。
有时候还会有意外的惊喜,
虽然不能肯定最后会不会变成惊吓。

是对是错,是好是坏,
会不会后悔,
只能让时间慢慢告诉你。

祝你新年快乐

Sunday, February 7, 2016

三头六臂大旺年

十二点多,大家忙完后,无所事事地在等拜好祖先一起吃团圆饭。大弟要我跟他剪头发。所以我就成为全家唯一一个有事做的人。

当我差不多要帮大弟剪好头发的时候,看到弟媳握着手机站在后厅。我叫她跟我拍照让我为我的理发院打广告。

她没睬我,大弟说她要拍照,没有空。过了一阵子,我又叫她,她依然没有空。两个女人站在后厅往上看,还拿起手机来拍照。

她们一边看,一边轻描淡写地说:“着火了。”

我连忙走去看,手里应该是还握着剪刀。结果就看到了这样的情景!


香炉失火了!墙壁上的香炉失火了,她们竟然如此淡定地在观赏和拍照!

我一边念她们,一边跑到厨房去弄湿一块布,跳上椅子把火扑灭掉了。

我把布丢进洗碗槽里,又继续去帮大弟剪头发。我从椅子上跳下来的时候,隔壁的小弟也闻风而来了。他也接着跳上椅子,向着还有一点火苗的一枝香大力吹了一口气,把火给救活了!

火炉重新燃烧起来了!真是Ong啊!huat啊!

我继续帮大弟剪头发,小弟“救火”成功,只好自己去灭火。

幸好这次他灭火也成功。

我一边跟大弟剪头发,一边啼笑皆非地跟他说:全家人除了我正在做工,其他人都是无所事事的,为什么只有我去灭火?

大弟也觉得莫名其妙。

全家人似乎对失火完全没当一回事。听到失火,玩game的人继续玩,拍照的人继续拍照。

弟媳们也实在够强的,简直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胆色,一点也不像我这样急性又冲动还三头六臂,竟然可以一边剪发一边灭火 !

今年一定很旺了。

Friday, February 5, 2016

恐怖的仰慕者

帅哥说他在大学里有很多仰慕者,有女的也有男的,但他一个也看不上眼,因为“都是一些奇怪的人”。

其中一个男仰慕者不止是奇怪,简直是恐怖。这个仰慕者会用一些奇怪的方式送他礼物,不过帅哥是见惯世面,应该是还没被吓到。

帅哥身边的朋友比较怕,因为这个仰慕者说:“谁跟帅哥走得近,我就把他推下湖去,要不然就驾车去撞他!”

所以帅哥的朋友都说不可以跟他太靠近,以免一走出校门就被车撞。

我忽然想起帅哥最近跟几个女同学一起拍了一支贺岁影片,其中一个女生跟他在影片里有很亲近的镜头…她还活着吗?会不会已经被推下湖去了?

帅哥假装大惊失色,说:“对啊,我应该打电话去问她有没有事!”

不过到了今天也没听说过有任何女大学生被推下湖去,大概是平安无事了。

招惹了这样恐怖的男同志,帅哥其实也应该检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