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7, 2016

又当猫奴

其实,我的终极目标是养一只豹纹猫,可是看到阿输的蓬毛猫小yo子实在太可爱了,结果就失去理智,家里就多了一个踢踢……

由于先有名字才有猫,所以就不管这小猫是男还是女,总之就是叫做踢踢就对了。当然,一听凸凸踢踢这样的名字,就知道这个猫奴的人文素质不会有多高了。

踢踢来到的时候,我有点不知要说什么是好的感觉。明明说好的白猫变成了三色猫,想象中蹦蹦跳跳可爱活泼的小猫变成了一只软绵绵的病猫,唯一符合条件的就是它看起来真的是一只蓬毛猫。

阿输把它送来给我的时候,它的左眼布满眼屎,已经肿到睁不开。阿输说:“我只是看到它的眼睛有一点眼屎,所以就用湿纸巾帮它擦一擦,结果它的眼睛就变成这样了。”
除了眼睛肿成独眼龙,阿输说踢踢还一直流口水。但踢踢一来到就跳上沙发贴墙睡觉了,我并不知道所谓的流口水是怎么一回事。

以阿输当猫奴的经验,她很有信心地跟我说,只要勤于帮小猫把眼睛擦干净,过几天就会好了。

第二天早上,我已走出房门,看到踢踢已经不成猫形,满脸污垢,左眼简直就已经被眼屎掩埋了,好像一颗胡桃长在脸上一样,更加恐怖的是——它竟然满口泡沫!

原来所谓的猫流口水是这么恐怖的情景——口吐白沫!

我只好慌慌张张地帮它擦掉那些泡沫口水。这时,我才发现,小猫不止眼睛受感染,它还咳嗽、流鼻涕,它伤风了!

原来小猫是坐摩托车来的!

他的原任主人把它装在塑料袋里,让它露出一个头,就这样用摩托车载着它在黑夜中走了十公里路,送到阿输的手中去。

阿输见了它,就用一张香喷喷的湿纸巾帮它擦眼睛……就这样,一只活泼可爱的小猫,变成一只软绵绵的病猫。
我们每天都在担心,它会不会明天就死掉?

它一直死气沉沉不跑不跳不吃东西但依然活着。我和恶少去店里买了一包奶粉和一瓶眼药水来挽救小猫的眼睛。哇佬,一瓶小猫用的眼药水竟然要RM20,比人类用的贵这么多!

滴了眼药水,小猫渐渐好起来了。它开始了卯足全力终日睡觉和吃东西的猫生活。但它不喝奶粉,不吃小猫饼干,它只吃大猫要吃的食物!
可爱的小猫饼干被它踩在脚下,就是要吃凸凸的食物。

可怜的凸凸开始抓狂,不大要回家,也开始了它的瘦身日子。不过我想它还可以撑一阵子,反正那些很久没见到它的人一看到它都问我:“它怀孕?”

虎虎比凸凸更有原则,看到家里又多了一只小猫之后,就索性不回家了。

小猫渐渐康复中,虽然还是有点大小眼,不过大概不久就会恢复美貌了……

不过,航航对这两只猫的名字似乎有点意见。他叫踢踢作Java,而凸凸则是Minotaurus!

我连发音都学不会,凸凸更是完全不睬他!

Saturday, January 23, 2016

亏很大

听说……

人渣在别人出钱她出嘴巴的茶会上又吃又拎来来回回好几次之后,跟她一样也将要退休的老师跟她说:我们也要合资回请老师们吃一餐。

人渣说请同事们吃nasi lemak。先提议的老师觉得nasi lemak太寒酸,就说不如请KFC。

人渣说:“KFC?很贵的噢!这样我们不是亏了?”

听说……

有一次,学校在晚上举办活动,每个老师都得到一个大包当晚餐。人渣跟负责分派食物的林老师说:“我不吃大包的。”

林老师就告诉人渣,不要大包,可以拿面包。

人渣就探听大包和面包的价钱。她知道一个大包RM2.50,一个面包RM1.80之后,她跟林老师说:“如果我拿面包,我不就亏了?”

可是林老师也不能给她两个面包,要不然学校也亏了。

最后人渣说:“这样你给我大包,我拿回去给狗吃!”

