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5, 2010

没失业的一夜

文娱晚会的工作表出之前,就有人对我说:“你不是司幕的吗?你的老本行啊!”

我以为我的老本行是当一条失业的蛇——什么都不必做,指挥童军们做就可以了。结果工作表一出,竟然真的是司幕。

到底什么从时候开始,司幕忽然变成我的老本行?大概是教师节宴会当晚,师傅临时发现没有人司幕,我自告奋勇去做这份鸡婆工开始的吧?

虽然跟失魂鱼拍档,在台上一呆就是四个小时多,不过还算过得很愉快。为了不要“明天才下班”,我们一切以“快”为工作准则。唯一无法快的环节就是致辞和剪彩。我想,那是最容易控制布幕的时候,所以就让失魂鱼独撑了一下,到办公室去吃些东西。她竟然很慌张地跟我说:“你......你不要走——”

她忘了彩排当天只有我一个人撑完全程,我都没有机会对谁说这句话。

当我再次回到后台时,剪彩用的气球已经排列好了,而VIP正在台前致辞。美女蓉问我:“你会解开这些气球吗?”

我们看到那么多条线,根本不知道要拉哪一条才能释放那些气球。可是为什么要拉线?剪彩不是用金剪刀把线剪断就行了吗?美女蓉说:“这是用拉的,没有剪刀。负责人没有来,没有人知道怎样拉开这些气球。你有剪刀吗?”

这就像肚子痛了才来掘洞建厕所一样。我试试看这厕所是否建得成,所以就趁着VIP还在滔滔不绝,就飞奔到车上去拿生活技能室的钥匙,再到生活技能室去拿了几十把的剪刀送到后台去。

事实证明肚子痛了才来建厕所也是行得通的。虽然剪刀不但不是金色的,还沾着泥巴,不过剪彩仪式还是顺利进行了。

而童军们是来当张老师的助手的。负责台上工作的张老师除了有童军们的帮忙外,其实还有另两位拍档——洪EG和“等溶树”两位老师。四个多小时里,洪EG总共露面了两次,其他时间都不见人影;“等溶树”从头到尾一直坐在后台的角落看表演和说话,不管任何情况都置身度外、纹风不动,如老僧入定,不止完全没动手,还阻碍着我们的司幕工作。

我有点汗颜。他们才是真正的巨蟒,我自惭不如。

而张老师可能从一开始就已经不当他们存在,由始至终都笑盈盈地在尽着自己的本分,有时看到小朋友跳舞,他也在后台跟着跳,开心极了。

7 comments:

  1. 他们是巨蟒,妳连蛇都不如。。。
    接下来的修行,一定要修成正果!
    不可再输他们整条街!

    ReplyDelete
  2. 我姐姐说,有些人真的可以完完全全把‘责任’这两个字忘得一干二净……
    原来不假。

    ReplyDelete
  3. 苦妈:
    我的蛇性是有选择性质的,跟巨蟒不同。再修行一百年也修不到那个境界。

    Sheueu Li:
    是的,这个你必须学,可是不是要应用,而是要应对。

    ReplyDelete
  4. 大王,快去修行,务必把自己提升到巨蟒的境界!

    ReplyDelete
  5. 怪不得。。。搞到紫蛇都blue了,所以不能坐着摇脚!

    我明白了。。。说吧,我用心聆听。

    ReplyDelete
  6. 嘉嘉:
    好的好的,可是要去多远才够?

    薰衣草夫人:
    我是大王蛇而已,不是能者。

    豆浆:
    blue的不是蛇...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