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10, 2008

蠢女人不可教也

阿姐说我很坏蛋。她说我在教职员联谊会会议上提名她当财政。
我被冤枉。我很生气。我们两人原来互相误会。
开会前我已经告诉主席,我要提名我右边的肥婆,因为她太吵了,应该让她做工,让她尝尝滋味,让她闭嘴。
开会时没有人对主席讲的话有反应。大家很冷漠的埋头苦干。忽然听到有人说:“阿姐!“阿姐一直傻笑,也没说什么。主席又问大家有没有其他提议。我提了肥婆。肥婆立刻说反对。我不准她反对。 可是那个当主席的笨女人不理我,不让大家举手表决,还在那儿重复说阿姐阿姐。我问她谁附议。她说阿姐自己要。既然是自投落网的,没话说了。
我心里埋怨阿姐是来捣蛋的。
阿姐以为是我推荐她的。她也在埋怨我。
她老到失聪了,没听到我提名肥婆。但我有证人。
到底是谁提名阿姐的呢?
阿姐去问主席。主席说:“是我啦。”
既然如此专横,还要开什么狗屁会议?
这个蠢女人,我不会再同情她了。以后开会,我也要大声地和肥婆聊天。会议报告就交张卫生纸好了。

2 comments:

  1. 哈哈!
    我也要学你,以后浪费时间的狗屁任务要求写报告时,我就交张卫生纸给老板!

    ReplyDelete
  2. 记得交一张用过的,以免老板发现你没写东西。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