…………………………………………………

如果你不曾见过一毛不拔、形同拾荒者、穿破烂衣服去上班、心灵赤贫到连学生的钱也要吃的富婆……我的学校里有一个,不过她快要退休了,要参观请趁早。

Wednesday, January 13, 2016

人渣

我走过她旁边,叫了她的名字,温柔体贴友善又大方地跟她说:“你负责一月的布告栏。”

我已经独木难支任务多到快要崩溃了,所以决定让大家分摊布置布告栏的工作。

她坐着看也不看我,冷冷地说:“我不要做。”

我没想到竟然有人会在被分配份内工作时说“我不要做”这样的话,所以是很愕然的。

她一直不要看我,不管我说什么,她都说她不要做。她说:“我没有时间,我有很多东西要做。”

全校其中一个最悠闲的老师跟我说她没有时间,她有很多东西要做。

听到这句话,我就大发雷霆了。

我2016年的新年愿望是不向同事发脾气。

但对付这样的人渣,不对她拍桌子破口大骂就自己等着被她坑。

对,我已经把她列入人渣的类别了。

领高薪、“吃”学生,剥削学生应有的福利,赚学生的钱、这个不会、那个不会、这个科目不能教、那个科目不能教,但却可以在外头教补习,不是人渣是什么?

我大声骂她,可是大概因为太气愤了,竟然忘了问她为什么还在领薪水。

我一边骂这个人渣,一边告诉另外三个老师关于布置布告栏的分配工作。他们都没有意义。大概也被我吓呆了。

我的愿望明明是不再对同事发脾气的,怎么我这么倒霉,总是跟这个人渣难分难舍无法脱离关系?呜呜……

我走回去的时候,人渣就跟我说:“我不会做的,我只是剪图片贴上去而已。”

人渣就是这么贱。不对她拍桌子破口大骂是不能对话的。什么温柔体贴的话语都是屁!

我没好气地跟她说:“当然是贴图片上去啦!难道要你去站在那边唱歌跳舞?”

相由心生,人渣那样的长相……男“嘉宾”看到了都会永垂不朽吧?我怎么可以害人呢?

过了几天,人渣来问我布告栏的钥匙在哪里。我说我不锁的。人渣坚持要拿钥匙去把布告栏锁起来。她说:“我怕他们拿走我的剪报。”

我们的布告栏都没上锁的,但人渣认为有人会要偷走她的剪报!

我很想站起来打她一拳。

人渣就是人渣,她的心目中总是先设定所有的学生都是贼。

我没有打她,虽然很想。我只是大声骂她:“你不要sampat,没有人会要偷你的剪报的!”

真的是神经病!

我的愿望明明是不发脾气的……呜呜……

但比较令我难过的是——为什么我不能做到像她一样厚颜无耻?为什么当副校长分配工作给我的时候,我无法做到冷冷地对她们说:“我不要做!”

看,这个不能教那个不能做的人渣最后还不是无惊无险地在等退休?

Tuesday, January 5, 2016

开学乐融融

在走廊上遇到六年级第四班的学生,她说我今年还教他们工艺课。我有点意外,也觉得我很高兴。

其实我对他们也是印象模糊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去年会为他们出钱出力做阿四也乐在其中,大概是被下了降头。

回到办公室,连忙查看时间表。果然如此。除了当班主任之外,破天荒第一次连续三年教导同一班工艺课。

我跟他们的班主任说:“你的学生一直逃不出我的魔掌,我竟然连续三年教你的班!”

她说:“是呀,他们逃不出你的五指山!”

听她这么一说,我顿时也觉得他们很可怜了。谁知道,她接下去说:“我刚才告诉他们,大王蛇老师今年教你们RBT,他们就欢呼起来,说yeah!可见他们是多么地喜欢你。”

咦,不是魔掌/五指山吗?还这么开心?


听了这番话,老师也开心了起来,开学烦燥症顿时就好了一大半。

晚上,在聊天群组里看到同事说联邦督学第一天就去了某某学校,所以要我们记得把教案写完整来,我才发现,我竟然
彻底忘记老师是必须写教案的!

忘记这么重要又绝对很废的工作,可见已经看得很开,不久就会像鱼儿一样了,难怪会这么开心!

想着想着,开学烦燥症又好了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