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15, 2010

考验

课外活动的名单出炉了,是非精果然离开童军组,变成空手道唯一的负责老师,从此负责开门关门掌一言堂。我没有机会再折磨他,原本应该是永无止境的报复要告一段落了。

这几天时常想起,半夜装水球的热闹、冷冷清清的办公室。。。

虽然已经是N年前的事了。

佛说要放下。我没有提着,只是没有忘记。有人以朋友的姿态出现,用是非来当人情,骗取你的信任。你以为你结交了新朋友。可是他并不是。他是上苍派来考验你的。

如果你是王,他就是千方百计来篡位的奸人。他的最终目的就是要取代你。

第一次合作,一起带童军到升旗山去住时,应该已经可以看出端倪了。可是我没看清楚狐狸的尾巴,只看他跟学生打成一片,玩得很开心,隔年还把他引入童军组来。

是我自己引狼入室。

第一次一起办露营,虽然已经过了N年,惨痛的经验还历历在目。原来有人会在私底下,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把你所策划要做的事情全帮你做了。

你应该感到很高兴吧?

因为你不是那个受到伤害的人。

然后他把所有来帮忙的同事都拉拢过去成立他们的小圈子,做着你不知道的事情,策划着你这个主办人不知道的活动;他们小声讲大声笑,你很想变成一缕青烟,无声无息地飘走。

那一晚,学生都到课室去睡了,办公室冷冷清清,因为所有的老师都跟随是非精到营地去装水球了。他们热闹非凡,我一直记得那时阿田笑得比花还要灿烂。

从此半夜装水球成了痛心的往事。

办公室没有开冷气,可是很冷,很冷。心很冷。我想变成一缕青烟,就那样飘走。可是幸亏办公室里还有两个睡眼惺忪、累到不行助手的陪着我。因为这两个天使,所以我没有化成烟飘走。

谢谢你们,宏宏宏和Jerry。

如果鸵鸟把头埋进沙里躲避敌人,我便是那个躲在生活技能室里躲避奸人同时舔伤口的笨蛋。

伤口是很痛的。痛得差点就离开童军组。幸亏不舍、不甘心拱手让奸人。所以伤口痊愈后才有机会慢慢折磨是非精。

当那小圈子里的人一个接一个被伤害,一个接一个远离祸源时,我真想大声笑出来。

活该你们也有今天!谁叫你们跟我一样,没带眼识人?现在你们看清楚了吗?有些人以朋友的身份出现在你的身边,可是再看清楚一些,他根本不是你的朋友!

报复是无止境的。只要是非精没离开童军组。

所以他叫我大王。因为他叫我大王,所以我才成为独裁的大王。

王不是他。他只能等。

5 comments:

  1. 大王这篇好感性
    放下,原谅,忘记了吧!
    是不是从此大王不再是大王?

    ReplyDelete
  2. 老师,大人有大量,不是。。。,是大王有一颗宽宏大量的心,就原谅他吧!

    ReplyDelete
  3. 有所感触。。这篇把握此时此刻的心情描述的很贴切。
    蛇蛇,forgive but never forget。。

    ReplyDelete
  4. 爱恨情仇,七情六欲,人皆有之。只是有些人的强烈一点,有些人的淡一点…

    有时我会感叹当代人越来越聪明,又要处处堤防别人,又要力争上游,还需要有朋友,是挺麻烦的。

    时代潮流如此,人不免要去习惯,去适应。或者哪天,人会开始感觉孤独无聊而向往反朴归真。

    ReplyDelete
  5. 放下,但不会忘记。引以为鉴。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