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30, 2010

口齿不清庆国庆

转眼间国庆日又来到了。
小朋友这么单纯可爱,当然不可以教他们扛国旗飙摩托车来庆祝,所以上个星期制作的风筝其实就是他们的另类国旗。

除了放风筝,大家也应该来合唱Jalur Gemilang以示爱国。不过由于万能国有千千万万首爱国歌曲,我猜想,大家大概只记得第一句或最后一句歌词,至于中间的部分就开口闭口混过去就可以了。

Jalur Gemilang

Merahmu bara semangat waja
Putihmu 。。。。。。。。。。
Kuning 。。。。。。。。。
Biru 。。。。。。。。。。

。。。。。。。。。。

。。。。。。。。。。。

。。。。。。。。。。。

。。。。。。。。。。。


Empat belas 。。。。。。
。。。。。。。。。。。
。。。。。。。。。。。

Jalur gemilang...................
Jalur gemilang... ................
Perpaduan ?????????????
。。。。。。。。。。。
Jalur gemilang... ......................
Jalur gemilang... ......................
Merah putih biru kuning
。。。。。。。。。。。

Pergi mana

Pergi mana

Pergi mana

Jalur gemilang

Sunday, August 29, 2010

认不出的车

不知道是车展,还是汽车装饰比赛,总之音乐响连天,一颗心差点就从口中跳出来。
虽然一片惨绿色,在昏暗的停车场里有点诡异,可是并不是见鬼,那可是车主的心血。

如果车主不是这样花钱,他应该不是只拥有鼠鹿这么可怜。

蛇是以这样的逻辑来思考的。

“骂死他爸”。
警车?


这个应该是“连他阿妈也认不到”的车,可能是鼠鹿。
这个更是“他阿妈绝对认不到”的车,肥肥的车。

车主大概以为它是飞机。
忘了检查座位下有没有救生衣。。。

Friday, August 27, 2010

不好惹的食物

诚意推荐:


地点:蛇不懒——jaya小贩中心。

Thursday, August 26, 2010

制作风筝

今天暂时忘掉猛男、帅哥和怪车,我们来制作风筝。

设定了闹钟,写了备忘录:千万不要忘了拿砍椰叶,以便可以一物两用,教导学生制作椰骨扫帚和风筝骨架。结果下场是可以预测的,又忘得一干二净了。

已经答应了学生,怎么办?庭院里的槟榔树长得那么像椰树,是否可以用槟榔叶来代替椰叶,滥竽充数呢?
想归想,依照惯例,我是不会有行动的。反正每次都是船到桥头自然直,总有办法解决的。
结果到了学校,学生已经带来了所需的材料。当然还有一些学生没有椰骨可以制风筝骨架。他们想到了一条“屎桥”——到学校花园去採槟榔叶!

哈,原来我的智商跟他们一样高。就让他们去试试看,会不会那么幸运在地上拾到巨大的槟榔叶。结果他们遇到校工,跟校工要了一把椰骨,高高兴兴地跑回来了。

校工可能也很高兴,扫帚都被学生拆去,可以用这个当借口不用扫地了。
大家依照书上的步骤,开始制作风筝骨架。由于星期二那天受了录影片段的误导,很多学生把骨架中央的线卷成一大粒,好像鱼丸串一样。
小朋友各自找了好位子,很不可思议地,竟然没有大吵大闹,大概是因为很忙。
连平时总在打瞌睡的“死鱼”都可以支撑着把风筝做好。
我告诉他们,星期一我们将举办“用麻绳放风筝”比赛。他们呆了一下子,然后就有人说:“这样的话,我们必须要做一个很大很大的风筝。”

不过由于我们找不到很长很长的椰骨,所以“用麻绳放风筝”比赛可能会取消。

Wednesday, August 25, 2010

猛男计

以下的图片依然与本文毫无关系,不知道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上传到毫无关联的地方来。






其实我就是要强烈地传达我心里的讯息,要公告天下,我喜欢猛男——

噢,不是不是,我没有喜欢猛男,我喜欢帅哥——

噢,噢,没有,没有,我没有喜欢帅哥,也没有喜欢狼人。

我很正常的,我喜欢murano而已。
虽然murano有点怪。可是——
看murano配上阿柏怪,多有型,简直是天造地设的!
可怜的Taylor Lautner是无辜被利用的。

咱们家的大王花一定明白我的意思。。。

Tuesday, August 24, 2010

嫁祸

以上的图片其实与本文一点关系也没有,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被上传到这里,而且可能还会大量的、不断的出现在这里。其实我要上传的是Murano的图片,可是murano看起来不但不帅,还有点怪......咦,我到底要说什么?

噢,应该是要说怪,怪人,到处都有的,奇怪的作风、奇怪的人。

星期六课外活动完毕后,我和小魔女到办公室去,打算休息一会就带她回家。CCW忽然走进来问我:“你是童军?”

