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1, 2013

摧花辣手

去年种的千日红今年一开学就被割草工人的无情刀割个清光,心已经很痛了。好不容易等到菜畦上长出了幼苗来,还来不及高兴,就被实习老师的无情铲子铲光了。

我原本还想着,这些花苗应该足够让两三班的学生移植到他们自制的容器里,让他们带回家去。今天,我想要去拔花苗的时候,只见到一行光秃秃的菜畦,还盖上了新的泥土。

我提议他们带学生去做新的菜畦,结果却牺牲了我的花苗!有那么大的、平坦的地方他们不去挖,偏偏要来挖我的菜畦!我的心好痛啊,呜呜……

我去问那个愁眉苦脸的实习老师,另一个满脸笑容的实习老师连忙说:“是我们两人一起挖的。”

我告诉他们,他们挖掉了千日红的花苗,这样他们就没有植物给学生种植了。

他们说:“我们看不到有花苗,我们也不知道要把菜畦做在那里,所以……”

唉,两位帅哥,我知道你们很年轻,可能分不清哪一棵是草,哪一棵是花,可是你们年轻到无法分辨做好的菜畦跟平地吗?

4 comments:

  1. 要放个牌子,而且要画上一条阿帕蛇。

    ReplyDelete
  2. 种小辣椒最好,漂亮。要更漂亮的话要找Tabasco 的种子,结果的时候五颜六色的很好看 。谁破坏辣椒果树,抓到就喂辣椒。:-)

    ReplyDelete
  3. 帅哥?

    有两位hor?

    我要看!我要看!

    ReplyDelete
  4. moot:
    我以前真的有放一个牌子的,可惜没有画上阿柏怪。

    种小辣椒是个好点子,可能会实践,谢谢你点醒。

    苦妈:
    等,不要急,等我先设好相机……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