CCW简直好像在问:“你妈妈是女人?”我其实不是童军,我是童军教练。可是我点点头。

她说:“需要你帮忙。”

我以为她需要男童军的帮忙,我们最厉害搬运货物和玩火。

她却走过来小声地跟我说:“你去帮我买pizza hut,我要给学生吃的,他们帮我做工。”

我呆了一阵子。买pizza需要童军老师的帮忙?要我帮她买东西不是应该问我:“你可以帮我去买XX吗?”她可能以为我是她的马仔。

我其实应该跟她找碴,告诉她pizza hut是不能买的,只有pizza才可以买。

她看我一副愕然不解的样子,就说:“你现在不是有童军活动吗?”

她以为我在偷懒?我说我的活动结束了,我放学了。

她这才问我:“你有空吗?”

我应该算是有空,同时我也很乐意帮没有空的朋友去买东西来犒赏学生,可是被她那样指使,我很不喜欢。

CCW 还露出一副大恩大德的表情跟我说:“剩下的披萨你吃。”

我大声说:“我最讨厌吃披萨!”我极度不高兴。

不高兴归不高兴·,看在她真的很忙到份上,我还是带了小魔女一起去pizza hut买了两个披萨。冰雪聪明的小魔女又增长了见识,看到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千奇百怪的人。Pizza Hut还没开始营业,我们还得等二十分钟,才买到两个RM18.90的披萨。我把它们送回学校去给CCW。

到了星期一,CCW看到我,跟我说:“我还欠你钱,等我claim到钱后才还你。”

我没假假说不要紧。十多块钱真的不要紧,可是我觉得这样对待朋友很要紧,感觉被嫁祸了。

早知道有这种对待朋友的方式,我之前其实不必先帮学生垫付参加爬山比赛的报名费,那四百块钱我其实可以叫CCW先帮我付,然后我才去向书记claim。钱到手了才来还CCW。

星期二,CCW又跟我说:“我还没claim到钱,还不能还你。那些披萨是我买给学生吃的。”

意思就是说:“那些披萨不是我吃的,不关我的事。”

我还是张大着眼,没假假说不要紧。她又说:“pai seh 哈!”

我说不出假假的话,我还是觉得这样对待一个明明不顺路,却特地驾车七弯八拐去帮她买披萨的朋友——是很不对的。

年终的幼童军训练营报名费,我可以请CCW特地驾车到某名校去帮我先垫付吗?我肯定会在明年claim到这笔费用来还她的......

Monday, August 23, 2010

有消肿功效的血

虽然没有悲伤,还是想要去捐血,可是上一次与鸟人一起捐血的经验不是很愉快,所以决定不再参加什么华人黑社会 体育会的捐血活动,转道听起来比较有文化的佛教会。

由于不是很肯定地点,所以事先问了人,结果问了四个人得到四个不同的答案。幸好第五个人所给的答案与我心目中所设定的是一样的,所以我决定相信自己。

结果我所设定的地点是对的,可是我的时机是错的。登记的时候被问到有没有吃药时,已经大吃一惊了。我竟然忘了正吃着消肿的药。当然对方也不肯定吃着这样的药到底可不可以捐血,还是继续帮我填写资料,然后让我去抽血检验。

当护士拿出凶器准备帮我刺破手指头时,我又怕到要晕倒了。我连忙抽回手指,问护士,我吃着消肿药可以捐血吗。护士指着一个看起来呆头呆脑,正在发呆的家伙,跟我说那是医生,要我去请教他。

我半信半疑,这样的样子——真的是医生?

我走过去问先问他是不是医生。我真的不相信他是医生,可是他说他是。听了我的问题,他想了一会儿,不是很有信心地说:“应该是不可以,通常吃着药一个星期之内是不可以捐血的。”

我走过去告诉护士说不可以捐血。这是我的捐血生涯中第二次无法顺利进行,因为我吃着消肿的药。如果我忘了,或我故意隐瞒,那么谁接受了我捐出来的血之后,是不是会变成“该肿的都消了,该翘的都扁了”?

Sunday, August 22, 2010

玩什么

学生一听到星期六有课外活动,就跑来问:“老师,这个星期六玩什么?”

“玩什么”,不是问“有什么活动”。老师只好绞尽脑汁,想一些可以玩的活动来配合他们。所谓的绞尽脑汁,其实就是想尽办法,诱骗其他的小朋友帮老师安排活动,好让老师可以不用绞尽脑汁想活动。小魔女就第一个上当了。

当然老师也不可以太蛇,也要想一些活动来打发时间骗骗小朋友,所以我决定挑战自己——到树上去绑麻绳!

由于御用工人暂时变成OKU了,我得自己动手,只好选择比较矮的树下手。学生搬来最长的木梯,大家费了一番费劲儿才成功把梯子架在树上。架梯子的过程那么艰辛,因为有些笨蛋死命要把两端都抬起来,不管老师如何嘶喊:“放下!放下!放下!”都于事无补。

最后老师还要一边抬梯身一边踏梯脚,同时还要忙着把一双双越帮越忙、死命要把梯脚抬高的小手踢开。

梯子架好了,谁要上去绑麻绳?当然有一大堆不知死活的小鬼抢着要上去。可是谁有信心绑好的绳结绝对稳固,不会摔死同学们?大家还是抢着要上去。我示范了三次,大家开始没有信心了。最后就由老师来牺牲,让老师爬到树上去绑绳子好了。小朋友立刻抓紧木梯,一边安慰我:老师,不用怕,我们帮你抓着梯子。
既然有小朋友的支持,老师就算很怕,也会假装不怕,努力地把麻绳绑好的。树下的小朋友测试了一下,绳子确定绑牢了,老师就连忙逃下来。
小朋友就很乖的排队,互相帮忙托脚、托腿、托臀,攀绳去了。

除了攀绳,还有过吊桥。爬梯子绑麻绳之前,已经准备好吊桥,让另一批学生进行平衡训练。
我教导大家要为朋友制造效果,要拉长声音大声说:“尔~尔~尔~”,这样就可以“帮助”朋友顺利走过吊桥了。小朋友怕到发抖,过了桥就问:“老师,我明明没有摇,为什么桥却拼命摇的?”
哦,人没有摇,只是桥在摇~

大家进行了两项体能训练之后,轮到小魔女出场了。
功德无量的小魔女为小朋友准备了寻宝游戏,小朋友玩得很开心。当小朋友在到处寻宝的时候,就是蛇休息的时候了。

我走入课室,其他三位老师正在里头给其他没考完入伍章的学生考试,其实正确的说法是——她们正在聊天,闲得很。她们看到我,竟然就收拾东西离开课室。

我继续给学生考试。离开课室的老师又走进来,问我:“还没放学是吗?”

当然还没有。她们又坐下来聊天。这时忽然来了一个女人,也没理会我们的存在,就大声对一个学生说:“梁XX,我知道你刚才到处游荡,你妈妈看到你在校外游荡!”

小朋友正在忙着寻宝。我不知道梁XX站在哪一个角落,也没听到有人回到她,可是我从活动一开始就看到梁XX在队伍里,可以肯定他没有在活动时间离开学校。

那个女人继续大声指责梁XX,还一边说一边走到课室门口来。我忍不住开口问她发生什么事。她又说梁XX早上早早就来学校了,可是却被他的妈妈看到他在校外游荡。我坚持说活动开始之后,那个学生就一直在这里,没离开了,至于他进入学校之前的事,我们是无法管制的。

那个女人还想要继续发挥菜市场大声文化,我提醒她:“现在还没放学,学生正在进行活动,你不可以来干扰他们。”

那个女人说:“噢,对不起。”然后就离开了。

真是莫名其妙。

Friday, August 20, 2010

人与虫的战争

某人说,农历七月了,不要再捉昆虫了。老师的手指被虫咬到变成香肠之后,其实也想金盆洗手的。可是昆虫没接到风,老是往家里钻来,一日一虫,烦不胜烦。这天又跳进来了一只五厘米长的大蚱蜢,一会儿在地上,一会儿在墙上,就是不肯离开屋子。派了航航去请它出去。航航走到蚱蜢前面大声地对它说:“Hey you, get out of here !”

蚱蜢没理会航航。航航也再没理蚱蜢。

笨蛋,马来西亚的蚱蜢应该比较听得懂马来话的。看我的。

“Bodoh belalang, keluar !"

蚱蜢纹风不动。大概是我的文法错了。

“Hey, belalang bodoh, keluar !”

蚱蜢还是不睬人。我换了华语,又换潮州话来请它出去,它还是很坚持不肯出去。这肯定是一只很有原则的蚱蜢。所以我拿出手机来对着它拼命拍,灯光闪了又闪,它还是一动也不动。

这可能是一只又聋又瞎的蚱蜢。算了,我们就不要跟它计较好了。

第二天,放学回到家,想起这只笨蛋蚱蜢,到处找不到。一问之下才知道已经变成庭院里的一具尸体了。无知少年一把把它拍死了,因为:“它是蝗虫,当然要把它干掉!”

真是的,无缘无故一只蚱蜢要长得那么大干嘛?结果真正的蝗虫还活生生地躲在庭院里,不知哪一天会把扇子树啃个清光。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真蝗虫还逍遥法外,更可怕还在后头。房间里竟然被筑了白蚁窝。
不知哪一间实验室需要白蚁,我可以大量提供。

农历七月不可以捉昆虫?杀虫总可以吧?

Wednesday, August 18, 2010

学生作品

四年级学生即将完成的作品。




到底丽惠患了什么病?

????
上了漆才看到,来不及洗脑了。